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田田抱住王亮的脖子,你说他这才勉强好点,被她这么一扑,自己差点又要吐出来了,用手撕田田的手。

        “撒开,难受死了?!?br />
        “你还是喜欢我多一点吧?”

        王亮干脆闭眼睛,懒得回答你这种没有营养的问题。

        王亮他妈跟田田说的好好的,叫她回家去看看,田田就一直在拖,到底为什么其实她心里有点害怕,就突然特别怕回家,那个家养了她二十三年,突然之间就变成了这样。

        星期六早上王亮有事儿,四点多就走了,上午十点多,王亮他妈带着保姆过来的,就怕他们俩生活不能自理,带着保姆过来帮着收拾收拾家里,于田田昨天晚上跟王亮出去玩了,睡的也挺晚的,你说婆婆进门的时候,她是压根一点反应都没有,人缩在被子里,她起不来,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内裤衣服扔的满地都是,只要有眼睛的人差不多就能看出来,昨天晚上他们俩干什么了。

        王亮妈这一看,这内裤就扔门口了,原本不是在那个位置的,王亮早上起来的早,屋子里也黑,他没打灯就怕吵醒她,自己到处满哪找衣服脚就踩到她内裤上了,当时也没什么感觉,用脚一蹭给带门口去了,自己带上门抹了把脸就上班了。

        王亮他妈一推门,这眼睛一跳,又把门给带上了。

        “田田啊,赶紧起床啊……”

        于田田恨不得就找个洞自己钻进去,完了。

        从床上磨磨唧唧的爬起来,觉得自己太丢人了,赶紧把内裤收起来,从卧室出来,看见王亮他妈有点底气不足,说实话就是跟王亮结婚了,她现在看见婆婆也还是底气不足,也许就是怕她吧,至于为什么怕,自己心里也不清楚。

        按道理来说,婆婆对她真特别好,可她就是怕,眼睛都不敢对视上婆婆的。

        田田觉得如果发生命案了,警察要求大家配合调查,那自己一定会有嫌疑的,因为她也肯定不敢看警察的眼睛,就好比她不敢看婆婆的眼睛是一样的,根本没理由。

        王亮他妈买的一堆吃的,做好了拎过来的,叫他们回去吃吧,王亮总不耐烦,动不动就喊,说他们都多大了,不用她管,还不用自己管,你看看这家里糟践的。

        保姆就开始干活,于田田头发也长,掉的满地都是,平时她跟王亮就对付扫扫,不擦地的,擦地也是用拖把,能看得过去就行了,可是老人嘛,对清洁卫生似乎就情有独钟,王亮他妈这一看。

        “田田啊,这样可不行啊,家里这么糟践,弄的跟猪窝似的,你自己看着心情也不好是不是,你这头发你就都得捡起来,要不然弄满哪都是,将来也不好清理,你看看你这洗手盆,这得天天洗完脸就擦擦,要不然将来就看不出来本色儿了……”

        婆婆负责念叨,她就负责干活。

        家里收拾的挺干净的,这给于田田累的,她家虽然条件不好,可是父母也没用她干过什么活,没接触过这些,一时突然自己就要当主妇了,有点找不到头脑的感觉,自己干活也是笨,婆婆说了两句,也没深说,田田都理解。

        王亮七点下班,同事要搭顺风车。

        “赶紧的,送我一程,我去火车站接人?!?br />
        大家都混熟了,而且王亮这人特别敞亮,平时在单位人缘很好,难得今天给推了:“今天真不行,我有事儿得去东面……”

        同事狐疑:“去东面干什么?”

        干什么?

        他老婆喜欢吃一家的灌汤包,那家就是太远了,过去了有没有两说,还得排多长时间的队。

        开车用了一个多小时,排队用了一个多小时,回到家这都几点了?于田田等的花儿都谢了。

        自己无聊的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呢,听见开门声,自己直接就跳了过去,跳到王亮身上了。

        “先下去,手里有东西呢?!?br />
        于田田眼睛一大,她喜欢吃的?专程给她买的?

        “别不要脸啊,同事去吃饭,顺路给你带的?!蓖趿涟咽掷锏亩魅铀掷镒约壕徒郎淞?,随便冲了一下,这个累啊,所以才说娶老婆干什么啊,还得为她服务。

        于田田呲牙,就说专程给自己买的能怎么样。

        可惜已经吃饱了,明天吃吧,美滋滋的拎冰箱里面去了。

        “怎么不吃?”王亮从里面出来,看着于田田没吃,纳闷的问了一句。

        “妈今天过来了,带很多好吃的,你要不要吃在冰箱里呢,我吃太饱了?!庇谔锾锘赝房醋潘?。

        王亮听了没什么反应,两个人就睡了,他早上起来的早,躺床上自己就睡过去了,第二天八点去单位,他提前一个小时走的,田田跟着他下楼,送他上班。

        “别送了,十八相送啊,早晚有送完的时候,自己在家里好好玩,没事儿出去买买东西?!?br />
        于田田不待见的摆摆手,买什么买呀,她又不败家。

        王亮开车拐路就回家了,他妈这才松一口气,送走他爸了,一看儿子怎么回来了?

        “你吃饭了没???田田还在睡呢是不是?”

        王亮就站在门口没往里面去:“妈,你以后能不能别去我家?”

        这孩子说话口气有些不好,就像是谁欠他的似的,王亮妈就一愣,自己怎么了?

        “你说我俩都大人了,不会做还不会买?我不愿意叫别人去我家,要是我饿了,我会回来吃的?!?br />
        王亮知道于田田怕他妈,这主要就是他一直都觉得婚姻就是两个人的,甭管是她父母还是自己父母,谁都蹦跟着搀和,搀和肯定不好使。

        王亮他妈憋着一口气,自己去看看他们也不对了?

        “田田说什么了?”

        “她说什么???你放个屁说香的她马上就跟着你点头,她什么样人你还不清楚呀?你说昨天你去的时候她没起床吧?她一个姑娘家的没穿衣服,你推门就进去看着她,不会有点那个嘛……”

        王亮他妈一听,得,自己以后不去了。

        “没人管你,赶紧滚看见你就烦?!?br />
        然后王亮就滚了,滚的远远的,这小子没结婚之前一个星期怎么样也能回家一次,现在好了,结婚了就没影子了,除非是有目地的,不然一准看不见他的影子,小夫妻俩生活过的还算是不错,依旧是王亮拿主角,他说一于田田就不能说二,她说一个二试试看,他就是大男子主义,他老婆就必须得听他的。

        王亮的夜生活还在继续。

        “赶紧的,马上十二点了,赶紧都喝了,喝完就撤……”

        王亮玩归玩,但是十二点之前自己必须回家,无论发生什么,他一定不会失信她的,这也不是于田田提出来的,不过结婚了嘛,结婚就得有点结婚的样子,他要求于田田了,也会要求自己的。

        其实王亮对田田就真不错,知道她喜欢吃什么,自己就给买,那零食一袋子一袋子的往家里拎,她喜欢看什么,碟片也没少买,到处领着去玩。

        于田田站在家楼下,她深呼吸一口气,给自己妈打了一个电话,结果电话被挂断了,提示正在通话当中,迈着沉重的步子上楼敲门。

        她妈就是不给开门,明明人就在家里,田田一回家心情就不好,就容易哭,自己在门口站了两个多小时,她妈人是出来了,好像是要出去买菜,拎着兜子,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于田田站的地方有点不正,她妈看了于田田一眼。

        “赶紧滚?!?br />
        唰,眼泪掉了下来。

        “妈,我都结婚了……”

        “你结婚不结婚跟我没有关系,你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我也管不着你……”于田田她妈说了没两句就哽咽了,那是自己的孩子,你说能不心疼嘛?但是一想起来她做的这点事儿,就恨她,其实心里已经软化了不少,但是一看见孩子的脸,火气又上来了。

        “妈……”

        “你别叫我妈……”

        于田田她爸今天没什么活,自己在家具城里溜达着,看看谁家买东西了,自己上去搭个话,一般就都是这样来活的,他这是用倒骑驴店家一般都喜欢用有车的,推荐客人也不会推荐他这样的,所以活就要自己找,溜达一圈,一对母女买电脑桌,田田爸爸上前问了一句,不太远,也就是二十分钟吧,他开价要了三十块钱,那对母女很是爽快,告诉了他地址。

        田田爸爸骑着车给送到地方,然后搬上楼的,那家住在七楼,给他也累够呛,那母女俩比他晚回来半天好像等车浪费了一会儿功夫。

        “谢谢你啊师傅,这是钱?!?br />
        那当妈妈的觉得也不差这么两个钱,就给了五十,你看她家住在七楼,这抗上来也费不少的功夫,女孩儿一直对着田田的爸爸笑,谁就都有爸爸,觉得挺不容易的。

        “那谢谢了?!?br />
        田田爸爸把钱揣在兜里,于田田这个大学,第一年的学费就是靠着她爸这样赚出来的,她家里都是普通人,普普通通的,没有钱没有权,也没有牛逼的亲戚,更加没有手艺,只能靠着体力吃饭了。

        自己回到家具城,把车放在一边,看着那人好像是王亮,他对王亮也不算是熟悉啊,你说没接触几面。

        王亮是打听过来的,自己夹着包,他这辈子就想不到自己能有这样的一天,他家就是再没钱也不至于叫他来干这种工作,挺佩服于田田她爸的,你看没本事人家也没饿死,也能找到赚钱的方法,不过就是看钱多钱少而已。

        “爸……”王亮叫的有点尴尬,他不太想叫,本来想叫叔叔的,但是咬咬牙还是叫爸了。

        “哎……”于田田爸爸就应了,自己有点手足无措,要说于田田跟她爸爸有点像,看见有钱人就有点不自在,觉得自己会矮人家一层,眼神也不怎么敢往王亮的身上放,太过于老实了。

        说了没有五分钟的话,那边来活了,是给人扛衣柜,还有床垫子,王亮就眼睁睁的看着,于田田她爸挺瘦的,就那么一个小体格自己扛,也没有人搭把手,人家花钱了,你指望人家自己搬嘛?要是能自己搬还找你干什么???那床垫你看着铺在床上多好看,可是一个人扛起来那真是沉,王亮搭了一把手,他也没有干过力气活啊,给自己累够呛,都有点喘不上来气。

        “爸,以后别干了……”

        田田爸爸就是笑笑,中午高兴领着王亮去小饭店吃的饭,花了不到二十块,他的碗里盘子里吃的干干净净的,王亮几乎没怎么动筷子,这菜做的不好吃,油大,田田她爸都给吃了,因为不能浪费,你是什么层次,就得怎么活。

        田田爸爸四点就下班了,因为家具城四点就关门,那时候基本就没什么活了,自己回到家里开始做饭,于田田她妈还没下班呢,六点钟她妈准时下班,在门口换了拖鞋。

        “王亮今天中午来找我了?!?br />
        于田田妈妈嘴里也不吭声,她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田田哭一次,她心里就难受一次,可总认为自己没错,王亮那样的人能跟你过一辈子吗?她压根就不信。

        “这小子挺好的?!?br />
        于田田她爸把土豆片装盘,晚上就吃一个菜,就这样他都觉得生活挺美好的,照比着吃不上饭的,自己家不是挺好的,姑娘工作也有着落了,要是靠着他们,田田这工作不好找啊。

        两个人吃饭,田田爸爸把土豆片里面的肉丝往老婆的碗里夹:“其实我看着那孩子不错,今天帮我抬家具来的,又劝我说,看我这么大年纪了,叫我别干了?!?br />
        “人家说两句好话就把你收买了,我们吃饭是靠自己的双手,用得着他来献殷勤?!碧锾锫杪柰蝗淮潭艘痪?,田田爸爸就是好脾气,你愿意说就说被,我也没指望人家对我怎么样,对我女儿好那就行了。

        “田田的工作定了,说是去工商局,王亮说原本是给安排在开发区那边,那边挣的多,一个月能有七八千呢,好好的能过万,他说觉得太远了,一个女孩子,一个月挣四五千就够花了……”

        田田她妈嘴上不说话,可都听着呢,心里想,他家不就是有点本事嘛,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她也盼着孩子好,现在考公务员你知道多难啊,没关系根本就不好进,孩子有稳定的工作,也算是去了自己一块心病,她这是这边恨着女儿,那边又盼着女儿好,一颗心就恨不得拆成八段。

        于田田打扫家里卫生就明摆着是不行,东一块西一块的,就这样,王亮还说挺好的,总比自己干的强。

        *

        “外婆……”乔芸捂着肚子,疼的厉害,是不是就要生了?整张脸惨白惨白的,不是说有个过程嘛,一点一点的疼起来,怎么就突然疼起来了?

        乔芸觉得自己的肚子变得很硬,越来越硬,妈呀,救命啊。

        吴国太人睡觉呢,听着她这么一喊,就赶紧起身了,出去找外婆。

        “你站着看我干什么???抱着她下午打车去医院啊……”外婆就火大了,你说这么大的人了,就跟木头似的在这里杵着,你老婆现在就要生了,怎么看你跟没事儿人似的?

        越看吴国太越来气,这边给王妈妈打电话。

        “小真啊,你们开车过来吧,芸芸这就要生了……”

        大半夜的把王妈妈给弄醒了,叫王妈妈去医院,王妈妈坐在床上自己试着清醒清醒,王爸爸动了一下。

        “谁???”

        “我妈,说是乔芸要生了?!?br />
        这外婆把简宁也给弄起来了,她不管简宁今天值班不值班的,电话通了就开始吩咐,叫简宁必须就去医院待命,有简宁在,他同事不能糊弄。

        乔芸这已经定了自然生,不是仗着有简宁嘛,自然生对母体很好,加上恢复的也快,费用也还小呢。

        这边开始收拾东西,知道不可能生的这么快,吴国太下去找车了,外婆就问乔芸。

        “钱呢?”

        乔芸疼的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自己就抱着肚子,一直说疼。

        吴国太急急忙忙的跑上来,说打到车了,就在下面等着呢,外婆叫吴国太拿着卡,一会儿去医院了,得用钱。

        吴国太有些发傻,他手里哪里有钱???

        自己的钱还完房贷顺便给家里,有啥钱?外婆搭他跟乔芸的钱,他们俩不是吃了就穿了也没剩下啊。

        “赶紧的,还愣着干什么呢……”

        乔芸这就一点疼都忍受不了,简宁人是来了,不仅他来了,王冉也跟来了,半夜醒都醒了,那就过来看看吧,乔芸就一直哭,说不要自然生,现在就剖腹,简宁帮着找的人,人家说现在根本就没到时候,今天晚上生还是明天生,甚至都有可能后天,第一胎疼几天几夜的就都有,医生也不能给你保证就说,到底什么时候生,而且人家也挺忙的,生孩子的人特别多。

        外婆就拽了拽简宁的衣袖,把简宁拽到外面去说了。

        “你能不能叫她给乔芸揉揉肚子?”

        外婆是听说有些给医生包红包的,医生有的就会给病人揉肚子,只要揉了那就不疼,外婆合计,怎么说简宁也是医生啊,是这个医院的,叫同事帮忙揉一揉好像也不是很麻烦。

        简宁觉得有点无语,他要是能说肯定就打招呼了,今天生孩子的人就特别多,根本顾不上的,要是人少,他打个招呼还差不多的。

        外婆就拍着简宁的胳膊。

        “简宁啊,你是芸芸的姐夫啊,你就多照顾着她一点……”

        简宁笑笑没吭声,吴国太这边就拿不出来钱,外婆出来的着急,这下可好了,你见过来生孩子的,然后不带钱的嘛?

        外婆就恶狠狠的盯着吴国太,自己问乔芸。

        “你结婚之前,我给你准备的钱呢?”

        钱?

        那钱乔芸早就花的七七八八了,哪里还有的剩,外婆差一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叫自己说她什么好???你这傻孩子,你都傻的冒泡了你就一点后手都不留啊。

        这钱怎么地也得交,王妈妈也过来医院了,自己不过来有点不好,外婆跟王妈妈说好了是借。

        “小真你先帮着垫上……”

        简宁出声了:“没事儿,那边我打个招呼,等你们白天回去拿了钱在回来交也是一样的……”

        王妈妈一听,那既然能等到白天,那就等被,她出来的着急,自己也没带钱啊,她回家去拿跟吴国太他们回家去拿有什么分别?

        乔芸这孩子本来就大,医生都建议说剖腹,可外婆就非得要她自然生,折腾到早上五点多,乔芸实在受不了了,自己跪在病床上拽着外婆的手。

        “外婆你叫我剖吧,我受不了了……”

        就没这么疼过,简直不是人遭的罪。

        这边简宁眼看着就要上班了,王妈妈叫王冉送外婆回家拿一些东西顺便拿钱。

        王冉也有意思,等外婆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还特意问了一嘴:“外婆,你拿钱了嘛?”

        外婆没好气的看着王冉,你放心,用不着你家里的钱,气呼呼的就上车了,给外婆送到医院,王冉在折腾回去上班,剖腹就来的比较快了,乔芸是疼了将近五六个小时,到底最后还是剖腹的。

        大胖儿子,生出来就八斤多,这给她折腾的。

        吴国太等着人出来给报信儿,自己美的都不知道姓什么了,立马就给父母去电话通知了。

        “生了,儿子,八斤六两多……”

        外婆跟着折腾了一夜,自己也没什么精神,看着吴国太,心里是什么滋味就都有,乔芸生孩子你没说要通知你爸妈,现在生完了,有儿子了,你知道高兴了,你高兴怎么你家不出钱?

        吴国太他爸妈来的特别快,就围着孩子转,至于你乔芸,人家根本懒得管。

        “这孩子这模样,有点像我们国太小时候,你看看他那小样儿……”

        这给吴国太他妈美的,完全不同了,自己当奶奶了,她有孙子了,这一刻又觉得自己家其实运气也不是太坏,毕竟王冉现在肚子还没动静呢,乔芸可是给他们老吴家生了一个大胖小子,这就是功臣。

        乔芸疼的就难受,她是一丁点疼,自己都扛不住,外婆回家了,吴国太他妈在医院里侍候,吴国太他妈也不愿意干这活啊,自己就愿意围着孩子转,孩子撒尿拉屎的她都会觉得这就是天使,儿媳妇亲孙子亲?那肯定就是孙子亲了。

        吴国太他爸人倒是挺好的,可惜一个老公公你能上手去管儿媳妇嘛?这乔芸被子下面可什么都没有穿啊,他要是上手了,人家才会说他呢。

        他是有那个心,没有办法做。

        吴国太他妈等乔芸能吃东西了,你猜给买的什么?买的馒头跟饭店做的白菜汤,乔芸当时看见那吃食自己就差点哭出来了,她这才生完孩子,就算是自己无知,产妇好像不能吃带咸淡的吧?

        “妈,这个我喝不了?!?br />
        “怎么喝不了?”吴国太他妈就横了乔芸一眼,自己都告诉饭店那师傅了,这是给产妇吃的,叫他别放盐了,所以可以放心喝。

        王妈妈觉得这毕竟是乔芸的事儿,也不是自己女儿生孩子,也不是自己孙子,在一个她看了眼睛疼,王冉这肚子始终就一点动静都没有,乔芸人孩子都生了,说白了就是羡慕嫉妒恨。

        外婆睡了一觉,自己拎着汤去医院,一看乔芸桌子边放的汤老脸就挂不住了,这叫什么玩意吧?

        “我说你们家也得差不多点,生孩子你们家一毛钱不掏,生完孩子你们要是能照顾好孩子也行……”

        外婆今天就不怕丢人了,自己非得跟他们家说道说道不行,吴国太他妈就说:“孩子的钱在我手里,我给他们攒着,我也不能花?!?br />
        外婆觉得这是自己听说过最大的笑话,孩子现在需要用钱,你说你给他们攒着?你攒着干什么?叫他们带进棺材里???

        吴国太他妈被呛了两句,觉得这老太太真是的,不就叫她拿点钱,那不是你外孙女???你还说怎么疼怎么疼呢。

        吴国太他妈也不受这个气,回家取了钱就给交了,不过在看着外婆自己腰板就挺直了,看见没,乔芸生孩子是他们家花的钱,没关系的人就闪一边去,别张嘴闭嘴你外孙女的。

        王妈妈中午炖猪脚,徐秋华乐意吃这个,闭了火自己坐在桌子前,就叹了一口气。

        徐秋华现在是换新貌了,买什么也敢买了,自己买了一件貂皮大衣,这过去她就是舍不得,现在不同了,有钱了啊,才从外面回来,陪着王超去看车了,王超要换车,这回换就一步到位,换奥迪,怎么开出去也叫是个牌子不是。

        “妈,你怎么了?”

        难道婆婆觉得这车贵?

        “乔芸生了一个儿子,挺胖呼的……”王妈妈看见那孩子了,觉得也挺好玩的,不能说好看,只能说好玩。

        徐秋华就知道婆婆这心结了,那王冉现在没动静,各医院都去查了,就查不出来毛病,就得等被。

        “妈,你别着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了?!?br />
        徐秋华吃的挺高兴的,王妈妈出去跟王爸爸遛弯去了,他们俩没什么地方能去的,这附近能走的就都走遍了,去海边转转,王爸爸就闲不住,要是在家,自己就弄一副军棋,自己跟自己下。

        徐秋华换了衣服就回娘家了,现在她身份不同了,虽然还叫徐秋华,但是自己也是有身价的,给自己妈买了一件大衣,那谁的妈谁心疼,背着王超跟王妈妈,这事儿她是肯定不会说的,父母养育自己一场,她现在有钱,还不能给自己妈买件大衣?

        “你买这个干什么,挺贵的?!?br />
        “给你买了就穿,我现在也终于能体验到了王冉过去的状态了?!?br />
        过去王冉不差钱啊,总给她妈买东西,现在自己也不差不钱了,徐秋华她妈高高兴兴的就穿上了,自己美滋滋的,这老女儿是不同了,以后也不用为生活发愁了,自己是为了她高兴,你看自己孩子就是会找,找王超家上辈子烧好香了。

        村里儿那边大部分人都搬了,还有小部分就是在挺,就是想多要点,七拐八拐的徐秋华说的话这就是传出来了,说是老王家动迁拿了一千多万,又传的厉害,说给了七八千万,说什么的都有。

        一些邻居就靠在一起聊天。

        “要就说,还是王冉爸妈尖,你看拿着钱立马就跑的无影无踪的,好像谁能绑架他们家似的,问他们家得了多少钱,就假假咕咕的,几百万,几百万他们家就能那么利索的就搬走了?”

        不肯搬的就是打算做钉子户了。

        他们这边有个传奇,也是开发商动迁盖楼,全部的人都搬走了,最后就剩一家,两栋大房子要五千万,开发商肯定是不能给的,这不是开玩笑嘛,那家也算是有点本事,一直就扛到了最后,最后那楼盘差不多都进驻了,他家竟然还在原地扛着呢,开发商能不着急嘛,答应给五千万,最后那家还不干了,要七千万,前前后后也折腾了将近三年,这里面的心酸估计也只有他们家才知道,可外人呢,看见的不是那些,看见的就是钱,你家拿到那些钱呢,就想学。

        没有一个开发商是傻瓜,没有利益的事情人家不会做,你不搬是吧?

        派人来商量,提出的要求一概不答应,你愿意走就走,你不走,那就等着强拆吧。人家背后的实力多强,懒得跟你们小老百姓费口舌。

        村长这也是知道了,知道王冉家拿的不少,那跟自己所知道的数目是相差不多的,觉得估计是第一个搬走的吧,所以开发商对着他们家也是有优待了。

        王冉家已经搬了啊,村长给王妈妈打电话,毕竟沾着亲戚呢,王妈妈也不好意思说不让上门,就告诉自己家在哪里住着。

        村长是带着自己老婆来的,还买了一点东西,他管王奶奶叫二姑。

        “我二姑最近没过来???”

        王妈妈呵呵笑笑,说没有,之前才走没有多久,村长就说,自己叫他们做钉子户也是为了他们好,想叫他们家多得一点钱,王妈妈就笑,怎么回事儿心里知道就好。

        “这房子买的是二手的???”

        徐秋华就看不惯那夫妻俩那副嘴脸,什么叫为了他们家好???给的钱比当钉子户给的都多,为什么不搬?你看亲戚之间,你还耍这个心眼,那就是没必要。

        “这是我小姑的房子,他们不住了,就给我们了?!?br />
        村长的老婆瞪着眼睛,给了?这么有钱?王冉老公看着也不像是有钱人啊,不就是个医生嘛?医生现在都赚这么多了?徐秋华就嘴快,王妈妈都没拦住,到底还是叫她给说出去了。

        “我家小姑在国宝买的房子,也不太贵,五百多万……”

        王妈妈狠狠剜了徐秋华一眼,王妈妈的心态就是不太愿意叫别人知道自己家有钱,这社会上真是什么人都有,就是亲戚之间都得防着一点,赶紧把话兜回来,说是自己给出钱买的,家里的钱也花的差不多了。

        村长老婆可不信了,你都能拿出去五百万给女儿买个房子,你这手里得有多少?

        徐秋华现在就是鸟枪换大炮了,觉得谁都不忿,她有钱了,她为啥不能说?

        就恨不得告诉别人,我们家手里就有一千多万呢,喜欢显摆。

        等人送走了,王妈妈就跟儿媳妇说了:“秋华啊,王焱现在还小,你说那么大点的孩子,谁都认识,你总说钱钱钱的,谁要真是盯上王焱了……”

        王妈妈说这个话就是好话,咱们能低调就低调点,现在没工作的有多少呢,真让有心人盯上了,孩子多危险?

        徐秋华就觉得婆婆有点瞎紧张,现在动迁的那都是富裕的人,别人家也没怕成这样啊,再说她不就是在那两人面前吹吹牛。

        村长夫妻俩回去就说了,村长老婆是个女人,女人有的就是嘴碎,没多久就嚷嚷的到处都是,都知道了,徐秋华孩子上学那时候为了叫王焱好好学习,你说转校的事儿谁不知道?

        王焱在哪里上学,别人都是一清二楚的,这是人家没什么坏心思,要是起坏心思了,你能防得住谁?

        徐秋华她妈也是跟着有点得瑟,觉得自己女儿现在完全不同了,其实她说给的都是跟自己私交不错的人听的,不让往外说,人家也答应了,人家也没往外说啊,都是跟自己家里人念叨念叨,毕竟一千多万啊,谁家里有这些钱,说出来都觉得口气不一样了。

        孙祥的妈妈就跟自己弟弟念叨这事儿,孙祥舅舅就动心思了,有一千多万呢?

        自己只要能有两百万他这辈子就不愁了,当做不经意之间就问自己姐姐,孙祥他妈也没太在意啊,毕竟自己都好奇,当着弟弟就都说了,孙祥他舅这是老婆才跟他离婚,跟别人跑了,现在你说找工作,像是他这样的根本就不好找,工作工作没有,老婆老婆跑了,他就是不打算好了,自己要是能捞一票那就是赚的。

        踩点,先摸清楚徐秋华每天的作息时间,徐秋华天天送孩子去学校啊,有时候是王爸爸王妈妈,他就在小区门口蹲着,看徐秋华一般都是几点带孩子出门,送孩子到学校又是几点,几点来接孩子。

        徐秋华哪里就能想到,自己点子就那么背,王妈妈说她多少次了,她就是不长心,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才有点钱的,不得瑟不得瑟都对不起自己一样。

        送着儿子进学校,自己坐车回家,她现在也不难为王焱了,你学习好不好,将来不好的话,妈妈送你出国,出国镀层金在回来那就不同了。

        徐秋华她妈就跟孙祥妈妈在聊天呢。

        “要说有钱,还得说秋华的小姑子,王冉嫁的男人那才是有钱呢……”

        孙祥他妈也是嘴快,最近弟弟住她家,离婚了房子是人老婆要的,被人给卖了,他没有地方住啊,偶然就听见这句话了。

        “他们这一家真挺有意思的啊,嫂子动迁发财了,小姑子也有钱?”

        孙祥他妈就笑:“那王冉那时候都快三十了还没对象呢,跟吴国太处过两天,结果吴国太倒霉啊,要不然他现在都能占到便宜……”

        孙祥舅舅想对王冉下手,但是有点不知道底细,毕竟不如徐秋华自己摸的清楚,也守了一段,先不说王冉家小区下面那警卫那个严,你停车时间长了,警卫就过来看,弄的他都不敢离的太近,可离的太远,自己盯不住啊,这丈夫作息就挺正常的,妻子每天也挺正常,细想想,你说动迁了,钱肯定都是留给儿子的,所以还是把目标转移开了。

        孙祥的舅舅就联系自己的几个朋友,说是要干一票大买卖,谁都不是专业绑票的,也没弄过,就怕上手在露出来什么,进去蹲着,谁都不愿意蹲大牢啊。

        “你确定这家有钱?”

        孙祥舅舅就笑,狠狠的把手里的烟头扔在地上,用脚抿灭。

        “怎么不确定啊,有钱,她娘家妈跟我姐说的,动迁给了一千多万呢?!?br />
        几个男的一听,眼睛就都红了,凭什么???他们一个月打工才赚多少钱?

        孙祥舅舅跟着徐秋华送孩子的路线走过多少趟了,自己就跟他们说,要先熟悉路线,孩子放学怎么把孩子弄到车上,还有那么多人都在看,等想办法拖延徐秋华的时间,这样等同学都走的差不多了,在动车,开车门把孩子弄上车也是要在两分钟完成的,还有孩子弄上车了,往哪里开?要把孩子放在哪里?要多少钱?

        就要多少赎金,意见就不同了。

        “一千五百多万嘛,那咱们就要一千万?!?br />
        几个人分到手里也没有多少钱了,孙祥舅舅觉得这样太冒险了,把人手里钱就都给炸出来,这容易出事儿,要少一点,他们为了孩子安全不见得就能报警。

        孙祥舅舅是想弄点钱花花,自己不想蹲监狱,可里面的另外两个人,他们已经有主意了。

        “我们俩单干,反正也知道路线了……”

        这两人私下商量的就很好,孩子绑了就没打算活着放回去,不管怎么说,为了安全也好,拿到钱就撕票然后他们两远走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