•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84 小洋人的精神世界

    284 小洋人的精神世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吴国太他爸一直搓着手,跟儿媳妇自然没有办法开这个口,可跟儿子就不同了,吴国太对自己儿子特别好,卫舟会养孩子,虽然也有一点孩子的娇气,可大体都说得过去,这给当奶奶的逗的,吴国太他爸就看着老太太笑的一仰一仰的,心里难受。

        小聪也是亲孙子啊。

        进去把儿子扯出来,吴国太现在是工作好,家庭好,老婆没有负担,老婆娘家搭他们家钱,穿的像样,本人外在条件又实在太好,跟卫舟走到一起,别人只会觉得卫舟高攀了他。

        “爸你扯我干什么?”

        吴国太他爸把吴国太给扯到外面,问道:“孩子跟我说,他想学球?!?br />
        吴国太他爸有问过小聪,孩子一五一十说出来的,说教练说他很有天分,他也愿意学,老头儿就跟儿子学了出来,吴国太一听,有点不耐烦,孩子有妈妈,用得着他来管吗?

        “爸你就别担心那些了,学球说的容易,现在培养出来一个人才得花费多少的人跟精力?就算是打的好,一层一层往上送,哪里有钱?孩子也小,他说什么你不能就都听?!?br />
        吴国太压根就不信什么所谓的学的好,无非就是孩子想从他们身上扒钱。

        过去吴国太对这个儿子不是没有亏欠,可乔芸怎么闹腾自己的?当初谁要离婚的?让卫舟在学校丢了多大的人,卫舟这是托了多少的关系才从那学校调走的,不是因为乔芸至于这样吗?恨乔芸已经恨进了骨子里,关于乔芸的一切都不想在听。

        吴国太他爸叹气:“你抚养费也不给,孩子挺可怜的……”

        吴国太笑了:“爸,反正我是没有这个钱,乔芸嫁的这个丈夫不是说很有本事嘛,叫她自己去管?!?br />
        卫舟那微博中间断过几次,后来干脆就不怎么写了,原本是打算写给儿子留着以后长大看的,结果乔芸不知道怎么就那么牛逼,给挖出来了,卫舟这号就算是丢了不用了,乔芸再婚还曾经私信过卫舟,表示自己过的很好,把全家的照片发给卫舟看,卫舟不至于就能被乔芸给气到,你生活的好,这样还不好嘛,你生活好了,你才会不来找我麻烦。

        吴国太爸爸看着儿子算是知道了,儿子这边没戏。

        他又偷偷摸摸的去了学校,给了小聪两百块钱就走了,他只有这么一点力量了,小聪回到家,把钱给外婆了,说自己想学打球,外婆原本看着孩子就想喷,可对上小聪的那张脸,到底还是憋回去了。

        “聪啊,不是不叫你学,你看看这个家,你妹妹有亲爸你可没有,你妹妹学什么都成,人家亲爸爸能挣钱愿意给,你亲爸就不是个人,一毛钱的抚养费不肯掏,你跟你爷爷说过想学球了吧,你看你爷爷家也不肯出钱……”

        小聪视线垂了下来,几乎就算是明白了,没戏了。

        外婆也觉得孩子苦,可谁叫你没摊上一个好爸爸了,你只能怨自己的命不好,白天送了小聪去上学,自己拐弯去了王妈妈家,王妈妈在家给王焱织毛衣呢,她跟外婆没有什么好聊的,不过人上门,她也不能撵就是了。

        “小聪这孩子可可怜了,球打的好,也没人给出钱学……”

        外婆一边说一边扫了王妈妈一眼。

        王妈妈就当自己死了,什么都没听见,你愿意说我就听着,你指望我出钱,想都不要想,她对这个妈算是死心了,孩子多好她也不能沾,沾上那就完了,能被坑死。

        外婆说了半天,说的嘴巴都干了,结果王妈妈还是那个表情,有些郁闷,心可真够狠的了,这点小钱对于你家来说完全就是鸡毛菜啊,还舍不得拿出来。

        送走外婆,徐秋华买衣服才回来,手里提了好几个袋子,现在生活比以前好了很多,公公能赚钱,银行生利息生的还多,徐秋华也不像是人家那么喜欢美,这是眼看着要过春节了,自己才出去购物的,大部分都是给老公买给儿子买,公公婆婆就全部都买了。

        “她又来干什么了?”

        王妈妈说外婆来念叨小聪多可怜,徐秋华撇嘴,可怜的孩子多了去了,要是每个都管,那还管不过来了,那孩子有亲妈活着呢,别人管什么呀,徐秋华一边念叨一边说这就是命了,遇上也没办法。

        “我就说句实在话,妈,侯林这人就算是不错的了,没给孩子小鞋穿,那家里就这个条件,自然就什么都要可着女儿来了,谁叫人家是亲生的呢?!?br />
        王妈妈没吭声,继续摘手里的豆角。

        周末侯林领着候文惠来家里玩,闹闹过来给王妈妈送了一些吃的,正准备走,遇上侯林了,侯林倒是挺热情。

        “姐夫,回去啊?!?br />
        简宁眉头微微有点皱,他实在有点分不清自己跟侯林谁大谁小,侯林实在太显老了,简宁答应不是,不答应也不是,轻轻点点头,候文惠这孩子嘴巧,看见人就喊。

        “姨夫再见?!?br />
        简宁看看孩子点点头自己转身就下去了,王妈妈让侯林父女俩进来,知道侯林受伤了问问,毕竟人家每次出门都给自己带东西呢。

        “文惠要不要吃橙子?”王妈妈往冰箱附近走,家里来了小朋友肯定要拿出来吃的招待的。

        候文惠不客气,对着王妈妈笑眯眯的:“要吃,我要吃?!?br />
        王妈妈给切好装到水果盘里,候文惠自己上手就去抓了,小姑娘不用别人帮,侯林跟王妈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他每次来这边都不会空手,侯林对这个孩子有没有耐心,王妈妈看两眼就能看出来,侯林不见得就很细致,可对女儿很好。

        “大姨这钱你拿回去吧……”

        王妈妈心里就叹气,侯林出这么大的事儿大家都是亲戚,这个钱她就不能不花,推了两回又给推了回去。

        乔芸家里堆了一堆的衣服,外婆就一路念叨,她不念叨乔芸念叨谁,乔芸把衣服都抱给外婆了。

        “你怎么不叫你婆婆洗???”

        乔芸心里翻着白眼,她倒是想让婆婆洗,可她婆婆跟瞎子有什么分别?

        外婆把衣服分类,然后扔进洗衣机里,这么大岁数了,还得给乔芸洗衣服,不愿意也没办法,总要洗的,乔芸就坐在一边看电视,外婆心里叹气,整天无所事事的,自己现在活着给她洗,自己要是死了呢?

        外婆眼神也没有以前好,人老了身体各项功能就跟着退化,她还帮乔芸带着两个孩子,也是挨累的命,乔芸说是出去溜达了,中午不回来叫外婆给她婆婆送去一点饭,外婆做好了拎下去,自己拉开门,侯林家几乎白天都不锁门,反正就是一楼,进来的也都是认识的人,侯林她妈就听见门声了,自己从屋子里起身往外看:“你谁???”

        看不见脸,也看不清,只能靠着声音去分辨。

        “是我,乔芸出去找工作了,我给你送点饭吃?!?br />
        侯林他妈叹口气,找什么工作呀,就是出去溜达街了,她还能不了解乔芸嘛,就喜欢上街,恨不得天天都出去,这是有自己这个拽腿的在,要不然谁也管不住她。

        “乔芸外婆,乔芸妈妈也是这样的吗?”

        一句话把外婆问的有些尴尬,她要怎么回答?说乔芸她妈就是这样的?还是说乔芸自己没给养好?怎么回答就都是错。

        吃个饭也这么多话,侯林他妈也是今天想找个人说说话,你说她电视平时也看不了,影影呼呼的没办法看,干脆就不看了。

        “乔芸这孩子不懂事,丈夫在外面辛辛苦苦的……”她从来没当着乔芸说过这话,因为乔芸这孩子有点二皮脸,说什么她就当时记着,过后就会忘记。

        外婆叹口气:“她也不容易,侯林一出去就半个月一个月的,她自己带两个孩子,还要照顾你,你看看你衣服不能洗,屋子不能收拾,什么不是我家乔芸做的……”外婆拼命的把优点往乔芸的身上推。

        *

        卫舟领儿子回娘家,卫舟她妈私下就偷偷问卫舟:“他那个儿子他管不管?”

        卫舟一愣,怎么突然就说起来这个了?

        “没有吧,怎么了?”

        卫舟他妈现在就担心吴国太把钱给前儿子花了,他可是靠着自己女儿才把生活过成现在这样的,要是拿着跟自己女儿一起赚的钱回去搭前儿子,他就太有良心了。

        “你平时多注意他花钱,那边也是个男孩儿,这将来免得有说到?!?br />
        卫舟叹口气:“离婚法院也判了给抚养费,不给拿人家以后要是起诉,早晚这个钱还是要给的,一个月一个月给这钱还不明显,几年加到一起给,那就是个可观的数目,还不如现在就给了呢?!?br />
        卫舟不是可怜乔芸,更不是可怜小聪,她说的就是实在话,吴国太前妻要是真去法院起诉,这钱还是得给。

        “反正没去起诉就不给,你也别那么好心肠,干我们家什么事儿,你别伸手管?!?br />
        卫舟点头,她才不管呢,吴国太也不是木头人,想怎么办他自己想就行。

        吴国太是当下典型的一种男人,亲儿子又能如何,有老婆就有儿子,小聪之于他来说也不过就是一个挂着儿子名头的小孩儿,想叫他拿钱出去,门儿也没有,他有给小聪的钱,自己握在手里干点什么不好。

        吴国太他爸还是来儿子单位找来了。

        “国太,好像是你爸爸找你……”

        吴国太跑下楼,可不就是他爸爸嘛,快速的走过去:“爸,你怎么来了?”

        吴国太他爸跟儿子要一万块钱,吴国太拧着眉头,父亲跟自己要钱干什么?

        从来都是他爸妈搭他钱,现在突然伸手要钱,吴国太心里有点不太得劲儿,吴国太他爸说是要给小聪的,想来想去,睡的不踏实,吴国太冷着眉头:“爸,你没毛病吧,给他们家钱?最后这钱给谁花了你知道吗?就乔芸恨我的这个劲儿,我敢保证这钱最后都花她家孩子身上去了,我拿着钱给她家孩子花,我也没疯……”

        吴国太他爸一听这话就有点犹豫,是啊,给孙子花他舍得,要是给别人花了呢?

        小聪也说他妹妹可厉害了,吴国太又劝了两句,老头儿就回家了,整天闷闷不乐的,吴国太他妈自己在家里忙呢,你说给她累的,什么活都要自己干,这老头子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家里的菜还没有洗呢。

        “你上哪儿了?这就扔着不管了?”

        吴国太他爸就说实在不行就把小聪领回来吧,自己家的孩子放在眼皮子底下也能安心,过不上好生活那就过一般的生活被,有大人吃的就会有孩子的一口饭,吴国太他妈也是一脸的为难。

        “你就别想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说把他领回来,卫舟那边得不得跟你儿子干仗?将来小聪念大学结婚你是管还是不管?我们两个老的手里有多少钱够他花的?你要是想孙子你就去学??纯?,其他的别管?!?br />
        吴国太他爸到底还是同意妻子的说法了,想孩子就去学??纯春⒆?,给买点零食给点零花钱那也就行了,其他的他真是无能为力。

        小聪最近在等着爷爷来帮他交钱去学打球,跟外婆都说了,说自己爷爷好,有跟爷爷说过。

        “就你那爷爷?”外婆撇撇嘴,扯出来一个嘲讽的弧度:“不是我小看他,几棍子下去打不出来一个屁的人,指望什么?你爷爷奶奶家的人也就会出嘴,别的不会,你傻不傻啊,聪啊你听我说,你要跟文惠亲,你俩才是最亲最亲的你爷爷奶奶就全部都是狼心狗肺,不是人……”

        小聪到底还是没有等来爷爷,外婆天天讲他爸爸爷爷奶奶的坏话,小聪就听着。

        周六简宁开车去机场,给孩子打电话,孩子没有接,也许飞机还没有落地,把车开进停车场,这边的停车场就距离出口太远了,简宁从车上下来往机场去,等了能有三十分钟,飞机落地了,闹闹出来的很快。

        简宁领着孩子往停车场去,闹闹说下个星期自己学校有演出,问简宁能不能来看。

        “星期几?”

        闹闹说着,简宁那天还真就有事儿,王冉就更加没时间了,合计合计:“行,我有时间,妈妈有点忙,妈妈就不去了咱们理解一下行吧?”

        闹闹点点头,他已经习惯了自己妈妈缺席所有的场合,也能理解妈妈很忙的概念。

        简宁开着车门,闹闹往上去,手机响,他把放在后面的牛奶送到孩子的手里,手机放在耳边:“妈……”

        王妈妈叫他们过去吃饭,简宁挂上电话上了车,说要去他姥姥家,闹闹脸上有一丝的为难,眼睛看着简宁那里面就有哀求,他不愿意去姥姥家,不喜欢去。

        “我们能不去吗?”

        简宁挑眉,这孩子现在跟他姥姥是越来越生,除了基本礼貌的打招呼就没有话说,一般都是他姥姥问什么,他回答什么,或者说这孩子跟谁都不亲,也是他父亲那样的人养出来的孩子,没六亲不认就不错了,不能有更高的要求。

        “咱们就去坐一会儿行吗?”

        “我不喜欢吃她家的饭?!蹦帜值痛棺磐?,反正就是不愿意去。

        简宁没有听他的话,原本孩子就对这个姥姥陌生了,在不去,以后估计都能给忘了,开进小区,把车停在楼下,王妈妈就心心念念的在窗户那儿站着呢,等一看见简宁的车过来,窗户立马就哗啦一声拉开了。

        “闹闹回来了……”

        照比着闹闹的冷漠,王妈妈的态度就热情的多,怎么伤心怎么觉得心凉那都是自己的外孙子,老看不见,就是想。

        “秋华赶紧的,闹闹到楼下了……”

        徐秋华跟王妈妈这配合就赶紧的准备把菜下锅,简宁手里提着两个袋子,这是王冉之前买好的,说是要送回来,结果她一天比一天忙,也抽不出来时间,简宁今天出门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的,就顺路给带回来了,是给王焱买的衣服。

        闹闹完全就像是一个做客的小朋友,规规矩矩的坐在客厅里,现在这个家里所准备的那些游戏已经满足不了他了,他什么样的东西都有见过,这些根本不够看的,王妈妈又是饮料又是榨果汁的往客厅送。

        “闹闹喜欢橙汁是不是、”

        闹闹脸上带着笑容,可这笑容一看就是摆出来的,也许下意识他就是想这样笑,并不是发自内心觉得我很快乐我想笑,也不伸手也不喝,这孩子就是这么怪,他明明很喜欢橙汁的,每天基本都喝,可到了王妈妈这里就不喝了,自己翻着书包拿出来自己的作业慢悠悠的就写上了,反正时间总是要消遣掉的。

        他不喜欢跟很多人待在一起,宁愿回到家里,然后自己坐在客厅里练琴,他就喜欢自己待着。

        小时候上学就学硬笔,字写的不错,作业向来都是工工整整的,不会像是其他小朋友认为做作业怎么痛苦,当成任务去完成,每天都要做的,已经习惯了。

        王冉也是才下高铁,给儿子打电话,想确认一下孩子有没有到。

        “你们到家了吗?”

        闹闹把东西都收起来,背上书包,简宁在跟王妈妈说话呢,他其实也有点忙,医院那边也有事儿,可孩子回来了,他就得陪,其他的事情全部推后,看着儿子穿戴整齐的,有些不明白他这是要干什么。

        “我们回家吧,妈妈回来了?!?br />
        王妈妈这菜做到一半,你说那父子俩就离开了,一桌子的半成品,昨天晚上就开始准备,知道孩子今天回来,徐秋华心里冷笑,你看吧,又白张罗了,她昨天就说,不一定能在这里吃,可婆婆不信啊,人家孩子还是你能摆弄得了的?王焱你能管了,简承宇你可管不了的,现在好了。

        王妈妈说要是再快点就好了。

        “先做出来两个菜叫他们俩先吃?!笨纯匆蛔雷由系牟?,自己叹口气,也没有力气干下去了,直接都推给徐秋华了。

        徐秋华觉得无语,就她跟婆婆两个人能吃得了这些不?

        给王冉去电话,叫王冉回来吃,王冉说不行,她回家待一会儿换件衣服下午还得去单位,事情多,走不开。

        “妈你就别操心了,孩子饿不着?!?br />
        以前徐秋华觉得攀住小姑的大腿很有用,毕竟小姑嫁的男人家里有本事,可现在这种想法早就随着动迁费的到来改变了,徐秋华这辈子就是每天花钱,不干活也能够用了,包括将来王焱结婚生子就都是小问题,她还担心什么,讨好闹闹?还是算了吧,那孩子小时候是挺可爱的,现在看着就跟个死人似的,冷冷冰冰的,没有什么感情,看见谁都不亲热,不怪是老简家的孩子,你看看那个样子,那就是没瞧上这个家被。

        闹闹回到家果然就奔着钢琴去了,王冉过了二十分钟才开门,自己换了拖鞋赶紧的回房间去换衣服,身上就穿了一件针织衫,伸手去推开窗子,屋子里有点闷,王冉在客厅里走来走去,闹闹就不会觉得烦心,可在姥姥家,姥姥跟舅妈走来走去,他觉得浑身痒,受不了那种拖鞋贴合在地板上的声音,很想叫人抓狂。

        总结出来,就是磁场不合。

        简宁出去买的吃的,王冉赶时间现做根本就来不及,王冉揉揉儿子的头,自己就没管他了,等他弹完叫他坐到自己身边。

        “脸怎么弄的?”

        闹闹笑笑,这个弧度就绝对不是出现在王妈妈家里的那个,很真诚:“踢球摔了,不太严重?!?br />
        闹闹的运动细胞不是太好,踢球就从来没有进过球,打篮球的话个子不行,兵乓球自己不会打,所有有关于球类的他就通通不行,看着小孩儿挺灵活的,球就好像是他的克星一样。

        吃过饭王冉说自己要去单位,简宁那边一直有电话进来。

        “你回医院吧,我领着他去单位,他还没有去过我们单位呢?!?br />
        要么领到单位去,要么只能送到王妈妈家去,简宁送他们母子俩到王冉单位的,王冉领着儿子的手,闹闹就跟在一边,果然来了之后引起来很大的反响,王冉有儿子这是谁都知道的事实,可谁也没有见过她儿子,从来就没有领过,加上孩子长得讨喜,这个逗一把那个摸一把的。

        王冉要开会,只能叫孩子在外面待着。

        “妈妈要进去开会,你自己待着行吗?要不给你姥姥打电话叫姥姥过来接你好不好?”王冉蹲在地上跟儿子说话,她是怕孩子觉得无聊,说不定这个会议要开到什么时候呢。

        闹闹摇头就是表示不想去姥姥家,那边有人喊王冉,也是知道她把儿子领单位来了,也不能扔着孩子一个人,叫王冉把闹闹带会议室去,只要孩子不闹就行。

        王冉开会,闹闹做习题呢,他有些小习惯很像简宁,就比如蹙眉,遇上什么事情了,自己蹙着眉头不会第一时间寻求帮助,回答别人话也是先要考虑几秒钟的,王冉收回视线。

        简承宇的课业有点繁重,周末王冉给送到机场的,办好了手续,王冉给孩子把衣服整理整理。

        “落地给妈妈打电话,天气要是冷就要多穿衣服,知道不知道?”

        有地勤会把孩子给送到休息室,然后到时候也会有专门的人员通知他登机,登机之后又有空乘接手,一路上出问题的可能性太低。

        下飞机有司机过来接,司机不会领着他走,在简耀东眼皮子下,司机那就是司机,你得有个司机的样子,闹闹背着书包司机在前面领着,打开车门,孩子自己往里面进,给送回家,家很大,可惜就是家里的人少了一点外面里面都安安静静的,萧瑟的冬天,家里很暖,佣人几乎不会轻易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下午要么是看看书要么就是弹弹琴,这就是他全部的生活,枯燥的,没趣儿的生活,就好比一滩死水,似乎不会用什么波澜。

        闹闹很喜欢看童话故事书,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人在自己睡觉之前讲故事给他听,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话,爷爷奶奶永远不会在睡觉之前来他的房间,佣人只是过来送牛奶的,爸爸妈妈似乎又不了解他。

        从座椅上下来,自己坐在厚实的地毯上,闭着眼睛接受阳光的普照,照在脸上,睫毛轻轻的动着。

        躺在地毯上,佣人过来给他盖着毯子,才发现他根本就没有睡。

        “闹闹要不要吃饭?”

        闹闹不吭声,佣人就出去了,家里佣人很多,不过厨房归厨房采买是采买,收拾卫生的又是单独的领域,她们很少会出现在闹闹的眼前,关于这个家,佣人之间也是有时候会聊到的,在这样的家干活,可以说算得上是幸运,给的工资很高,环境又好就说每天吃的都很高级,家里水果不限量的供应,她们想吃也是能吃到的,把自己的本职干活就好,难度不大,去谁家都是要干活的。

        “孩子回来了?”

        关于这家的孩子,有的佣人接触不到简承宇,虽然见过简承宇的妈妈,可她们都觉得闹闹是简耀东跟外面女人生的,而生了简承宇的那个女人就是偶尔会来家里跟夫人说话的那个,她一来,夫人脸色就会特别难看,想来也是,大老婆遇上小老婆了,脸色能好才怪呢。

        “你说……”先四周看看,确定没有人,自己压低声音,在这个家干活,主人唯一要求的就是看见什么当做没有看见,不能把家里的事情说出去:“那孩子是不是有点???是不是自闭症呀?”

        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数都是活泼好动的,看见过几次,那孩子对谁挺有礼貌的,可不愿意说话,就天天弹钢琴白天弹晚上弹的,是不是脑子有点什么毛???

        “别瞎说,这样的家庭养出来的孩子都觉得他们的孩子比一般人家的孩子好,是听不得这样话的,小孩儿看着阴沉沉的,有点吓人,房间那么大多空旷,没事儿都待出来毛病了……”

        家里外面有人在修剪树枝,闹闹就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外面的人哪怕就是看见了也只当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不会好奇的往里面看。

        闹闹的演出是在他们学校的小礼堂,简宁特意早上飞过来的,平时简宁母亲很少会出席这样的活动,她不方便出面,简宁父亲就更加不会出现了,大部分都是简耀东的秘书出席。

        闹闹对父亲会不会来没有特别的期待,来也好,不来也罢,他只是通知父亲一声,其他的小朋友叽叽喳喳的都在说话,有笑声还有下面妈妈们的掌声,一会儿演奏完了还有室外活动。

        一个孩子接着一个孩子的上台,有的孩子会怯场,偷偷看着下面,脸上表情很紧绷,爸爸能来的太少了,可以说简宁就算是鹤立鸡群,全部来的都是妈妈们,大部分能在这个学校念书的,家里条件都会很好,忙碌的爸爸们从来不会参加这样的活动,妈妈们呢,大多数都是全职在家里照顾宝贝们。

        简承宇的功力就放在这里,他自己下了功夫花了心思在上面,下面有些妈妈们就说台上的这个孩子。

        “弹得真好?!?br />
        “今天他爸爸来参加的?”

        父子俩怎么说呢,看着就不像,模样上相似的地方太少了,室外的活动就是家长跟孩子的配合,简宁看着一直往前奔跑的孩子,突然有点心惊,他似乎在闹闹的身上看到一个人。

        不是他父亲,而是简禛。

        简禛小时候就是这副模样的,寡言少语的,永远板着一张脸。

        送儿子回家,闹闹回家第一件事儿就是先换衣服,衣服扔到床上,简宁推门进来,长长的影子拉在地上。

        “衣服不能这样扔,不穿了也要叠起来放在床上等着人家来取?!?br />
        闹闹不动,他不会叠衣服,也从来没有学过,简宁教儿子上手,孩子脑子转得快可这方面就完全无解,就是不会叠,怎么教都不行,陪着儿子吃完饭,简宁母亲才回来,参加了一个慈善活动,她每天的生活可不就是这样。

        “什么时候来的?”

        叫佣人去给简宁准备饭,佣人回答说简宁已经吃过了,这是简宁第一次来这边的家里,有些人是不认识他的,有些是原本跟过来的,简家最不缺的就是嘴巴紧的佣人,简宁是谁,根本不会透漏一点风声的。

        简宁母亲看着自己一手养大的儿子,每次看见简宁她心里就都难受,不是自己亲生的也就算了,他至少要听自己的话呀,结果事事都不肯顺着自己。

        “吃过饭就赶紧走吧,要是叫你爸知道了,又得发火……”

        简耀东下午去做了详细的身体检查,医生把他从床上扶起身,他身上的毛病也就是那些,其他太大的问题就都没有。

        “还是要注意平时的饮食,闹闹我好久都没有看见了,是不是还那么可爱?!?br />
        两个人也算是熟悉了,医生碎碎念,不管简耀东回答还是不回答他说自己的,简耀东天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永远冰着一张脸,能被他在乎的人跟事儿太少太少,穿上自己的西装外套没有回答一句就走了出去。

        “报告过两天会出,问题不大?!?br />
        医生跟简耀东的秘书说着,秘书脸上笑呵呵的,简耀东可以板着脸,他当秘书的却不能。

        “好,过两天我过来拿?!?br />
        医生只是笑,闹闹看病也都是来他这里的,简家的人几乎就全部都是他在给看,包括简禛那边,秘书开着车门,简耀东坐上去,秘书带上车门,自己赶紧的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家里来了谁,简耀东几乎都不用开口,就知道了,秘书也是难为,家里每天进进出出的都有登记,包括佣人采买这些都是有详细记录的,说还是不说?

        简宁母亲晚上头又疼了,没意外的简耀东发火了,当时的脸色很是阴沉。

        “你要是舍不得他,你就搬出去跟他一起住?!?br />
        简耀东使用的是冷暴力,他不会出手动你,更加不会侮辱你,他只是把自己想表达的表达出来之后,空气里好像就多了一丝低气压,简宁母亲看着走出卧室的丈夫,她的头就更加的疼了。

        抽痛,自己拉开卧室的房门,不用想今天他晚上肯定是睡在客房了,楼下有钢琴的声音,那种声音叫她觉得浑身都不舒服,马上就要炸开了,自己用手指按压着头,根本不起作用。

        “人呢?”

        穿着睡袍已经卸妆的简宁母亲就像是一抹幽魂,光鲜亮丽的外表也不过就是一个老年人,略显病态苍白脸色。

        “你叫他别弹了,回房间去睡觉,我不想听见钢琴的声音?!?br />
        佣人一看就知道这又是犯病了,赶紧的下楼告诉闹闹回房间,闹闹很听话,没有多停留,从另一侧的楼梯就回了房间,简宁母亲倒了一杯酒,自己急促的喝下去,不行,头要痛死了。

        偏头疼已经很多年了,原本有些方法还能控制住,现在什么都没用了,只能硬撑着到第二天。

        佣人给她按着,她满头都是汗,咬着牙再撑,这辈子活到现在,她到底是知足还是不知足?

        有儿子有儿子,有儿媳妇,可为什么觉得好像又全部都没有呢?

        “你出去?!?br />
        简宁母亲躺在床上,手攥住被子,她不甘心,要怎么甘心?

        喝完酒血液有些往头部冲,头疼夹杂着一些别的痛。

        闹闹躺在床上,这个时间他根本就睡不着,生物钟已经养成了,自己看着电视,屋子里有再大的声音外面也听不见,坐着靠着床头看着电视,电视里面是在播放交响乐,简承宇听着听着,自己为什么哭,他不清楚,觉得那似乎就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声音。

        他的世界里,爷爷永远就是一坨冰,那坨冰没有温度。

        早上简耀东在吃早餐,闹闹陪在一边,简宁母亲交代着佣人:“下次他如果来了不许他进到房子里面来,要是把人放进来了,就别怪我没有提前打招呼?!?br />
        病态的苍白,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一直到三点才勉强有了点睡意,被头疼折磨的精疲力尽,简耀东用完餐送着他出去,等着车子远离了,简宁母亲往屋子里面回,她没有交代一会儿闹闹上学的事儿她现在只想回到房间里去休息。

        闹闹被送去上学了,家里安安静静的,她躺在床上,屋子里很黑,一丝的亮都没有,可依旧睡不着,翻来覆去,辗转反侧,就是难以进入睡眠的状态,坐起身又觉得坐不住,整个人精神一点没有,躺下不行,坐着依旧不行。

        打内线叫佣人:“你给医生打电话,叫他过来家里一趟,我身体很不舒服?!?/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