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200 感情这东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你怎么变得这么疑神疑鬼的了?”宗伟宸一副不能置信的样子,表情看就是不想跟简心在说话了,觉得简心无理取闹。

        对于宗伟宸来说,这段婚姻最大的不幸,那都来自于简心,他不需要负担任何的亏欠,他现在不提出来离婚,就是因为如果自己真的跟简心离婚了,他有点不确定自己的未来,一旦简心家插手自己工作的事情,他不想这样的。

        一个男人混到现在,突然没工作了,他的人生那就彻底完了。

        周燕阳没有对宗伟宸说过自己家里的事情,也没有跟他说过自己的爸爸是谁,这方面她似乎很是谨慎。

        简心看了宗伟宸一眼,觉得这人有点神经质,她不过就是说一句,这么激动干什么?

        白天的时候从单位提早走了一会儿,越是想越是觉得可疑,简心直接奔着移动的营业厅就去了,查宗伟宸的话单,这似乎跟一个通话的人保持的频率就挺高的,简心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从营业厅怎么出来的,自己都不知道,宗伟宸算是一个什么???要是没有自己家,能有他今天吗?他也好意思敢这样对自己?简心似乎已经预见到了,自己回到车上,抖着手拨打出去的号码。

        周燕阳正在上班,看着自己的手机,推推一边的同事,同事表示明白的接了过来,放在自己的耳边。

        “哪位?”

        简心一下子就愣住了,是个男的?

        自己匆忙就挂断电话了,但是觉得不对,也有可能是宗伟宸提前跟电话的主人打过招呼了,不信邪的又打了过去。

        周燕阳觉得好笑的看着来电,她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从自己敢抢开始,她就不怕,有什么好怕的?

        “哪位?”

        还依旧是刚才接电话的男人,简心沉淀了沉淀心情,缓缓开口:“你认识宗伟宸吗?”

        “伟宸啊……”

        这关系就算是搞明白了,据说这人跟宗伟宸也是有来往的,不过具体没有说,简心也没有心思在问了,她总觉得不对,宗伟宸要是跟别人讲电话,瞒着自己干什么?明显就是有问题,是个男人的话,他干嘛锁电话屏幕?

        可是自己抓不到把柄。

        简心开车回家,进门,她妈带着孩子呢,孩子这个时候正是好玩的年龄,张着小嘴一看好像知道是妈妈回来了,就乐呵呵的,简心有点烦,叫阿姨下来把孩子抱走。

        “你今天这情绪不对啊,孩子都不抱了?!奔蛐穆杪璐蛉さ乃底?。

        “妈,我怀疑他有外遇?!奔蛐耐蝗焕戳苏饷匆痪?。

        简心妈妈一听,先是以为简心抓到什么把柄了,紧接着谨慎的看着简心,这问题可大可小的。

        “你抓住了?”

        “我就是怀疑?!?br />
        这把她妈给气的,她觉得自己借宗伟宸两个胆子他也不敢。

        “你这怀疑就来的太没有根据了,心心伟宸是个什么样的孩子你跟我心里就都清楚,离开我们家,他就什么都不是,难道有好日子他不去过,偏要找不痛快?”

        简心觉得烦,反正自己的感觉就是不对。

        “妈,你知道吧,他手机现在屏幕上锁,我觉得很不对劲儿……”

        简心妈妈这回也重视了,要是真这样的话,那是得注意注意了。

        “你先盯他一段时间,我就不信了……”

        简心想抓宗伟宸的毛病,可惜宗伟宸很是警惕,自己根本就不可能让简心抓到,按时上下班,弄的好像真的就跟没事儿人似的。

        周燕阳对宗伟宸就算是迷恋了,她未婚,现在看上一个已婚并且生育的,这她家里就是打破脑袋也不会同意的,好在就好在,她妈非常疼她。

        “燕阳啊,妈给你介绍了一个不错的人……”

        当妈妈的也开始着急了,毕竟闺女这岁也不年轻了,也应该催催了。

        周燕阳对着母亲笑笑:“前一段时间没跟你说,妈,我看上一个男人,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br />
        周燕阳说的很是迷惘,自己看着母亲,她妈对着女儿笑笑,哎呦,自己家的心肝宝贝也长大了,知道为感情担心了,这是好事儿啊,结果一听女儿说完这个男人,皱着眉头。

        “结婚了?”

        周燕阳拽着母亲的胳膊:“妈,我特喜欢他……”

        “特喜欢也不行,你这个孩子,你就一点事儿都不懂,你未婚你找个结过婚的?你爸要是知道了,轻饶不了你,既然这个男人能背着老婆跟你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鸟?!?br />
        周燕阳的母亲心里对这样的男人有点反感,说白了大家就都是女人。

        周燕阳赶紧加了一句。

        “妈,他没有接受我的追求,都是我自己单方面的……”

        “你傻呀?什么样的男人不好找,你非要找个结婚的?燕阳我们家在怎么样也不至于叫你找个这样的吧?你听妈妈的话,妈妈给你介绍一个好的?!?br />
        “我不,我就要他,要不到他,我就不活了?!?br />
        周燕阳她妈指着女儿,行,为了一个男人她就不要活了,可真出息,真是自己的女儿,太出息了啊,气死她了。

        周燕阳知道自己把母亲给弄生气了,赶紧的过去摇晃母亲的胳膊,撒娇。

        “妈,我真的太喜欢他了,他特别好?!?br />
        “再好那也是别人的啊,不是你的,你现在这种行为叫什么你知道吗?第三者啊……”

        周燕阳不爱听这样的话,什么叫第三者?她现在跟宗伟宸不算是在一起吧?宗伟宸要跟他老婆离婚,离完婚那自己就不算是第三者了吧,这样不就结了。

        周燕阳有办法叫自己的母亲妥协,她妈被她闹了好久,最后没办法了,这才松口,但一直就没敢跟丈夫提,怕提了他会生气,毕竟女儿找的实在不是一个什么好人。

        “你将来要是后悔了,你别来找我?!?br />
        “知道了,谢谢妈妈?!敝苎嘌粼谀盖椎牧成虾莺萸琢艘豢?,她妈拿这个孩子就是没办法,说她傻吧,那她自己愿意的,你说也说不了,你说平时挺懂事的一个孩子,在感情的事儿上这就要跌跤了,她拦都拦不住啊。

        “阳阳你听妈的话,你在想想?!?br />
        周燕阳摇头:“妈,我已经是成年人了,如果不是真的特别喜欢,我不会甘愿冒险拿着你跟我爸开玩笑的,我真是特别喜欢他,很喜欢很喜欢他,我那么久不说,我就是担心,担心自己会后悔……”

        周燕阳她妈心里叹口气,这就是王八看绿豆看对眼了,自己没招了,随她去吧。

        周燕阳给宗伟宸打了电话,叫他出来见自己,宗伟宸来的很快,把腋下的包放在一边,看了看周燕阳。

        “买给你的?!卑咽掷锏亩魍屏斯?。

        周燕阳一笑,她就知道自己选择这个人没错,今天来自己就是为了摊牌的,是的,没错她要跟宗伟宸明说了,自己的家境还有爸爸。

        宗伟宸一听见周燕阳说她爸,自己的心里咯噔一声,他是压根就没想到,周燕阳会是这样的出身,惊诧之后,自己心里觉得好像轻松了,这样的话,一旦自己跟简心离婚,貌似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了,他就好像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周燕阳握着宗伟宸的手。

        “你能离婚娶我吗?我不可能给人当小三的,这样我爸爸的面子就都没了?!?br />
        宗伟宸也有些纠结,自己跟简心这些年感情,孩子都生了,现在突然说要踹了简心,心里挺难过的。

        “燕阳你给我点时间?!?br />
        如果宗伟宸马上说离婚,那周燕阳也许心里会有别的想法,但是他没有,他的表情告诉周燕阳,他有些纠结。

        宗伟宸也不瞒着周燕阳。

        “我跟简心结婚这些年,可能爱情没了,但是还有感情,我们俩之间还有一个女儿,我挺对不起她的,虽然我们俩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接触,但是我精神已经出轨了,我对不起她?!?br />
        周燕阳没有在吭声,在这件事情上,她也觉得亏欠简心了,但是她不后悔,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幸福而努力,她看见了一个适合自己的人,她做了选择,这不能怪自己,她愿意补偿简心的。

        “我等你?!?br />
        宗伟宸晚上哪里都没去,直接回家了,抱着女儿上楼,简心的妈妈在楼下看着宗伟宸的背影,你说怎么看就不像是出轨的人,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宗伟宸抱着孩子回了卧室,简心在床上躺着呢,看见女儿上来了,赶紧伸出手,自己笑眯眯的看着女儿,把女儿接了过来。

        “简心,明天我们俩去看场电影吧?”

        简心有些诧异的看着宗伟宸,这一段时间,这人不知道怎么了?每天就不停的陪着她去这里去哪里,什么都给她买,简心已经快要忘记自己的怀疑了,觉得不太可能,他这样对自己,他不会出轨的。

        “好啊?!?br />
        夫妻俩下班一起去看的电影,在外面吃的饭。

        简心爸妈在家里吃饭,她妈叹口气,她爸就问。

        “好好的叹什么气?”

        “前一段心心说怀疑伟宸有外遇,这几天他们俩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我这才松口气,孩子一闹,我心里就担心?!?br />
        简心爸爸是一点都不担心这个问题,宗伟宸能有外遇吗?跟着简心结婚,你知道他占了多大的便宜?他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什么就都没有,没有简心,就没有他今天,他还能不明白这些?明白了,还去犯错那就是傻子了。

        “你担心的多,你们女人家啊……”

        简心妈妈也是笑,自己好像就是担心的多余了,确实。

        宗伟宸是想尽一切的办法对着简心好,毕竟自己出错在前的,他现在真是越来越心里难受,女儿才那么大一点,自己就让她承受父母离婚的痛苦,可是长痛不如短痛。

        宗伟宸去了自己妈妈家,他得叫自己妈搬走,房子已经给租好了,这就是怕简心将来找自己妈麻烦,有些话也得提前对自己妈说。

        “外面有人了?”

        宗伟宸他妈也是吓了一跳,不管怎么看简心不顺眼,那外面有人,这事儿做的就不地道,伟宸能有今天,不能不说是因为有简心跟她家里的帮助,宗伟宸的母亲叹口气。

        “妈不赞成离婚,能过还是一起过,孩子那么大一点,伟宸啊,你知道离婚可能对孩子造成什么样的伤害吗?是,简心爸妈都不像话,就是这个儿媳妇似乎都没把我放在眼里,但是伟宸,一码归一码不能离婚?!?br />
        “妈,我原本没想到走这一步的,燕阳开始我也不知道她家里是那个情况,我是个男人,你看不见的时候,简心家……”宗伟宸叹口气,但凡他们对自己尊重了一点,他也不会走到今天,当着他的面没有,可是背后多少次了?就说他听见的次数就不少,他对那个家已经有些膈应了,周燕阳跟简心不同,虽然出身也是很好,但是燕阳挺懂得关心人的,甚至还会做饭呢。

        宗伟宸想往上爬,没有野心的男人就不是一个好男人。

        宗伟宸他妈看着儿子,她就不明白,男人怎么可以用婚姻来换取自己的前程呢?虽说是自己的儿子,可是那到底还有孙女呢。

        “你就舍得孩子了?”

        “妈,那你告诉我怎么办?”

        “不离,就这样过?!?br />
        宗伟宸从母亲家失望的出来,母亲都不赞成他离婚,如果母亲赞同,他就没有心理负担了,但是现在母亲说,他不能离婚,宗伟宸觉得自己似乎就应该重新考虑一次。

        自己也是尽量的少接周燕阳的电话,就是想断了,这样的关系维持下去,就对谁都不好的。

        周燕阳发现宗伟宸跟自己的联络变得少了,就明白,要么是他老婆闹了,利用孩子来威胁他了,要么就是他心太软了。

        周燕阳的母亲一听女儿说,对宗伟宸的印象还加分不少,觉得这样的男人才对嘛,结婚了就得对家庭负责,你不能在外面乱来的,觉得这回女儿可以消停了,可惜的很,周燕阳现在就是着魔了,就非得跟宗伟宸在一起,要不然自己就不能活了。

        宗伟宸看着手机上的号码,忙自己苦笑着挂断了,随后给周燕阳发了一条短信,大概的意思就是说,以后别见面了。

        回到家,简心陪着女儿呢,孩子有点发烧,小孩子嘛,总是有点病痛的,简心这就哭的不行了。

        “你晚上出去睡吧,我陪着孩子睡,今天打针了……”

        宗伟宸抱着枕头就去客房了,自己躺下身,周燕阳没管那些,今天就给他不停的发信息,试图打动宗伟宸,他本来心思就是动摇了,现在周燕阳这样猛烈加攻,宗伟宸有些受不住。

        “伟宸,你就回我一条不行吗?”

        宗伟宸都能想到周燕阳的脸,简心什么时候对着他低气过?

        可以说,自己是简心从王冉手上抢过来的,是战利品,是能满足她虚荣心的一种胜利品,简心爱自己,那肯定是爱,但是能爱多少,现在宗伟宸已经懒得管了。

        宗伟宸又捡起来跟周燕阳的关系了,因为周燕阳一直在试图挽回,她用尽了办法,弄的宗伟宸真的就很难受,到底还是回到她身边去了。

        他外出办公,周燕阳过来开车接他。

        街边有卖烤地瓜的,周燕阳停下车就让宗伟宸给自己去买地瓜。

        “我想吃那个?!?br />
        宗伟宸没办法,自己笑着下了车就给她去买了,等晚上跟周燕阳通短信的时候,被简心抓了一个正着。

        简心只是无意之中看见宗伟宸的手机扔在床上了,自己想拿起来给他装在衣服兜里,结果鬼使神差的就点开了,屏幕没有上锁,点开一看,正好周燕阳的短信进来。

        “老公,地瓜很好吃,爱你爱你?!?br />
        简心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肺全部都移位了,老公?一个男人有可能喊另外一个男人老公吗?那眼前的情况说明了什么?只能说明,宗伟宸出轨了,确实就如自己所想的那样,他就是出轨了,简心站在原地,被雷击了一样。

        眼泪唰唰的往下掉,自己跟他结婚到现在,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吗?

        自己冲进浴室里,原本宗伟宸在冲洗,你说简心一下子就冲进来了,吓了他一跳。

        “你进来干什么……”宗伟宸最后一个字看见简心手里捏着自己的手机突然就变音了,简心拿着手机就掴到宗伟宸的脸上了:“你可真本事,还出轨了,你等着瞧吧?!?br />
        简心跟疯婆子一样的把手机扔宗伟宸的脸上,自己就往楼下跑,她现在要告诉自己爸爸妈妈去,叫宗伟宸知道什么叫后悔。

        “简心……”宗伟宸喊了一声,从楼上往楼下去追,可惜简心已经跑进自己爸妈的卧室都说了,简心妈妈从床上起身,看着宗伟宸。

        “妈就问你一句,心心说的是不是真的?”

        简心觉得自己有些后悔,刚才就不应该激动的把手机扔在他的脸上,现在想去找,估计他也把所有的证据都给删除了。

        “妈……”

        “你别叫我妈,我可没有福气有你这种儿子……”简心妈妈冷着脸,简心爸爸也披着睡袍坐起身了,这事儿已经严重了。

        宗伟宸就是一个不承认十个不承认的,总之自己没有,他什么都没有做。

        “你没有做?刚才那短信呢?叫你老公,你当我眼睛是瞎的?”简心指着宗伟宸的鼻子开骂,真的拿自己的智商当孩童呢?

        宗伟宸抹了一把脸:“简心,我如果真的跟别人有什么的话,我会留着证据给你看吗?你现在就是疑神疑鬼的,一个错误的信息……”

        “你把手机给妈拿来,叫妈联系……”简心突然说道,要是说自己冤枉他了,联系联系对方,那就知道了不是。

        宗伟宸无奈。

        “伟宸啊,你来到这个家,我跟你妈就是把你当亲生儿子的,简心毕业要跟你结婚,我跟心心的妈妈是不愿意的,毕竟你的家庭摆在那里,最后你们俩依旧结婚了,我也没有说什么,我们家对你怎么样?你有今天能跟我们家脱离得了关系吗?”

        简心爸爸在用过去的恩情来压宗伟宸。

        宗伟宸看着岳父,这事儿瞒着终究还是被爆发的,你看简心家就是这样的态度,总把对自己的那点恩情拿出来说说,就怕他忘记了一样,男人最怕的就是这样。

        “爸,我想跟简心离婚……”

        “宗伟宸……”简心尖叫着对着宗伟宸就抓了过去,简心母亲也是要气死了,这简直就是白眼狼啊。

        真是有良心啊他,他有今天没有自己家,他能走到今天吗?

        他提出来离婚,他有什么资格?

        简心妈妈抱住女儿,视线冷冰冰的盯着宗伟宸,简心爸爸也在没料到宗伟宸敢说出来这话,简直就是太没良心了。

        “是不是你外面有人了?”

        宗伟宸觉得自己很累。

        “爸,我想跟简心离婚就跟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很早就有这个想法了,是,我感激爸妈对我的栽培,感谢爸妈对我的提拔,但是说句实话,妈跟简心是怎么对待我妈的?”

        简心妈妈瞪大双眼,他这就是秋后算账了?

        “怎么对待你妈的?你妈住的房子不是我们家出钱买的?还是说你妈你爸过来这边看病的费用不是我们家出的?宗伟宸靠着你的工资,你能给你爸治那么久的病吗?”

        “是,所以妈你心里是瞧不起我的,在这个家里,你们就都是瞧不起我的,你告诉简心的也是相同的,我从跟简心结婚,她回过我家里几次?甚至我爸妈就亲自过来了,结果她呢?我妈又不是保姆,我妈想抱抱孩子,那是我妈的亲孙女啊,难道她还不能抱吗?”

        宗伟宸起身就要往楼上去,简心的情绪已经崩溃了,冲上去就抓宗伟宸的脸,宗伟宸是没还手,但是场面也是够难看的了,那以后宗伟宸就搬出去住了,一定要求离婚,也说了什么东西都不是自己的,所以他就一个人净身出户,这似乎就没有争论点了,但是简心家里怎么会干?

        简心妈妈坐在位置上,食不知味的吃着盘子里的东西,简宁父亲过生日她是一定要过来的,毕竟自己家还是要依靠简宁家的。

        吃过饭大家坐在一起聊天,简耀东已经回楼上休息去了,简宁母亲他们一直在说话。

        “没有通知简宁?”

        简宁母亲笑笑,自己看着楼上:“他的脾气你们也知道,叫简宁来也是给孩子难堪,还不如不通知孩子了呢?!?br />
        大家也表示明白,简耀东就是那样的人的,你永远搞不懂他心里在猜什么。

        简心母亲一直勉强维持着笑容。

        *

        徐秋华今天去医院检查,王妈妈收拾完屋子,王爸爸已经在楼下了,说是去溜达溜达,王妈妈收拾好东西,对房间里喊了一声。

        “秋华,穿好衣服了吗?”

        徐秋华从房间出来,带上门,自己系着围脖。

        “我爸还没有上来吗?”

        “不用管他,我们下去就行?!?br />
        王爸爸已经等在楼下了,等她们俩下来直接开医院去了,他不跟着进去,自己在车上坐着,徐秋华检查很正常,她们的本意也没打算麻烦简宁,但是昨天晚上王冉打电话回来就跟简宁说了,也不是别人,自己亲嫂子。

        “简宁不忙???你要是忙你就去忙你的?!蓖趼杪杩醋排龅拇蠊佑械闫鹬?,自己伸手给他拍拍,拉拉开。

        简宁笑:“这段还行,走吧?!?br />
        送着徐秋华去检查,检查很顺利,徐秋华是好奇想知道是男是女,医生说现在还看不出来,当然也有办法看,就是没那个必要不是,等月份在大大的,到时候就知道了。

        徐秋华就特别希望自己这一胎能生个女儿,要是生个女儿,自己这辈子就没别的愿望了,王家一向就是缺女儿的,这几次的事情叫徐秋华看出来了,只要自己能得到婆婆的欢心,哪怕就是将来王超变心了,她都不用怕,婆婆这人就挺忠厚的,自己怎么对她,她就会同样的对自己,生出来一个女儿,就什么都不用愁了。

        等着徐秋华检查出来,简宁又送着她们上车,王妈妈叫徐秋华先上车,自己要跟简宁说两句话。

        “那妈我就先找我爸去了?!毙烨锘宰偶蚰愕阃?,自己就奔着王爸爸停车那边去了。

        王妈妈看着简宁:“妈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抱歉,你心里挺着急的吧?”王妈妈叹口气:“王冉这检查报告说是没问题,可妈心里还是提心吊胆的,简宁啊,妈不怕跟你说,妈就特别怕你怪王冉,你别怪她,她也不容易,吃了那么久的中药,结果就一点效果都没有,你是没看见,那么苦的东西,她为了能怀孕犹豫都没有犹豫的就往嘴里灌……”

        王妈妈觉得自己挺对不起女婿的,你说人家结婚就有孩子了,自己家的孩子,谁知道是寸还是怎么样的。

        简宁有点不好意思。

        “妈,真的没有怪谁的说法,就是生孩子也得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我每天工作都是高强度,我不会怪谁,今天我跟你表个态……”

        简宁一说,王妈妈就放心了,王妈妈是觉得自己在一个小辈面前,其实自己就挺汗颜的,当初王冉出事儿,自己就跟简宁过不去,她觉得对不起孩子,真的,就没看见过这么好的孩子,太完美了,怎么看都好。

        “你这么说妈就放心了,王冉我也不敢说她,一说她当面没什么,可背后她上火妈知道,前几天送你外公回家,你外婆又说了两句不着调的话,说要把乔芸的孩子给你们养……”

        简宁就当成笑话在听了,不然呢?跟那样的人认真,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王冉出差回来,自己也憔悴的厉害,简宁去火车站接的,回程单位给买的是火车票,那也只能坐火车回来了,在火车上她休息不好,而且火车上什么人都有,王冉提着行李下来,自己走了一段,从里面出来,就看见简宁站在外面等着呢。

        “冉啊……”对着王冉招招手。

        王冉早上快到的时候给简宁发了一条短信,就是为了叫他放心,说自己大概几点会到,谁知道他就来接了。

        检票过了,简宁过来接过王冉手里的行李箱,王冉递给他,自己跟同事打了一声招呼。

        “你们谁要跟我们一起走吗?”

        既然撞上了,不问似乎也不是很好,同事自然也不会凑这个热闹,人家两口子中间插一杠子算是怎么回事儿,再说出门就可以打车。

        王冉跟同事摆摆手,自己就跟简宁从出口出来了,上了车,把座椅调了一下,自己躺下去。

        “路上不会有事儿吧?我累的厉害,坐不住……”

        简宁把东西放好,自己伸出手摸摸她的头,确定她不是感冒了:“你睡,有事儿我在喊你,没睡好?”

        “嗯,在火车上声音太大,枕头又不是自己睡的,怎么都不习惯,我都好几天没睡好了?!蓖跞降ナ趾嵩谧约旱牧成?,说了两句就闭上眼睛了,他是尽量慢慢的开,这样能叫她躺的舒服一点,到家自己把行李都拎楼上去了,在下来接她,站在车门边:“能不能自己走?”

        王冉是强逼着自己从车上下去的,她似乎就有点晕车了,其实坐车的时候就感觉出来了,外面天冷,怕吹感冒了,就没让他把车窗降下去。

        她在前面走,简宁在后面跟着,上了楼进了房间就躺下了,简宁换了拖鞋带上门跟着进了卧室,自己抱出来被子,给王冉盖上,挨着她躺下身,半身的搂着她,其实就是在小声的跟她说话。

        “还难受?要不要吃点东西?”

        王冉没有睁眼睛:“不要,什么都不想吃?!?br />
        简宁从床上起身,随手带上门,自己坐在客厅里,王冉一直睡一直睡,她就是觉得不舒服,车子晃荡,她就觉得头疼,现在真的能睡着了,但是那种感觉还是有,话都懒得说。

        简宁的手机响,自己起身往柜子那边去,从里面摸出来,接了起来。

        “妈……”

        “王冉今天回来是不是?”

        王妈妈是准确的知道王冉什么时候走,知道王冉什么时候回来,一般在路上王冉都要跟王妈妈联系的,怕自己妈担心,这都养成习惯了,所以哪怕结婚了,她也还是会汇报,王妈妈没打女儿的手机,是怕女儿回来要休息,所以直接打给简宁了。

        “嗯,有点不舒服?!?br />
        “怎么又不舒服了?”王妈妈问了一句,最近这孩子的身体似乎就特别不好,说起来就是压力大,等简宁说完话,叫他一会儿开车回来取点粥。

        “妈煮的粥,知道你不喜欢吃别的,你过来拿点,这是长粒香,味儿就挺好的?!?br />
        简宁应了一声就挂断电话了,别的东西他就不过去了,王冉下车就没吃东西,在火车上吃没吃自己也不知道,拿着衣服就过岳母家去了,徐秋华给王冉装的水果,她自己也吃不了。

        “她最近是不是就有点免疫力低下???不行就吃点补药?!?br />
        那身体弱就吃点药补补被,按照徐秋华的理解,这样身体就能好起来了。

        简宁摇头,一个结了婚的女人是真的不能随便乱吃的,这很容易就吃出来麻烦的,真要是有事儿了,到时候后悔还来不及了。

        “我给你们装了一点小咸菜,我们家王冉啊,就喜欢吃她奶奶做的口袋咸菜,可是她现在也不干活了……”

        那都是小时候做给她吃的,小时候没有多少东西可以吃啊,老太太就换着样的弄咸菜扔在酱缸里,里面花样可多了,什么小青椒啊豆角啊还有长豆黄瓜胡萝卜雪里蕻,反正没有正经的菜也不会叫王冉不吃饭的。

        王妈妈还别说,她想到的,王奶奶就想到了,王奶奶现在是年纪大了,自己懒得下大酱了,反正买着吃也能买到,自己弄就挺麻烦的,三婶是愿意自己弄,但是没学到精髓,三婶一下大酱就发臭,根本就没办法吃,王奶奶就想着,这天这个冷,你说现在是菜样多了,但是吃来吃去自己也不知道吃什么,早上的时候吃完粥就着小咸菜,这生活这个美好呀。

        买的大酱家里也有乱七八糟的就给扔里面了,一直就忘记拿出来了,三婶家的大酱缸见底了,这才看见。

        “妈,这咸菜你是要吃吗?”

        王奶奶喊了一声,别给动,那是给小王冉留的。

        “我大孙女好像回来了,过两天我去看看她?!?br />
        三婶挑挑眉头,果然还是孙女有地位啊,回来了,奶奶还得特意的去家里探望,怪谁呢,只能怪自己没本事生出来女儿,你说老王家,真是生一个就是小子,生一个就是小子,丫头就死活看不见。

        那过去家里生几个大小蛋子,你知道那生活可就不太美好了,小子本来就能吃,一顿饭不吃菜能糟两碗饭,那年代粮食也不够吃,听三叔讲,他们小时候,因为住在农村嘛,还比住在城里的人生活好,至少粮食不够吃,还有大白菜啊,一年一千多斤大白菜就吃的不剩,那一千斤白菜啊,说出来都有点吓人。

        老太太一口气生了五个儿子,看都看够了,不喜欢丫头才怪呢。

        “王冉啊,这是遇上简宁了……”

        王奶奶感叹一句,就是孩子造化好,说实在的,就是自己儿媳妇要是结婚了肚子没有动静,她都会着急的,简宁不管是怎么样,能做到这个地步,不管心里有没有意见,老王家就都应该感激的,这样的孩子太少了。

        三婶也叹气,你说什么方面就都挺好的,在子女上面就犯愁了,她当着婆婆就没好意思说,王冉这孩子不好生。

        现在是着急怀孕,一旦怀孕要是生不出来儿子,你说简宁家就他一个,不要儿子能行吗?第一个要不是的话,在生第二个王冉这工作就打了。

        “我听别人说过吃胎盘……”三婶这要是听别人说的,据说很好使的,哪怕就是习惯性流产的人,怀上孩子就掉,吃了就能保住,但是大部分的人就都觉得可能有点恶心什么的,三婶是知道有人吃的。

        王奶奶眼睛一横,那玩意能吃吗?

        她们以前是讲究,跟医院要胎盘,然后拿回来埋起来,有的是要扔到房子上面去,有那些讲究,可是吃?想想就够可怕的了。

        “你别说话了,我不爱听……”

        三婶嘿嘿笑着:“我就随便一说,我也没跟王冉说过,她年纪轻轻的怕什么……”

        “是什么都不怕,就怕你们瞎操心,你跟着着急什么?这才结婚多久……”王奶奶不愿意了。

        打小她孙女就什么都领先,样样好,现在偏偏就在生孩子上跌跤了,王奶奶自己合计是自己合计,但是不允许别人说,说了她就不高兴,在她心里乖孙女就是万事皆好,爱咋咋地。

        ------题外话------

        郭素兰······亲爱的乃被选为十大评语的幸运读者了,找年会的页面,然后联系那上面的编辑,记得看哈·······不要错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