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10 肚子里的那根草

    210 肚子里的那根草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王冉挺好的?还是一点呕吐的反应没有?”简宁外婆去掉手上的手套,看着女儿这表情怎么就有点不对呢?

        “嗯,挺好的,她能有什么不好的,能给的耀东就恨不得一股脑的都送到她面前去?!?br />
        王冉就是借肚子里孩子的福了,不然她以为呢?她算是哪根葱, 不过她现在担心的不是这个。

        “从她怀孕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背缘亩饕埠?,摔了一下一点事情都没有,难道真不是儿子?“妈,王冉这怀的会不会是个丫头???昨天叫鹏鹏给撞了,摔地上了,人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br />
        你要说母体身体好,这未免也太好了吧?不是说她就盼着王冉出点什么事情,可心里终究还是有疑惑。

        “摔了?”老太太拧着眉头,家里有孕妇,你竟然能叫孩子把孕妇给撞到了,你当时在干什么呢?看着女儿这表情自己也不愿意说她,毕竟王冉也没事儿,摔一下可大可小啊,真要是有个万一,就简耀东那关你就过不去。

        “嗯,一点事儿都没?!?br />
        老太太没好气:“你还盼着她出事儿?”

        “不是,我就是心里有点不踏实,总觉得怀的不像是个小子?!?br />
        “彩超没照?”

        “之前说是背着就没看见性别,后来我也没追她,开始验血不是说是个儿子嘛?!?br />
        “那都说是儿子了,你还担心什么?”操心的是不是就有点多了?

        简宁母亲觉得心里有点不安心,嘴上反正也没有在继续说,晚上睡觉,自己做梦梦见王冉生孩子,可生了半天,一下子就吓醒了,生的到底是什么自己没看见,但是她记得自己特别伤心,完了。

        肯定是丫头。

        这兆头就有点不好呢。

        早上四点三十分,王冉还在睡觉呢,家里的电话响,简宁值班还没下班呢,她被电话给吵醒的,用手抓过来放在耳边,手横在脸上,还没睡醒呢,纯粹就是被折腾醒的。

        “你还哪天去医院检查?我陪着你去?!?br />
        王冉心里咯噔一声,现在才四点半,这么早给自己打电话,说是为了要陪她去医院,到底怎么了?

        “妈……”嗓子有点哑,清清喉咙:“妈,怎么了?”

        “没事儿,我就是有点不放心?!?br />
        就这么一句,王冉这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似的,难道怀的不是小子?现在不能怪她心态不好,身边围着一圈的人,都在等着盼着她生儿子,挂上电话就不用睡了,彻底精神了,伸出手摸摸肚子。

        低着头看着肚子,小东西你叫妈妈过的真是提心吊胆的日子呀。

        王冉单位有个同事跟她情况差不多,月份要比她大的多,所有的特征就完全都符合男孩儿的征兆,肚子扁圆,而且不显走路轻巧,肤色变差,肚脐以上的线又细又直,肚脐一下向左偏,很多人看了就都说是男孩儿啊,昨天晚上生了,生了一个姑娘。

        早上到单位,同事生孩子了,大家肯定就要花份子钱的,王冉拎着包进来,脸色也是不好。

        她是从怀孕,这张脸的脸色就没有好过,开始以为是吃辣的,后来好像也不是,多多少少可能就有一点的关系吧。

        “生了,杨阳生了一个女儿?!?br />
        王冉一愣,不是说儿子吗?大家都说是儿子的,怎么变成女儿了?

        同事就说,也奇怪了,看着就是男孩儿的征兆,王冉越是听越是觉得完了,她怀的肯定也是个女儿了。

        失望?

        多多少少有一点,不过女儿就女儿吧,养女儿也挺好的,可以给她穿漂亮的衣服。

        中午休息给简宁打电话,她中午要在家休息一会儿的,不会睡多。

        “要是生个女儿你喜欢吗?”

        家里的佣人就听见王冉这句话了,也是一愣神,女儿?

        等佣人把话告诉简宁母亲了,简宁母亲彻底不淡定了,王冉这一胎必须得生儿子啊,她要是生女儿了,自己怎么办?已经跟丈夫都说是孙子了,这不能错的,心慌。

        简宁笑:“女儿更好,男的女的我都喜欢,只要是我的?!?br />
        王冉翻着白眼,这话说的太没有水平了,不是你的孩子能是谁的?

        “晚上你给我买两橘子?!?br />
        “你不是不喜欢吃橘子吗?”吃一口就说酸,咽不下去。

        王冉就是想试试,试试看现在还能吃进去不,简宁挂上电话,心里叹口气,得失心别放那么重,闺女更好,有闺女天天抱着背着,梳两个小包包的头发骑在自己肩膀上带来医院,那谁看见就都得羡慕,多好。

        这不知道又是谁说她怀的是丫头了,从怀孕开始,从肚子开始显,那简直就是成了活体展览物了,反正大部分都说怀的是女儿。

        简宁母亲陪着王冉去医院,她等不了,必须得知道这孩子的真实性别,今天之内自己就必须要知道答案,别说什么背不背着的,难道孩子每次都背着?就那么寸?

        “你是不是就知道什么消息了?”简宁母亲瞟了王冉一眼,要不然她能给简宁打电话,说要是生个女儿怎么办?

        小家子气,你怀的是男是女,你自己肯定就知道的,你为什么不说?

        王冉无奈的笑:“妈,我真不知道?!?br />
        她知道什么???

        简宁在值班,这边接到同事的电话,是给王冉检查的,他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接了起来。

        “确定了,是男孩儿?!?br />
        同事说了一句恭喜就挂电话了,怕简宁夫妻会好奇孩子的性别,上一次真是没看出来,因为孩子背对着,你看不出来性别,这次孩子就合作的多了,是个小子,很明显。

        简宁母亲觉得自己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间了,拜托拜托,一定就要是个小子,不能是丫头啊,要是丫头一切就都完了。

        王冉但凡敢生个丫头,她公公就敢不去看孩子一眼的,绝对敢的。

        王妈妈在家里走来走去的,自己也是在等消息,徐秋华劝婆婆坐下来等。

        “之前都验过血,不是说那老高级了吗,肯定不会错的?!?br />
        王妈妈就没有听说过验血能验出来孩子性别的,她不信那个,她担心是有担心理由的,你说多少人都说王冉怀的就是个丫头?她有时候下楼跟那群老太太跳跳舞,韩医生的妈嘴就欠了,咬死了就说王冉怀的是个丫头,这把王妈妈给气的,舞也不跳了,她现在哪里有心情还去跳舞?恨死那老太太了,丫头小子用你管,你怎么那么多事儿呢?

        “那个不能信,我总觉得不放心,生个丫头可怎么办???”

        徐秋华倒是淡定了:“妈,你得往好的方面去想,丫头小子简宁不挑就没事儿,他们家爱怎么样就怎么样被,我倒是觉得丫头挺好的,王冉不能是丫头放心吧,我怀王焱的时候走路就快,你看怀丫头走路才慢呢?!?br />
        王冉这就是怀的小子,一切征兆都表明了,徐秋华笑笑就回房间了,羡慕王冉?那肯定就是羡慕的,她月份还比王冉大呢,孩子掉的莫名其妙的,有时候自己想的多也会觉得,是不是就是替人受过了,婆婆不会害自己的,难道是简宁母亲给准备的那些东西太营养了?王冉身体没有自己好啊,她吃就正好,自己一吃可能就会有什么别的方面的影响,最后孩子掉了。

        不过也就自己想想,不敢说出来的,真说出来,那就世界大战了,好赖她还是懂的。

        *

        “是男孩儿,这回看清了,是个小子?!?br />
        简宁母亲提着的这颗心终于落地了,万事无忧,儿子。

        王冉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松口气?觉得挺对不起肚子里的孩子的,她的心情就跟过山车似的,她不重男轻女,可最后自己也盼着生儿子了,手在肚子上摸了摸,妈妈做了,以后不这样了。

        “你走路看着点脚下,以后走路就慢慢走,别着急,宁可稳一点也别急,这也是为了你好?!?br />
        简宁母亲叫司机送自己回家,上了楼回房间去休息,取耳朵上的耳钉,拿着的时候就无声的笑了一下,真是的,弄的自己这么紧张,她就说她孙子跟别人不一样。

        在简宁母亲心里,这孩子现在就已经在展示不同了,你看从来不闹妈妈,王冉几乎就没怎么忌口过,没难受过,摔了那么重重的一下,竟然没事儿,要他的时候就怎么都要不上。

        简耀东晚上到家,在饭桌上,简宁母亲就说了。

        “医生说是个小子,特明显,这小子将来肯定有出息,摔那么一下子,摔的那样狠,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其实说的这些不就是自己的感官罢了,觉得孩子很神奇,跟别人的肯定就是不同的。

        王冉是摔了,她自己用手先落地,本身就是起身被鹏鹏撞了那么一下,摔的是重但是绝对就没有想象当中的那样重,地上还有地毯,可到了简宁母亲的嘴巴里,这孩子那就是神童,现在所展现的一切就完全都是不同的,不一样的,这就说明这孩子将来肯定能成功。

        简耀东就喜欢听这样的话,他表面上不动声色,可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他孙子估计那还是有来历的。

        简宁拎着袋子,提进来放在桌子上。

        “人呢?王冉?”

        “卫生间呢?!?br />
        王冉过了几秒从卫生间出来了,自己走出来,简宁指指桌子:“橘子买了?!?br />
        王冉试着扒了一个皮,闻见这味儿嘴里一直冒酸水,她吃不了酸的,不行,要是山上没有背水,拿着这么一个橘子可就有救了。

        “吃一口?”简宁接过来,看着她的样子她就是不想吃,你说家里自己不吃水果,一共才买了五个,她不吃给谁?自己拿着一瓣送到她嘴边,王冉小小的咬了一口,自己赶紧的摆手:“我不吃了,你吃吧?!?br />
        简宁就看着那橘子觉得无语,橘子本来就不大,他买五个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结果还是买多了。

        橘子揣在兜里自己就给忘记了,合计等上班去吃,早上起来晚了,王冉现在能睡,经常起来的晚,一般都是他醒了在喊她,一睁开眼睛简宁赶紧喊王冉起床。

        “迟到了?!?br />
        到医院自己忙半天,老觉得兜里就好像有什么,结果一摸,可不是嘛,早上把橘子给揣到医院来了,自己想的就挺好的,一天吃一个,五天就都消灭掉了,看着那橘子皮自己就叹气。

        “简医生叹什么气呢?”陶琳琳笑嘻嘻的走过来了。

        “吃橘子吗?”

        陶琳琳一愣,他不是不吃水果的吗,接受接了过来。

        韩医生跟陶琳琳走的就有点近,韩医生这态度其实有些暧昧了,他老婆本身就是这个医院的医生,他对着谁也没有这样过,现在突然就对着陶琳琳好,难免就会叫人觉得有点那个,陶琳琳这小丫头自己也是有感觉,她是能避开就避开了,说实话韩医生就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对于插足别人的婚姻,她也没有这个爱好。

        简医生相对就赏心悦目的多,看着简医生就觉得顺眼。

        也有人说过陶琳琳,你进医院也是要看背后关系的,你跟韩医生好点,将来你分配到哪里,这里面说不定就能带着一点的关系,你跟简医生好,简医生帮不上你的,全医院的人就没看见过简宁在乎什么,什么东西他好像都没兴趣,也不去争,就那个劲儿,反正人老婆有钱。

        陶琳琳听别人讲八卦,自己就来兴趣了。

        “真那么有钱他老婆?”

        小护士就笑:“你是进来的晚,所以不知道,简医生老婆娘家好像特别有钱,王冉叔叔家里弄果园的,你知道有多大?”有些同事跟着简宁去过,回来就说,一看人家就是超级有钱的:“还有个叔叔是弄海鲜的,规模老大了?!?br />
        陶琳琳也就听听,这样的就有钱了?

        简医生喜欢他老婆也一定不会是因为那个女的有钱,绝对不会是那样的。

        *

        “王冉,你等一下……”有人喊王冉,别人的卷就都领了,她的还没领呢。

        走过来,看着王冉的肚子,真就是有点偏?。骸罢飧鍪焙虻枚喑砸坏懔?,这样孩子才能吸收的快?!狈彩墙嵬昊樯旰⒆拥?,见面就会唠叨两句妈妈经,大家都是那样过来的,分你一点经验。

        “也多吃,现在长的就挺快了?!?br />
        王冉自己觉得还是挺快的,一开始特别不明显,现在都觉得突然之间肚子就大了,穿衣服有点不太好穿了,两个人并肩走,同事就告诉王冉,应该要注意着一点什么,毕竟孕妇嘛,你不注意,就在你身上留痕迹。

        “生完就收腹带,一定要每天都捆着,这样肚子就能回去?!?br />
        收腹带?这玩意王冉还是第一次听说,太吓人了。

        “你别笑,真的,有用的?!?br />
        王冉接过来同事手里的卷,从怀孕自己也没有太关注过身体,被同事一说,有点想回家好好看一看的架势,肚皮上好像没有花纹,她记得自己是没有看到过,反正也没有往那上面注意,可能是张了,也许是自己忽略了。

        晚上下班,简家的司机已经过来接了,到了这个月份就一定不敢叫王冉自己开车的,王冉上车跟司机说了一句,她得把牛奶给取了。

        司机有些为难的看了王冉一眼。

        “怎么了?”王冉不理解,这么难为的表情,是回家的路顺便就能取的,不能走那边吗?

        司机说自己得给简宁母亲打通电话:“我得给夫人打通电话?!?br />
        打电话?王冉不解,司机直接就打了,问的是牛奶的事儿,王冉一听,自己叹口气,吃点什么,现在就是被监控的状态,自己说了不算,她就纳闷了,难道别的孕妇都是这样过来的?有什么不能吃的,不能吃那还能吃什么?

        牛奶这是要自己喝的,她现在每天会喝一杯牛奶,要补钙,医生也是这样告诉的,医院并没有给王冉开钙片也不叫她吃那些。

        “你把电话拿给她?!?br />
        “什么牛奶?”

        “特仑苏挺好的?!蓖跞叫π?,他们单位发的还是挺好的东西的,简宁母亲就拧着眉头,反正把东西说的几多不好,在她心里不光是牛奶,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给弄来的那就是最好的。

        不喝那就不喝吧,也不能扔了,送回娘家去。

        王冉是没手软,一共就两箱奶,她公公婆婆不稀得喝,所以自己也不用考虑,倒是省掉她的麻烦了。

        “去我妈家一趟我把牛奶送过去?!?br />
        司机送王冉进了小区,自己提着两箱奶就上去了,王冉从车里下来。

        韩医生的妈妈买菜才回来,这一看,这是送她回来的人是谁???简宁她是认识的,还拎着两箱东西,特好奇的就往这边看。

        王妈妈接过来司机手里的东西。

        “家里就都有,你留着自己喝多好,你现在多喝一点牛奶,孩子到时候也白?!?br />
        王冉等司机下去了,自己才开口说话,要不然旁边站个陌生人自己不好讲话的:“他妈不叫喝,放在家里就坏了,你们留一箱给我奶送过去一箱?!?br />
        王奶奶已经回去了,王冉怎么都挂着自己奶奶,她妈不喝牛奶她爸爸也不喝,徐秋华那是想起来了自己能喝,想不起来也是不喝,家里就王焱喜欢喝。

        “你坐一会儿?”

        “人还在下面等着呢,我回去了?!?br />
        “你下楼小心着点,王冉啊,慢点走啊?!蓖趼杪杩琶藕傲肆缴?,自己看着女儿下去了,赶紧往厨房去,推开窗户,看着王冉上车了,王冉降下玻璃跟自己妈妈挥挥手,王妈妈也挥着手。

        “慢点开啊?!?br />
        车子就慢慢滑行出去了,司机把王冉送回家,把人送上楼,自己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

        “你看看?!奔蛞咽掷锏亩鞯莞蚰盖?,简宁母亲接了过来,自己翻了几页,这是给闹闹准备的?

        简耀东亲自给孙子编写的高数教材。

        这家伙,孩子还没落地呢,高数教材就出现了,也不知道他到底对这孩子抱了多大的希望,简宁母亲不但不觉得不妥,相反的觉得现在应该弄这些了,孩子长大还不快,你得看孩子是谁家的,谁来培养。

        “孩子的大名……”

        简耀东说还得等几天。

        “也不知道生下来会是个什么模样的?!彼不镀恋暮⒆?,简宁小时候就特别好看,长大了也没长裂,就是孩子的这个妈妈,长相方面就差了一点,容易丢分。

        “应该能好看,像爸爸就行?!?br />
        简耀东只要想起来孙子,自己就睡不着觉,兴奋的,他要把这个孩子给好好培养,绝对不能在让像是简宁那样了,那就是一个失败品,想都不愿意想的。

        上七个月,王冉这动作依旧还是那么灵活,你看着她走路就没有人家小心翼翼的那个劲儿,七个月还能逛街呢,简宁是得空自己就得陪着,王冉吃完饭每天都会出去溜达半个小时,从来不间断,简宁上班了,王妈妈过来陪,全家就打着警号了,因为已经上七个月了,徐秋华是自己经历过,就告诉王冉必须得小心,不能吃的千万别乱碰,家里的东西还能安全点,饭店咱们就尽量谢绝了,再好的饭店也不去,没有家里安全。

        “我姑姑的肚子怎么跟熊似的?”徐秋华叫王焱上手摸摸,王焱躲的老远,孩子害怕,不敢上手摸,觉得看着都慎得慌,那么大的肚子,多吓人啊。

        “会不会说话?!毙烨锘兆哦拥耐肪痛蛄艘幌?,王焱说要跟同学去玩,这孩子跑的也快,没一会儿就下楼了,徐秋华追到厨房,拉开窗户:“你不许远走听见没有?不能出小区?!?br />
        徐秋华现在就跟看眼珠子似的看着王焱,发生过意外,发生一次是自己没有经验,在发生一次那就要她的老命了,她扯着嗓子喊,王焱是根本就不搭理她,王焱早就把同学被绑架的事儿给忘了,他觉得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呀。

        徐秋华返身回来。

        “看见没?整天就跟猴子似的,一会儿这一会儿那,抓都抓不住,不爱写作业就喜欢玩,一玩起来就没完,叫他写作业就跟要他命似的?!?br />
        王冉打圆场,孩子不都是那样的。

        “吃葡萄,妈早上去买的?!?br />
        大周末,王妈妈跟王爸爸去早市买菜了,买完东西送回来一次然后又出去了,估计还得转悠一段时间,就当锻炼身体了,简宁没在家,王冉就回娘家了。

        “还不能吃酸的?”

        王冉点头。

        “闹闹就是大名了?没有别的名字?”

        简闹闹,这算是哪门子的名字啊,孩子叫这样的名字也容易被别人笑话不是,不是说简宁家有文化嘛,有文化就给孩子起个这样的名字?

        “不知道?!?br />
        这些都不归她管,她想管也管不着,孩子叫什么,没人问过她意见,都是他家里单方面的就给取了,人家直接就上嘴喊,你能怎么办?生气也犯不上,她现在是彻底想开了,她怀孕呢,怎么高兴自己怎么来,其他的一概不管,有人帮着取名字还不好,就如奶奶说的,他们家也不会是想叫孩子不好,那自己没什么可担心的。

        “你可真本事,自己儿子叫什么名,你还不知道?!毙烨锘醯梅?。

        王妈妈跟王爸爸回来,大袋小袋的,买了一堆东西,晚上简宁也会过来吃,她得做菜啊,徐秋华帮着往厨房里提。

        “秋华啊,你把菜给洗了啊?!?br />
        “知道了?!?br />
        徐秋华负责洗菜,自己进厨房了,王妈妈换了衣服,王冉跟了进来,王妈妈回头看着她:“怎么没睡一觉?!?br />
        “不困,才起来没多久?!?br />
        王妈妈看了女儿一眼:“你一会儿能去商场吗?”

        王冉点点头,她能去,可是干嘛去呢?

        “你嫂子要过生日了,往年我就不管了,今年不一样?!蓖趼杪杷底?,要是放平时自己也就不管了,她愿意怎么过她自己就过,她当老人的还得操心这些啊,可现在不是因为徐秋华前一阵子流产了嘛,王妈妈就觉得今年自己得表示表示。

        王冉觉得这样就挺好的,嫂子那人吧,你说贪小便宜,可坏心眼她没有的,谁身上还不能有点小缺点,这些就都能被包容。

        “买什么?”

        这个王妈妈也是想了挺久的,其实没有太合适买的,给她买衣服吧,好像她穿什么样的你也不知道,买了再不喜欢,你说这不就等于白买了,给她买首饰?她自己的那些都不戴呢,买了不戴不就等于白买了。

        “你说呢?不行就给她买个镯子?”

        王冉摇头,她嫂子成天干活,就不合适戴镯子,在一个徐秋华手上从来就不戴那些,结婚戒指都没看她戴,她觉得约束。

        “买大衣吧?!?br />
        徐秋华洗完菜,看着那娘俩还聊天呢,心里发酸,这可真是,当女儿跟儿媳妇的待遇就是不同的,自己就得干活。

        这人就总得抱怨抱怨,不抱怨嘴巴就痒痒。

        吃完早饭,王妈妈领着王冉要出去,徐秋华一看,她在家里待着也没事儿干啊。

        “妈,你们要去哪里???我也去?!?br />
        你哪里都想去,鞋做好了没有?

        王妈妈本来是合计给徐秋华一个惊喜,这回不用惊喜了,人要跟着去,那就去吧,徐秋华美滋滋的就换好衣服了,反正要是王妈妈自己出去她就不见得要跟着去,一看王冉也去,那自己得去,心里还是想占便宜,甭管手里有多少钱,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呀。

        三个女人打车去商场的,王冉在中间,徐秋华在后面,徐秋华嘴上没说,自己是怕她要是脚滑了,后面不是还有个自己嘛,不管怎么说也能帮着挡一挡,当然她肯定不是为了发生事故去的,就是提前做好准备而已。

        “嫂子,你试试?!?br />
        徐秋华心里赞叹了自己一声,你看她嗅觉就是特别准,幸好跟来了,要不然岂不是就没了,还是自己脑瓜子灵,一看王冉挺着肚子都要跟出去,她跟着就对了。

        “你看你还要给我买,我当嫂子的……”

        王妈妈砸砸嘴没吭声,这话接的多快,上来就说王冉要给买,这秋华啊。

        “试试被?!?br />
        款式是今年的新款,今年这些东西还涨价了,又是在商场里,价格就有点偏高,好看就肯定是好看的,不过价格也好看,要三万多,徐秋华穿上就不想脱了,反正有人出钱买,伸出手摸着皮毛。

        “我喜欢这个?!?br />
        “王冉也挑一件?!蓖趼杪枵饩褪谴蟪鲅?。

        王冉摇头,她可不要,她穿不了这些东西,别人自己也管不着,皮草这个东西呢,她看见过,她不穿,加上她现在怀孕呢,更加不能穿了。

        徐秋华这才知道婆婆是要给她买生日礼物,自己心里觉得就酸酸的,嫁到老王家这些年,她觉得自己回票了,婆婆对着她甭管说不说,对着是挺好的,自己也满足了,虽然有时候有点不知足,可有个人就知足???婆媳关系本来就是挺复杂的,心情难受的时候还不行人家痛快痛快嘴啊。

        回到家,徐秋华想起来一件事儿,就是银行有理财的,她就动心了,上次自己去银行存定期,银行的经理跟她说的,说着说着她就买了,九十天的理财型,钱也拿到手了,现在还在做理财,徐秋华就想着,自己这点钱就拿到这些钱,那婆婆手里就有挺多的,那岂不是拿的更多,先跟王冉说的。

        “你帮我就劝劝妈?!?br />
        王冉摆手,这事儿自己不劝,她妈是根本就不相信这些的,你劝也白劝,肯定不能买,她就信定期,别的不信。

        “嫂子这事儿你别找我?!?br />
        徐秋华瞪了王冉一眼,你是亲女儿,你说话就比我有力道,怎么就不找你了?

        “妈,我跟你说件事儿被……”

        果然就如王冉所说的,王妈妈是一个不行十个不行的,人家银行为什么要把钱给你?理财说的好听,王妈妈也有听别人讲过,这东西先进去的肯定就都有钱,最后要是不行了,就坑里面了,她手里是有钱,但家里的钱不是随便花都花不完的,她扔进去,真要是有个万一,谁来负责?到时候就是跳海都没有地方去跳,辛辛苦苦换回来的钱,就老老实实的放银行。

        这给徐秋华急的。

        “妈,上次我不是叫你去银行陪我去看了,我拿到钱你也看见了……”

        “是看见了,我不信那个?!?br />
        “那钱将来贬值了,你放在银行里也不值钱了……”徐秋华说的就是这个意思,现在什么东西就都贵,就钱不值钱,真要是将来有一天,你手里的钞票都变成白纸了怎么办?虽然不见得就有那样的一天,可凡事得往长远了想是吧?现在这些钱看着数目就挺壮观的,可以后呢?

        “贬值我认了?!蓖趼杪枵饩妥雠?,你就最好什么都别说,我不信这些的。

        王妈妈一去银行也有经理什么的往前靠,她都不听,你们少在我面前说这些没用的,说出来花儿我也不会买,不仅不买我听都不愿意听。

        大数额定期,因为钱的数额很多,这个银行的利息就不是按照所公布的那样,稍微还是有提升一些的,毕竟是大户,就这些利息,王妈妈就知足了,就光吃利息,他们家一年到头还有的剩呢,怎么就亏了?

        徐秋华是急的够呛,她跟王超说过,王超是赞同她的,但是王超就不肯跟父母说,王冉也没说自己的做法不好啊,可王冉也不劝。

        “要不你跟嫂子一起做?”

        王冉摇头,她就对这些都没有多大的兴趣,她跟简宁俩脾气性格很多方面就特别像,正常人家就都是考虑理财什么的,他们俩也对这个没有多大的兴趣,简宁有时候太忙了就顾不上花钱了,工资就在卡里那么放着,手里平时也放一些钱,都没有存定期,就那么扔在就卡里了,他也不指望吃什么利息。

        “嫂子你别劝我了,我说了也不算?!?br />
        家里明面上看着好像是她说了算一样,其实真正说话有特权的是简宁,王冉本身对这一些不懂也懒得管,家里的钱怎么存,什么时候取,这些都是简宁管。

        徐秋华就是觉得两个文化这么高层次的人,怎么想的还没有自己全面呢?

        *

        “你把王冉叫上?!?br />
        简耀东今天跟人约好要去打球,走的时候叫简宁母亲把王冉叫上,司机过去接的,简宁今天休息,王冉就不想去,自己丈夫在家呢,她宁愿陪老公也不愿意陪公公婆婆。

        “我就不去了……”

        “去吧?!?br />
        简宁送着她下楼的,看着她上车了,自己才慢吞吞的往家里回,托孩子的福了,简耀东打球都没有带过简宁的母亲,男人有男人的世界,领着老婆来干什么?今天不是叫王冉来了,怕王冉觉得无聊,叫简宁的母亲作陪。

        球今天打的很顺,在不远的距离就能看见王冉,陪着简耀东打球的人也能看出来,但他没往那么深的地方去想,就以为是这个儿媳妇很得老公公的心被。

        不是没有这样的,对于简家来说,现在看王冉肚子里的这块肉看的就有点邪乎,过于看重了。

        “你过去陪你爸爸说说话?!奔蚰盖卓醋徘懊娼型跞缴锨?。

        这就跟木头似的,叫你来是为了干什么?就跟自己在后面,那旁边的人见到了就说句话,累不死你的,所以才说出身决定一切嘛,小家子气就是小家子气。

        王冉被简宁母亲的手在后腰稍稍推了一下,她不愿意过去,自己过去干嘛?

        自己这公公,王冉有点惧他,不是说害怕,就是惧。

        他说简鹏鹏的时候,自己是丝毫都感觉不出来他在跟一个孩子讲话,那种腔调当中的严厉,王冉在心里摇摇头。

        陪着简耀东打球的人看着王冉的肚子问了一句。

        “几个月了?”

        王冉笑着回答道:“已经七个月了?!?br />
        “看着动作挺灵活的,是男孩儿吧?!?br />
        简耀东把手里的杆递了一下那意思是要嫁给王冉,王冉摆手,她不会打,简耀东就没动,弄的旁边的人就都有点尴尬,简宁母亲一看不好,赶紧的在后面又推了王冉一把。

        “试试看,你爸手里的这杆,一般人还碰不到呢?!?br />
        王冉是硬被赶鸭子上架,她不会打高尔夫,自己也从来没接触过,现在递过来就让她打,她会嘛?觉得会丢人,所以就是想抗拒,可是都等着看呢。

        只能接过来,球打不出去,打了好几下勉强算是给打出去了,其中的乐趣她是一点没找到,相反的讨厌死高尔夫了,觉得跟自己格格不入。

        简宁母亲觉得真丢人,你就是没打过,难道刚才都是看假的?手怎么就那么笨呢?你这是手还是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