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大半夜的一鸣闹起来哭,孩子估计就是饿了,王一鸣从生下来于田田几乎就没怎么管过,家里有婆婆,婆婆全包,就是排号都轮不到她去管孩子,现在家里就她跟王亮,她踹踹王亮的腿,王亮在于田田踹过来一脚的时候自己就醒了,可还是装睡。

        能睡觉不睡觉,谁愿意爬起来喂孩子???

        就装死,自己一动不动的,田田那是当妈妈的,一股脑的从床上爬起来,踩着拖鞋赶紧给女儿找牛奶去,王亮这被孩子给哭的,一个头两个大,要是知道她这样,自己抱她回来干什么???

        孩子小手张牙舞爪的,这就是找人抱呢,王亮坐起身,他都要恨死于田田了,干嘛把孩子放在他床边?这不是故意叫他睡不着嘛。

        自己坐起身盘着腿看着闭着眼睛攥着小拳头哭泣的女儿,小孩儿的眼泪可真不值钱,一对一双的往下掉,王亮皱皱眉头对着外面喊。

        “你冲好了没???”

        于田田在外面手忙脚乱的,水温她也不知道合适不合适,往手背上倒了一点试试,好像还可以,她记得看婆婆是这样做的,不是说她这个当妈的不及格,实在是因为王一鸣有个太及格的奶奶了,王亮他妈就是上下一把抓,所有的事情都能给解决了。

        王一鸣伸着小手到处去抓,王亮看了半天到底还是给抱起来了,他是亲爸啊,不是后的。

        这一宿把夫妻俩给折腾的,早上起床,王亮顶着一头乱发,一脸的菜色,于田田压根就没醒,还在睡呢,两个人谁都不让谁,后来干脆就一人一小时,谁让孩子不睡了,她现在小,你也不能掐着她脖子告诉她睡,早上四点半多了,这孩子才睡。

        王亮是饿醒的,踹了于田田小腿一脚。

        “起来买饭去……”

        于田田装死,她头现在还疼呢,她要疯了,谁知道带个孩子竟然这么累啊。

        十点半多王亮跟于田田灰头土脸的打算送王一鸣回去了,王亮他妈昨天晚上就没怎么睡,担心他们俩照顾不好孩子,平时看着一个比一个不着调的,现在这孩子啊,就没一个能吃苦的,她这是活着,要是没有自己,谁给他们带孩子?

        王亮他爸昨天都没有睡好,平时老婆带着孙女,时不时就得动动,下床去保姆的房间看孩子然后在折腾回来,他开始不习惯,慢慢也习惯起来了,昨天晚上老婆没动,他还想说呢,怎么不去看看一鸣呢。

        王一鸣的大名是爷爷给起的,就是字面的意思,一鸣惊人。

        王亮爸爸不说话,他就是想孩子,自己也不吭声。

        “要不我打个电话问问?”保姆心里也是有点担心,王亮跟于田田那就都是跟小孩儿似的,哪里会照顾孩子啊。

        王亮他妈一听点点头,是得打个电话问问,要不然孙女还不得被那对父母给玩死了,正说着呢,那边两人抱着孩子回来了,于田田抱孩子的姿势也不是很好,王亮他妈听见于田田说话,立马就过去到门口接孩子了,自己把孩子抱过来,嘴里还唠叨。

        “这小脸怎么看着脸色这么不好呢?”

        于田田以为婆婆问的是自己:“昨天没睡好,她一直闹?!?br />
        “就照顾一个晚上就给照顾成这样了?!蓖趿了璨淮目戳艘谎鄱佣备?,王亮反正脸皮厚,接过一次就知道吃亏了,下次肯定不接了,这孩子摆在她奶奶身边怎么看着都好,一到自己的手里就立马变样了。

        “吃饭了没???”

        王亮吃什么啊,哪里有时间吃啊,好在这是自己爹妈都活着呢,孩子自己带不了就干脆往爹妈身边一扔,等孩子在大大的在给抱回家,于田田家到底还是搬走了,于田田她爸轻易不会发火的,但真是要发起来火,她妈也是怕。

        但是田田妈说了,钱她肯定会还的,一个月一给田田钱,田田也不管,你愿意给,那我就收着吧,她自己也不清楚,是不是别人家跟女儿也算得这么清楚,按道理来说自己嫁了一个不错的男人,能让家里跟着借光这没什么好丢人的,她也不是奔着王亮钱去的,为什么她妈就一定要这样呢?

        王亮又不知道哪里弄来的钱,给了于田田十多万,大钱其实都在他自己手里呢,王亮自己有理财外面也有跟别人合伙的生意,可做的生意做了什么于田田不知道,王亮到底有多少钱,她依旧不知道,王亮给她就拿着,王亮疼老婆那疼的方式跟简宁不一样。

        “你自己看愿意去哪里玩一圈就去哪里,带着你妈也行,别自己走,我不放心?!?br />
        他肯定是不能跟着去的,叫于田田自己走,他也不放心,多花一个人的钱他不是花不起,于田田原本跟婆婆关系最好,但是现在王一鸣婆婆给带呢,婆婆肯定走不出去,娘家她倒是问自己妈了,结果田田妈这通甩脸子,觉得女儿变了,拿着丈夫的钱这个花,你自己是没钱还是怎么地?

        “你有钱你就攒着,是多少就是多少,你也别瞒着他,人家的钱……”

        于田田一听她妈说话自己就脑袋大,你有见过娘家妈就时时刻刻都盼着她婆家出事儿的嘛?那意思王亮给的钱她不能动,整整齐齐的收着,等将来真的要大难临头了,在拿出去,这事儿说到底于田田自己身上也有责任,她回家有时候不管什么话都说的,段伟亮家的那点事儿,这就是于田田给突突出去的,她嘴有点不严实,她妈本来在一个怀疑心思过重。

        于田田跟堂姐去的香港,人堂姐没用于田田买单,就是住的方面占了于田田一点便宜。

        王亮这在单位呢,要准备下班了,那边叫他等会儿再走,于田田昨天去的香港,王亮叫她多玩两天在回来,手指敲着桌子,自己打着哈气,估计他跟于田田是最不及格的父母了,这孩子生了等于就没生。

        王亮妈妈给王亮打电话:“孩子明天打预防针,田田电话怎么打不通???”

        于田田是压根就没敢接,她人在外面,怕婆婆知道了跟她过不去,王亮是有心帮着瞒着,愿意玩那就玩被,出去多走走对她自己也好,成天闷在一个城市里干什么,翘着腿。

        “妈,我这边忙着呢,不是说过几天的嘛?”

        王亮他妈就说挪动明天打了,叫田田晚上回家里住,明天好方便一起去。

        “你找她干什么?没有她就不能打预防针了?你就抱着孩子去不就完了,家里也有车也有司机的……”王亮这说着就不往正路上来,说着说着就发火,这给他妈气的,自己说什么了?叫孩子妈妈回来住一个晚上明天跟孩子去打预防针有错嘛?

        这就是冤家啊,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冤家。

        直接跟儿子赌气,儿媳妇也不找了,第二天自己跟保姆带着孩子去就去医院了,王亮说不让他妈知道就一定不叫他妈知道,于田田这血拼回来,扔进去不少的钱,花的时候自己没留意,都是刷卡啊,刷的可过瘾了,等回来一查帐,自己脑门觉得有点疼,各种后悔,看着买的那些衣服也不那么高兴了。

        于田田堂姐算是开了眼界了,女人买起来东西就真玩命,跟不要钱似的,对这个堂妹说实话有点羡慕,于田田没什么可瞒着堂姐的,她出来玩是王亮给假的,人王亮高兴起来就不是人,说了老婆给生了一个闺女,还是个漂亮的闺女,自己不是老来得子嘛,那应该疼小媳妇儿的,花多少都不算是多,出门之前又交代于田田的,把自己的首饰买买,喜欢什么买什么,于田田可倒是听话,花了将近八万多买了一个钻戒,大家一样都是女人,堂姐自认自己嫁的也算是不错,今天这么一对比,心里微微还是有些失落的。

        “王亮不错?!?br />
        很中肯的一句,于田田她妈总是不放心王亮,说王亮有点花心,现在来看,那是对着真好,以后的事儿,谁能说清楚,别说于田田了,就自己能保证老公一辈子就好好的?那都是说不准的,人生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永远没人清楚。

        于田田下飞机,堂姐打车先走了,她自己有点不敢回家了,觉得钱好像确实花多了,就说包里买的那些化妆品吧,她当时就觉得便宜了,跟国内的专柜比起来有些很便宜的,她一激动就没控制住,然后就各种买。

        给王亮打电话。

        自己声音有些低落,她主要就是怕王亮喷她:“老公,我回来了?!?br />
        回来了,这不是挺好的一件事儿,安全去的安全回来了,干什么这个声音?王亮这边才从大楼出来,准备下班回家了,那回来就回来了被,还打算叫他放点鞭炮欢迎一下呀?那就夸张了。

        “人在哪儿呢?”

        王亮打着方向盘自己掉车头上路,往机场准备去接于田田,于田田咬咬牙在电话里先报告一下,结婚这几年她还真没有去过香港,前几年两个人腻,他不去,于田田自己肯定哪里都不去,就恨不得黏在他身上了,后来两个人冷战,于田田现在自己能去玩了,第一次就玩成这样了。

        “机场呢,我好像花了不少的钱?!?br />
        于田田就报备,在王亮听来,自己老婆喜欢花点钱,这不算是错,一个男人最大的功效不就是挣钱给老婆花的,老婆能有钱花证明这丈夫还算是做得及格,他要是没钱,于田田这么花,那是过分,有钱的话,花了就花了还是自己愿意叫她花的,至于吗?

        这功臣,买了这些的东西,老公亲自来机场接的,老远就看着那青春逼人的老婆站在3号出口,左看右看的,王亮也坏心,自己就故意压着车速,??吭谝槐?,一眼看过去,这些人里可不就是于田田最出彩了。

        王亮原本就喜欢好看的女人,还不能胖了,于田田身材原来就不错,生完孩子也没胖多少,自己又会打扮,冷战的那段,可这劲儿的往自己身上花钱,自己脚边放着行李箱,自己一直看,看他到底来了没有。

        王亮打开车门,自己戴着墨镜,从后面慢慢走过去的。

        “美女,一起吃个饭呀?”

        于田田嘿嘿的抱着自己老公的胳膊,这么一美女站在门口,穿的又少,又时髦肯定会吸引别人眼球的,有的男的自然会多看两眼的,站在于田田身边还有几个人,好像都是一个班机的,估计也是在等车,于田田抱着自己老公的胳膊就开始腻笑。

        “你来接我了?”

        王亮捏捏她鼻子,当老婆的好看,当老公的也有面子,拽着于田田的行李箱,于田田跟小媳妇儿似的跟着王亮小跑,王亮叫她上车待着去,外面冷,她穿的又少,自己一件一件的把她的行李给放到后车厢里,转身上了车,接于田田回来夫妻到外面吃了一顿,行李在车里扔着,于田田就说自己给王亮也买礼物了。

        “你自己吃?!?br />
        王亮推推她手,田田冲着王亮摆摆自己的手指,其实心里也是有点觉得忐忑,说是一方面,他真看见了,真的就不心疼?

        “哎呦,这手挺好的?!?br />
        王亮压根就不在乎那点钱,家里有底气,自己意气风发的,这些年在外面也没少划拉钱,几万块他还不至于就看在眼里了,不是没有钱给她买更大的,再大的话就有点张扬了,现在手上的就刚刚好,只要家里条件稍微强一点的,谁手上就没有一个钻戒,于田田的这个也不算是就最大的,说得过去就是了。

        吃完饭回到家里,于田田想起来婆婆给自己打过一次电话,她没敢接啊,就问王亮。

        “没事儿,可能想叫你回家吃饭吧,不知道?!?br />
        这事儿叫王亮给瞒的,她出去玩那就玩的开开心心的,别因为女儿她在后悔,打都打完了,也不是她故意的,王亮他妈那边王亮也瞒得紧,有什么老太太不至于跟他过不去,他是亲儿子,生气能生几天,但是对着于田田就不同了。

        于田田上班,手上这戒指肯定就成一道风景了,都知道于田田丈夫条件不差,但是这戒指一戴,事儿就又多起来了,别以为办公室不会有喜欢八卦的,人家就说嘛,于田田到底是嫁给谁了,你看看,前阵子看着还灰头土脸的,现在就好像一瞬间扬眉吐气了。

        “她老公之前不是来单位找她了?我看着好像脸色不是很好……”

        于田田当时跟同事也有说过她跟王亮在闹别扭,同事之间也就是这么回事儿,你指望人家替你保密?人家也没有这个义务,转个弯说说就大家都知道了。

        田田堂姐中午打过来的电话,开玩笑的问了一句:“王亮没生气吧?”

        于田田心眼不多,其实这孩子性格就算是好的,有点二的,堂姐家是自己家条件就好,嫁的丈夫也不错,原本在于田田奶奶家她家是独一份,谁家就都没有她家有钱,她嫁的又是最好的,现在不同了,于田田嫁的好了,那天回到家,她也没好意思给田田打电话,感觉王亮肯定得收拾于田田,就算是戒指是王亮叫买的,那那些护肤品呢,买的简直就是太败家了。

        于田田买的时候还送了堂姐不少,堂姐今天就想打电话探听探听。

        人的心思就是这样的,知道她过的好是一回事儿,自己更想知道他们夫妻俩闹别扭没有,自己回家,自己丈夫还有点拉着脸子呢,她才花了不到一万块钱,已经够省的了,于田田花多少呢。

        “没啊,他不是那样的人?!?br />
        人王亮压根就不管,你爱买多少那是你的自由,只要你有脸皮能擦得过来就行,拎回家自己还蹲地上挑挑拣拣的,有些牌子王亮也认识,买的多了,自己顺便送同事一点,就当走人情了,你以为王亮为什么在单位特别好人缘,哪里都吃得开,王亮人大方,性格爽朗,跟谁都能说得上话,其实就像是现在,他是可送可不送的,于田田嘟囔买多了,她自己反正擦不过来就顺便做顺水人情了。

        堂姐说不好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儿,没说???

        于田田家现在是彻底翻身了,住进去新的房子,家里一应具备,该有的就都有,车也买了,虽然就是个小货车,可架不住房子车都具备了呀,家里亲戚过来一看,这不就是跟着女儿借光了。

        晚上于田田坐在王亮的肚子上,自己给他做面膜,她也不管是给女的用的还是男的用的,直接往王亮脸上贴,用力拍拍,把面膜拍严实了。

        “哎呦,我老公真白,跟白眼狼似的?!?br />
        王亮没好气的翻着眼皮:“你家夸人是这么夸的啊?!?br />
        田田嘿嘿笑着,自己伸手打王亮的脸,王亮瞪了她一眼,她还打起来瘾头了,反正知道他现在心情好,自己做什么就都是跟他开玩笑,不怕的,打的更加过瘾了,最后一下真打用力了,她都听见响声了,自己赶紧往王亮身上贴。

        心里想的却是,该,叫你平时压着我。

        两个人过日子,于田田看着过的风生水起的,可她说了不算,任何事情都包括在内,看着好像这个家是她做主似的,其实说话算,拿大话权的就都是王亮,于田田弄不过他,自己冷战也冷战过,最后人家是玩真的要跟她离婚,那你不想离婚你示弱了,以后就更加治不了他了,这些田田都懂,可王亮她就是压不住,没办法的。

        王亮手机响,是军子打的电话,叫他出去喝酒。

        “喝什么酒啊,我明天还有班呢?!蓖趿撂勺琶欢?,这都九点多了,开车过去在回来,来回一折腾时间就都没了,明天他是真有事儿,说了两句就撂了。

        “你怎么不夸我呢?过来叫你老公我香一口,我这么乖没出去玩……”

        于田田翻着大白眼:“愿意出去就出去,我还巴不得你出去玩呢?!?br />
        田田说的是心里话,这事儿就得自己想得开,他愿意出去玩,你拦不住,治不住他就是能吃死你,你不放宽了心去想没有办法,想开就好了,相信他的人品,爱玩就玩被,还能玩几年,过几年老了就玩不动了,于田田现在想的就是,有朝一日等王亮老了,躺在床上了,自己就天天拿着苍蝇拍削他,谁让他年轻的时候给自己气受了。

        “小样儿……”王亮叫于田田把自己脸上的东西都给扯下去,他看着难受,呼的他脸难受死了。

        *

        “孩子挺可爱的?!奔蚰盖仔π?,看着王亮妈妈怀里的小丫头赞了一句,可没说要伸手去抱抱。

        不是她家的孩子,就算是关系再好,她娘家的孩子她都不伸手抱的,人说夫妻俩生活一起久了,总有些习性是相同的,再好玩的孩子她眼里也不过就是个孩子,别人家的孩子而已。

        王亮妈妈还能不知道她的个性。

        “叫奶奶……”

        王一鸣现在哪里会说话,被自己奶奶抓着小手,横在奶奶的怀里,眼巴巴的看着简宁母亲的一侧方向,看了没有两秒又转回来找自己奶奶玩。

        跟王亮妈妈分手,自己叫司机送她去做美容,两个人是在外面见的面,她从来不去别人家的,也不是说就不能去,只是现在还没有一个有身份的能叫她屈尊纡贵的迈进那家的大门。

        正好做美容的时候遇上宋太太了,宋太太身边跟着还是那个女的,陪着宋太太一直说笑来的。

        “我说听见的声音这么熟悉呢……”

        宋太太就笑,这边陪着她的女人立马起身就出去了,她自己清楚自己的位置,也知道人家是看不上她的,一个女人出来求生活,这点眼力见都没有,那她就白混这些年了。

        “怎么走到哪里都带着她,做面子也没有这样做的?!奔蚰盖装咽掷锏陌桓吹姆裨?,服务员是要把她的包放到一边,简宁母亲看了一眼宋太太,她就搞不明白了,老公外面养女人也就罢了,时时刻刻还带在自己的身边提醒着自己,不闹心吗?

        这世界上估计少有宋太太这样的太太,自己丈夫在外面偷腥,几乎就人人都知道刚才走掉的那个女人跟她丈夫有染,可她自己就跟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女人有这样大方的吗?

        宋太太陪着简宁母亲说了一会儿话,等美容师上手,两个人就都没有话说了,宋太太闭着眼睛。

        人家说面由心生,宋太太的长相是偏刻薄样子的,特别是那双眉头,一吊起来叫人看着很是严肃,一张脸即便是在笑也不像是发自内心的,她老了,不再年轻了,不是谦虚的说老,是真的老了,哪怕每天都在保养,到底是抵不过地球引力的。

        做完美容跟简宁母亲就分道扬镳了,回到家自己也是闲来无事,一个孩子没有,是的,她今年已经快五十了,跟简宁母亲命运相同的是,她也没有孩子。

        不过她比简宁母亲幸运一点,没孩子不是丈夫不让她生……

        八点多,丈夫准时竟然回家了,家里没有佣人,在自己的领域里她不喜欢外人出入,不喜欢别人来探究她的私生活,这么一点的家务,她自己就能做,宋太太是典型的两张面皮,人前一张人后一张。

        身上穿着宽松的家居服,头发也没有白天那样精致,随便的挽了一下,看着进门的丈夫也不觉得奇怪。

        “回来了?!?br />
        丈夫点点头,在门口换了拖鞋,夫妻两对着吃了一顿晚餐,多少年的夫妻,风风雨雨一同走过的,当丈夫的话也不是很多,到了他这个位置,是越来越闷,话越来越少。

        宋太太冲茶,她丈夫就坐在她的对面,几十年的夫妻啊,别人家到了这种情况一般来说是因为老婆越来越老已经跟不上自己的思维,谈心的话老婆不行,装无知的话,老婆年纪又大,外面的小姑娘就不同了,当男人身体渐渐衰老的时候,他会越来越喜欢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当你已经松弛的皮肤贴合在小姑娘紧实的皮肤上,你会觉得自己好像也沾染了年轻的气息,可宋先生却不是这样的,他喜欢宋太太,从看见她的第一眼就喜欢,跟妻子越来越没有话说,是因为……

        “她今天有跟我说,她是想要政府那边投放的广告……”宋太太抬起眸子看了丈夫一眼。

        宋先生拧着眉头:“这事儿你不要答应她,她有本事就靠着她自己去挣去抢,跟你无关,最近的身体没什么毛???”

        宋太太点点头,她是吃好喝好,身体能有什么毛病。

        宋先生转身就进书房了,这已经是他们相处的模式了,宋太太收回视线,她一点都不意外自己丈夫会叫她不要伸手去帮那个女人,为什么?她勾勾唇,神情有些飘渺,她丈夫不行。

        没有人知道宋先生这方面是有问题的,一来他身边总跟着一个年轻的,虽然这个女人离过婚还有个孩子,可到底是比宋太太年轻的,那女人也很漂亮,宋太太不说,就是因为她知道这些不过就是逢场作戏,说出来她守寡也差不多几十年了,从结婚到现在,既然嫁了就不会后悔,年轻的时候凭借着一股子的爱意能走到半路,过了四十岁到了徐老板娘的阶段,不是没有后悔过,可人生就是这样的,拿着钱吃吃喝喝的,她想玩一群人可以陪着她玩,又何必在意那些呢,看得开就什么都开心了。

        宋太太手里拿着???,看着电视里的节目,兄弟为了钱打了起来,她觉得很有意思,你看这些人就是为了钱打成这样,她过的很好的,至少有花不完的钱。

        王冉回来开会,顺便看看儿子,简宁出去学习了,到现在一直没回来,简宁母亲不说儿子出去的事儿,在她来看,简宁去哪里那都是应该的,反观之,王冉就是不行,家里来了几个客人,原本说着话呢,这边王冉进门,家里的气氛一下子就降了下来。

        “怎么回来了?”

        王冉也不能直接上楼,家里有客人,她要是一句话没有,婆婆背后就得找她岔,简宁母亲都交什么朋友,牙尖嘴利的,她们平时关系不错,也看得出来简宁母亲不喜欢王冉,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

        “王冉这皮肤可不行呀,看着跟四十岁似的,比我都老?!?br />
        这几位太太,相同的特点就都是皮肤很白,王冉想白,她白不起来,可就算是她黑,她年纪摆在这里呢,也不可能像是四十岁啊,偏偏说话的人跟没知觉似的,王冉有点不高兴,不过没表现出来,愿意说你就说吧,嘴张在你身上了。

        “你这要是跟你婆婆一同走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你婆婆姐姐呢?!?br />
        这话就诛心了,简宁母亲在年轻,是保养的很好很年轻,可她年纪在这里摆着呢,这不就是换着法儿的说王冉老嘛,王冉呵呵笑笑。

        “女人在外面忙的累的跟什么似的,自己的资本都糟践没了,简宁这孩子就是心软,他就是不喜欢了他都舍不得扔了,怕伤害别人?!?br />
        王冉听出来了,今天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说吧,你们说个过瘾。

        简宁母亲不吭声,自己喝着茶就当没有听见,看着王冉这一身,牛仔裤雪地靴上身穿了一件大衣,心里嘲讽,这要是出去说这是简耀东的儿媳妇,有人信吗?

        王冉笑呵呵的,那夫人是看不惯王冉,她想法跟简宁母亲相同,你一个女人贱扯扯的去外地干什么?别是跟同事有什么暧昧,不清不楚的。

        “同事几个人一起待着呀?结婚了可别弄的不清不楚的,你公公家是什么样的家庭你也清楚?!?br />
        王冉这回回嘴了。

        “我同事都挺好的,全部都是五六十岁的?!?br />
        那太太一听,这还顶嘴呢?五六十岁怎么了?难道就一个年轻的你都接触不到?

        你要是有那个心,你会想办法去见的,再说就是没这事儿,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

        “我当初给简宁介绍那人多好,人家孩子是牛津毕业的,又有气质又嘴甜,样貌还好看?!闭馕惶财沧?。

        简宁母亲倒是笑,用着一种难解的眼光看着王冉一眼,呵呵笑着:“我瞧着是好,可惜我说了不算,我们家简宁就喜欢不好看的?!?br />
        王冉瞧了婆婆一眼,是不是就说她两句特别过瘾???既然过瘾的话,那就让婆婆好好过过瘾吧,自己当儿媳妇也没别的好孝敬她的。

        王冉就坐着不动,只是觉得自己的背部都要被烧出来一个窟窿了。

        “妈妈……”

        闹闹被佣人领进来,一进门就看见王冉了,冲着王冉就冲过去了,无论孩子是谁带,那是王冉给生出来的,感情到底还是不同的,简宁母亲看见孙子,脸上倒是难得有了三分的笑容。

        这是发自内心的,她看着王一鸣那都是假笑,别人家的孩子好不好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夸也只是随嘴就那么一句,好到底还是家里的这个好。

        “你看,看见他妈妈了,就不记得奶奶了?!?br />
        王冉把孩子抱到自己一边坐着,感觉儿子又沉了,简承宇手里抓着一个车模型,简耀东给孙子就喜欢弄这些东西,孩子房间里的飞机模型,汽车模型到处都是,闹闹手里抓着的这个是才送过来没几天的,自己喜欢的紧。

        那太太看着王冉伸手就抱孩子,她是纯粹的对着王冉就是有意见,她们当朋友就是看简宁母亲的态度下菜碟,看着闹闹玩手里的车模型呢,伸手就去拿,逗孩子玩。

        “这个给奶奶玩好不好?”

        闹闹拽着不给,那太太就使劲儿拽了一下,她就是想让王冉说话,然后自己在出口讽刺王冉两句,这是在家没过足当婆婆的瘾头,跑别人家来过瘾来了。

        简承宇那小脸子就变了,眼神冰冷冰冷的,手里的车模型抢回来照着地上就是一砸。

        房间里的空气好像都被凝结了,孩子小脸上的表情到现在都还没散呢,饶是大人看了也有点心惊,不过就是逗逗他玩,怎么就突然这样了?

        “闹闹……”

        王冉亲眼看着孩子变脸的,变脸的速度还这么快,她甚至都没闹明白孩子怎么就这样了。

        那太太有点尴尬,自己嘴动动,觉得也被简承宇给下面子了,她就是跟孩子玩,你看这孩子不知好歹的,她也不能发火。

        王冉冷着脸,看着儿子。

        “你把玩具捡起来?!?br />
        简承宇不仅没捡,那车模型看都不看一眼了,简宁母亲就说,这孩子不就是仗着自己亲妈来了,王冉这给撑腰来了,人家一看,赶紧走吧,简宁母亲对着王冉就来了,王冉是觉得孩子这样不好,怎么说变脸子就能变脸子呢?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简承宇的东西只能他自己动,别人不许上手碰的,除非是他愿意叫你碰,不然他就宁愿自己踩碎了,也不愿意叫别人玩,就是这样的个性,以前小,谁都看不出来,慢慢长大了,脾气就暴露出来了,不过没生过而已,没人抢过他东西,这是第一次有人上他的手里去抢东西。

        简宁母亲板着脸,简耀东回家就看着孙子罚站呢,简宁母亲接过丈夫的衣服,王冉她就愣是没叫把孩子给接走,她不管王冉是不是回来看孩子的,这孩子以后就不能跟他妈妈过于接近。

        简宁母亲原本是说给丈夫听的,这么大点,这脾气就这样,以前从来不这样的。

        “这就是亲妈来了,觉得心里有底了?!?br />
        简耀东拧着眉头,看着简宁的母亲:“谁上手去抢他东西的?”

        东西叫别人碰了,留着干什么,就应该扔,就应该弄碎了,扫了简宁母亲一眼,简宁母亲这回没有声音了,她知道简耀东有这毛病,平时他书房她很少进去的,就是怕碰到他的东西,到时候他在发飙的。

        “闹闹才五岁……”

        “叫她过来把孩子接走?!?br />
        简耀东换了衣服下楼去用餐,王冉在折腾回来,她来的时候简耀东还吃晚饭呢,看见她眼皮子都懒得抬,佣人把闹闹的东西收拾好,从楼上领下来。

        “走吧?!?br />
        简宁母亲这气就不打一处来,自己都说不让她接孩子了,结果丈夫就不给自己面子,晚上就让她把闹闹给领走了。自己面子往哪里摆?

        “以后孩子的东西别动,别人为他小就不尊重他?!?br />
        简耀东这话说的事实而非的,王冉到家到底还是把简承宇给说了,这样对一个小孩子来说,并不是一个好事儿。

        “你站好了,妈妈跟你说话,你听清了没?今天这样不好?!?br />
        简承宇低着头就不吭声,这孩子要是上来那个劲儿,你弄不了他的,王冉就觉得就短短半年的时间,也就是半年,孩子好像个性有点变化,她控制不住的变化,就今天这摔东西这样子,当时那脸子给你冷的,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就这样,长大了还能了得?

        越想越头疼,儿子身上已经隐隐浮现了那些所谓富二代的习性了,还是不好的那些。

        “闹闹,妈妈跟你说话呢,你有没有听见?”

        闹闹站着不吭声,王冉试着跟他讲道理,孩子聪明其实什么道理他都懂,但是就不搭话,他不搭话,王冉这些就等于是白说,王冉就让他站着,这是没站够呢,等站够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今天做错了。

        “那个奶奶是不应该抢闹闹的玩具,可闹闹为什么要把东西往地上摔?”

        王冉坐在沙发上,她就陪着,自己什么也不干,闹闹就是没有话说,他就没认为自己有错,他自己的东西他就不喜欢别人碰,就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