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40 简耀东动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王冉虽然说住在娘家,可到底自己成家了,这不是自己的家,早早就醒了,转头看了一眼,儿子跟丈夫还在睡呢,轻手轻脚的套上衣服下床踩着拖鞋带上门,王妈妈早就醒了,跟王爸爸才准备去市场。

        “妈,我陪你去吧?!?br />
        挽着王妈妈的手,下了楼王妈妈就说闹闹,小孩子看见大孩儿肯定就愿意一起玩的,可闹闹对王焱就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就生你跟你哥两个,你说你们兄妹俩就王焱跟闹闹两孩子,结果两孩子还不亲,我知道你公公家有钱……”

        王妈妈年纪大了,当然盼着孙子跟外孙子关系能好,谁知道王冉这公公背后是怎么教孩子的,那样的家,不就是有两个钱,得瑟的跟什么似的,总觉得高人一头,王妈妈就是别不过这口气,你们投胎投的好,这是你们家的造化,可动不动就摆出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难免叫人看着生厌了,闹闹跟着这样的爷爷奶奶还能有好?

        王冉只是笑,那现在孩子就这样,除了自己跟简宁别的人看见了就躲,这不是家长告诉的事儿。

        七点左右闹闹就醒了,自己睁开眼睛就看着爸爸在一边躺着看着他呢,伸出小手去拽爸爸的。

        简宁起身去厨房找热水,徐秋华已经在做饭了,看着妹夫出来一愣,还以为他能多睡一会儿呢:“起来了?要什么你说?!?br />
        “嫂子有热水吗?”

        徐秋华说有,赶紧给简宁倒了一杯,以为他是要喝,简宁踩着拖鞋回到客厅里,在王冉的包里把儿子的奶瓶子找出来,自己舀了奶粉放进去这边先把热水放凉然后在综合一下,盖上奶瓶子的盖。

        “简宁啊,闹闹现在都这么大了,应该主食放在前面?!?br />
        徐秋华觉得这教育方式有点问题,孩子应该多吃饭才能有力气呢,都这么大了,一直喝牛奶,那营养毕竟也是有限的,你总这么给喝,他自然就不喜欢吃饭了。

        简宁微微一笑,修长的手指捏着奶瓶子晃晕了,也只是笑笑,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拿着奶瓶子进了卧室里,闹闹在床上还躺着呢,简宁把奶瓶子递到儿子的手里,闹闹闭着眼睛自己小手攥着奶瓶子就安安静静的喝自己的。

        喝完了递给爸爸自己坐着身等着爸爸回来给他穿衣服袜子,简耀东管孩子礼貌规矩甚至管孩子的独立性,但是在穿衣服上面,自主能力他是完全不管的,在他来看,孩子能不能自己穿衣服这些并不重要,他不需要他孙子所有都会,把应该会的会了那就好了。

        简宁把孩子的奶瓶子洗干净了,这边王超也起床了,看着简宁在厨房给孩子洗奶瓶子就说了徐秋华一句。

        “你就看着不能给洗了?”

        徐秋华还委屈呢,自己不是没说她可以帮着洗,人家压根就不用啊。

        简宁温和的对着大舅哥笑笑:“洗好了?!?br />
        回到房间里,两个房间的门就都开着,王超没直接回卧室就站在门口看着闹闹呢,心里跟猫挠了一把似的,就想抱抱闹闹,可惜孩子不跟他,这给王超痒痒的,他是孩子的舅舅也不是外人。

        “把脚伸过来?!奔蚰自诘厣细哟┩嘧幽?,闹闹小脚伸过去,他爸一只一只的给穿好,叫孩子站着把衣服给套好。

        徐秋华进屋子里叠被子,就看着简宁地上蹲着呢,见过有男人喜欢孩子的,就没见过这样喜欢的,得了一个儿子你看得瑟的不知道怎么样好了,这么大了,孩子自己也能会穿袜子了,非要你贱白白的蹲在地上给穿。

        “你等会儿,爸爸看看你指甲……”

        简宁拉着儿子,王冉跟王妈妈前后脚进门的,王妈妈这不能亏待外孙子了,好不容易来一回,自然得拼了老命的给做好吃的,进了市场的大门就好像不愿意出来了似的,筐里装得满满的。

        王冉是心里有点担心儿子,当母亲的总觉得除了自己谁都不如自己,孩子醒了就要喝奶,怕简宁掌握不好那个温度到时候在把孩子给烫了,进门急忙忙的换了拖鞋就往房间里去,结果就看着当父亲的那个坐在地上,孩子坐在床上,给儿子剪指甲呢。

        “他喝奶了没有?”

        王冉去找奶瓶子,简宁吭了一声,说孩子已经喝过了,王冉这才放心。

        王焱顺着自己爸爸的方向往里面看了一眼,小嘴翘翘有些瞧不起闹闹,都这么大了还躲在他爸爸的身后。

        “羞羞脸?!?br />
        闹闹也不搭理王焱,自己就跟在他爸爸的屁股后面,卫生间是有个小椅子的,不高一点,这是平时王妈妈用来摘菜的,买了豆角什么的,坐在沙发里掐就有些不方便还容易弄脏了沙发,有个小凳子,地上一坐就方便多了,简宁叫儿子踩在上面,调好了水,自己一下一下的给儿子洗脸,孩子闭着眼睛。

        “不能睁开,在等一下,马上洗好了?!?br />
        爸爸全部都包了,显得这个妈妈就轻松多了,王冉在厨房里帮着自己妈妈做饭,心里想着,在娘家住实在太不方便了,要不是她妈昨天看着有点伤心,她肯定是要走的,哪里住都不如自己家住着舒服,都没睡好。

        简宁拿着小毛巾给儿子擦干脸,抱着孩子下去,拿着牙刷自己蹲在地上给孩子刷牙,徐秋华叠好被子从卧室里出来就瞄了那么一眼,她房间就挨着卫生间不可能看不见的。

        王焱都五岁多了才开始刷牙的,哪里就像是闹闹这样不大点就刷牙,小孩子你看不住到时候吞进肚子里更加麻烦,只能说现在的孩子比以前的孩子金贵了。

        进了厨房就说王冉:“这简宁照顾孩子是不是照顾的就太全面了,这么大的孩子都能自己穿袜子了,蹲在地上给孩子穿,王焱不大点自己就能自己穿了……”

        王冉笑的有点尴尬,这事儿自己说了不算。

        吃过饭就近,海洋馆就在附近,就领着孩子准备去玩一会儿,给简宁母亲那边去了一个电话,这回简宁母亲倒是没有找事儿,很是爽快的就答应了。

        “那里面冷,给孩子多穿一点,别感冒了?!?br />
        简宁母亲能想到里面冷,王冉自然也能想到,不过婆婆也是善意的,自己何必惹她不高兴呢,什么都没有说就挂了电话,这边赶紧给孩子准备水,一出门带的东西就比较多,谁叫现在有孩子了,简宁踩着拖鞋过来,叫王冉陪着孩子去。

        “我弄就行?!?br />
        这个细心的劲儿,热水是热水拧上盖子,凉白开有凉白开,王妈妈自己都服了,按理说她这个年纪的,只能照顾孩子照顾的比年轻人好,可是碰上简宁这样的,王妈妈深深被折服了,不知道的还以为简宁的专业是家政呢,还说什么,就是因为喜欢这孩子被。

        外面冬风萧索,地上有沙沙的响声,叶子早就枯萎了树枝上也就剩那么几片孤零零的挂着,一阵大风吹过来直接就落地上去了,上脚一踩咯吱咯吱的响。

        王冉叫孩子站着,自己蹲在地上给孩子穿大衣。

        “伸手?!钡甭杪璧乃低?,儿子马上伸着小手,不过伸着伸着小手就下道,就要往妈妈的脖子上招呼,就想让王冉抱,王冉被孩子弄的,现在是肯定不能惯孩子这个小脾气,自己一边躲一边叫孩子站好:“站好了站好了,听见妈妈说话没有?”

        王超是没忍住,自己装了半天正经,到底还是出手了,把孩子抱到怀里自己也觉得圆满了,就抱不够啊,孩子跟软包子似的,皮肤又好,虽然说没跟他爸爸似的长得那么精致,可闹闹长得比他爸爸讨喜的多,特别那双眼睛,一个小男孩儿长了一双女孩儿一样的眼睛,放在他身上就是刚刚好。

        简闹闹这基因怎么说呢,到底还是母亲拖后腿了,为什么有些不太好看的男人愿意娶好看的老婆,综合基因这一说到底还是有道理的,但说简宁跟王冉的长相,王冉自然是不出色的,就是一个一般人,不难看但是说美丽那肯定就轮不上她,偏偏孩子生出来就不像是爸爸,也没学会取父母的优点张,大部分模样就随了王冉,好就好在,这孩子会张,张的讨喜,就因为讨喜所以简宁母亲现在还没有说过呢,是闹闹的妈妈拉低分数了,在一个孩子大人会给打扮,一个糯米团子似的孩子抱在怀里,这给王超美的。

        有王焱的时候王超也挺年轻的,有儿子了是高兴,可在高兴也绝对没有现在这心里来的高兴,徐秋华在一边看着就有点憋气,人家的孩子你那么喜欢有什么用?

        王超这一抱上手,自己就没打算松手了,就说叫徐秋华穿衣服,一会儿跟着去海洋馆。

        徐秋华没好气儿的看着王超:“王焱一会儿要补课,我还得送他去补课?!?br />
        王妈妈难道还看不出来儿媳妇这是又挑理了,你说闹闹这一年到头都不见得能来家里一次,当舅舅的喜欢这不是应该的,你当舅妈的心眼就小成这样了?王焱补课那就让孩子去补课被,你跟着去不就完了,再说你有王焱的时候,王冉可没少抱着孩子出去玩。

        王焱是一点都不在乎闹闹是不是抢了他爸爸,孩子心里现在还没成熟到了这个地步呢,他爸愿意抱那就抱被。

        王妈妈不愿意看那些个企鹅又是北极熊什么的,她也不是小孩子,花好几百进去有什么意思,王超这就来隐了,不光自己要跟着去,还一定要王爸爸跟王妈妈一起去。

        王超这当哥哥的,对着王冉就不说了,可以说自己没结婚之前没工作之前对着这个妹妹挺宝贝的,一结婚这妹妹就不值钱了,各种看不顺眼,反正就得找借口数落数落,王冉要是不听他的,就敢挥巴掌,王冉结婚之后呢,好像他跟简宁是亲兄弟似的,丝毫是不像着王冉,也许是男人跟女人不同,王冉也从来没打算在她哥身上得到什么,不知道自己大哥今天抽哪门子的风。

        抱着孩子下去,一路上就撩闹闹,简宁领着闹闹走,闹闹就不想自己走,自己往自己爸爸身上攀。

        “爸爸你抱我被?”

        心里也是知道,跟爸爸提什么要求,爸爸肯定就能同意,简宁微微侧首,王冉对着丈夫摇头,你不能永远都抱着他啊,孩子在自己爷爷面前就能走,怎么到了父母面前就得抱着了?简宁母亲的话在王冉的心里还是起了一定程度的作用。

        简宁跟王冉结婚这些年还能不知道妻子是什么意思,浅浅的抿着唇角,自己却不肯抱儿子。

        “自己先走,走不动了爸爸在抱?!?br />
        闹闹抱着自己爸爸大腿不动:“我现在就走不动了……”

        “不可以,要自己走?!奔蚰欢淖约郝蹩阶泳拖茸吡?,闹闹就在后面追,还是想叫自己爸爸抱。

        王超买的票,一出手就是一千多,毕竟人数在这里放着呢,真是叫王冉有点刮目相看了,她哥今天这是吃错药了?

        原本就是冬天,里面又有点凉,里面的人实在太多了,王冉不抱孩子也不行,要是孩子被挤丢了,到时候更加麻烦,孩子到手里也就十分钟简宁就给接过去了,当爸爸的肯定比当妈妈的有劲儿。

        抱着儿子在前面走,指着里面的动物告诉儿子这是什么那是什么,闹闹看的还是蛮有性质的,王冉就在后面跟着。

        徐秋华一路上跟着,一直在后面恶狠狠的瞪着王超,王焱张这么大,你说王超都没陪自己儿子来过海洋馆,不知道的还以为闹闹是他儿子呢,偏心也没有偏成这样的,继续瞪,恨不得就把王超的后背给瞪出来一个窟窿。

        王妈妈眼睛也不是瞎的,就跟在后面还能看不见,就不动声色的继续当瞎子,一个小孩子的醋也吃,只能说秋华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王超今天是大出血,从里面出来又带着孩子去超市,昨天晚上不是哄孩子说要给买??胤苫?,今天到底没让许诺的成了泡影,到底还是给买了,要单说给买??胤苫烨锘涂隙ú换嵘?,可刚刚去海洋馆一扔就是一千多啊,现在又给买。

        “你喜欢哪个?”

        闹闹有点不好意思,他喜欢飞机不是作假的,看着眼睛就挑花了,想全部都要,咬着小嘴就看着自己舅舅,王超今天就是爽快了,挑不出来所以,干脆就全买了被。

        这孩子出生就不在这边,自己也没什么机会花钱,后来被他爷爷给接走了,自己就更加没机会往他身上花钱了,王超是看着不怎么疼王冉,可亲兄妹之间不见得就一定要摆出来我对你有多好,王冉对王焱什么样,王超心里都记着呢,王焱那不是一个路人,是他儿子。

        柜台上也就摆了三架飞机,全部买了能花几个钱,王超就想全都给买了,他这话才要落地,徐秋华立马就给捡起来了,拿着一个飞机放到闹闹的手里。

        “闹闹啊,这个不是挺好的?!?br />
        要就说王妈妈有点看不上儿媳妇,三个飞机,你挑了一个最便宜的给孩子,你当所有人都是瞎子呢?不稀得说她,王冉就更加不会说了,多少那都是舅妈的心意,不看钱看心意。

        王妈妈就舍不得孩子,还想把孩子领回家里去,王冉劝了半天,王妈妈这才走了,还没到十一点呢,今天就不打算送孩子回去这么早,领着孩子在广场转了好一会儿。

        简宁母亲看着孩子手里的玩具,对着孩子扬扬唇:“谁给闹闹买的?”

        闹闹说是舅舅,不过这飞机玩了也就几个小时,简宁母亲等孩子上去就把东西扔给佣人了。

        “扔了别叫他看见?!?br />
        家里有什么不能玩的,用人家买,买的那个东西合格嘛,能用嘛,简宁母亲这高高在上的感觉是又出来了。

        下午有人给闹闹送衣服过来,闹闹的衣服一般都是给专程送的,定制好了,直接有人会送到家里,极少的一部分是简宁给买的,简宁买她自然没有说的,要是王冉买,那就说不定能不能上孙子的身上了。

        只要你有钱,就不怕孩子的衣服不出彩,小孩儿弄的跟个小大人似的,衣服鞋子排成排。

        闹闹现在上幼儿园,开始一天送两个小时,慢慢的现在增加时间,孩子上幼儿园就肯定是要有个过程的,他就是在听话,突然这样他也不干。

        “今天给他加时间?!奔蛞栽绮偷氖焙蛉恿艘痪?。

        他是吩咐就完了,可简宁母亲得贯彻到底,孩子哭的跟小花猫似的,给她心疼的,可在心疼该去幼儿园也得去。

        “闹闹你去幼儿园学,回家教奶奶好不好?奶奶都不会,奶奶可想去幼儿园了,可幼儿园不要奶奶……”

        简宁母亲活了这么一辈子,跟谁低过头?除了自己丈夫,那是她真没本事压过,压不过就只能低头,对这个孙子算得上是已经掏心掏肺了,第一孩子养在她眼前,天天看着,可真要这么说,那简宁当初也是养在她眼前的,她怎么就没喜欢?

        她嫁过来简宁就已经在这个家了,虽然不至于恨简宁,可看见简宁自己心里也膈应,加上自己年轻,认为早晚都会有自己孩子的,何必对别人的孩子好呢,简宁在一个就是太听话了,简耀东也不瞒着孩子,从懂事就知道这个不是他亲妈,你说叫她夹在中间怎么办?自己恨自己的肚子,想对简宁好,可一伸手又想起来了,这不是自己的孩子,轮到简闹闹的时候,不大点就抱过来养了,怎么说孩子都叫自己一声奶奶,对着她又肯听话,闹闹愿意听话的时候能喜欢死一个人儿,她这把年纪了,生孩子就不用想了,断了那个念头加上年纪大了,身边围着一个孩子,不喜欢他喜欢谁?

        虽然闹闹的模样有点像是他妈妈,可终究是比王冉好看,自己家的孩子怎么看就怎么好,带这么久了,孩子跟她的日子比跟王冉的日子都长,能不待见嘛。

        闹闹吸吸鼻子。

        “奶奶就在里面看着你行不行、”

        到底还是妥协了,心里也知道,要是让简耀东知道了,自己也够喝一壶的,到底还是给送去了,突然两个小时就变成了一个上午,孩子到了学校里面就有点坐不住,到处看,简宁母亲是个哄,哄了半天,说奶奶想上幼儿园,上不了,就等着闹闹回来教奶奶呢,这孩子才算是老实了。

        简宁母亲没有走,就在外面的车里坐着呢,孩子要是闹了,自己第一时间就能马上知道。

        闹闹就是她心里的一块心肝,你说心肝要是从身体里拿出来,那是必死无疑的。

        人跟人之间就是一个缘分,那简宁跟她之间没有到这个缘分,他的儿子就到了,能有什么办法。

        闹闹这是勉强在幼儿园待了一个上午,第一天好骗,第二天就死活都不去了,赖在家里死活不肯走一步,就不去,你让我去,我就哭,闭着眼睛,眼睫毛上挂着的都是眼泪,简宁母亲气,可不能下手啊、

        “你要是这样,奶奶就生气了,不是说学会了回来教奶奶嘛?”

        可无论你怎么说孩子就是不动,简宁母亲喜欢闹闹,可到底自己没生过孩子,耐心不够,孩子听话的时候怎么喜欢都喜欢不过来,孩子一闹,不听话了,哭的她脑仁疼,自己上手就没有一个力道,孩子对着她扑,就想往她怀里钻,闹闹已经哭两个小时了,你说给她哭的,出手就没有注意,一推孩子,就把孩子给推摔了,孩子呈直线的往后倒,这是家里地上有地毯。

        “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听话的孩子,你愿意去就去,不去拉倒?!弊约罕镒乓欢亲拥钠?,转身就上楼了,也没看见孩子摔了,这边佣人赶紧的把孩子给扶起来,孩子吓到了,就哭个不停,佣人心里想着,在喜欢也没用,人家没做过母亲,就不能体会到当母亲的心情,到底孙子还是隔着一层呢。

        简宁母亲听着楼下孩子的哭声就来气,这边简耀东打电话回来问,她是一句也没掖着,直接都说了。

        简耀东不打孩子,他给孩子冷脸子看却从来不动手,早上自己没有直接去公司,他就等着孩子,叫佣人把孩子带下来,他就不信了,自己亲自送他去。

        闹闹就抱着佣人的大腿,死活不肯往前走一步,他就是不愿意去幼儿园,不敢去看爷爷的冰冷的眼睛。

        “承宇爷爷怎么跟你说的?”

        你现在跟他讲道理讲什么都没用,就是不听,听不进去你说的任何一句话,简宁母亲人就站在楼上,看了一眼,觉得厌烦的很,自然矛头又推到王冉的身上去了,孩子从她那边回来就总这样。

        这回王冉真是有点冤枉了,孩子每天上两个小时的幼儿园突然增加到了上半天,他自然心里就有想法的,他自己闹脾气,跟王冉有什么关系啊。

        她就听不得孩子的哭声,现在一眼都懒得去看,加上头疼的毛病犯了,自己就跟叫魂儿似的,恨不得一巴掌拍下去,到底有什么好哭的?上两个小时跟一个上午有什么分别?

        “你站好了,站好了?!奔蛞醋潘镒?,眉梢扬着。

        闹闹这回是彻底翻了,你说什么我就不听,哭着喊着的就要找爸爸找妈妈,谁劝都没用,简耀东被孩子给气的,看看他这个没有出息的样儿,这样就找爸爸找妈妈,你找他们干什么?就让他们护着你?

        气也是不打一处来,简耀东在简宁的身上都没破过例,结果给闹闹打了,下手是真的没留情,觉得孩子太完蛋了。

        这哪里就是自己的孙子了,你说怎么就这么窝囊呢?叫你去上课又没有叫你去死,你哭什么哭?

        “马上给我收回去?!?br />
        闹闹的屁股是被他爷爷给开花了,全家上下的人都没想到,简耀东竟然把闹闹给打了,还打的这么重,简耀东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对着跟他干,偏偏闹闹小性子上来了,你说什么都没用,扯着嗓子死劲儿哭,当爷爷的就不想听见他喊他爸爸妈妈,他就偏偏喊你说还能有好。

        简宁母亲人在卧室里门一关,也懒得去听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闹闹哭的眼睛都肿了,这回被打怕了,看着爷爷就发憷,想躲,可是没有地方给他躲,简耀东打完自己就后悔了,他儿子就那样,他都没说上手去打,孙子才这么大一点,看着孩子连自己眼睛都不敢看,要不是今天孩子作,他也不至于动手。

        闹闹躺在床上,小脾气就来了,佣人说什么都不听,自己歪在一边,就哭,小眼睛哭的跟核桃似的,简耀东刮风下雨就没因为家里事儿耽误过公司事儿的,今天破例了,就在家里待着呢,人在书房,可心思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佣人把奶瓶子递给闹闹,孩子闹了能有几秒钟,到底还是饿了,伸手接着喝完就睡了,孩子睡的可怜巴拉的,这边简耀东跟着家庭医生一前一后的推门进来了,屁股都给打肿了,当时孩子实在太不听话了,他下手也没有控制。

        到了这个年纪,他有多狠那都是对着外人的,简闹闹那不是别人,是他孙子,看着孩子那屁股肿的,自己别开头,医生说问题不大,就是打的,上点药就好了。

        家庭医生心里也纳闷,这孩子是被谁给打的?打的这么狠?

        医生走了,简耀东就没动地方,他能对着所有人狠,包括简宁,简宁他就是已经打算都放弃了,就不打算要这个儿子了,有没有问题不大,自己狠了一辈子,到老了狠不起来了,千疼万疼的才有这么一个孙子,他对着闹闹就是心硬不起来,当时也是火大了,没有坐下,就一直那么看着孙子,眉头就没舒展过。

        王冉接到电话的时候自己还没下班呢,说是让她今天接闹闹回家,自己一愣,今天星期二,怎么突突然的就让接了?

        跟领导打了一声招呼就提前走了,到了简家根本没看见儿子,佣人说闹闹在楼上呢,王冉也不知道自己儿子被打了,进门就看着公公坐着呢,真奇怪,这个时间他竟然还在家里,自然要打招呼的,心里对他怎么有意见,嘴上也不能表现出来,简耀东没心思跟王冉搭腔,叫她上楼去把孩子带走。

        “明天你送他去幼儿园,请个假,陪陪?!?br />
        王冉心里就划魂儿,今天这太阳是打那边出来的?怎么看着就有点不正常呢?

        上了楼,闹闹看见她,就往自己妈妈怀里一扑,孩子就开始哭,王冉托着儿子,叫他抬头儿子也不抬头,王冉是压根就没往孩子被打了哪方面合计,毕竟谁无缘无故的打孩子做什么。

        领着孩子下楼,一直到孩子上车说屁股疼。

        “妈妈,我屁股疼……”

        王冉一愣,屁股好好的疼什么,也没在意,现在才三点多回家也没事儿,直接就带着孩子去简宁诊所了,孩子去了一个新地方自己高兴,被打的事情就扔脑后面了,要就说简宁这个爸爸当的比王冉这个妈妈称职,就看着儿子走动有点不对劲儿,他是屁股碰到哪里,自己就支着小牙,简宁微微拧着眉头,对着儿子招招手。

        “你告诉爸爸,你哪里疼?”

        闹闹就说自己屁股疼,简宁把孩子的裤子退下来自己一看,那种感觉很微妙,他要是被人打了,打也就打了,可现在被打的是他儿子,那屁股都肿了,你说打的人得使了多大的力气?

        “你跟爸爸讲你做错什么了?”

        没一个劲儿的安慰孩子,相反的问孩子哪里做错了。闹闹也是忘性大,自己这一会儿就记不住被打的疼了,说不想去幼儿园叫爷爷给打了,简宁倒是没觉得惊讶,肯定是孩子做什么了,他爸这个人怎么说呢,不屑对孩子动手的,就是惹到他都不见得能直接动手,这回给闹闹打了……

        当爸爸的还好,把儿子的裤子给提上,原本就没打算瞒着王冉,再说当妈妈的,不可能是看不见的,简宁以为王冉看见了肯定会心疼,晚上王冉要给儿子洗澡,孩子的裤子一脱就瞒不住了,那屁股给打的,简宁看那时候还能好点,到了晚上就有点吓人了。

        “你好好站着,妈妈问你,你做错什么了?”

        闹闹垂着头倒是交代的一清二楚的,王冉这是强忍着眼泪才没掉下来,自己都没舍得打过一次孩子,难怪今天让她接了。

        “该,谁叫你不听话了,闹闹妈妈就跟你说,男孩子不能总哭,总哭的孩子叫人讨厌?!?br />
        给儿子洗完澡,自己回到床上,嘴上挂着的笑容那叫苦笑,遮都遮不住,不心疼才怪呢,特别孩子睡觉,他不是装给你看,他一动身,碰到屁股了,自己就喊疼,无意识的喊疼。

        两口子谁也没说什么,那打都打了,还能找回来?第二天王冉送儿子去幼儿园,闹闹的幼儿园跟王冉的单位完全就是两个方向的,都不挨着,孩子就拽着妈妈的手,还是不愿意进去,王冉不哄孩子,耐心的听完孩子说,就是不肯动摇,无论孩子怎么哀求的看着她,一丝动摇的意思就愣是没有。

        “妈妈,我不想进去……”

        “不进去不行?!蓖跞角崦璧吹乃?。

        到底闹闹还是进去了,王冉回头到单位就迟到了,养了孩子你才知道养孩子的不容易,孩子不像是大人,总有突发的事情,做了妈妈就是身不由己了。

        王冉看着儿子哭,自己心跟着也酸,可必须要硬到底,不然今天拖明天拖,能拖一辈子嘛?

        乔芸这班总算是上上了,卖保险去了,卖保险这是个嘴活儿,首先你得会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还有一点要交际广,你认识的人多,你的单子才有可能多,卖的多自然提的多,乔芸这木头性子,认识的人就家里这么几个,自己不开口,外婆自然就得亲自上。

        夏侯兰跟自己妈之间闹的不是太愉快,就因为乔芸多嘴,弄的自己儿子儿媳妇差点离婚了,她对着乔芸能有什么好脸子,连带着对自己妈有多了几分看法。

        外婆知道夏侯兰给孙子买了保险,那意思乔芸现在也做这个,让夏侯兰就在乔芸的手里买,自己家亲戚不照顾,还照顾外人去了?家里能找的外婆就都找了,夏侯令实在是被他妈给缠的没办法,才在乔芸的手里买了一份,外婆住这些年,邻居还是有几个交好的,加上外婆会说,这哪里就是乔芸在卖保险,根本就是外婆在卖,反正这一个月业绩倒是不错,卖出去不少份。

        夏侯兰心里怨恨自己妈是怨恨,现在不给钱了,只是偶尔过来看一眼,给买点吃的,今天这是孙女被亲家给接走了,在家里也是跟姜雯吵架,干脆就过来看看外婆。

        小聪还没有去幼儿园呢,外婆是觉得小聪身体不好,到时候在有小朋友打他怎么办,乔芸是觉得孩子几岁上都没有分别,等六岁的时候再去也来得及。

        “还给孩子喝奶粉呢?”夏侯兰看了一眼,对着自己妈说着,自己家里什么条件不知道,还给孩子喝奶?都这么大了,正常吃饭不就完了。

        外婆撩了一眼女儿,她当然听得出来女儿话里是什么意思。

        “小聪身体本来就不好,奶什么时候喝够了什么时候才断了吧?!?br />
        夏侯兰心里冷笑,可真金贵呢。

        外婆话里话外就说夏侯兰不帮衬着乔芸,夏侯兰还一肚子的官司呢,这亲闺女养的就跟仇人似的,跟她婆婆关系可真好,天天往小皱家跑,她现在是生出来一个女儿外向的感觉来了,难怪人家都说儿子才是自己的,你看姜雯,这还没结婚呢,心思就飞到人家家里去了。

        “妈,我现在跟姜维就我们俩工资,姜雯这房子贷款,我们俩还得给还,你说我哪里有闲钱管乔芸?”

        这话说的就不假,她手里真是掏空了,接二连三的,儿子结婚生孩子现在又轮到女儿了,他们家还什么都管,你说还剩什么了?姜维也不是什么大官,可以一捞就几百万几百万的,手里不就那两个破钱,一折腾现在就没了,就指着工资呢,多余的钱拿不出来,现挣现花的钱倒是有。

        夏侯兰现在真的服气王妈妈了,不管瞧得起瞧不起人家,到底人家手里拿着的那个叫钱,自己家现在就玩不转了,其实退一步来讲,要是姜雯找个条件好的,也不至于就把娘家给扒的跟什么似的,在怎么吵架,当母亲的心里还是挂着女儿,小皱那人品就在这里放着呢,女儿结婚自己不需要担心,搭那就搭吧。

        “乔芸这就一点动静都没有了?找个好男人就赶紧嫁了吧……”夏侯兰觉得乔芸不嫁才是问题,要是她能嫁人了,甭管对方什么条件,至少有个自己的家,成天跟你外婆住一起像是什么样子

        “好男人哪里就那么好找,你单位有合适的没?离婚没有孩子的,最好没有婆婆,条件再好一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