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赶紧去医院,好像掉环了……”同事也带过孩子,当然知道眼下这是什么情况了。

        老脸腾一下就红了,她并非是故意的,就是想喜欢喜欢孩子,来这里这么久,也想孙子了,也回不去,自己力度可能也是没有控制好。

        “对不起啊,我把孩子给扯到了……”

        “没事儿没事儿,小孩儿没关系的?!蓖跞礁蚰负跏堑耐笨?,闹闹是觉得疼了一下没有哭,竟然没有哭。

        就真是给胳膊扯掉环了,医生说不算是大事儿,不过以后别这么扯孩子,总掉环这会变得麻烦的。

        “孩子小,怎么能用硬力气去拉,带孩子也得讲究一个方法……”医生碎碎念。

        闹闹这回好了,彻底不用离开爸爸的怀里了,可以光明正大的赖。

        同事打了好几通的电话,自己心里是没有底,都把自己骂多少次了,谁知道就那么寸,拉了一把,结果把人家孩子的胳膊给拉掉环了,这孩子本来就挺金贵的。

        “没事儿真没事儿,你看他都没哭?!?br />
        王冉说起来都无奈,闹闹好像到现在还有点稀里糊涂的,跟自己爸爸讲条件呢,要玩具。

        简宁抱着孩子,孩子这只手现在就能动,可他自己好像认为自己受了大伤,这条胳膊就是不能动的,爸爸妈妈碰一下都会紧张的可以,自己还给自己呼呼,然后点点头,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爸爸你给我买吗?”

        “买?!?br />
        原本今天就要送他们回市内的,这下好了,那边肯定不能叫他们在过去,闹闹似乎对那边还有点兴趣,或者他认为在那边住妈妈也在,离开了,妈妈就看不见了。

        带着孩子到酒店,王冉去办手续,简宁抱着孩子先坐一会儿。

        “疼不疼?”简宁把儿子放到自己的腿上,给闹闹整理整理衣服,闹闹摇摇头。

        王冉办好了手续,夫妻俩带着孩子上楼,想出去玩这回也没有机会了,晚上王冉在酒店睡的,已经跟司机订好了时间,她明天一大早就得回去,定的闹钟,定到四点。

        “要不然你回去吧?!奔蚰戳似拮右谎?。

        早上走,天还没黑呢,自己有点不放心,王冉摇头说明天早上再走吧,晚上她走了,闹闹还得哭,明天她看不见了也不会太闹心了。

        “以后别带他过来了,多折腾,我回去?!?br />
        简宁没应声,叫王冉来回跑,还不是更加的累。

        早上四点,王冉拎着东西,自己就是在舍不得也得走,带上门,简宁穿好衣服从里面出来了,闹闹还在睡呢。

        “你回去,孩子自己我不放心?!?br />
        “没事儿,睡着了?!?br />
        简宁把王冉送上车的,告诉她到了在给自己来通电话,看着出租车离开的,自己返身回到酒店,闹闹依旧没醒,定的是八点多的高铁票,在上来之前跟酒店的前台已经订好了,到时候会给他打电话的。

        七点简宁看着闹闹还在继续睡,上了床,伸伸手把孩子的头发拨到一边去。

        “闹闹,起床了,要回家了……”

        闹闹闭着眼睛死活就是不肯睁开,昨天晚上睡的也晚,小孩子谁说他们不懂的,就知道今天妈妈要走了,好不容易睁开眼睛了,屋子里看了一圈,没有看见王冉,眼睛吧嗒吧嗒就湿了,小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一对一双的往下落。

        “我要妈妈……”

        简宁是想到他会哭,没想到会哭成这样,从酒店退房到上车的路上他一直都在哭,你不能指望孩子帮着你拿什么,大包小包的,又是找手绢弄的手忙脚乱的。

        到地方下车,简宁把儿子抱下来,背包的带子断了,闹闹伸手等着爸爸抱呢,简宁把孩子抱下来放到地上。

        “带子断了,你自己走行不行?”

        闹闹扁着嘴,自己跟在爸爸的身后,一步一步紧跟着,总要伸手去扯爸爸的衣服,他能跟住,他跟简耀东的时候绝对就是个好手,不过到了简宁跟前儿自己就玩无赖。

        这也没有针,就是有针他也不会缝,看着那袋子,没有办法了,就只能拎着,拿的还不顺手。

        这一趟出去,闹闹没怎么样给简宁累的半死,下车孩子就一直在睡觉,喊也喊不起来就只能抱着,抱着他就没有办法拎东西,那个袋子又大,一只手拎着东西就只能有一只手抱着孩子,额头上亮晶晶的,其实不光额头,简宁衣服里面就都是汗,找到自己的车,把孩子放进去,安顿好了孩子,自己才上了车。

        诊所这边找医生简宁不是没有想过,可找什么样的?好的根本就不可能往这里来,在你一个诊所能学到什么?能有什么机会?医院是最佳的选择,其次人有点本事的,也都自己开诊所了,不好不坏的,简宁还不愿意要,现在有些医生退休了之后就找一些诊所啊或者别的地方坐班,前者简宁是要不到的,他这地方的条件不行,构不成吸引别人的引力,退休的他倒是想找好的,可好的都返聘,不好不坏的,自己又看不上,所以就只能看着自己一个人来。

        都说好了,在过年之前儿子就他带,简宁要上班他又没跟家里说王冉在外地呢,上班下班就都得领着闹闹,闹闹不是个玩具,他是个活物是个孩子,有手有脚的,他忙起来这边得到处走,那边还得看着孩子。

        今天挂针的人比较多,最近流行性感冒比较厉害,简宁在屋子里跟儿子说的清清楚楚的,有可能的话,他都不愿意把儿子领诊所里来,小孩子抵抗力也不如大人好,这是什么地方啊,绝对不算是好地方,商量好好的,他也喝过奶了,眼看着就要睡了。

        “你在屋子里睡觉,爸爸工作行吗?”

        答应的可痛快了,简宁转身带上门,他放心?他不放心,一点都不放心,孩子还是得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才能安心,才下去没一会儿,屋子里就有动静了,原本闹闹是到点要睡觉了,他也是困的不行了,可一看爸爸走了,自己就精神了,从床上碰一声就跳起来了,穿上鞋子自己就跑下来了。

        “你听爸爸的话,回去行不行?”

        闹闹就在地上一蹲,就不动,就要看着。

        诊所的护士人挺好的,看着闹闹也觉得可爱,自己就上手跟闹闹好说好商量,谁说什么都不行,就得待在简宁身边。

        忙了一上午外加一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总算是能歇口气,简宁给人看病不累,这个强度才哪里到哪里,可架不住孩子到处跑他得跟着啊,这个就费精力了,父子俩窝沙发上都睡了,闹闹枕着自己爸爸的大腿,他爸的手放在儿子的小腿上。

        护士原本想喊简宁,她们叫了外送全家桶,吃不了想叫简宁跟闹闹一起吃,推门一看,这睡的。

        “也是不容易,一个男人带着孩子?!?br />
        那小护士睫毛眨眨:“好像老婆挺本事的,到处跑?!?br />
        另外一个上年纪的护士叹口气:“家就是这么回事儿,谁本事谁就多干嘛?!?br />
        娶个女强人你就应该知道会有今天的,不过看着简医生好像也没有多大的抵触,习惯了吧。

        简宁不跟别人说自己家里的事儿,护士也是零星的以前从陶林玉嘴里听说的,具体王冉是干什么的,她们不清楚,还以为是干家族企业的那种,毕竟陶林玉把王冉说的挺了不起的,她们也没见过。

        “这样生活其实也挺美好的,多好啊,异地更多美感?!?br />
        年纪大的护士心里翻翻白眼,这也就是你们这些未婚的小朋友才这么想,结婚的人哪里愿意两口子异地生活的,距离有可能增加美,距离也有可能拉开美,这都是说不好的,你想啊,结婚的两个人总不生活在一起,早晚会出问题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王妈妈给简宁打电话,叫他晚上带着闹闹过去吃饭,简宁看着儿子:“姥姥叫你晚上去吃饭,去不去?”

        他如果想去的话就不会问儿子,忙一天了,自己哪里都不想去,就想赶紧回家洗个澡睡觉,实在没有精力在动了。

        “不去?!蹦帜值勺叛劬醋抛约喊职?,他不想去。

        “妈,我们就不过去了,晚上有吃的,你别担心?!?br />
        王妈妈挂上电话,她能放心那就怪了,晚饭都还没吃呢,装好了自己穿上大衣就要出去,徐秋华探出头喊了一句。

        “妈,你去哪里???”

        王妈妈这都没等饭菜好,菜出锅了装上了就赶紧要给简宁送。

        “我给简宁送点吃的,你们先吃吧?!?br />
        王爸爸去二叔家了,王奶奶这糊涂的越来越厉害,可身体很好,当儿女的不盼着别的,只要身体好就行,到现在还没回来呢,估计晚上也是不能回来吃了。

        王奶奶这记性是越来越差,一句话反复说了多少次自己记不住,就反复的来回问。

        “王冉去外地了?”

        就这句话反反复复的问了王爸爸能有七八次,王爸爸是脾气好,你问一次我就答一次,二叔有点扛不住。

        “妈,你都问过好几次了?!?br />
        王奶奶合计合计,还是想不起来,问过吗?

        “我现在记性不行了,王冉去外地了?”

        二叔翻着白眼,王爸爸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表情:“嗯,去沈阳了,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br />
        晚上王爸爸就在老二家吃的饭,二婶对婆婆没的说,王奶奶洗脚都是二婶给洗,儿媳妇能做到这一步,那真是不易了,在桌子上二婶不管二叔也不管王爸爸,就负责管王奶奶,吃鱼先把刺给剔出来。

        “不用你,我自己能吃,我也没老糊涂?!?br />
        王奶奶不愿意叫人侍候自己,她还没老到不能动呢。

        她一说自己不是老糊涂,二叔就笑了,杯子里倒了一点酒,这酒是老三儿媳妇上个月去杭州买回来的,才十二度没什么度数,就是喝着玩的,喝一口吃一口菜。

        “我妈啊,精明一辈子,临老糊涂了,自己还不承认呢?!?br />
        王爸爸摇摇头,原本商量好的,是几个儿子均摊老太太的生活费,可二叔不要,说儿子养妈那就是应该的,他家也不差这点钱,亲兄弟之间不至于就把钱推开推去的,这个上面不花钱,花在别的地方就是了,反正大家都是同一个目的,希望自己老妈晚年能享点福。

        三叔是实在忙不开,他这一天被家里的这点破活给缠的,哪里都去不成,看自己老娘都得大晚上的开车过来,白天是压根就没时间,三婶就更没时间了,早饭午饭的,她都得管,这还是儿媳妇帮忙呢,要是不帮忙,她就更没时间了,之前说想烫头发,烫到今天也没有腾出来时间。

        晚上三叔开车过来的,王爸爸没回家,反正老二家有地方,二婶抱着新被子。

        哥几个都在屋子里聊天,三叔还没吃饭呢,二婶去外面给准备。

        “我妈现在是走到哪里门票都免费,可惜我就是没时间?!?br />
        三叔感叹的说了一声,也想陪着老太太到处去玩,可是你说吧,家里这么一大摊子的事情,真扔不下。

        王妈妈想把闹闹带自己家里去,她带孩子肯定也比简宁带的好,提出来了,简宁没干。

        闹闹就抱着自己爸爸的大腿,一个劲儿的摇头。

        “闹闹你听姥姥的话,你爸爸天天还得上班,那地方不好,都是病人,你去姥姥家玩,晚上你爸下班再去接你行不行?”蹲在地上就这个诱哄,怎么说就是没用,简宁犟不过儿子,他愿意去就去吧。

        “不行,孩子能往诊所里领嘛,生什么病的都有,都是细菌?!?br />
        王妈妈可不干,好好的孩子,往哪里领呢?

        给简宁下了死命令,说早上自己过来接孩子,晚上给送,都不用简宁来接。

        “妈,我送过去就行?!?br />
        “你行了吧,有那个时间你自己多休息一会儿,你要是带不了他,你就给妈打电话,几点都没事儿?!?br />
        王妈妈就一直唠叨,就是怕简宁带不了孩子,加上简宁也有工作。

        回到家,家里人都吃完了,徐秋华说王爸爸打回来电话,晚上不回来了。

        “奶奶,你别叫闹闹来家里了?!毙醋饕档耐蹯吞肪退盗艘痪?。

        王妈妈把脖子上的围巾拿掉,大衣脱掉,老太太坐公交车回来的,也给冻的够呛,进了门才缓和回来。

        “为什么?”

        “我不喜欢他?!?br />
        王妈妈看着王焱:“你才多大你就不喜欢,那是弟弟,你是哥哥你就得喜欢他?!?br />
        王焱耸肩,觉得闹闹不讨喜,从来都不主动跟自己讲话,行,他不跟自己讲话,自己纠结不跟他讲话,凭什么哥哥先开口啊,他才不呢。

        王妈妈说道就能做到,早上六点就下楼等公交去了,王爸爸没在家,王超这孩子心没有那么细,哪怕王妈妈就是直白的表示,自己需要他送,王超都会墨迹的,他就是这样的人,好在王妈妈从来不求人,自己有胳膊有腿的,公交车多方便。

        昨天晚上下雪了,到处都裹盖了一层蒙蒙的白色,风一吹就夹着雪沙,落在脸上没一会儿就融化了,等了半天,早上年轻人都上班,你说王妈妈跟人挤,这一趟车好半天才来,就跟装饺子似的,满满的一车,王妈妈这个头她扶着座位上的把手吧,她挤不进去,她扶着高的扶手吧她也够不到,车一开一停的,车上的人就都在埋怨。

        “怎么回事儿啊……”

        “对不起对不起……”

        到了地方下车,往简宁家走还得一段路程呢,这老太太的脚步可不慢,手里提着一个布口袋,钱就都在里面装着,反正都是零钱,也不怕丢,谁要是偷谁就偷被,到了小区门口,那保安明显就是认识王妈妈,简单的登记了一下就给放进去了。

        简宁才带着闹闹洗漱完,现在准备吃饭呢,屁股还没坐热呢,门铃响了。

        “妈,我都说了,你别过来接他,我送他?!?br />
        “没事儿,过来都过来了?!蓖趼杪杌涣送闲?,进门看着外孙子吃粗粮饼呢,孩子跟大人不同啊,大清早的就给吃这个?吃点营养的啊,什么鸡蛋配面包了或者牛奶不是都挺好的。

        “就吃这个???”

        语气有点不满意。

        闹闹吃的还不错,他是什么都吃,喜欢吃肉,但是粗粮在他爷爷家也是时不时给吃,简宁看了一眼时间,赶紧吃,好送丈母娘跟闹闹一起回去,自己然后在开车去上班。

        “闹闹,把果汁喝掉?!?br />
        闹闹抓起来杯子,自己喝了一半就不喝了,支着小牙,皱着眉头,小脸都皱到一起去了:“酸?!?br />
        简宁伸手接过来自己一口给干了,王妈妈在屋子里找闹闹的衣服呢,简宁刷完杯子,这边才要上手给儿子收拾衣服,王冉打电话过来了,有时候早上她会打电话的,一般都是在路上,或者才起床的时候。

        “闹闹,妈妈电话?!?br />
        闹闹跑到一边去接,王妈妈自然也就跟着出去了,她有话想跟王冉说,简宁把孩子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给找出来,孩子吃饭用的小碗筷子叉子还有他的奶瓶子水瓶子果汁瓶子,你说吧就这些东西随便划拉划拉就是一包。

        王妈妈领着闹闹:“你别送了,这个时间堵车,你去上班吧?!?br />
        “没事儿,妈我送你?!?br />
        不过最后王妈妈到底是没让简宁送,这都几点了,他在送自己估计就来不及了,领着闹闹打车打半天打不到,这个时间肯定就是不容易打车的,交接班加上上班高峰期,就是有车愿意过来,也得过得来才行,前面转盘那堵得死死的,老半天能动一步就不错了。

        “跟姥姥坐公交车吧,行不行?”

        闹闹是你领着我去哪里,我就跟着你去哪里。

        简宁母亲这几天轻松的不错,脸色也好多了,孩子走了几天压根就没想,觉得轻松了,要不然天天回来就看着家里有孩子,有时候也挺闹心的,这不空了几天,想孙子了。

        “你在诊所呢?”

        简宁嗯了一声,简宁母亲一听,还行,那就是王冉带呢,她不是总没时间吗?原来这得逼着,一逼就什么时间都有了。

        “闹闹听话吗?”

        王妈妈把外孙子领回家,这活儿就来了,叫闹闹在客厅里玩,自己得收拾屋子啊,徐秋华出去送孩子上学了,她是被吓到了,现在接送保证不晚点,宁愿自己早点去在学校守着。

        “你乖乖坐着,姥姥收拾屋子行不行?”

        闹闹答应的好好的,王妈妈把水果都切好了,怕他嘴小特别切的小块,你等着自己进个卫生间出来的,满地的水果,不知道是把盘子给弄翻了还是故意的,那客厅给你糟践的,玩具扔的满地都是,看的王妈妈脑仁这个疼。

        徐秋华送完儿子顺便买菜回来了,在楼下跟邻居哈拉了几句,这几天家里的气儿烧的太好了有点热,她都有点扛不住了。

        “谁说不是呢,抽风似的烧,要把人给闷死了,我这天天窗户得开着?!辈豢恍邪?,太闷了。

        拎着东西往楼上去,一开门,王妈妈弯着老腰在客厅收拾呢,徐秋华一看客厅里的孩子笑了。

        “闹闹什么时候来的?”

        闹闹就是一句话的孩子,先要开口叫长辈,跟猫叫似的喊了一声舅妈就没有动静了,徐秋华自己带过孩子,小孩子就都这样,玩玩这个玩玩那个然后家就变成这样了。

        “妈,你别收拾了,一会儿还得乱?!?br />
        可王妈妈看不得乱啊,她就一个劲儿的收拾,可不就像是徐秋华说的嘛,一会儿就乱成一堆了,王妈妈这腰都要抬不起来了。

        “小闹闹,你玩完的扔回箱子里?!?br />
        听话了没有几分钟又给忘掉了,家里的玩具都是王焱小时候的,王焱现在也喜欢买这些东西,这不都成为闹闹的玩具了,孩子这里跑跑那里跑跑的压根就不停歇,这么大点的孩子你还怕他出事儿,就得一直跟着,给王妈妈累的。

        “闹闹喝橙汁,舅妈给榨的?!?br />
        “闹闹……”

        王妈妈跟徐秋华领着闹闹下楼玩会儿,楼下有孩子,王妈妈是觉得孩子有点孤单,都没什么朋友,小孩子嘛就认识认识就熟悉了,领下去了,他自己玩不跟别人玩的,谁要是靠近他立马就跑,要么就躲,小区里有个偏胖的小小子儿就喜欢闹闹,就跟着闹闹后屁股追,闹闹不干呀,自己嗷嗷跑,小胖子还挺有意思的。

        “我不是神经病,你跟我玩呗……”

        小胖子浑身都是肉,白天奶奶给带,都五岁多了,挺聪明的,也很懂事,有时候说话就跟小大人似的,能把大人给逗的腮帮子都疼,这就是看上闹闹了,一定要跟闹闹做朋友。

        “闹闹你别跑,你跟小哥哥玩……”

        王妈妈说什么就没有用,闹闹玩了命的跑,徐秋华也跟人聊天呢,小孩子跑跑跳跳的是正常啊,一个没看住,往台阶下面跑的时候脚没站住,直接就摔下去了,脸朝下,那地方还有沙子,不知道谁家装修还是怎么回事儿,地上有一小块的沙子,闹闹也是倒霉,就让他给赶上了。

        左脸全破了,好大一片,蹭破皮了,裤子也脏了。

        “闹闹……”

        王妈妈把孩子给抱起来,这是突发的意外,没有人愿意发生的,可孩子摔了,抱起来孩子,孩子闭着眼睛就开始哭,他觉得疼肯定就会哭的,徐秋华这一看,这脸给蹭的,这要是王冉在,估计就得翻脸。

        “赶紧去医院看看,这得消毒啊?!?br />
        好在家里距离医院近,王妈妈跟徐秋华领着孩子去的二院,医生说没多大的问题,也不会留疤的,上点药就好了,等结痂的时候别让孩子抓就行了。

        “您是简宁的丈母娘是吧?”

        这医生还把王妈妈给认出来了,王妈妈点点头,看着孩子摔这样,你说她就给带了半天就给摔成这样了,怎么跟简宁交代啊。

        “男孩子没事儿,都是摔着长大的?!?br />
        医生说了两句,徐秋华心里想,别人家的孩子摔也就摔了,可是闹闹,你就看吧,除非他奶奶没看见,要不然你就等着吧……简宁晚上看到孩子也没多说什么,心疼不心疼的放在心里就得了,丈母娘也不是故意的,自己还笑呵呵的说呢,没事儿,男孩子就应该皮实一点,王妈妈是一看孩子的脸自己就上火,这蹭破这么大的一片,自己确实没给看好孩子啊,原本是自己提出来要替他看孩子的。

        王妈妈面上有些讪讪的,觉得自己特别寸,怎么非摔在自己家???

        简宁母亲白天做完美容,想起来孙子,这就是想的不行了,就想看孩子,给简宁打电话。

        “王冉在家呢是吧?”

        简宁头疼,孩子今天跟着他呢,说死不去姥姥家了,王妈妈怎么哄都没用。

        轻轻喉咙:“没,跟我在诊所呢?!?br />
        简宁母亲电话直接就挂了,叫司机去诊所,觉得简宁这么大的一个人了,这点分寸就都没有?诊所那是什么地方???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孩子这么大点你就把孩子给往诊所领?你是盼着他生病还是怎么回事儿?

        拉着一张老脸人就过来了,等看清孙子的脸,头顶就都要冒烟了。

        “妈你干什么?!奔蚰焓掷沽艘幌?,简宁母亲这就是要给王冉打电话,自己得问问她,她心放在哪里了?把孩子给摔成这样,这脸给摔的,“我能干什么,你爸那时候拦着你就非要跟她结婚,你说结婚了她要是能叫人夸出来一个好也行,一个女人带孩子都带不了?叫你把孩子给领诊所来?!?br />
        “我妈妈在沈阳……”

        简宁怎么跟闹闹交代,闹闹怎么答应,可他到底是个孩子不是大人,他不懂得有些话不能说的,听见奶奶说自己妈妈了,就直接开口说了。

        简宁母亲这火气就可想而知,叫司机上来。

        “你抱着闹闹下去?!?br />
        “妈,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你这是结婚了还是离婚了?自己带着孩子,你不上班吗?简宁啊你叫妈怎么说你???你带孩子有意思吗?”

        他是怎么长大的???带孩子还亲自上阵,要老婆干什么使的?

        “以后你也别接孩子了,你自己想清楚吧,你跟她一点都不合适?!?br />
        简宁母亲还想多说的,她真的对王冉很不满意,当女人她压根就是没当明白过,这样的女人她愿意干事业,叫她一辈子上班自己单过去,一合计就怒火中烧,简直就是见鬼了,自己把自己当回事儿了是吧?

        气的头都疼,你说简宁就跟吃了迷药似的,你找这么一个老婆干什么?听自己的话,生活的保证比现在幸福一万倍。

        简宁母亲要是认准这条路了,谁说什么就都不行,没人能拧过她,加上原本对王冉的意见就不是一点半点的,现在真是就明说了,我就是不喜欢她,我就是讨厌她,你要是愿意跟她过,你就别看孩子了。

        “妈……”

        “你别叫我,你们俩就幸福的过吧,你自己看看孩子的脸都成什么样了?简宁啊,这是你儿子吗?摔成这样你就不心疼?亲妈要是在身边能摔成这样吗?”

        叫司机把孩子抱下去,自己随后跟着就下去了,简宁说什么她都不愿意听,对简宁现在就都有意见了,明着说你们多喜欢闹闹,就这样喜欢???

        闹闹不想走,被司机给硬生生的给抱上车的,简宁母亲不管孩子哭不哭,叫司机开车,简宁就在外面站着呢,他不想跟母亲去抢孩子,孩子这个时期还挺敏感的,他不想叫孩子看见他们是在生气。

        “闹闹跟奶奶先回家,过几天爸爸接你?!?br />
        简宁跟儿子说着话,简宁母亲都懒得去看他一眼,简宁叫儿子跟自己说再见,闹闹脸上挂着眼泪听话的说再见,这边司机把车窗升了上去。

        “你别哭了,哭的我头好疼?!?br />
        简宁母亲耐心不够,大部分照顾闹闹都不是她动手,孩子在她面前很少哭,很少会这样的纠缠,扯着嗓门哭,她一直都认为闹闹很听话的,在自己跟简耀东面前就像是个小大人,可闹闹现在不想走,想要回去找爸爸,扯着嗓子就没完了。

        简宁母亲额头一跳一跳的,她头疼的毛病才好,就怕吵,孩子还没完没了的哭,她脸上挂着的就都是不耐烦。

        “你给我收住。听见没有?”突然就发飙了。

        人说夫妻长期的生活在一起,某些地方会相像的,简宁母亲发起火来也很吓人,闹闹是纯属被吓到了,就想到自己爷爷的脸了,哭也不敢哭了,立马就收住了,这几乎就是本能,他不敢在他爷爷面前放肆的,简宁母亲的声音又大了一点,自己瞪着眼睛努力在收眼泪,这就等于是条件反射,收的太快了,一直打嗝。

        简宁母亲没有耐性去哄,也不会觉得孩子现在多可怜,她的头跳跳的疼,就被孩子给哭出来的,胸口发闷。

        “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看看你自己都成什么样了?”简宁母亲头越是疼看着孩子那副委屈的表情就越是怒火中烧,自己是打他了还是骂他了?

        不行了,头越来越重。

        下了车进门的时候把手里的包交给佣人,她就连拎包的能力都没有了,头要炸了。

        “给我倒杯水?!?br />
        直接回了房间,佣人看着简宁母亲的神态有些不对,就知道肯定头疼病又犯了,赶紧的端着水杯送到楼上,简宁母亲吞了一片药,不想闹闹还好,一想就浑身都是汗,不停的出汗。

        “你让他回他自己房间里,我一点都不想看见他?!?br />
        佣人有些难为,孩子摔成那样,这要是简先生晚上回来看见了,自己不好交代,太太也没有说闹闹这是哪里弄的,太太看这样子好像是被谁给气到了。

        “你出去吧?!?br />
        简宁母亲伸手把杯子放到一旁,心里这口气如论如何就是顺不下去,是,爱情这个东西她知道来的莫名其妙,没人能控制住,可简宁娶这老婆她现在真是一眼都看不上了,就她工作重要是吧?一个家庭就应该女人牺牲自己去成全男人的,就她非要走不一样的,因为她聪明是吧?

        那破工作能赚多少钱?她在有成就,她能超越袁隆平吗?太把自己当成一回事儿了,她王冉就是到退回去几百次她也不过就是个普通人,她算是什么东西,靠在床边上,心口上下起伏着,连带着闹闹都带了一丝厌恶,为什么偏偏就是她生的孩子?

        简宁母亲这就是打算跟王冉过不去了,她不管简宁怎么想,在简耀东的面前自己的态度是明确的。

        晚上简耀东的秘书电话打进来,说是要回来吃饭的,估计是外面没什么应酬,家里家外都安静的可以,气氛有点不正常。

        简耀东进家门,上了楼去换衣服,换下去身上的西装,束缚了一天难得能喘口气,拿着旁边的杯子喝了两口水,简宁母亲把丈夫的衣服拿在手里,还没挂起来呢。

        “闹闹我接回来了,以后不能叫他们接?!?br />
        简宁母亲眉眼冷淡着,简宁是个好样的,可架不住娶了一个丧门星老婆。

        简耀东没吭声,简宁母亲气不过见丈夫也没有问,自己也就没多言,反正一会儿就看见了,佣人敲门说是晚饭已经准备好了,简耀东先下楼的,闹闹就在楼下待着呢。

        “爷爷?!?br />
        孩子到底还是怕爷爷,跟简耀东也没有什么话说,对这个爷爷是又怕又敬。

        简耀东眼睛又没有瞎,自然能看见闹闹脸上的伤,阴着脸扫了孩子的脸一眼,就没在问,闹闹在他爷爷面前还真就是规规矩矩的,在简宁身边有不好的习惯瞬间就全部都消失了。

        简宁母亲是勉强压着,一直到吃完饭,简耀东惯例是要去书房的,除了睡觉的时间他是不会出现在卧室里的。

        “我想让简宁离婚?!奔蚰盖装有那?,已经等不得了。

        “外人的事儿操什么心?!奔蛞渖底?,简宁离婚不离婚跟他有什么关系。

        简宁母亲知道丈夫依旧在生简宁的气,也知道自己这样说会惹怒丈夫到底还是说了,一直在说

        :“我的儿子,样貌好学历好家世好就没有一样是不好的,摊上那么一个老婆,去外地工作了,扔下丈夫就不管了,你也看见闹闹的脸了,她哪里有做妈妈的样子?每个月就挣那么一点的钱,她以为她这是硬气了?那些钱够干什么用的?所以才说结婚就要找门当户对的,那样家庭出来的孩子就是不行?!奔蚰盖仔睦锴撇簧纤械娜?,包括所谓的一些有钱人,比如王妈妈那种那就是最低级的,靠着拆迁获得了那么一点钱,全家跟着翻身,不是是个有钱人就有本事硬气的,那种没钱的家庭里养出来的女孩子眼皮子浅,心计多,算计的也深,王冉是没有张扬起来,不过心里估计也是美的,嫁给简宁,她什么模样?她什么出身,能把这样的男人攥在手里,叫她玩弄,听她的,她说一简宁不说二,她得有多得意???一身的小家子气,拿不上台面,她父母的程度就决定了她的眼界,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还说什么?念过大学就算是能成人了?做人的资格她还没有够呢,这样的人要不是嫁给简宁,嫁给阿猫阿狗她都懒得去管。

        一个破工作觉得就能在简家直起来腰板?

        简宁母亲在简耀东这里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以为简耀东也是愿意叫他们离婚的,谁知道简耀东现在根本就懒得听见简宁的名字,这个人之于他来说,完全就是个陌生人,不是他儿子。

        她唯一能抱怨的人除了王亮妈妈还能有谁。

        “你多想想她的好处,可能也是上面的意见,我家王亮不是也过去了……”

        不过一个女人出去外地一去就一年,一般的婆婆都不会接受的,谁知道你在外地都干什么了?

        简宁母亲的脸此时就有些刻薄了,她是没有表现给外人看,数落王冉的缺点就跟吃馅饼一样,这个人从里到外就全部都是臭的。

        “她的心思我还能不清楚?赚了钱自己给自己买点东西,糊弄糊弄简宁那个傻子,这样她不就是不是冲着简家的钱来的,她多清高?!?br />
        王亮母亲撑头,那这意思是希望王冉辞职?

        “我跟她说说看?!?br />
        “你什么都不要跟她说,她要是有自知之明的话,当初那份工作就不应该要,我们家的儿媳妇出去打工一个月挣着那点狗都不稀得看的钱,在外面抛头露脸的,现在更加好了,直接就去外地了,我知道她是不是跟哪个野男人约好了?”

        语气有些变了味道,王亮妈妈有些听不下去了,这得讨厌王冉讨厌到了一种什么样的境界,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简宁母亲明摆着的就是两面要求,男人在外面工作办事,他就是跟谁真有点什么,当老婆的就不能吭声,你凭什么吭声,这个家都是这个男人给与你的,负责你吃负责你穿,靠着你自己,你有本事过这样的生活吗?你王冉就是再活几次,你也进不了这样的大门,简宁如果在外面玩女人的话,这是应该的,反过来,王冉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把孩子给照顾好了,把自己的涵养提升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