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简宁母亲的一个朋友来家里坐坐,说着说着难免的就提起来这个孙子了,满脸的兴奋,真是溢于言表,尽管这孩子现在还没有生出来,尽管到底是男是女还都存在着一丝的不确定。

        “我觉得我们家闹闹命格就会特别好的?!?br />
        说的简直就是天上有人间无,朋友也不能反驳她的话,见过喜欢孩子的,但是这样的喜欢,这样来培养孩子,给的正面的力量是不是就超了?

        简宁母亲知道外人对自己的看法,就比如简禛的母亲,肯定心里是觉得,一个小孩子现在还没出生了,就这样的褒奖,将来长大也不见得就能像是孩子爷爷所预言的那样,可他们不懂,他们不懂这种必然,所以他们养不出来足够优秀的孩子。

        这是一种确定,很早就确定了,从王冉有孩子开始就已经在确定当中了,这个孩子他就一定是个天才,一定就是最好的,不会其他的失误的。

        每个母亲怀孕的时候身上洋溢的都是母爱,谁都会幻想自己的孩子跟别的孩子不同,王冉也一样,甚至自己也会计划想着,等将来孩子生下来自己要去怎么培养他,有时候也会觉得像是别的孩子那样生活就太累了,不想叫孩子那样活。

        肚子稍稍能看出来一点,不过还是小,王冉是典型的胖也就是胖这么一点的肚子,身上其他地方不显胖,之前是脸圆了一点,被简宁母亲这么一折腾马上就瘦下来了。

        中午司机过去接,你不回来也不行,必须要回家吃,折腾的她筋疲力尽的,在单位吃饭呢,随便吃一口,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可以休息很久,吃饭能用多久的时间,可往返于家里,这个过程就长了,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车上。

        简宁母亲的意见就是很明确,班是你要上的,我没有逼你,你现在完全就可以在家里休息,是你自己没事儿找事儿干的,你不觉得累,我还怕累到我孙子呢,王冉是就抱着这份工作,她是一定不扔工作的,双方都不妥协,现在就成了这种难为的局面。

        徐秋华中午过来顺路了,去吃喜酒了,就正好过来看王冉一眼,知道她这个时间会在家。

        “脸色不好呢?”

        徐秋华看了小姑子一眼,王冉伸出手摸摸脸,轮脸色的话,她就一定比不上徐秋华了,徐秋华现在白胖白胖的,体重一下子就起来了,不过人家的月份也比王冉要大。

        徐秋华是大菠萝,王冉就是好像被晒干水分的萝卜干。

        “你去哪里了?”

        王冉问了一句,徐秋华换了拖鞋,说自己吃喜酒去了,顺路就上来了,看着桌子上摆的,哎呦,你说天天有人侍候多好,求不来啊,羡慕不来。

        “你那个班你听嫂子的,你就别上了?!?br />
        徐秋华来就是为了这个,在她看来,她能理解得了简宁母亲的做法,你嫁给这样的人家,根本就不缺你的那一点钱,你上班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生活为了赚钱,现在就可以不用你来赚钱,你安安心心的在家里好好养孩子不是更好?再说等孩子出生了,你是妈妈,你要教育的,与其说给孩子花钱弄那些什么保姆,高级保姆之类的,再好也没有自己教来的好,你王冉还有这个本事,那你就好好带孩子嘛,何必叫自己这样辛苦呢?你说怀着孩子还整天跑来跑去的,不缺你手里这点钱的。

        徐秋华是觉得王冉有点想不开,人生就是有舍有得的,那份工作再好也没有自己的孩子重要不是,你看自己在家里闲着,一天哪里有功夫休,干完这个干那个,等孩子一点一点长大,那事情就多了,不会叫你闲着的。

        谁说女的做家庭妇女就不好了?那要是夫妻俩对着忙,孩子将来谁管?

        徐秋华也是出于为了王冉好的角度,这样的家,你就得试着去磨合,太过于有个性,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王冉跟徐秋华就是恰恰相反的,她不能做家庭妇女的,从小也没这理想,她自认自己都能兼顾得了,理念是有些不同的。

        “你上班不就是为了赚钱,你说简宁忙,你也对着忙,你得为孩子将来考虑考虑,现在孩子不好养啊,就说王焱吧……”

        徐秋华这是经验之谈,那你看张辽的孩子,张辽家缺钱嘛?那孩子都成什么样了?明明基础就是好的,环境也是好的,多少孩子都恨不得就托生在那样的家庭里,最后怎么样了?孩子毁了,养一个孩子简直就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在这个课堂里,无论你父母的出身有多高贵都不见得就能为孩子加分。

        徐秋华唠叨了半天,王冉这饭也没怎么吃好,徐秋华吃的挺好的。

        真是奇怪了,徐秋华是看见什么就恶心,但是来王冉这里就能吃的特别好,那阵简宁母亲派人去王妈妈家里侍候也是一样的,相反的是王冉越来越不好,吃的是面黄肌瘦的。

        人徐秋华是这样的心思,这些东西就保准是好的,我吃了肯定对身体好对孩子好,我当然要大口大口的吃了,我坚决不能吐,你知道一顿多少钱,她想的就是这些,吐掉了那就是在浪费。

        所以有时候人思考的比较少,看的东西比较少,也是一种幸福。

        王冉吃完饭跟徐秋华一起离开的,徐秋华下楼就跟王冉说了。

        “奶奶这简直就是欺负人,谁出来干点活也是不容易的,你看看她挑三拣四的……”

        在徐秋华的角度来看,觉得王奶奶就是恶人,那是给你请的人嘛?你老太太唧唧歪歪个什么劲儿?你简直就是不把人家当人看啊,说数落就数落两句,敢情你可真是过瘾了。

        王冉被司机送回单位,现在自己在单位的处境就比较尴尬了,领导对着都挺好的,好的叫王冉有负担,她心里不清楚,简宁母亲是找了谁还是怎么样了。

        小聪这一个月就断断续续的生病,发烧才好现在又开始拉肚子了,小孩子毛病多就是折腾家长,外公腿脚不利索,大晚上的他哪里都不能去,他下楼梯就得用半个多小时,要是着急就容易摔下去,乔芸抱着孩子从房间里出来,喊外婆。

        “外婆,小聪有点不对劲儿……”

        孩子拉肚子控制不住,之前也去医院看了,可医生给开的药都吃了也不见效果啊,弄的乔芸心慌慌,今天晚上孩子又加重了,乔芸彻底是要疯了,大被子小被子的给孩子裹上,外面天气冷啊,自己家有没有车,要是像上次那样站半天才能打到车,孩子一吹风就容易生病的,本来身体就够不好的了。

        外婆急急忙忙的,套上绒衣,乔芸就开始哭上了,一个女人带一个孩子,没想象当中的容易。

        “赶紧的去医院啊……”

        外婆跟乔芸就往楼下跑,你说大半夜三点多了,外面却黑却黑的,这片路灯特别少,哪里就有出租车会来这里停啊,得去大马路,两个人就抱着孩子跑吧,你说乔芸也是不省心的,你倒是把鞋穿了啊,穿着棉拖鞋就下来了,那玩意能跟脚嘛?身上穿着保暖的睡衣,可这玩意也不如大衣啊,风一吹就透了。

        外婆一边小跑一边拿着电话联系简宁,她不管简宁睡没睡。

        联系夏侯兰肯定就不能管,姜饶就更加不用说了,姜饶跟乔芸就特别生疏,走的一点都不亲近,还不如齐娜对乔芸呢,夏侯令的话,这么晚了,自己儿子什么德行她还不清楚,就只能盯上简宁了。

        简宁晚上替同事值班了一会儿,十二点才到家,洗吧洗吧上床才这么一会儿,他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要用完了,这边卧室里的电话就响个不停,就鞥催命鬼似的,王冉动了动,简宁把自己一侧的台灯打开,看了王冉一眼。

        “你睡吧,我接?!?br />
        揉了一把脸,接了起来,放在耳边:“喂……”

        “简宁啊……”

        简宁在床上坐了能有几十秒,他就觉得这样的事儿一定要来找他吗?说实话乔芸家的孩子一生病就得来找他,折腾他,他是亲戚,可他不是孩子的爸爸啊,外婆打电话的时候就没考虑过,他家里还有一个孕妇呢,大晚上的电话声容易刺激到王冉的神经。

        王冉也被吵醒了,眼睛有点睁不开。

        “医院?”

        他这一段有点忙,有时候就是大半夜的医院找,同事事儿多,有的是病人,病人人家着急,救命的,就是大晚上打过来电话,你也不能说出来什么,毕竟他选择的就是这职业。

        简宁叹口气,自己掀开被子。

        “你外婆?!?br />
        王冉一听就精神了,又怎么了?

        “我过去看看吧,你睡吧?!?br />
        王冉也跟着掀被子,自己肯定得过去瞧一瞧啊,又怎么了?心里对简宁也是觉得挺抱歉的,你说他才躺下那么一会儿时间,赶紧穿衣服。

        “你别去了,外面挺冷的?!?br />
        “没事儿,醒都醒了,你没睡好吧?”

        王冉打了一个哈气,简宁笑:“管好自己吧?!?br />
        夫妻俩从楼上下来,简宁上车就看着王冉,不是说他就冷血,可总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啊,那乔芸这就得回回都来找自己?找他你说有什么用吧,别的医生也都认识乔芸了,真就没有必要认为带着医生在身边就安全,他也不是儿科的。

        就算是打车不好打,那以后也还是不好打,怎么办?

        是不是就应该想点办法了?

        这严重的影响他的作息时间啊,他明天一早就得上班,没的休息,到现在为止,睡了不到两小时,估计剩下也没有时间给他睡了。

        开车过去,外婆在路上又给简宁打电话,说是她们打到车了,已经上车了,叫简宁别过来,直接去医院。

        到了医院乔芸抱着孩子,这边挂吊针,孩子太小只能从头下针,乔芸就哭,那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心疼啊,孩子也哭,她哭的就更加厉害,外婆就无头苍蝇似的就等着简宁来呢,简宁来了,她就有主心骨了。

        “简宁你可来了……”外婆拽着简宁的手就往里面领,说孩子拉肚子都四天了,这医生到底是会看还是不会看啊,就抱怨,简宁摸了一把脸,自己站住了脚,有些话就是伤人自己也得必须说,他这工作性质本来就特殊,他不睡觉这不行啊,很容易就会出医疗事故的。

        “外婆,你看你跟乔芸来医院就好,你们这样总是找我……”

        外婆就哭:“你就当可怜她,简宁啊你也知道乔芸不容易,这跟吴国太离婚了,吴国太家里就都不是人,根本不管孩子,我们两个人你说半夜三更的,楼下就连出租车都没有,我们怎么办???就是在路上你看见奄奄一息的小狗,你是不是也得伸出援手???”

        外婆说的可怜巴拉的,王冉跟着摸了一把脸,自己不拌黑脸,那简宁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你心疼别人也得心疼自己老公啊。

        “外婆,我知道乔芸可怜,可你们总这样,简宁明天早上就得上班,现在都三点半了,他十二点多才到家,这就根本没的休息,他明天要怎么上班?我们俩不是不近人情,可是一次又一次的,乔芸是不是也应该想想办法了?”

        不能总依靠他们吧?

        外婆就拉着老脸,觉得这夫妻俩就都冷血嘛,你说孩子那么大一点,动不动就生病,你们是当姨妈姨夫的,就帮衬着一点怎么了?这就是在为你们家孩子积德行善啊,人得把心思放宽了,你家孩子才能健康,别什么事儿就都为自己着想,怎么就耽误你睡觉了?

        王冉是看着外婆拉着脸子,自己也来脾气了,我到底欠你什么???

        “如果再有下次,外婆我跟他肯定就不来了?!?br />
        这个坏人自己必须做,不然就没完没了了。

        小聪打完针,外婆叫简宁送,王冉心疼简宁,快五点了,他要是在医院还能睡会儿,别说一个小时两小时的,至少还能休息。

        “你别送了,你休息吧,我给她们打车?!?br />
        外婆看了王冉一眼,不过好在没有继续再说什么,王冉没送外婆跟乔芸,自己现在这身体,她一个孕妇将近半宿没睡,还要她怎么样???给打了一辆车,自己打车回娘家了。

        怕睡过头起不来。

        这大清早的,王妈妈才起来准备做饭了,家里毕竟有上班跟上学的,听见敲门声,自己吓了一跳,这大清早的是谁???踩着拖鞋出去一看,看着大闺女站在门外呢。

        “过来这么早?外面凉不凉?”

        把王冉往里面拉,王冉换了鞋,自己往客厅去,把身上的羽绒服扔在沙发上,准备在睡一会儿。

        “妈,我先睡一会儿,一会儿喊我,你有时间就跟外婆说说,不是我们不可怜乔芸,我可怜她,她也得可怜可怜我吧……”

        王妈妈一听这话不对劲儿啊,怎么了又?跟着王冉到客厅,看着女儿就打算睡,赶紧扯王冉。

        “你爸都起来了,你进卧室去睡,赶紧的?!?br />
        “老王你出来,女儿要进去睡觉……”

        王爸爸打开门就出来了,也是才起来,昨天干活干的挺累的就,在三叔家干了一天的活,王爸爸现在还能顺便挣点工资呢,三叔总不能叫王爸爸白干活吧,王爸爸就穿着秋衣,绒裤是才套上的。

        “不用,我睡沙发上就行,就一会儿……”王冉觉得哪里不能睡啊。

        “别废话,赶紧进去……”

        王冉无奈地摇摇头,自己还是进去了,躺床上就睡着了,王爸爸给女儿扯扯被子,给盖好了自己才带上门,王妈妈这边就来气了,又怎么了?又折腾王冉去了?

        这早饭做的,不顺心,做出来的就糊了,菜做的也不好吃,王焱就嫌弃。

        “你姑姑睡觉呢,小点声?!?br />
        徐秋华也是才起,看了一眼卧室:“王冉怎么回来了?”

        “吵架了?”王超问了一句。

        “她没说清楚啊,好像你外婆又起幺蛾子了,这乔芸离婚就是给大家离的,脱离我们家还活不了了,不是我不可怜她,那你说谁家离婚的就都这样了?还得拖着别人家一起下水?我不能总管她啊,我这有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孙子外孙子的……”

        徐秋华就觉得不应该管,亲戚什么亲戚,乔芸跟夏侯兰夏侯令那才是亲戚呢。

        王冉将近七点醒的,人还有点迷糊呢,她现在少睡一点就不行,从卧室里出来,王妈妈叫她吃饭。

        “不吃了,不想吃,不饿?!?br />
        “你过来,你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儿?”

        乔芸这边根本就没有办法上班,孩子身体不好总往医院跑,外婆胳膊腿的有没有乔芸的利索,你指望外婆?这孩子怎么带起来的,乔芸现在都不敢去回想,走一步看一步吧,她也不是那种特别刚强的妈妈,也都是摸索着来,能靠别人的就尽量靠靠别人,谁叫她没本事了,就像是找简宁这事儿,她知道不应该麻烦人家,可她没办法啊,她真是六神无主,就当他们可怜自己被。

        外婆还在睡觉呢,折腾大半宿,外婆现在精力也是不够用了,这边要照顾老头那边还要带孩子,她本来就属于是享受型的,老头瘫痪了,什么都要她来管,家务都落到她的身上,现在多个孩子,生活真是越过越乱。

        小聪闹啊,乔芸就得抱着,自己也没得睡,困的要死也不能睡,孩子不睡,她怎么敢睡?

        王妈妈这边收拾收拾东西就直接找夏侯兰家去了,这么早夏侯兰还没上班呢,夫妻俩都在家里呢,姜雯也在,听着敲门,夏侯兰以为是齐娜。

        “来这么早?”

        一推开门,结果是王妈妈,夏侯兰也是一愣,她来自己家干什么来了?

        “进来吧?!弊约好觳?,还真是稀客呢。

        王妈妈是就事论事,这事儿就不是自己冷血了,她现在过来表明一下态度,别到时候他们又说自己怎么样怎么样的。

        “简宁这上班根本就顾不过来,王冉怀孕你们也知道……”

        姜维喊了一声姐:“姐,你吃早饭了没?要不一起吃一口?”

        王妈妈说自己已经吃过了,她吃过什么了吃,她气的一点饭都没有吃,就光生气了,王妈妈讲道理的,姜维一听也觉得自己丈母娘有点欺负人了,你别可着一家糟践啊,你家养孩子,怎么还得外加两个人做陪绑?

        这是不是就有点过了?

        “行了,我知道了,我跟妈说?!?br />
        夏侯兰觉得王妈妈就总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反正叫她做点什么吧,她就能找出来借口推脱,送走了王妈妈,回头就给外婆打电话了,跟外婆在电话里还吵起来了。

        夏侯兰一早就说过,乔芸那孩子不能要,你说她有什么条件要吧?

        要工作没工作,要赚钱的本事没有一条,要能力没能力,就带着孩子在家里啃老,现在他们愿意给,将来呢?靠他们活一辈子?乔芸这孩子这一辈子活的,你说你就图什么吧?自己是为了她好,才叫她把孩子留给男方的,孩子给了他们家,你可以还嫁人,弄不好就能撞上一个好的呢,你带着孩子,你还能嫁给谁?可乔芸不听啊,你要是不听也行,你自己争点气,你别就什么事儿都找别人来买单,可乔芸还没这个本事。

        “妈,你有事儿不找她就不行嘛?人家回头就跑我这里来抱怨,你觉得有面子是不是?”

        外婆就不肯听,凭什么不找???大家就都是亲戚,那也不是天天找了,就孩子生病找一次,怎么就不能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帮衬帮衬???外婆现在就是玩邪的,谁跟她说就说不通,夏侯兰气的电话也咣当就砸上了,说不通这老太太。

        夫妻俩还得上班,姜维开车,一边开一边说丈母娘。

        “差不多就得了,那乔芸的孩子是人王冉的?凭什么王冉就得管???总是大半夜的去找人家,也得有个度吧?你妈怎么想的我就想不通……”

        夏侯兰拒绝说话,自己也懒得往这事儿上面扯。

        典韦也知道了,典韦是站在王妈妈这边的,但是自己不能明着说,要不然婆婆就得恨上她,反正王妈妈是打过招呼了,下次要是再有这事儿,就别怪他们不讲人情,帮一次两次都行,你次次都找人家,就有点过分了,你得考虑人家作息的时间,得考虑人家忙不忙呢。

        乔芸这边也是知道王冉可能不愿意了,因为王冉没出面,是王妈妈出的面,乔芸买了挺多东西过来瞧王妈妈。

        “你买这些干什么???我家里就什么都有,不缺这些东西,你走的时候就拿走啊?!蓖趼杪杩醋徘擒苛嗔艘皇?,徐秋华怀孕,自己女儿怀孕,家里什么吃的就都没有,吃不了的吃,缺她这一点???

        乔芸就是求王妈妈原谅。

        “大姨,我知道我总找我姐打扰他们了……”

        咱站在中间立场说话,王妈妈觉得乔芸这态度挺好的,人孩子确实不容易,一个人领着孩子,日子过的紧紧巴巴的,可是乔芸不能总拿着这点不容易来要求别人吧?

        “大姨,我晚上抱着小聪,你说他现在这么重了,外婆也抱不住,我们俩就出去打车,打半天打不到,我知道不应该麻烦姐夫的,可是找不到其他人了,大姨我……”乔芸就开始哭上了。

        王妈妈抽着面巾纸送到乔芸的手里。

        “芸芸啊,大姨不想说这话,可你总麻烦你姐夫也不是个事儿啊,那要是孩子总生病你就脱离不开简宁了?亲是亲情是情,简宁天天上班,再说他也没有义务总陪着你们去医院???他就是去了也没有多少用啊,你就总拽着他,这叫什么事儿?你姐现在还怀孕呢……”

        乔芸不吭声了。

        你要叫她保证以后不找简宁,这个保证她不能给,真遇上这事儿了,她只能找简宁,因为别人不管啊,乔芸就闷着一个劲儿的不吭声,要是姐夫不管,大姨管也行。

        她要求不高,就是希望大姨能伸把手,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伸把手,别远观,这么大点的孩子,你帮一把,将来你们会有大福气的。

        王妈妈说的嘴皮子就都要破了,可你跟乔芸你说得通,可乔芸有自己的想法,她就是不应啊。

        徐秋华推开房间的门。

        “有的人啊,你就是给她点脸不要脸,知道谁好欺负就欺负起来个没完了,怎么你没男人别人就都欠你的?你家孩子跟简宁有一毛钱的关系,简宁凭什么管?他们两口子受的教育高,有些话不愿意说,他们不说我这个当嫂子的替他们来说,乔芸你离婚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了,你坚持要孩子,你就知道有这一天,别这么活了,你一辈子就活成这样有意思嘛?不是靠你外公外婆就是打算靠别人家,什么时候能真真正正的靠靠自己?谁能让你靠一辈子?我家跟你那说是亲戚你觉得亲嘛?以前闹出来的那些事儿,但凡有脸的人就不好意思往我们家面前贴,你呢?靠还靠个没完没了了,凡事得适合而止,过头就不好了?!?br />
        “你离婚你倒霉,就得我们来同情你?你自己亲大姨亲舅舅你怎么不找?你来找我们干什么?你跟王冉抢简宁这事儿你就都忘了?你埋怨我妈,指责我妈你也忘了?合着你回头所有就都忘了,该利用还利用?!?br />
        王妈妈觉得徐秋华说的是那个理儿,但是有点过了,徐秋华是不管,她现在就是要永绝后患,就这样的厚脸皮,你怎么骂她还往身上贴呢,更加别说你还给她留面子,你给她留面子就是撕自己的脸。

        “东西都给我拿走,买这么一点破东西就完了?上坟烧报纸你糊弄鬼呢,谁家愿意要就谁要……”

        徐秋华这边骂上了,乔芸那边从沙发起身对着王妈妈就要跪,她心里知道王妈妈还是心肠软的,王妈妈脸上的表情也真真是难为,徐秋华一把就给乔芸扯一边去了,乔芸怀孕的时候胖的厉害,不过现在又恢复过来了,没办法,孩子作,也没人能替她带孩子,天天睡不饱,天天吃不好,不掉分量才怪呢。

        徐秋华这怀孕吃的这个好,体重嗖嗖的就上来了,跟捉小鸡似的就把乔芸给扯一边去了,乔芸差点被徐秋华给推地上去了,乔芸就觉得自己很惨,太惨了。

        送上门来给人家欺负,你说她但凡有点办法,她能来求人嘛?

        “你少跟我来这套,怎么你跪一跪,别人就都同情你是吧?你这是要做给谁看的?”

        徐秋华火气上来了,这要是有人看着,不就会觉得他们家在欺负乔芸了嘛?可谁被折腾谁知道,跟你家有多大的关系啊你就成天的拽着人家简宁的手不放了?

        “你说话,你说话来,我听听你心里怎么想的,我就纳闷了,乔芸啊,这些到底都是谁教你的?你儿子是简宁的孩子?不是的话,你找简宁干什么?还是说,你就打算把你儿子当成简宁儿子养了?王冉这肚子里的那个才是简宁的,人的脸是自己贴上去的,你要是不要脸,就别怪别人打你的脸……”

        乔芸哭的不像样子,自己是想跑,可是为了孩子,她自己没本事,谁叫人家有本事了。

        反正我就是豁出去脸皮了,你们不能不管我。

        徐秋华就服气了,你不服气不行啊,你看自己这骂的,够难听的吧?人家就是不说话,一声不吭的就站在哪里,跟木头桩子似的。

        这给徐秋华还气的够呛。

        这边外婆也是合计这样下去不行,家里没有交通工具就太不方便了,可就是买车了,你说是她能开还是老头去开?要不然乔芸开?这些就都不现实啊,外婆合计来合计去,搬去王妈妈家住这就肯定是不行的,人家也不能收留乔芸,可不挨着他们住,到时候孩子一生病没办法啊,想租房子,家里的房子就租出去,然后在王妈妈家附近租房子住。

        反正我现在的态度,就是我要黏上你,你爱咋地就咋地吧。

        就是豁出去不要脸了,外婆心里清清楚楚的知道,女儿靠不上了,你要是叫女儿接自己过她家去住,那夏侯兰肯定不会有意见的,但是要带着乔芸母子俩,那夏侯兰就不能干,再说夏侯兰也不能带孩子。

        晚上给儿子两口子打电话,叫他们一起过来,典韦就知道要不好,果然。

        老太太这又起幺蛾子,说是要去他们附近租房子住,夏侯令一听,住的好好的,家里有房子不住,干嘛要去他们家附近租房子住???

        “你爸现在腿脚不利索,我一个人照顾这也照顾不了,在一个乔芸这孩子……”

        外婆难为的看了儿子一眼。

        夏侯令孝顺是孝顺,照顾自己爸也就算了,可自己妈现在明摆着就是因为要照顾小聪照顾不过来,芳芳天天得补课,典韦得天天接送,就他们两口子这一天天被芳芳一个孩子给折腾的,退一步说,到底小聪跟他们也不算是亲,谁不是为了自己着想的啊。

        夏侯令满脸的为难。

        “妈,你们在家里住不是挺好的,孩子大大就好了……”

        外婆一听,这就是不愿意啊,转向儿媳妇,从儿媳妇这关攻克,拉着典韦的手,就诉苦被,典韦听见了,耳朵也没聋,但就不是不表态,开玩笑呢,把你们弄到我家附近,我还能有安静了嘛?

        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反正我肯定不接。

        两口子就沉默,外婆是哭也哭了,儿子儿媳妇就是不可怜啊。

        “你们要都是这样,你说我跟你爸还有什么指望,小时候叫你念书,妈多苦啊……”

        夏侯令有点动容,是真的想起来自己老娘的不容易了,那年代就没有几家日子好过的,但是他们家过的挺不好的,夏侯令合计要不就接自己家里去?可你说那小孩子说不定就什么时候哭啊,芳芳这正好是爬坡的时候。

        “妈,你叫乔芸跟吴国太复婚吧?!?br />
        夏侯令觉得都结婚了,孩子也有了,人家老吴家不是也上门来了,你不在中间搅合,乔芸就回去了,应该回去的,对孩子也好,有公公婆婆都在一边照顾着,肯定就比现在强。

        外婆眼睛一立,回去?回去干什么?

        那就是一个火坑,好不容易逃脱出来的,还回去?你们是怕乔芸活的太好了是不是?

        典韦也是劝。

        “妈,你就让他们复婚吧,孩子有爸爸跟没爸爸肯定就不是一样的,你不能总麻烦人简宁啊,人家也不是小聪的亲爸爸,再说我姐也是有意见了,你下次再去找,人肯定不能去了,干嘛非得求人啊,叫乔芸自己坚强一点……”

        典韦就觉得乔芸这脾气真要不得,你死大命的要孩子,谁劝什么就都不行,要了孩子,自己没能力,还不能坚强一点,你说这孩子你要怎么养吧?

        现在就等于是大家出钱养乔芸的孩子,难道不是嘛、

        老太太老爷子一蹬腿,你到时候在看看,他们现在给钱,说是给老爷子老太太的,等两个老的就都没有了,你乔芸还能依靠谁?

        外婆觉得典韦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芳芳离婚了,怎么就让芳芳把孩子给男方家?这话说的这么轻松,那是妈妈身上掉下俩的肉,再说凭什么给老吴家?就得他们家养,将来孩子出息了,告诉孩子,看见你爸爸直接呸一口,告诉你爸爸不认他,他算是哪门子的爸爸,记得你奶奶跟你爸爸都是怎么欺负你妈妈的。

        外婆这心思就有点邪性,不往正路上跑。

        不考虑现在的难过不难过,就等着虚无缥缈的那一天呢,好像小聪这辈子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要做给吴国太家里看的。

        典韦知道老太太不高兴就是她不高兴,自己也得说了。

        “妈,你也不能护着乔芸一辈子,咱这么说,我们在亲也不能护着孩子一辈子,乔芸你应该放手叫她出去见见世面了……”

        现在这环境,不叫孩子出去打工,就让在家里带孩子,孩子吃奶粉,将来吃辅食什么不需要钱?长大一点需要上幼儿园上小学,钱从哪里来?老太太就总合计,这家有钱那家有钱的,谁家有钱也不是乔芸的啊。

        大姐家够有钱不?可齐娜肚子里的那个才是人家的亲孩子,你乔芸的并不是,自己家就更加不用说了,乔芸跟他们家关系本来也就那样,你指望她能付出什么?她一个芳芳就都要养不起了。

        谁该乔芸的???

        外婆起身,懒得跟他们说了。

        “你们一个两个的,不就都是怕麻烦你们,我不怕,我养,我以后也不求你们,我就不信了,你们我都给养大了,小聪我养不大……”摔门老太太特有脾气的就走了,夏侯令长喘一口气。

        “这老太太,你养,你又什么养???”

        自己跟老头就都没有工资,还不是最后靠威胁儿女被,她要是出去挣钱,他们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嘛?

        夏侯令是弄不过自己妈。

        “你给妈送过去一万块钱,多了我也是没有了?!?br />
        典韦冷笑:“你女儿现在请家教一对一,一小时三百,一万块钱?你有你掏吧,我没有,我也给不起,我家孩子就都要去要饭了,你伟大,你把你工资都给你妈,我绝对不挑你,这个家也别过了?!?br />
        典韦立马就翻脸了,现在提什么都行,提钱就不行,她就这样了,有本事你就别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