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王博这一星期就没有好好睡过一觉,公事需要去烟台造船厂那边走一趟,出门在外适应不适应你也得存活,吃的不算是顺口,王博在吃的上面也算是没被难为过,小时候家里是干什么的,海鲜随便吃各种有,长大了妈妈给的钱多,不用自己做,想吃什么吃什么,工作在外,住的这地方不是特别方便,吃的也就没那么顺心,回到这边掉了两斤多肉。

        明天上班今天先回家休息,打开门进去,家里没人,徐瑶有自己的工作,她不见得就有的闲,特别是现在这种,欠着别人的钱,她得想办法挣回来,兼职就比较多。

        王博回到房间里,觉得还是回家好,宾馆的被子收拾得在干净,那都是别人睡过的。

        *

        “挺好的,我的生活不可能不好,姥姥你要不要出国跟我一起???”若晖翘翘唇。

        她的生活是别人做几百次的梦都梦不见的,应有尽有,在钱的方面她可以随便花,不用担心将来会发生什么,哪怕她爸倒霉了也完全影响不到她的。

        姥姥在电话里依旧还是那句,她就是死也得死在国内,她的身份不能到处走,若晖不同。

        关心关心孩子的课业,其实姥姥不放心,一个小孩子送到国外去,她能怎么放心?国外开放呀,若晖这性格原本又是奔放的,等回来的时候……

        若晖挂断电话,有听见楼上隐隐的哭声,不用怀疑肯定就是新妈妈在哭。

        梁抗抗玩女人是出名的,有些爱情不是你想争取就能争取到的,依着若晖来看,他提供你完美的生活,提供你的衣食住行,你就拿着他的钱买衣服然后跟别的男人约会,大家就都公平了,可是她这个妈妈就只会自己偷摸摸的哭,梁抗抗来了,她又表现的好像不是很在乎似的,这样只能叫男人看轻你。

        摇摇头,拿着包就出门了。

        若晖就像是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鸟,她早熟的厉害,很多事情只需要一点,她就通,包括所谓的感情爱情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梁抗抗有了一个女儿,不过不是他老婆生的,外面的女人生的,若晖对这事儿了解的不是很清楚,原本跟她也并不是多大的干系。

        隋涛一路往上爬,也许是运气也许是他真的有能力,在这一段时间内,仿佛就做什么对什么,自己幸运的很,裘灵自然跟着借力。

        “若望送给爸爸什么了、”裘灵看着女儿,问女儿。

        当初那孩子没生下来,自己被姚若晖给气的,这说到底谁都怪不了,只能怪自己愿意上当受骗,也许姚若晖打的就是这样的主意,孕妇不能多激动,裘灵现在已经懒得去想姚若晖这个人了。

        今天隋涛生日,家里自然就是要准备起来的。

        若望拿着自己的礼物送到隋涛的手里,想想自己又舍不得,又想拽回来,给裘灵气的,这孩子太抠门了。

        “快递给爸爸?!?br />
        若望看着隋涛笑笑,礼物送到爸爸的手里爬上自己爸爸的大腿,小手圈着爸爸的脖子:“爸爸,你不喜欢水晶球是不是?”

        这还是想给要回来。

        隋涛难得在家里放松放松,亲亲小女儿的脸,隋涛很少能想得起来若晖,第一若晖大了,已经是个大孩子了,出国就是早晚的事儿,若望要是到了这个年纪也会被送出国的,第二不养在身边,感情要差很多。

        隋涛想不起来若晖,不担心若晖,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就是因为恨若晖或者讨厌若晖,而是私心里认为一个孩子有一个孩子成长的过程,若晖是姐姐,若晖的成长轨迹就一定要比若望强的多,自己不用伸手去管,她也可以过的很好,小女儿呢,粘人又不太懂事跟个娃娃似的,这样的将来自己必须要为她打算,要不然将来她就是各种没出路。

        一家人在吃蛋糕,若晖的视频电话打了过来,不管怎么样表面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爸爸生日快乐,替我转告若望一句,姐姐想她了?!?br />
        隋若旺对着若晖情绪似乎起伏就没有那样大了,可到底还是高兴,小脸上洋溢着一种幸福感,有爸爸有妈妈还有姐姐,自己很满足,裘灵这心情就好比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她不能不叫若晖打回来这通电话。

        裘灵给女儿换睡衣,伸出手捏捏女儿的小脸蛋,又把孩子抱到怀里,若望笑嘻嘻的。

        “妈妈,你怎么了?”

        “没事儿……”裘灵原本打算说出口的话到底还是忍了回去,挑拨女儿跟若晖的关系做什么,姚若晖表面功夫做的这样好,自己要是背后说了什么,反倒像是她小家子气似的,算了。

        姚若晖混夜店,非常喜欢夜店的生活,人空虚总要找上一样两样的去填补上,每天课程很轻松,剩余的时间总要自己找乐子来玩,她有当免费的义工,有整天整天的去买衣服,或者在夜店泡到很晚回家,要不然就是各种运动,参加马拉松登山,最喜欢的游戏就是蹦极。

        她的生活原封不动的被送回国内,姥姥看了每次心情都不好,一个女孩子照着这样发展下去,就彻底废了,可光是通过电话,她说了孩子一定不会听的,蒋娟是每次接到消息之后一定会来一通训斥的电话,她说起来若晖毫不留情。

        也许是因为姚弄璋的关系,若晖跟蒋娟的感情不同,别人说她,除了她姥姥她都当耳旁风去听,哪怕就是姥姥说不喜欢她泡吧,她依旧还是这德行,可对舅妈……

        “那我活着有什么意思呢?总要找到一个活下去的理由吧?”

        若晖反问蒋娟,她现在就是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生活太美好了,美好到不需要有任何的追求,有花不完的钱,即便躺在床上一辈子不干活不动脑,她依旧可以过着丰衣足食天天买名牌的生活,那还需要有什么追求呢?

        她没有吸粉已经觉得对得起祖国了,以后会不会她就不清楚了。

        若晖躺在地毯上,自己翘着二郎腿,看着窗外的海景,你看家世好就是这样的,别人一辈子也不见得能住上这样的一个房子,她才多大,就已经拥有了,幸福吧。

        “我就要求两点,第一不能随便乱搞男女关系,第二不能碰那些粉,你明白我说的?!?br />
        “我不明白?!比絷托ξ?。

        “若晖,你舅舅在看着呢?!苯暌蛔忠痪涞乃底?。

        姚若晖嘲讽的翘起来唇角,说不过她,就抬舅舅出来,坐起身,自己盘着腿看着外面,姚弄璋已经死这么久了,再好也有忘记的一天,舅妈就确定自己那么有良心?

        “我天生就是一个没良心的小白眼狼,舅妈你看错人了?!?br />
        挂了电话,却把蒋娟的话听了进去,若晖玩,豁出去命的玩,可她不乱搞男女关系,不会碰粉,在好奇也不会伸手去碰,也许是国外的饮食也许是因为真正的就放开了活,身高长得很快,姚若晖的脸永远是千变万化的,上学的时候顶着一张惨白的脸,混夜店的时候脸上花花绿绿的。

        梁抗抗过来看若晖,若晖现在已经是别人控制不住的,已经飞开了,年纪越大越是漂亮,性格就越是放荡不羁,她可以跟一群坏孩子胡混,她也打架,开快车,飙车,经常进出警察局,这一片的警察局她就都混熟了,家里有关系,自然就不用怕,怎么进去的会怎么样的出来,学?;故怯胁簧俚闹泄粞?,大家的背景全部不相同,有的就是乖乖女,有的是父母老早就移民过来的,还有些是若晖也闹不清怎么进来的,反正她的风评不是很好。

        对于姚若晖这样的存在,外国人也许不清楚,国内的就了解的多了,家里一定就是有人在上面当官的,看她的生活就能看得出来。

        晚上开车又被抓了,无照驾驶,警察跟在后面,若晖觉得兴奋,一脚油门踩下去,她从来不管自己会不会惹到麻烦,总会有人来帮着她解决的,她就是这样的任性,甚至有想过,也许有哪一天,她会死在路上,原因可能是各种。

        那警察也是有耐性,追了她几条街,最后到底还是被堵住了,前面的车拦住她的去路,她非常想开着快车撞过去,可惜……自己熄火解开安全带,摊摊手。

        “OK,我合作?!?br />
        这已经就是家常便饭了,这样的消息传回国内,裘灵就安心了。

        隋涛发了很大的脾气:“简直就是不像话,她才几岁?开快车她想干什么?”若晖原本不是这样的,隋涛觉得失望。

        隐隐的失望,那孩子从小就懂事,很聪明,在隋涛的心里,即便自己不对着若晖表达什么,她应该懂,她是自己的女儿,有若望的就不会差了她的,现在疼若望,那是因为若望年纪还小,她为什么就是要钻这个牛角尖呢?孩子的举动荒唐的很,她无非就是要用这个来逼自己妥协,接她回国是吧?

        裘灵给隋涛顺着气,手来回的在隋涛胸口上顺着,小声的说:“孩子没有安全感,有人帮着解决就好,并没有出现什么事故,你给若晖打过去一通电话安慰安慰她,过去我也不计较了,她不回国我怎么样都行,她都没有妈妈了,难道我还能跟一个孩子去抢她爸爸?”

        裘灵嗲了隋涛一眼,那意思好像是再说,我可没有那样的厚脸皮跟你女儿去挣你,她这个后妈就表现的够了,还劝着叫隋涛去打电话,还要怎么样?“没安全感?什么叫安全感?”隋涛的火更加的大了,自己拿着钱就为了叫她这样潇洒的活?

        完全就是一点的不顾及,太过于放荡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天天混夜店,她想干点什么?

        裘灵一路劝着,这电话隋涛最后也还是没有打,裘灵更加不会打,她当初叫隋涛送若晖出国的时候,话就说得明明白白的,这事儿她就放进心里去了,而且会记牢一辈子,姚若晖要是在国外待一辈子,将来结婚生子,她当继母的该给的面子一定会给,大家保持表面的和平,她如果回国了,那就别怪自己给她脸色看。

        “你姐姐啊,是个小太妹啊,开快车跟一些男孩儿混夜店,找死?!濒昧楦敉洁熳?。

        在裘灵来看,若晖身边围着很多外国的男孩儿能有什么好?国外的人开放,即便是国内现在就都有十几岁的孩子上床的事情发生,姚若晖的个性现在恐怕就是消极了吧,没人管她,就更加放纵的厉害,说不定过两年还能给丈夫带回来一个杂毛的外孙子,那要是这样,可有的看了,真好,太好了。

        若望星星眼,觉得自己姐姐太帅气了,隋涛跟裘灵看着那些照片,觉得这孩子是不学好,放在若望的眼睛里,觉得姐姐比明星都要好看,脸上涂抹的是什么东西,亮晶晶的,真漂亮。

        隋若旺拿着这个姐姐是当做偶像来看的,若晖的照片放在自己的笔袋里,每天上幼儿园就能看见,跟小朋友一通显摆。

        今天自己出去玩回来,就发现笔袋里的照片没有了,班上有男生,有几个小男孩儿挺调皮的,你越是紧张这个东西,他们就越是要搞破坏,可惜平时若望看的太紧,今天难得趁着她出去把照片就订到飞镖盘上了,若望找了一圈,小丫头眼睛红红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她明明放在里面的,哪里去了?

        “我跟你讲哦,陈韶把你的照片给偷了……”

        隋若旺脾气算得上很好,很少发火,也不会跟同学起冲突,今天不知道怎么搞的,跟陈韶就打了起来,两个人谁也不肯让谁,若望是没留情,下狠手了,照着人家的脸就抓过去了,小男孩也不是好相与的,把若望的头发都给扯开了。

        “我打死妖精我是帮了你……”

        隋若旺眼睛恨得通红,自己是随手能抓到什么就扔什么:“你才是妖精,你全家都是妖精,我要让我姐回来打你……”

        小孩子吵架,自己打不过就只能叫嚣着说让自己姐姐回来打他,老师看着两个孩子闹的不可开交的,孩子脸上都有伤,只能找家长,裘灵来的时候冰着一张脸,她不管若望有没有打伤人,现在别的孩子碰到她女儿了,女孩儿的脸有多重要,不知道吗?

        裘灵的气焰很盛,她现在也有这个本事气焰盛,那孩子的妈妈也是得理不饶人的,可惜对上裘灵,人家也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若望记得若晖家里的电话号,自己哭着一个毽子一个毽子的往下按,她要找姐姐回来替自己报仇,去揍陈韶。

        没人接。

        再拨,依旧还是没人接。

        “姐姐,救命啊……”

        若望坐在地上哭,觉得若晖不要她了,都不接她电话,姐姐就是个坏蛋。

        蒋娟打车去的机场,今天若晖回国,若晖回来没有通知任何人,这是蒋娟提出来的,飞机有些误点,晚了将近三十多分终于落地了,蒋娟等在出口。

        姚若晖回来的很是轻松,一个背包搞定所有,她就当自己是回来度假的,这里并不是她的家,所以不需要拎行李。

        “舅妈……”

        嬉皮笑脸的打着招呼,长高了,蒋娟眼前有些恍惚。

        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她是最讨厌孩子的,也不喜欢姚若晖,觉得她个性不好,姚弄璋没了之后,自己对这个孩子反倒是上心了,也许感情这个东西就会转移吧,蒋娟对着若晖招招手,若晖笑嘻嘻的挽着蒋娟的手,她倒是一点没觉得陌生,一路上有说有笑的,也会对着蒋娟撒娇,蒋娟把孩子领回家里。

        “你站好了,站好了,别跟没有骨头似的?!?br />
        蒋娟就看不惯别人站不立整,歪歪扭扭的,站就得有点站样,若晖有些不耐烦,自己又不是当兵的。

        “我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还不叫我好好休息一下?!弊约禾稍谏撤⑸?,一条腿敲在沙发背上。

        “回去之后不要开车了知道吗?”蒋娟开口。

        若晖只当自己没有听见,她不干涉别人的生活,别人也不要来干涉她的生活,不听。

        “你别逼我对你动手,你知道的,我不会可怜你的?!苯瓯磷乓徽帕?,情绪已经处在要崩溃的边缘,这要是自己女儿,自己就抽死她,还能叫她这么任性的躺着跟自己说话:“我数到三,你给我站起来,站好了?!?br />
        若晖没有动。

        “一?!?br />
        依旧还是没动。

        “二……”

        没意思的很,真是的,在自己面前玩权威有意思吗?若晖不耐烦的站起身,身上松垮垮的。

        蒋娟叹口气:“车不能开了,过了十八岁随你,你现在太小了,还有你记得我跟你有说过什么吧?”

        “不能吸粉,我就搞不明白了,我亲爸都不管我这些,你何必操心呢?”

        若晖摊手,管的有点宽。

        “你舅舅不想看见这样的你?!?br />
        蒋娟无奈,她要是能不管,她一定不管,现在全家对着若晖就都是放纵的态度,没人能顾得上,她爸爸忙着往上爬,她大舅忙着稳固自己的地位,即便不忙一个外甥女而已,能分得了多少的心思,她二舅舅就更加不要提,若晖一定就不能当兵的,蒋娟自己当过兵,有她一个就够了。

        “你又提,你总是提他有意思吗?”若晖翘唇,虚伪。

        你跟我舅舅的关系不也就是那样,你爱他吗?不爱的话,伸手管我干什么?我变好变坏,干卿底事?

        “有意思,怎么没意思,你在外面愿意怎么玩,没人管,你喜欢蹦极,那就去蹦,你喜欢跳伞,那就跳,不会有人拦着你,但是车以后不能开了?!?br />
        蒋娟试着转换一下自己的态度,她心里也清楚,若晖现在处在叛逆期,自己说什么,也许她听着反感就喜欢对着顶,她不是自己的兵,自己得换种方式与她交流。

        “你要是心里有你舅舅一点,你就听我的话,要是没有,那就算了,当我白说?!?br />
        姚若晖回家看了看姥姥,姥姥的身体是越来越不行了,拉着她的手,姥姥就恨不得陪着若晖一起走,可不行的。

        “你妈小时候就是这样,别人都说我娇惯她?!崩牙训氖置谌絷偷耐飞?,有些出神仿佛在想着女儿,姚静业那时候真是她的骄傲,成绩好,样貌好,就是做人有点不着调,什么都敢玩,很小的时候男朋友就交了一堆,这圈子原本也就是这样的,因为家里提供的条件摆在这里,他们就什么都不需要考虑,现在若晖走的不就是她妈的路线嘛,一模一样的,甚至有可能将来都是一样的。

        出了一个姚静业就够叫她伤心的了,若晖不行。

        老人家说起来以前感慨良多,又想到了老伴,少年夫妻老来伴,姥爷一走,剩姥姥一人,突然发现生活变了一种模式。

        “若晖,姥姥对你没有别的要求,好好的过,好好的活,别跟你妈一样的不争气?!?br />
        若晖笑着不肯生,不争气吗?

        她也争气不到哪里去,虽然小,可对于前途,你知道的她打不起来精神,没有动力,人家可以为了美好的明天或者美好的生活,有欲望有目标的活着,她现在什么都有,伸手就都能要到,缺少一个目标,跟行尸走肉也相差不多了。

        “我不知道我能对什么感兴趣,我喜欢登山,喜欢刺激,喜欢冒险,只有开快车的时候我心里才是满足的,这里才是活的?!比絷团呐淖约旱男乜?,她知道自己有毛病,可能是心理有问题吧,有去看过医生,到现在也是不间断的看,她所有的大道理就全部都明白,她不是有病,只是没有目标而已。

        姥姥叹气,管不了,她也忍不下心去管。

        “随你吧,开心就好?!?br />
        姥姥到底还是放弃了劝诫。

        若晖飞回去,回来回去只有短短的两天,她热爱国外多过国内,因为回到国内觉得压力大,莫名的压力。

        答应蒋娟的她尽量做到,不去开车,不去碰车,玩的范围现在更加的五花八门,梁抗抗有一架属于他自己的直升飞机,他给若晖请的教练,飞机的舱门开着,若晖身上已经穿戴好了,看着下方,她没有恐高症,相反的这样的高度会叫她的血液沸腾起来。

        梁抗抗看的心脏有点抽抽,他即便是个男的,也没有若晖这么疯,提着心脏,可不能表现出来。

        若晖站在机舱的门口,老外教练对她比着手势,她回比了一个OK的手势,风势太大,说话需要加大音量,纵身一跳。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

        脑子里莫名的想起来了这一句,出自哪里她已经记不清楚了,跳下去的时候满脑子只有这一句,跳下去的一瞬间血液绷在脑顶。

        梁抗抗的老婆就在地面,小脸吓的惨白惨白的,她有点怕若晖,这孩子疯起来太吓人了,什么都敢尝试。

        这一年的姚若晖绝对的够疯,没有难度的项目,她不参加,冲浪滑板跳伞样样来,学习冲浪的时候整个人就被海水给拍了进去,即便后面有教练跟着,大浪打过来,她又坚持要自己一个人完成,全部的海水往口眼鼻里呛,那种感觉很不好受,可她莫名的就是觉得开心也许这样才是归宿。

        后面的教练费了很大的力气把她给找到并且捞上来,若晖醒过来的第一眼看着围着自己的教练,她想说点什么,却开不了口,肺好像呛到了,声音发不出来。

        她这小胳膊小腿的,直接进医院住了将近两个星期,即便这次依旧没有让她涨了教训,爬山的时候摔了下去,幸好是有人?;に?。

        “完全就是豁出去拿命在开玩笑?!?br />
        蒋娟挂了电话,她提出来的若晖答应了,自己也说了,除了那两点,她想怎么玩都可以,她没有在干涉的权力,如果某一天她就活够了,想要放弃自己的生命,那么她尊重。

        隋涛这边根本就没有一丝的反应,裘灵只觉得那孩子彻头彻尾的就是个疯子,人家说天才跟疯子就是一线之隔,姚若晖是个疯子,她不想活了,没人会替她觉得可惜的。

        姥姥那边当然不会有人通知,她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要为外孙女操心,谁都不忍心叫她这样的。

        若晖从山上摔下来,半侧脸全部都划伤了,伤的很重,骨折胳膊腿都吊着,别人生病呢,也许是痛苦万分,可若晖同学开心的很,自己在石膏上作画,一边不能动,不是还有另一侧嘛,该上课依旧上课,只不过这样子就不能泡吧了。

        如果姚若晖生下来就是残疾,估计会有很多人拿着她当典型来讲,你来多积极,多向上,多么的去享受生活。

        “你最好别追我,我现在是伤患……”若晖跳着脚跑,她行动实在有些不便,梁抗抗那皮带又解下来了,摔成这样,你就想死是不是?想死拿着刀照着脖子一抹,你作什么?

        梁抗抗的老婆就在追。

        “若晖不能跑,你别追她……”

        “你给我闭嘴,有你什么事儿?!绷嚎箍够赝范宰爬掀啪褪且煌ㄅ?。

        若晖倒是不跑了,她瞧不上巧那是她的事儿,她觉得这样的女人还不如去自杀来的好,可也只能她自己偷偷的在心里骂,别人没有资格。

        “你骂她干什么?你也有女儿,还不够你去疼的吗?管我干什么?”

        巧的脸变得煞白煞白的,也是,老公在外面光明正大的生孩子,她不能开口管,就连吵的资格都没有,老公在国内住,她在国外住。

        梁抗抗没舍得真打,照着若晖前面的地方拍了过去。

        “大人的事儿不用你来管?!?br />
        “我才懒得管,你不要当着我的面来说她,我不爱听,我觉得她好,她哪里都好,我就喜欢她?!比絷捅ё徘傻难?,自己的脸往巧的身上蹭。

        巧是个好女人,身上有着很多的优点,她会照顾人,心思细腻,会劝解人,就是人笨点,出身不好,嫁了一个好老公,中间的差距太大,她学钢琴学外语学一切,在努力拉近她跟梁抗抗的距离,可她永远不会懂,即便她全部都学会了,她依旧得不到梁抗抗的爱,这个世界永远就都是这样的不公平,有的人不需要付出什么,却能收获一个好男人,有的人付出了一切,身边的那个永远就是渣男。

        梁抗抗不渣吗?

        若晖觉得这样的都不能叫渣男,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坏男人了,梁抗抗是花着钱,光明正大的睡着女人。

        “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这样子,你要是想死,就赶紧的去死,省得弄成这模样给我看?!?br />
        若晖晃着小脑袋:“我可不是给你看的,这就是意外,意外你明白吗?”

        梁抗抗拿着她没有办法,梁抗抗这一年风骚的很,陆续几个女儿的出生,有钱有势的男人身边围绕着几个女人,同时有几个女人为他生个孩子,这说出去并不算是丑闻,知道的人也会淡然一笑,都能理解。

        巧给若晖端了一杯牛奶,若晖没好气的用鼻子哼哼。

        “你还真有心情来管我,管好你丈夫吧,人家都杀上门了?!?br />
        梁抗抗外面闹的最大的那个现在已经正名了,任何场合就都会带着出场,简直就是走了明路,反倒是巧这个正太太弄的跟个做贼的似的,躲在这里,有意思吗?

        若晖不愿意说伤害巧的话,可她觉得梁抗抗是爱那个上位的女人比巧多。

        传统女性的回答,巧知道自己弄不过梁抗抗,试着挤出来笑容:“大人的事儿你不明白?!?br />
        是啊,我不够明白,不明白为什么女人就甘愿这样的贱嗖嗖的贴在男人的身上,不明白明明那人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你却在为他守身如玉。

        梁抗抗外面为他生下第一个女儿的女人并不是出身很好的,依旧是个专柜的导购,若晖坐在家里就可以看见那些新闻,不算是漂亮不过一看就明白,这样的女人会巴结男人。

        男人是一种莫名的生物,你说他那么聪明,做着那么大的事业,他还会看不透一个女人吗?既然看得透的话,为什么要找这样的女人呢?

        “我不喜欢她?!比絷椭毖?。

        梁抗抗没好气的看了一眼若晖。

        “用你喜欢,我喜欢就行?!绷嚎箍勾永床换崛衔约嚎髑妨饲墒裁?,当初在一起,没有自己的话,会有她今天的生活吗?自己带着她认识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给了她梁太太这个名分,还要如何?指望他一心一意的守着这个女人?

        话反过来说,她有什么资格?

        叶茜一定就不是最美的那个,可叶茜懂事,他忙了一个月需要放松一天,不是跟人在谈生意,不需要高度紧绷,那个女人想要什么,清清楚楚的摆在自己的眼前,跟他的女人要的不都是这个,用钱来买到年轻的身体,这是一桩比较合适的买卖,叶茜会说话,会来事儿,永远不会烦他,哪怕就是知道他外面有人,从来不会吭声,因为她不是梁太太,她也没有资格讲。

        梁抗抗知道若晖心里在不平衡什么,可是女人招不招人喜欢,从来就不一定是看样貌出身的,她能叫自己觉得轻松,她的那点小心机他一看就透,原本就是一个玩意,拿钱买过来的玩意,现在倒是真的生出来了几分真心。

        “你们男人还真是虚伪?!?br />
        梁抗抗摸摸若晖的头,小丫头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了,这个世界上的诱惑太多,你又没有办法在其中选择一个出来,那么就只能全部拥有,叫她们成为你的私有品。

        只要你有能力的话,没有不可以。

        “你爱过我妈吗?”若晖挑头看着梁抗抗。

        梁抗抗脸上虽然笑着,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如果姚静业活着,梁抗抗不知道是不是会走到今天,姚静业的身影在自己的心里已经越来越淡。

        “爱过吧?!?br />
        爱过吧,若晖嘴里念叨着这三个字,原来那么浓烈的爱,也会褪色。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谁?”

        “叶茜?!?br />
        “……”

        梁抗抗拒绝回答,他在这边住了能有一个星期,回国,他离开的时候巧又哭了,若晖觉得无语,哭有什么用?

        梁抗抗下飞机的时候,叶茜来机场接他,叶茜不算是年轻,二十八了,专柜小姐嘛,保养的很不错,永远是一张笑脸,等在外面的出口,不张扬,看见梁抗抗出来的时候笑盈盈的上前。

        叶茜挽着梁抗抗的手,说着体贴的话,无非就是说自己想他了,梁抗抗下飞机,手机就没有闲着,叶茜明知道那些电话是谁打来的,自己却不恼,跟着梁抗抗上了车,外面的司机在把梁抗抗的行李抬上后备箱。

        “就没有一点想我?!币盾绲氖职淹孀帕嚎箍沟牧齑?,自己好像释然了一样,温柔的笑笑:“算了,我就不打扰你了,麦麦想你了?!?br />
        叶茜很聪明,梁抗抗明明没有告诉她自己回来的日期,她却来接,看着他的脸色不是很好,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台阶下。

        梁抗抗的新欢,年轻的很,漂亮的脸蛋,年轻的身体,才刚刚二十一岁,是某舞蹈学院的,学舞蹈的人气质都很好嘛,那女孩儿叶茜没有亲眼见过,但是知道对方的存在,按道理来说,这并不会构成叶茜的威胁,她是梁抗抗这些女人当中第一个给他生孩子的人,叶茜原本也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可是她之后,梁抗抗又多了两个女儿,她的那点自信也就被打击的无影无踪的,一群女人当中如何要突围,那就各看本事了。

        梁抗抗看着叶茜的脸,拍拍她的手。

        “一起吃个午饭吧,反正我也没吃?!?br />
        叶茜笑笑,坐着屁股就再也没动,一路上保持着脸上的微笑,梁抗抗说到做到,也仅仅就是一起吃个饭,然后回到那新欢的家里休息,小姑娘年轻,跟叶茜那种成熟的女人又不同,有时候说话傻里傻气的,梁抗抗就是喜欢她这样。

        “这是若晖吗?”

        梁抗抗笑:“嗯,爬山摔下来了?!?br />
        小姑娘眨着眼睛,从哪里摔的,会摔成这样的?她扫了一眼手机上那头的一个女人,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梁抗抗的老婆了吧?聪明的不去碰触这个话题,看起来梁抗抗的老婆也是有点真招的,这不是把照片放到他的手机里了。

        挑挑眉,年轻也不代表傻,现在这个社会,有几个心眼就真是那么单纯的,能把梁抗抗拉拢住,就说明她不是一个白给的角色。

        不过她这就错怪巧了,巧在梁抗抗的心里也没有这样的地位,这是若晖闹着拍的,一定要梁抗抗放在手机了,说了不允许删除,若晖的小心眼多,她就猜着应该有人会看梁抗抗的手机,她希望的是叶茜能看见,结果却没有想到,第一个看见的人却是吕欢。

        谁都知道梁抗抗有着不是亲生女儿却胜似亲生女儿的孩子,吕欢也犯不上去找不高兴,夸了夸若晖真漂亮,说若晖胆子真大。

        “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傻乎乎的,什么都还不知道呢?!?br />
        梁抗抗听了笑了笑,搂着吕欢在吕欢的脸上亲了一口,两个人没一会儿就闹一起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