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理想永远跟现实相差十万八千里,外婆这辈子就希望乔芸能有过上好日子的一天,可现在乔芸卖保险,外婆不认为这是长远的职业。

        有自己帮着,她还能勉强过日子,要是没自己帮着呢?这个家老头子没了,就没人肯听她的了,儿子也好女儿也罢。

        老实说现在外婆后悔了,后悔曾经那样对待王妈妈了,她也知道自己错了,小真那孩子其实心肠挺好的,自己那时候就是没想明白,可是找上门吧,人家要是不搭理她怎么办?就是搭理了,小真要怎么帮乔芸?

        事情说到底就是乔芸上高中的时候老王家把乔芸接过去现在就什么事儿都没有了,乔芸后来也不会遇上吴国太,就是遇上了,你说小真为什么不把话说明白了?吴国太那是什么鸟?一个女人第一次婚姻没掌握好,就影响以后的运势。

        二楼的老张太太敲门,外婆强撑着过去开门。

        “我去给我们家孩子算命,你去不去?”

        外婆自然就跟着去了,她就是想知道乔芸以后能怎么样,能不能遇上一个好的,那姓候的肯定就不行,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

        老张太太去的那个地方人还挺多的,七拐八拐的总算是找到了,据说是新出马的,人好像特别会算。

        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人家给你算自然不是白算,围了一圈的人,每个人都是想知道,到底是准还是不准,外婆原本也不信这些,现在没办法了,她没有直接说乔芸的出生年月日,直接先把王冉的给了出去,准不准看看就知道了,要是准的话在算乔芸的,要是不准的话,乔芸自然就不用算了。

        那女人又是哼哼又是摇头的,一直眯着眼睛好半天睁开了,看着外婆:“她嫁的人……不错吧……”

        外婆觉得准了,那王冉嫁的可不算是还不错嘛,接下来就好办多了,这样的事情人家看着你脸上的表情就差不多知道了,虚虚实实的,外婆倒是信了几分,王冉好不好她没有兴趣知道,她就是想知道乔芸好不好。

        “感情上似乎有点不顺……”女人继续眯着眼睛,看着外婆眼里闪过一丝惊诧,她就知道应该顺着什么方向去说了,其实来算命的人,要么儿女没结婚要么家庭出问题,要么就是各种不顺,一概都是这个套路的,知道是感情不顺就简单多了,把责任往男人身上一推。

        听进外婆的耳朵里可不就是这样嘛,乔芸这段婚姻谁错?那自然就是吴国太了。

        回到家里,外婆就寻思那个贵人,想来想去又想到王妈妈的身上了,王冉是肯定靠不上,至于叫乔芸去勾搭简宁,乔芸也没有这个本事。

        王妈妈晚上做好了饭菜,王超进家门就是吃饭,公司是越来越不行了,张辽精力有些跟不上,摊上那么一个妈也是够呛,张靖饶这算是交代进去了,张辽原本也是真放弃张靖饶了,有什么办法,不是他当老子的不对孩子好,孩子不争气,闹到今天,他就是想做点什么也做不了,张辽通过朋友认识了一个离婚的女人,两人都是有想在进一步的打算,毕竟他不年轻了,张靖饶这样他总得有个后吧?依着张辽的条件就是找个未婚的都容易为什么要个离婚的原因很简单,他就是想找个人好好过日子,那些未婚的看过几个,都觉得不行。

        张辽原本看上王冉就是觉得王冉稳当,在一个王超在自己手底下工作,王冉就是蹦跶也蹦跶不到哪里去,谁能想到人家就不愿意了,登记了,老婆好不容易怀孕了,他妈就天天没事儿找事儿,动不动当着妻子的面就说张靖饶,说张辽多狠心,亲生儿子不管,那边张靖饶的亲妈又找上门了,闹的张辽是一个头两个大。

        你架不住这个世界上就有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出事儿她就跑,没事儿她就回来,你有什么办法?人家跟你玩的就是脸皮。

        张辽这老婆过去离婚多多少少就是跟婆婆关系相处不好,两个人都是再婚家庭,她已经拿出来自己全部的力量尽量对着婆婆好,可婆婆成天竟事儿,今天胳膊疼,明天腿疼,张靖饶的妈还总上门,怀孕的女人情绪原本就不好,原本早上跟婆婆说好了今天要陪她去医院看病的,婆媳两个人前后的从二楼离开,张辽的妈妈就嘟囔。

        “我都疼这些天了,你今天才想带着我去看病,你心里怎么打算的?”

        她儿子明明能找个未婚的,偏偏就找了一个离婚的,离婚也就算了,结婚的时候还给了儿媳妇娘家二十万,又给买的车,那老太太能干嘛,她儿子这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一个二手货还配张辽对着这么好?她不是喜欢张靖饶他妈,但是这个儿媳妇她也不喜欢,一路上就嘟嘟囔囔的,这几天自己头总是晕,下楼梯的时候就觉得眼前发慌,脚就不知道往哪里放,手扶着扶手就觉得站不住,自己害怕潜意识直接就去抓儿媳妇的手,张辽老婆还挺着大肚子呢,突然被婆婆扯了一把,她自己没有准备,整个人就被给拽下去了,她在老太太的身后,老太太在前面,她脚下一滑往前掉,老太太幸亏是双手扶着楼梯,不过也吓的够呛,自己喘着粗气。

        “你这是要撞死我啊……”

        张辽的老婆摔楼梯上了,狠狠往地上一坐,一屁股的红,自己能感觉出来不对了。

        “你,怎么了这是……”

        送医院孩子掉了,是个男孩儿,医生说太不小心了,摔的挺重的,张辽这还能上班嘛?回家吧,一面是自己老婆,他老婆要是对婆婆没怨恨那就怪了,都五个多月了,她这个年龄,这次怀孕都不容易呢,医生也说了,这次摔得挺重的,她是自己摔的嘛?婆婆出事情下意识去拽自己这个儿媳妇,还是一个挺着肚子的儿媳妇,谁不怨恨?

        张辽势必要在老妈跟老婆之间选一个,他是选择了,选择自己老婆了,可那边是亲妈,买了房子请了保姆照顾,老太太就觉得儿子现在是要媳妇儿不要她这个妈了,动不动就哭,身体一方面是真不好,另一方面就是装,今天打电话到公司她要死了,明天她就不行了,张辽不知道他妈是真假啊。

        要说王超对这个老太太的佩服程度那真是不是一般的,一般的妈都是恨不得孩子能过好日子,张总这妈似乎就恨不得整死儿子,估计前辈子是仇人来的。

        王超筷子夹着菜,自己吃了两口饭:“王冉跟简宁怎么不过来吃口呢?”

        王妈妈说叫了,王冉要在家里做就没过来,王超也是偶然提到张辽家,王妈妈心里就觉得幸好当初是没要张辽,不过老太太没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给人当后妈不好当的,当得好当不好都是两难。

        “还得说妈有眼光呢……”徐秋华赞了婆婆一句。

        王妈妈心里想着,不是她有眼光,王冉是她女儿,不是徐秋华的,徐秋华当嫂子的自然会觉得张辽好,她当妈的才能看见张辽背后还有个儿子呢,再说她女儿未婚干嘛要找一个离过婚的。

        “闹闹在家呢?一会儿打个电话,叫孩子过来玩?”王超有些蠢蠢欲动。

        徐秋华就讨厌王超这点,人家的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动不动就去撩,背后王冉讨厌不讨厌你这个当哥哥的?用得着你去献勤?

        王超上了年纪,就喜欢小孩儿,你说王焱那么大有什么好玩的,可闹闹小啊,小大人似的,哪怕就是走路都能把王超给逗笑了,王超莫名的就是喜欢这个外甥。

        “你别讨人厌,王冉才回来几天,看孩子都看不够呢……”

        这都没能打消王超的念头,自己说下楼去买点东西,绕着绕着开车就去超市了,买了不少的吃的外加玩具就直奔着王冉家去了,王冉跟孩子在吃饭呢,简宁没回来,说是要晚一点。

        “多吃鱼,吃鱼脑子好?!卑延愦烫甑袅朔诺胶⒆拥耐肜?,闹闹看看妈妈又看看鱼然后把鱼都给吃了,这边门铃响,王冉一看是自己大哥,这个时间他怎么来了?赶紧给按开,过了能有两分钟王超提着东西上来的。

        晚上下雪了,大到中雪,外面雪花飞舞的厉害,王超这哪怕就下车这么一小段距离,也弄了一头,进了电梯气温一高又化了,王冉家胳膊的走廊上摆着几个箱子,王超纳闷的看了一眼。

        “哥你怎么来了?”

        王超笑笑,跟王冉没什么好说的,再说他一贯都觉得王冉不好,自己又不能说专程来看闹闹的,就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简宁没回来???”

        闹闹从椅子上下来,看着王超喊了一声舅舅然后就要躲,王超这就不干了,躲什么啊,舅舅是特意过来看你的,闹闹这饭就吃到这里了,到处躲王超,王超就觉得孩子好玩,你看那么大一点跟个小球似的,怎么看怎么有意思,王超就合计徐秋华那孩子要是没掉,自己家现在也会热闹的。

        “舅舅带你去你姥姥家住一晚上好不好?”

        别的小孩儿的话一听这话,肯定是愿意跟着去的,毕竟能玩嘛,可闹闹……

        “不去……”闹闹就一个劲儿的往王冉的身后躲,王超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王冉,孩子虽然是姓简的,可也不能忘了姥姥啊,去姥姥家住一天怎么了?

        “你给闹闹收拾收拾衣服,我领着他去?!?br />
        王冉知道自己儿子,闹闹肯定不能去,就跟王超说等下回的,等她有时间的,她领着闹闹去,可王超脸子就撂下来了,他这说话就不好使是被?

        “你自己看看,你怎么当人家妈的?扔着孩子自己跑外地去了,自己的本分工作都没做好……”

        王超对王冉的意见就不是一点半点的,你上什么班?你家弄好了才是真的,你连家都照顾不好,你工作上在优秀能如何?你这是本末倒置,王超惯于发号司令了,在家说徐秋华怎么说都行,徐秋华也不跟他争,轮到王冉这里了,王冉自然不能干。

        王超就要带着闹闹走,王冉拦了一下。

        “你干什么???”

        “你说我干什么?”

        “我工作的事儿不用你管,我怎么了?我怎么就不能工作了?”王冉这气也是受的够多了,自己妈不站在她一边,现在大哥又是这态度,前天婆婆刚说完她,她就闹不明白了,简宁没意见,简宁觉得这样挺好的,并且他们是经过协商的,为什么这么多人就看她不顺眼?女人是不是就不能发展发展工作?她没杀人没放火的,干嘛一个两个的就都对着她来?

        她自己已经够上火的了,难道她不清楚自己对于这个家庭付出的太少?

        王超气的脸有些发青,王冉小时候还行,长大是越长越歪,你就看看她这态度,跟谁横呢?她真以为自己了不起了是吧?

        “你自己去看看,有几个女的就本事的?你就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就得了……”

        你看社会上,有几个成功的是女人?女人占据的比例是多少?就是真例外的那几个也不会是你王冉,你没有那样的本事。

        王超就是觉得王冉不行,既然不行何必把时间扔到哪里去,你照顾好家庭才是真,回到单位就在本地工作,拿着一个月三四千的工资,你是当妈妈的,别太把自己看的轻松了。

        王超认为女人的用途就是摆在家里的,男人教育孩子不如女人来的好,女人更加有耐心,每天接接孩子送送孩子,然后陪着孩子学习学习,挣钱工作的事儿就让给男人去,男人没少了你吃没少了你喝,就行了呗。

        简宁开门听见里面好像有争吵的声音,一听王超的动静赶紧拉开门,果然是自己大舅子。

        这绝对不是王冉跟王超的第一次争吵,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王超就喜欢王冉最好什么事儿都能听他的,可王冉就偏偏不是那样的个性。

        “哥你来了?!?br />
        王超这脸子还是有些发青呢,越来越看不上王冉,简宁也是,自己老婆他自己不管,他们这些外人跟着在操心能怎么样?

        王超高高兴兴过来看孩子的,黑着脸走人的,回到家里没跟自己爸妈说,晚上要睡觉跟徐秋华提了一句。

        徐秋华也认同王超的意见,本来嘛,别人想嫁还嫁不进去呢,王冉可倒好,这给她忙的,因小失大啊,这是简宁性格好,要是简宁稍微有点意见的话,这家早就拆了。

        “我这小姑你还不了解,觉得自己有本事,想要施展施展,其实一个女人图什么,丈夫能赚钱日子过的好不就行了,王冉太较真了?!?br />
        徐秋华嘟嘟囔囔的说着,在徐秋华的心里,王冉为了闹闹也应该待在家里,想工作的话,等闹闹大一大的,上个八岁九岁的,那时候不能就松手了,你就是在愿意去管,孩子也用不着你了,就像是王焱,现在想叫王焱跟她亲近亲近,孩子还不愿意呢。

        早上徐秋华起来做饭,王妈妈已经把饭菜都做好了,眼看着六点四十了,王焱吃饭呢,徐秋华这才幽幽的醒过来。

        “妈,我起来晚了……”

        王妈妈只当没有听见,又不是起来晚一次两次的,能睡是福啊,愿意睡就睡被,反正自己是睡不着,她年纪大了,觉变得少了。

        王爸爸四点多开车就去三叔家了,王爸爸现在是见天的不着家,在家里就待不住,干活干了一辈子,你叫他歇着这就等于要他命,中午或者晚上能过去看看王奶奶。

        “我爸又走了?”

        徐秋华心里撇撇嘴,要说这公公那真是不会享福的一个人,不干活浑身痒痒。

        “嗯?!蓖趼杪栲帕艘痪?,叫王焱赶紧吃,自己好送他去学校,王焱说多少次了,自己一个人能去学校,可王妈妈跟徐秋华都不放心,经历那么一回,胆子都吓破了,哪里敢叫孩子一个人去,拿着布口袋送着王焱去学校,看着孙子进去的,直接到路边等车,这就是要去王冉家了,坐了三站,自己又去买了一点东西,这都给女儿拎过去。

        徐秋华在家里把碗筷都收拾了,这眼看着都七点四十了,老太太还没回来就知道了,肯定是去女儿家了。

        王冉领着闹闹在楼下玩呢,孩子说要堆雪人,王冉把孩子的手套围巾都给戴好了才给领下去,她就在一边站着看,闹闹自己玩呢。

        “怎么在外面玩雪啊,这冷的天,孩子再给冻感冒了……”王妈妈心疼外孙子。

        “姥姥……”闹闹对着王妈妈喊了一声,王妈妈接住孩子,今天这孩子热情,弄的王妈妈有些觉得太阳打西边出来,孩子玩高兴了,小脸红扑扑的,那是白色的手套,上面都是闪亮亮的钻,闪的王妈妈眼睛有些发花。

        “小孩儿给他戴这样的手套,还弄个白的……”王妈妈没好气的瞥了女儿一眼,傻不傻啊,这雪是干净的???有钱也不是这么糟践的。

        闹闹手上戴的那副手套那是他奶奶给买的,王妈妈是不知道那个东西的价格,别小看,就那么两个小东西一万多块钱呢。

        王冉笑的有点尴尬,孩子要玩,家里没有别的孩子的手套,自己总不能叫他空手去抓雪吧?王冉也不知道那个东西那么贵,谁能想到了。她看着那手套是挺漂亮的,不过在漂亮也是手套不是。

        王妈妈上楼待了一会儿,王冉说要过去看看自己奶奶去,好不容易回来一趟。

        “是应该过去看看,你奶奶现在糊涂的厉害?!?br />
        人都有点认不出来了,总认错,闹出来不少的笑话,总把老五认成是老三,老五买点东西,老太太回头就对老二媳妇儿说老三又给买东西了,弄的五叔开玩笑的时候就说,老太太这看重谁,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王冉领着闹闹去的,王妈妈跟闹闹坐在后面,王妈妈逗着孩子说话,指着车窗外教闹闹认东西呢。

        二婶在家呢,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院子里一看就是早上特意扫过的,外面的绳子上都是洗的衣服,都是王奶奶的衣服。

        衣服并不是二婶给洗的,人王奶奶有资本的就是,生了五个儿子,现在剩四个,四个就都孝顺,天天后儿子回来看,衣服就都是儿子给洗,你看三叔五叔忙,能抽时间就尽量抽,王奶奶现在认人都有点糊涂,大家就觉得,老人家上年纪,迟早有一天是要走的,现在能做的就尽量做,将来老人离开了,没人会觉得有遗憾。

        “冉啊赶紧进屋儿外面冷,闹闹来了???”

        二婶对着闹闹笑,用手揽着王冉的肩膀,王冉也是命好,老王家就是小子多,就这么一个丫头,到哪里就都是客,叔叔婶婶就没有对着她不好的。

        王奶奶认识王冉,就是说话来回的断片,聊天是肯定聊不到一起去了,王冉买了一点水果,闹闹就对这个炕特别感兴趣,可是人太小了,自己上不去,就在炕边来回的跑,想冲上去,给二婶乐的,赶紧把孩子给抱上去了。

        王奶奶住的屋儿比一些新结婚的年轻人装修的都好,这边是炕,那边是床,屋子里该有的就都有,现在天冷了老太太就睡炕,白天晚上一烧,坐在那上面别提多暖了,晚上二叔睡下面的床,老太太年纪大了,怕要真是半夜有个万一的,或者老太太半夜想上卫生间了,毕竟炕高啊,怕老太太摔,你六十岁摔一下不见得会怎么样,这都八十多了摔一个容易要命的。

        要是三叔五叔或者王爸爸有时候来二叔这里,愿意待一个晚上也都是睡外面的床。

        王奶奶脸色很好,耳朵不聋,还是那模样,就是在家里自己也穿得立立整整的,好干净,二婶也舍得给买,二婶这个儿媳妇当的就很聪明,老太太现在八十多还能活几年?再说就说买衣服的钱也不是叫她给掏,那些儿子呢,她现在照顾,照顾好了,老大老三老五谁不能看见了?谁来都不空手来,买的东西老太太能吃几口?

        其实有些事儿想明白了,对自身是没有坏处的,二婶也不是恶人,自己娘家妈接过来家里照顾那些年呢,老婆婆也没怎么刁难过她,为人子女的,能照顾好就尽量给照顾好。

        “奶奶,晚上睡的好吗?”

        “睡的好啊,你二婶天天给我洗脚,王冉还没去沈阳呢?我听你妈说你要去沈阳了……”这又是断片了,王妈妈起身对着老太太说着:“这都回来了,过几天才走?!?br />
        王奶奶点点头,嘴里嘟囔着回来就行:“哪天去沈阳???你以前没去过沈阳吧……”

        二婶呵呵的笑;“你奶奶现在记性不行了?!?br />
        外面有摩托车的声音,二婶赶紧往外跑,王奶奶对闹闹没有太特别的情绪,看着可没有对王冉好,王冉从进门就拉着孙女的手不放,孙女是她给带大的,可闹闹不是,加上自己现在糊涂,闹闹有时候是谁,她都搞不清楚。

        二婶跟人在外面说话,没一会儿进来。

        “今儿正好,小王冉来了,二婶就拜托你帮二婶个忙……”

        二婶要跟着出去一趟,眼看着到点送王奶奶去做足疗了,以往就都是二婶陪着的,今天不是赶巧了嘛,要是王冉跟王妈妈没来,二婶也不可能走,王冉一听觉得有点稀奇。

        这是五叔给弄出来的节目,王妈妈这是早就知道,王奶奶每隔一天就过去按摩,按按脚,不管有没有用处,几个儿子都觉得老爷子没了,就剩这么一个老太太了,在老太太的身上能下点功夫就下点功夫,一般的老太太要是看着儿子这么花钱,肯定要推,可王奶奶不,她是真的很享受这些。

        王冉陪着奶奶去了,闹闹王妈妈领着,闹闹就往前跑,自己小手攥着妈妈的大手,拉扯着妈妈的手来回的摇晃,王冉那只手扶着王奶奶,怕外面路滑老太太在摔了。

        按摩师傅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大概能有五十多岁,别看老头样貌不怎么出奇,是有绝活的,就单说王奶奶做这些,就不到一个小时,就得花出去三百多,不过有孝顺儿子就是这点好,抢这付钱还都付不上呢,老二家就负责送老太太过来,三叔跟五叔大部分就都是负责出钱的。

        “我老了,能赶上我奶奶一半,我就满足了?!?br />
        王妈妈笑着,那是,不是每个老人到了老年运气就都是如此好的,也不是每家的儿子媳妇儿都能这样孝顺的。

        闹闹是没怎么在农村待过,王冉领着儿子出去玩玩,孩子撒了欢儿的到处跑,你抓都抓不住,一个小孩子全身都是精力,王冉这个年纪想追上闹闹,那是有点难度。

        “你倒是看着点啊,在摔了……”

        王妈妈话音才落,那边孩子就果然摔了,这土坡上都是雪,小孩子平衡感也不是特别强。

        “我就说什么来的……”王妈妈颠颠的往上跑,王妈妈没扶孩子一点事儿没有,闹闹是想哭,眼圈里有眼泪,可没哭出来,回头先看看自己妈妈,结果王妈妈一上去这么一扶,闹闹倒是哭出来了,伸手要王冉去看。

        闹闹的手被他爷爷打肿那次就是这样的,一路上他就举着手,那意思叫王冉知道,他的手是受伤了,你别以为孩子你不懂事,他不仅懂事,他还会看眼色呢,你一着急,他心里就明白了,我这是疼了,我很疼,我应该哭的。

        眼泪流了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妈妈,王冉没上手,也没看儿子的脸。

        “自己站起来把身上的雪都拍拍,哭什么啊?!?br />
        王妈妈给孩子拍着衣服,闹闹一看自己妈妈好像不是很可怜自己,挣扎着起来自己又跑一边玩去了,王冉摇摇头,她不心疼?

        她心疼的很,可小男孩儿玩嘛,就肯定会摔到的,摔了就哭咧咧的,等着大人哄,这可不行,他自己得明白,摔倒了自己拍拍爬起来就好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王妈妈叫闹闹回来,可孩子不听话,跟野孩子似的。

        “平时看着害羞,这是没找对地方你看就跟个野猴子似的……”

        王妈妈没好气的说了一句,这又不疼了是吧?才摔完哭完,脸上的眼泪瓣都没擦干净呢,又出去跑去了。

        *

        “怎么了?看着小脸这么白?”

        王亮他妈原本是在开玩笑,谁知道于田田是真的不舒服,刚才就觉得肚子丝丝拉拉的疼,可没一会儿又不疼了,谁知道现在又疼了,她早上也没吃什么???

        “妈,我是不是要生了啊……”

        王亮这满屋子的找保姆给收拾好的袋子,就找不到,他从来不管家里的这些东西,上哪里知道放哪里了?

        保姆跟王亮妈扶着田田往外走。

        “没事儿,你别怕,还早呢,不疼了吧?一阵一阵的是不是?”

        这个疼还尚在能忍受当中,田田倒是没怕,王亮上楼去找,你说保姆说话也不说清楚,放屋子里了,哪个屋子???自己下楼的时候脚崴了一下,这给他疼的,王亮就特别想摔了手里的东西,生孩子送医院就得了,干嘛弄的这么人心惶惶的?

        他说的是保姆说的不是于田田,你说保姆跟他妈拽着于田田就出去了,你们两个老太太会开车还是会干什么???

        还不得等自己去开车?

        王亮这边埋怨个不停,那边人家三个女人直接奔着医院去了,家里也不是没有司机,不是只有你王亮会开车的。

        这就是要生了?

        于田田到医院肚子又不疼了,一点感觉都没了,下车就说自己好了。

        “好像不是要生了?!?br />
        她自己叫不准,刚才的那种感觉很像,可现在一点都不疼了,有点不对劲儿,别在闹出来笑话了。

        医生给检查了一下,说是要生了,不过看着还早,叫先休息一会儿。

        于田田这要生了肯定就要通知她爸妈的,她爸就着急往医院去,她妈就闹心,她想给孩子增加心里负担???那些话她就是忍不住才说的,她是不放心王亮,或者你说王亮有什么能叫她放心的?

        王亮在于田田妈妈这里就是有前科的。

        “你赶紧的……”

        别的孩子可能不管怎么样跟娘家有怨气,这种关键时刻还是自己妈妈好的,可田田现在对她妈真是打从心眼里的觉得惧怕,她总是感觉,她妈要是跟她单独待在一起,下一秒就会说一些刺激她的话,她真的赌不起。

        “想吃什么吗?妈给你买去?!蓖趿谅杪璋镒盘锾锓瞪?,叫她侧躺着,她直挺挺的躺不住,觉得呼吸有点困难。

        “不吃了?!碧锾镄睦锵?,要是吃东西到时候生孩子在生出来别的赠送品怎么办?

        她总觉得这事儿不太安稳,自己应该在生前去一趟卫生间,把该解决的都解决了,这也不是从哪里听出来的,田田自己想的,要是用力,一个用力没注意把别的带出来了怎么办?

        这孩子想的有点多。

        于田田她爸妈进来,田田妈妈看着女儿这脸上没什么汗,想着估计是没到时间呢,眼睛一扫,王亮又哪里去了?王亮也是寸,回回就能叫丈母娘给抓住毛病,老婆怀孕他人跑外地去了,老婆要生孩子了,他脚崴了,满屋子里的找保姆说的那个行李袋,找到了自己还得开车过来。

        田田妈第一个能想到的,那就是王亮出去玩了,这头老婆给你舍出去性命生孩子,你当男人的你就出去玩了?

        嘴上不说,可脸已经黑了。

        于田田不是准备剖腹,所以来的很着急也没有预约,现在单独的病房没有空出来,只能暂时把她安排在两人一间的房间里。

        “这不吃东西也不行啊,说不定什么时候生呢,你听妈的话……”

        于田田她妈知道自己女儿喜欢吃什么,转身出去就买去了,王亮这边拎着东西往里面走,他倒是没着急,到医院就生孩子,有什么好着急的,跟丈母娘正好撞一块儿了,你说看见人,他又不能装哑巴不说话。

        “妈……”

        于田田她妈这脸就跟长白山似的,连招呼都没跟王亮打一声,鼻子喷个气儿就出去了,王亮这火堵的。

        得,今天看在田田的面子上,就这么拉倒了,他气死也是自己活该。

        于田田这可不就是没到时间呢,上午过来医院的,下午四点还没有动静呢,倒是疼的频率上去了,疼起来的时候有点扛不住,也没哼哼,自己就咬着牙,她清楚,哭出来也没用,她要是哭了,她爸妈闹心,人王亮也不会往心里去,不是他生,你指望他能有什么感觉?

        女人就得自己对自己好点,留着点力气,喊了也疼啊。

        隔壁那床的女人那丈夫叫她给收拾的,张嘴就数落,要不是为了你,我能遭这个罪嘛?

        田田听着女人发飙自己就特别想哭,要是放以前她也是这个款儿的,现在不奢望了。

        王亮病房是没动静,出去就发飙了,他们拿着钱,还弄不到一个单人间?原本预产期也就是这两天,这是搞什么呢?这可以归纳为准爸爸的心里情绪爆发,人医院不是不愿意给于田田找,今天生孩子的人多,那边已经在积极的给找当中了,已经有空房间了,不过里面在收拾当中,被子什么都要换新的,这边还没通知家属呢,王亮这就跟人对上了。

        “干什么呢,你给我闭嘴?!蓖趿谅韫丶笨套约菏茄棺湃?,你跟谁吼呢?

        于田田换了房间,过了五点就有点扛不住了,越来越疼,自己坚持不住了,就特别想说剖了吧,心里一直这么想着,这边医生几分钟过来一次,给她按肚子,有的医生学过,她上手按过之后产妇不会觉得疼,当然你钱给到位了,你才能享受到这样的待遇,田田自己手到处乱摸着,她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可是手不动动,她就抗不下去了。

        于田田她妈在外面待着呢,生孩子着急也没用啊。王亮坐在一边,自己看着于田田。

        “你疼不疼?”

        于田田特别就想喷王亮,你过来试试,你就知道疼不疼了,你看看你坐的那么淡定,你还问我疼不疼?

        王亮是想安慰她,可第一于田田没有叫,她也没有表情扭曲,谁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王亮坐在一边,攥着老婆的手:“你别怕我在这里坐着呢?!?br />
        于田田手指头抠着王亮的手,你在这里坐着能起什么作用?

        “你别拉我手,疼……”于田田就觉得自己手疼,浑身都疼,说了一句。

        王亮看着她指甲还在他肉里呢,自己想想就没说,得了,这个时候了,她愿意说什么就是什么吧,从五点到八点,这还是没要生,田田没疯,王亮已经要疯了,从上午就隐约觉得疼了,这都几个小时了?还不生?他跟护士讲话就有点唧唧歪歪的,语气就控制不好了,到晚上八点那就是彻底控制不住了。

        “她这都这样了,还不能生呢?”

        他现在就怀疑这医院靠谱嘛?

        这给他妈气的,医院是他们选的,选的时候于田田跟王亮都在的,这也是好医院的,不是随便给找的。

        护士就负责微笑,知道这是家属着急了,经常遇上这样的,她们也没有什么值得生气的,于田田这运气不好不坏,有的第一胎人家运气好,几个小时也就生了,有的运气不是那么好,折腾两天的就都有,她是不好不坏,后半夜两点进的手术室,等孩子生下来的时候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当一次妈真是不容易,太不容易了。

        生了一个六斤七两的小丫头,她自己是顾不上了,王亮他妈要是之前还有点觉得可惜,是个孙女,那现在孩子生下来抱在怀里就没那个感觉了,孩子不算轻,肉呼呼的抱在怀里,于田田她妈倒是没去争孩子,人家是亲妈,自然先关注女儿,护士说没有多大的问题。

        自然产恢复的就是好,田田这身体也算是心疼她,下午三点多,自己竟然能下地走了,给护士看的。

        护士不是没见过有恢复这么好的,不过大部分说实话都是大众产房那边的农村妇女或者家里条件相对来说不是特别好的,那样的女人皮实,自己也不会心疼自己,于田田这样的,真是头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