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53 较真儿的爱情

    253 较真儿的爱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我就说这王亮,田田这头怀孕呢,就跟没事儿人似的……”田田妈终于还是没忍住当着女儿的面抱怨了起来,事实上她已经忍耐很久了。

        老婆挺着肚子,做丈夫的不说陪在身边,是,你工作上调动这他们没有办法管,配合吧妥协吧电话你总要打的吧?人一出去就跟挣脱了渔网的鱼似的,她当初怎么说王亮来的?王亮跟田田压根就不合适,门当户对这个东西千古能流传下来还是有一定的根据的,摊上这么一个男人,你说活的憋屈不憋屈?

        “行了,别当着孩子说?!碧锾锇职殖读死掀乓话?,你也知道孩子的情况,怀孕的人原本就容易多想,你火上浇油能有什么效果?再说之前田田不是过去沈阳了一趟嘛,她自己回来也说挺好的,当父母的能少唠叨就少唠叨一点吧。

        田田妈看着田田爸气不打一处来,男人就是心大,可没这么心大的。

        “他在那边跟谁接触你知道吗?成天累月的,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田田啊,婆婆不是妈,真要是她儿子做出来点什么,你以为人家能向着你?”儿媳妇永远就都是外人,只有儿子才是亲生的,王亮要是在外面胡来了,他爸妈就是知道了,恐怕也不会管的。

        于田田盯着自己妈妈的脸良久,好半天起身:“我回家了?!?br />
        “回什么家???田田啊,这样下去不行的,你总得合计合计自己的后路吧?我当初就说你们俩不合适,你一个女孩子就追着人家后屁股跑,他说一你不敢说二,他跟你分手你就要死要活的,现在好了,人家吃定你了,你怀的这还是他的孩子呢……”

        于田田就坐着不吭声,让妈妈唠叨她,不停的数落她,数落着她的不自爱。

        晚饭根本就没的吃,胀气的厉害,头隐隐约约的疼,肚子也有点难受,田田觉得胸口有点发闷,所有人都说她错了,现在似乎就验证了别人的揣测,她的结局似乎就已经现在就出现了,就注定是不好的。

        田田晚上心脏疼的难受,自己从床上爬起来,胸口疼的厉害,坐起身一瞬间觉得自己就要不行了,想伸手去抓电话,可就连抓电话的力气都没有,她捂着胸口跪坐在床上,是啊,她就是死家里了,恐怕都不会有人知道的,田田缓和了一会儿,抓着羽绒服拿着钱包就下楼了,外面飘着雪花,连续下了几天的雪,从楼门出去,她已经很小心外加小心了,可这几天的雪使这条路变得异常的滑,怎么摔的不清楚,护着肚子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于田田特别后怕,怕摔到孩子了,她小心的动动,肚子没有特别的感觉,脚疼的厉害,胸闷的更加厉害了。

        上了车,幸好这个时间还能打到车,她觉得万幸的就是,自己居住的不是深山老林,不然今夜她一定会死的,上了车一直在哭,控制不住的哭,她怎么就那么可怜呢?

        司机被女乘客哭的有点发懵。

        “马上到医院了,你在挺挺啊?!彼净尴藓蠡?,自己刚才就不应该停车的,这女的一看就是身体不好,还挺着肚子呢,说不定是怎么了,要是出事儿在他的车上,他可说不清了,即便说得清,这也触霉头不是。

        好在医院很快就到了,于田田下车的时候,司机都没敢扶她一把,很简单的道理,人家怕沾责任,并不是人们没有爱心,而是我们这个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学习雷锋做好事儿?可好事儿一回头就有可能变成祸事,每个人都在谨小慎微的权衡,能不管最好就不要管。

        田田的脚很疼,胸口更加疼。

        于田田的这病来的很是邪门,她的家里没有人心脏有问题的,爸妈的身体都还不错,爷爷姥姥家也没有这方面的疾病,没结婚之前也是正常,现在竟然弄出来一出心律不齐,医生建议她先留园观察一下,毕竟还是孕妇。

        “我总是上不来气,胸闷,怎么是心律不齐呢?”田田觉得会不会是误诊了,她不想给婆婆打电话,更加不想给母亲打电话。

        婆婆会说,你不要有那些猜测,这样不利于你的婚姻,她妈妈总说,田田你的选择就是个错误,妈妈老早就看出来了,你降服不了王亮,王亮人在外地,他做什么了,你知道吗?

        田田想起来王亮,他跟人挨的那么近,自己呢?她就像是一个马上要翻白肚皮的青蛙。

        朋友远离她了,同事不能找,真的找了同事,以后传开了,她还怎么去单位?

        早上给领导打的电话请假,领导的声音听不出来高兴还是不高兴,毕竟她的关系在这里压着呢。

        “处长,我今天身体有些不舒服?!?br />
        处长似乎压抑着不满,临时打电话来请假?可谁叫人家有靠山呢,不咸不淡的说了两句就挂上了电话,请假条回单位之后还是要补上的。

        田田想了很久,还是给简宁去了一通电话,她能求助的人,目前能想到的就只有简宁了。

        “哥,能不能求你一件事儿?”

        于田田请简宁不要跟任何人说,她说只是最近才这样的,但自己又不认识医生,得不到确切的答案,她现在怀孕怕影响孩子,于田田说话漏洞百出的,简宁不是听不出来,简宁早上跟护士就说好了,他要晚点过去,自然几点过去都说不好的。

        “真是太麻烦你了,我不应该找你的……”于田田很是抱歉,她也不过就是朋友的老婆,王亮跟王冉都在外地,她单独找简宁私下碰面,万不得已田田肯定不会这么干,可昨天真的太难受了,她这症状不是莫名出现的,已经很多天了,大部分都是因为母亲总唠叨那些事情,田田妈喜欢把过去的那些事儿拿出来伸伸,讲田田如何不听话,如何没有骨气,如果就让人给降住了,说自己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又说王亮现在如何不稳妥,田田开始听只是觉得难受,后期一次一次的听着,心累然后胸闷,心疼最后就演变成这样了。

        她真的是太想找个人陪自己一下了,她扛不住了,可丈夫不在身边,婆婆她不想找,妈妈更加不想找,她怕自己妈妈的唠叨,于田田每次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她会觉得恐惧,她害怕这是母亲打过来的电话,换言之,她就是害怕她妈,特别的怕。

        她心疼自己妈妈,又不能反驳,自己过去做的,和今天的一切形成对比,她只能一个人忍受两面的气,然后试着慢慢吞掉。

        “什么情况?”

        “昨天去哪里检查的?心肌缺血,血压有点偏高,她这情况有点不对啊,家人呢?”

        简宁拿着田田的片子,一个女人怀孕的时候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最幸福的时刻,可田田明显就不是,她似乎过的不快愉快,简宁答应过于田田不跟王亮说,但是眼下的情况,需要有家里人知道,她不是一个人。

        王亮的妈妈挂上电话,叫司机准备车,自己找急忙慌的套上衣服,这怎么还弄医院去了?田田就是不听话,自己说叫她搬回来住吧,她就不听,这要是出个好歹的,自己跟她妈怎么交代?

        保姆就跟在后面,看着王亮他妈这样,要上手帮忙。

        “不用,你回去吧?!币槐咦咭槐叽?,出大门了,身上还没套上那件大衣呢,实在给信儿给的太快,她都没有时间去想就出门了。

        到医院问过之后,医生也详细的解答了一下,王亮妈妈就说没有听说过于田田有这方面的毛病。

        “她单位经常检查身体的,我没听她说过有的……”

        田田要在医院里待两天,配合检查,王亮妈妈也是这意思,有病咱们就看病,把病治好了才是目的,她进病房,坐下身,自己随手想找找包给田田交钱,结果出来的着急,什么都没带。

        “简宁啊,你手里有钱没有?”

        简宁出去帮着交钱了,王亮妈妈看着躺在床上的田田,自己坐下身:“你过去没有这方面的毛病是不是?”

        田田不知道应该对婆婆说点什么,她心里委屈,不说的话,可能自己就要憋死了,她真的抗不了了,自己坐起身,王亮妈妈上手去扶了儿媳妇一把,田田就哭了,痛痛快快的哭了,她知道自己不靠谱,因为一个男人就要死要活的,现在报应了,她捂着脸,她知道说这些话婆婆可能不爱听。

        “我害怕她,我看见她我就怕,她总不断的提醒我,我做错了……”

        田田喊着,她真是太害怕妈妈了。

        这把王亮妈妈给气的,一开始以为于田田说的是自己,她也没怎么着啊,你说王亮说结婚,自己拦了还是怎么了?可是品品田田说的这话,总说?自己可没有机会说这些,再说她就是对田田有点不满意也都是放在心里的,不会拿到明面上说,能说的,还能被她叫妈的这个人……王亮妈妈觉得,一个人有没有层次并不是看你读过多少的书,或者你受到过多少的教育,那个境界不是只看这些的,作为一个母亲,你给不了孩子最好的生活,但是你应该给与她自信,给她信任,你要试着去相信她的选择,这是亲妈吗?

        王亮妈妈觉得怀疑,怎么会有人愚蠢到了这个地步?你的女儿现在正在怀孕,你加重她的负担,数落她,并且把一些莫须有的东西横在她的眼前,你是盼望着她死吗?还是你觉得你这样说你就胜利了?因为你是母亲,你说他们不合适,现在就真的照着你的话来了,高兴吗?还是自豪?

        完全不知道所谓。

        王亮妈妈抱着田田,觉得田田挺可怜的,可怜的并不是她家里条件不好,可怜的是摊上一个这样的母亲,说落井下石一点不为过。

        “你听妈的话,好好的养着,过两天好了出院回家里住,有事儿妈给你做主?!?br />
        田田歪在婆婆的怀里,她不想回婆婆家住,婆婆跟妈还是两个概念,可婆婆现在就是说了算,王亮妈妈回到家里,脱大衣的时候就想起来于田田说她妈总当着她的面说她丢人了,突然把手里的大衣照着沙发就砸了下去,气死她了。

        这是亲妈还是后妈???

        她惯着王亮,从小就惯,别人总说她把王亮给惯的不成样子,可她就这么一个孩子,她不惯着王亮她惯外人去?她儿子就是在不靠谱,只要王亮愿意的事情,她很少会难为孩子,她以为世界上的妈妈大体跟自己就都差不多,看起来还是自己眼界小了。

        “这是怎么了、”保姆一看,这没什么脾气的人,怎么突然摔上东西了?

        王亮他妈给儿子去了电话,几乎就是命令。

        “想办法把王亮给我整回来……”

        电话那边似乎还在说着难处,王亮他妈突然发火了:“我儿媳妇都要死了,我还管谁?这都进医院了,他多伟大的一个人啊什么事儿就都离不开他,马上把他给我弄回来,你不调也行,我找老王说?!?br />
        王亮妈妈挂上电话,这边叫保姆把楼下的房间收拾出来,王亮跟田田要搬回来住。

        “我也是纳闷,你说那还是亲妈呢,时不时往孩子的心口戳刀子,我这当婆婆的看着都受不了呢?!?br />
        保姆笑笑:“你啊,就是太心善了,田田妈这样的多着呢?!?br />
        “我当时一听说就特别想去找她,可是转念一想,算了……”

        于田田出院就搬回婆婆家住了,王亮那边说还要一个月,她倒是没再吭声,早晚两顿饭都是她亲自做,除非是身体不舒服了,或者有别的活动了,保姆会打打下手,也不全是都管田田,田田的衣服她是不管的,早上送着于田田出门上班,晚上她回来,进门就能看见婆婆在家里,公公有时候特别忙,就她跟婆婆一起吃饭。

        晚饭王亮妈妈今儿高兴,做了六七道菜,把花镜摘了,上午老同学聚会,都多少年没见了,大家聚到一起,难得开心,这不这份开心一路维持到晚上。

        “妈,你今天好像挺开心的?”

        田田拿着筷子,王亮妈妈把饭碗递给她,给装得满满的:“很多朋友好多年都没有见到了,难得见一次,下一次在见面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了……”

        王亮妈妈也是觉得感概,跟儿媳妇吃完饭,说是想出去走走,于田田吃完饭每天也都要运动运动的,她从医院回来之后就很少回娘家了,婆婆不让回去,反正王亮他妈总有借口不让她回去就是了。

        婆媳俩挽着胳膊,田田一开始跟婆婆还是有隔阂,挽着自己妈妈的手你会觉得这就是自然的,挽着婆婆的手臂你会觉得浑身僵硬,好在多做几次,似乎动作就能缓和柔软许多。

        “咱们去超市,王亮过两天就回来了?!?br />
        婆媳俩有商有量的,王亮他妈过去对田田不是没有过要求,可闹出来于田田住院的事儿,就觉得孩子挺可怜的,亲妈都不护着,那她当婆婆的就替亲妈做点什么吧,进了超市,拉着田田的手往水果区去,婆媳能手拉手的估计并不是很多。

        王亮妈妈拉着田田的手往橙子那边看,于田田就一直嘟囔,她不太喜欢吃橙子,可婆婆总逼着她吃,还时不时给榨汁,她觉得酸。

        “妈,咱们买点香蕉吧?!?br />
        吃香蕉多好啊。

        “香蕉买,橙子也得买,橙子维生素多着呢,对你身体好?!?br />
        当婆婆的不管儿媳妇苦着脸,回头对于田田说着:“你去给妈拽个口袋?!狈愿榔鹄淳吞乇鹚晨?,好像经常这样吩咐于田田,于田田往一边去拽口袋。

        “田田……”

        超市里遇上田田她妈了,于田田她妈也是来超市逛逛,看着于田田跟她婆婆站在一起,她婆婆跟吩咐佣人似的,叫于田田给拿袋子,她女儿屁颠屁颠的就过去了。

        “妈……”

        于田田的胸口又闷了,她觉得上不来气儿,难受的很,王亮妈妈勉强看了亲家一眼,既然遇上了就肯定要说说话的,田田妈还是关心孩子的,唠唠叨叨的,田田就生怕自己妈下一句又要提过去的事儿了。

        王亮打电话给他妈,前几天才知道于田田闹的进医院了。

        “怎么回事儿???”

        王亮他妈不能在人家母女面前说,稍微离开一下,奶酪区这边小风嗖嗖的,毕竟是冷冻区,能热了才怪呢。

        王亮是有点不愿意,一听是丈母娘那边的事儿,他就头疼。

        “有病吧?!?br />
        “行了,你就当没听见就是了,王亮啊,人就看着你们过不好,就盼着你们过不好,我也懒得说了,你自己做没做到位,你心里比我清楚,这老婆是你要娶的,娶回家了,你就扔着不管了,她一个人在这边,你是连通电话都没有,要是不能过就赶紧散,别拖着人家知道不?”

        王亮这个郁闷,谁说不过了?谁说要散了?

        他不过就是觉得婚姻有点闷,他也没有生别的心思,不是每个人都是简宁的,一样重复的日子,过着过着有点腻,他也没有对不起于田田。

        “王亮这个月就回来?”田田妈看着女儿问。

        这点真是有点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原本不是说要一年嘛,王亮不靠谱的太久,突然靠谱了她还有点不能接受,不过做这些也都是应该的,他做丈夫的扔下怀孕的老婆,现在才回来,还得全家感谢还是怎么着?

        “嗯,马上了,还有几天?!?br />
        “他回来了,你顺着他点,别跟他闹,也别问在沈阳他是怎么过的……”

        田田控制着自己的目光,她感觉她妈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说王亮好像过去怎么着了。

        “你小姑前几天来家里借钱,话说的有点难听,我们家是卖女儿还是怎么了?我跟你爸规规矩矩的做人……”田田妈叹口气说着。

        小姑子来家里借钱,她丈夫原本就是个不着调的,总觉得自己能赚大钱,炒股票,炒了这些年了,钱没有看见挣到,牛皮吹的倒是当当的。

        “哥,田田手里有不少的钱吧,我跟她是借,不是要,我能帮她翻几翻的?!?br />
        田田爸爸自己都不要女儿钱呢,更何况跟女儿张嘴借钱了,再说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妹妹有多不着调。

        “她哪里有钱?!焙┖竦男π?。

        “王亮家还能没钱,有房有车的,公公是当大官的……”

        于田田爸爸皱眉:“谁说她公公是当官的了,别人胡说你也信……”

        这事儿得说之前,王亮跟田田结婚,那时候于田田跟她妈的关系很僵,她爸妈都没有去,也没有参加,她家的亲戚就更加不知道了,等结完婚之后两方关系缓和缓和了,王亮这出面,请过田田家里人吃过几顿饭,有人就说王亮跟那个谁那个谁特别像,拐着弯的问他,那个谁是不是他爸,王亮这人呢,他是油嘴滑舌可知道一点,家里的事儿也轻易不说,就笑,说哪里能是呢,自己要是有那样的一个爸爸,也不开这车了,直接换跑车了。

        “王亮你可别瞒着我们,这是好事儿啊……”

        王亮就觉得这些人有点靠不住,再说亲戚自己走就好,把自己爸爸扯进来没意思,谁知道以后会撞上什么事儿,干脆就是不承认,可他越是不承认,人家就越是怀疑,因为看着就像。

        田田的姨妈跟姑姑大爷的就时不时拿出来这件事儿来打听,心里是五分相信五分不信,因为于田田家到底没换房子,还在这里住着呢。

        于田田她妈就起火了,她不稀罕王亮家里有多少,她还算是聪明,从来不会说王亮爸爸是谁。

        “我跟你哥都不知道王亮爸爸是那个人,你们倒是清楚的很,这样要是有机会,你给我们介绍介绍认识认识,都当儿女亲家了……”

        姑姑脸子拉得有点长,哥嫂现在是牛逼了,女儿嫁了一个有钱人,你看着态度立马就不同了。

        田田爸妈还都是那样,态度上根本就没变化,不过旁人看着,总觉得他们家就变得神秘了,说话做事儿就说不一样了,反正你们跟我们的距离拉的越远就不一样了,你们就是变了,有钱了就对亲戚有点冷,不是变了是什么?

        “田田电话是多少来着……”

        你家出个本事的人,在大家条件都不好的情况下,各路人马就卯足了力气想往你家身上贴,不管自己是你的姨妈啊还是姑姑舅舅的,能捞一点是一点,毕竟大家都亲戚是吧?按照所有人的心思,是亲戚你就要伸把手管的,谁叫你生活条件一下子就上升上去了?

        田田妈对女儿说也只是自己憋太久,这些话她不能当着别人去说。

        “弄的好像王亮给我们家多少钱似的,我跟你爸活到现在靠的是自己,从来不走歪门邪路,你说说你要是嫁给一个普通一点的,得他顺着你,田田啊妈就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男人追着女人跑,比女人追着男人跑轻松的多,外面的人要是知道你这样还不定说什么样的话呢,你自己也是挨累,你这挺着肚子……”田田妈妈说说就有点眼泪上来了,她是真心疼女儿。

        别的女人怀孕怎么过的?田田怎么过的?

        于田田木然的看着母亲,两眼深的如同海水一般,她胸闷的厉害,觉得要喘息不上来了,伸着手,想伸出手去摸摸自己的心脏,别说了。

        田田妈还在继续嘟囔,田田直接就坐地上了,大口大口喘息着。

        “田田怎么了……”

        现场彻底乱了,王亮他妈这电话是等于被吓断的,打120。

        于田田又再一次的进医院了,查来查去依旧还是那点毛病,可王亮他妈心里这回看清楚了,两个老太太在走廊就吵起来了。

        “请你回去吧,你要是不盼着她死,你就回去吧?!?br />
        于田田她妈一看亲家这样说话,她肯定是不能让分的,她好好的孩子,怀孕期间王亮都做了什么???孕妇本身就敏感,你们家这样惯着孩子,叫他去外地工作,当婆婆的从来不说一句,现在竟然还想软禁田田是吧?

        “你走,赶紧走,田田好了我接回家里养,用不着你来猫哭耗子假慈悲?!?br />
        王亮他妈气的鼻子喷火,不怪自己说这样的人层次低,跟她说话自己都心累,问题出在哪里,她不知道是吧?

        “你还是当妈的呢,你女儿挺着肚子,你要是可怜她,你总跟她说那些没用的干什么?你是怕孩子不往心里去是吧?前一次就是进医院了,大半夜的进的医院,你当妈的去哪里了?”

        田田妈这是才听说,于田田竟然还有一次大半夜进医院了?

        她一直在忍,因为田田怀的是个女孩儿,一直再忍,也是怕孩子闹离婚,真的闹离婚了,怕女儿受不住,可她一直忍着人家不领情,不但不领情还倒打一耙。

        就这么信口雌黄的乱说,她是于田田的亲妈,她害孩子什么?

        “你少给我转移话题,有没有老婆怀孕丈夫就去外地的?他是不想过了?不想过就吭声,我们家不会巴着你们家,你放心,我回头就领孩子回家,孩子生下来,我们家自己养,用不着你们老王家的一毛钱?!?br />
        王亮他妈心气的翻腾,从以前开始,两家就是有心结,她自认自己算是退让了,她对于田田怎么样???可眼前的人就不依不饶的,她都退步了,眼前的人一步就不能退,她是看见王亮出轨了,还是看见王亮怎么样了?

        两家老的在外面直接就吵开了,这种情况来看,不管以后于田田跟王亮怎么样,两家关系铁定是好不了的。

        “你家王亮自己在沈阳,怎么你以为他能有多干净?结婚就跟别的女的搂搂抱抱的……”

        王亮他妈犹如被定格了一样,这是被抓到了?

        “什么时候跟别人搂搂抱抱了……”

        于田田她妈的心结就是因为于田田的那姐姐多嘴说了那一句,在酒店里看见王亮了,看见一个女的跟王亮貌似亲热,王亮也是倒霉,这事儿他就是全身嘴都说不清,他去酒吧了,可是他没玩女人啊,也是别人想泡他。

        “安静一点行不行?”护士从里面出来拉着一张脸,这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田田妈进了病房,王亮妈妈没有进去。

        “你一会儿跟妈回家,孩子我们家自己养……”

        田田就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犹如一片平静的湖面,面如死灰两眼呆滞。

        “别以为我们家就是高攀他们,一毛钱都不要他们家的……”

        王亮妈妈何尝没听见里面于田田妈妈说的那些话,她不进去不是因为她气短,不是她没有道理,她是不想叫田田下不来台,不想叫孩子难心,明知道她是因为什么进医院的,怀个孕就没个消停。

        王亮家的保姆过来给于田田送衣服,就看见王亮妈妈在外面坐着呢。

        “怎么没进去呢?”

        王亮妈妈拉拉保姆的手,病房里于田田的妈妈一直在说话,把于田田跟王亮的这点事情反反复复的拿出来说,她不停的在指责于田田今天的路就是自己走的,是她亲手选择的。

        “这话说的太难听了……”

        保姆有些听不下去了,她在王亮家里都干了多少年了,她还不知道王亮是什么孩子?是,这孩子有点不负责任,老婆怀孕自己跑外地去了,可他从小就是爱玩的个性,他妈他都讨厌打扰他,你看他跟于田田结婚的时候给家里打电话吗?很少打的。

        “你坐着吧?!蓖趿谅杪枥吮D芬话?,不想叫她进去。

        “王亮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他那个家庭人家想玩你还不是简单的事儿,人家离婚了照样能娶二十岁未婚的,你呢?你还能嫁到二十五六岁的男人?你就是不听妈的话,看着人家的钱就花眼……”

        咣当!

        “别说了,你回去吧,这是我们家儿媳妇用不着你管,她要是想离婚,我送她回去,她要是不想离婚,你就是当妈也没有资格去逼迫孩子?!蓖趿谅杪璧降谆故敲蝗套?,越说越过,别人都盼着自己孩子好好的过,真的有问题就赶紧拦住,别给孩子火上浇油,这妈妈可好,生怕孩子过好了一样,孩子原本就有问题,她就可劲儿的火上浇油,现在干脆就劝着离婚了,什么心思???

        王亮妈妈看着田田躺在哪里,心里裂开了一道,只觉得手脚冰凉。

        真是没有资格当一个母亲,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人。

        于田田的妈妈不肯放孩子,王亮的妈妈死活要把儿媳妇带走,于田田就是不吭声,两家闹的鸡飞狗跳的,最后就差报警了,王亮他爸肯定不会出现在医院的,这点事情也犯不上他来解决,于田田的爸爸从来都是说了不算,自己说什么没用,劝不住老婆。

        “你马上回来,你老婆都要被人欺负死了……”

        王亮是紧赶慢赶的到底还是上车了,他没料到情况会这么重,说实话离开家的时候自己是喘口气的,婚姻有些过于闷,不够刺激,缺少了过去那种刺激感,每天面对着同一个人,他就是想喘口气,加上于田田怀孕,但凡有点破事儿就喜欢跟他讲,孩子也不是他生,他们不过就是到了年纪想要孩子了,王亮的心智,自己还是一个孩子呢,他根本没有办法胜任一个父亲的角色,他自己轻松了,谁知道却把家里给祸害成了这个样子。

        王亮到医院的时候,自己有点狼狈,他都要睡觉了,结果他妈电话打过来,随手抓了一件衣服就出门了,依着王亮的个性,他每次出门自己都特别重视,哪怕就是临时出去,可母亲在电话里气的,他一听在一听说于田田这样……

        “你自己进去看吧?!?br />
        “妈,到底是什么毛病???不是前几天才说进了医院吗?”王亮抹了一把脸。

        “你还问呢,你要是不想过了,你就离婚,我有没有跟你说过这样的话?你何必叫她妈三天两头的数落她?!蓖趿谅杪枨G4浇?。

        自己要是有女儿的话,说不定怎么去疼呢,换到人家家里,谁知道就恨不得看着女儿死一样。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你告诉我?!蓖趿镣泼沤?,自己给于田田掖掖被角。

        “我之前去沈阳看你,看见你跟一个女的在大厅里挨的……”于田田缓缓的说着,她就是想知道一个答案,如果真的过不下去,那就离吧,别过了,这样下去她迟早会疯的,她现在没疯了,她都觉得神奇。

        王亮想想,好像她之前来酒店是很晚,她说才过来的,那天的细节他记不住了,他有没有跟别人谈恋爱,上哪里能记得住那么多的细节去,他挺想笑的,解释从来就不是他能干出来的事情,莫须有的事情他更加不愿意解释,看了田田一眼,顿了一下:“今天不是你进医院,我不会解释给你听的,你愿意怎么想怎么合计那是你的事情?!蓖趿炼陨咸锾锏难劬Γ骸白龇蚱弈愕孟嘈哦苑?,我就是这样的个性,我很讨厌别人管我,你也看见了在这段婚姻里,我能尽力的我都在尽力给你,包括我的信任我的忠诚,我不撒谎,我觉得闷,田田你怀孕之后每天至少要给我打六通以上的电话,我不回家你不睡,你是没有质问,可是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对我的施压,你在干什么,你吃饭了嘛你晚上几点回来,每天同样循环着一样的问题,你看见的那个估计是我们单位请来的翻译,因为我没有接触过那样的女人,所以觉得她很优秀,人跟人原本就是不同的,你们俩是两种类型,我欣赏她,那种感觉甚至都可以算得上是喜欢,就好比我喜欢喝酒喜欢玩乐喜欢楼下小朋友的那种喜欢,可你是我太太,我爱你,你明白吗?”王亮的眼睛里放着光。

        他一直都很爱于田田,可是郁闷的时候就觉得烦,也许每个家庭生活就都是这样的,他不喜欢别人来怀疑自己,一点相信都不能给与的话,何必要生活在一起呢。

        “我不应该去外地,这点我很是抱歉,但是当初也并不是因为我觉得闷才要过去,确实是单位有这个要求……”

        他不敢说自己有多好,可关于女人的问题上他没有马虎过,结婚之前他可以跟任何人都暧昧,结婚之后他从来没有给过任何人的机会,做的还不够吗?他是不够好,可从不好到好总要有个过程吧?不能逼着他马上就变成好的了。

        “现在我也不能答应你,以后我就守着你,每天下班就回家,把所有的朋友都舍弃,田田这不现实……”

        王亮对自己也挺无语的,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他也算是奇葩一个了,知道自己的错却不肯改正。

        “对不起老婆……”王亮把田田抱住了,这句对不起是自己欠她的:“田田你知道吗,我很想努力,很想努力做一个跟简宁一样的丈夫,我努力过,可是回头才发现,不是每个人都是简宁的,不是每个人就都有简宁的那个淡定的劲儿,我不是简宁,我做不成简宁?!碧锾锏南掳鸵性谒男乜谏?,她想,并不是每个人的爱情就都是完美的。

        是她太较真了,太……较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