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不起床?现在都六点半了?!奔蚰蕹さ氖挚圩判淇?,看了一眼还在床上还没打算起床的人,王冉觉得应该起了吧,可自己又不想起来。

        在床上卷着被子滚来滚去的,有些东西不太一样了。

        不过原因嘛……

        “电脑里面的碟片别忘记拿出来?!奔蚰埔獾奶嵝蚜艘痪?,自己转身就出去梳洗了,王冉捂着脸啊叫了一声,她就说嘛这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对着她这样,原来是看见她电脑里面的东西了,老天爷啊,她没脸活了。

        简宁收拾收拾自己就准备走了,这个点应该不会太堵车,半个小时到医院绰绰有余,推开卧室的门。

        “不跟我一起走?”

        笑笑的看着她,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夫妻嘛本来就做着人世间最为亲密的事儿,王冉的脚丫子从被子里抽出来对着他晃了晃:“嗯,你先走吧,我不好意思了?!?br />
        简宁走进来把她从被子里拽了出来,伸出手在她脸上掐了一把。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真的要迟到了?!?br />
        简宁转身就离开了,王冉也没多想从床上爬起来自己就去单位了,这一个月给她忙的,几乎就没怎么着家,可能是因为没孩子没有累赘,他们俩生活的磕绊就少了一些,虽然也有因为一些琐事闹过别扭。

        王妈妈给女儿打电话,这都不知道第几回了,这都几点了,人还在基地呢?

        没结婚你怎么回来晚不回家那都行,可你结婚了,王妈妈心里就惦记,怕简宁挑理,在一个也是怕别的,这没孩子牵扯着,你说简宁也好王冉也好,虽然都不是那样的孩子,可王妈妈就是操心,一旦跟别人相处久了,人跟人的感情是很奇怪的,这种事情这种担心她又不能跟别人提,只能黯然的着急。

        “王冉啊,你都几天没回家了?就扔简宁一个人在家……”

        这是早晚要出乱子的。

        王冉听明白了,自己笑嘻嘻的在电话里打趣王妈妈,她没什么好担心的,他们两感情很好,也不会发生妈妈所担心的事儿。

        “妈,你别操心了,没事儿的?!?br />
        王妈妈挂上电话自己重重叹口气,孩子长大了啊,就不肯听大人的话了,你就忙吧,忙吧。

        一整个月回家就回了不到两次,那两次还全部都是简宁值班没赶上,单位别的女的是不敢这么干的,毕竟结婚了要是总不回家丈夫是ui有意见的,也有人羡慕王冉,你看着跟没结婚有什么差别啊。

        “要说人王工那丈夫就是好样的,从来不催……”

        大家嘴上说是这么说,可说着说着就说到自己老公怎么在乎自己了,一个电话不接就发脾气,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王冉这样的夫妻关系恐怕有问题吧,哪里就有妻子出门在外,丈夫一点不担心的。

        “你看王工穿的,买的那车丈夫应该有钱吧?!?br />
        简宁本身自己就是衣架子又喜欢穿,会注意自己的穿着,放在别人的眼里,也许就是王冉找了一个条件非常好的,你知道的,现在这个社会有多乱套,也许王工自己心里都是清楚的吧,这个怀疑在某个同事周末撞上了简宁跟一个女的在逛超市坐实了下来。

        陶林玉儿子发烧,陶林玉这边根本就没时间管,把孩子扔家自己就去医院了,卫城不可能不闹的,孩子烧成那样,你当妈的说走就走了?你怎么会这样的不负责?卫城找到医院,就提出来离婚了。

        陶林玉也是憋着一口气,本来林芬就时不时的给自己弄点汤事儿,她能不恶心?自己这口气就一直没咽下去,偏偏卫城还来劲儿了,孩子她不愿意管的?她能管得上嘛,他就不知道医院很忙嘛?你选择了一个职业你就不能后悔,如果有下辈子的话,那么她宁愿不当医生,可这辈子选都选了,儿子需要她,病人也需要她啊。

        陶林玉自己觉得自己身上有责任,那些话听到了卫城的耳朵里只觉得心口一疼,自己跟儿子都比不上她的病人跟这个破医院是吧?也是气赶气,话就扔到那里了。

        “就是林芬都比你强?!?br />
        这句话无疑就成了导火索,拿林芬来说事儿等于打陶林玉的脸,陶林玉那么要面子的人,在医院都闹开了,夫妻俩闹的很是不好看,简宁这下班就被绊住了,拉开卫城。

        卫城站在电梯门前抹了一把脸。

        “有她这样当别人老婆跟当别人妈的吗?合着就你们伟大,我小人,我自己家都顾不过来了,还顾虑别人,别人都死光了跟我有什么关系?”男人有泪不轻弹,卫城也是气的急了,因为这事儿他们俩闹了多少次?可陶林玉就是这样,卫城有点心灰意冷,自己当初怎么就找她了?

        “卫哥,陶姐本来就是责任比较重的人……”

        “行,简宁你也别跟我说这些,我也不愿意听,我是跟她过不下去了?!蔽莱侨酉乱痪浠白约鹤砭妥吡?,离婚提都提出来了,陶林玉这边是舍不得可被架在这里了,不是说她不如林芬嘛,那她给林芬到地方,成全他们行吗?

        值班的护士长就劝陶林玉,那真是要离婚了,不是成全林芬了,你明知道她那么不要脸,就是为了勾搭卫城,你赌口气跟卫城离婚了,至于嘛?护士长没说出口的是,一旦卫城真的赌气,你以为男人的智商有多高?真的跟林芬搞到一起去怎么办?

        是护士长外加两个护士外带着今天的副班加简宁一起去护士长家里吃的火锅,陶林玉说要出去买点饮料,简宁就跟了出来。

        “你什么都别说了,等你有孩子你就知道了,王冉现在是没精力跟你闹,你忙她也忙,要孩子就不一样了?!碧樟钟癫惶?,这就不是劝的事儿,你现在说什么都是因为你没有经历过,有孩子,你在试试看。

        简宁皱眉:“那就真离婚?”

        “我第一次知道,你怎么那么三八啊,你给我个台阶下不行嘛,你这么一问,我还不得非离婚不可了?!碧樟钟穹艘桓霭籽?。

        她拎着饮料出来,这边接到护士的电话,还挺挑的,说这个不喝那个不喝的,要喝什么蓝莓汁,陶林玉叫简宁拎着筐自己回去找小护士找,这就被王冉同事给看见了。

        简宁以前见天的送王冉上下班,有几个不认识简宁的?老远就拖着丈夫的手往后躲,弄的丈夫挺无语的。

        “你看见谁了?”

        “同事的老公跟别的女人逛街呢……”同事一脸谨慎,自己拿着手机就合计是拍还是不拍?

        最后还是没拍,自己就别太多事儿了,人家是夫妻俩到时候吵完回头就嫌自己多事儿,自己也是女人,还是少说一句吧,陶林玉那边走过来,简宁付的钱,她下来的着急,自己也没带钱包。

        “回去我把钱给你,说好我请的?!?br />
        简宁也没吭声,拎着袋子两个人就出去了,同事到了单位肯定要跟最好的朋友说啊,那架不住同事又跟别的同事说了,这就传开了,说王工丈夫外面有人。

        王冉这边睡觉呢,被人喊起来了,林姐挨着她坐下身,别有深意的说着:“你这都多少天没回家了?应该回家看看,别那么拼命,钱是赚不完的?!?br />
        王冉有些发傻,这跟赚钱有什么关系?

        是因为兴趣在这里,赚钱你说一点都没有吧,那是骗人的,既享受了自己所喜欢的又能赚到钱,王冉觉得自己这命就特别好,能找到一份自己愿意做的工作,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林姐你有话要说啊?!?br />
        林姐合计合计,自己还是没说出来,到时候自己在落一个挑拨是非的话瓣她也犯不上。

        王冉回到家这都眼看着快九点了,简宁今天应该休息的,给他打电话,说是替别人值班呢,王冉看了一会儿书自己就睡了,夫妻俩都没觉得有问题,可是外界的人就不停的替他们操心。

        王冉现在的工资就随着自己的辛苦呈直线上涨,他们想要赚钱的话,其实比想象中可能会简单一点,当然也不见得做这个工作就会有很多钱赚,她自己是有这个基础在这里。

        同事之间开开玩笑什么的都常有,但是王冉这点很是有分寸,她不跟男同事开玩笑,说话的次数都很少,除非是工作,这点她很坚持,她也没有那样的嗜好,她除了工作跟女同事八卦之类的都特别少,到处跑。

        早上到单位,有同事就善意的提醒了一句,说是在超市有人看见简宁跟一个女的逛超市呢,叫王冉张点心,王冉现在明白了,难怪呢那么多人对着自己吞吞吐吐的,肯定就是陶林玉,他们俩老是一个班。

        “是一个个子不算是很高的女人吧,我认识?!?br />
        同事就觉得王冉有点发傻,你怎么就那么有信心呢?这个世界最靠不住的就是相熟的关系,多少人就是因为认识,才把别人老公给撬了的,王冉又不能不听,自己心里啼笑皆非。

        回到家,今天难得夫妻俩碰面了,王冉就说了,简宁拧着眉头,有点不高兴。

        “吃饭?!?br />
        吃完饭就休息了,没有精力出去折腾。

        单位接送他们的司机换了,原本的不知道哪里去了,现在换了一个新来的,叫刘振刚,人看着挺憨厚的,听说是离婚的,本来这也不归他们管,他们就负责坐车,王冉经?;乩吹耐?,单位有车接送他们,这接触就多了起来,这个刘振刚就挺会的,挺有两把刷子的,跟谁都能聊到一起去,脑子挺灵,转动的也挺快,知道王冉有本事,平时王冉自己开车回家,刘振刚就听着王冉的同事说,她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家里也有钱,刘振刚就上心了。

        单位发的购物卡,主任喊住王冉。

        “王冉啊,你进来……”

        王冉坐下身,主任把自己手里的卡放在桌子上:“这是奖励你的,出去别多声,多干就多拿,今年你的成绩上面都看在眼里了,过年是应该没什么动静了,等过完年的……”

        主任的意思就是某方面的奖励,单位有单位的考量,这一年王冉是突出的,但是也得叫别的同事心里过得去,你要是对着她过好,人家也会说话的,主任喜欢王冉这个劲儿,话不多技术过硬,而且没有家庭负累。

        王冉拿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币簿褪撬邓?,自己付出了,得到应有的回报,好像也没什么,又不是偷的抢的,主任对她也放心,她这人嘴严,不怕她说出去。

        “那回去吧?!?br />
        今天没开车来单位,上了车刘振刚就跟王冉打了一声招呼:“下班了?!?br />
        挺正常的一句话,王冉点点头自己就上了车进里面坐着去了,给简宁发短讯,简宁可能在忙并没有回,同事都下车了,王冉就是最后的一个,刘振刚就跟她聊天。

        “王工丈夫是医生吧……”

        人家跟你聊天,你一句话不说就是没礼貌,可本身她不喜欢跟别人聊天,心里有点烦,但脸上没有表现出来,刘振刚也是听别人说的,女人嘴巴就是松,他听到的那些够多的了,说是王冉丈夫在外面有人,这样的事儿就多了去了,他不是也离婚了嘛,自己也是想找一个,如果跟王冉的话,肯定就是他高攀,但是如果她愿意,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刘振刚在原来的单位也是给开车的,经常接送单位的那些女同事,后来就跟其中的一个弄一起去了,那女的也是有家,女的老是发东西,发了东西就往娘家送,老是麻烦他嘛,一来二去的就混熟了,最后一起,女的就跟丈夫提出来离婚了,当时那女的女儿才三岁,她提出来离婚的理由是丈夫有点心眼不全。

        她跟她丈夫是念大学就认识的,他以前也是心眼有点不全,人反应比较慢,可都过了这些年了,离婚后两个人住一起去了,可没有房子,一开始租房子住,后来去了女的娘家住,刘振刚这老婆也挺本事的,他自己有个儿子,前妻就勾搭他,勾搭勾搭又给勾搭回去了。

        那没办法,自己有孩子,还是一个儿子,就跟那女的分手了,结果跟前妻过了一段这又感觉不行,又分开了。

        刘振刚现在就瞧上王冉了,王冉发了两袋大米,下车的时候刘振刚比王冉速度更加快的扛着大米就给扛下来了。

        “王工,我帮你送进去吧?!?br />
        王冉连忙摆手,这院里本来就有一些经常讲是非的老太太,如果真帮自己送进去了,到时候说不定又说成什么样了。

        对着刘振刚笑笑,挺客气的:“不用了,我自己弄进去就行?!?br />
        你说她这么点小力气,她能抗动嘛?刘振刚就上手帮着扛上去了,人家帮你干活,能不给一口水喝就让人走路?

        “那进来喝口水吧?!?br />
        刘振刚脱了鞋,王冉的鼻子皱了一下,也仅仅就是一下,男人似乎就为了验证那句话一样,臭男人臭男人,他一脱鞋王冉就闻见那股子的味道了,自己脸上端着笑,实在是因为简宁身上没有这些味儿,进了厨房给刘振刚倒了一杯水,刘振刚拿着杯子就看着厨房顺带着能看见客厅,看见王冉跟简宁的结婚照了,王工手里得有白来玩吧?

        放下杯就准备离开了,不能过于激进,不然的话会容易叫人诟病的,王冉也没想留他,他这脚丫子把她给熏的,有点扛不住,觉得一个男人如果你的脚有味道,去别人家做客,一定别拖鞋,要不然就别进人家的家里,挺尴尬的。

        他人还没出去呢,简宁就回来了,自己进门刘振刚才穿鞋要走,这味儿挺大,简宁脸色有点不好看,空气里飘着淡淡的咸鱼味,两个人就撞上了,王冉给介绍了一下。

        “我们单位的刘振刚帮我把大米抗上来了,我爱人简宁?!?br />
        刘振刚一看简宁,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戏,对面的这个人就比自己优秀太多了,可转念一想,他外面有人王冉这边空着,女人疯起来的时候是比男人都敢的,自己对着简宁笑笑就走了。

        简宁进了屋子衣服都没换,就把客厅的窗户推开了,你说这大冬天的,寒气就呼呼的往屋子里跑,王冉就笑,其实自己刚才也想那样做来的,把刘振刚用过的杯子放到水池里,一会儿打算洗洗。

        “下回别让别人来家里?!奔蚰腿恿苏饷匆痪?。

        这种感觉不是太好,不是他小心眼,试着你已经很久没有看见你老婆了,回到家,一进门就看见一个陌生的男人,虽然有理由,但是要他不喜欢,也可能是今天的脾气有点怪。

        “我也没打算请他上来,这不都到门口了,两袋大米抗上来,我就客气一说,他就真进来了,那也不能把人给赶出去吧……”王冉解释了一句,同事之间,你说人家上来喝个水,这貌似也没什么问题。

        “下次别带男同事回家?!奔蚰纳粲行├?。

        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口气对着王冉说话,王冉困惑的看着他,他现在是不是就有点邪性???自己做什么了,就对着自己这样说话?他跟陶林玉逛超市的时候怎么就没注意注意他自己的身份呢?

        不愿意跟他吵。

        “知道了?!?br />
        脸上也是有点不高兴,高高兴兴的回家,他进门一句热乎的话就没有,对着劈头盖脸的就来了这么一句,她是偷人了还是怎么了?

        简宁看着刘振刚的眼睛就是不喜欢这人,也许是自己想的多,可他就有点膈应刚才那人,洁癖这劲儿就上来了,刘振刚穿过的拖鞋照着垃圾桶就给扔进去了,那水杯也扔了进去,王冉这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不想吵,好不容易才回家一趟的,挤着笑容出来,就看见他的动作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带男人回来乱搞了?”王冉问出口了。

        这点信任就都没有?她根本就没打算请人上来,人家不是帮了她一个忙嘛,累的满头是汗的,喝杯水也不算是错吧?

        简宁太阳穴突突的跳,自己知道自己今天不讲理,可心里就是不得劲儿,一进门看见别人的那种感觉……不管怎么样讲理不讲理都好,自己就是想让她答应。

        他不吭声,王冉也不说话了,做了饭两个人坐下身彼此都没有言语,只有筷子轻轻碰触碗碟的声音。

        王冉洗澡的时候自己想起来简宁这态度,自己都是第几次听说他跟陶林玉了?自己找过他别扭嘛?同事之间肯定有接触,自己也不往歪了想,他倒好。

        从浴室出来把卫生间收拾收拾擦擦头发也懒得吹,就准备睡了。

        简宁是在单位洗的,回来就没洗,以前都是他最后洗,卫生间他收拾,今天王冉自己洗的,地上有的地方头发就没收拾干净,他最膈应的就是头发,每次自己用完浴室都要一根一根把头发捡干净的,这也算是一种病吧。

        “王冉你出来?!?br />
        王冉有点累,加上两个人闹的有些不愉快,就不想搭理他,自己没吭声,他反倒是来了脾气:“你把卫生间收拾了,地上都是头发……”

        他今天就是犯邪了。

        “王冉,我跟你说话呢?!?br />
        王冉掀开被子,自己踩着拖鞋一股气的从卧室走出来,对上简宁的视线,他就是个神经病,自己都已经收拾完了,没事儿找事儿是吧?

        “你这口气什么时候能吞下去?我是跟他做什么了,还是你抓到我什么把柄了?”

        简宁沉默着不吭声,抿着唇嘴唇慢慢的变成了一道线。

        *

        “妈,你身体还好吗?”简宁好半天还是问了一句。

        简宁的母亲没忍住,自己还是发出了哽咽声,可嘴里还强硬着:“我好不好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你都要恨死我了,去找你亲妈吧,我是什么人啊?!?br />
        就是过不了那个劲儿,当时这孩子说的那句话实在太伤他了,你看见没,你给养大了,你付出多少都等于白搭,人家有亲妈,你算是什么?亲妈死了,那就是一根刺。

        简宁揉揉太阳穴,对父亲他是没有办法原谅,觉得跟父亲的距离也拉开了,简宁母亲今天要做身体检查,简宁陪着去的,好久没有见面了,彼此有些生硬,毕竟这个生母不是做假的,而是真真实实的出现过,叫他疯了一次,那么镇定的孩子竟然对着自己大喊大叫的,想起来这些,简宁的母亲心里就发堵。

        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属于自己的孩子,哪怕从小收养一个也好啊,那也算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

        毛病不太大,下床的时候简宁弯着腰把鞋子送到母亲的脚下,简宁母亲冷着脸穿上了。

        “你也别指望我能跟你说什么,你爸的脾气你别我了解?!?br />
        简宁没打算问,就是问也绝对不会难为母亲的,简宁母亲看着儿子瘦成这样,心里就恨王冉,你跟他结婚了你倒是好好对他啊,叫他瘦成这样,他单身的时候吃的不应时那时候也没这么瘦啊。

        “过的还行?”

        简宁不愿意被母亲知道王冉跟自己闹别扭,笑了笑,简宁母亲一看儿子的笑容,心里就发苦,你说你为了这么一个女的跟家里都闹翻了你知道不知道你爸就差没双手捧着全部的家产都给简禛了?还是自己用孙子千拦万拦的才给拦住,可是孙子呢?

        “王冉肚子没动静?”

        “不着急?!?br />
        你不着急,我急。

        简宁母亲就说,不管他们怎么闹,是父子终究就是父子,过去的你追究也没用你妈人已经没了,简宁抿着唇不说话。

        “你听妈一回行吗?”

        握住简宁的手,就想让儿子去服个软,那时候他当着简禛都能服软,当着自己爸爸为什么不能?

        可是那时候王冉需要钱,简宁一个头两个大,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了,自己都要过不下去了,到处都用钱,他才会去找简禛的,现在发生了生母的事情,他跟他爸之间有太多隔阂了。

        母子俩的关系算是缓和了下来。

        不管怎么样,母亲把他养大了,自己叫母亲伤心过,但是那份情他记在心里了,事情原本跟母亲就没有太大的关系,怨恨吗?多少有一些,可是看清楚了,看淡了就好了。

        回到家里,下午没有事情做,自己就坐在电脑前,你说怎么冷战起来的?简宁努力的去想,对,好像是因为她一个不相干的同事。

        简宁双手撑住头,他的脑思维有些混乱,这并不是第一次了,以前王亮对着王冉好,他看着就有点不愿意,表面上谁都看不出来,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是真的不愿意了,一个是哥们,自己从小玩到大的,要命都能掏给他的,一个是自己的爱人,他所爱的人,他不应该不相信的,可奇怪的是,他心里会产生那种不太痛快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是奇妙,过去太久了,自己慢慢也就压了下去,等那个司机出现在自己的家里,他有一种自己的疆土被敌人动过的痕迹,哪怕明知道那个人什么都不是,王冉也不过就是出于礼貌把那个人给请了进来喝口水,你看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是他就是不爽。

        王冉回娘家送超市的购物卡,她家里没什么需要买的,给的金额也挺多的,还有一些锅子的购物卷。

        “你自己留着买多好?!蓖趼杪杈屯赝?,这结婚了就不能总是挂着娘家,要不然简宁心里怎么想?

        王冉说自己用不上。

        “家里什么就都有,我们开火能开几次,妈你给嫂子一张?!?br />
        正说话呢,简宁过来接王冉了,王妈妈是没看出来小两口闹别扭呢,看着简宁进来自己就赶紧又是给倒水又是拿水果的,女婿在这个家里还真是贵客。

        “简宁啊,吃这个,吃那个……”

        王妈妈就恨不得叫简宁把所有的都给吃了,简宁对着丈母娘笑笑,自己保持的情绪很好,王妈妈留他们吃饭,王冉说跟别人约好了,其实就不愿意留在家里,要是被妈看出来闹别扭还得跟着上火,不是犯不上嘛。

        暴风雨前的宁静。

        王冉上了车系上安全带自己也没吭一声,简宁对着站在车外面的王妈妈笑笑:“妈,你回去吧,我们走了?!?br />
        王妈妈担忧的看了一眼女儿,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呢?

        自己穿着拖鞋回到家里,王冉这脸拉的,怎么了?

        徐秋华是看见别人给东西就高兴,这片原本轰隆说要动迁了,结果现在又没信儿了,弄的她这心是上不不下的,捏着手里的卡问王妈妈:“这次给的是多少的???”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着她,徐秋华也不介意,有钱拿才是主要的。

        “说是两千,只能在超市花,还有一千块钱的苏泊尔的购物卷你拿给你妈吧?!?br />
        王妈妈家里也什么都不缺,徐秋华一点都没客气,对着婆婆嘻嘻哈哈的就说王冉这个小姑子本事被,你看发的东西就比别人带劲儿。

        “妈,你怎么了?”

        “我看着王冉今天好像有点不高兴,给简宁摆脸子呢……”

        徐秋华觉得婆婆就是没事儿瞎操心,摆什么脸子啊,两个人看着都高高兴兴的,那就是累了被,难道在你面前还亲亲我我的???真是的,还怕他们不吵架???这担心的多余。

        简宁停好车,王冉拿着自己的包就径直上楼了,他自己看着被带上的车门好半天解开安全带自己也跟着上楼了。

        “王冉你出来我们俩说说话?!奔蚰衙旁砍兹拥揭槐?,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他以为自己去接她,就算是给她台阶下了。

        王冉咣当一声拉开门就看着简宁,她错了?

        “说什么,你说吧?!?br />
        “我知道你觉得我挺小心眼的,但是我已经将近半个月没看见你了,回到家家里多了一个男的,他脚上的味道熏的我很难受……”

        这是理由吗?人家有脚臭也要怪她?她请人之前是不是得问问,你有没有脚臭?你有的话,那抱歉啊,不能进我们家的大门,她能这样说话吗?

        这人就是无理取闹。

        自己按压这太阳穴,觉得这就是不信任的问题。

        “我同事在超市看见你跟陶林玉,你知道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

        王冉对着简宁一字一句的说着,她不相信那些,因为他是她丈夫,她应该相信的,而且她也认识陶林玉,觉得这是一个非?;幕疤獾鞘虑樽乩?,简宁是怎么对她的?他 不相信她,甚至还对她发脾气,叫她把收拾完的卫生间又重新收拾了一遍,他就是故意找茬。

        就没见过这么小心眼的男人。

        简宁觉得这是应该的,她不信那就对了,自己跟陶林玉能有什么?他甚至都不需要去解释卫城跟陶林玉在闹,王冉应该相信他的,而且陶林玉她认识,她同事的那个司机,自己可不认识,在有自己并没有把陶林玉带回到家里来。

        王冉气的心脏都麻痹掉了,有没有这么不讲理的人?就因为同事进来喝了一杯水,这又不是古代,女的还不能跟男的接触,天天见面能不说话吗?人家也是好心好意的。

        “你不讲理,简宁你知道你现在的嘴脸有多难看吗?你认为我是女的,所以我不能跟男人接触是吧?你是男的,所以你跟谁接触你都是没问题的,你想问题你是两角度?!?br />
        王冉只能得出来这样的一个结论,他就是带着双重标准的,有一回吵架就是因为自己回来晚了,以前还真是没看出来,他挺大男人的。

        “你说话啊?!蓖跞揭恢比氯?,可简宁就一声没有。

        她的声音有点大,楼上就都听见了,楼上这家还纳闷呢,楼下那家就没听见过他们夫妻吵架,这是怎么了?还问自己老婆呢,被自己老婆喷了一脸。

        “你闲的没事儿是吧,听人家吵架干什么?没事儿去把碗刷了……”

        王冉没有跟别人吵架的经历,简宁是你说什么我就是没动静,但是他这个劲儿在,他不认为自己有错,他拒不认错,王冉是喊的自己心肝肺哪哪都疼,现在才真正理解到了妈妈说爸爸的话,简直就是木头疙瘩啊,你一针下去一点血都不带见的,自己都要气死了。

        她红杏出墙了?

        气的眼泪都飚了出来,坐在一边,简宁想哄她,但是自己也没错啊,他不喜欢别人进自己家有错吗?

        自己起身把房间的门带上,他是清净了,王冉这一看,他不赔礼道歉就算了,还摔打自己?

        自己一起抓着钱包就出去了,简宁出去追,根本没追上,她跑楼上待着去了就知道他肯定会下来追,等他回家了,自己才慢悠悠的活动活动有点僵的腿,你不想看见我,我给你藤地方,我走还不行嘛。

        自己才要往楼下走,自己家的大门就打开了,简宁下楼就没离开自己家的楼栋,他追出来的很快,可是人没有了,跑哪里去了?他不知道王冉跑上面躲着去了,只是自己就没想离开大门,就想听着声音,听见下楼的动静就推门了,结果就真是她。

        拽着王冉的手,两个人就僵持在家门口了。

        有人买菜回来准备上楼,简宁不撒手,王冉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当着外人,自己得要面子,恶狠狠的瞪了简宁一眼自己就回去了,简宁摸摸鼻子跟了回去,带上门自己看着她,王冉双手抱着胸,等外面的动静没有了,自己又要出去。

        “你要去哪里,都这么晚了?!?br />
        “我去哪里?我给你腾地方,你不是不想看见我吗?”

        经事实证明,你们吵架的时候女的怎么摔打那都是行的,一旦你想冷静冷静,明明带上门的声音是不经意发出来的,可她就认为这是你在摔打她,在表达对她的不满意,简宁就是满身嘴他都说不清,更何况他本来就不善于吵架。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她目光咄咄逼人的看着他,简宁张张嘴,自己解释又解释不清楚,不说她还生气。

        自己就想回房间,没有词儿了,还说什么啊,可后面的人不干了,跟了进来。

        “我就闹不明白这事儿,你生气什么?”

        “王冉我不喜欢看见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心里难受,你可以说我小气,可是我接受不了,我觉得很碍眼,我看着他我就觉得来气,你把他带进我们俩的家,我知道我不应该生气,人家帮助你了,你也不过就是请他喝口水,可是我心里乱糟糟的,想的……”

        简宁没有办法解释给她听。

        王冉听着听着就不对了,脑子里警铃大响,你等等。

        他脑子里想什么了?把自己往不堪上面想是吧?

        想起那张脸,简宁心头一把火越烧越旺:“我有病行了吧?!?br />
        当着她的面把门就给关上了,王冉看着那道门,他有太多的面自己没见过,等于说现在是一点一点给扒开的。

        简宁说不清的那点情愫大概来自于遗传,简耀东的占有欲很强,哪怕是他不要的东西他都不能接受被别人碰一下,所以简宁生母这辈子很是悲剧,遇上这么一个男人,他有钱有权却把人玩弄在鼓掌里,我毁了你的一辈子,但是却得到了你的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