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吃吗?”若晖把手里的苹果递了过去,若望就真的接了。

        若望这孩子也说不好是怎么回事儿,明明之前怕姚若晖怕的要死,姚若晖给个好脸色就跟着她后屁股到处跑,裘灵不喜欢女儿跟若晖接触的太多,若晖那丫头心肠不好。

        “若望你过来妈妈这里……”

        对于小孩儿来说,姐姐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她是大孩子,有着自己莫名的向往就喜欢往姚若晖的身边去粘,压根不听裘灵的话。

        姚若晖伸着手摸着若望的脸,她觉得隋若旺很像一只小狗狗,眼睛里水汪汪的藏住的就都是对你的信任,忠犬。

        她喜欢若望,雪团子似的孩子谁能不喜欢呢,不光是大人喜欢小孩儿就连她这个年纪的孩子也是喜欢。

        裘灵原本觉得高兴,自己养出来的孩子谁都喜欢也算是她教育成功了,领着孩子准备离开的时候若望哭了,哭着喊着的要姐姐,死活就是不愿意回家,裘灵面上是一直再忍,脸子已经很难看了。

        把若望抱上车,偏偏若晖还像是没有知觉一样的站在车门前。

        “别哭了?!?br />
        若望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姐姐,伸手就要去拽,她想跟姐姐玩,她不想回家。

        姚若晖对于妹妹这种生物,说恨她真是恨不起来,看着那一家三口的画面说实在的她心里难受,可对着一个孩子下绊子她还没有那么无耻,很矛盾的心情,不过更多的就是当姐姐的样儿,能分给她一些的,她愿意给她。

        裘灵带着若望回到家,这孩子嘴上就一直挂着若晖了。

        “你听妈妈说,你听妈妈说……”裘灵把孩子拉到自己的怀里,她是怎么跟孩子讲,孩子就不明白,裘灵也是火大了,用了点力气:“若望啊,你姐在你小时候差点就把你给推下楼了,你别跟她太亲近了……”

        若望就是不听,你说什么都没用,闹的厉害。

        “她没推我,她没推我……”

        裘灵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生气,血缘吗?压根就没一起长大,之前怕姚若晖怕的要死,若晖就对着她稍微给了一个好脸子,你看孩子的态度立马就变了,这就是血缘吗?

        这算哪门子的血缘。

        *

        姜雯结婚到现在肚子依旧没有动静,乔芸的女儿都生下来了,她肚子却风平浪静的,要说这些人当中估计就王冉体验过要孩子要不上的痛苦,乔芸人家是要孩子就有,有了就生,生的还很顺利。

        小皱原本就是个性好,不是不着急,可着急也没用,怀孕这事儿姜雯肯定就比他急,小皱不说可小皱亲妈还活着呢,婆婆不是妈啊。

        “她这是不是应该去医院看看?”

        小皱他妈也是有点着急了,正常的结婚一年要孩子也不算是难事儿,特别她现在住的这个小区,那基本就都是在高新区上班的年轻人,孩子是一茬接着一茬的出生,天气好就一群老头老太太抱着孩子出去晒太阳,人家都有,他家没有她就羡慕。

        小皱倒是不在意:“妈,你别当着她说,她工作原本就挺累的,心里压力比较大?!?br />
        姜雯也许个性不好,也许什么都不好,唯独就是眼光好,这个丈夫是顺着她心意找的,真是样样都护着她,总帮她说话,从结婚两个人就没吵过嘴,小皱的个性就是吵架都吵不起来的。

        当婆婆的冷笑:“工作累?”

        姜雯那工作,早七晚五,准时上班准时下班,不出差没有加班,她累什么?她有什么心理压力?她不是找茬而是就事论事。

        “她姐大姨家的那个姐,之前要孩子就挺难的……”

        小皱他妈看了儿子一眼,儿子都开口了,自己就不好在说什么了,要是继续说他会不会认为自己就是找茬,你说当婆婆的也真是难为,她能不着急吗?着急了还不能说,合着所有人都有难处,就她没有难处,儿子成家了果然就变成别人家的了。

        姜雯到点下班,回家开始准备饭菜,丈夫进门就能吃饭,她也是坐不住了。

        “我想去医院做个检查?!?br />
        小皱拧着眉头:“做什么检查啊,你要是觉得哪里不舒服去检查我也不管,姜雯我不着急,真的?!?br />
        姜雯心里难过,不着急才怪呢,小皱就特喜欢小孩儿,看见谁家的孩子都能上手撩一下,你看他平时的状态就能猜到这个人的心里是怎么样的,晚饭吃的鸦雀无声的,姜雯到底还是去医院检查了,心里很是忐忑,想着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王冉那时候不也是着急要孩子,等了好久才怀上的,这怀孕估计就是分体质。

        去医院拿检查结果那天,医生看了姜雯一眼:“你自己来的?丈夫呢、”

        “他比较忙,医生我这没什么问题吧?”

        姜雯压根就没有跟小皱通气,谁都没有告诉,医生原本是想跟家属说来的,可没有家属跟来,姜雯这情况比较复杂,想怀孕就难了,医生一点一点跟她分析,她想自然怀上孩子难度太大,需要借助一些医学上的手段,姜雯觉得有点冷,自己怎么从医院出来的自己都不清楚,她身体挺好的,应该没有这方面的原因,怎么就会这样了?

        姜雯觉得命运对自己极其的不公平,她没有跟谁同居过,没有打过孩子,更加没有做过什么缺德的事儿,怎么自己身体就是这样的?不公平。

        跟小皱说?说自己怀孕难?要孩子要不上跟身体有毛病这是两码事儿,说还是不说?怎么说?说完之后呢?夫妻过久了总是需要一个孩子来维系的,她要是一直没孩子,婚姻能保得住吗?

        从结婚过到现在可以说姜雯算得上顺风顺水,丈夫对着好,婆婆也不难为她不跟她一起住,突然就晴天霹雳一道雷照着门面就劈了下来。

        姜雯直接回娘家了,进门就开始哭,姜维现在居家,成天的待在家里,夏侯兰这虽然是上班可现在也回来的早了,毕竟没她什么事儿了,女儿回家就开始哭,打架了?

        姜雯就跟夏侯兰说了,夏侯兰一听,这有病那就得治疗,还说这些干什么。

        “医生怎么跟你说的?”

        姜雯用纸巾擦擦自己的鼻子:“她说我卵巢功能不太好,卵泡少,叫我等月经来的时候开始打促排针……”

        夏侯兰看了女儿一眼,这一年家里就是各种不顺,先是姜维然后又轮到女儿了,做饭也没有什么心情,姜维这一回家把夏侯兰给弄的,原本自己还高高在上呢,姜维一回家她就狗屁都不是了,没人奉承没人拍马更加别说没人送礼,以前那些对着她客客气气的现在都闪没影子了,过去一到年节的,那自己家就开荤了,多少人都拎着东西上门,现在呢?过年的时候就连点动静都没有,还真是人走茶凉,现在的人太现实了。

        最叫夏侯兰难过的就是,姜维拉拔起来过几个人,那能干上来就真是姜维出的力,以前交情都特别好,几家相处的就跟亲兄弟似的,那姜饶姜雯小时候他们几家还一起带着孩子去北京玩的,这都是什么铁关系啊,最让夏侯兰受不住的就是这几家,姜维下来之后也就来了一通电话,别的就都没有,掏心掏肺的对待你们,现在就获得一个这样的回报?

        夏侯兰想起来她爸有一年过生日,那时候孩子们都还小,谁都没有结婚呢,她也只是笑笑的提了一句,要车有车要人有人,一场生日宴办下来,几万块钱拿在手里就都是小意思,就是冲着夏侯兰姜维这两个名字来,一百二百的也花不出手,现在呢?实在是落差太大了。

        姜雯这看医生就得花钱,这情况要是严重了,就真够人喝一壶的。

        你得什么条件能不停的往里面撒钱???

        夏侯兰又陪着姜雯去了一趟医院,姜雯这回彻底萎了,也不对着自己妈叫唤了也不挑理了,老老实实的跟着,夏侯兰问医生,是不是打了这个针,那就能怀孕???

        医生一字一句的解释,这不好说,个人身体情况不同,有的人可能运气好,就能怀上,有的人身体情况不好,五年十年都是说不好的,过了五年十年,一个女人的黄金期就都过去了,还生什么孩子呀,那只能丁克了。

        夏侯兰手脚有点冰凉,医生当着她自然就得把不好的都说出来叫他们做好准备,当着姜雯说的还是有保留的,就怕她承受不住。

        夏侯兰也没敢实话实说,姜雯问,自己就哼哈的应答,给小皱去了一个电话,女婿人在外地呢,要说小皱,也真是为了这个家在拼命呢,他自己多苦都不要紧,就想给老婆一个好环境,有多大的本事他就使多大的本事,自己也丧气过,你看有些男人人家一个月工资赚多少?几万几万的赚,他这一对比,自己心里也不平衡,他天天都累,活也没少干,钱是见不着多少,人有时候心里就会生出来一种不平衡感,总想着去跟比人比较,比较又比较不过,自己就给自己添堵,好在姜雯不挑这个,姜雯是就记着丈夫的好,从来不会当着丈夫的面说他的钱赚的少,说他不如别人,说他没本事,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姜雯心里有这个度。

        外人是看着姜雯不着调,跟自己亲哥亲嫂子什么都挣,这居家过日子的就肯定不行,跟丈夫要是对上了,还不得往死了里挖苦小皱啊,可惜别人就看差了姜雯这点,她是有好吃的都给丈夫留着,她是真心的喜欢这个男人,好在她丈夫也是有良心,对她也好。

        两个人都愿意努力过,日子肯定不会过的太差。

        “皱啊,你晚上过家里来一趟,我跟你爸有话要跟你说……”

        小皱说行,这边夏侯兰给姜饶去了一通电话,你妹妹发生这么大的事儿,你当哥哥的不能不管啊。

        姜饶人在单位呢,这一年跟家里关系真是有点生疏,毕竟结婚了有老婆有孩子的,成天带着孩子这里那里跑的,加上齐娜跟姜雯闹过别扭,齐娜就不愿意回婆家,过年过节的把东西送过去,她礼就都到。

        “医生怎么说的?”

        不是姜饶这个做哥哥的怎么回事儿,各有各的家了,加上姜雯没少找齐娜的岔,齐娜爸妈做到什么程度了?自己家呢?姜饶心里也是有一杆秤,做人凡事都要讲良心的。

        姜饶听了,生病了那就看吧,他也不是医生跟他说也没用啊,回到家跟齐娜一说,齐娜一听,在齐娜的心里她还真是恨姜雯,原本就这么一个小姑子,想好好相处来的,可惜姜雯不给她机会,齐娜也是独生子女,自己爸妈也惯着,心里多少也是有点小性,别人给她一巴掌她可做不到以德报怨,她没有那么大的度量。

        去接孩子回来,就把这事儿跟自己妈说了。

        “你明天去你婆婆家,给送过去一万块钱,多少就是那意思了?!逼肽人杷底?。

        齐娜这表情就变了,她家开银行的???凭什么她要给送过去一万???她钱要是多的话,自己买衣服穿好不好,姜雯可从来对他们哥嫂没什么样,别说他们了,就孩子呢?孩子就一个亲姑姑跟没有也没差别了。

        “你别抠,小姑子有病你不知道就算了,花钱消灾?!?br />
        齐娜她妈心思摆得很正,多了没有,当哥嫂的要是知道跟没事儿人似的,你婆婆那边也说不过去,这一万块钱肯定就不少,但是按照齐娜跟姜饶的条件来说也肯定算得多,尽心就行了。

        放一般的丈母娘身上,我家有钱凭什么给一个不相干的人花,真要是喜欢找事儿,不见得齐娜跟姜饶就没有冲突。

        齐娜听话,她妈都说了,自己再不愿意还得做,钱是她妈给的,回到家把钱递给姜饶。

        “一会儿我们开车过家里一趟,你把钱给姜雯,我当嫂子的别的方面我也使不上力气?!逼肽鹊乃底?,这也就是冲着姜饶,要不然她才不给呢。

        姜饶拿着钱倒是接下来了,一家人开着车就回家了,进家门姜雯就在呢,不过人在夏侯兰卧室里躺着呢,好像心情不好,想来也是,姜饶把钱给了自己妈。

        “齐娜给的,你拿着给她吧,小皱知道了吗?”

        夏侯兰苦着脸:“打算晚上跟他说?!?br />
        这话一旦说出去了,以后姜雯这地位就低了,谁叫自己女儿身体有毛病了,想当初可以压着人家小皱,毕竟你家条件不好,除了一个房子什么都给不起,这娘家呢,可是搭进去不少的东西,说话办事都能硬气起来,现在就完了,夏侯兰不怕别的,就怕小皱以后腰板硬起来了,在外面乱来,他原本工作就经常出去,你人在外地,谁知道你都跟谁干过一些什么啊。

        说来说去就是不放心小皱,姜饶看着自己妈也是挺上火的,安慰了一句:“他不是那样人?!?br />
        “你看见的也就是表面,谁能把一个人给看透了,你看着吧,这以后说不定得出什么事儿?!毕暮罾季醯眯睦锘故遣话参?。

        晚上一家人吃饭,姜维跟儿子女婿喝了一点酒,姜雯心情一直就是不好,拉着一张脸,要哭不哭的样子,夏侯兰这话早晚就都要挑明的,到底还是开口了,小皱是真的有点发愣,因为之前一点消息就都不知道他从来是没合计过姜雯身体有问题,按照自己所想的就是要孩子费劲儿被,现在这个社会,好多夫妻身体都查不出来毛病但是生孩子就是难的,他是真的没往有病上面去猜想。

        “妈,也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现在都这样了……”

        姜雯哭出声了,她一哭,小皱心里就难受了,孩子现在还是虚无缥缈的,老婆才是活生生的,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就去数落老婆?这也不是姜雯的错,谁知道会这样了,难过之后自己就想开了,自己心里也是劝着自己,能不能要到那就都是命,握着姜雯的手,他嘴上不会说什么,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心里到底还是难受的,可握着姜雯手的那只手却一直没有松开过,他是想告诉姜雯,还有他呢。

        小皱喝的挺多的,姜饶跟齐娜给他们两口子送回家的,姜雯现在对着齐娜也硬气不起来了,也许是因为这件糟心的事情,她就连斗嘴的力气都没有了,嫂子给自己拿了一万,这也就是亲嫂子才能做出来,要不然谁管自己、

        “哥、嫂子你们上楼坐会儿吧?!?br />
        姜雯破天荒的跟齐娜发出来了邀请,齐娜都觉得天要下红雨了,真的是要下红雨了,可这都几点了,得回家了,姜饶跟齐娜没上去,小皱到家吐了两次,自己喝的迷糊糊的,自己心里难受加上怕老婆难受,喝多了说的就都是实在话了。

        “你别担心,有就生,没有拉倒?!?br />
        姜雯坐了一个晚上就没睡,换个位置,自己要是婆婆呢?恐怕是恨不得叫儿子马上离婚的,不管生男生女都好,至少得有个孩子吧,这才是正常的家庭。

        早上起床做早饭,小皱醒过来的时候姜雯饭已经做好了。

        “起来吃饭,一会儿还得上班呢?!?br />
        她一夜没睡,脑子一直有点疼,精神集中不起来,很困却睡不着。

        小皱又安慰了姜雯两句,这事儿想瞒着自己妈就压根不可能,与其叫老太太去追根究底的问孩子,还不如自己先开口呢,小皱请了一天的假,自己买点水果就去看自己妈了,他说话不会拐弯抹角,这事儿吧是不幸,可发生已经都发生了,他跟姜雯都结婚了,他肯定是不会嫌弃姜雯的,抬眼看了自己妈妈一眼。

        “妈,你听听就行了,以后别当着她的面去问?!?br />
        小皱他妈只觉得一口气有点喘不上来,要是生不出来怎么办?一辈子没有孩子???那你们老了呢?谁管你们?

        老太太想法不像是年轻人这样现代,你们现在年纪小,觉得有孩子没孩子就都一样,可过了五十六十,身体每况愈下要是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先走了,就跟自己老头儿似的,扔下她自己,生病了就连想找个人送自己去医院都难,说句不好听的,也许就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有个病痛的,人家就都有儿女陪,你身边谁都没有,那日子能过吗?

        别人家都养孩子,你家没有,这就不正常啊。

        当母亲的肯定就是向着儿子,姜雯没在,什么话就都好说。

        “医生怎么说的,你跟妈说说……”

        小皱就如实说了,他妈听了还能稍微压下一点心,没说一点可能性都没有,那赌运气?后背靠着沙发,当初她就应该拦着来的,要是不成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自己把儿子给坑了,闭着眼睛脑子里反反复复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晚上小皱妹妹陪着母亲吃饭,也是听说嫂子有这毛病,挺为姜雯着急的。

        “妈,你别对她有别的看法,她自己也不愿意的?!钡毙」米拥耐低悼戳俗约郝枰谎?,她跟姜雯这些年同学不是白做的,原本感情就不错,加上姜雯对她也好,她肯定是要帮着姜雯说话的,这事儿就没人愿意,她也是个女的啊,要是轮到自己身上,她也盼着能有个人帮着自己说说话什么的。

        小皱他妈脸色一直不太好看,闷声不响的吃饭,她女儿看看她。

        “妈,你说两句话吧,你不说话,我这心里没有底儿?!?br />
        小皱他妈依旧还是什么都不说,有些话当着女儿的面也是不好说,她想叫儿子离婚,可是想想你说现在还没开始做呢,要是万一怀上了呢?她也不是那种恶婆婆,可要是万一真是几年都没有,那怎么办?现在叫离婚,儿子肯定恨自己还不一定能愿意听她的话,要不然也不至于特意跑了这一趟过来跟自己交代,不离婚的话,现在儿子还年轻再找的话还算是容易一点,真拖上几年,谁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

        她这不是过河拆桥,你说你儿媳妇要是遇上这样的事儿你会怎么做?是,有善良的,人家不会往心里去,可终究是意难平啊,真生不出来呢?

        姜雯自己这边知道有什么毛病之后,这是没少往医院折腾,叫吃什么就吃什么,叫她怎么注意自己就怎么注意,小皱也跟着配合,这一往医院跑,钱就有点紧巴巴了,虽然有医保,可有些不在范围之内的,不能报销的,小皱他妈现在是这个态度,家里房子的贷款不叫儿子还了,她跟女儿还,小皱他妈在小区里找了一个活,就是冬天草坪里有树叶她需要把所有的树叶都收拾干净了,夏天的话帮着种种花种种草,就负责管这些的,一个月给开一千七百块钱,她不是没有吃过苦,自己还有退休工资,这些加到一起,就足够花了,儿媳妇现在看病啊,她能有什么办法。

        当婆婆的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拿出来的态度至少是积极的,我当妈妈的拿不出来多少钱给你们,她就这些本事了,可不会拖累孩子的后脚,小皱他妈为人很勤快,说干就干,也没有什么觉得丢脸的,靠着自己的本事挣钱不丢人,这活听着好像挺轻松的,其实一点不轻松,白天就在小区里到处转,毕竟上年纪了身体有些不协调,当儿女的谁愿意叫母亲年老了还去做这些?小皱妹妹哭几次了,就说自己有工作能养活得起自己妈妈,叫她别干了。

        小皱妹妹一个月能开不到四千块钱,按理来说绝对是够花,可当妈妈的,女儿还没谈对象呢,她能把这个钱都占为己有吗?老大结婚她把老房子给老大了,她不能偏心偏成这样的,丫头的钱得自己留着,她将来出门还要用呢。

        姜雯跑医院就是不见效果,自己原本心里还觉得她运气应该不错,打一次促排针之后姜雯就觉得自己好像有戏了,这个月弄不好就能怀上,她自己是信心满满的,心情也好跟小皱是算时间同房,医生怎么说的她就怎么做的,之后例假的日期推后了几天,第三天没来,姜雯觉得这回就靠谱了,她是要等确定的才打算跟小皱说,结果第四天月经来了,姜雯的心情一下子从最高点跌了下来,这就说明没有,也不一定,不是有人说怀孕初期也会跟来月经似的出一点点的血,她现在出的这么少,是不是就代表……

        一上午这工作也没怎么用心去做,等到下午的时候觉得有什么向下涌,自己去卫生间回来,脸煞白煞白的,真的就是例假来了,她每次都是这样,下午就开始增多,心理上落差有点大,突然觉得有点难受,想哭又不能哭,办公室这些人呢。

        第二月依旧没怀上第三个月第四个月……医生在第16天的时候替姜雯再次打了促排针,姜雯只觉得希望渺茫,自己隐约觉得胸痛,那种疼痛感一直在增加,左侧腹痛的也是厉害,然后接下来几天转移到右侧,然后就是小肚子疼,去医院医生说有些疼是姜雯自己感觉出来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存在的,还有些就是正常的反应。

        姜雯打针的时候小皱基本都陪着来,他当丈夫的,别的帮不上忙,只能尽量陪着她来。

        “她现在心里压力就特别的大,我给你的建议呢,这病不是几天或者几个月就能达成你们想要的,你也看见了有些真是等了几年又几年都没有的,这个准备你得做好了……”

        医生告诉小皱,姜雯现在这情况,他不敢保证,到底会花上多久的时间,这才开始她心里抵触的情绪就这样的大。

        小皱看着老婆难受,自己心情也不好,就劝姜雯不做了,姜雯也真是忍受不下去了,她觉得绝望,真的不想在进医院了。

        “你就听妈的话,这样你还有希望……”夏侯兰听到说女儿不去医院了,她心里就有点着急,她不能跟姜雯说,叫她不听小皱的,小皱现在是愿意过,他说自己不在乎,要是有一天他在乎了,你怎么办?趁着年轻能做努力的时候就尽量努力,知道姜雯痛苦,可有什么办法,有一线希望你就得努力啊,要不然等老了,你就各种后悔。

        姜雯在床上坐着呢,身上盖着被子,小皱在厨房给她做饭呢,跑医院折腾这几个月他们俩折腾的都是筋疲力尽的,都快要撑不下去了,还耽误事儿,她想开了,有就有,没有就拉倒吧,王冉那时候不也是着急了也没用嘛。

        夏侯兰一听姜雯动不动就把王冉挂嘴上,她也是急性子。

        “你跟王冉情况一样吗?她身体没毛病,你身体这是有毛病……”

        夏侯兰觉得女儿这心态就不行,王冉那时候要不上孩子检查多少次都说夫妻双方都没有毛病,那要不上孩子就是看老天爷给不给脸,你情况跟王冉一样吗?你身体就是有毛病,靠着自身根本就是要不到孩子,你趁着现在年轻治疗还能有一线的希望,你还要挺,你挺得过吗?

        夏侯兰语气一急,这些年在机关单位她又是领导,数落人数落惯了,哪怕就是自己的孩子,着急的劲儿上来自己就没有多加留心。

        姜雯挂上电话眼泪淌了一脸,算自己倒霉,就让她摊上这样的事儿了,她能有什么办法?

        小皱他妈听说儿媳妇现在不去医院了,女儿说的,姜雯跟小姑子是有什么话都说,小姑子能理解,但是心里想法也是不同的,现在大家都配合你们,就辛苦点怎么了?你努把力啊,你不是喜欢我哥嘛,这才开始你就受不住了,在想想自己妈,这么大岁数了出去挣钱就攒啊攒的目地是为了什么,她不是心里不知道。

        当婆婆的心情变化就更加快了,一开始还能忍住,她吃多少苦不要紧,只要儿女过的好,她就能闭眼了,在小区里干活另外一方面的想法就是觉得,儿子原本工资就不是很高,儿媳妇娘家现在听说也是不行了,自己能赚就赚钱,多了没有少了还没有啊,有病咱们就赶紧看,看好了就算,她也是觉得有什么病年轻的时候还能比年纪大了看好的希望大,结果她还没放弃呢,姜雯首先就放弃了。

        谁劝就都不行了,姜雯自己不愿意去医院,姜雯跟小皱过夫妻生活压根就不用做避孕的措施,要是真有了,那就是万幸了,有了还好呢,她心里总是抱着一种侥幸,觉得说不定哪天自己运气好就真的怀上了,小皱是怕她难过也知道她心里压力大,她说不做那就不做了吧。

        两个人日子还是过的和和美美的,他有多少钱姜雯就都知道,全部上缴,姜雯在额外的给丈夫零花钱,因为毕竟自己有错在先的,姜雯对婆婆没有办法不好,每个星期自己都过去,陪着婆婆吃顿饭,给买点吃的,小皱不在本地自己也过去。

        小皱这丈夫当的,他自己就恨不得一毛钱掰成几份花,自己吃的上面从来不追求,去外地基本就都是吃面条,就连方便面都不吃,方便面贵啊,一碗方便面还不够他塞牙缝的呢,一碗素面五块钱,清汤寡水可给的量很足,自己吃了一碗能撑多半天呢,睡旅馆就找便宜的,他是真的不在意环境,自己在哪里都能睡,身上没有太值钱的东西也不怕别人去偷,从结婚自己就没填过一件衣服,出门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套衣服,好衣服平时不穿就拎着,见人的时候在换上,自己不会没有样子,毕竟你穿的乱七八糟的也是对人家的不尊敬,这点分寸他有,出差回来报销,他们单位这点管的很松,报销个千八百的给姜雯买衣服,给姜雯买吃的,这对老婆就是一心朴实的,他是真的就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肉拧下来送到姜雯嘴边了给姜雯吃了,自己身上的那件毛衣还是他妈给织的,姜雯就说了一句看见一样羊绒衫挺好看的,小皱领着老婆去商场,打完折九百多的羊绒衫说买就买了,他自己过的苦还从来不说,姜雯虽然知道,可知道的有限,他是闷葫芦,不说这些,老说自己吃这个了吃那个了,不出差下班就早早回家陪老婆,真真是二十四孝老公,不出去玩,不招风不惹祸的,小皱对电一类的懂得就比较多,有时候别人搞不定的就来找他,这怎么也算是兼职了,能多赚一点,就给老婆改善一下生活,这不是挺好的。

        一个家是由两个人组成的,当其中的一个人表现太好了,就会削弱另一方的存在感,当婆婆的看着是什么心情?

        自己儿子自己了解,小时候就懂事,因为没有爸爸,很多责任就都需要他扛起来,做母亲的不愿意叫儿子吃苦,她是恨不得有苦都自己吞了,看着儿子越来越瘦,老的还快,你说当妈妈的心里看着难受不?

        这个孩子是你生出来的,你不盼着他大富大贵的,你就盼着他能开心快乐,可社会就是这么残酷,竞争又是这样的激烈,靠着本事都不见得能吃饱呢,儿媳妇身体还不行,既然儿子这样努力,要是说姜雯也在努力,她当婆婆的也就没有话说了,可自己儿子跟老牛似的,拼了老命的挣钱,儿媳妇呢?

        姜雯身上那衣服,她不是瞎子,看不出来那是新的,有点好吃的,儿子就往儿媳妇的碗里夹,姜雯跟小皱过日子,不在老太太的眼皮子底下,姜雯平时也给老公夹,可作为婆婆她就没有亲眼看见,现在看见的就是儿媳妇在享受,是你身体有毛病拖累这个家,然后你还跟太后似的?

        当着儿子的面不说,儿子媳妇一走,跟女儿就肯定要说的,她挨累是为了什么?为了叫儿媳妇享福的?

        老太太看着儿子可怜,小皱临走的时候她掏出来两千块钱给儿子,女儿的钱她不要,自己的工资还贷款了,她一个月才有多少的工资啊,还完贷款还剩什么,吃喝就都是靠临时打工赚的这点,在这个基础上还要攒钱,那就得从嘴里一点一点的抠出来,什么都舍不得吃,每天就晚上菜能做的丰富一点,因为女儿要回来吃饭,她自己是吃点咸菜就对付了。

        人总说母爱伟大,那种爱是一种不计较付出,不计较收获的,她没指望能从儿女身上获得什么,只是尽自己所有的能力去做,在她的范围之内能帮儿女一把就帮一把,她没指望谁来感激她,这些就都是自己愿意做的。

        可看着儿子瘦的厉害,心里憋屈外加难过。

        小皱没要母亲的那个钱,他觉得自己就挺不孝的了,当儿子的应该赡养老人,姜雯现在反正也不去医院了,贷款他自己要还,可他妈不干,说闲着也是闲着,每天找点事儿干就挺好的,要不待着也是无聊。

        “你嫂子又新买衣服了?!?br />
        小皱妹妹这回没吭声,人总是会变的,这是亲妈,谁都会可怜自己妈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