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78 同一屋檐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王博不喜欢泡吧不喜欢玩游戏,念高中的时候迷恋过一段,也曾有过整宿整宿升级打怪的经验,五叔五婶在孩子的教育上几乎就都是放养政策,夫妻俩都没有多深的知识,孩子学成什么样那就看孩子的造化,没有特意的去安排干涉,对于五婶来说,她在乎的就是王博到点有没有睡觉,玩游戏可以,该睡觉就要睡觉,不能占用睡觉的时间。

        王博念高二的时候晚上回家不看书不写作业就玩游戏到白天,第二天上学在教室里睡觉,老师也找过家长,可五叔五婶忙,对老师也是应付的态度,王博属于自控力比较强的孩子,玩过了觉得没什么意思了,看着自己爸妈忙的没有个早晚,他当儿子的伸不上手帮忙,至少不能太叫父母操心了。

        男孩子有叛逆心,当他想桀骜不驯的时候你硬生生的拽着他的脚步,有时候是会起反作用的,像是五婶这样放纵的不管也不见得就是最佳的方式,可王博自己抓得准这个点,玩够了该念书念书,也跟得上来,有些脑子转的快,这就是上天所给与的技能,别人成天熬夜的看书做习题,他王博玩了大半年,想学的时候成绩就能上来,不是气人是什么。

        老王家的孩子,几乎就都是这么长大的,说实在的,王奶奶出身是好,可她也教不了这些多的孩子,孩子有爸爸妈妈,她也不太喜欢带孩子,老王家的儿子,王爸爸这辈分的,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一个就都没有,甚至高中生都没,那个年代,家里都是儿子,大小伙子吃饭能吃,靠着王爷爷跟王奶奶能有多少收入,养得起没叫儿子饿死就算是不错了,老大是根本不能念,家里就指望他帮衬着一把,所以王爸爸是老早就出去开始干活挣钱帮着贴补家里,等王爸爸结完婚二叔就跟上来,最最幸福的应该说是五叔,他年纪小,等到他想念书的时候,条件已经好多了,可五叔心思就不在书本上,初中没毕业就不念了,念书的时候整天逃课就喜欢在山上跑,王奶奶看着五叔这样也是念不进去的,干脆就不管了。

        她不是没有遗憾,家里就养不出来一个大学生,等到王超念大学的时候,王奶奶那是打从心眼里的真真的高兴,老王家总算是出来一个苗子了,紧接着王冉,也许就是为了弥补王奶奶心里的这个遗憾,孙子辈的一个接着一个的考上,而且念书都不算是太差。

        王博不像是别的孩子那样,家里有钱就想着怎么花这个钱,也喜欢车,可对于车的牌子不是很在乎,有一个开就行,又不玩网游游戏,平时就看看唱歌比赛,可这节目也总有结束的时候,演完了他还看什么?

        最近就是节目荒,没的看,自己早上定好闹钟早早起来出去小区跑步,晚上回家吃完饭继续跑步,热爱上跑步这项事业了。

        他还真不是喜欢跑步,而是真的没有事儿可以干,无聊的。

        人家谈恋爱的可以拿着电话跟女朋友腻,他一个大光棍他想腻也得能找到人才算,早上五点多起床换上衣服,围着小区跑了十多圈,身上的精力就算是全部发泄出去了,回家冲个澡,换上衣服上班,到单位吃口饭,回去就开始工作。

        王博晚上加完班到家,已经快接近九点了,家里安安静静的,也是,就他一个人住,要是不安静那才见鬼了。

        打开门口的灯,站在门口好半天,也觉得孤单,不想不觉得孤单,想了就觉得这种生活有点荒凉。

        换了拖鞋慢慢往客厅里挪动着,屋子里的灯全部都打开了,自己坐在电脑前,习惯性的总是先打开电脑,打开之后才发现,今天加班已经把全部都做好了,剩下的完全就没有必要拿回家来做,公司就给这些钱,他回家还加班,那不是傻嘛,自己上了MSN没有看见徐瑶,留言,对方也没有回复。

        徐瑶也在加班,其实也有厌烦这样的生活,可不工作能干什么?

        有钱也不能每天坐在家里发呆吧,工作就是这样,干着干着就觉得腻,觉得没意思,一瞬间觉得自己似乎对所有的都没有太大的兴趣,徐瑶十一点离开酒店的,自己觉得无聊,打车叫司机送自己去了过去念的高中转了一圈,这个时间有些黑,附近都没什么人,那司机觉得这女的就是有毛病,大晚八岔的你不睡觉你来这里干什么?

        徐瑶就是想找找那种激动的感觉,她念书的时候很拼,因为除了念书她不知道自己的前路在哪里,不念书就注定这辈子毁了,家里又没有本事,家里还有个受宠的弟弟,可想而知,这个前途要是自己争取不到,她这辈子也就是过着嫁了一个人然后为了钱打架的日子,想想就觉得恐怖,虽然有前途不见得日子就能有多好,不见得结婚就不打架,可心里总觉得有万幸的。

        徐瑶念书的时候很少有一点之前睡觉的时候,她脑子还算是灵活,可总有一些基因很好的孩子,她努力五六个小时,人家只是要上课的过程中听听就会出成绩,那她只能更加的拼,念高中最后一年,每天睡眠维持不到五个小时,根本就保持不到的,很痛苦,头发一把一把的往下掉,有时候自己莫名其妙的趴在桌子上哭,她就觉得痛恨学习,痛恨过后了自己又坚强起来,得为人生寻找下一个目标,达到了才能通关。

        这些年她一直咬着牙坚持,坚持自己的选择,她不认为自己错了,当初不选择,就没有今天。

        回忆回忆过去,身上的那股子消极就消失了,过去那么难的岁月都挨了过来,现在日子好过了反倒是跑到这里来矫情了,徐瑶拍拍自己的脸,回家洗个澡睡觉,明天该上班上班,下了班买件礼物送给自己,就当做是奖励了。

        回到家,有看到王博的留言,徐瑶原本都关了电脑,最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到底还是起床,穿着睡衣坐在电脑桌前。

        “不觉得一个人生活挺无聊的嘛,也许我们俩应该试着走进接触接触?!?br />
        打完最后几个字,她安心了。

        无论王博的选择是什么,她已经将橄榄枝抛了出去,至于王博会不会接,这就是他的问题了,她的努力坚持到今天,如果他还是不肯迈这一步的话,那证明自己跟他也许就真是没有缘分,闭上眼睛,回想回想这段自己所干的事情,她都觉得有点疯狂,她不是花痴,也没有主动追过男人,可能在别人来看,这有些疯狂吧。

        王博早起,准备跑步,电脑没有关,打开就有看见徐瑶的留言。

        他这个早上没出去跑步。

        人与人怎么走到一起的,可能会有多种,王博跟徐瑶呢,徐瑶说两个人一起生活,也许不会闷,她可以当房客,交往总要熟知熟知吧,不合适就散,王博就偏偏在头脑不够清醒的情况下同意了,如果放在平时,他肯定不会干,这个女的跟自己心里所想的完全就不同,他还是坚持喜欢美女,不是美女也必须是第二眼美女,王博回了留言,把自己家的地址告诉她。

        “钥匙在花盆的底下?!?br />
        徐瑶跟公司请假,她只说是私人的事情,活到这么大第一次跟男人同居,还是在男方不看好的情况下,简单的拿了一些衣物,自己去了王博家,果然按照他说的有看见他放在花盆下面的钥匙,如果是徐瑶的话,她一定就不会这样做,因为觉得不安全。

        王博这一天明显就一直溜号,他觉得自己一定就是疯了,他回家能看到另外的一个人吗?

        说实话他现在的感受就是,回家看到徐瑶他觉得不舒服,如果看不到人,他依旧不会觉得舒服,心里就是这么变态。

        今天外面的雾气很大,最近不是说环境污染的厉害嘛,中午王博站在窗子前,几个同事在吃水果,单位肯定就不会给他们准备这些,男孩子有时候嘴也馋,可惜晚上回到家就不喜欢出门,总不能跟同事伸手要吧,那样也有点丢人。

        正点下班,没有加班,似乎单位领导今天格外的关照王博,冥冥之中他想晚点回家来的,结果正点就让他回家了,因为雾气太大,前面短距离都看的不是很清楚,他坐的班车回市内,手机响。

        “你现在有下班吗?我要去一趟超市?!?br />
        王博觉得这种感觉很怪,莫名其妙的自己的领域突然出现了一个外人,好像两个人很是熟稔的样子,你看她张嘴就好像有跟自己生活了多少年一样。

        “我在班车上,一会儿到了我给你电话,我们班车好像在沃尔玛附近有一站,我会在那里下车?!?br />
        王博的房子就位于市中心,五婶买房子的时候房价也不是很低,可五婶不在乎那点钱,也没有花在别人的身上,给儿子住的,多贵都值得,现在房价不知道翻了几番。

        徐瑶从家里出来,手里拿着钱包,穿了一件针织的大外套,天气还好,不算是特别冷。

        徐瑶按照王博所说的来到附近的沃尔玛超市门口,前面有两个人似乎在问路,路人都在躲,那两个人觉得很是无奈,徐瑶撞上了,是两个黑人,其中一位身上的味道叫徐瑶有些难以接受,香水的气味儿实在太过于浓烈了,鼻子隐隐有些要崩溃的势头,不过表面依旧维持着,好像是南非的留学生,他们在这里念医科大学,不知道要怎么从这里回到自己学校的附近,估计也是才来不久吧,所以才会弄出来这样的乌龙。

        徐瑶的房子就是买在开发区那边的,两个人口中的医科大学甚至就要比徐瑶住的地方还要靠后很远,怎么会跑到市内来买东西?有些绕远啊,可这些话也轮不到她来说,简单明了的告诉他们需要坐什么车,那两个人似乎也有想起来,确实来的时候是这样的,就是没有找到地方而已。

        徐瑶给他们指着,王博下车自己提着包,他全身上下就这个电脑比较值钱,老远看着那个人不是徐瑶是谁,站在两个黑人身边她就显出来美了,王博确定美还是需要比较的。

        那两个人对徐瑶说了一声谢谢就离开了,徐瑶没有费力就看见王博了,她穿的很居家,反倒是显得王博的这一身有些厚重,也是他才下班嘛。

        王博不知道跟人同居是什么感觉,跟夏侯芳谈恋爱的时候她也就那一天看电影吓到了没有回家,两个人也没有做别的,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近距离,徐瑶走在前面,他走在后面。

        “要不要推车、”

        徐瑶点头,王博把自己的电脑放到车子里,徐瑶对他的电脑似乎有点兴趣,问了配置,王博对这些方面也还算是了解,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徐瑶哪里对电脑有什么意思,总要说话的吧,不说话就要冷场,找的主题最好能切入他感官的,就顺嘴来了这么一句,开场开的很好,没有尴尬,还算是融洽。

        她厨艺也不见得就有多好,晚上总要吃饭,买的都是半成品,半成品针对的就是对于徐瑶这样算得上是高收入的人群,洗干净了全部配好你只要放点油下锅等着它熟就可以,不是很简单嘛。

        她在日本的时候自己没什么机会做饭,自己做更加费钱,那时候吃泡面拉面各种面的机会比较多,大多数都是泡面,因为要打工,时间不是自己能说了算的,哪里有时间等着你去吃晚饭,人家拿了钱出来,随叫随到。

        王博不太喜欢逛超市,你想一个男人自己逛超市这种感觉太过于傻X了,他脸上又没有刻着傻子两个字,徐瑶走走停停的,把东西一样一样的放到车子里,王博就是个饰品,站在一旁就负责看,顺便买些自己想吃的东西。

        “会喝啤酒吗?”

        这搬过来的第一天就要喝啤酒?王博脑子里突然给徐瑶的身上贴了一个标签,金香玉,不知道怎么就想到张曼玉所饰演的那个有点风骚的老板娘身上。

        她会喝酒,有时候人家出于礼貌也会敬她一杯,不喝就是不给面子了,喝的不多,啤酒勉强能喝一点,白酒不怎么会,红酒她是不会品。

        买了一些零嘴,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去结账,等到要结账的时候王博从钱包里抽出来一张卡。

        “刷这个吧?!?br />
        两个人分担提着东西回家,晚上她做的晚饭,味道不见得有多好,等到吃饭的时候王博才发现已经快接近八点了,他从下班到现在吃上饭,中间竟然三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有些惊叹,原来时间还可以过的这样快,不是曾经没有过,不过空旷期太久,这种感觉已经忘记了。

        吃过饭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徐瑶邀请他一起看个片子,国外的大片,桌子上摆着两罐啤酒还有一些花生之类的吃食,两个人就看看评论两句,王博对日语有些好奇,会问徐瑶这样的话用日语怎么说,看完电影快十点,徐瑶从沙发上起身。

        “要不要出去跑跑步?”

        徐瑶点头,两个人围着小区跑步,小区的灯很亮,也许就真的有这样晚时间下班的人,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跑着,没有过多的交流,徐瑶的体力肯定不如王博,王博是好吃好喝长大的,家里条件好,没有负担,徐瑶从初中开始压力就大,念了大学就没有好好吃过几顿,上班之后因为工作,自己也没有太往锻炼这方面来想。

        徐瑶先回家的,王博说自己还要跑一会儿,他回家的时候十点三十八分,跑了有十二圈,自己上床,甚至脑子里都没有过过今天发生过什么,他就睡过去了,一夜无梦,早上被尿憋醒的,自己睁着眼睛,拽过来一旁的闹钟,推开卧室的房门就奔着卫生间去了,这时候才清醒过来,好像记得家里还有一个别人,人呢?

        徐瑶已经上班了,桌子上有一个三明治,昨天她逛超市买的,王博拿起来桌子上的三明治看了一眼。

        家里多了一个人,似乎感觉并不坏。

        刷牙洗脸准备上班,他现在就是觉得跟家里有些没有办法说,这算是什么?交往?同居?或者是合租?

        就着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两个人比较像是合租,怎么看怎么像。

        徐瑶到单位,家里来电话,她妈打过来的。

        “你单位是不是开工资的日子推后了?不然这个月怎么没打钱呢?”

        说的这样的理直气壮,徐瑶敛敛眉目,如果相处的好,她有可能会跟王博结婚,结婚总要花钱的,她自己应该攒点钱了,现在还在偿还债务当中,她妈应该记得这点吧?

        徐瑶的意思就是不给了,徐青也结婚了,他也挣工资了,没有道理叫未婚的女儿还每个月的给家里零花钱。

        徐瑶她妈就听不得这话,当初也不是他们叫她拿出来钱的,是她自愿的,不给也行,可这说的是什么话???什么叫没有义务?那你父母养你长大就有义务了?是他们欠了她的?

        “你现在翅膀是硬了,我说什么能管得了你吗?你小弟一个月就挣这么一点钱,你弟妹这挺着大肚子……”

        徐瑶觉得腻歪,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她叫徐青不好好念书了?她叫徐青不要出息了?弟妹肚子里的还是是她的?

        “妈,我背了二十万的债,而且我还没有结婚,我结婚的时候你打算给我多少钱?”

        徐瑶她妈愤怒的挂上了电话,临挂上电话之前,对着电话喊,一毛钱都不会给,也许在别人来看,这不过就是徐瑶激怒了她妈,所以她妈才会这样说,可对徐瑶来说,她太过于了解她妈了,这说的是真话,哪怕她不曾激怒过母亲。

        徐瑶出国的时候,大部分的钱就都是从家里亲戚手里窜的,说好还,可她家里这个条件,一直拖着拖着的,钱是个好东西,谁家有钱也不愿意打水漂,自然有人上门来要,你家徐青结婚,都有装修的钱,怎么没有还的钱?

        徐瑶她妈被自己二嫂给堵家里了,讪讪的笑。

        “这徐青工资也不多?!?br />
        二舅妈不管那套,欠债还钱这就是天经地义,你要是不还,那也行,把你家东西抵押给我吧,她今天就是不讲道理了,哪里手里有钱却不肯偿还的?

        “二嫂你也知道当初那钱是瑶瑶借的,孩子也说了,她还……”

        徐瑶她妈就是合计在推一推,把时间推后一点,等她想到办法的,钱不就还了吗?

        二舅妈给徐瑶打电话,徐瑶说的清清楚楚的,二舅妈的手机声音大,徐瑶她妈就都听见了。

        “徐青前阵子结婚,我跟朋友还有大舅妈借的一共二十万,我已经还了?!?br />
        她接下来没有这个义务在背这个债了,她不懂事也好,别人骂她也好,自己活得好才是真的好,其他的她顾不了。

        二舅妈看着徐瑶的妈妈,你说这是亲妈吗?你叫你女儿借钱来偿还出国的费用,然后这个钱你竟然还不想着还?

        二舅妈走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怒意,不过拿到了属于自己的那六万块钱,她说的话很难听,谁家的钱就是谁家的,别合计就不用还了,不给就不行,徐青结婚装修买乱七八糟的之后还是有剩余的钱,徐瑶她妈就是不想还,想自己家留着,谁知道她二嫂会来闹,闹成这样,最后灰头土脸的,钱到底是给人家了,她还受了一肚子的气。

        二舅妈有跟大舅妈通气,大舅妈就笑:“自己养女儿养的跟冤家似的,这也是一绝,徐瑶这孩子心够狠,她是压根就没对她爸妈说实话,大学毕业回来,我看她手里是有点钱的?!?br />
        这孩子吃没吃苦,吃了多少苦,大舅妈没有亲眼看见,她肯定就是不知晓,但是上次借给徐瑶钱,看着她还钱的这个爽利劲儿,这孩子工资恐怕是要上万的,至于到底是几万,她不好猜,不会少就是了,少的话,能一个月就还给她两万吗?还是连续两个月都是如此。

        二舅妈听完大嫂的这话,叹口气。

        “是有点狠,我虽然看不上她妈这样的,可说到底还是亲妈,她的事儿她爸妈就都不知道,哪里有孩子嘴巴这么严的?”

        有点可怕了,你想啊,父母是孩子最亲的所在,可徐瑶工资是多少,手里有没有钱这些她竟然能瞒住,今天跟自己在电话里说的也很清楚,她家里的债务她已经还完了,剩下她是不管的。

        大舅妈挑着眉眼笑,你心肠好,你同情,那你就不要跟人家家里要钱嘛,你做个义务的好人不是挺好的。

        大舅妈就喜欢徐瑶的这个劲儿,你要知道一个女孩子有这样的娘家拖着后腿,将来结婚了,麻烦是不会不断的,要是她弟弟一直没本事,姐姐却太有本事了,弟弟会生出来什么心思?铁定就是要从姐姐的身上扒皮的,不信那就走着瞧。

        徐瑶断了给家里的钱,这样省下来的这笔钱她可以当做零花钱,每个星期给父母买一次东西送过去,至于父母对着她有没有好脸子,这不是她能兼顾得到的。

        王博周六放假,跟同事约好去踢球,徐瑶早早起来把他的球服给放在沙发上,球鞋用袋子给装好,自己收拾好一切又回去睡觉了,王博起床就看见放在客厅里的东西,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要穿哪件,或者穿哪双鞋,这并不是王博今天打算穿的,王博把鞋子放回去,重新又从鞋柜里拿出来一双,开着车直接到了球场,同事已经三三两两的都到了。

        十点多开始,不到十二点结束,大家说一起出去吃个饭,王博想着自己家里还有个人呢,她不知道醒了没有,她昨天晚上好像回来的挺晚的。

        徐瑶是打算周六一天自己就睡觉,好好补眠,接到王博的电话,说是要请她去吃饭,自己起床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对着镜子打底然后细细的将分扑到脸上,她很少愿意折腾,因为化妆的过程很费时间,可谈恋爱嘛,总要认真一点的。

        *

        “鸣鸣过来……”王亮手里提着两个袋子,跟于田田才给女儿买的。

        王一鸣迈着小短腿就冲着自己爸爸扑了过去,这孩子尖,小嘴特别的甜,看见什么人说什么样的话,基因是一种很是可怕的东西,完全随了王亮,于田田以前是有点木讷的,个性不算是开朗,一般说得过去,这孩子生的就太灵活了,这么大点不该懂的她都懂,平时给奶奶捶腿,给爷爷拔把头发,虽然大部分都是把她爷爷的黑头发给拔下来了,特别会讨人喜欢。

        王亮就这么一个女儿,小时候不爱管,那是因为他不会带孩子,在一个孩子总拉屎撒尿的,你想这场面多有碍观瞻啊,王亮就是受不了这个,女儿也稀罕,可他女儿一拉屎了,王亮跑的比谁都快,觉得埋汰。

        王亮妈妈没少说儿子,那是你亲闺女,你还嫌弃她脏?

        抱着女儿,小丫头在他脸上大大的香了一口。

        “我都想爸爸了?!?br />
        “哪里想了?”

        王一鸣比比自己的心口:“这里想,想的都透不过来气儿了?!?br />
        于田田没好气的看着女儿,她觉得她女儿就是一个骗子,一个小骗子,说出来的话总感觉是骗人的,特别那些糊弄小女生的话,你说她也不是一个小子,怎么嘴就这么油呢?

        于田田觉得女儿完全就是随了王亮,一样一样的,能说会道还会看人眼色。

        王亮妈妈坐在沙发上就笑,家里有个小孩儿就是不一样,成天笑的合不拢嘴,这孩子能把人给逗死了,小时候还不太漂亮,长大模样就出来了,模样随妈妈,长得好看。

        会哭的孩子有奶喝,会撒娇的孩子有人爱,自己走的累了,就蹲在地上,说我这脚都出泡泡了,奶奶帮帮我被,她奶奶要是问怎么帮,她就说好奶奶你能不能抱我一会儿?等我长大了,奶奶走不动我也抱你。

        这话且不说是真是假,老人家就喜欢听,这小嘴跟抹了蜜似的,有的孩子天生就是嘴巴好,没做什么,先用好话将你送出去二里地。

        不吃饭都觉得是饱的。

        王一鸣就是这样的一个孩子,没人教,天生的。

        家里就没有她关心不到的人,上至她爷爷奶奶,下至家里的阿姨司机,今天挂着这个,明天挂着那个,还不抠,有点什么就给这个送给那个送。

        于田田要领着女儿回娘家,她爸过生日,总要出现的,带着孩子换衣服,王一鸣小脸原本就好看,妈妈在会给打扮。

        跟小精灵似的领着就回娘家了,于田田爸妈也喜欢王一鸣这孩子,谁叫孩子会撒娇了,进门小家伙特别认真的鞠躬,说祝姥爷生日快乐,自己还有准备礼物,那礼物拿出来叫人啼笑皆非的,那是王亮买给他女儿的吃的巧克力糖。

        “给姥爷了,你还吃什么?”

        家里就没有这个年纪的孩子,加上这么多年了,你说田田都张这么大了,谁能不喜欢,于田田她妈也喜欢这孩子,孩子越是大越是喜欢,那小模样就跟女儿扒下来的一样,而且孩子还聪明。

        “姥姥,我都想死你了……”

        你说就从她进门开始,有她想不到的人吗?这个想那个想,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真想了还是假想了。

        于田田蹬了王亮一脚,用下巴比比王一鸣的方向。

        “你女儿这样,我怎么觉得有点不放心呢?”

        王亮嬉皮笑脸的,女儿的个性随自己最好,王亮一贯的觉得田田哪里都好,可这个劲儿不是订好,现在变的多了,女儿像自己呢,大模大样的,要是像田田,小姑娘有小家子气,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他并不是嫌弃于田田,而是两个人生活久了,彼此的习惯就都了解了,就像是自己身上也有毛病,于田田也了解的一清二楚的,就这样,不是挑。

        王一鸣嘻嘻哈哈的坐在自己姥姥的腿上,小手搂着她姥姥的脖子,别人喂东西不吃,一定要吃姥姥亲手喂的。

        于田田她妈担心的事儿多了去了,现在有这孩子,别的也就想不到了,小孩子跑跑跳跳的,跟个小猴儿似的,看都看不住,一会儿在这里,一会儿在哪里的,你得担心怕她出事儿,就得跟着后屁股转,跟一圈下来,自己累的半死,哪里还有心情去对于田田说教了。

        田田抱着女儿,孩子睡着了,王亮说要回去,于田田她妈出声留,没留住人,王亮说要回家,于田田就得跟着回家。

        小丫头有点沉,于田田那手腕没什么力气,自己抱着下楼就有点抱不住了。

        “你接一把手,赶快的,抱不住了?!?br />
        王亮没好气的接过来女儿,瞪了于田田一眼,看看,看看这当妈妈的,连个孩子都抱不动,你还能干点什么?

        “你女儿吃的跟小猪似的,这么沉?!碧锾锉г?。

        王亮挑嘴:“那生了小猪的是什么?你岂不是更加的沉?”

        田田没好气的瞟了王亮一眼,自己拿着车钥匙上车,王亮抱着女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把女儿换个姿势,小时候他绝对是不管那伙的,现在孩子长大了,有记忆里了,王亮就可会做人了,能表现的时候绝对不落下一丝一毫。

        这不要脸的,有时候搂着他女儿就告诉,王一鸣能长到这么大,是爸爸给带大的,小时候爸爸有对她多好,他说了孩子就信啊,王一鸣就说,原来自己小时候妈妈都是不管她的。

        王一鸣要说跟爸爸好呢,王亮脸上就乐开花了,要是说跟妈妈好了,马上就乌云罩顶。

        田田开车准备回婆婆家,孩子就一直放在婆婆家养来的,第一她不会照顾孩子,第二公公婆婆年纪大了,就喜欢小孩儿在身边,第三于田田现在准备要二胎。

        “回家吧,就一个晚上?!?br />
        田田看了看丈夫,往家里开,你听他说的好听,王亮就光是动嘴,嘴上说我怎么喜欢怎么喜欢我闺女,我对我闺女有多好多好,孩子一哭一闹,最多十分钟,要是还不停止,他就彻底当甩手掌柜的,孩子不哭不闹,他愿意逗着玩,还愿意领着。

        于田田下车,王亮抱着王一鸣,自己给孩子扯着帽子,这一冷一热一交替怕孩子生病了,亲亲女儿的小脸蛋,越是看越是喜欢,你说这孩子怎么就这么像自己呢?

        遗传真神奇,王亮大体还记得自己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跟他那时候就一模一样的。

        田田打开门,王亮换了鞋自己把闺女抱进卧室里,警卫从后面追了上来,说是有于田田的一个包裹。

        “谢谢了?!碧锾锝庸茨迷谑掷?,自己看了一眼,想起来了前几天买了一双靴子,她之前还惦记说呢为什么不到。

        王亮带上卧室的房门,看了一眼于田田手里的东西。

        “鞋子?”

        田田拆开给王亮看,王亮饶有兴致的叫她换上,她腿型原本就好看。

        “好看,多买两双应该的?!?br />
        于田田花钱他从来不会干涉,也许一个男人真的能赚钱他就不会在乎妻子花了多少钱,妻子的钱花到哪里去了,自己说着从钱包里掏出来一张卡。

        “明天你把我工资都取出来,你看看你想买什么,管着给我妈买还是给你妈买点的,意思意思,剩下就都是你的,你愿意花愿意攒随你?!?br />
        王亮的工资从去年就没怎么动过,他手里有钱花,那个钱就没有碰,今天也是才想起来,他没有用的地方就准备给老婆了,女人花钱的地方多着呢,反正比自己多,自己起身进卫生间去洗澡。

        于田田把卡放起来,第二天去了一趟商场,给婆婆跟妈妈买的一样的羊绒衫,不偏不倚,花出去的钱就都是一样的,公公跟爸爸也有给带,拎着袋子顺便送王一鸣回去。

        王亮他妈从来不会说你买这个干什么,你买了我就收着,孙女基本上是用不到于田田跟王亮什么钱,能买的她当奶奶的就全部都操心了,这钱也没有花在外人身上,他们家王一鸣出生的时候,王亮他妈就没觉得女孩儿如何,挺喜欢的,加上这孩子嘴巧,现在更是疼的跟心肝宝贝似的。

        她这个婆婆当的还算是可以,换做一般的婆婆老早就对于田田有意见了,她是从来不干涉儿子家的经济状况,两个人愿意怎么花怎么花,要是没有我看不下去我就给补贴点,不愿意给钱,我就不管,当甩手掌柜的,她儿子不至于没有钱花,这点把握她心里还是有的。

        田田呢?真正心灵上的转变就是对待婆婆的态度上,才结婚的时候她是真的实惠,把婆婆当亲妈一样的亲,后来就通过闹离婚这事儿,虽然吧她自己明白是她不懂事,她换到婆婆的角度,她也一定这样做,可人的心理就是这样的,有些东西变了,表面上维持着和平,她也愿意感激婆婆,你看婆婆对王一鸣照顾的多好。

        王一鸣伸手要回到田田身上,田田把女儿接了过来,小丫头踩在她的腿上。

        “妈妈,你什么时候生弟弟呀?”

        田田逗着女儿:“那妈妈要是生不出来弟弟是妹妹怎么办?”

        王亮他妈听出来了,这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她不强求,也不是不懂变通的人,很简单的事儿,要二胎就是为了叫孩子不孤单,不管是男是女就都好。

        “鸣鸣告诉妈妈,妹妹也好?!?/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