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简宁啊,睡醒了没?一会儿回来家里吃饭吧,妈给你做你喜欢吃的了?!?br />
        简宁喜欢吃什么?

        别说两个妈妈,就包括王冉在内,简宁到底喜欢吃什么,王冉就是摸不到头脑,你只能看见他不喜欢吃什么,好像喜欢吃的没有固定的。

        “妈……”简宁在床上动了动身体,试着叫自己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坐着,他头现在还昏沉沉的,真没有精力出去,他承认自己现在变懒了:“我就不去了,我已经吃过了?!?br />
        王妈妈又嘟囔了几次,可女婿就坚决不来,他不来自己也不能去把他给抓来,挂上电话就嘟囔,这简宁怎么就不喜欢来她家呢?

        叫徐秋华把菜都装好,他不来那自己只能去送了。

        “妈,你给简宁送菜去吗?”徐秋华探出头问了一句,看着婆婆点点头,徐秋华利索的把东西都装好:“那我去吧,外面有点冷,你在家吧?!?br />
        王妈妈也不挡着,谁送不是送啊,过来吃一顿多好。

        徐秋华换了羽绒服,裹的跟熊似的就出门了,一出门这风照着脑门子就开始吹,即便条件不好她也愿意给送,这毕竟简宁给自己带来好处了,自己都不敢想,她现在就要成百万户了?有可能还是千万户,你能想象吗?

        就是跟王冉对着平分,那自己也合适啊,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些钱啊。

        徐秋华感谢老天爷,你说自己的命怎么就那么好呢?摊上这么好的公婆,小姑子也没有可说的,家里条件还杠杠的,真有一千万,叫她对着王冉磕头,磕出血她都干,把王冉当长辈供着她也干。

        其实徐秋华这样的人是最好弄的,她就认钱,只要把利益摆到她面前,绝对的亲嫂子,一句废话不带有的,虽然为人有些小气喜欢贪便宜,但是心眼子一点不坏。

        坐车到小区前面下车,下车伸出手去摸摸保温桶,可别凉了,他肯定就没吃,自己送去了,他正好热乎的吃一口。

        简宁才躺下没有睡多一会儿,徐秋华这就提着保温桶来家里了,他的脑子都要炸了,隐隐作痛,自己穿上拖鞋问了一声:“谁?”

        王冉是不可能这个时候回来的。

        “简宁啊,是嫂子,开门?!?br />
        简宁把门给推开,这徐秋华热情的就非得进厨房把菜都一样一样的装好,最下面有粥给简宁盛好了。

        “你说回家吃一口多好,这都有点凉了,赶紧吃?!?br />
        简宁现在没什么胃口,但是嫂子上门了,也得给面子,自己坐下身,小口小口的吃着,徐秋华怎么看就怎么喜欢,自己坐了不到两分钟,到底是妹夫,自己一个嫂子老待着算是怎么回事儿,王冉也没在家。

        “那嫂子就回去了?!贝┖眯驹诿趴?,转过头看着简宁,叹口气:“那到底是妈,你说生你一场也不容易,家里这动迁,你妈跟着没少跑,多回去看看,别真的就断绝什么关系,那是能断的嘛?!?br />
        徐秋华不知道这内里的事情,以为那就是简宁亲妈,简宁带上门,自己回到卧室里,本来想睡,想起来徐秋华的话,自己手横在脸上,谁没有困惑的时候,谁没有一点难为的时候。

        简宁母亲出去扫货,跟王亮的妈妈一起,王亮他妈是只看不买,毕竟自己家现在架在这个位置上,她穿成这样给谁看?等着上面下来人收拾王亮他爸啊。

        “我送你一件吧?!奔蚰盖啄米乓患路底?。

        “别了,我也不能穿?!蓖趿谅杪栊π?,有些东西得到了,有些就必定要失去,自己会掌握住那个分寸,差不多就好,她也这把年纪了,穿了花了呼哨的能有什么用,给谁看,自己老头觉得她现在这样挺好的,那就行了。

        “王亮还没处呢?”

        王亮他妈一听这话就头疼,这哪里是儿子啊,简直就是祖宗,介绍多少个了就没一个成的,你要是不成你带回来一个也行啊,徐娇兰那事儿自己就不能提,一提儿子的脸就马上变成驴脸,拉得老长,自己这妈当的,比三孙子都不如。

        “简宁跟你们还没有缓和呢?”

        简宁母亲笑笑,儿子是好儿子,就是儿媳妇不是东西。

        她一直就认为王冉很不是东西,你看着她不吭声,越是这样她越是坏,说不定就在里面怎么搅合的,简宁是什么脾气自己很了解,那孩子虽然可能会因为亲妈这事儿伤心,但绝对不会那样来质问自己的,一定就是王冉撺掇的,一个没教养小家子气出身的。

        所以才说找老婆千万就不能找那样的,根本上不了台面。

        拿在手里的衣服又放了回去。

        “简宁我从来不挑他,我自己养大的孩子,就是这老婆找的,连个孩子也生不出来……”

        王亮妈妈一听,这叫什么话啊,人家才结婚多久,再说了生孩子着什么急啊,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只要他们愿意要。

        “你啊,别插手管那么多,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br />
        “想法?”简宁母亲翘翘唇,“她今年要是二十五,她愿意怎么有想法就怎么有想法,我家里这位你也知道那脾气……”简宁母亲收住了嘴,毕竟是在外面,虽然现在店里没人,但是叫别人听见也不好,买了十几件叫店里给送家里去,王亮他妈就看着这号码不像是她穿的,简宁母亲个子不是十分高,这衣服买的就好像是给高挑的人穿的。

        两个人进了包厢,简宁母亲把身上的大衣脱下去。

        “简耀东这就要把所有的财产都给简禛,听着可笑吧?自己有儿子不给,我这是好说歹说,就等着她生孩子呢,结果屁都没有一个?!?br />
        这不是生不出来是什么?要是能生还不生,那就更加罪该万死了。

        王亮他妈挑挑眉头,她是没什么意外的,简耀东做出来什么,自己都不会太意外。

        “你要是着急,就跟她说说?!?br />
        简宁母亲不屑的移开眼睛,跟她说?

        这辈子都不想跟她有什么交流。

        嘴上是这样说,衣服叫司机送了过去,简宁已经醒了,自己在吃饭呢,这人有点怪,你看徐秋华给送过来的,那都是王妈妈精心给做的,简宁自己买了一个全麦面包,配着蔬菜汤就那么吃了,听见敲门声,自己踩着拖鞋出去开门。

        司机一样一样的把袋子放在地上。

        “夫人叫我送过来的?!?br />
        简宁带上门,转身进了卧室给母亲打电话,简宁母亲在电话里也是那个调调,不是她心疼王冉,而是觉得她丢人。

        品味太差,自己是看不过去,她又舍不得买,自己也了解,穷孩子出身嘛,听的简宁是苦笑着,这话说的有点刻薄了,怎么就是穷孩子出身了,王冉家条件还是不错的。

        不过也没有反驳,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你吃晚饭了没?”

        “嗯,在吃了?!?br />
        “她呢?下班回来没?”

        简宁一说王冉还没回来,简宁母亲又不愿意了,一个女人就连自己的位置都找不准,你还活着干吗,家里就缺你那点钱?看见钱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赚钱眼里了。

        “妈看中了一个地方,挺好的……”简宁母亲是想给他们换房子,他们现在住的地方不是说不好,但是不够安全,住就要住封闭的地方,自己儿子也不太愿意跟邻居有什么接触的,所以她有了这个想法,不过简宁给推了,有的住就好了。

        王冉今天下班还挺早,回到家鞋子飞到一边去,就往卫生间跑,憋死她了。

        拉肚子。

        不知道吃什么了,这一个下午把她给拉的,好不容易勉强开车回来了,进小区门口肚子就给上劲儿了,带上车门自己跟飞似的就冲上来了,简宁看着老婆这鞋子飞的,还真有水准,自己捡起来放在一边,她的包也仍地上了。

        “拉肚子了?”

        “嗯……”卫生间传出来闷闷的声音。

        药给她准备好了,就放在桌子上,王冉从里面出来,自己的小脸撒白,能有好脸色那才怪呢,拿着杯子就着水就把药给吞下去了。

        “中午吃什么了?”

        别提了,她压根也没吃什么好吧,而且就算是吃,大家一起吃的,你说怎么就自己运气那么背呢?厨房里王妈妈做的菜还摆在桌子上呢,王冉就喜欢她妈做的饭菜,自己都要哭了。

        “完了,我没有口福了?!?br />
        简宁呵呵笑着:“明天早上吃?!?br />
        王冉看见简宁吃剩下的那一块面包了,这有饭不吃,去吃面包了?他最近是不是胃口不好???

        家里有这么一个宝贝疙瘩,不是宝贝疙瘩是什么?比女人的身体都娇气,他如果是胃口不好,就一定不会吃任何的饭菜,就是吃面包,这人上辈子不知道是不是和尚修炼过来的。

        拖裤袜,坐在床上,自己脱到一半,想给妈妈打个电话,起身就照着床下走,忘记裤袜还没拖下去呢,整个人就摔地上了,膝盖着地,王冉心都要飞出去了,她最怕的事情就是摔。

        简宁在外面听见屋里咕咚一声,自己也吓的够呛,赶紧踩着拖鞋两步三步的就推门进来了,王冉还在地上跪着呢。

        伸出手过去扶她:“怎么摔了?”

        王冉有一瞬间就觉得自己要完蛋,这会不会又摔坏了?怎么就那么倒霉呢?

        心好像坐了过山车一般,好在自己站起来了,没有太大的问题,就是膝盖有点疼,讪讪的看着他,脚脖子上还挂着裤袜呢。

        “都不是小孩子了,自己也没有点分寸?!?br />
        简宁把电话拿给她,王冉给王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王妈妈问王冉菜好吃不,王冉拧着眉头:“拉肚子,压根就没敢吃,我一进门就闻着这味道好像挺熟悉的,结果没想到,妈,我真太爱你了……”

        王妈妈撇撇嘴,就会撒娇,要是愿意吃,那你就平时下班回来吃啊,这才多远的距离,就嘴巴上说的好听。

        王妈妈屋子里的门关着呢,就想跟女儿商量一下,以前王冉分的那套房子,她是打算卖了,留在手里那就是祸害,能不能赚钱她也不打算要了,毕竟都对儿媳妇撒谎了。

        王冉是不参与这些的,给妈了那就是妈妈的,跟她没有关系。

        “你这孩子,怎么不知道好赖呢?你哥你嫂子我跟你爸心里有数……”

        “反正你也别给我?!蓖跞讲辉敢庖?,到时候嫂子知道了在闹腾犯不上,主要现在家里条件是很过得去,那钱看着是多吧,但是她跟简宁也能赚。

        王妈妈坐在床上盘着腿,动迁这是肯定就会动迁的,已经确定了,每家也都在商谈当中。

        王超下班回来,在门口换鞋,这天气这个冷啊,他这车半路上又坏了,便宜没好货,好货不便宜,自己也是动心想换车了,以前就是手里有钱也不敢,但是现在不同了,家里动迁能给那些,也不差那几十万了,自己也买一辆像是简宁那样的车,王超这心里已经打算好了,不过他并不喜欢越野车而是喜欢轿车。

        “王超啊,秋华过来坐,妈有话想对你们说……”

        徐秋华出去的时候已经有人来找王妈妈谈过,王冉家动迁给的钱你压根就是想不到的,王妈妈差点都没抽过去了,三千万啊,三千万那是一个什么概念?这辈子就没见过那么多的钱,有点要崩溃的感觉。

        王冉家按实际面积,加上现在所处的方位,如果最后她家做钉子户的话,手里头再有点关系,拿个一千万多玩那就是小意思,她家所在的方位,就单说住的地方不算上下面养鹿的,就能起三栋楼。

        王爸爸才进门,王妈妈给王爸爸打水,叫他洗脸。

        “你也出去跟孩子说说?!?br />
        王妈妈就说了,今天中午又来人了,如果决定了,人家叫他们家签字,然后去银行,就得准备搬走了。

        徐秋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多少?

        拽着丈夫的手,刚才婆婆说是多少?三……三……三千万?

        我的妈呀。

        那得是多少钱???

        王超问过张辽,张辽对这些也算是有些了解,张辽说王超家至少能拿一千万左右,只要能抗住的话,别人不知道这里面的关系,张辽是清楚的,开发商不就是简夫人的亲哥哥。

        这最后就是自家的事儿了,他也懒得跟王超说的太过,王超也许是知道了,没有明跟自己说,也是,有钱了是应该低调着一点。

        徐秋华特别想哭,她以后是不是就能做少奶奶了?她以后是不是就不用担心王焱了?想出国也没有问题啊,娶十个八个老婆自己都管得起?王超到底还算是冷静的。

        “那我明天请假陪着你去,妈,我们搬吧?!?br />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给的条件这样的好,为什么不搬?不搬那就是傻瓜。

        徐秋华拉着婆婆的手:“妈,我们要怎么花这些钱???没有地方可以花啊?!?br />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着儿媳妇,还没到手呢,你就想着去花了,能出息一点不?

        王爸爸脸上是一丝高兴的神色都没有,他是不愿意动迁的,自己住一辈子的地方,现在就要动,动迁以后自己能干什么???上哪里就找一块地盖房子养鹿???这就说明以后他没事儿可干了,叫他天天去公园跟那些老头老太太跳舞什么的?你还不如杀了他比较快。

        王妈妈今天要说的并不是这个。

        家里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这得到的钱,得平分。

        “按道理吧,这男孩子我应该多给,可王冉……”王妈妈说的犹犹豫豫的,就怕儿子儿媳妇觉得对他们不公平了,王妈妈跟王奶奶不同,王奶奶那就是自己吐口吐沫那就是钉,谁反对都没用,我的东西我愿意给谁就给谁,王妈妈性格就差一点,柔弱一点,自己有想法那也得跟孩子商量,一副好说好商量的口吻看着儿子儿媳妇。

        徐秋华这回出奇的大方,开玩笑给就给被,这且不说是老头老太太的,在一个,这些钱呢,就是给自己几百万都够花了。

        敞亮劲儿就上来了。

        “应该的,儿子女儿都是一样的,现在都平等了……”

        王超掐了徐秋华一把,徐秋华看了丈夫一眼,他什么意思???

        王超是觉得平分什么的,这女儿到底是嫁出去的,他们家就是按照正常给也能给挺多的,王超觉得自己应该拿大头,王妈妈一看儿媳妇这话说的,自己也就放心了。

        “这动迁呢,本来就是简宁家里出了不少力,你们也知道他跟他家闹的,给这个钱就是借我的手想给他们,钱到了我就打算给王冉他们俩,至于你们跟着我跟你爸一起生活……”

        王妈妈没打算就都留着,自己手里怎么也得有点钱,私房钱的话就不打算拿出来了,万一自己年纪大了有病什么的,别管儿女好不好她得留个后手,徐秋华以为婆婆又要不给他们了,替他们攒着,他们也不是傻子,自己也会攒钱啊,脸就耷拉下来了。

        “你们的钱我也给,但家里的钱我跟你爸就留着了……”

        徐秋华这脸马上又笑的跟花儿似的。

        第一次动迁,也没有经历过这些,也知道不能骗他们,简宁母亲那边派过来的人陪着,就是怕中间出个万一,也是怕王冉家的人乱说话,钱到帐这边叫王冉家准备搬。

        “夫人的意思是对任何人都别说,毕竟一个村儿那么多住户,真的闹起来,这开发商不是别人家?!?br />
        王妈妈表示自己明白,回到家这就开始收拾,你说这么大的家,哪里就是说收拾完就能收拾完的,那东西老鼻子了,徐秋华这美的,自己一直横着歌曲,她成富婆了。

        谁能想到,就在农村有两块地皮有点房子,动迁了,竟然成土财主了,真是怎么算也预算不到自己的命运。

        如果她年轻的时候有人给她算命,说她将来会发财,那她肯定吐那人一脸,她长了像是会发财的样子了嘛?那就是骗人的。

        家里的窗户人家说都可以卖了,怎么样也能卖点钱呢。

        王超是干脆就替王爸爸联系准备卖鹿了,人家都过来了,这王爸爸才知道,王爸爸第一次对着孩子黑脸,事先为什么就不跟他商量一下呢?王妈妈也是明白儿子的心,这都要搬家了,你说你不卖也不行啊。

        王爸爸就有点缓不过来这个劲儿了,你看着他能抗风能抗雨的,就因为这点事儿倒下了。

        后半夜直接进医院了,吐了两次,然后情况看着有点不对。

        “王超啊……”王妈妈坐起身一看丈夫这样,立马扯着嗓子喊儿子,她弄不动丈夫啊。

        王超这鞋都没有穿,光着脚一看,这挺严重啊,赶紧送医院啊,拿着车钥匙。

        “我去发动车?!?br />
        你说这大半夜的,王超背着自己爸给放进车里,才进车又吐了,徐秋华给公公抬腿呢,都吐她身上了。

        “没事儿没事儿……”

        王妈妈问了两句,心思也不在这上面,徐秋华也没摆脸子,理解,这不是生病了嘛,吐就吐了被,她不能跟着去,这王焱还在家呢。

        王超给简宁已经打过电话了。

        突发性心梗。

        王妈妈这哭的就不行了,明明挺好的一件事儿,你说他要是真走了,留下自己可怎么活???过了一辈子,都习惯身边有个人了,哪怕就是瘫痪人在就行。

        还不如不动迁了呢,你说把老头子给害的。

        简宁不能瞒王冉,这情况可轻可重的,王冉抓过来衣服套上就往外跑,出门才想起来自己没拿钥匙,好在小区门口经过的车还算是挺多的。

        王超不吭声,也没安慰王妈妈,他一个男人他会安慰什么???

        王冉抱着自己妈,就说没事儿。

        “早知道就不动迁好了……”王妈妈说是这样说,可这些是他们说了算的嘛?人家开发商把这块地买下了,你说不动迁好使嘛?

        “妈,没事儿的……”

        王爸爸被推了出来,医生详细的交代着,王冉这穿着家里的拖鞋,袜子也没穿一双,下面是睡裤,上面随便套了大衣就出来了,头发乱糟糟的,她现在哪里有心情弄自己这一身?

        简宁今天跟同事换班的,替别人值班,这就赶上了。

        “袜子裤子,我裤子你可能穿不了?!奔蚰岩路贸隼吹莞跞?,自己个子摆在这里呢。

        王冉说就先这样吧,他那袜子一穿,还不如光脚呢,得,一看就不对劲,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神经出问题了呢。

        那这个天气也不能光脚啊,凉飕飕的,跟护士长借了一双,简宁一直皱着眉头,他本身是不能接受自己穿别人东西的,虽然借来了,也是干净的,但心里就是不舒服。

        “你先别穿了?!?br />
        王冉是根本不在乎那些,这王爸爸进医院了,家里还等着搬家,买房子这不是一秒两秒就能马上定下来的事情,家里的破烂那么多,王妈妈也都舍不得扔,可是不扔往哪里放?谁家有那么多的地方摆放这些东西???

        王妈妈跟徐秋华王冉三个人在医院,王超回到家,他是不管那些,有钱什么买不到,干脆就都给卖了,当成破烂给卖了。

        徐秋华从医院回来,这是要给公公婆婆做饭啊,还得往医院送,一进院子里一看,这东西,这怎么弄的???

        “你是不是疯了啊,妈都不知道,回来一看东西都没了,还得跟你闹……”

        闹不闹的,那以后再说,这些东西根本就没有地方摆,王超也请了几天假,没办法,家里必须得搬,邻居也是好奇,毕竟别人家都没谈拢呢,大家都在观望,打算看看第一家搬走的给多少钱,老王家弄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别人不可能不知道的,一看王超这样,这是收到钱了?

        站在门口的一个邻居就问了一句。

        “王超这是准备搬家了?”

        王超哼哈的答应着,问给了多少钱就说没给多少,邻居这一看就更加好奇了。

        现在整个村儿就都知道老王家要搬走了,这什么时候谈的?给多少钱???

        隔壁那家给开了三百万,就没打算动,觉得给的有点少好,现在这房子都盖到开发区的开发区了,你知道那边的房价都成什么样了?虽然家里的房子很是旧,可占地面积大啊,三百万冷一听挺多,可不够干什么的,谁家不想着能多要就多要点,老王家的占地面积比自己大,比不了可也能心里有个数啊。

        徐秋华在家里干活呢,这就有人来串门了,无非就是打听给了多少钱。

        “就几百万被,还能有多少,我公公这都气的进医院了……”

        人家根本就不信,你家这么大的地方,还有下面那么大一片,就给几百万,撒谎也不是这么撒的,你说老王家这两口子,怕别人问啊,还早早就跑了。

        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半夜听见动静了,说王爸爸确实进医院了。

        人家开发商也不是做慈善的,王冉家那是有特殊性在里面,给多少都不是太大的问题,被人家,差不多就得了,你不搬那你就撑着,你就死挺着,这动静挺大的,说老王家那都进医院了,有人就回头想想,得的好像也不少,那几百万怎么也能买套大房子还能剩点存款呢,好像也就差不多了。

        这吃完中午饭也没人有心思干别的,打工的都停了,挨在一起三三两两的就说着。

        谁家也没见过那么多钱啊,但是现在他们就赶上好时候了,说白了就一个农村住着,再好能好到哪里去?

        等着回迁也有房子住多好。

        “你们家说给几套房子???”

        有些临时盖的房子根本就没有房照,这样的话人家根本是不算的,一个小房就给算两千块钱这还是高价呢,当然有的人家就聪明,人家盖房子的时候就奔着多盖几个去的,这样分到手里的就多。

        “给三套,两套大的一套小的……”

        村里儿除了王冉家还有一户占地面积比较大的,人家是把儿子叫回来商量好了,签了字就准备搬了,不声不响的,给了五套房子外加一百万,那还不赶紧走,房子人家都不打算住,等将来盖好的回迁就直接出手卖了,毕竟谁都认识谁,手里有钱了就危险了,现在抢劫的什么的多多。

        王妈妈家之前商量出来的结果也是这意思,要不然也不能着急找房子,他们就压根没打算回迁,回来全部都认识,你家有钱这风声是压不住的。

        有钱的是都不吭声,自己心里都有主意,没钱的就聚在一起打听,谁家给几套给多少钱啊,然后就合计压一压,能不能在多得点。

        村长这一看,王冉家怎么就签字了呢?

        自己气不打一处来,还亲戚呢,自己都告诉他们了,压一压给的钱能多。

        看见王超脸子也就不怎么好看,不过王超怕他什么,也不打算在这里住了,王超天天出去找房子,你说还得大,方位还得好,这上哪里去找,心计吃不了热豆腐啊。

        徐秋华这真是中国好儿媳,压根不用王妈妈上手,自己都包了,王妈妈动动她都不让。

        “我爸你就好好的养着,别上火,这以后王冉生孩子了,你跟妈还得给带呢,他们俩都忙……”

        这就不是劝的事儿,王冉尽量请假,父亲的病情转好,那也不能总请假啊,这时候徐秋华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那真是,见天的跑,三顿饭就没一顿给买着吃的,说亲爸妈也不为过,做女儿的也就能做到这程度被,给同病房的人看的,这儿媳找的就太好了,现在哪里有这样的啊。

        王妈妈回到家,一看,就恼火了,怎么把她的东西都给卖了?这个败家的。

        追究也没用啊,东西卖都卖了,自己叫王超先别急,先租房子,慢慢找,你一着急肯定买不到好的。

        这就是租房子也没那么容易啊,好在他们家就是想先找个能住的地方,要求不高,可王妈妈的东西实在太多了,这都几十年了,你说破烂能不多嘛,就是被王超卖了一些还有一堆呢,等着搬家,就只能把东西往三叔家里拉。

        “我嫂子这都成收破烂的了……”三叔就说,这些东西该不要的就都不要了,你说都攒着干什么???王超跟王冉谁能要?

        过去那柜子好几个,这摆在屋子里,现在的孩子都觉得丢人,他们家都不用这个了,那些破凳子就更加别说了,桌子,乱七八糟的好几车,把三叔都直眼了,幸亏他家仓库多。

        王冉是晚上往医院跑,简宁本身就在这里,有时间就过来看看,王超就负责搬家,就这么扔东西卖东西,搬家的时候还一堆东西呢,徐秋华负责在家里把窗户都拆下来卖,家里的窗户都换成塑钢的,你说卖这些还卖了不少钱呢。

        “秋华啊,你们家到底给了多少钱?”

        村儿里好多人家都搬了,观望的那些就有点着急了,有的就给两套房子,还是一大一小,就想在多弄一套,可是开发商就不给,路过顺便进来问问。

        “都说过了,人家开发商都是有背景的,我们平头老百姓有什么好斗的,斗也斗不过,给点钱我们家就撤了,这不老爷子也生病住院了,我们可扛不起,到时候一拖几年的……”

        徐秋华话里是有吓唬人的成分的,这毕竟跟自己也算是亲戚,能帮一把就一把被,你们家就那么大点的地方你还想要多少???别一口撑死你了。

        徐秋华现在完全就是站在开发商那边了,本来你要是面积大,你提要求也就算了,你看看这些人,从听见动迁的信儿开始,就不停的弄葡萄秧子弄果树,不管活不活的就往地里面种,要不然就拼了命的加盖,那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争也没用啊,你看自己家,什么都没做,该给还是给了。

        *

        王冉下班自己坐在床边,吃饭呢,徐秋华给送的,做了好几样菜,她现在可贤惠可勤快了,那一天几个菜几个菜的做,把同病人的其他家属都弄无奈了,隔壁床的老太太早上就发飙了。

        就说你看人家那是儿媳妇啊,都这样,在看看自己呢?

        王冉呛了一口,王妈妈把茶缸递过去,王冉压了一口,自己起身到走廊咳个不停,喉咙觉得痒痒还没压下去。

        感觉有人拍着自己的后背,然后就听见熟悉的声音。

        “吃东西就不能慢点?!?br />
        简宁帮着王冉顺着后背,王冉摆摆手那意思叫他别拍了,他也拍不对劲儿,自己还难受。

        王妈妈拿着水缸从病房里出来,就看着女婿给女儿拍背呢,王冉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数落简宁。

        “你别拍了……”本来都要压下去了,他那么一拍又好像进鼻孔里了,难受死了。

        王妈妈摇摇头,自己又返身回来了。

        徐秋华看着公公,哎呦你说爸这瘦的,这营养是不是跟不上???

        “妈,没跟简宁说,给爸弄点好药,不行咱们就弄进口的……”

        马屁没拍对,直接拍马蹄子上了,这给你轻狂的,有点钱就不知道怎么得瑟了,还用进口药,现在都情况稳定下来了,用什么进口药?你有钱烧的???用眼皮子狠狠夹了徐秋华一眼,徐秋华摸摸鼻子,自己也知道自己说的有点过了。

        王妈妈叫徐秋华回去,医院自己跟王冉就行了,孩子别给扔了,好不容易成绩上来一点。

        “没事儿,我嫂子给带着呢……”

        徐秋华说是说,那心里还是挂着儿子,收拾收拾,王冉跟简宁就从外面进来了。

        “简宁吃饭没?”徐秋华指指小桌上的东西。

        “他吃过了?!蓖跞教婕蚰盗艘痪?,嫂子做菜的最大一个特点就是恨不得把油瓶子都倒锅子里面去,简宁就偏偏不喜欢吃太油的东西,怕他不好意思说,到时候还不愿意吃,干脆自己就给推了。

        徐秋华收拾好了东西就回娘家去接王焱了。

        徐秋华她妈也是好奇,动迁给了多少啊,问过女儿,可女儿不说啊。

        “我问你话呢……”

        “你非要知道干什么???”徐秋华一脸的警惕,可别告诉她说,叫她搭她哥,门也没有啊。

        徐秋华对自己哥嫂好是好,但是叫她动钱,那就别想。

        “你看看你那样,你的钱,像是谁能抢似的……”徐秋华不待见自己女儿说了一句,这女儿就完全是给人家生的。

        徐秋华比了比一个数字,她妈瞪着眼睛,一百五十万?

        “妈,我可告诉你,你出去别瞎说,到时候王焱要是被绑架了,我跟你没完我,一千五百万?!?br />
        说的是分到自己手里的,徐秋华为什么这么卖力对自己公公?吃利息,一年能吃多少?她这辈子是真的就不愁了。

        徐秋华她妈听见这数字差一点没抽过去,谁见过这些钱???做梦都不敢想的,你想虽然天天念叨钱,可突然一天就一堆钱摆在你面前,也许还没命花呢,人就过去了。

        刺激大发了。

        “多……多少?”

        徐秋华就笑,能不能淡定点啊,不就是一点钱嘛。

        “你别出去瞎说听见没?”

        徐秋华她妈是答应好好的,可这么高兴的事儿,自己憋不住啊,嘴巴就绷不紧啊,你说看见吴国太他妈就叹口气。

        吴国太他妈正等着孙子下来呢,眼看着就快了,看了徐秋华她妈一眼,好好的对着自己叹气干什么。

        “王冉家动迁了……”

        吴国太他妈眼睛亮了亮,随后又暗了下去,动迁也没有自己的份儿啊,激动什么,还不如盼着自己家动迁呢。

        “给了这个数……”

        吴国太他妈这一宿就压根没睡,这就是错了啊,当初就是死缠着也不能叫王冉提黄了,拍着大腿坐起身,你说给吴国太他爸还吓了一跳。

        “大半夜你不睡干什么???”

        “王冉家动迁了,你知道给了多少?”

        吴国太他爸一听,那数字有点吓人,自己也觉得挺可惜的,可是那钱也不是自己的,激动有什么用啊。

        “行了,睡吧,再有钱那也是人家的……”

        吴国太他妈要怎么睡?那都是钱啊,要是国太娶了王冉,那不就是自己家的了,还用担心什么???虽然说是孩子的钱,可到底他们也是长辈父母不是。

        抓心挠肝,一千多万啊,这辈子见都没有见过,你说娶了王冉那人是不是就预知到有今天了?失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