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若晖妈妈……”

        里面的气氛有些沉默,持续了一会儿,姚若晖愣是没有在开口的意思,她继母也只能赶紧的出去,这里面可躺着一个死人呢,她可不屑跟这么一个女人待在一起。

        姚静业,不管外面在怎么说她,一个女人嫁了三次总勾三搭四的就不是什么好饼,放在过去,那就是浸猪笼的货色,女人跟女人之间也难免会产生一些比较,一个是前妻,一个是新妻,本来已经离婚的前夫妻俩,前后两任是根本就不会站在对立面的,可外人非要这样来比。

        姚静业的模样是她的资本,有那样的一种女人天生就是适合招蜂引蝶,她要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了,你反倒会觉得奇怪,姚静业喜欢摇滚,嫁的那人却都不是那个款儿的,她美丽耀眼出身好,后妻呢,出身也是不错,年纪比姚静业小了将近十岁原本应该是资本的,谁知道姚静业这种女人压根没心没肺,看着也不老,别人拿着她们放在一起比较,总是她落于下势,真心存了心去比较,这种结果叫人很是蛋疼。

        这种场合,她也不至于失了分寸,能落井下石就下一块,不能的话自己就拎着石头等着以后在落,反正姚静业是死了,死的还这么不光彩,可惜的紧,她是没能亲眼看见,据说当时是光着身体死的,真是威风啊,死法都要跟别人不同。

        姚若晖的话,她根本就没拿那个孩子当回事,不是自己生的,跟她有什么相干的呢,明摆着丈夫是疼若望一点的。

        姚弄璋看着蒋娟急急的出来了,脸色都白了,迎过去:“怎么了?脸色不太好?!?br />
        “你进去看看?!苯耆靡ε敖?,姚弄璋被蒋娟弄的也是有点提心,若晖这孩子又干什么了?等进去了,就看见她在棺材里面站着呢,这给姚弄璋气的,今天来这些人,你是觉得话题不够多的是吧?在恼火也是压着气,姚静业就这么一个女儿啊。

        “若晖你出来,跟舅舅出去?!?br />
        姚若晖伸出手放在舅舅的手上,温声说着:“舅妈吓到了吧,我就是送送我妈,她不喜欢这颜色?!币θ絷椭缸抛约郝杪璧拇浇?。

        姚弄璋直接上手就把孩子给抱出来了,要是在被人看见若晖这样,还得有的说,本身姚若晖就算是倒霉,你说当谁女儿不好,偏偏是姚静业的女儿,妈妈的名声不好,当女儿的名声就受影响,偏偏姚若晖就跟姚静业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比她妈更好看,小小年纪的,背后多少人就说,这长大了也是一个水性杨花的货色,姚家不是没有听见过这样的话,他们是什么身份,跟人计较不就是折辱了自己的家嘛。

        “你站在外面,不许在进去,听见没有?!?br />
        若晖悠悠叹口气,摊摊手:“我妈喜欢43号?!?br />
        姚弄璋就说不过姚若晖,到底还是叫人去找了,姚家自己就是想大送姚静业,人怎么死的,姚家不在乎,就怕女儿上路孤单,外人愿意怎么想,至少明面上嘴不敢说。

        蒋娟累了一天,自己本就不合适去这样的地方,她对姚静业也没有特别的感情,跟姚弄璋的感情也不过就是如此呢,姚弄璋的姐姐她就更加没感觉了,自己回到家,父母在说话,正好就说到了段伟亮家的这个事情上。

        “这事儿我们还是别管了,毕竟蒋娟跟伟亮已经离婚了?!苯昴盖椎乃底?,说话的时候脸色表情是有些不高兴的。

        别人家的事情他们插什么手,再说段伟亮他爸这也不算是冤枉,没有的事情人家就能按着你的头去认了?

        进去也是应该的。

        蒋娟禁不住道:“什么时候的事儿?”

        一码归一码,前公公确实对她不错,蒋娟这人别看她不会交际不会应酬,甚至就是人情来往她都不懂,但是谁对她好,她自己心里有数,自己父母是肯定不会动的,自己家出事儿都不见得能伸手,更何况是一个外人家。

        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找到姚弄璋这里了,姚弄璋倒是没推,直接问的蒋娟。

        “你是心里放不下还是惦记着过去的好?”

        这个他总要搞清楚的,别到时候他们结婚了,蒋娟还挂着过去,如果真的舍不得那就回头,姚弄璋被姚静业弄的,就特别害怕女的这样,爱的时候就爱的死去活来的,说变脸就变脸,他可不想结婚就离婚,跟他结婚了,哪怕这辈子不幸福也就这么过了,他不会在外面搞女人,同理也希望自己的老婆别在外面搞男人。

        蒋娟不是没有听懂姚弄璋的话,自己耐着性子解释,过去这样的事儿她压根就是懒得去做,她说出来那就是有自己的道理,还需要费劲巴拉的跟别人解释吗?但现在是求人,求人是个什么态度,她蒋娟还是懂的。

        “进去的那位过去对我不错?!?br />
        姚弄璋装傻,段伟亮的父亲他不熟悉,其次跟他也没有关系,自己用力气去保一个人,说白了还得借用家里的关系网,没有这个必要,如果仅仅是因为对她不错,她实在没有必要这样做,人走茶凉,没有听过这句话吗?

        蒋娟叹口气:“一码归一码?!钡降谆故前盐傲恋男氯卫掀鸥读顺隼?,蒋娟说话很公道,她跟伟亮原本就是谁都看不上谁,所以放在这里,虽然出了这样的事情,她不认为伟亮是出轨,只是没守住被,没什么好怨恨的。

        “我帮你,以后不要跟他们家走动?!币ε爸惶崃苏饷匆桓鲆?。

        蒋娟是觉得这不算是要求,她原本就没打算跟段家再走,她这人原本就不太喜爱这些所谓的人情走动,离婚就代表两个家庭以后再也没有关系,没有关系的人为什么要走动呢?她也不像是人家会说会做的,能帮她就伸把手,实在太难了,难为别人难为自己,那她就只能放弃了,跟姚弄璋之所以愿意提出来,那是因为她知道姚弄璋有办法。

        “你前夫是个什么样的人?”姚弄璋突突问了一句。

        其实他还是很好奇的,蒋娟不像是那种会喜欢看男人脸的女人,当初结婚目地是为了什么?他是不在乎蒋娟结过婚,可跟什么样的人结过婚这点还是蛮好奇的。

        蒋娟:……

        姚弄璋这是姚家悉心栽培的,想要弄伟亮的父亲出来,不容易但是也不见得就能难道哪里去,好在那边根本没有捅开,也是有人一直在持续的观望,打算看看蒋家是个什么态度,谁知道姓蒋的愣是没动,最后动的是姓姚的。

        伟亮妈妈原本对蒋娟这印象已经跌进山谷里去了,就差没直接照着蒋娟的脸上扣上,老段就是蒋娟给弄进去的,现在回手突然来了这么一下子,叫他们配合,不过有些东西是肯定留不住了,段伟亮的父亲也不用等退休了,现在马上就得下来,折了不少的东西进去,可在怎么样这都是最好的结果,人万幸是好的。

        戴袁现在想装傻,可惜没机会给她装傻,自己走动了那些天,到处跑到处求,就没有一个人能帮得上手的,谁看见谁推,叫她公公把事情都认了,这样不祸及家里,现在蒋娟一出手,事情就圆满的解决了?戴袁心里能没有想法?

        她宁愿自己到处跑,宁愿自己累死,宁愿自己付出的比任何人都多,宁愿吃苦,反正最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眼下的情况。

        戴袁现在不出去了,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谁叫自己家没本事了,谁叫自己比不过人家了,对自己是登天的难事儿,对人家来说就是一根手指头的事儿,戴袁歇气了,愿意怎么弄就怎么弄去吧,她现在肚子要紧,真要是累出来一个好歹,自己也犯不上。

        伟亮母亲眼睛多尖,儿媳妇前几天前前后后的跟着跑,现在就躲在屋子里不肯出来,脑子转一圈,就大概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心里砰砰乱跳。

        感激蒋娟是难免的,可蒋娟跟伟亮终究不能到白头,两个人不合适,自己儿子也不愿意,也不能强按着牛喝水,既然这样索性不如离婚了,好在这次丈夫躲过去,下来了以后就没有麻烦了,没有利益,自然就没有利弊。

        “戴袁啊,听妈妈的话,别小心眼,伟亮跟蒋娟都离了?!蔽傲聊盖着淖糯髟氖炙底?。

        儿媳妇好不好自己有眼睛能看见,即便戴袁做的事情没有结果,等于白跑,可人家在老公公出事儿的时候并没有作为旁观者,而是真切的投入进去了,是有那个心的,戴袁在婆婆面前自己懂得应该怎么样去表露自己的情绪,强撑着不愿意在婆婆面前露出不安似的,但又不会叫婆婆觉得她什么事情都没有。

        在这件事情上,她就是委屈的,出力气最多的人就是自己,结果一个好的成果还是别人松手给送出来的。

        “妈,我就是有点难受……”

        段伟亮他爸这是出来了,老段家现在到这里也就算是结束了,人一下来等于实权全部都被剥削了,过去在高位,现在一下子跌落到这个地步,心里也是有点接受无能,过去多少人背后追着他屁股跑,现在却剩下光杆司令了,人嘛就是这样的,你行的时候一堆人等着盼着追着你,你不行的时候撒丫子立马就颠了,颠的还比谁都快,颠的无影无踪的。

        伟亮对蒋娟没什么感激的情绪,原本就没打算找她,这事儿还等于是打了伟亮的脸,他段伟亮到最后还是靠女人了,自己就是不行,过去蒋娟不就是看窝囊废似的看着他,现在离婚了,到底还是坐实了这个窝囊废。

        伟亮不说话,自己躺在床上,枕着双手,戴袁这边给伟亮挂衣服呢,公公出来了到底还是好事儿。

        不过蒋娟是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是伟亮跟她说的?

        戴袁不能不怀疑,伟亮不说的话,蒋娟从什么渠道知道的?伟亮不是说蒋娟从来不会关心这些的吗?

        戴袁从伟亮的嘴里听见的都是对蒋娟的不屑,现在回头来看,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抱怨,是不是就说明,他是有了期待,因为期待落空了,最后才会觉得那个女人各方面都是不好的呢?

        戴袁不笨相反的就是太聪明了,一个事情,简单的事情,脑子不好使的人家都不会想到这上面去,她是脑子转转,马上想出来一百八十个弯弯绕。

        王亮家自然也有听到信儿,段伟亮他爸还算是不错,倒霉的人肯定有,拍拍大腿,他就说蒋娟这人还不错,都离婚了,最后还伸了一把手,伟亮正经应该好好谢谢人家的,没有人蒋娟,段叔恐怕就折进去了。

        于田田看着王亮一脸的笑意,自己就憋闷,想跟王亮使性子吧,自己奈何从来就没胜过,王亮完全死死的压住她了,如果说于田田是孙猴儿,那王亮就是如来佛,她怎么蹦跶就是蹦跶不出王亮的手掌心。

        田田去医院检查身体,她妈陪着去的,婆婆没有时间,就是有时间的话,她婆婆不喜欢去医院,还得是自己亲妈,于田田她妈从孩子结婚开始这觉就没有睡好过,一直担心,虽然也知道自己是瞎操心,可女儿被压得太狠了,这要是哪天被王亮给踹了……

        她不能不这样担心,这王亮结完婚外面该玩还是玩,从来就不收敛的。

        王亮自己做事儿是有分寸,他的个性放在这里,他就不是守着老婆孩子一亩三分地晃悠的人,他有朋友,有自己的乐子,自己结婚了就知道跟别的女人保持距离了,就算是玩,也不至于玩的太过分,王亮的个性如此,这是天生的,别人说也说不了的,放到于田田她妈的眼睛里,这说不定哪天就出岔子了,可自己女儿自己管不了,就一根筋儿的喜欢人家,叫她拿捏王亮吧,这孩子跟缺心眼似的,弄到最后就好像她这个妈在里面挑似的。

        “他怎么不来陪你?”

        于田田觉得自己妈问的话很是诧异,王亮今天上班啊,她一个检查干嘛要他来陪?

        于田田她妈气的都要岔气了,你看看女儿说话,合着你妈就应当应分的陪着你来,你老公就不应该来?这怀的是谁的孩子?

        于田田一看自己妈落脸子了,立马就知道这老太太肯定又是不高兴了。

        “妈,我不是那意思,他今天事儿挺多的……”

        从医院出来,这回换成母女俩都耷拉着一张脸了,田田怀孕的时候就说自己像是怀的小子,她自己喜欢儿子,婆家也肯定是盼着她生儿子的,压根就没往女儿身上去想,很多人都说她怀的像是儿子,这心思不就有了,结果今天医生直接说了,是个小丫头。

        于田田坐进车里,不失望那是假的,看着自己肚子,怎么就是个丫头呢?

        “女孩儿好,生个女孩儿贴心?!碧锾锫杪杷底?。

        这就是在安慰女儿了,心里也清楚,恐怕王亮家是盼着小子的。

        当妈的把田田送回家,于田田几次都想打电话给王亮了,先跟他说了,看看他是什么态度,拿着电话又放下了,自己安慰自己,先挺过这段再说。

        王亮不是不记得自己老婆产检的日子,可他真是没时间,到处跑,人就在外面,难道于田田只要产检他就得陪着?男人嘛在外面赚钱,有些事儿顾不上,就只能请她原谅了,在物质上面尽量满足,下班开着车跑老远去给她买炒面,就喜欢那家的,正赶上今天阴天,不知道怎么就下雨了,你说这个天儿,弄的到处都脏,车还不能开的快,下车裤腿上溅了一点雪融化了以后就成污迹了,往楼里跑着,田田踩着拖鞋站在门口,兜着小脸。

        “干什么?生气了?单位有事儿,上次就请假了,总请假不好,不许生气啊?!蓖趿聊竽笞约豪掀诺男×?,这边拖着鞋,这鞋底也不干净,想着要不要收拾一下呢?

        “今天去医院了,说怀的是个女儿……”田田自己说着哇就哭出来了,这跟自己所设想的就完全不同,她想要的是儿子,怎么就变成女儿了呢?

        王亮愣了一下,他不是因为听见女儿而愣的,而是于田田这情绪……

        把老婆搂在怀里,手按压着她的头,额头有点疼,还真是没看出来呢,他都不重男轻女了,她还重男轻女?

        她自己也是个女的啊,还嫌弃女的???

        “女孩儿多好啊,女孩儿能穿漂亮的衣服……”

        田田的情绪是知道自己怀的女孩儿就有点不太高兴,婆家是个什么态度,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这边说出来了,稍微还能减压一点,反正就是觉得命运喜欢跟自己开玩笑,一步到位多好。

        王亮在田田的肩膀上按压着,哄了一会儿,耐性也就这些了,你要是见好不收的话,那就不是他的问题了。

        于田田在卫生间里洗澡,王亮这边给家里去了个电话,东拉西扯的,最后还是说了。

        “怀的是个丫头,妈你不能不高兴啊,这我女儿?!?br />
        你看看,王亮妈妈还没给意见呢,他生怕被人有意见似的,先扔出去话警告,这是他女儿,他自己愿意就行。

        王亮他妈可真是愣了,女孩儿?心里想想女孩儿也行,可失落还是有的,一家就这么一个小子,自然愿意是要孙子的,先开花那就后结果被,王亮是对着自己妈没隐瞒,说了于田田都哭好几场了。

        “这孩子,有什么好哭的,自己的孩子自己还哭,她这不是找说嘛,女孩儿怎么了?”

        “妈,你就抱着这态度那就对了,千万别变态度,她心里有压力?!?br />
        王亮他妈挂上电话,呸了儿子一声,弄的好像她跟老巫婆似的,她有说一定叫于田田生儿子吗?好像她都不开通似的,儿子打这通电话的目地不就是怕自己挤兑田田嘛,她是这样的人吗?

        躺在床上,自己也是感慨。

        “生了儿子就等于白养,有了老婆忘了娘?!?br />
        不得不说还得说人简宁两口子运气好,直接就儿子,也省得以后麻烦了,按道理来说,好事多磨这个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当时简家那么盼着孙子,王冉怀像又怎么看怎么像是丫头,结果到底还是给了一个儿子,自己儿媳妇这里就翻不了盘了。

        于田田她妈最近对着王亮态度好了很多,叫王亮有点迷糊,觉得丈母娘是不是更年期???从来都不待见他的,现在还事事想着他?

        王亮跟田田回她娘家,自己也就是随口在桌子上说了一句,喜欢吃那菜,赶巧了就是于田田她妈亲自下厨做的,结果第二天又给王亮打电话了,叫他们回家吃饭。

        于田田她爸就觉得没有必要,也清楚自己老婆心里担心什么,这不是你对着他好,他就能感激不忘记的,俗话讲,该河里死路边死不了,王亮如果真的要踹于田田,你就是对他怎么好都没用,再说依着他看女婿,不像是那样的人,王亮这小子性格不错的,人品也不错。

        老丈人对姑爷是高度赞赏,丈母娘那边心里就一直提着。

        拐弯抹角的就想问王亮家里是个什么态度,王亮脑子本来就转的比别人快,眼看着丈母娘这态度的转变,自己马上就清楚了,心里摇头,要想问就大大方方的问被,那怀的也不是别人的孩子,至于吗?

        夏侯兰跟姜维给姜雯买的那个房子要去办房照了,姜维考虑的是,这个房子要写谁的名字,当父母的就是操心的多,新房子写老太太名字,那旧房子的名字改吗?

        如果不改的话,就一句空话,姜维不可能叫新房子写老太太的名字,夏侯兰也是这么合计的,这两口子也都是人精,不管怎么样,事情得梳理得清清楚楚的,省得以后麻烦,到底老房子那边值钱,将来这要是反口,姜雯嫁都嫁了,不好弄的,好不如现在就把坏人给做了。

        电话是夏侯兰打的,没有经过女儿,直接打给亲家了,她得确定一下。

        小皱他妈倒是没感觉到有别的意思,这事儿本来就应该问清楚的,她现在就是心里有点后悔,觉得姜雯这孩子好是好,可人品似乎有点差,这儿子找这么一个姑娘,也是怪自己了,当初觉得人家家里条件好,犹犹豫豫的,想拆吧,也知道这样做有点不地道。

        “妈,你就是想的多,姜雯跟我多少年同学,她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我们俩同学加姑嫂,感情不同的,你别总合计这些,将来叫她知道了还得往心里去,我哥也喜欢姜雯……”

        小皱以前是拿姜雯当妹妹疼的,以前姜雯来家里玩,有他小妹吃的就有姜雯吃的,他对谁都不抠,就是自己没有太大的本事,当老太太的听见女儿的话,她在意的就是姜雯背后讲她妈这一出,实在心里有点不舒服。

        亲生女儿就这样???

        对自己倒是没什么心眼子,可以后谁知道了呢。

        天长日久的舌头跟牙齿还发生摩擦呢,对自己亲妈都尚且如此,要是婆婆,那就更加肆无忌惮了。

        当婆婆的就说了,这房票的钱自己办,办个房票下来里里外外也得两万多,老太太是合计,人家姜雯娘家拿出来这些,她也清楚估计是没什么钱了,这时候自己家在不出,人家亲家看着他们家成什么了?

        小皱是觉得应该,房票原本就是给自己家办的,自己家拿钱怎么都在理,这事儿母子就说好了,旧房子呢老太太的意思是同时写姜雯跟儿子的名。

        夏侯兰这就有点不高兴,写两个人?

        自己家一下子拍出去那些钱呢,以后还贷还是她跟姜维肯定是管大部分的,应该就写自己女儿名字。

        姜维倒是愿意退一步,两孩子是奔着结婚去的,不是奔着离婚去的,你现在在这个事情上太计较了,人家妈心里怎么合计?就在是老房子,现在出手买个一百多万的小意思,要是能买上价格往一百五十万也是有可能的,这边虽说是新房子,到手也不过才不到七十万,就是将来两人真过不好了,一人一半,姜雯没怎么吃亏的。

        当父母的这边为了女儿,是能算计的全部都算计到了,两人跟亲家说的好好的,等着手续办完了,姜雯又来混劲儿了,她是不知道自己爸妈跟未来婆婆提这个产权的事儿了,等知道的时候已经办好了。

        姜雯觉得这不是在告诉人家,她等着离婚吗?她是奔着结婚去的,不是冲离婚去的,房子是谁的能怎么样???说给她了,还能不给?

        自己婆婆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还能不清楚吗,她都接触多少年了。

        姜雯是听她婆婆说的,原本她婆婆是好意,你看办好了交到你们手里,她当妈的是盼着孩子生活的好,你家不放心也是正常的,现在都办好了你以后就好好的过,谁知道姜雯不领情,从沙发上起身拿着包就往外走。

        小皱一看就知道她这个不讲理的劲儿又上来了,马上就追出去了。

        姜雯准婆婆坐着就没动,以前也接触,接触的时候姜雯不这样,这孩子挺讲理的,可现在怎么看着就这么不着边际呢?她是好话好说,这孩子就跟中邪了似的,她也是给人家当妈的,当妈的就活该???

        小皱扯着姜雯的手,自己赶紧哄。

        “你爸妈什么都没说,是我家提出来的?!?br />
        姜雯顾着腮帮子:“你就帮着骗吧,我自己妈我还不清楚,我妈眼睛动一下,心眼能飞出来一百个?!?br />
        夏侯兰要是听见女儿这样说话了,估计能当场气死,就是心眼多,为了谁?

        小皱搂着姜雯的腰,看着她这是立马消停了,自己摇摇头。

        “脾气得改改了,跟同事就这样相处也不行啊,我能顺着你,难道别人都顺着你、”

        小皱其实心里就挺担心姜雯的,怕她跟同事相处不好,女的跟男的还不同,男的过去就算了,女的都小心眼,乐意背后使绊子,姜雯这暴脾气……

        小皱乐意在姜雯面前做小,姜雯呢,就乐意听他的话,回家原本没打算闹,齐娜领着孩子过来了,姜饶没回来,去帮齐娜家亲戚干活去了。

        “齐娜啊,桌子上有葡萄,你洗了吃,妈今天特意买的,可甜了?!?br />
        夏侯兰原本对齐娜就好,齐娜就喜欢吃葡萄,她女儿随她,也是喜欢葡萄,当奶奶的能亏待孙女嘛,齐娜洗完拿给姜雯了,姜雯就在沙发上坐着呢,不过一直在发短信。

        “你吃不吃?”

        姜雯也没吭声,推了一下,齐娜就合计她是不想吃被,自己跟女儿吃,一会儿就给吃光了,齐娜在婆婆家还用拘束嘛,想吃就吃了,你等着姜雯发完短信了,看着盘子里,就给她剩下坏的了,都不能吃的,看了一眼齐娜。

        可真行啊,当嫂子的就这样当的、

        你吃好的,把坏的给我留下了?

        上桌吃饭,夏侯兰晚上顿了一只鸡,齐娜喜欢吃鸡腿,一只鸡就两个鸡腿啊,给儿媳妇一个,孙女一个,想着女儿愿意吃,明天在给炖,儿媳妇也不是天天回来,女儿是自己人,儿媳妇是客,结果姜雯就不干了,有点发酸的看了一眼齐娜。

        “你看现在我妈有了你,把我都给忘了,一只鸡就两条腿,我愣是一条没捞到……”原本还不生气呢,结果一说,气就上来了,吃葡萄没她的份儿,吃鸡腿又没有她的份儿?

        合着女儿就不是人,女儿是外姓人是吧?

        齐娜一看姜雯这样儿的,自己当嫂子的,懒得跟她计较,你要是愿意吃那就给你被,锅子里那么多肉呢,哪一块不能吃啊,就给姜雯夹过去了,姜雯上筷子去挡,都放她碗里了往哪里夹呢?脏不脏???

        姜雯出手这力道也比较大,齐娜这原本就打算松筷子的,两人一弄,鸡腿直接飞孩子的身上去了,你说那么烫,孩子肯定就要叫的,捂着脸就嗷嗷开始喊。

        “妈妈疼,妈妈我疼……”

        “你干什么啊你?”齐娜一看孩子给烫了,立马就发飙了,你往哪里使劲儿呢?

        赶紧的抱着孩子往厨房去,孩子没烫到多少,她是吓到的成分居多,姜雯怎么对齐娜,齐娜都好说,她这人就这样的个性,圆了扁的都行,但是孩子不行啊,这么大一点的,齐娜抱着孩子回来,脸子有点不是脸子看着姜雯就开口了。

        “你说妈不给你鸡腿,我给你了,你还往外推……”

        姜雯自己没当妈,一听见孩子哭,就闹心,有什么好哭的?能有多烫?加上孩子不消停,扯着嗓门喊,喊的姜雯心里噼里啪啦的小火苗就蹿起来了,这是给自己上眼药呢是吧?

        “我推怎么了?我用你夹了?这把我哥当工人似的,你亲戚有事儿干嘛叫我哥去挨累,你回我家来吃饭,你可真有那个脸?!?br />
        齐娜结婚这些年,自己跟公婆没吵过架,没生过气,跟姜雯虽然也不能说就跟亲姐妹似的,但也不经常见面,倒也没吵过架,现在姜雯突然发飙,齐娜又在火头上,直接也开炮了。

        “他去怎么了?他去我就不能回家里吃饭了?就算是我没资格来,雨涵也没资格来?”

        齐娜今天就不打算让分了,太过分了,她要是没资格,姜雯就更加没资格,你自己结婚就恨不得把爹妈都给掏空了,有你这样的孩子吗?

        夏侯兰接过来江雨涵自己哄着,也是对着姜雯没好脸色。

        好好的,你惹你嫂子干什么?

        你装修你嫂子给拿的钱你不知道吗?

        夏侯兰心里一直觉得亏欠儿媳妇,别看着自己好像对齐娜有多好似的,可齐娜跟姜饶是吃亏的,齐娜个性好,家里有钱,也不在乎这一点,要不然天天跟你算计,夏侯兰头都能大了,齐娜脾气好,你当小姑子的也不能捏着你嫂子啊,特别是现在,你用到人家了。

        夏侯兰的态度就很明确,肯定是要护着儿媳妇的,结果彻底叫姜雯来气了。

        “你们背着我找人家说产权证的事儿,丢人不丢人……”

        这是全部的火气攒在一起发泄出来了,姜雯不讲理,就说自己爹妈给齐娜的多。

        “生的也不是小子,你们至于吗?她娘家有钱,搭她了吗?”

        这就等于是指着齐娜的脸骂了,姜雯闭着眼睛说瞎话,从齐娜结婚开始,她娘家这搭钱就没断过,房子是房子,小两口的生活费是生活费,孩子的奶粉钱,背后还给女儿私房钱,当丈母娘的时不时就给姜饶买衣服,买吃的不停的送。

        齐娜手里现在握着的那些所谓的私房钱就都是她妈给她的,这里面虽然也有夏侯兰给的,可毕竟夏侯兰给的可是少数。

        要说姜饶幸福就幸福在这里,夏侯兰多不好,她不坑自己孩子,齐娜是她心心念念的找的,人家齐娜家看上姜饶的就是这孩子脾气好,父母也有正式工作,将来不需要孩子出大力,就这么一个女儿,有什么不是她的?

        就单说江雨涵,从出生姥姥带的时间肯定比奶奶多,夏侯兰要上班啊,当姥姥的给的真是东西是东西,钱是钱的。

        就前一段,丈母娘还嘟囔呢,说姑爷的车看着有点小,想着要给换呢,这是没腾出来时间。

        齐娜都被姜雯给气突突了,就算是她娘家不搭好了,有你一个小姑子什么事儿?用得着你来管?

        “你管好你自己吧,少管我家的事儿,我跟你哥也没吃你的用你的,你算是那盘菜?”

        姜雯冷哼:“要脸不要???你跟我哥有没有吃我爸妈的你心里不清楚?这见天的带着孩子回婆家吃,你可真有心思,不就是差那么一点菜钱嘛,我给你……”

        姜雯说着起身从裤兜里掏出来一百块钱就砸齐娜脸上了,齐娜活这么大,就是姜饶都没给她脸色看,现在姜雯砸她,她还是当嫂子的,脸往哪里摆?

        “死丫头,你抽什么疯……”夏侯兰上手去打姜雯的头,没使劲儿,就是警告她别作了。

        你就这么一个哥,你爹妈死了,就剩下哥嫂子了,以后还得好好走,你现在这是打算以后不走了?

        姜雯不领情,指着齐娜的鼻子就开始说,还把王冉那事儿拿出来说了。

        “难怪我哥就看不上你,宁愿要亲戚都不要你……”

        姜雯这样说就有点诛心了,姜饶那事儿发生的是在跟齐娜结婚之前,姜雯这样一说好像是姜饶不满意齐娜似的,齐娜你看着挺厉害的样子,自己嘴笨,骂也骂不过姜雯,被人戳着心口就来了这么一下子,脸变得白了又白。

        抱着孩子就走了,夏侯兰在后面追,姜维脾气多好,把饭桌就给砸了,对着自己女儿从来没发过脾气,这次真是翻了。

        “赶紧滚,你看哪里好,你就滚哪里去,这个家也留不住你?!?br />
        女儿好不好他心里不是没有数,乐意偏着婆家那就偏被,跟婆婆关系好还不好,可现在姜雯就是犯浑,自己家一个人就都不要了,就跟婆婆好是吧?这哪里是女儿???简直就是冤家。

        姜雯眼睛通红,自己爸叫自己滚?一颗心一直往下沉,原本妈的态度就在这里了,是偏着嫂子的,现在就连自己爸都偏着嫂子了。

        愣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姜雯敢跟她妈耍横,不敢跟姜维耍,愣是没敢跑。

        夏侯兰穿着拖鞋就在后面追,齐娜抱着孩子就一直哭,夏侯兰拉拉扯扯半天还是没拽住,那齐娜回家能不闹吗?对着姜饶就来火了,这是你妹妹,她说的那些话什么意思啊。

        “我当嫂子的被小姑子指着鼻子骂,她给雨涵烫了她还有理由了?”

        姜饶这才进门,干了半天的活,自己累的半死,心里还合计呢,下次找他,他就得找借口跑,自己可不干了,进门就看着老婆哭的要死要活的,拿着衣服就下楼了。

        照着家里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