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妈……”田田挨着婆婆坐下身,偷偷去看婆婆的脸。

        王亮他妈倒是没什么想法了,想要儿子再生第二胎就是了,也不是不能生。

        “别苦着脸,怀女儿好,女儿小棉袄?!?br />
        于田田看着婆婆的脸色,于田田知道婆婆这就是说给她听的,其实不见得心里就不想要孙子的,她这回生女儿,下回谁能保证就生儿子?生不出来怎么办?还有姥姥那态度……

        王亮他妈能等,可老人家确实很失落的,原本指望田田这能一举得男,谁知道怀的是个女孩儿,自己也是安慰自己,可到底年纪在这里放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蹬腿走人了。

        “妈……”

        “别撒娇了,赶紧的,妈给你做饭去,想吃点什么?你跟妈说……”王亮他妈起身,于田田这眼睛都红了,在说下去非哭出来不可了,她倒是见过婆家给儿媳妇施加压力的,没见过儿媳妇给自己压力的。

        “王亮……”

        王亮夹着包才打算下班,那边有人探出头喊了一声:“王亮,来下?!?br />
        吊儿郎当的推门进去,这个点还不下班,这是努力奋发呢?

        王亮跟单位领导谁说话就都是那个劲儿,身上的痞气太重,拉开椅子,自己屁股往里一坐。

        也没有别的,工作的需要,王亮得去外省待几个月,突然来的消息砸的王亮有点懵,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抬脚是想走就能走,可成家了,家里还多了一个人,走就不是那么潇洒了,加上于田田现在怀孕呢。

        “领导,你也知道我老婆现在怀孕呢……”

        领导何尝不知道,可派别人去就不行,王亮这小子办事他们放心,所以哪怕是对不起王亮的老婆他们也没办法了,待遇铁定就是好的,不管是住酒店还是他自己愿意怎么住,那都行,单位能给解决的一定解决,王亮语气里隐隐还是带着一股子不愿意走的姿态。

        “这事儿呢,别人也不是不能做,可全单位谁也没有你这本事?!?br />
        王亮敛着眼睛,这就算是通知过了,自己拉开椅子带上门,等下楼的时候站了几分钟,从包里掏出来烟点上,手指夹着烟,你说回家怎么交代吧?

        于田田怀孕,带着她去不现实,可不带着,他一个男人在外面待几个月甚至有可能就是一年都说不好的,比较麻烦。

        唇抿成了一条线,开车到家,于田田果然就回来了,她单位一般没什么事儿,加班那就更加没有了,不过请假不好请,提早离开那也不现实,哪怕就是提早离开一个小时,请假条上都得写明白了,你要去哪里,因为什么请假,领导还得斟酌看看能不能给你这个假。

        田田没做饭,从婆婆家带回来的,热热就准备给丈夫吃了,她肚子也不算是太明显,不过动作肯定是变慢了,自己走动都会加小心的。

        王亮在桌子上直接就说了,于田田不干了。

        她现在怀孕,丈夫就去外地,还说不定要多久,她怎么办?她跟着去,可她工作怎么办???她不去她留在这边,叫王亮一个人走,她不放心。

        “有什么好哭的,也许几天就回来了?!蓖趿琳伊税胩斓闹浇?,拿着纸巾给老婆擦眼泪,眼睛里淡淡的笑着。

        于田田就看不上他这样,这是离开家了高兴了是吧?觉得自己烦是吧?要不然笑什么笑?牙白吗?

        “也不算是远,沈阳你过去坐高铁的话就一小时,不行咱们就飞机……”

        于田田可不领情,推开王亮,眼睛里含恨的说着:“我挺着大肚子,我又是高铁,我又是飞机的……”

        王亮觉得腻歪,那你就不去,单位领导都安排了能怎么办?他是个男人啊,还能永远就跟老婆捆着?他也不是没反对,可领导不同意啊。

        王亮就讨厌于田田这样,腻一天两天的自己觉得她可爱,可天天腻着,女的能承受得了,他不行,暂时分开住住也挺好的。

        这心思铁定就不能对于田田说,要是说了,立马就得开始世界大战。

        于田田看着王亮这幅表情就猜出来了,这又是不乐意了,王亮不哄她的时候,她就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了,自己哭也有错了?她生孩子的时候,他都不在身边,有这样当爸爸的嘛?

        给婆婆打电话,王亮见于田田拿着电话,自己也没拦着,直接进去洗澡去了。

        王亮的心思就没有简宁细致,王冉怀孕的时候简宁那照顾得叫一个周到,轮到于田田了,凡事就都是王亮他妈操心,他不是不心疼不是不管,但心思就好像集中不起来一样,估计这就是跟许多男人犯相同的毛病,知道妻子辛苦了,但是他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不可能为了妻子改变,你说他不关心,那你也冤枉他,他总记挂着于田田喜欢吃什么呢,跑老远自己也愿意折腾给买。

        王亮他妈一听,这不行啊,这边怀着孕呢,就要给分开,挂了电话赶紧的找人,谁不能去,就得她儿子去。

        可这事儿,单位领导有单位领导的考虑,叫王亮去就一定有叫王亮去的理由,去是肯定去的,谁说情都没用,单位也算是大出血了,人领导在电话里三两拨千斤的把话推回来,王亮他妈也是没辙。

        他要是走了,田田怎么办???

        于田田觉得世界都黑了,别人怀孕老公田田在跟前儿晃,自己这不晃就不说了,眼看着就要跑外地去了,把他们弄的就跟牛郎织女似的,还得定期见面是吧?自己这样,他一个人在外面,那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于田田对王亮是真的一点把握就都没有,自己着急也没用,婆婆都说了,这就是改变不了的事实,这边跑回娘家跟自己妈商量,于田田她妈晚上这饭就吃不进去了,原本王亮就招风,现在把他一个人扔出去,谁知道他能干什么???

        说白了,她就是觉得王亮有点不靠谱,谁叫人家世不错了,模样也挺好的,又会玩,油嘴滑舌的,现在丫蛋就吃这套呀。

        这给丈母娘愁的,在床上翻来覆去的,要不就说女人心思多,心思细,人于田田她爸就想的宽,领导叫去那就去被,多给补贴多好的一件事儿,天天住大酒店,吃饭还不用花钱,他想去,还没人叫他去呢。

        “你们就是操心的多,他工作去了,也不是搞婚外情去了……”

        这把于田田她妈给气的,你是盼着女婿搞婚外情是不是?不知道她防备的就是这个?

        王亮这边还没消停呢,王冉这边上面直接给消息了,出去一年,虽说心里是有准备,可这么久一点消息都没有,以为就不会有自己了,毕竟她结婚生孩子了,单位还是有年轻的,谁知道就这么倒霉,轮她头上了。

        王冉是被弄的苦不堪言的,不能说不去,单位领导说了就得服从,领导的态度也是强硬里夹着绵软和蔼,这是机会,不见得谁就都能去,单位也是考虑到了,这样对你们的生活有些不公平,过去的这几位,属王冉年纪小,剩下人家都是老前辈了,五六十岁甚至还有七十多的,完全不影响夫妻生活的,可王冉这个年纪,当不当正不正,撇家扔儿子的,就过去别的城市了?

        领导叫不准王冉的态度,上面领导一直就知道王冉可能是嫁的不错,不缺钱,就怕她脑子一抽筋,说不干了。

        女领导跟下属之间谈话就比较好沟通了,女人还得有点自己的事业,甭为了家事业扔了变身黄脸婆,到时候没人感激你的,丈夫跟别人聊着聊着聊出来感觉,你吃亏不吃,说了半天,说的嘴巴都干了,结果王冉这边一点表示都没有。

        “你这到底是个什么态度???王冉啊,我话得说在前面,你生病的时候我们单位接洽你,是,你本身很优秀,可更优秀的不是没有,我们已经额外的在提拔你,你也看见了,这次过去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为什么就你一个这个岁数的,从长远考虑,你自己有本事,我们也愿意培养,你可不能辜负了我们的心思啊?!?br />
        就是这样的,单位愿意往你身上砸钱,绝对不单单是说了同情你,总要从你的身上得到一点的回报吧。

        你家有钱,你要是撂挑子不干了,谁能拿你怎么样,把违约金赔了你王冉依旧是你王冉,没人能把你怎么样,不过从道德上这就说不过去了。

        王冉从单位出来,看着简宁的车停在路边呢,简宁简直就是风雨无阻,除非是真的有事情了,他没有办法来接,不然就是天天到。

        打开车门,自己坐上车,脸上夹杂着一丝的疲倦。

        “单位叫我在外地待一年……”

        到底还是开口说了。

        王亮家有困难,不见得王冉家就没困难,这是一个女人,这个年纪扔下丈夫家庭,孩子就先且不说了,毕竟孩子在爷爷家,可简宁是个男人啊,就算是简宁不考虑自己,王冉自己在外面,长期跟同事一起工作,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人一走,等于感情就保持一个空窗期,要是觉得累觉得孤单的时候,恰巧蹦出来这么一个人,他简宁以后要如何呢?

        不能怪简宁小心眼,他也没到七老八十的,现在老婆一下子就给支一边去了,看不见摸不到的,这是什么意思?

        他要是能跟着去的话,他也就不说什么了,可他现在不能去,他有自己的事业,撇下一切跟着老婆去?这不现实的。

        简宁抿着唇,一直就没吭声,理智感情上就都不希望王冉去,他从来不管王冉的工作,也没伸手干涉过,可这次心里却强烈的迸发了不配合的念头。

        车子拐进小区,停好车就愣是一句话都没有,王冉腿有点发麻,自己看了丈夫一眼,见他丝毫就没有想说话的意思,打开车门,她下车简宁就跟着下车了,两个人进了电梯,就仿佛是陌生人一样,空气里夹杂着一丝陌生的味道。

        王冉已经准备去了,没有理由,很简单的事儿,领导怎么安排就怎么是吧。

        “晚饭吃什么?”

        看着冰箱里的东西,自己看了半天也有点叫不准,对着外面问了一句,简宁换完衣服,人就在客厅坐着呢,可王冉说话就当没听见,不吭声,这样个性的人,大部分不会跟人吵架,因为他只会生闷气。

        王冉踩着拖鞋从厨房出来,看了一眼简宁,试着活动活动脸上的肌肉,这不是她争取来的,他总要理解吧。

        “我说我们晚上吃点什么?炒个瓜片行吗?”

        “让你去哪里?”

        他倒是开口了,不过问的有些牛马不相及,王冉下意识就回答了,说是去沈阳。

        “你答应了?”

        “这跟我答应不答应有用嘛?”王冉的声音有些空洞,他自己在医院也不是没有干过,难道她说不同意就有用吗?上面想派她去,自然有派她去的考量。

        “家里怎么办?我怎么办?”

        王冉站着没动。

        两个人莫名的又开始冷战上了,谁也不跟谁说话,简宁自己负责自己的早餐,午餐跟晚餐直接在诊所解决,他现在不想跟王冉说话,自己也不想去低头,其实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不想叫她走,可自己拦不住的,这点他很清楚。

        王冉给简宁做了几天的早餐,可惜人家不领情,天天做完没人动,直接放坏了,一次两次的,她也觉得够了,干脆也不给做了,你能自己解决那就自己解决吧。

        简宁早上五点多起床的,他们俩到还没有到了分床的地步,同一张床上睡着,不过也差不多算得上是同床异梦了,彼此不说话不沟通,家里到处弥漫着一股子硝烟的味道。

        起床洗漱过后就直接去诊所了,这个时间诊所自然不开门的,可简宁不想跟王冉待在同一个屋檐下。

        没有力气说话,也懒得说话。

        陶林玉今天是来的有点早,有个病人跟她约好了,小姑娘要上班所以预约的时间往前提了提,卫城把陶林玉送到门口的,陶林玉在包里找到钥匙。

        “你自己一会儿吃点东西,早餐不能不吃?!?br />
        卫城这人忙起来的时候就什么都顾不上,陶林玉得追着后面提醒,卫城说知道了,陶林玉还在嘟囔呢。

        “你别这耳朵听,那耳朵就扔了,你听见了没,卫城?!?br />
        卫城倒是难得好脾气,自己开车离开,陶林玉这边一看,简宁这是来了?还是哪个护士提早来了?推门进去,找了一圈,简宁不就在房间里坐着呢。

        “呦,这比我来的还早,我这是跟人约好了,你也是?”

        跟陶林玉约好的那姑娘不知道是睡懒觉了还是怎么回事儿,反正没来,放她鸽子了,来都来了,也不能在回家休息半小时在过来,索性就准备办公了,看着简宁这脸色,这可不对啊。

        “你这是被吵架了还是主动去吵架了?”

        简宁觉得有点烦,他跟陶林玉算得上是关系比较好的,有话也能说,陶林玉听了,自己耸肩,她可给不了任何的意见,想当初她出去学习去,卫城不就差点要闹离婚了,其实这在陶林玉的心里不算是什么,你有工作,工作把你支配到哪里,你只能跟着工作走,说句不好听的,老夫老妻的,难得还非得时时刻刻的黏在一起?可这话她又不能对着简宁说,人家也许是考虑到闹闹了,闹闹还小呢,妈妈就出外工作这……

        往开了劝被,不过这事儿也不是一个外人就能劝的。

        晚上下班卫城还没来呢,估计单位有事儿给绊住脚了,卫城这加班加点的就是常事儿了,他哪天要是不加班了,陶林玉才会觉得奇怪呢,看着简宁郁闷的够呛,得,舍命陪君子了,两个人出去吃的饭。

        王冉这边下班习惯了往门外去看,压根就没车影子,自己打车回家的,回到家冷冷清清的,以前买房子觉得大房子好,吵架才知道,原来房子太大了叫人觉得空旷觉得孤单。

        晚饭也没有吃,简宁不就是跟她玩冷暴力嘛,那行,谁也别跟谁说话。

        简宁喝了点酒,有些话不能跟老婆说,却可以跟朋友说,他是君子坦荡荡,简宁一直都认为他跟陶林玉之间谁看着都不应该有想法的,首先他不是那样的人,其次他跟陶林玉根本就不搭,谁说男人女人就不能成朋友的?在一个陶林玉也不至于有别的心思跟想法,他们都是胸怀坦荡的。

        陶林玉也是叹气。

        “你也别怪我说话太直接了,简宁啊,你看王冉你不觉得看的太紧了嘛?”

        谁都得有点自己的生活,说真格的,那一般的人家遇上被调出去,怎么人家就都不过了?都不干了,好好的工作就因为这点破事儿扔了?那国家还不得乱套了,男人长期在外面出差就是应该的,女人就不行?你这不是歧视嘛。

        简宁喝了不少,上头没上头只有他心里知道,陶林玉这边卫城来电话,以为她在家里呢,说让她出来一起吃个饭。

        “我跟简宁在一起呢,都吃完了,就不去了?!?br />
        卫城一听这话,心里也是酸的够呛,你们自己坦荡荡可架不住别人往别的地方想啊,你老公拼死拼活的挣钱,你跟别的男人出去吃饭了?你这心思是不是就有点大???可卫城不能直接明说,他心里清楚简宁跟陶林玉谁都没有那个心思,自己要是说开了,除了叫人笑话还有什么,他之前也不是没想过,想叫陶林玉跟简宁拆伙的,就是他们手里钱不够,也犯不上叫自己老婆天长日久的对着简宁,在医院那是医院,医院毕竟还有那些人呢,可外面就他们俩自己了,真有个万一,谁能想到以后的事儿啊。

        卫城说话就有点叽歪,无理取闹,没事儿找事儿,电话直接就给按了,陶林玉什么心思的人,自己丈夫这点小心思还能不知道。

        “不成,不能吃了,家里有点事儿,我得赶紧回去?!?br />
        陶林玉原本是想打车叫简宁先走的,可简宁说自己没事儿,她看着他也确实没什么事儿,自己就上车走人了。

        简宁没开车回去,喝了点酒自己就想醒醒酒,心里也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生活是平静的吧,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波涛汹涌一把,来的莫名其妙的,叫你接受无能。

        人被风这么一吹,立马就清醒不少,路上也有不少的男男女女才下班,着急的往家里赶,简宁把自己大衣的领子立起来。

        卫城这边等陶林玉进家门就开始找茬,陶林玉也忙一天,可是她不跟卫城吵,现在吵的话,只会伤感情,你不是在气头上嘛,行,我让着你,等你过完这个劲儿的,看我不挠死你的。

        “你可真有心思,这么冷的天,跟简宁一起出去吃饭,是就你们俩啊还是带着王冉一起的?”

        陶林玉这脸上有点不自然的红润,别以为她是害羞,她是纯属被气的。

        “王冉没来,他们俩好像闹了点别扭……”

        卫城撇嘴,可不是嘛,人家两口子闹别扭,你跟着搀和什么???还是就说你心里有点别的想法?

        这不能怪卫城这样想,原本他身体就是带点毛病,再说男的女的都好,结婚这些年了对于床事也没有那么热衷,夫妻之间的爱情慢慢已经开始转换演变成亲情了,卫城自己心里就都是这种想法,陶林玉呢?同事感情还不要紧,可架不住长期的待在一起,这样是容易产生感情的。

        “你这就是打算跟他过了,三个人一起过?”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陶林玉肯定就不能让,你这说的是人话嘛?这完全就是在侮辱她了,眼睛认真的盯着卫城,凝视着。

        “你就是这么合计我的?”

        卫城说完这话,自己就有点后悔,后悔不应该说的这么严重,但是这话他并不后悔,卫城是打定主意,一定要让陶林玉跟简宁拆伙了,哪怕就是占简宁便宜了,他这回也不愿意占了。

        老婆要是没了,占那点便宜做什么?

        卫城凝视着陶林玉,过了这些年,夫妻有什么都能安静坐下来说。

        陶林玉是压根没想到卫城会想的这么多,知道他心里所想的,可这些根本就不会变成事实,再说就因为你一个莫须有的担心,她就跟简宁拆伙?你知道她对诊所付出多少不?拆伙是谁走?这地方是好不容易找到的,现在发展的又很好。

        从理想角度出发,陶林玉肯定不能答应卫城,这就是无理取闹,她就为了卫城一个可能永远都不会出现的担心,就把自己能看见的未来都抹平了?

        “那钱重要还是我跟孩子重要呢?”

        卫城笑笑,你自己选吧,你要是认为钱比他跟孩子重要,他没的说。

        卫城这态度拿出来了,就是不打算跟简宁走动了,朋友也好,什么都好,自己 一旦有别的想法,感情肯定不如先前的好,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做就等于逼老婆。

        *

        简宁弯腰在门口换鞋,吹风吹的脑门有点疼,把鞋放在一边,王冉在床上躺着呢,晚饭也没吃,没有胃口,自己背对着门,简宁换了衣服,自己洗过之后,头更疼了,好像有点要感冒,也是,吃完饭出了一身汗,他直接就去吹风了,能有好才怪呢,推门进了屋子里,自己坐在床边,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老婆,觉得有些无力。

        目光就盯着王冉的后背,他不知道自己在闹什么,叫王冉不去?这原本就不是她能说了算的,怕她走了跟别人怎么样了?明知道她不是那样的个性,也许是因为她没有来哄他,因为这个才生气的,简宁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幸福是什么呢?原本幸福认为就是两个有感觉的人,走到一起结婚了,可结婚了为什么还觉得不满足呢?

        她是个人,是个独立体并不是他的玩具,这点简宁心里非常清楚。

        王冉能感觉出来他就在看着自己的,她不愿意转头,同理简宁也一定知道她根本就没有睡,僵持就僵持在,到底是谁应该先开这个口,两个人都不愿意吭声,谁知道婚姻过着过着怎么就这样了,好像突然之间就变得索然无味一样。

        王冉用手扯着被子,自己脑子里也是乱七八糟的,简宁坐了半天,最后到底还是上床了,他屁股一动,王冉听见声音以为他是要出去睡,自己只觉得那一点动静钻心入骨的大,可他马上躺了下来,动了两下,到底还是把王冉给抱住了。

        抱住了两个人也还是没讲话,就那么睡了。

        *

        乔芸这保险卖的,怎么说呢?里面一多半都是外婆的功劳,邻居多,她挨家的串,买的人也还可以,外婆是能说动老年人,老年人上了年纪就都图一个保障,可人家孩子回来了,就不干了。

        有找上门的,就要退保,外婆老脸就不是那个颜色了。

        “这退了多可惜啊,立马就扣钱,第一年扣的好多,你听我的,这样不划算……”

        人家子女看不惯这些,父母有正常的退休金,医疗保险也是有的,买你这个做什么?坚持要退,不管扣掉多少钱,外婆没办法,只能叫乔芸跟着去,人家邻居拿出来的是真金白银,一转手就抠了将近两千多,人心里能痛快了嘛?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有点怨恨外婆,就你这个死老太太非要撺掇着我买这玩意,这回好了。

        乔芸现在也是到处跑,抱着能卖掉就卖掉的打算,原本打算从亲戚入手,不过家里的这些亲戚就对保险都不信似的,乔芸气也没招啊。

        外婆这是见天的找夏侯兰,还能为了什么,叫给乔芸找下一家被。

        “妈,我这边真没有合适的……”夏侯兰现在接到她妈的电话,心里就打怵。

        上哪里找合适的人去???单位要么就是没结婚的,没结婚就是家里条件再不好人也不至于找乔芸,再说一个,现在能进来的,有几个家里是条件不好的?找离婚的,跟乔芸年纪相当的,人都想找年纪小的,条件稍微好点的,直接就奔着未婚去的,年纪大的倒是有,可乔芸能看上嘛?

        “你就是没用心,小兰啊……”

        夏侯兰听的脑仁疼,这姜雯算是答对出去了,姜雯这婚结的,结婚到现在,就回家那么一次,之后就再也没回来,打电话问,说是过的挺好的,她过的好,夏侯兰自然就不担心了,偶尔自己跟姜维在家的时候就念叨着,自己生这两孩子,你看一个就恨不得天天住在丈母娘家,一个呢,就恨不得把婆婆当亲妈,她这是什么命吧。

        姜维看电视,突然来了一句,他也是觉得乔芸这样下去不行。

        姜维认为乔芸就得找个条件好的照顾着一点,这样她才能才行,要个年纪差不多的,就算是人家愿意,也过不到一起去,他以前认识一个老局长,老伴之前没了,有那个意思就想找个年轻的来照顾自己,也是别人嘴那么一提,姜维这边就上心了。

        条件肯定是一等一的好,儿女都结婚了,孙子孙女完全不用他管,北京还有房呢。

        “我跟你说件事儿……”

        夏侯兰听了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她跟姜维是两口子,什么就都能说,但是这话要是放在她妈的面前说,她妈肯定能被气死。

        “你还是算了吧,我妈的心思高着呢,要是个三十多岁的局长她能愿意……”

        姜维拧着眉头,别说三十多岁的局长了,就是四十多岁的,人家还奔着二十岁的小丫蛋身上去呢。

        “不过条件可真不错,这个年纪了,也不能干什么了……”

        说白了就是找个伴儿来陪被。

        夏侯兰中午原本是打算跟同事出去吃饭的,结果半路就先跑了,回娘家了。

        外婆看着外面的女儿,叫她进来。

        “吃饭了没?”

        家里也没什么吃的,外婆也不爱做饭,自己都是糊弄。

        “妈,给乔芸找个年纪大的行吗?”

        就像是夏侯兰之前晚上所想的,外婆就没恨得拿一把刀直接劈了夏侯兰了,那是你亲外甥女啊,你是恨不得推她入火坑是吧?

        “七十岁的老头子都要进棺材了,你这是给她找丈夫呢,还是找爸呢?”

        夏侯兰叹口气:“妈,你就说乔芸拖着一个孩子,想找个条件好的容易嘛?”

        不容易也不能找七十的,除非她死了。

        这话外婆也没当着乔芸说,跟孩子说了,也是叫孩子赌气,犯不上。

        “你总是说疼乔芸,当初吴国太那样的,王冉不要你就应该知道乔芸也不能要,结果呢?妈你横了一辈子,最后到底还是妥协了,乔芸今天这样……”夏侯兰就差没明着说了,乔芸这么惨,就是你害的。

        你说要是吴国太人好,王冉干嘛不要?

        外婆尖利的嗓音响起:“你的意思,我故意坑乔芸了?就是乔芸离婚了,你给她介绍一个七十岁的老头子,她是陪着过还是等着人死呢?人要马上死还行,等上个几年的,你叫她给端屎端尿的?”

        夏侯兰心里一沉,反正自己说什么都是错,找个七十的是不见得能有多幸福,可人年纪大就一定疼小媳妇,乔芸要是会笼络人也不至于过的差了,弄不好小聪还能跟着借光呢,小聪现在是小,你等着孩子大大的,你在看看,有你喝一壶的。

        “我不管了?!?br />
        “我看你也别管了,要是等将来姜雯离婚的,你给你闺女找个七十的吧……”

        夏侯兰气的眼睛都红了,她女儿才结婚自己妈就说离婚,这是什么意思???盼着姜雯过不好呢?

        *

        “站好了,我叫你站好了你听见没?”

        老太太去墓地看女儿了,这是见天的去,女儿的葬礼自己不能出席这就是她心头的刺,姚静业外人看着多不好,那放在老太太眼睛里依然是个宝,无价之宝,死的难堪怎么了,她活着老头子活着,谁敢说别的?

        老太太把手里的包交给身边的小阿姨,看了小阿姨一眼,脸拉得沉沉的。

        “若晖放学了?”

        小阿姨赶紧就全都说了,她不敢不说啊,里面姚弄璋就差没给姚若晖开皮了,偏偏姚若晖这孩子脾气硬,打是打不服的,你指望她跟你低个头,那就是做梦,也不知道脾气是像谁了。

        老太太心里闪过一丝不明的滋味儿,女儿才死了,儿子这就对着外孙女来了?

        姚若晖已经站一个小时了,被姚弄璋罚站的,罚站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她在学校帮着同学脑瓜子开瓢了。

        笔直的站着,好像犯错的人不是她一样,就直视着姚弄璋。

        姚弄璋气的肺子都要炸了,自己那姐姐是个什么德行的自己还能不清楚,姚家能出一个姚静业就是因为自己父母过于宠爱姚静业,她不管多荒唐,家里没人敢说一句,要不然一个女孩子能养成这样?姐姐人没了,撇下一个孩子,姚弄璋也不见得就是有多少时间来看着这孩子,可心里到底是心疼孩子,就想把姚若晖往正道上领,你姥姥姥爷这样的家世,只要你好好的,将来就不愁,别跟你妈学,找好的学。

        姚弄璋跟自己爸妈就说过多少次了,一个小孩子,现在才八岁啊,成天的车接车送,挂着那样的车牌子,你说外界看到了成什么了?可老爷子不怕,他们姚家现在就是站在顶风,遇上的也是东风,怕风吹嘛?没有根基的才会怕,再说一个,祸也不是他想避就能避的,真要是倒霉,喝口凉水都能呛到呢,他没偷没抢,女儿又去的这么早,对若晖好怎么了?就是若晖要星星,只要他有能力,他马上就给。

        姚家老爷子就喜欢长得漂亮的孩子,姚若晖她妈就是够精品的,谁知道孩子更加青出于蓝,简直就是把父母身上所有的优点捡了一个遍。

        姚弄璋说了半个多小时,自己是跟她讲道理,可这孩子她就不听,最叫姚弄璋生气的就是,她要是听不懂也就算了,听懂了还这样那就是犯浑,自己是她舅舅,她妈没了,自己就得替她妈教她。

        “我问你呢,你错了没有?”

        姚若晖抿着唇,抬眼看着姚弄璋,眼角微微上扬,看着像是笑,可嘴唇的笑容却如同冰冷的锥子。

        她有什么错?不能还手就让别人打?她今天不给别人一点厉害看,明天别人就以为她是个怂包,不欺负她才怪了,她干嘛要退?

        姚弄璋找了半天的东西,原本就想上手抽她,可到底是个女孩子,怕伤了孩子的自尊,可是不打,她压根就不会反省,找来找去也没有找到合适的,重的东西怕把孩子给打坏了,不重怕孩子不长记性,干脆就把拖鞋脱下来了,打孩子,姚弄璋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招,他自己还没结婚呢,也没孩子,哪里打过。

        “我问你,你错了没?”

        “没有?!?br />
        就是干打不服,姚弄璋要不是现在生气都想给她拍巴掌了,还是个打不服的,偏偏现在就在气头上,知道孩子心里有底,不就仗着她姥爷姥姥疼她嘛。

        “你这样叫人讨厌不?……”

        老太太进步进了客厅,径直就照着儿子去了,二话没说扯过来外孙女护在怀里:“你打她干什么?”

        本来女儿就没了,姚若晖这是当成心肝宝贝似的护在身边,就怕孩子想妈妈了,小小年纪就没妈妈了,她在不护着,谁管?

        姚弄璋静静看着母亲的脸,他愿意打若晖嘛?他一个当舅舅的,谁愿意出手去打?可孩子不管不行,现在就这样张狂,长大了还能好?到时候跟那些败家子似的,成天就知道惹是生非,养成那样就好了?

        “妈,你问问她在学校干什么了吧,把人同学的脑袋给开瓢了,现在人还在医院呢……”

        老太太看着外孙女,姚若晖也不吭声,也不解释,更加不哭,一双跟姚静业相似度很高的眸子就低垂着,脑子里合计什么也没人知道,老太太想说外孙女,可一对上外孙女的眼睛,这孩子多苦啊,这么大点妈就没了,家里有个后妈,还生了一个孩子,她跟那个家庭也融入不进去,搂着若晖的手紧了紧。

        “怎么打的?”

        这事儿说起来还真不怪姚若晖,他们班上有个胖子,家里也算是有权有势,没少欺负别人,若晖不去主动惹事,可谁要是惹到她头上了,她也不是一个好欺负的,她不大点,她姥爷就经常对她说,要是谁欺负她了,往死了打,打死了他负责,就是姚静业也是这么教孩子的,她宁愿自己孩子欺负别人也不愿意别人欺负自己孩子。

        老太太一听,那这打了就是活该,谁叫别人撩闲了,她外孙女也敢打?

        “你别管了,等你爸回来的,我跟他说?!?br />
        这就是要轻轻的掀过去了,老爷子疼这个外孙女疼的就跟眼珠子似的,还能打姚若晖?

        姚弄璋眼神复杂了起来,自己原本也不想管,可姐姐都没了。

        “她今天能仗着家里打开别人的脑瓜子,明天就敢因为别人不顺着她要别人的命?!?br />
        现在家里正在势头上,真要是闹出来人命了,收拾得及时,只要不闹大了压下来,完全就是没事儿的,现在是小事儿,将来是不是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