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闹闹呢?”王冉觉得奇怪,儿子知道她过来接他,怎么没出来呢?

        佣人只觉得气氛很是尴尬,把王冉领到楼上简宁母亲的房间里,简宁母亲正在找合适的耳钉,自己在首饰盒子里找来找去都觉得不甚满意,手指拨来拨去的,就没有一样叫她能觉得合心意的。

        “闹闹才被他爷爷给打了,打他是有理由的?!奔蚰盖紫仁乔坑驳目?,直接告诉你,打闹闹那是有原因的。

        可怜王冉这高兴的劲儿还没过去呢,直接叫婆婆迎面就来了这么一句,听的有点发懵,自己脸上的笑容有点僵硬,她知道孩子不能惯,错了就应该说,男孩子加上不同女孩子,教育应该强硬一些的,可是挨打的原因是什么呢?

        “自己嚷着要学钢琴,钢琴也给他买了,老师也请了,学三四天回来就说不学了,也不知道是像谁了这么没有耐性,简宁小时候从来就不这样?!被谎灾?,这是你王冉的基因不好,你把孩子给带下道了,孩子身上所有不好的遗传就都来自于你这个母亲。

        王冉有些疑惑,在她来看这真不算是问题,孩子喜欢不喜欢,问问他,如果他确定不喜欢,那就不学了,逼着孩子学孩子心里会有逆反。

        “妈,他不愿意学……”

        简宁母亲轻哼一声,所以才说孩子不能给你管,就你心疼孩子?

        “孩子说不学你就让他不学?将来换成别的事情呢?要是这么随心所欲的过,那他的日子可就精彩了,你看报纸上那些上头条的富二代你觉得他们活的很好是吧?”

        “大人做大事儿,小人才做小事儿,你一辈子也就是个挣工资的命?!蓖獯沟盟鹜跞揭淮?。

        王冉不吭声,她也明白了,今天恐怕就是冲着她来的。

        “一年到头你在家里几天?过去不说就单说今年,你这回来之后恐怕只会更忙吧?你工作越来越好越来越忙,你留给你家庭的时间有多好?你留给你儿子丈夫的时间有多少?作为一个女人,你觉得自己及格嘛?”

        王冉恍然大悟,原来要说的又是这个。

        “妈,我知道我不及格……”

        简宁母亲皱眉,压低声音:“王冉不是我对你有意见,这样的家庭你跟简宁原本就是不合适,中国自古流传门当户对,你知道为什么吗?两个家庭出生的两个人,生活习惯习性都是有一定因由的,你的家庭能教给你的就是安安稳稳的上班,遇到能高升的机会,一定要抓住,你现在面对着名利场,是啊,你王冉有一天也许也会变成了不起的人,这样你就跟简宁持平了是吧?”简宁母亲勾唇淡淡道。

        永远不可能持平的,层次问题,暴发户之所以叫暴发户就是层次还没有融入进去。

        王冉不吭声,现在面对着婆婆她就是这个作战姿态,随便你说,我就当没听见。

        “简宁为这个家做的你都看见了吗?一个男人照顾家照顾孩子,他是个男人,你想让他一辈子就这样被困在家庭里嘛?你想让他变成一个家庭主夫是吧?你心肠何其歹毒啊你,你自己也当母亲了,闹闹会有长大的一天,你就不怕你将来遇上一个你这样的儿媳妇?”

        简宁母亲将手里的珍珠耳环照着盒子一扔,起身转过头怒视冲冲的对着王冉,不说不生气,一说就控制不住这个怒火。

        “你养出来的儿子,为了一个女的家也不要了,你养出来的儿子跟一个马上就要残废的人结婚,我拦着你们结婚我有错嘛?那时候你自己的状况难道你不清楚?你如果是爱他,你就应该松手,你是想着要是万一你瘫痪了,怎么也能嫁人了,简宁脾气好,你不说他不会提,所以你就利用着简宁的不忍心,你吃定了他,哪怕你父亲对着我们家下跪,你依然当做看不见,你何止是个不及格的儿媳妇,你没有资格当母亲,你更加没资格做女儿,我真是就替你的父母觉得伤心,养出来这么一个狼崽子……”

        简宁母亲喘着粗气:“你还有脸过来接孩子?你当闹闹是你的玩具嘛?你有时间的时候过来逗逗,没时间就不管,孩子是你生的,可是你尽过心吗?”

        王冉的面色有些发沉,简直就能拧出来水。

        她一再的告诫自己要忍住,有些她不否认,因为她做的确实没有到位,可是说她没有尽过心?

        “孩子生下来我一直说想自己养在身边,是你跟我爸强把孩子给抱走的?!比绻鞘焙蚬皇且涯帜纸幼?,她今天不至于就敢走这一步,孩子带在身边,天长日久的看着,她能舍得下吗?

        “你的意思还是我跟你爸错了?要不要我们给你道歉?既然不合适为什么不离婚?”

        王冉只觉得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她要不要离婚这是她跟简宁的事情,跟婆婆无关。

        “舍不得?你要多少钱?你来告诉我你需要多少,我尽量满足你,还是说在拆迁款上你看见甜头了,觉得抱着简宁的大腿才能安稳的过一辈子?人贵在要有自知之明?!?br />
        王冉用手撑撑脸:“妈,我先接闹闹回去?!?br />
        她时间不多,想多预留一些给儿子,不想在所谓的事情上浪费。

        简宁母亲看着她,也觉得烦,已经懒得跟她说任何的话,婆媳的脸面算是正式撕开了,以后想要和平相处,恐怕很难。

        王冉上楼去儿子的房间,闹闹坐在床上,一只手扶着挨打的小手,那手已经开始肿了起来,可见简耀东是真心打下去的并没有留情,孩子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看不见佣人看不见旁的人倒是不哭了,小脸煞白,王冉推门进来,闹闹眼泪一下子就进来了,对着王冉就冲过来了,抱着王冉的大腿开始嚎。

        “妈妈我疼,我手疼……”

        王冉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提前知道了孩子被打了,也想到了,但是没想到会被打成这样,那手孩子一直举着,不敢动,手心一下子肿起来老高,鼻涕眼泪蹭了她一裤子,王冉抱着儿子,强撑着给儿子穿衣服,她当妈妈的不能跟着哭,就是个委屈的表情都不能表露出来,原本孩子就是哭的厉害,你当妈妈的在跟着哭,那就乱套了。

        “闹闹,你跟妈妈说,你喜欢钢琴嘛?”

        闹闹不吭声了,自己抽搭抽搭就是不肯回答妈妈问的话,他都跟爷爷保证了。

        王冉领着孩子就走了,大手领着小手,闹闹那一只手还举着呢,孩子就说疼,不碰哪怕就是王冉目光看过去他就说疼,王冉打开出租车的后车门抱着孩子坐上去,闹闹摆摆好用的那只小手,对着王冉招招手。

        “妈妈快上车?!?br />
        领着儿子直接去简宁的诊所了,不知道他下一步到底是如何打算的,拿着钱夹从里面掏出来钱递给司机,司机看着孩子脸上好像有泪痕哭过似的。

        “小朋友长得真好看,叔叔请你吃糖?!?br />
        这司机递给闹闹一颗糖,闹闹往王冉的身上粘,自己不肯伸手接,也知道这东西是不能要的。

        “谢谢你了师傅,我们家孩子不吃糖?!?br />
        那司机对着他们笑笑,王冉领着孩子从车上下来往里面去,今天似乎有些冷清,走廊就几个人时不时说两句话,王冉把儿子的小大衣拉开拉锁等着进去在把大衣脱掉省得孩子到时候感冒。

        陈晴没见过王冉,自然不知道王冉是谁的,还以为她这是领着孩子来看病,板着一张脸问着:“这里不是给孩子看病的地方?!?br />
        陈晴就是这样一张脸,或者说她现在压根就没把这里的工作当成工作,脑子里想尽办法的就是要进医院,可惜没关系,这里不干吧还得去找别的地方,典型的骑驴找马,对待病人也没有个笑脸,她是出来工作的不是出来卖笑的。

        王冉一愣,护士好像是换了呢。

        “我找我爸爸……”闹闹探出头喊了一句然后又缩回了回去。

        简宁是正好准备出来办点事,闹闹看见爸爸对着自己爸爸举举被打的手,那意思要叫他爸来看,自己被打了,眼泪就在眼圈里含着,他爸要是稍微给点反应估计就哭出来了。

        简宁只当看不见,太了解闹闹了,你但凡流露出一丝,我儿子好可怜,我儿子好惨的姿态,简承宇就敢立刻哭给他看,表示自己有多惨。

        单手转着儿子的头,闹闹的身体跟着爸爸的动作左转右转的。

        “今天回来的?”

        王冉点头,夫妻俩领着孩子就进去了,剩下陈晴一个人在原地,人家没跟她打招呼,她撇着嘴,原本还以为有多好看呢,真是丑死了,那么黑估计躺在煤堆里就找不出来了吧,简医生这审美的眼光可真是……

        陈晴卫校的一个同学来电话,要说这个同学命运就比较好了,毕业就被北京的一家医院给挑走了,人家现在在北京工作,哪里像是她。

        陈晴也是抱怨,人跟人就是比不了。

        “还能干什么,想进医院可是没关系愣是进不去,现在只能在诊所里打工了?!?br />
        陈晴同学也是劝,原本毕业就是一道分水岭,可不能因为想挣钱就去诊所干,那是把自己给耽误了,陈晴何尝不知道,可自己家要后门没后门,要认识人没有认识人,怎么办?她就这个命了。

        “什么样的诊所???”

        陈晴就说着,说到简宁的时候她是中肯的,确实简宁条件很好,各方面都不错,还有耐心,不知道是不是跟医院发生误会了,要不然干嘛出来自己单干,看着简宁的个性原本就不像是有什么野心的。

        “他老婆才过来,跟李逵似的?!?br />
        陈晴觉得自己说完这些话就特别痛快,反正她的人生这么不顺,现在又没有人进来,她也没有耽误工作。

        “真的假的?女的长成那样还能看了吗?不是说你们老板是个挺帅的人吗?”

        “谁知道了?!背虑缙沧?,一副不屑的样子;“娶了这么一个女人,成天不着家打着干事业的口号,谁知道在外面干什么了?也就是我们老板人傻,不过也是,她长成这样你都没看见,太黑了,又老又丑的?!?br />
        王冉是晒黑了,肯定会晒黑的,天天下试验地皮肤能好才怪呢,不过又老又丑这就有点属于私人报复了。

        王冉把儿子抱到沙发上坐着,简宁给王冉倒了一杯水,两个人在说话,孩子也听不懂。

        王冉休息的这两天是全心全意的为儿子服务,早上起来给儿子做早餐,做全家人的早餐,然后叫丈夫儿子起床,丈夫上班她带着孩子去上课,闹闹在里面她就站在外面看,闹闹上钢琴课她就坐在后面听,闹闹的情绪也特别高,有妈妈陪着,有点想表现自己,老师又一直在夸。

        “承宇弹的真好?!?br />
        老师摸摸闹闹的头,自己也是第一次看见闹闹的妈妈,她以前都是去简家给闹闹上课的,老师跟王冉说说话,王冉叫儿子先出去玩一会儿,闹闹就在门口待着,老师这里也还有学生在上钢琴课,不过学生不多,他的收费很高,如果请到家里去,那费用更加客观,因为知道简承宇的家庭,所以老师是高看孩子一眼的。

        首先起跑线就比一般的孩子高,孩子聪明对这方面确实有领悟,有点小害羞,在一方面就是从自己方面考虑的,哪个老师不愿意教这样的孩子,简承宇家是不会考虑金钱因素的。

        老师看看王冉,这么好看的孩子跟妈妈可不像呢。

        “承宇妈妈吧?!?br />
        王冉点点头。

        老师细数着简承宇的优缺点,王冉一直在笑,老师顺着她的目光看出去,来上课的两个孩子在家长的带领下在说话呢,两个小孩子也能玩一起去,可反观简承宇永远自己一个人待着,以前去家里给孩子上课发现不了别的问题,现在就看出来了,他不跟别的小朋友玩。

        “闹闹似乎有点怕人?!?br />
        王冉拉着儿子的小手,闹闹一晃一晃的,试图想把妈妈的手送到半空,自己努力推,上完课领着儿子在外面吃的饭,闹闹不挑嘴,你给喂什么就吃什么,不用妈妈上手喂,自己坐得笔直笔直的,妈妈动筷子了自己才会动筷子,王冉不会计较那些,其实是先动筷子对于她来说不算是什么事儿。

        跟孩子一起吃饭,首先肯定就会照顾孩子的,王冉把闹闹的衣服给脱掉,把小手绢给他放在一边,简宁很少给孩子用纸巾,除非是万不得已,手绢脏了或者没带,出门在外不方便没办法,要不然都是会给孩子准备两块小手绢的。

        闹闹一直没有动筷子,王冉还觉得奇怪呢。

        “闹闹不饿吗?”

        是不是不爱吃???

        闹闹嘟着小嘴,小孩子就是气色好,脸上白白的,小嘴分红,嘟到一起:“妈妈拿筷子?!?br />
        王冉动了筷子,吃第一口饭,闹闹才会开始吃自己的饭,王冉就特别想上手,想帮着儿子分担一些,比如也许孩子会吃的到处都是,也许孩子喝汤不会喝,这些她当妈妈的就都可以帮着一把。

        闹闹的筷子用的是不好,或者说根本不会用,可他会用汤匙,简耀东不喜欢不干净的孩子,特别是吃饭能把米粒吃的到处的孩子,闹闹也会吃到桌子上,他这个年龄是做不到大人的程度的,不过自己会控制,小口小口吃着饭,吃饭的时候不说话,喝汤一小口一小口的,不会吹汤,觉得差不多的时候送到自己的嘴里。

        也有别的带着孩子出来吃饭的妈妈,孩子一边吃饭一边闹腾,有的妈妈干脆就是哄,王冉就特别想哄哄孩子吃饭,可惜她的儿子长大了,现在不需要她来哄了。

        吃过饭领着孩子去书局,这是闹闹点名要的。

        王冉就觉得纳闷,问闹闹平时跟不跟小朋友玩,闹闹摇头。

        “我自己看书?!?br />
        所谓的书就是各种各样的画图,上学也是不跟小朋友玩的,下课就自己到一边玩,要是有人往他这边来,自己立马就跑掉,王冉有些心酸,简耀东却觉得正确之极。

        王冉领着儿子进了书局,闹闹负责挑,他还不够懂,自己看着哪本的封面好就伸手指,他指了他妈就会帮着他拿下来。

        手里拿着好几本书,王冉领着儿子去付钱,收银员看了一眼闹闹,小孩子穿的得体给打扮的跟小大人似的,模样又讨喜,才当妈妈的就抑制不住母性。

        “小朋友真好看?!?br />
        唇红齿白的,怎么会不漂亮。

        闹闹又是往王冉的身后一躲,收银员跟王冉闲聊天:“你这孩子有点怕人啊,这些书啊其实没必要买,小孩子也看不懂……”

        结了帐闹闹伸手就去拿王冉手上的袋子,因为买的书不少有点沉。

        “妈妈帮着你拿?!?br />
        闹闹没有松手,爷爷说的是自己的东西就得自己拿,王冉见孩子不撒手,自己领着他出门,出了里面那道门又开始给孩子穿衣服,领着孩子上车,抱着孩子上安全椅,闹闹小嘴一张一动的。

        好像是在唱歌呢,唱的歌曲就是昨天晚上王冉陪着闹闹看电视所听见的,王冉笑笑,觉得自己儿子还是有一些这方面细胞的,唱的很好听。

        下午领着孩子去海洋馆,虽然去过,不过那是年前的时候了,在家里找了半天的相机,简宁买的那些她不会用,觉得用起来也麻烦,家里有那种傻瓜相机,只要按键就可以的,总算是找到了就是不知道里面有没有电,将电池装进去,还是有电的不过不多而已。

        “妈妈给你换条裤子?!?br />
        海洋馆毕竟里面有些寒气,怕孩子着凉,闹闹手里就玩着相机,王冉也不管,不是什么不能玩的东西,带着孩子买了票,闹闹穿的跟个小企鹅似的,穿的有点多,手里一直拿着相机。

        “现在不能照,进去在照好不好?”

        王冉跟儿子打着商量,她的体力就远远不如简宁了,孩子原本就沉,加上穿的衣服又多,抱起来简直就是一座小山,王冉才上手不到五分钟就有点挨不住了,海洋馆里面人还挺多的,她也不能叫孩子自己走,咬着牙心想着一会儿注意力转移开就好了,孩子是个活物,他看见叫他觉得兴奋的会乱动,踢着小腿不停的动,这等于是增加王冉的工作量,两条胳膊觉得都不是自己的了,王冉从生完这孩子体重就回去了,工作休息的不定时,体重一直处于一种不健康状态,两条胳膊细的厉害,孩子其实不算重,可即便这个体重对于她来说都是负担了。

        只是走完一个场馆,王冉就有点喘大气的感觉,好在有看表演,还能中间缓冲一下。

        小椅子有些凉,她就抱着孩子坐在自己的身上,闹闹一会儿一动的,前面有人站起来他就看不见了,个子又不高,可妈妈不像是爸爸,做不到能把孩子举过头顶,王冉是肯定办不到的。

        下午三点准备回家,她带着孩子去超市买菜,要为丈夫准备晚餐了,推了一辆车,闹闹觉得好玩,非要自己推着,王冉叫他推自己跟在后面时不时伸一次手,王冉买任何的东西都不会视线离开闹闹的,要么她拉着闹闹,要么她让闹闹站在她的身前,绝对不会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别的上面,买完东西他愿意跑愿意跳的那就随便他了。

        闹闹很开心,来回跑来跑去的,跟小火车头似的,撞到王冉的腿上。

        “哎呦,撞到了……”王冉说了一声,孩子就傻笑。

        “要不要吃零食?”

        王冉指指里面,闹闹扯扯妈妈的手,说要吃水果,小时候简宁也带着儿子买零食吃,稍微大一大就完全不给买了,他知道零食对小朋友来说没什么营养价值的,用水果代替零食。

        “你会挑吗?”

        王冉蹲在地上,把儿子的衣服给整理整理,鞋带开了又重新给系好的,闹闹小大人似的,王冉就真的让孩子去挑,哪怕挑的不好,回家也是一样能吃的,再说上面也就是大小不一样,不至于有不好的。

        “妈妈买几个橙,维生素多?!?br />
        王冉挑挑眉头,懂得还不少,旁边那妈妈手里领着女儿,就夸闹闹:“你看小弟弟都知道吃橙对身体好……”

        小姑娘不干,就是不让妈妈买,扯着嗓门哭,她妈给气的,怎么哄就是哄不好,干脆就上巴掌了,闹闹把手里的袋子递给王冉,他有看过爸爸装好了去称重的,不知道那个是做什么的,但是知道应该先到那里去。

        买好了菜,王冉领着儿子往家里走,这个路程对于孩子来说,估计还算是远的,要十多分钟。

        王妈妈今天晚上给孙子做可乐鸡翅,她的拿手菜啊,这边王焱还没回来呢,去补课了,徐秋华去补课班接了,王妈妈就给王冉打了一通电话,知道她回来了。

        “你们过来家里吃饭,妈今天给王焱做可乐鸡翅?!?br />
        王冉站定脚步,闹闹就不走了,自己知道妈妈在讲电话,就安静的待在一边。

        “不用了妈,我都买好菜了?!?br />
        王妈妈就是想看看外孙子,有点想了,挺久没看见了,其实哪里有多久,过年的时候才看见过,简宁不是带着孩子来家里拜年了嘛,王妈妈心里有点感慨,以前没觉得女儿是出嫁了,王冉动不动也回来,现在王冉去外地了,简宁是不太往她这里跑。

        其实王妈妈不是不明白,那女儿结婚了就是嫁出去了,可当妈妈的有几个能不关心女儿的,自己能给她做的就恨不得一口气都帮着做了,天天过来她都看不够呢。

        王冉还是没回去,她回来就这么几天,说实在的,王冉也觉得挺对不起父母的,父母把她给养这么大,现在结婚了有孩子了,对父母的关心反倒是没有以前结婚多,没有生孩子之前多,她身上就这些经历,回来也就是这么几天,卯足了劲儿就恨不得一股劲儿的都用到闹闹的身上去,对父母觉得很是亏欠。

        *

        外婆现在是每天都有业务干,挨家的串门然后帮着乔芸推销保险,各种推,自己儿女首先都叫买了一遍,不买她就撂脸子,夏侯兰跟夏侯令也没招,等于用钱买一个老娘心顺吧,邻居有的人是抹不开面子,自己买了吧,儿女知道了就让退,一退钱就少,自然这里面就闹官司,有的以前关系挺好,就因为乔芸这个保险,弄的跟外婆都撕破脸了。

        乔芸这保险一直卖的就不怎么好,外婆认识的人有限,开始还算是可以,毕竟有人买,现在没人买了,自然得发展下家。

        乔芸锻炼这么一段时间,嘴皮子上也是见功夫了,脸皮也磨厚了。

        “请我吃饭?”

        典韦真想看看外面的太阳今天这太阳是从哪边升起来的?这天要下红雨了?

        乔芸先在算是有收入,尽管钱不多,可自己赚到钱了信心就上去了,也卖出去过几份保险,成天跟那些同事待在一起,卖保险的都是什么人啊,能说会道的,在这种氛围之下,乔芸就是在嘴笨接触久了,自己也是会有细微的改变的。

        小聪现在就完全是扔给外婆养,乔芸也管,不过手里就这么一点钱,有时候都不够自己花的,外婆自然就得想招了,甭管是从夏侯兰手里要还是夏侯令手里要,反正老太太是能要出来,夏侯兰饶是放狠话放的厉害那是自己亲妈啊,多了没有少了还能没有吗?夏侯令这边是典韦不给钱,可自己有外来的钱,不跟典韦说,直接就送到老太太的手里了,多是没有,一次三四百的夏侯令也给出去不少,小聪完全就是夏侯兰跟夏侯令在给养着呢。

        乔芸卖保险搭上一个司机,开长途的司机,就是这样认识的,姓候,离婚有一个女儿,两个人接触接触,这姓候的算是人还可以,他也是真心想找个人一起过,乔芸条件不好,不见得他条件就能好到哪里去了,有些东西不能说的太过于详细,他爹妈人就都在农村呢,有两姐姐,至于女儿呢,前妻给领走了,他就是按月付钱而已。

        候呢,就是想再生一个儿子,农村人的思想,要有儿子才不算是绝户,当初跟老婆离婚多少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前妻就觉得能把一个孩子给带好了就算是不容易了,还生第二个呢,你家里要是条件好,有个几百万的,几个她都敢生,没钱生什么?公婆都没有工资,这是没生病,真的一生病你就直眼了。

        候对乔芸也算是舍得,一来二去的就搭上了,他对乔芸关心,乔芸这在吴国太那边受到的伤害好像就能有个地方倾泻出去,乔芸现在就是一个念头,想叫自己的生活来点起色,想要活给那些瞧不起自己的人看,昨天乔芸跪在地上不代表她要跪一辈子。

        乔芸跟这候的事儿,外婆也是偶然听乔芸提过那么一句,外婆肯定是不干的,乔芸也没有别的意思,不行那就在处处看被,她以前没听外婆的话,最后闹得离婚收场,现在对于再婚也是有点谨慎。

        乔芸跟候就算是打火过,有时候她过去住一晚上,对着外婆就说去外地了,外婆不见得就不知道,可自己管不了。

        孩子大了不听话了,她一个老太太人微言轻的,加上乔芸现在也很努力,是不是因为那个姓候的外婆也不敢说,外婆干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结婚肯定不行,至于多一个朋友那就多吧。

        外婆不见得不伤脑筋儿,这条件差远了,乔芸一个孩子,男方一个孩子,将来生不生?虽然男方的孩子不在眼前,这也不行啊。

        给典韦打电话,叫典韦晚上回家,典韦觉得今天自己还真挺忙的,乔芸中午约她吃饭,晚上老太太又叫自己回家。

        乔芸身上穿的衣服看着就不怎么好,自己也不是愿意打扮那伙的,典韦心里就叹气,一个女人嫁一个什么样的老公就决定以后面对什么样的生活,这话可真是不假,乔芸跟吴国太结婚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好大的青春全部都浪费了,也就嘴巴算是享受了一点的福气,像样的衣服一件都没有。

        乔芸话里话外的意思还是想卖保险被,典韦叹气,不是她不帮忙,他们单位的人家都有医疗保险,单位也帮着买各种各样的保险,能去你乔芸手里买吗?怎么合计的?你要是卖车险,也许她还能帮着说两句。

        乔芸一看,这就是行不通了。

        “我听你外婆说,你现在找的那个离过婚还有个女儿?”

        典韦不愿意出声管这些,她是当舅妈的,一个舅妈可管不管,但自己要是不出声说,乔芸这条路就更加不好走,典韦是个女的,你乔芸原本条件就差成这样了,你找个条件更不好的,这不是找死吗?

        不是说她势力,男孩子可以没有房,但是要有本事,值得你去投资,男孩子家可以穷,但是他首先要拥有一对好父母,遇上一个正确的人,女孩子家还不错,这样结合也不会有太大问题的,你乔芸不行,男的比你更加不行,你图什么?

        乔芸的脸一阵白一阵青的,有点怨恨外婆什么事儿都往外说,嘴硬。

        “他开客车的,一个月不少赚呢?!?br />
        典韦一看,这不是缺心眼又叫人给骗了,谁告诉你开客车的就赚钱了?谁告诉你的?

        候跟乔芸相处,从来不提自己家的事儿,乔芸问他也是一嘴就带过了,他住的房子乔芸以为是他自己的,其实不是的,是租的。

        乔芸觉得候条件不错,候说一个月自己能挣六七千呢,事实上他也没少给乔芸买东西。

        这六七千听着是多,可前提没房子,前妻那头还有一个女儿要养,家里父母都是没有退休金,这么算下来这六七千可不能算是什么钱了。

        “舅妈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典韦听明白了,就是你怎么为我好,也得我愿意才行。

        典韦干脆就不管了,晚上下班直接到外婆家,外婆还能说什么,无非就是让典韦给乔芸找对象被。

        外婆就是一条,不想要有过孩子的男人。

        “妈,你这条件有点不好找……”

        典韦心想,人家没孩子的男人,要求也高啊,乔芸领着一个孩子,人家能愿意吗?

        “我看电视上不是说有四十多还是光棍的嘛……”

        典韦算是服了,对自己婆婆心悦诚服了,真的服了,这男的四十多还不结婚,依着她来看就有三种人,第一明星富豪,这种人典韦不了解不能乱说,第二种是挑的厉害的,本身条件好的,人家眼界高,一般的女的看不上,男的黄金年龄也没有个定数,这个她也不算是了解没遇上过这样的,剩下的就是第三种,就是那种心理或者生理有问题的,找个这样的还不如找个带孩子的呢。

        可外婆不这样想,反正男方就不能有孩子最好,这样才能过到一起去。

        “其实我姐夫上次说的那个老局长……”

        依着典韦看,要是她她都愿意了,这个年纪还想什么爱情啊,有吃有喝有房住,月月有钱拿,多好,乔芸不就是缺一个照顾自己的人嘛。

        外婆一听脸色老青。

        “你们叫乔芸找一个半死不死的老头子……”

        典韦决口不提老局长的事儿了,算了,她说出来也是惹人厌,干脆不提了,依着她来看这样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外婆家楼下前面一片有婚姻介绍所,她给乔芸报名了,反正里面的工作人员是吹的乔芸想找个差不多的容易的很,外婆心思也活动了,她要是明天就死了,唯一不放心的就是乔芸而已。

        小聪已经开始上幼儿园了,原本是合计叫孩子晚点去,可孩子看着别人家小朋友都背着书包去幼儿园自己也着急,外婆又心疼小聪,好的幼儿园肯定去不起,只能去个一般的,家门口开的那种小的。

        外婆中午给乔芸去婚姻介绍所登记了一下,回头打算去看看小聪,这个点孩子们就都应该在睡觉,这是两口子开的,收了能有十几个小朋友,天天也就是教两段舞蹈然后认几个字,中午睡一觉,下午家长就可以接了,外婆过去一看,小聪光着小脚片子自己在外面玩呢,你说这个天,孩子就穿着小衬裤,老师人呢?

        外婆跟园长就好个干。

        “我家孩子送到这里来,一个月给你们钱,这个天就让孩子穿着衬裤自己在外面玩?”

        园长是丈夫,妻子是老师,两个人压根就没觉得自己有错,到点小朋友要睡觉,你家孩子不听话,自己偷摸的跑出去了怪谁?

        “你要是觉得不好,你送好的幼儿园去啊,谁拦着你了……”

        这个素质也是不怎么高。

        外婆不想把小聪送好一点的幼儿园去?稍微看着有点样子的一个月就要一千多,她上哪里弄钱去?这里一个月才四百五,这里外里一个月省了多少钱呢。

        “我告诉你,我们不是去不起,我们就是不稀得去……”

        外婆领着小聪,给孩子穿好衣服,拿着孩子的枕头孩子的水壶就给领回家里去了,外婆家还是乔芸结婚那时候装修的,那时候也没怎么好好装,家里现在看着到处特别的乱。

        一分钱憋倒一个英雄汉啊,外婆躺在床上流着眼泪就起不来床,怎么才能把乔芸拉扯起来???她怎么无论怎么用力,孩子到现在依然过的还不好呢?小聪跟着他妈一点福也没有享到,你看人闹闹过的是什么日子?外婆哀伤从心中喷发,她可怜的小聪啊,她可怜的乔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