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你姐……”老太太说着就有要落泪的架势,姚弄璋 一对上母亲的眼睛只觉得脑仁疼。

        姚静业就那么大的寿命怪得了谁?就因为姐姐没了,才应该好好的管孩子呢,别把孩子弄的跟她似的才是对的,可这些话对着母亲说就是诛心,你能说老头老太太偏疼女儿把女儿弄成这样的?没有她姚静业这个个性,谁能叫她私生活弄的这么混乱的?但凡她可着一个人喜欢,哪个男人能不把她捧到天上去?

        姚弄璋觉得自己的衣服扣子有些紧,勒住脖子了,试着松动松动。

        “你给我站着,我没说叫你动你要是敢动的,今天我就给你开皮?!?br />
        姚弄璋来劲儿了,谁说就不好使,老太太上手他就挨着,反正不能把孩子往火坑里推,他今天就做这个坏人了,家里没人敢吭声,老太太瞪着眼睛,她还没死呢,这就翻天了?

        扯扯若晖:“听姥姥的,你上楼休息去?!?br />
        姚若晖没动,依旧被她姥姥给抱着,继续保持那个姿势,老太太就以为这是被姚弄璋给吓到了,自己上手就打儿子去,力道自然是有控制的,这就是迁怒,你姐前脚才没,你后脚就虐待你外甥女?不是还没花你钱呢。

        姚弄璋不管自己母亲怎么打怎么推,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若晖,拉着老太太往楼上去。

        “你给我撒开,你叫若晖回房间休息去?!?br />
        “妈,明天把接送她的车给掐了?!?br />
        老太太指着儿子的脸,这车是她给的,她就愿意了,犯得着他来担心?老太太知道姚弄璋在担心什么,不过就是怕树大招风,她一个快要进棺材的人怕什么?树大招风那首先也得树大了,别人想把他们家掀翻也得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姚弄璋知道老太太上来这个劲儿就不讲理了,人年纪越大越是固执,劝是不好劝的,主要你劝了人家不听。

        “妈,你看看若晖现在,就她那一屋子够别人生活几年的了,她现在才八岁,观念出长成的阶段?!?br />
        姚弄璋有那个心思,就什么东西都不买给孩子,她现在小什么都不懂,你钱是钱,东西是东西的这样给,孩子就完了。

        老太太抱怨:“别的孩子都有一个完整的家,这静夜走了,若晖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多可怜?晚上孩子都睡不着觉……”

        这话听得姚弄璋差点吐出来一口血,姚若晖睡不着?谁睡不着姚若晖也不会,这孩子脑子转的快,聪明,这是好事儿也不见得是好事儿,别的孩子对亲生父母以外人的排斥,你在看看姚若晖。

        “妈……”姚弄璋压着声音:“她也有爸爸,我姐没了,她还有后妈呢……”

        老太太这回真是被儿子要气死了,放老太太这里,姚静业多不靠谱都行,她女儿愿意爱别的男人这就是本事,可姚若晖她爸再娶那就是若晖爸爸的错。

        不忿的看着儿子:“用不着你来管她?!?br />
        说完一眼儿子也不愿意看,孩子愿意怎么教这是她的事儿。

        姚弄璋是真心盼着若晖好的,自己妈这么弄下去,孩子就彻底废了,反正他现在都已经是恶人了,干脆就一次性的做到底,该跟老爷子打招呼依旧得过一声气息。

        “若晖我养?!?br />
        老爷子在书房练大字呢,慢慢收笔看着纸上写的几个字,自己好像挺满意的,听着小儿子唠唠叨叨的念个不停,他就纳闷,怎么一个男人还嘴碎成这样了?

        “她自己也有家,用得着你养?!逼沉硕右谎?。

        孩子亲爸还活着呢,弄的若晖跟无家可归似的。

        姚弄璋何尝不知道,可老太太现在就别着一个劲儿,姚静业没了,她就当若晖没亲人,隋涛那边根本不让接孩子,在一个隋涛到底是个什么心思,姚弄璋有些摸不准,从表面上来看,可是小的比大的吃香,到底娶的是小媳妇儿,男人上了一定的年纪,会偏疼小的。

        “若晖现在眼睛里就没人?!?br />
        老爷子放下手中的毛笔,刚才还觉得挺好用的,现在怎么就突然用不顺手了?

        “你们几个捆一块也不如一个若晖?!?br />
        姚弄璋张张嘴,到底还是没继续说下去,老爷子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不叫他插手,姚弄璋自己也是着急,你看着吧,总有一天自己爸妈会后悔的,总有一天若晖会闯出来祸的,他现在就能感觉到那一天的逼近。

        “若晖过来?!?br />
        老爷子疼这个外孙女比当初疼姚静业更甚,他就喜欢漂亮的孩子,长成这样谁能不疼?张狂首先也得有张狂的本钱,有他在后面,谁敢动若晖?

        “你爸爸也是不容易?!崩弦犹究谄?,拍着外孙女的后背轻叹了了一口。

        说到底还是姚静业对不起隋涛,人家离婚之后再娶哪里错了?隋涛也是等了姚静业两年,最后姚静业跟别人结婚他才结婚的,这事儿你挑不出来理。

        天上浮云盖月,大厅里的灯光幽幽暗暗,一老一小下棋玩呢。

        “说话?!崩弦涌戳艘谎弁馑锱?,她爸是个好样的,要是若晖恨她爸,那这孩子就彻底不是东西了。

        “说什么?说我有多不喜欢我后妈?犯不上?!?br />
        小大人似的姚若晖,她成长的环境就是这样的,爸爸排成排,妈妈现在就俩,谁知道以后会不会多,也许是经历的多,从小心就宽,换个孩子看着隋涛对隋若旺那样,估计也能气炸了肺。

        “你知道犯不上那就对了,你爸是靠着我们家起来的,他在喜欢那个……”老爷子似乎想找到一个形容词去形容隋若旺,表面上叫孩子不要在意,其实心里介意的很,若晖姓姚,那个什么姓隋,终究是心里有些不舒服。

        姚若晖上楼回了房间,佣人给她铺被子呢,看着小祖宗这情绪似乎有些不好,自己不想去惹她,赶紧干完下楼才是真的,越是着急越是出错,若晖看了一眼家里的小阿姨有些不耐烦:“别铺了,能睡就行?!?br />
        舅舅打她,她不但不会生气,相反的还应该感谢舅舅,她妈没有了,敢打她的人也没了,父亲那头……

        周六一早,裘灵亲自过来接的若晖,裘灵也不愿意上门,你们姚家家大业大,可他们夫妻有自己的小生活,谁愿意就趴在你家的门口等着你们来高看一眼了,但孩子妈妈没了,当爸爸的总是不接不是那么回事儿。

        裘灵愿意来并不是隋涛的意思,隋涛对若晖的关注不多,基本上知道孩子在她姥爷家不会受委屈,从来不提接孩子的事儿,说到底裘灵是做人家后妈的,她得做出来一个态度,只能委屈自己了。

        好在能叫她心里平衡的就是,隋涛那是真的喜欢若望,比若晖喜欢的多。

        姚若晖背着包,半长筒的袜子,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的小皮鞋,她也不怕冷,也是,出门在外都有车接车送,会冷到哪里去。

        “若晖,上车吧?!?br />
        姚若晖看了一眼裘灵,说真的,她不知道她爸的眼睛长哪里去了,经过她妈这么美的美人,审美观还能拉低到如此的程度,是个高手。

        这后妈个子一般,模样一般,甚至脸盘有些方,所以若晖才叫后妈千万别去碰43号,涂上了真的就跟农民阿姨进城了一样,看着后妈那一身,姚若晖眨眨眼睛,真是疼啊,她自己难道觉得自己搭配的不赖?

        裘灵是没话找话说,姚若晖是压根就没话说,你来接,我就跟你走,张嘴也叫妈了,然后没有下文,接到家,裘灵就开始忙,若望正是满地跑的年龄,看见姐姐了,抱着她姐姐的大腿就要跟着姐姐一起玩,姚若晖倒是不退后,领着随若望这里玩玩,那里玩玩的,当姐姐的把妹妹当成洋娃娃。

        叫裘灵最恨一点就是,女儿傻了吧唧的每次看见这个姐姐就往前冲,傻不傻啊,你姐心里说不定怎么瞧不起你呢。

        隋涛晚上回来的比较早,他倒不是因为若晖回家了提早回来的,而是今天是若望的生日,他心里记着小女儿的生日呢,裘灵以为他不会记得,自己事先也没有提醒他,谁能想到,他不仅没忘记相反的还记得很清楚,蛋糕就买重复了。

        “爸……”

        隋涛抱着小女儿,抱在怀里,一副慈父的样子,眼睛里看着小女儿恨不得柔情化成水了,裘灵也跟着笑,可是笑笑突然就往若晖的方向看了一眼,满眼的担心,正巧被若晖撞了一个正着,担心?

        担心她弄死若望?

        裘灵心里有了计较,脸上强撑着,却笑的不真切,现在一家都是一个,更加不要说姚静业的这个女儿了,千人疼万人爱的,从小就是目光的集中营,她爸爸现在不注意她,孩子心里肯定就会有怨恨的。

        自己伸手去接若望,她自然不能一碗水端平了,怀里的是亲生女儿,姚若晖可不是她生的。

        “你跟若晖说会话儿吧,若晖说想你了?!?br />
        隋涛跟大女儿没有话可以讲,父女俩有些生硬,隋涛本身又是个严肃的人,他跟所有人就都是这一副脸子,这是因为有了随若望,脸上才得见那么一点的笑容,全都是给他小女儿的。

        “在学校又打人了?”隋涛开口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句话就说出去了。

        觉得大女儿就是被惯的,姚家不愿意叫他插手女儿的管教,他也懒得理了,省得他们家以为自己会虐待死若晖。

        若晖只觉得头疼欲裂,她是不是打个架就全世界都知道了?至于嘛?多大点的事儿?

        裘灵插嘴了一句:“小孩子打打闹闹的也是难免,不过若晖啊,你是个女孩子,不能总打架?!?br />
        若晖笑眼看着后妈,她在继续等着呢,裘灵脸色有些发僵,自己讨了一个没趣儿,孩子好像在等着自己说话害她一样,算了她是少说少错,照顾好自己女儿就得了,跟隋涛说了一声就抱着孩子上楼了。

        “你自己看看自己都成什么样子了?”若是说隋涛对女儿有什么不满,从他女儿五岁开始,自己就特别穿着,他当时只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这就是要奔着她妈去了。

        一个女的,不大点就开始收拾自己,在感情还没有完全发育之前就会注意这些,长大了也是一个花花蝴蝶,能是什么好饼?姚家老爷子喜欢的就是若晖的这张脸,可隋涛最不喜欢的依旧是这张脸。

        “以后穿学校的校服,大冬天的露着大腿像是什么样子?!?br />
        *

        蒋娟跟姚弄璋这边已经订好了登记的日期,原本是说姚静业人没了,当弟弟的立马结婚好像有些不像样子,老爷子自己提出来的,人死了就死了,哪里还在乎那些了,有那个心思放在心里就得了。

        爱情是个什么样的东西,到现在为止,蒋娟依旧不知道,轰轰烈烈的爱情她没向往过,估计这辈子也体会不到了,夫妻之间就是相敬如宾被。

        结婚两次,依旧没有一个像样的婚礼,甚至登记完了之后,姚弄璋就走了,蒋娟也是忙,分道扬镳,各忙各的。

        蒋娟回家都是一个月之后了,人又黑了不少,开门进去,看见屋子里的人一愣。

        若晖乖巧的走到舅妈的眼前。

        “舅妈?!?br />
        蒋娟家里也没什么孩子,亲戚家的孩子她也轮不到去看,家里热闹的时候大部分她就都不在,所以对小孩子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特别是眼前的这个,她记得很清楚啊,当时姚若晖站在棺材里,伸出手撑撑头。

        “你吃饭了吗?”

        若晖摇摇头,蒋娟觉得脑子一疼,她就随便问问,谁能想到她真没有吃,家里有什么能吃的???叫她做?

        她不会做,她又不是炊事班出身。

        蒋娟是带着孩子去食堂吃的,没办法她不会做,若晖这样子好像还挺饿的。

        “能吃惯吗?要不要舅妈出去给你买点别的?”蒋娟看着孩子吃的挺好,心里软了软,手差点就摸到若晖的头上了。

        大哥要是活着,结婚了,孩子现在也差不多有这么大了。

        若晖吃的小嘴上就都是油,也就这时候你看着她还像是一个孩子,对着蒋娟笑笑:“舅妈,你喜欢我吗?”

        蒋娟愣愣,喜欢?谈不上吧。

        不讨厌就是了。

        若晖说要出去玩,一定要舅妈带着去,蒋娟看着孩子的脸,就恨不得一拳头砸上去,她去游乐???这不是开玩笑嘛。

        “舅妈舅妈,去吧去吧……”孩子拉扯着她的手,来回的摇,摇的蒋娟身体都要散架子了。

        蒋娟结婚这事儿,还是王亮先听说的,军子有门路,那边的消息摸得一清二楚的,王亮现在人在沈阳呢,没老婆管,自己不用照顾家里,确实活的风生水起的,愿意玩晚上出去玩会儿,也不用到点就回家,可不乐嘛。

        军子是一天没事儿到处跑,今儿明儿的就D飞机过来。

        “大消息,蒋娟再婚了?!?br />
        王亮这酒才喝了一口,呛了自己一下,差点就没呛挂了,再婚?跟谁???这是之前就有了,还是说在找的?在找的话,这速度未免就快了一些吧?

        要是之前就有的,那就难怪当时离婚那么痛快了。

        “呵,伟亮这回可瞎眼了,人家离婚了身价反倒是上去了,这回找的还是个高干家庭的……”

        王亮拍拍自己的胸前,刚才喷酒,喷到衣服上了,笑笑,叫高干家庭的人多了去了,怎么瞎眼法?

        军子跟王亮那是过命交情,自然不会瞒着,一五一十的就都说了,姚弄璋的条件怎么看就都比伟亮强的多,就是个人条件都比伟亮好的很,在军子看来,伟亮这回可不是瞎了。

        王亮却不信,蒋娟外在条件在那里扔着呢,要是没那个家世那就更糟糕,可有家世,就蒋娟这模样……

        别怪他以外表看人。

        *

        简宁再不愿意,王冉还是走了,过去之后开始还能天天打通电话,可王冉自己也是每天早出晚归的,这边是有心想帮他们解决住宿的条件,可这地方,要是送他们去好的地方住,每天在路上耽搁的时间就久,当然人接洽的单位不差这点钱,具体的还是看王冉他们,上面年纪大的就怕折腾,王冉一个年轻的也不好说什么。

        自己回到住的地方洗澡的力气都没有,白天晚上的时不时开会,她真是被折腾的精疲力尽的。

        简宁这边负责每周五去接闹闹,愣是就瞒着家里一直到现在没说王冉出去工作了,简宁母亲原本就不怎么关心王冉的生活,自然也不会问,闹闹就是这点好,嘴巴特别紧,回爷爷家不会乱说,大家都是相安无事。

        “冷不冷???”

        把儿子抱上车,简宁没直接启动车子,先是看了儿子一眼,觉得儿子身上穿的有点少,给儿子拢拢衣服,闹闹支着小牙,摇摇头。

        “那要是冷了跟爸爸说?!?br />
        简宁不喜欢做饭,结婚了之后就更加厨房的大门都不愿意进,王冉要是不在家他宁愿买也不愿意的动手做,可接儿子就不同了,再不愿意还得进厨房,客厅里堆了一堆孩子的玩具,他在厨房里忙活着呢,一个当爸爸的能把孩子照顾成这样就算是不错了。

        “给妈妈打电话……”

        饭才吃完,闹闹就指着电话说要打,简宁看了一眼时间,对着儿子抱歉的笑笑,这个点,王冉肯定还没回去呢,孩子撇撇嘴好像有点不高兴。

        王妈妈这是挂心外孙子,跟王爸爸提着保温桶就杀上门了,她现在就自己可劲儿的安慰自己,要是认真去想,王妈妈的头都能想炸了。

        王冉长期不在家,简宁一个男的……哎,不愿意去想。

        简宁最近也真是累,陶林玉那边挺尴尬的,主意是她提出来的,现在要撤,她走的话,自己的同学肯定是带走的,弄的简宁手忙脚乱的,不过人各有志,人家有自己的志向,你也不能强按着牛喝水不是。

        晚上这爷俩一起发烧了,简宁觉得头有点昏昏的,自己很难受,伸手去摸孩子的头,果然孩子也发热了,孩子的小脸通红,倒是没闹,估计还睡着呢,坐起来,缓了会儿,自己穿好大衣抱着孩子就下楼了,半空的月,妖娆的挂荡在横空,孩子一直就没醒,进到电梯里,孩子有点不愿意了,可能是觉得爸爸要吵醒自己了,扭动着身体,小脚跟着用力,小手抓了一把,照着简宁的脸就抓了过去。

        简宁单手抱着儿子,他现在的情况也不适合开车,好在从小区出来,保安正在值班,刚才已经巡视了一圈,看见有人过来,推门就出来了。

        “孩子病了?”

        路灯下孩子的脸色有点不正常,简宁点点头,手里还提着孩子的奶瓶子跟水,这手抱着孩子,多少也是有点狼狈,好在的是,男人到底是比女人力气大的多了,保安开着门。

        “先坐一下,我联系车?!?br />
        小区外面是不能随便停出租车的,不过管理很到位,晚上一些车登记在表格上,如果业主有需要,保安会马上帮业主去联系出租的。

        “对,国宝,大概多久能到?”

        出租车来的很快,闹闹在简宁怀里打横抱着,孩子呼吸有些发重,简宁不敢给孩子穿的太多,里面的温度有点高,可来回折腾又怕孩子严重了,孩子不听话,一直拱啊拱的,发烧他自己也是难受,撇撇嘴勉强睁开眼睛看了自己爸爸一眼,就要哭。

        “我要妈妈……”

        简宁吻着儿子的头,这边出租来了,赶紧抱着孩子出去,保安帮着把车门打开,看着出租车离开了,回到小房里详细的记录了,人是几点出去的,几楼几号的业主抱着孩子上了车牌为多少的车,他的工作就暂时算是到这里了。

        简宁也是倒霉,流行性感冒这就是一批,急诊里面都是抱着孩子的家长,下车拿着钱包给司机钱,闹闹伸手抓自己爸爸的钱包,简宁一边哄还得赶紧给钱,抱着儿子,下车的时候还记挂着那个包,没注意差点绊了一下,孩子是没感觉出来,要哭不哭的。

        等进了急诊这就看出来了,普遍都是妈妈抱着孩子,极少有父亲跟在身边,偶尔也就能看见那么一两个。

        医院毕竟是曾经简宁待过的地方,认识他的人又多,护士一看,没有办法,现在确实没有床位,只能留心一下,等空出来之后偷偷的留给简宁。

        “闹闹听话……”

        护士说实在不行就抱着孩子去休息室,大家都认识也没有什么的。

        “算了吧,一会儿就好了?!?br />
        简宁不想给人家找麻烦,抱着闹闹,护士也是纳闷,原本以为王冉是在后面呢,可没看见人啊,人跑哪里去了?

        这个大的个子就杵在外面,那些妈妈一看人家这爸爸当的,在合计自己丈夫,有的不见得丈夫就是出差或者没回来,人家说了明天上班呢,就只能自己抱着孩子来,你有什么办法?谁叫结婚之前自己没看清这个人了。

        照顾的比妈妈都周详,一直就抱着孩子,挂完针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他自己头还有点发热呢,抱回家,把孩子放在床上给拍睡了,自己找药去了,他抱着孩子来来回回的走,自己身上也出汗,在这么风来回的吹还能有好,简宁自己盖着被子,想着吃了药过一夜也就好了,自己也没上心,被子盖的多了一点,自己差点就昏厥了。

        早上闹闹醒了,孩子光着脚丫子往地上去,他爸在客厅睡的,身上还盖着厚被子呢,闹闹上手去摸爸爸的头,简宁这才醒。

        “你自己玩去,别挨着爸爸?!?br />
        强撑着坐起身,自己在沙发上坐了好半天,身体是极度不舒服,可不去诊所那边也不行,给王妈妈去了一个电话,孩子他白天顾不上,要说越是有事情,越是事情往一起赶都扎堆了,换做平时怎么也不能扔着儿子不管,可现在陶林玉那边拆伙,弄的简宁焦头烂额的这边自己还生病,他也没有长十只八只手的,有点挨不住了。

        “妈,你能不能过来接一下闹闹?”

        “简宁?怎么了?”

        王妈妈穿着羽绒服跟王爸爸就开车过来了,好在是离的近些,王妈妈一进门,闹闹自己坐在地上玩呢,有点蔫了吧唧的,一看就能看出来孩子是生病了,王妈妈就想说,爸爸带的再好也不行,可没敢说出口,你要是说人爸爸照顾的不好,那当妈妈的还在外地呢,真的追究起来,王冉更不像话。

        “跟姥姥说,哪里疼?”

        王妈妈抱着孩子给带走了,简宁给自己母亲这头去了一通电话,说孩子明天给送回去,有点发烧了。

        “好好的,你看回你们那边就生病,照顾一个孩子也照顾不好?!?br />
        借机就得数落上两句,简宁只当没有听见,自己身体觉得轻飘飘的,想来都是笑话,自己一个当医生的,基本常识都扔了,差点自己把自己给闷死了,强撑着想去诊所,可就动不了,头疼的厉害,都要炸开锅了。

        王冉这边挂着家里,可在挂着她现在回不去,中午都快一点了才要开始吃饭,抽空给简宁打了一通电话过去。

        “听着声音不对,生病了?”

        简宁觉得无力,要是她在的话,自己跟闹闹生病,至少她是健康的,王妈妈光顾着闹闹了,压根就把简宁给忘了,人都在回去的路上才想起来,也不知道简宁早上吃饭了没,家里就没剩什么饭了,也没办法给送,在折腾做好了在送,那都几点了,想着简宁自己也能买着吃。

        “你在那边好不好?”

        王冉不听他这话自己还能觉得安慰一点,一听他这话,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这跟抛家弃子有什么分别了?挂上电话,心里就一直闹心,自己定的晚上六点的飞机,原本以为六点肯定能到机场的,她对沈阳也不觉得,谁知道在路上就耽搁了一个多小时,等到地方飞机都飞了,王冉就觉得怎么就那么寸呢?只能换航班,原本从沈阳就没有直飞的航班,要经过烟台换乘,明明麻烦也没有办法,早知道就坐高铁了又等了好半天这才折腾上了飞机。

        下飞机都快九点多了,好在机场是在市内,出了大门打车就回家了。

        简宁到底还是没有去诊所,躺在沙发上就没动过,饭也没吃,水也没喝,这一天就这么挺着来的,早晚会好的,自己也懒得去动,没孩子在身边他就放心了,至少孩子不会严重了,烧的脸色发红,手心发烫。

        “多少钱?”王冉看着前面,司机说了一声一共36块,掏钱赶紧给了,到楼下的时候脚几乎就是小跑着的,回去的机票自己没有订,今天后半夜必须就得回去,不回去不行,好在现在不是什么黄金旅游时间,要不然高铁票哪里就那么容易好买了。

        按电梯的时候心里就跟着火了一样,到了家门口,拿着钥匙着急开门,开了好几次,就愣是没打开,钥匙还掉在地上了,简宁这是没在家吗?在家的话没听见声音?

        简宁是听见了,不过觉得肯定是开错门了,这个时间谁会来他家,自己也没去管。

        王冉蹲下身捡起来钥匙,这回门算是打开了,进门就看着丈夫在沙发上躺着呢,拖鞋也没穿,走过去。

        “简宁简宁……”

        简宁算是清醒过来了,握着自己老婆的手,她忙了一路手心很热,可在热温度也没有他高,满房间的去找药箱,就不明白了,他自己还不能照顾自己了?自己一边找一边唠唠叨叨的,反倒是简宁有点发傻的笑呢。

        “闹闹呢?”

        王冉倒了一杯水送到他的眼前,简宁接了过来,自己喝了一口,觉得嗓子有点疼。

        “妈给接走了,你什么时候回去?”

        说起来这个王冉也是着急,你说她不回去不行,根本就没请假,回去有没有车这都不好说的,心里加上担心这些,能有好才怪呢。

        “明天早上走吧,飞机也没有直飞的,麻烦死了?!?br />
        简宁把手里的水杯递给王冉,自己握着她的手不撒开,王冉看着家里好像一点吃的都没有,想着是给他煮粥还是出去买点,他攥着手就不肯松开。

        “昨天去哪里了,两个人都生病了?”

        简宁悠悠叹口气,自己经历过孩子生病,带着孩子去医院才知道当妈妈真是不容易啊,手指在她手心里就细心的描绘着,一下一下的?!懊蝗ツ睦??!?br />
        简宁吃完药睡了一会儿,王冉看了一眼时间都快十点半了,拿着外套带上门,出去得给他买点吃的,自己带上门就问自己,你说她到底图什么吧?工作跟家庭有时候就是矛盾的存在,以前总认为自己能很好的兼顾到,现在体会了才知道原来还是不行的,女人到底跟男人还是不同的。

        打车过去,在车上查着高铁,最怕要命的就是这样,最早的一般到沈阳都需要八点多,她时间来不及的,自己干脆就不去想了,都这样了,自己在这边了,想也没用。

        买了吃的拎回去,简宁好像才睡醒,自己抱着被子在沙发上坐着呢,有点发蔫,王冉看着丈夫就想到儿子了,闹闹也是这样,一生病就发蔫,昨天简宁肯定不好过,那孩子一生病就找人。

        “先起来吃点东西?!?br />
        简宁起来的第一件事儿不是为了吃东西,上网去看火车时刻表去了,也看见了早上最早的一般车恐怕她都是来不及的。

        “怎么回来了?”

        “没事儿,来得及?!?br />
        王冉晚上也一口东西没有吃,早就饿了,吃的速度有点快,简宁沉沉的说着:“你别担心家里,我没事儿,最近就是事儿都赶一块了,要不至于就这样了?!?br />
        还是不想叫王冉操心。

        上床的时候都十一点多了,王冉睡觉能睡多久?早上的车还是从北站出发,她这里距离北站就不是一点半点的远了,有些事儿就不能去想,一想就是一脑门的官司,她折腾的挺累,自己身体沾到床边就睡了,简宁是睡的太多,搂着老婆,眉头皱得很紧,王冉这么折腾,他能不知道她累嘛。

        简宁到底是大人好的比较快,早上六点多喊醒她的,早餐都给买了,在家里吃肯定就来不及了,还得送她去北站呢。

        “在车上吃吧?!?br />
        王冉这上了车,你说就一个晚上的时间,两个人都没有机会好好说说话,她这边就得离开,王冉看着车外,冬天的六点天还有点暗黑,亮的就不是那么透。

        “要不然我不干了……”

        她不是没想过,可自己不干这份工作她要干点什么?成天在家里待着?她从毕业就没怎么待过,孩子现在也不用她带,她要干些什么?其次就是舍不得,这是自己的专业,她的心血都铺在上面了。

        “别说傻话了?!?br />
        简宁摇摇头,她不上班了,就在家里待着吗?简宁不愿意叫自己老婆变成一个家庭妇女,道理很简单,在家里的话就她一个人,很寂寞的,自己以后要是忙,没人陪着她,跟社会脱节,对她也不是很好。

        给家里打电话,王妈妈是早就起了,昨天下午又带着孩子去的医院。

        “回来了?在家里待几天???”

        “现在往北站去呢,马上得回去?!?br />
        王妈妈拉长着老脸,她一辈子就都是在家里干活,干活就家里上面下面这个距离,一听王冉说这马上就要回去,昨天白天去简宁那边没看见女儿,这就是晚上回来的,你说来回折腾什么???

        “冉啊不是妈说你,你就撇着家不要了,自己在外地,夫妻哪里能这样啊……”

        别的王妈妈没有办法说,说多了她身边有人,叫简宁听见了还以为她这个当老丈母娘的总是挑事儿,不说的话,王冉好像就不知道似的,你单位有那么多人呢,就非得你去?

        咱们要份工作就得,没有必要为了工作拼命,你干好不干好这辈子也都是这样的。

        “妈……”

        “我一说你就不愿意,你是个女的不是男的,得,我也懒得管了,简宁好点了没有?”

        王冉哼哈回答了两句,开车过去结果还早了,王冉叫简宁先回家,他去诊所还得过一段时间的,还能休息一会儿,简宁没走,自己买了两碗方便面递给王冉一碗,两个人就在车上吃的。

        王冉吃不下去,心得多大这时候还能吃进去东西啊,家庭跟事业怎么兼顾吧?

        “还挺好吃的?!?br />
        简宁对着王冉笑笑,叫她赶紧吃面。

        “你是不是心里特别怨恨我?”

        简宁吸了一口面条:“开始说没有那就是骗人的,现在习惯就好了,也不是多久,一年不算长,好在现在交通方便……你也别挂心这边,要是有时间我就领着闹闹过去,最近估计是不可能了,我诊所这头我跟陶林玉拆伙了……”

        简宁说了,王冉这才知道,他平时有事儿都不说的,拆伙这么大的事儿,这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