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25 所谓的心狠程度

    225 所谓的心狠程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简宁正常诊所那边六点就关门了,结果今天耽误了一点时间,简宁其实今天真是靠运气了,诊所里并没有检查的机器,这才是刚开始起步,靠着自己所掌握的那些,当时病人送进来,他看着有点不对劲儿,马上打了120,把家属还弄的一愣呢,说孩子就是轻伤,谁知道这边120才过来,孩子就发作了,把家长给吓的,当场就懵了,简宁不可能扔着不管啊,跟着就上车了。

        王冉等到九点多,这人跑哪里去了?打他手机前两次都没有接,王冉也不好一直打,要是他替同事值班叫人看见了还以为她这个当老婆的怎么回事儿,就圈着老公呢。

        简宁十点左右到家的,说跟着孩子的家属去医院了,他当时看着是那症状,其实也没有多少的肯定,车祸这东西就不好说的,而且孩子活蹦乱跳的,他是出于谨慎。

        “多大的孩子呀?”王冉问了一句,家长怎么没看住呢?

        洗了洗就准备睡了,简宁入睡的很快,自己躺在床上就着了,闹闹依旧是不用他们两个带,王妈妈自己就都包了,相比一两个月的时候那真是好带多了。

        王冉也跟着睡了,这点她得感激王妈妈,有亲妈的孩子就是不同,老人在困再累她也不愿意累着孩子了,只要你们俩都能休息好了,能睡好我就满足了,我自己累点算是什么,王妈妈也是觉得自己身体可以,她还能带动,在过几年就不好说了哦。

        十一点多,有人来家里了,楼下保安的电话打了进来,王冉动了动身体,顺手拿起来电话,这是谁???大半夜的?

        放在耳边喂了一声,对方把电话交给了乔芸,乔芸抱着孩子来的,披头散发的,就这样来了。

        “嗯,让她上来吧?!?br />
        自己打开灯,坐起身抹了一把脸,乔芸怎么来了?还挑这个时间来的?简宁压根就没醒,他现在就等于超负荷的工作,每天都累的半死,王冉披上衣服带上房门,王妈妈醒了,她本来就是睡眠比较轻,王冉出来她就醒了,听着声音不像是去卫生间的动静,赶紧踩着拖鞋就出来了,带上门。

        “怎么不睡呢?哪里疼吗?”

        王冉清清喉咙:“不是,乔芸来了?!?br />
        乔芸跟个疯子似的就跑上来了,王冉打开门自己在门边站着呢,把拖鞋放在地上合计叫她进屋子里换的,结果这人嚎着进屋子的,她是一点都不在乎人家睡没睡,声音挺大的,哭的鼻涕都出来了。

        乔芸跟吴国太分手了,她是觉得自己以后能做给吴国太看,可这不还没做出来嘛,吴国太的Q乔芸有,乔芸之前就硬逼着自己不去看,结果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小聪半夜起来喝奶,乔芸喂完孩子,一个人也是觉得孤独,就打开电脑,合计去看看吴国太的空间,不看还好,一看就被刺激到了。

        吴国太跟卫舟的婚纱照就赫然在里面摆着呢,不仅如此,卫舟怀孕了。

        这两人动作可迅速,人家卫舟是第一胎自然就注重了,吴国太也就是在空间写写感想,第一次当爸爸没有经验,自己什么都没有付出过,现在不一样了,总觉得比前一次强,什么都要自己跑,卫舟不惯吴国太的脾气,吴国太就写了一篇感想,说养一个孩子不容易,乔芸又从吴国太空间的地址里扒出来了卫舟的微博。

        那是卫舟私人的微博,是卫舟打算写给未来孩子的,当然也有她跟吴国太的照片,吴国太自己有工资,卫舟也赚钱并且挣的还不少,娘家也给力,哥哥条件也好,丈母娘舍得拿钱,每个月背后都偷偷搭女儿一点,卫舟跟吴国太的环境能不好嘛,别看人吴国太当初买的那个房子小,精装修之后特别的漂亮,应有尽有,车也开上了,两个人还出去玩了,拍了很多照片,这就彻底刺激到乔芸了。

        乔芸嘴里说能放下,可心里就从来没放下过,又有孩子了,那小聪呢?小聪算是谁的孩子?

        “乔芸你别哭,大晚上的……”王冉搂着乔芸,示意叫她小声点,简宁跟自己爸爸还在睡觉呢,乔芸压根就不管那套,拼命的说着自己的委屈,她怎么迁就吴国太的,结果他一转身就找了一个女的,现在还有孩子了,要是没有自己,他能过上现在这样的生活嘛,怎么就这么对她呢。

        王冉听的一个头两个大,你们离婚都离婚了,你还想怎么样???他不可能不要孩子的,他是有孩子,人家女方没孩子啊。

        简宁是被乔芸给哭醒的,他要是还能睡,他得是什么托生的,王爸爸人也醒了,就是没出来。

        闹闹被乔芸弄的又开始哭上了,王妈妈赶紧的往房间里跑。

        “乔芸怎么了?”

        王爸爸问了一句,自己坐起身,王妈妈抱着孩子哄:“说是吴国太那老婆怀孕了?!?br />
        你说怀孕就怀孕被,你俩都离婚了,也离这么久了,你就是再不甘心能有什么用?

        乔芸就是抱怨,孩子仍在一边自己也不管,痛快的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小聪在沙发上就尿了,他尿之前在乔芸的怀里动来动去的,乔芸也没顾得上,王冉抽着面巾纸递给乔芸,自己赶紧往卫生间去找毛巾。

        “姐,我活不了了?!?br />
        “就因为这样就不能活了?乔芸啊,你让我说你什么???不就是一个男人嘛……”都到这地步了,怎么样也得自己过得更好才算是对得起自己不是,你说她怎么就心灰意冷的?

        “我怎么活啊……”乔芸冲着王冉就嚷嚷,他们根本就都不了解自己的心情,敢情他们就都家庭和睦,自己有什么?她什么就都没有,晚上一个人被孩子哭醒了,坐在床上孤孤单单的就自己,带孩子累了,想找个人搭把手都没有,人家一家三口出门去玩,自己有什么?

        乔芸这哭的声音就更大了,简宁套上衣服打开卧室的房门,拧着眉头。

        “乔芸啊,你这样容易吓到闹闹了……”

        乔芸管你吓不吓到闹闹的,她现在心里就憋屈死了,自己不想活了,她是过来交代后事的,没有办法活了,说了一大通不着调的话,说什么等自己死了之后,希望王冉能照顾好小聪。

        “姐,我给你跪下了,我知道你能的,你心肠那么好……”乔芸就往地上跪,王冉就拼命的往起来拉她,可王冉力气不够啊,王冉都恨死这样的乔芸了,你的孩子就一定要往别人的身上推嘛?一次又一次的,你叫孩子长大了怎么办?

        闹闹在哭,乔芸在哭,连带着小聪也死命的嚎,王妈妈哄着闹闹呢,根本没有多余的手去抱小聪,王冉拉乔芸呢,简宁走过去一把就把乔芸给扯起来了,再是个好脾气的人都听不下去了。

        “你儿子哭呢,你哄哄他吧?!?br />
        乔芸就还是要跪,交代妥了,自己就不用怕了,她活的太累了。

        王冉被乔芸给拽的,衣服就拽下去半个肩膀,大半个肩膀都在外面露着呢,这衣服也是弹力有点大,简宁单手就把乔芸再次给拽起来了。

        “你别说这些,你就是死了,我们家也不可能给你养孩子,没有义务你知道嘛?”

        乔芸有点傻眼,她都要死了,他们都不能帮自己一把?

        简宁忍的已经够久了,你活不活跟我们没干系,大晚上的你来家里闹什么?你想干什么???要是你亲姐姐也就算了,不是亲的,你总来找王冉什么意思?

        “从我跟你姐结婚开始,之前的事儿我就不说了,你们心里都清楚,我这人也懒得计较,可不代表我就是傻瓜蛋任由你们来摆布,小聪身体不好,你是一次又一次的打电话给我……”

        乔芸有点恼怒,她也不认识医院的人,这不是姨夫嘛,所以才找你的,动动嘴,眼泪顺着满脸淌,看着真是要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我没有办法,我找不到人……”

        “找不到人你就可着我一个人坑了?乔芸我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娶的是王冉,王冉是姓王的,你是姓乔的,在一点你是不是就没有搞明白,你外婆也不是她亲外婆,她有义务就照顾你吗?你但凡有点事儿就来找我们,吃定了我心软是吧?现在大半夜的你有亲外婆活着,你有亲姨妈亲舅舅都活着呢,你为什么就一定要来我家?”

        王冉拽了简宁一把,简宁推开王冉的手,话这次就说死,别以后永远都没有完,他不喜欢这样。

        “我我我……”

        “你要去死,你交代后事跑到这里来交代,你不觉得就很滑稽嘛?你自己的婚姻你自己都没有弄明白,跑这里哭什么?就是你真死了,孩子我们也不会给你养,凭什么给你养……”

        “你们也不差钱……”

        简宁都被乔芸的神逻辑给逗笑了,我家有钱跟你有关系嘛?

        那李嘉诚有的钱更加多,你怎么不去跟李嘉诚交代后事去?

        “今天我就说这话了,以后我家不欢迎你来,我不管是你出什么事情了还是小聪出什么事情了,你别来找我,我有钱那是我的,跟你没有关系,你儿子若是不愿意养,那就送人?!?br />
        简宁抱着小聪往乔芸的怀里塞,他抱着小聪的时候距离自己的身体很远,小聪这裤子尿了,乔芸还没顾得上给收拾呢,沙发上就全部都是,仔细闻的话还能闻见尿骚味儿,简宁自己本身又是洁癖,这已经触碰到他的底线了,塞到乔芸的怀里,要是不对乔芸心狠,乔芸现在就是黏上你饿了。

        没完没了的,谁也受不住,既然没人愿意做这个坏人,他就做了。

        “妈,我这样说行嘛?你要是想要我这个女婿,你要是心疼我,就别总是心软?!奔蚰醋旁滥傅姆较?,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简宁要难为王妈妈,恰恰相反的,他就是为了王妈妈着想,乔芸要是回家学了,也许外婆就能杀上门来,不对也是自己不对,他不能叫王妈妈做不对的,坏人他一个人做了就行了。

        王妈妈没敢吭声,因为不确定简宁这是真生气还是假的,就因为他脾气好,突然这样了,王妈妈才害怕的,蔫人出豹子,因为可怜别人,叫王冉跟简宁打架,她这不是缺心眼嘛。

        王妈妈送乔芸出去,怀里的闹闹还不安分,叫乔芸给吓的,你说大半夜家里来了一个人进门就开始哭,小闹闹小腿可劲儿的踢,王冉伸手过来接住儿子。

        乔芸到楼下,自己仰望着星空,她错了吗?

        她跟吴国太的婚姻明明就都是吴国太的错,简宁为什么要那么说话?她才是受害者啊,吴国太现在不管儿子,还在空间里大事宣扬他对他那个未出生孩子的爱,她怎么能忍受得了?

        乔芸想杀人,但是自己不敢。

        抱着小聪回去,外婆急的头发都要白了,你说不吭一声抱着孩子就跑了,你去哪里了?

        “芸芸啊,你可别吓外婆啊……”外婆拽着乔芸的手,眼神却夹带着担忧,从乔芸要把小聪扔了开始,外婆就觉得乔芸的精神状况出了一点问题,害怕乔芸神经了,那样,她活着可就真没有意思了。

        乔芸抱着外婆的腰,一直哭。

        “外婆我觉得我好累,我好委屈,我没有办法跟人说,说了人家都说是我的错,外婆我难受,我不想活了……”

        外婆这一宿压根就没睡,睁着眼睛到天亮呢,被乔芸都要给折腾疯了,怎么办???

        大清早的就去夏侯兰家了,大清早五点多就来敲门,夏侯兰披上衣服出来开门,看着站在门外面的妈,有点纳闷,怎么这么早就来家里了?

        “妈,你怎么来了?”

        外婆就说乔芸神经出点问题了,过去夏侯兰不管乔芸,外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毕竟自己也不能逼迫孩子做什么,但是现在不同了,乔芸这样下去太危险了,外婆坐在沙发上,头发也没梳,也没有过去的精气神儿了,拉着夏侯兰的手。

        “你妹妹去的早,就扔下这么一个孩子,我不好啊,叫乔芸嫁了那么一个畜生,吴国太的老婆怀孕了,这芸芸就受不了了,小兰啊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乔芸往那条死路上走?”

        夏侯兰一听,又是乔芸的事儿,不是她当亲姨妈的就心狠,你说这孩子,怎么说她呢?

        但凡有点骨气的孩子,你是不是得拼命的叫自己过上好生活???可乔芸呢?完全就是扶不起来,那典韦介绍给乔芸的工作还少嘛?哪一个她能做了?

        夏侯兰看着自己妈,这不是就是来跟自己要钱的,多了她也没有,一万两万的自己还能拿出来。

        “这还得背着姜维,要是他知道了,姜维毕竟不是我自己家的人啊……”夏侯兰无辜的说着,其实姜维哪里就能管得了她了,家里大小事儿就全部都是夏侯兰说了算,姜维也从来不过问钱,要说他们家过的好,那是真好。

        夏侯兰跟姜维两口子对着挣钱,儿子姜饶丈母娘家就能靠住,就是一个月搭姜饶一千两千那就都是小意思,姜雯自己有工作,手里捏着存款,是比不上王妈妈家,但是那日子也绝对是红火的。

        可给外甥女,她也不是脑子有泡,有钱给儿子给女儿花,能给外人花吗?

        再说小敏都死这些年了,也不能总用着小敏的名头来叫自己可怜乔芸吧?夏侯兰深知,自己一旦插手以后就脱不了身了,为了自己以后能落个清净,她也绝对不能管。姜维在房间里听见夏侯兰的话了,他不拦着夏侯兰给娘家钱,姜维这人吧,其实还是挺忠厚的,真是没什么心眼子,你妈我妈那就都是妈,我有钱了,我就两家老人都给着花,绝对不会是那种,我妈吃鲍鱼海参叫你妈去吃大白菜的人。

        外婆本来就不是奔着要钱来的,齐娜家里不是做生意的嘛,就想叫齐娜跟她爸妈说说看,能不能就把乔芸给弄过去,都是亲戚也能照顾着乔芸一点不是。

        “你先让她有点事情做,她不就脑子里不乱想别的了?”

        夏侯兰撇撇嘴,反正就是给自己找活儿干就是了。

        “人齐娜家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

        “就当是妈求你了,你跟齐娜好好说说……”

        夏侯兰没有办法,只能先答应下来,等老太太人走了,姜维叹口气,看着乔芸可怜巴拉的,能拉一把就拉一把吧。

        “你给齐娜打个电话吧?!?br />
        夏侯兰翻着白眼:“就你能装好人?!?br />
        姜维双手给老婆捏着肩膀:“得了把,一个妈生的,你说孩子现在这样,不过妈还是把乔芸给坑了,当初就不应该叫她离婚,乔芸啊,必须得依靠着别人生活,自己生活不了?!?br />
        外婆认为是对乔芸好的,谁知道偏偏就把乔芸给害了,不是说吴国太现在工作行了嘛,那乔芸在等等,丈夫工作好了,婆婆也愿意低头了,这不就是挺好的,外婆是失算了。

        夏侯兰就不乐意听姜维说这样的话,什么叫错了?

        “就那样的人家过下去有什么意思?她这是幸好脱身的早,不然就得死在人家的手里,我妈那里做错了?”

        夏侯兰跟外婆是一样的,看不上一家就认为那家怎么都不好,最大的错误那就是乔芸自己自找的,告诉她孩子别要别要的,她偏偏以为自己能带得了孩子,你带着去吧,现在才哪里到哪里,孩子才多大,等大一大的,各种费用都开始收了,那才是开始呢。

        姜维懒得跟老婆争论,好与不好,那得乔芸说了算,你们说了并不算的。

        *

        卫舟怀孕反应比较大,成天的吐,她吐了就掐吴国太,让吴国太也没的睡,卫舟人娘家确实给力,娘家就包办了晚餐,嫂子也是通情达理的,下班之后两个人到卫舟家里先吃完饭然后开车回家,吴国太他妈就是想找茬她也得有机会找,她不是没找过。

        吴国太他妈就一直对这个钱特别看重,总觉得钱放在自己的手里,你说自己也没有额外的日子,最后就都是给他们的,她是帮着他们攒着,还是想伸手管,可卫舟不是乔芸,我们俩的工资你想管?那行啊,治你没商量。

        卫舟回娘家,当自己妈的面就说了。

        “典型的给脸不要,之前这是一直忍着呢,现在才发作,想要钱也得看看她有那个本事没?!?br />
        卫舟的妈妈也是办公室拼杀出来的,面上了善,背后捅刀子的主儿,那能让女儿受委屈了嘛。

        “注意着点自己的形象,怎么说话的那都是你婆婆?!?br />
        卫舟这就开始折腾了,今天买这个明天买那个,跟吴国太说好了,她妈的腰就扭到了,回他家吃,吴国太觉得回哪里吃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他妈要钱这事儿吧,背后有跟吴国太沟通过,吴国太自己本身没什么主意,觉得自己妈也是好心,那就要帮攒着你看并不是坏事儿不是。

        卫舟不吃猪肉,吴国太他妈就是舍不得,难道给怀孕的儿媳妇不做肉?

        卫舟就喜欢吃炖牛肉,还得炖得烂烂的,一顿就得几个小时,吴国太他妈哪里有这个时间?她若是愿意侍候人,当初吴国太跟乔芸也就不会离婚了,卫舟买衣服就伸手要钱,钱不是交给你老太太保管了?

        “妈,我明天要去医院检查,你陪着我去吗?”

        卫舟就说要去私人医院,吴国太他妈动动嘴,这把你给狂的,还去私人医院,你是有钱没有地方扔了,心里不愿意嘴上没敢说,都离一次婚了,难道在离?

        “我同事过两天结婚包红包得一千?!?br />
        吴国太他妈终于坐不住了,什么同事???人结婚你花一千块钱?

        “舟啊,挣钱就挺不容易的,花那些……”

        卫舟直接打断婆婆的话,就是因为有你这种妈,你儿子那几年工作才干不上来的,你知道吗?你家有事儿人家花一千,等人家有事儿你就回五百?脸在哪里呢?

        “花五百?”卫舟看着吴国太在问,结婚之后卫舟就跟吴国太说了,爹亲娘亲就都没有你老婆我亲,要跟你过一辈子的人是我,我不会无缘无故坑你的,你是我丈夫,如果你都不能站在我的一侧,那我嫁人干什么?我自己挣的钱,我说了还不算?

        因为是卫舟自己的来往,吴国太不方便插嘴,他的钱给自己妈就得了被。

        “花一千吧?!?br />
        吴国太他妈败下阵来,心里暗暗气的也是够呛,这有老婆了,自己说话就不好使了,卫舟这是走人情来往呢?当自己是大头吧,你听说过同事之间走来往要花掉一千块钱的吗?你们俩一个月的工资才多少?这要是一个月来十个八个的人结婚,你们日子还过不了?

        吴国太他爸没有吭声,但是已经瞪自己老婆一眼了,孩子愿意怎么过就怎么过,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卫舟不是善茬,她妈就更加不是善茬,女儿怀孕了,这将来生完孩子娘家妈给坐月子,你要是不同意呢,那就你老太太去,吴国太他妈喜欢孩子,但是就讨厌侍候人,带孩子这些零碎的活,心里巴不得呢。

        卫舟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她妈妈的。

        “走来往身上是不是没钱了?你婆婆是为了你们好,替你们收着钱,你回来妈都给你准备好了,咱们不能叫外人笑话,你说两个成年人,手里就没有钱,哎,得,谁叫妈疼你了……”

        卫舟那手机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全家就都可以听见,卫舟她妈跟女儿私下就订好了,就是故意弄这出的,玩幺蛾子谁不会。

        吴国太他爸立马就翻脸了:“把他们钱都给他们?!?br />
        吴国太他妈支支吾吾的:“我这不是帮他们收着?!?br />
        “用你收?”吴国太他爸拍着桌子就站起身了,你还没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儿媳妇你根本就压不住,你老是弄那些美曰其名为了孩子好的事情干什么?他们过的好,你不就放心了,老是算计孩子的钱做什么呀?

        卫舟顺利的把财政大权又重新抓回了手中,人卫舟的妈妈也不可能叫吴国太他妈欺负自己女儿,他们家卫舟这可是低嫁。

        *

        王妈妈有点身体发热,孩子是不能碰了,怕传染孩子,说是上午要去医院扎点滴去,正好也是周末,王冉能在家里带孩子,老两口十点就收拾好了,简宁已经换了衣服,本来是要陪着去的。

        “你这是去哪里?”王妈妈看着女婿衣服都穿好了,他今天不是休息吗?还要出去吗?他要是出去,自己就不能放心走了,毕竟王冉一个人整不了闹闹,必须得两个人。

        “我跟你一起去医院吧?!?br />
        王妈妈摆手,她又不是不认识路,用他送干什么,再说王爸爸也跟着一起去。

        “你在家里跟她一起带孩子吧,闹闹王冉整不了?!?br />
        主要王冉这小脾气一看也是不怎么好,闹闹要是闹腾的厉害,王冉就容易上手,多个简宁还能缓冲一下,王妈妈心里是这样打算的,穿着大衣就出去了。

        “妈,我陪你去吧?”

        “不用你爸跟我去就行,没太大的毛病,一会儿就回来了?!?br />
        小朱打电话叫王冉过去拿钱,小朱跟王冉前前后后借了不少的钱,心里一直就挺过意不去的,不过周转也是没办法。

        “过来吧,店里没什么人,我煮咖啡给你喝?!?br />
        王冉怀里还抱着孩子呢,就不想去,她自己一个人的话,抬腿就走人了,可是多了一个孩子,去哪里都被约束,首先就得合计闹闹。

        “去吧,我开车送你过去?!?br />
        简宁开车送王冉过去的,王冉跟小朱闲说话,简宁抱着儿子就窝在沙发里,店里可真是没什么人,今天人特别少。

        “怎么生意不好吗?”

        小朱摇头,平时生意不错,今天这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没人。

        两个人说着说着,小朱就说起来了宗伟宸,要说他们同学当中,爬的最快的估计就是宗伟宸了,踹了王冉换了简心,现在踹了简心换了周燕阳,你还别说,现在过去的这些同学里宗伟宸就算是头一份了,混的如此之好,不过简心似乎就……

        小朱是忍不住拍手叫好,你怎么抢王冉的,现在人家怎么抢你,你家不是牛逼吗,现在更好,来了一个更加牛逼的,你都没有地方说理去。

        “听说简心情况有点糟糕,那离婚拖着一个孩子还想高嫁这就难点了……”

        小朱是架不住幸灾乐祸的心情,怎么想就怎么开心,简心最近也不再群里蹦跶了,很久都没有看见了,哪里像是过去啊,动不动就显摆自己多幸福,现在叫你显摆。

        王冉端着杯子,自己抿了一口,对这些事儿没有太大的兴趣,说实话都过去了,过去那些年了,对宗伟宸的感情早就没了,那时候年轻不懂事,心里还挺计较的,等自己结婚生孩子了,哪里有时间留给那些不相干的人身上,她现在也没那个精力,就闹闹一个人,把她给忙的,白天上班,下班了就围着他自己转。

        “怎么你都不高兴,我白告诉你了?!?br />
        小朱叹口气,作为过去的女友怎么样的听见这样的消息都应该觉得高兴不是嘛,解恨了。

        “我哪里有这个美国时间,就我家这魔头……”

        王冉说起来闹闹自己浑身哪里就都疼,这还几乎不怎么用她带呢,太闹腾了。

        “还闹呢?”

        “比以前是好多了,那也不好带?!?br />
        小朱眼睛看着后面,简宁抱着孩子,孩子一一啊啊的在说些什么,你说简宁就有耐性陪着儿子去说话,小朱这点佩服简宁,男的没有几个有好耐性的,抱两秒钟叫他喜欢喜欢还行,或者孩子能走了,他们才愿意带,毕竟就不用抱了,领着或者叫孩子后面跟着,那多简单。

        “高兴去吧你,难怪不觉得解恨,也是你应该感谢简心,感谢她抢了你的,不然简宁说不定是什么老公呢?!?br />
        王冉笑着点头,就是了,就是这句话了。

        小朱给她儿子买了一条金毛小狗,今天带着去打育苗了就正好领到店里来了,一会儿就打算送回家了,小狗狗趴在狗窝里也不怎么动,那狗是有点招人喜欢,不太大,眼神可怜巴拉的,看着就特别想上手去摸摸。

        “闹闹,看狗狗……”王冉接过来儿子,不说看狗狗还好,这一看看出来问题了,眼睛就盯到狗的身上了,死活就不走,你要是硬给抱走,就开始哭。

        “那就在待一会儿,反正你也不着急回家?!?br />
        小朱笑着说,闹闹帮他留客人呢,闹闹就想上手,那王冉怕狗要是真咬了孩子一口,自己没有地儿去后悔,死活不叫孩子摸,闹闹在妈妈的怀里就够着够着奔着狗狗去,伸小手,然后憋着嘴看着自己妈妈。

        闹腾了两个多小时,上午咖啡店就开始上人了,王冉一看这也不能老顺着他,给抱了出去,结果在街上就哭上了,你说这外面刮着大风,这给王冉气的,灌孩子一肚子风,自己舍不得,可也不能什么就都顺着他,正恨不得拍飞这个小魔头的时候,简宁母亲的电话打了进来。

        “你们俩在哪里呢?孩子怎么一直哭呢?”

        简宁接过来王冉怀里的孩子,往停车的地方去呢,简耀东今天也是休息,孙子的哭声自己能听见啊,一直皱着眉头。

        “叫王冉把孩子送回来?!?br />
        “你爸叫你把孩子送回来?!?br />
        简宁开车送王冉到外面,王冉自己抱着孩子进去的,简耀东接出来的,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冷着脸子,闹闹这还没完了,这次到爷爷面前了也没老实还一直哭,简耀东接孩子的动作有点大,掐着孩子的腰就给抱过去了,王冉看着眼睛有点疼,自己想提醒一句,没敢说,他还是小孩子呢。

        “你走吧?!?br />
        简耀东扔了一句,自己转身就进去了,弄的王冉摸摸鼻子,怎么自己好像就像是送外卖的人?

        简宁母亲听着孩子一直哭,上来就是要哄,简耀东把孩子抱到书房去了,放在桌子上,自己冷着老脸。

        “你哭吧,什么时候哭够了,不想哭了那就结束,不然哭死也没人管?!?br />
        简宁母亲一听,这说的是什么话啊,这么大点的孩子,你跟他一般见识啊,伸手就是要去抱。

        “给我放那?!奔蛞蝗灰簧?,简宁母亲心里跟着一抖,吓死她了,脸都白了。

        自己不敢说话,有简耀东在,谁敢上手?说不叫你抱,你就不能抱,闹闹这也玩上脾气了,自己死命的嚎,简耀东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就还能坐住呢,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声儿都变了,简宁母亲人在书房外面,自己不敢进,孩子在这么哭下去,别把嗓子给哭坏了。

        “就都是你妈给惯的……”

        这就又变成了王冉的错。

        王妈妈某些方面确实惯孩子,孩子一哭几乎要什么给什么,她身不由己,简耀东能狠下心,但是王妈妈做不到,怕孩子哭坏了,怕孩子生病,小孩子虽然小,但是也懂得欺负人,你要是屈服了,下次我就找到办法了,虽然他现在脑子里的思路很少。

        闹闹自己哭的也有点累了,一直打嗝,外面简宁母亲推门进来,抱起来孩子。

        “你撒开手,谁叫你抱的?”

        简宁母亲满脸的都是为难,孩子真要是出点什么事儿,你得不偿失啊。

        “简承宇,你要是想在我面前用哭来威胁我,那你就错了,你哭死了,你看看我能不能心疼,哭,接着哭?!?br />
        简耀东扫了简宁母亲一眼,简宁母亲又出去了,自己在外面就等着,就没见过这样的爷爷,说喜欢他喜欢的就比谁都厉害,可是现在看着就哪里像是喜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仇人呢。

        家里谁都不让抱,孩子醒着那就让孩子自己在床上玩,没人陪你玩,这孩子到了他爷爷手里,怎么说怎么是,一调教立马就听话,简耀东自己心里就都想现在把孩子抱回来了,叫王冉家里人那么带,早晚孩子得给带夹生了,你对着他好,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王冉有点不放心儿子,公公从自己手里把孩子接过去的动作她到现在还记着呢。

        晚上过去接儿子,简耀东有些不耐烦的看着王冉。

        “抱回去之后,叫你妈别总上手抱,他要是哭,你就让他哭,看他能不能哭死?!?br />
        交代的是挺好的,要就说闹闹这孩子欺负人,他在他爷爷面前就不敢,或许是知道在他爷爷哪里就占不到便宜,等抱回家了,王冉也是想板孩子这个脾气,可惜她就没有简耀东心狠,孩子一嚎,心就跟拧了劲儿似的难受,坐不住,觉得浑身都疼。

        王妈妈那边就更加不可能放着不管了,嗓子哭坏了怎么办?

        “别听那些话,小孩子小时候就都闹,等长大就好了?!?br />
        王冉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看着简宁,简宁这人惯孩子惯的特别厉害,他跟王妈妈就是一派的,简宁不肯接王冉的视线,王冉孤军奋战,自己也坚持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