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68 承宇,若晖

    268 承宇,若晖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奶奶问你,你后爸对你好不好?”吴国太他妈看着孩子穿的还算是可以,当初就是为了和乔芸赌一口气,现在可好把亲孙子给搭里面了,虽然卫舟也给她生的孙子,可那个孙子天天能见,小聪不一样啊。

        血缘这个东西要怎么说呢,外婆跟乔芸就那么的当着小聪说他爷爷奶奶都不好,说他爸不是人,可孩子一见到爷爷奶奶还是觉得亲。

        吴国太他妈今天就没出摊,心情实在有点不好,等孩子被外婆领走了,两个老的一对眼。

        “孩子的抚养费你说该给不给的……”吴国太他爸就是嘟囔,不管孩子的爸爸跟孩子的妈妈闹成什么样,孩子是可怜的,孩子有错吗?大人之间干架,就不给孩子抚养费,这放到哪里说,都说不出来道理。

        吴国太他妈动动嘴:“是乔芸自己说的,她自己就能养得了孩子……”抚养费是乔芸自己开口说不要的,她不是能养嘛,那就让她去养,到现在吴国太他妈还记得乔芸当时说的话呢,她不是厉害嘛。

        外婆领着小聪来,当着人家老吴家的面怎么说的,说乔芸再婚了,丈夫挺本事的,给外婆买的新房子,也要买车了,吴国太他妈一听,你们家现在条件好,就过来显摆了被?有钱还来得瑟什么。

        吴国太他妈是典型的不愿意叫别人比自己家过的好的,吴国太过成现在这样,卫舟的功劳居多,事实说明当两个年轻人条件不算是好的时候,娘家能拉扯一把或者婆家能伸出手,日子就好过多了,吴国太现在每个月拿着工资,自己老婆也能赚,卫舟随随便便的一个月补课就能划拉到手三四千,轻轻松松的,外加自己的工资。

        外婆领着小聪回家,这一千块钱肯定就到不了孩子的手里,外婆直接没收了,这钱是吴国太家给的,可给哪个孩子花,最后还是外婆说了算。

        侯林记恨着当初跟外婆借钱时候外婆那冷嘲热讽的口气,不过面上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侯林过得去,外婆自然也就过得去。

        候文惠这小丫头就厉害,虽然不大可厉害的很。

        侯林出门车坏在半路了,要说侯林这日子,真不算是好过,这些钱都是他熬出来的,平时车不坏没事儿,车一坏就意味着要往里面扔修车的钱,坏在半路也耽误事儿,修车扔出去不少的钱,大半个月从外面回来了,他是看着越来越老了,家里至少他还能稍微放点心,还有乔芸呢。

        乔芸人有点懒,自己还馋,一天到晚的小零食不断,有的是买给女儿的,结果她女儿不吃就全部都进她肚子里了,成天也不上班坐在家里就咔咔咔的吃,侯林他妈是眼睛不好使可不代表耳朵也聋了,一个女人家,你丈夫在外面挣的那个叫辛苦钱,你在家就糟践钱?侯林他妈对乔芸的不满就不是一点半点的。

        “乔芸啊,你少吃点,不是都给文惠买的吗?”

        “她不愿意吃?!?br />
        等吃午饭的时候也不正经做饭,有时候买几包方便面,就是做饭了也不正经做,侯林他妈都是老太太了,对那些吃的没有多大的兴趣,正常吃饭她都吃不好,老人家心里就肯定有怨言。

        侯林进家门,他说想吃饭,乔芸立马打电话去叫肯德基外送。

        “家里没做饭?”侯林人在卫生间自己洗了一把脸,难受死了,好多天都没有好好睡,就打算回家吃顿饭赶紧的好好休息一下,年纪越大越熬不起。

        乔芸嗯了一声:“成天吃饭也不爱吃,妈也不愿意吃?!?br />
        侯林就皱着眉头,乔芸说这话他都不信,他妈能愿意吃肯德基?你自己想吃就说你想吃,没人拦着不叫你吃,可老太太这么大年纪,你还给她吃那么多的油炸食品,侯林看看乔芸自己也忍了,算了吧,自己一走就十天半个月的,扔她自己在家也挺可怜的。

        “文惠你去抱下来,我好多天没看见她了?!?br />
        那是人侯林女儿,他能不想嘛,乔芸蹭蹭蹭上楼,侯林看着她出去的,背着乔芸就问自己妈了,乔芸这几天在家是不是都没做饭,侯林他妈鼻子一哼:“你这个老婆,成天就知道出去走,连懒带馋的?!?br />
        要是优点多也不说了,可她能感觉出来的乔芸就都是缺点,孩子就扔在楼上压根也不管,这是给谁生的孩子呢?

        “愿意吃就吃点,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焙盍终夥矫婊故峭Υ蠓降?,挣钱不就是为了享受嘛,他享受不着,老婆孩子还能不享受?

        “孩子就成天放在楼上……”

        侯林叹口气,就知道婆媳住在一起肯定没有那么融洽,这方面他是赞成乔芸的,自己妈眼睛不好,带孩子根本带不了,乔芸外婆给带,这就等于找了一个免费保姆,干嘛不用。

        乔芸从楼上下来,人就没在家,不知道外婆给领哪里去了。

        外婆手里抱着一个,领着一个直接就去王妈妈家了,现在没事儿的时候就来王妈妈家里坐坐,反正知道王妈妈也不上班。

        “吃苹果?!蓖趼杪璋咽掷锏钠还莞〈?,小聪对着王妈妈说了一声谢谢自己就接了过来,王妈妈叹口气,想起来闹闹了。

        她都快一整年没有看见外孙子一面了,有时候觉得老人说的那句话就是真的对,女儿还真是泼出去的水,结婚了就不是自己想看就能看见的,你看着要是孙子的话,就成天待在自己的眼前,想看就能看。

        “他乒乓球不是学的挺好的?!蓖趼杪韪锌艘痪?,小聪拿过自己的奖牌给王妈妈看。

        外婆撇嘴,学不花钱???花钱的话,这个钱谁给出?

        “你听他瞎说,这孩子可能扯淡了,就得过那么一个破奖牌就说的自己好像挺本事似的,你以为就这么容易打出来?国家才有几个那么本事的人,进队里不花钱???乔芸这现在又多一个孩子……”

        王妈妈一想也是那么回事儿,别人家也就算了,乔芸想培养一个孩子,这事儿有点困难,往一个孩子身上砸个十万八万的那就都是少说的,要是进了省队那时候掏钱恐怕更多,是不如现在就不学了。

        外婆从来不怕当着孩子说打击孩子积极性的话,她是压根就没把小聪当大人看,小孩子嘛,听过也就算了。

        小聪那苹果就吃了两口,之后就没动了,不吃了。

        简宁回来之后外聘了几个医生,这拿出去的钱一下子就大了起来,至少现在这医院的规模算是起来了,至于以后到底能干成什么样没有人能说得准,去接儿子,闹闹自己就上车了,闹闹慢慢长大话就越来越少,到现在为止依旧是一个朋友都没有,简耀东自然是不着急的,他孙子不需要朋友,要朋友干什么,可简宁着急。

        陪着孩子去学琴,要是闹闹在爷爷家,一般都是老师去家里教,要是他爸妈接就是在外面学,王冉的意思是想让孩子多接触一点人,小朋友之间认识认识就熟悉了。

        简承宇从来不跟任何的小朋友说话,谁要是靠近他立马就躲开,立马转身就跑,绝对不可能会流露出来想跟眼前人一起玩的意思,钢琴学到现在,一开始是他爷爷逼着学,现在就把这个当消遣了,简宁领着儿子下车,简承宇绝对算是学琴里面孩子穿的最潮的那个,简宁人在外面,他在里面,就他自己,别的孩子才下课。

        王冉打过来电话,她今天没时间接孩子,问问简宁有没有送孩子去学琴,王冉手里有个表,孩子星期几上课她就都知道,这样轮到她接的时候不会手忙脚乱的。

        “没有别的小朋友?”

        简宁苦笑,哪里还有别的小朋友啊,就王亮家的那个孩子,叫闹闹跟着一起玩,他就躲,原本以为孩子就是害羞,可慢慢的简宁就觉察出来不对了,当他在想去用办法把孩子给扭转过来,已经定型了,孩子现在就是定型了,简承宇小时候永远自己睡,两岁的时候懵懵懂懂的,怎么哭怎么叫,就他一个人住在一个房间里,他爷爷领着他出差,扔在酒店里就不管他,你就看孩子的床上永远扔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玩具熊抱枕,甚至还有枪,他没有安全感,抱着这些东西入睡他就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就不用害怕了。

        王冉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我应该能赶上,要是来不及了,你就先带他去吃饭?!?br />
        王冉到底还是赶来了,在儿子下课之前赶来的,她似乎就一直这样瘦,生完孩子的时候还能有点肉,现在是真真的瘦,不用减肥直接就这样了,家里单位的事情太多,好在就这点,她儿子特省心,在一个就是摊上好丈夫了,完全不用她操心的。

        承宇从教室里面出来,老师跟着后面出来。

        “跟老师说再见没有?”

        简承宇跟老师关系还算是比较好的,毕竟教了他几年了,老师也喜欢这孩子,不声不响的,可是很听话,在一个这孩子模样太讨喜了,这也算是一种资本,没有人会不喜欢可爱的小孩儿的,老师也一样。

        王冉领着儿子,简宁去开车,王冉跟儿子说话,问问他想吃什么。

        在外面吃过饭,三口人回家,王冉正好收衣服,抱在怀里扔在床上:“闹闹把妈妈叠叠衣服好不好?”

        闹闹是不会叠衣服的,是的,完全不会,很简单的事情他也不会,生活的常识他基本都不懂,简耀东不让他碰这些,就连鞋子的鞋带都是每天固定别人给穿好的,他觉得孙子完全就没有必要把精力浪费在这上面,简宁就是会的太多了,最后弄成那个样子。

        王冉摊摊手,她大儿子啊。

        孩子晚上练琴,简宁在屋子里看书,王冉写论文呢,她一般就是回到家里也休息不了,成天不是这里就是那里的,闹闹练完琴自己回到房间去睡觉,过五岁他就再也不跟父母一起睡了,哪怕王冉或者是简宁把他抱到床上,他也会回自己的房间里,已经习惯一种寂寞了,待在黑漆漆的房间里,自己抱着腿,就这样的等困了,然后躺下去睡着,这已经是他生活的模式了。

        简承宇六岁上的小学一年级,成绩一直非常好,考试永远都是前面,对简耀东的称呼一直都是您,他用敬语跟爷爷说话的,有时候看着别人的爷爷,他就有点搞不懂,为什么就不一样呢?

        这次考试的成绩出来,考的并不算是太差,丢了一分,从车上下来,小脸有点紧绷,他自己已经感觉出来了,今天肯定是要挨说的。

        简宁母亲一看这成绩单,他向来都是满分的,这怎么弄的?

        “你看你爷爷回来的时候怎么说你?!?br />
        简耀东进家门,家里已经开始摆饭,简宁母亲看了孩子一眼,心里在寻思这话自己要怎么去说,简承宇的一切都在简耀东监管的范围之内,成绩出来之后,简耀东的秘书是第一个知道的,秘书知道了,简耀东就不可能是不知道的。

        “晚饭别吃了,自己回房间去想想,你哪里做错了?!奔蛞戳怂镒右谎?,自己径直的就上楼了,他得先回房间里换衣服,简承宇就安安静静的踩着拖鞋站在一楼,他爷爷回家之前一般他就都是站在这个位置等着他爷爷回来的。

        简宁母亲跟着丈夫上楼,回头看了孙子一眼,她知道孩子可怜,可这个时候就不能可怜他,有些东西能错还有能去给你改正的机会,有些东西就是不能错的,错了分毫问题就大了。

        简耀东换了衣服自己坐在椅子里,简宁母亲递给他一杯水,他接了过来。

        “这么简单的题目还能考成这样?!崩渥帕匙?,他脸一冷下来,一眼看过去有些叫人害怕的,一张脸全年都是这样,一丝的笑容就都看不见,好在简宁的母亲是跟他过久了,已经习惯了。

        “玩心有点重,他爸妈周五才接回去,估计回去之后也没怎么管?!?br />
        简宁跟王冉真是躺着也中枪,简宁惯孩子,但是他绝对不会宠孩子到这地步的,简承宇写作业,简宁尽量都是自己陪着写的,哪怕就是儿子不需要他,他就坐在一边,叫儿子知道他就坐在这里,有什么不会的就来问他,因为王冉没有时间,他当爸爸的只能尽量连母亲的那一份一并给了孩子。王冉是自己有时间的话,也跟着孩子一起写作业,不想叫孩子认为学习是一种负担,闹闹的脑子挺灵活的,在学习上面问题不大,他不需要死学,就能考出来很好的分数,就是家里的这个要求……

        在简耀东这里,拿满分那是你简承宇应该做的,拿了满分没有必要去夸奖你。

        闹闹这晚饭就没有吃,佣人给切的水果盘,虽然说不叫他吃晚饭,但是到现在这牛奶一直就没有忌,家里不差这点钱他愿意喝到什么时候就喝到什么时候,以前是早晚的喝,现在变成晚上睡觉之前一定要喝牛奶的。

        自己坐在椅子上,练琴呢,这孩子话很少,跟谁似乎就都没有什么话说。

        简耀东在楼下用餐,他吃饭向来就都是这样,没有人说话,简宁母亲就陪在一边,她胃口不是特别好,就简单的陪着丈夫吃一点,吃完了饭自己上楼去看看孙子,你说简宁不疼这个孙子吧,她付出确实有些方面挺多的,你要是说她疼吧,她又没有人家奶奶看着那样疼孩子。

        简耀东总公司并不是在本地,以前觉得住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分别,现在是越来越不方便了,特别是他想压着权,简禛在公司干了这些年,手底下有不少的能人,就算是将来简承宇长大了,局面会变成什么样都不好说,就看简禛愿不愿意下绊子了,简耀东要挪窝这事儿对于他来说不难,只要人走就可以,简宁母亲也是愿意从长远的方面考虑。

        王冉是过去接孩子的时候才知道,公婆现在不在这里住,并且把孩子给带走了,她当母亲的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转学,还是从佣人的口中得知的,自己站在门外,用手撑撑头,婆婆能不能对她有点最基本的尊重?把孩子领走之前先知会她一声,这个要求难吗?

        给简宁去电话,明显简宁也是不知道。

        简宁给母亲打电话,简宁母亲倒是笑了:“你们两个都是大忙人?!?br />
        这话说的太诛心了,王冉忙,可简宁一直尽量的压缩自己的时间留给孩子,每个周五无论有多大的事情他能推就推,准时准点的去接孩子领回来,陪着孩子然后周六给送回去,除非是王冉能接孩子,他才不会过去,但是人也是准时五点半一定进家门。

        现在孩子跟父母住在两个城市里,孩子想回来只能坐飞机,这无形当中就等于帮着王冉跟简宁找了一点活儿干。

        星期五三点半王冉三点多上的飞机,六点十五分从这边机场领着孩子返回,闹闹已经习惯这样的行程了,他不会觉得烦,已经习惯了,七点多下飞机,下了飞机,王冉领着他。

        “你等妈妈一会儿,妈打个电话?!?br />
        王冉打过去电话,简宁从下面开车上来,王冉领着孩子出去,第二天下午在把孩子给送回去,然后自己在折腾回来,这光是扔在上面的钱一个月就算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她跟简宁是没的选,要是他们开口说,简宁母亲有一百句等着他们呢,要么领孩子回来,要么不领孩子回来,反正也就只有这么两种选择,既然要领,还不如就什么都不说。

        回到家,饭菜都做好了,简宁不喜欢下厨也没有招了,王冉过去接,他就只能在家里把饭菜给准备好,这样孩子一进门就有的吃,如果是他去接,王冉在家的情况下,王冉做饭。

        那父子俩在吃饭,王冉没有上桌,自己拿出来几样水果自己拿着水果刀在削皮,从橱柜里找出来一个水果盘自己清洗一下。

        “你先吃饭?!?br />
        简宁喊王冉吃饭,他们不着急吃水果,吃完饭在弄也是一样的。

        王冉坐下身,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儿子讲话,她问什么闹闹一般都会回答,可是看着这种关系就很淡薄,不管是跟爸爸还是跟妈妈,小时候闹闹会撒娇,会叫爸爸妈妈抱着,现在不会了,也不会粘着他们。

        “明天去看看姥姥行不行?”王冉跟孩子商量,需要他参加的行程总要经过他自己的同意。

        王妈妈失望就失望在这点,这孩子是她一手给带大的,可跟着她是越来越不亲了,你想啊,爷爷奶奶住在另外的一个城市里,她住在这里,想孩子的时候看一眼都难,孩子每个星期这样折腾,她能好意思说,叫闹闹过来家里待一会儿吗?人家一共才留给孩子爸妈多久时间?

        “嗯?!?br />
        简宁下桌,闹闹就跟着下桌了,王冉看着桌子上的菜,当爸爸的就喜欢吃青菜,儿子就不像他,闹闹更加喜欢肉,各种肉,有肉他就高兴,完全肉食动物。

        简宁跟孩子在客厅里说话,王冉收拾碗筷的时候有时候能听见丈夫的声音,他声音一贯的好听,这种感觉会叫人觉得安心。

        闹闹很少会问自己爸妈作业上的问题,老师教他就能消化老师所讲的内容,即便不懂在学校之内也都弄明白了,所以回到家不存在所谓的问,写完作业自己没什么事儿,高兴的时候自己在原地蹦蹦跳跳的,在老成也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跟个小野人似的满屋子的乱跑,自己跟自己玩的很高兴,手舞足蹈的,简宁也就坐在沙发上看着儿子笑。

        王冉靠着橱柜自己拿着水果刀一下一下的削苹果皮,将苹果心抠掉上面去掉,最好的那部分切成丁猕猴桃草莓蓝莓香蕉并成一个果盘。

        外面那父子俩在玩赛车呢,关于车闹闹懂得比较多,他从小就喜欢在这些个东西,枪啊车啊飞机啊,有一屋子的收藏品呢。

        简宁到底年纪摆在这里,即便是技术不好也能赢过儿子,王冉踩着拖鞋出来,自己把盘子放到桌子上,边上放着两个叉子,简宁向来不怎么吃水果的,谁逼也没用。

        “先停停,吃水果?!?br />
        闹闹这嘴是什么好吃就吃什么,他不像是他爸爸那样,没有什么忌口的,油炸食品他也没少吃,特别喜欢吃鸡腿,不高兴的时候看见鸡腿就高兴,王冉还特意买了两个鸡腿的布偶在他床上放着呢,自己闲的没事儿的时候抱着鸡腿就能开心一会儿。

        闹闹拿着叉子,自己一口一口的吃,你能看出来他很喜欢吃水果,什么样的都喜欢吃,小嘴一动一动的,脸上就都是满足,王冉看着简宁:“吃两口?”

        简宁果然是谢绝的,他这人嘴巴估计就享受不到什么了,饮料是碰都不碰的,万年的白开水,如果是出门则是一水的依云。

        王冉看着儿子的侧脸,闹闹小时候她就想着,医生说儿子不能高这话她是不信的,简宁在这里摆着呢,爸爸都高,自己也不算是矮,怎么生的孩子就能不高呢,可现在倒是看出来点苗头,别的孩子多高他不落后也不突出,看着这身形,恐怕将来真的是到不了一米八,弄的王冉很郁闷,个子怎么就随自己了呢?

        吃完水果孩子自己又玩了一会长笛,这可不是谁逼着他去学的,纯粹就是他自己喜欢,这回没用简耀东开口,自己学上手就一直没扔,被简耀东训过一次之后自己也明白了,想学在去学,不想学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好奇就去碰触,在家里吹长笛也不是表演,自己胡乱的吹,按着感觉来,也不知道是吹的什么曲子,反正王冉是没有听出来,他自己高兴的一直晃着小脑袋,这时候你才能看出来他是个小孩儿。

        晚上临睡之前,他妈从冰箱里拿出来一袋牛奶,给加热之后端着杯子送到床边,闹闹捧着杯子,王冉就问他。

        “你刚才吹的什么曲子?”

        闹闹就支着小牙笑,孩子的牙齿特别好,很整齐又白,闹闹牙齿好这得感谢简宁,从小他给养成的习惯特别好,在一个需要感谢的就是他爷爷,不大点就经常去看牙医。

        自己晃着头,天南海北的跟母亲扯:“我自己想出来的,妈妈好听吗?”

        就是不好听王冉也会认为好听的,她对这个音乐方面可没什么接触,觉得听着挺混乱的。

        “好听?!?br />
        看着他喝完,孩子去洗澡,睡衣王冉都给放在门口,简宁进去帮忙,王冉是压根就不能进的,要真是进去了,估计孩子就拉脸子给妈妈看了,出来换上衣服,王冉拿着吹风机给儿子吹头发,闹闹就安安静静的让他妈给吹,自己不动,吹干了就回房间睡觉,王冉关上台灯,外面客厅就有留灯的,孩子一回来肯定会给留着一盏灯,这都已经养成习惯了,带上门自己往房间里回。

        “睡了?”简宁抬头看看王冉。

        “嗯,我去书房了?!?br />
        她还有好多事儿都没干呢,中间等于两个小时就是坐在沙发里看着儿子玩,陪着他笑,简宁也习惯这样的生活了,自己也要睡了,明天他还得去医院,下午有没有时间去送孩子还不一定。

        简宁跟王冉生活就是这样的一种模式,也许外人看着搞不懂,他们俩好像缺少了一种东西,没有新婚时候的热烈,没有正常家庭的温暖,王冉进了书房,简宁躺下身就睡了,年轻的时候他也不是一个会放纵自己去胡闹的人,等到年纪大大,房事有时候一个星期一次,有时候一个月就都没有一次,她很忙,大部分的时间就都是这样的过,不见得好,但是也不坏。

        王冉弄到后半夜,自己也累,怎么可能不累她又不是铁人,可再累这都是自己所喜欢的事业,伸伸胳膊,活动活动脖子,坐了太久了,看了一眼闹钟,要赶紧去睡了,明天早上还得早起,领着孩子回自己妈家。

        回到房间,上了床她没有开灯,怕影响简宁睡眠,她上床的时候简宁没动,估计是睡熟了。

        早上五点半简宁先醒的,王冉还在睡呢,她这个黑眼圈估计是去不掉了,总熬夜,睡眠不好,自己轻手轻脚的从床上起来,她昨天几点上床的他都没感觉出来,睡死了。

        自己换了衣服洗了一把脸下楼去买早餐了,回到家里她已经醒了,人在厨房里煮粥呢,简宁换了拖鞋。

        “闹闹还没起呢?”

        王冉点头,她儿子是睡觉困难户,晚上睡的晚,白天不愿意起,怎么喊就都没用,跟昏过去了似的,简宁的早餐就永远都是这一套,吃过饭推门进儿子的房间,这小子睡的,小腿在外面扔着呢,夹着被子,简宁试着喊他起来,要是现在能起来,自己就送他们娘俩过去。

        “闹闹……”

        怎么喊就是喊不起来,低下头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自己拿着东西就去上班了,他没有多余的时间跟闹闹耗,王冉八点进屋子里去喊儿子,闹闹就左动动右动动,自己裹着被子就是不愿意起床。

        “妈妈去看火,你自己起来行吗?”

        闹闹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点点头,答应的好好的,等王冉屁股抬起来,他记得自己好像答应了妈妈什么事儿,可一转头想想,认真想想,好像有点困,躺下又接着去睡了,等王冉踩着拖鞋回来一看,你说这孩子,答应好好的。

        “闹闹……”

        叫起床就用了四十分钟,这总算是起了,吃过饭,换衣服,神清气爽的,王冉家就闹闹的衣服装了多少个柜子,孩子一天一天长大,虽然不像是小时候今天一个样儿明天一个样,可长大的也快,有些都没上身呢就小了,给人吧,你说给谁?家里没有合适的孩子。

        开车领着儿子去娘家,闹闹是真的跟王妈妈不太亲,对于姥姥觉得是有点陌生的,在一个他跟他爷爷奶奶一起住,都不算是很亲,王妈妈每次看着孩子跟自己没什么话说,就觉得自己有点凄凉,姥姥可正经是亲人呢,你看孩子……

        王焱现在大了,有时候跟闹闹还能有两句话,小孩子聊些什么大人也不懂,闹闹倒是跟这个哥哥现在比较有话说,待在屋子里两个人嘀嘀咕咕的。

        徐秋华给王冉橘子:“没打算在生一个?”

        徐秋华搞不懂王冉,有这么好的条件,你还不生,别人要是有你这个条件早就什么都不愁了,孩子一个人多孤单,两个人就是个伴,自己是身体不行了,要不然你以为她不生呀,徐秋华有时候就觉得王冉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偏偏就这样的人,福气都送到她面前去了,你说气人不气人吧。

        王冉不知道这话又是哪里说起来的,就这么一个孩子给她折腾的都要不行了,在要?她这个年纪也根本要不了了,闹闹都是她过三十之后生的,自己就能感觉出来,各方面就都跟不上,怎么把这个孩子给培养好了都是问题呢。

        中午吃过饭,领着孩子去一趟医院,简宁现在这医院大部分还是在赔钱当中,好在家里有这个条件赔得起,什么事情起步都难,这点王冉心里很清楚,果然简宁下午是出不去了,王冉送孩子去机场然后陪着孩子上飞机,她知道孩子自己一个人也行,可她不放心,明知道孩子都长大了,就是没有她,这一切都会好好的,可当母亲的,这个手松不开,又是上飞机下飞机。

        闹闹向来是不带行李的,就一个包,王冉跟在孩子的身后走,前面有个人不知道怎么走路的,就撞了王冉一下,那人也是挺不好意思的,他打电话呢,并没有看见王冉。

        “对不起对不起……”人家并不是存心的,王冉也就只能笑笑,看着前面儿子走的有点远喊了一句:“闹闹,你慢点走?!?br />
        姚若晖是才从美国回来,去舅姥姥家玩了一圈,似乎有本事的家庭亲戚都有本事,姚家就是这样的,随便抓出来一个亲戚条件就都是好的,若晖是自己上的飞机,那边给送上机这边有人接,不过看起来她舅舅似乎来的有点晚。

        自己去取行李,这些自己就都会,她虽然有父亲,可家庭到底还算是比较复杂的,有些事儿不可能就都是别人去做,很独立,姚弄璋已经知道她下飞机的时间,人呢?怎么还没到呢?

        姚弄璋真是没忘记,可出不来,临时有任务就走了,走的时候联系蒋娟,又没有联系上,只能给家里去电话,家里的司机接到电话开车在过来这就晚了,车现在还在路上呢。

        若晖等的有点不耐烦,自己拎着行李就坐着电梯来回的上上下下,她一个人自然会有留心她的,若晖警觉性很高,如果谁的视线逗留在她的身上过久,眼睛就会恶狠狠的瞪过去,反正梁抗抗说了,不管好人坏人你先瞪了再说,先用眼睛杀死对方,叫对方不要觉得你是好搞定的。

        自己实在耐性不够好,拿着手机给梁抗抗的秘书打电话。

        她是下电梯,闹闹跟王冉是上电梯,若晖准备挂电话的时候手机没抓住照着对面就砸过去了,正好砸闹闹眼睛上了,闹闹都没看清对面是什么东西飞过来,他当时睁眼睛呢,有东西照着眼球就来了,闭着眼睛眼泪就淌下来了,这个完全就是条件反射,捂着眼睛就要蹲下去,眼看着电梯就要到头了,他要蹲,王冉扯着孩子的小手。

        “迈步子,迈步子电梯到了……”

        她现在没有办法看孩子被碰到哪里了,必须走过去的,闹闹就一只手捂着眼睛,若晖那边往下去,自己也吓着了,怎么手机就飞人家脸上去了?这边手机掉在电梯上没人管,上去之后王冉赶紧看孩子的眼睛,把闹闹的手掌拿开。

        “妈妈看看,你别挡着?!?br />
        电梯到头,那手机不停的被电梯往前推,动了两下直接就上去了,摆在地上,后面的人上来就小心的抬脚跨过去,屏幕已经都碎了,若晖返回来坐电梯上来。

        王冉给孩子吹吹,亲亲闹闹的脑门。

        “还疼不疼了?”

        看着有点红,不过好像不要紧,叫孩子小心的睁开眼睛,闹闹睁睁眼睛,好像问题也不是很大,右面脸上还有眼泪瓣呢,左面脸完好。

        “阿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br />
        姚若晖上来说的第一句就是对不起,她知道自己闯祸了,不过好在的是,梁抗抗的秘书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王冉笑笑:“没事儿没事儿,下次小心着点?!?br />
        这是没给砸出来什么,要是孩子真砸出来一个好歹,那就不是这样了。

        若晖看着地上那孩子,自己心里有些不屑,一个男孩儿还哭,有什么好哭的,不就是砸了一下吗,面上却装可爱,先赔礼道歉才是真的。

        “你手机?!蓖跞桨训厣系氖只衿鹄此偷饺絷偷氖稚?,若晖接了过来,屏幕已经都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