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王亮去接于田田准备出去吃饭,天天就特别喜欢路边摊,她是觉得贵的贱的只要好吃就行,也有跟过王亮去过高档的地方,觉得拘谨,她生活的轨迹并不是发生在那里的,所以浑身有些不舒坦。

        连跑带颠的上了车带上车门,王亮把自己的脸凑了过来,于田田伸手搂着他的脖子送了他一个香吻,喜欢就喜欢,有什么需要隐藏的,她也不怕别人说自己看着没骨气,什么都顺着他,不放过他唇上的任何一块地方,真是热情的要命。

        于田田就像是一把熊熊燃烧的火焰,王亮伸手推推她,在亲下去就要完蛋了。

        “回家继续?!?br />
        开着车带着她出去吃饭,七拐八拐的开了一个多小时,于田田觉得无聊,不就是吃个饭嘛,需要走这么远吗?小眉头拧着,浪费时间是可耻的。

        王亮心里笑,这虎妞,着急跟他上床吗?时间多的是,总要吃饱了才能享受生活吧。

        是会所想带着她来开开眼界,因为知道她就一定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带上车门搂着于田田的肩膀,于田田全身的骨头好像就都没有了搂着王亮的腰,两个人一唱一和的不停的说笑,进门的时候王亮突然松开了搂着于田田的腰。

        “刘叔?!彼宰徘懊娴娜私辛艘簧?,那人年纪有些偏大,一看就是在等人呢。

        于田田也没觉得不妥,自己乖乖的站到一边去,那被王亮称之为刘叔的人将视线落在于田田的脸上,挑着眉头:“出来吃饭?”

        王亮点点头,指指于田田:“我朋友?!?br />
        那刘叔一听点点头,也没有想跟于田田认识的意思,当王亮说于田田是他朋友的时候,天天心里闪过一抹不舒服,女朋友也是朋友对吧,自己别太小心眼了。

        走了没两步,田田伸手去搂王亮的腰,被王亮轻松就躲了过去,谁知道今天在这里还会撞上谁,还是小心一点为好,于田田的手就摸空了,王亮回头对着她笑笑:“别闹,都是熟人看见了不好?!?br />
        于田田试着换种想法,但是心里已经有了定论,他并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

        本来是挺高兴的旅程,带着她准备吃晚饭打打球,结果她心思一直在飘,王亮觉得这样就没意思了,清楚于田田是因为什么而不高兴,我们俩也没有一定,谁知道谁跟将来会怎么样?你就这么着急想让我把你介绍给别人?就那么想让我家里知道?

        觉得挺没劲儿的,这妞儿能玩会玩,性格也好,谁知道现在一看,身上的缺点还真不是一般的少,就说小心眼的这个劲儿吧,上次睡衣就是。

        于田田闷声不吭的,王亮也没话,她玩着手里的手机,没一会儿手机响了,于田田起身走出去接听。

        王亮换了一个姿势,这就没劲儿了,过去接什么电话都在自己眼前接,今天晚上就给你弄这么一套,小姑娘到底是小姑娘,就这么一点手段。

        “田田叫妈妈给你打电话干什么?”电话里的人是于田田的妈妈。

        “啊,有个同学关系不怎么好一定要请我吃饭,我找个借口想走?!?br />
        于田田她妈点点头:“那赶紧走吧,要不要妈妈一会儿在给你打个电话?”

        “妈,不用了,我现在就找到借口了?!?br />
        回到里面拿着自己的衣服跟包,王亮站起身一副马上就送她回去的样子,天天顶着一口气看了他一眼:“没关系你吃吧,我有点事情我先回学校了?!?br />
        王亮一双桃花眼上下瞟着于田田,就好像这个人在他的面前无所遁形一样。

        “走吧,送你回去,这里打不到车的?!?br />
        于田田觉得自己也挺没劲儿的,不就是没介绍你是女朋友嘛,生什么气?上了车车里的气氛特别怪异,谁都不说话,一路开车无声送着她到了学校的门口,于田田看着王亮。

        “对不起了……”

        “没事儿,来日方长……”

        于田田看着绝尘而去的车,自己都想嘲笑自己了,这样还处什么???就当做发了一场梦吧,就像是朋友说的,她跟王亮是两路人,根本就不合适,走不到一条道上的。

        回到寝室,上床的看见她还觉得纳闷呢,她今天不是说不回来了?

        “田田,你没回家???”

        于田田躺在床上衣服也没有换,扯过被子蒙过自己的头顶,自己是不是闹的就挺没意思的?是不是就挺小心眼的?坐起身心里还是下了决定,不合适啊,齐大非偶这话还是有道理的。

        第二天拿到了工资,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自己就不上去了,紧接着还有下一节课要上呢。

        “妈,这里是一千五还有一份过几天我给你送回来?!?br />
        于田田的妈妈叹口气,按住女儿的手:“不是谈恋爱了,你爸跟你说的话你要记住了,你自己都留着吧,我跟你爸能花几个钱,家里你别担心?!?br />
        其实一直到于田田能打工,他们两个大人已经松快了很多。

        于田田又把卡按回到了妈妈的手里:“妈,你也买件衣服首饰什么的,现在金子不是跌的厉害?!?br />
        人家舅妈婶婶身上不是带着白金就是黄金的,自己妈身上就什么都没有,当女儿的看着心里也觉得挺替妈妈委屈的,钱都给她花了。

        “我都这个年纪了,还戴什么啊,倒是你,你看现在那个小姑娘脖子上不挂点东西,自己多照顾自己一点?!?br />
        别亏待了自己。

        于田田上了公车看着四周的景物从眼前一闪而过,等她毕业的到时候就好了,就真的能照顾家里了,她爸妈劳累一辈子也应该享享福了。

        她以为自己跟王亮就这样是黄了,于田田把王亮的号码也都给删除了,自己尽量叫自己高兴一点,果然还是不行啊。

        跟朋友上街买衣服,朋友一听说黄了,一副你看怎么着,被我猜到的样子。

        “我当初就说你,他们是玩家,你玩不起的,可是你,哎算了吧赶紧抽身也好……”

        现实当中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灰姑娘啊,千万别做那个梦,不然到时候一摔下来就容易摔的粉身碎骨的。

        张伟带着徐娇兰总是出去玩,虽然不在一起,可风声还是一点一点的往王亮的耳朵里灌,听说张伟爸妈是超级喜欢徐娇兰的。

        王亮跟朋友喝完酒,看了一眼手表,不到十点,现在睡觉就太早了,他是不到十二点就不回家的类型,拿着电话给于田田打了过去,没人接,气性还挺大的。

        王亮当时的意思就真的是分手了,这恋爱谈的没滋没味的,你说除了在床上他们比较契合,还有什么能共同的地方,太小家子气了。

        于田田打完热水回来,上床告诉她手机响了,自己拿起来看了一眼,也没理。

        王亮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给她点脸了是吧?不接?

        自己狂轰乱炸似的电话就跟了过去,于田田接起来,放在耳边斯斯文文的喂了一声,王亮听的很是不耐烦,怎么就两天没见,下床翻脸就不认人了是吧?

        “怎么个意思?这是想跟我分手?”说话就有点冲,心里有点邪火对着她就来了。

        于田田咬着嘴唇,她挺孬的,自己不敢说那两个字,潜意思还是舍不得吧。

        她就不吭声,王亮巴拉巴拉的说了半天,最后扔下来一句、;“你换衣服,我马上过去接你?!?br />
        于田田坐起身,自己不吭不响的穿衣服,自己也觉得自己挺贱的,怎么没有他就不能活了?自己劝导自己劝的都挺好的,都说好了他们不合适的,他家太大,自己家不合适,有距离感,结果人家对着她招招手,她就没脸没皮的又贴了上去。

        拿着包站在外面,现在时间还不算是晚,王亮一路飙车开到她身前,微微歪着身体推开车门扔了一句:“上车?!?br />
        男女之间的斗争源于床下却是在床上圆满解决掉的,这妞儿挺笨的,明明不行,自己还挺好学的,就没见过这么谦虚的,她这劲儿王亮喜欢,特喜欢,手一摸上她那两条腿,自己就不行了。

        出去办事跟张伟撞上了,其实张伟知道徐娇兰跟王亮的事儿,徐娇兰过去别的事儿他不清楚,这你愿意当傻子,谁会闲的没事儿当着你的面说,张伟也不是说就一点风声没听见过,觉得不太可能,无非就是跟过谁,最后分了被,这正常,男欢女爱的他不计较这些。

        “来办事儿啊?!闭盼按蜃耪泻?。

        王亮点点头,这冷的天你说王亮就穿的挺单薄的,论时尚感没有人及得上他,也没有什么别的话说,转身就进去了,中午吃饭又撞上了,张伟跟徐娇兰吃饭呢,徐娇兰拿着叉子喂张伟,王亮跟同事过来的,他不愿意来这么远,同事就没事儿找事儿非得叫上他。

        “又碰面了?!闭盼奥ё判旖坷计鹕?,这也算是打照面了,招呼一声,省得以后尴尬。

        王亮眼睛落都没有落到徐娇兰的身上,点点下巴跟同事就进去了,徐娇兰面上没有什么神色,心里却起了波澜,她也就爱过那么一个男人,可是这个男人现在眼里就完全没她,是她没有魅力了,还是说他就在强忍?

        嫁肯定是要嫁张伟的,不过不耍耍王亮自己心里就是不舒爽,对着张伟笑笑。

        张伟真的是很顺着徐娇兰,徐娇兰家是石家庄的,只要有空就开车陪着她回去,她家里的亲戚都见了一个遍,哪怕是徐娇兰的外甥都跟着借光,张伟对她爸妈还特别的好。

        五点,王亮就收拾东西下班了,自己上了车给于田田打电话,可惜于田田晚上有事儿,王亮就对这姑娘挺不理解的,你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两千还是三千?你差这点钱,你跟我开口,我立马就给你,至于吗?

        你就非要在我的面前玩自尊自爱这一套,一想到这里他就觉得腻味,小姑娘哪里都好,就是这个清高的劲儿,她越是没有她就越是清高劲儿十足。

        清高给谁看的?他如果不愿意看,那还有用吗?

        偏偏这话还不能说,说了她就生气。

        腻了一会儿开车直接奔着饭局去了,几个哥们开了几瓶酒,有一个才从国外回来,这不是给接风嘛,从六点闹到十一点,最后王亮把人给整趴下了,自己就算是完成任务了,小样儿的跟他喝?

        拍拍裤子起身:“你们接着玩吧,我得回去了,明天还上班呢?!?br />
        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精力,这么玩还精神十足呢。

        开车到家,一路上哼着小曲,喝了一点酒比较有兴致,可惜身边没人啊,看了一眼手机,这个死丫头,怎么就不能给自己一个惊喜呢?要是出现在自己的家门前,也不算是浪费了这么美妙的一晚。

        想的那个人没出现,一上楼就看见拿着包站在门口的另一个旧爱。

        “看见我觉得很吃惊?”

        徐娇兰到底还是进了那个屋子,王亮给她倒了一杯水,她拿在手里。

        “呦,我以为你不会请我进来呢,今天中午看见我,怎么一句招呼都没有打?”

        王亮笑了,笑的挺可爱的:“我要是跟你打招呼,你确定张伟不会回去找你麻烦?你跑我这里是来取水的?喝了就赶紧走吧……”

        徐娇兰就真真的喝了一口。

        “我给你刷了?”用视线看看自己才碰触过的杯子。

        “别了,脏了你的手,一会儿你直接带下去扔了就好……”

        徐娇兰脸色白了白:“做不成男女朋友你也不用说话这么毒吧?我为什么来你心里比我清楚……”徐娇兰突然就缠了上来,照着王亮的嘴就亲了上去,王亮就站在原地,自己也没推她,就张着眼睛看着她,徐娇兰扯着他的皮带,把皮带扔在地上,伸手进去,还没有摸到王亮拉住了她的手。

        “给自己留点脸吧?!?br />
        徐娇兰甩他的手,她就不信了,送上门的他不要,这算什么?不过就是一夜欢乐而已。

        王亮微微推开她:“这样就不是你了,兰兰你在我心里不是这样的……”

        徐娇兰哭的有些狼狈,她在他心里什么样???他们都要结婚了,就因为他妈一句话,她怎么甘心?张伟都可以接纳她,为什么王亮就不行?

        “就最后一次你也不肯给我?”

        王亮觉得这话题腻味,他跟谁都能上床,但是前女友绝对不,特别她还是别人准老婆的情况下,他觉得自己这张脸还算是叫脸,似笑非笑的站在原地就看着徐娇兰。

        “你爱过我没有?”

        女的一旦沉沦进去,脑子也变得不清楚,她现在应该问王亮爱过她没有吗?

        王亮到最后也没有给徐娇兰一个答复,带上门把那张脸关在外面,自己躺在床上给于田田发骚扰的信息,于田田就负责哄他。

        “田田,都几点了,我还睡不睡了……”

        于田田有些不好意思,王亮听着没劲儿,叫她出来,她非得回家,自己就挂了电话。

        周末回家里吃饭,难免的自己妈又开始唠叨谁家的闺女好,王亮摆手:“妈,你就让我休息一段吧,等过几天的,过几天行吗?”

        王亮他妈确定儿子这就真的是没交女朋友,要不然说出来这样的话。

        “你说的,过几天你得去看?!?br />
        这过几天王亮他妈也没有叫他等太久,女孩儿都约好了,王亮太阳穴跳跳的疼。

        “淼淼啊,你还认识他吧……”

        方淼认识王亮,为什么认识?因为看见过他来接于田田,她跟于田田恰恰就是好姐妹,你说她认识王亮不?

        方淼心里摇摇头,田田啊你交的到底是什么男朋友?你男朋友现在跟我在相亲,方淼的态度不算是热络,王亮这人就是贫,看见谁都能贫两句,心里不愿意自己也能撑住,省得老太太在罗嗦,先应付过去再说。

        送方淼要回学校,方淼故意的看着王亮。

        “没觉得特别熟悉?”

        王亮说呢,好像是田田同学是吧,自己好像见过一次,难怪刚才就看鬼一样的看着他。

        “你家里竟然不知道田田?”

        方淼觉得太神奇了,你们两个谈恋爱,你还能出去相亲,你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王亮也不觉得心虚,他是为了应付他妈,就是方淼当着田田说,自己也不害怕。

        方淼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贱的贱男,有恃无恐是吧?她倒是想对田田说,可田田陷的那么深,直接掰扯绝对就能伤害到田田,得找个好办法,自己在想想吧。

        *

        王亮才要扑上去,于田田用脚踹开他:“套呢?”

        她自己对自己得有点?;?,将来怎么样自己都说不定,她的底线就是不能怀孕,王亮这边才被挑起来性质,看着于田田这样,挑着眉说:“怕怀孕???怀了就生被?!?br />
        这多好的办法,到时候不就是可以光明正大直接领自己老娘眼前去。

        这不是她应该想要的吗?

        于田田听着他说话的声音有些堵。

        “我只能给我以后的老公生孩子?!?br />
        就这么一句话,全部的心思都被她一棍子打的无影无踪的,索索然的。

        “这话说的?!?br />
        王亮觉得没劲儿,就跟她在一起啊,总是得转动着脑子,你听她说的话的意思,不就是说自己不能给她一个稳定吗?

        于田田并不是那意思,她一个女的对自己得有点?;?,上床可以,但是怀孕打胎这种事儿她不做,万一要是有个万一,将来真的跟他散了,到时候自己跟别人生不出来怎么办?

        朋友就都在说,上床就上床,但是得对自己负责一点。

        “你也别藏着掖着的,咱们今天就把话给挑明了说,方淼跟你说了吧,我跟她相亲了,这也没有什么好瞒的,你现在就没达到我想往家里领的地步,我知道我说话挺欠抽的,但是处得有段时间吧……”

        于田田从来就没听说过这个,方淼就更加没有跟她说过这些,现在等于她是在王亮的嘴里听见的第一手消息,他亲口说的,他跟别人去相亲了,而且说她是不能被带着往家里去的地步,那她算是什么?只能上床的?

        自己强撑着,但是忍不住的刻薄。

        “我也没说要跟你结婚……”

        “那不就行了,那你总是话里话外的带着那意思,田田出来玩就得玩得起……”

        “太多的算计就失掉可爱了,你不应该每天想这些的,你听话我一个月给你钱,你也别打工了……”

        于田田强忍着眼泪,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玩意是吧?是用钱就能买到的,这跟他妈的可笑,自己从床上爬了下去,往身上穿衣服。

        “你这是什么意思?”

        于田田的声音低低的。

        “你看不出来?分手吧,没什么意思?!?br />
        王亮沉默了,问她、;“你确定?你确定要跟我分手?如果这次分手你别指望我会给你打电话?!?br />
        于田田觉得真的是讽刺啊,是自己把自己放的太低了,所以人家根本就看不起她,她到底有多贱???才叫眼前的人这么有恃无恐的,去见鬼吧。

        穿上裤子把大衣穿上拿着自己的包,王亮光着脚踩在地毯上,自己掐着腰。

        “于田田,你想好了……”

        “想好了,对我不要脸我喜欢你,我上赶子的往你床上送,你轻贱我是应该的,我就是谈了一场恋爱,我值了……”

        转身把门就给摔上了,王亮抓着一把头发骂了一句娘,行,你有本事你就别回来。

        方淼看着眼睛哭的跟红兔子一样的闺蜜无语:“他自己告诉你的?”

        她还真是替王亮的智商捉急,自己说什么了?她明明什么都没有说好吧?她这边还没动作呢,他倒是自己给自己弄了一条死路走,真是伟大啊。

        于田田哭的一桌子都是卫生纸,鼻子也哭得通红,都不敢用力吸了。

        方淼坐下身。

        “这样也好,其实有些事儿我都不愿意跟你说,王亮这人吧太能玩了,你就是真的跟他有个未来,说不定他在外面……”

        方淼想想还是把徐娇兰的事儿给说了:“我也是听我妈说的,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他前女友是个能玩的,酒吧里推销洋酒的,据说玩的太开了,跟好几个男人同时……”方淼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自己说不出来那样的话,在她们这些女生的眼睛里,愿意那么做的就是自甘下贱,好好的孩子,谁会跟一群男的发生关系?

        于田田的脑子有些钝,有些转不过来,自己扑在桌子上嚎哭不止,她爱上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太侮辱人了。

        换了电话卡跟父母也都说了,说自己交错了朋友,于田田的爸妈没有说女儿,他们知道的东西也很少,以为不过就是谈了一场恋爱,不合适那就分开不就好了。

        所有熟悉的朋友都知道她换号了,自己该怎么活就怎么活,有时候想起来这事儿,真的不怪王亮看轻她,她自己把自己的定位就放的太低了一个女的,总是上赶子的去哄男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她不要脸,对就是这样的,她现在得到报应了。

        大学的生活可以说是多彩多姿的,当然也可以说有些枯燥的,就看你怎么活,谁离开谁都是一样的。

        王亮也没去找她,当时不是说好了,她走了就别回来了,他还要这张脸,低声下气的去求她?

        有骨气就别回来,千万别回来了。

        跟简宁王冉吃饭,王冉叫服务员给弄杯白开水。

        “谢谢你了?!奔蚰械憧人?,吃完饭就得吃药,现在要水一会儿就凉了正好,转过头看着王亮,挺好奇的他那小女朋友没来?“你女朋友呢?”

        “我哪里有什么女朋友?!蓖趿列呛堑乃底?。

        最近易爆易怒的,看谁就都不顺眼,在单位也笑不出来了,看见人就想骂。

        回到家本来是想安静一下的,结果他妈就嘟囔,说方淼怎么好怎么好,门当又户对的,不提方淼还好,一提方淼他就炸毛了,要不是这个多嘴的,自己至于现在这样吗?怎么会有这么事儿妈的女的呢?

        他是把矛头都推到方淼的身上去了。

        “妈,你就不能叫我安静会儿吗?回家也没的安静……”拿着衣服摔门就走了,王亮他妈看着门口,他跟谁摔打呢?她做错什么了?他都多大了?不结婚了?准备去当和尚去?

        王亮嘴上说的好听,自己其实没什么骨气,去学校堵人了,在门口没堵到别人,倒是叫方淼好一通的给埋汰。

        “呦,情圣来了,我说你别看着我们田田好欺负就可着她一个人欺负,要点脸吧,不是分手了?分手还来学校干什么?觉得欺负她没够?你找就找能玩的,田田单纯,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她给骗上手的,你前女朋友能玩不代表田田也能玩……”

        这就把徐娇兰给提出来说了,王亮就不愿意听见这话,双唇紧抿着,目光慢慢变冷,要不是方淼是个女的,自己肯定就上手抽她了。

        于田田提着包,就这么半个月就掉了十多斤,每天都吃不好,嘴上说的伟大,可到了晚上自己就难受,背着别人哭,怕方淼她们看见笑话自己,明知道他就是个渣,可自己就喜欢他,这个月挣的钱倒是多了,因为全部的时间几乎都用来打工上课了,她没有别的地方可发泄的,发了工资就给妈妈买了一条项链,现在就是打算用钱找点平衡感,走过来就看见那两个斗鸡眼的人。

        “你站着,我跟你说句话?!?br />
        王亮就不知道了,自己以前谈的跟现在有什么关系?徐娇兰再不好也用不着她们拿来说,她们有什么资格?有牵扯吗?

        “我今天就不应该来这里,于田田找个好的男人好好过吧?!?br />
        扔下一句话,他是潇洒的走了,田田本来就是因为分手上火,王亮在来这么一弄,方淼一看不干了,你算是个什么玩意?过去扯着王亮的手,闹的场面很难看,方淼觉得自己是义气,可放到王亮的眼里这就是打他的脸,在家怎么样他就不管了,在外面别人必须就得给他脸。

        “方淼算了……”田田过去扯方淼的手。

        王亮这火气对着田田就来了:“你不是想问你睡衣我为什么给扔了吗?徐娇兰穿过,所以我给扔了,怎么了?”

        于田田觉得自己的自尊真是被人踩在脚下不说,还被他用力的抿着外加吐了几口口水,她到底算是什么???就这样的来侮辱她,还亲自到学校门口来讲,他不就想说明他到底对自己有多轻贱吗?

        她说呢,好好的睡衣就给扔了,原来他们两处的时候还有别的女人陪他上床。

        “啪!”

        “你无耻?!?br />
        抽了王亮一个耳光自己就跑了,王亮捂着自己的脸,真本事啊,他从小到大没几个人敢打他的。

        田田两天没吃东西了,很奇怪的感觉,不吃也不会感觉到饿,整个人就是难过,陷在这样的情绪里拔不出来了,难受,觉得世界末日也不过就是这样了。

        一个寝室都知道田田失恋了,听说她男朋友在学校门口闹的挺大的,大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她,只能给她买吃的,可田田哪里就有胃口吃。

        回到家,抱着妈妈的大腿躺了上去,就那么抱着,她真的错了。

        女孩子应该自爱一些的。

        王亮这边自己也不知道跟谁赌气,一个女的都不看,玩是玩,不来真的,看见女的就想抽,整个人身上就带着一股子的怨气,谁离得他近了一点就要遭殃,所以朋友现在也是能不找他就不找他,玩的好好的,你说说发飙就突然发飙,谁知道他怎么回事儿啊。整天拉着一张驴脸。

        王亮他妈现在都懒得搭理儿子了,整天一副就火山要喷发的样子,谁敢惹?

        倒是他老子就看不惯儿子这样。

        “他这是摆脸色给谁看呢?”

        王亮他妈就在中间受夹板气,那自己也不可能就真的不管,晚上特意叫司机把自己送过来的,没等太久,王亮就回来了。

        “妈,你怎么来了、”

        他妈也有怨气,你不这样我能来?

        进了门她就是觉得儿子反常就跟徐娇兰有关系,这个眼皮子浅的,颜色好点他就不知道怎么办了,你说一个男的怎么就喜欢女的好看呢?好看有用???

        “我可告诉你,你爸现在就憋着火呢,你要是在因为那个女的……”

        王亮脸子立马就板起来了。

        “妈,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傻逼???你们一个两个的就没完没了的,怎么事儿还不能过去了?行,就当我是为了徐娇兰,我他妈的就喜欢她,我就要跟她结婚怎么了……”

        王亮他妈都气的哆嗦了,这说的是什么鬼话?这是人话吗?

        “你……”

        “你走吧?!?br />
        王亮把自己摔在沙发里,他也不是愿意这么说的,可他妈不是心里就坐实了说他念着徐娇兰呢?那他就承认被,承认了还不行,不承认也不行,到底想让他怎么样?他活的怎么就那么累呢?

        王亮妈妈坐在沙发里哭。

        “我就养你这么个冤家,来讨债的,那个女的她就哪里好?不就是模样好看点嘛,她是什么人???王亮啊你就非得等妈死了你才能听话是不是?”

        王亮叹口气,双手撑着脸。

        “妈,我刚才是说的气话,真跟她没关系,早八百年我俩就黄了……”

        为什么就是没人肯相信他说的话呢?他跟徐娇兰已经黄了黄了,分道扬镳了,这都是哪百年的黄历了?

        王亮他妈看着儿子铁青的脸,知道自己的话叫儿子闹心了,那她不是不放心嘛,就怕他脑子一热。

        当妈的擦擦眼泪,还得反过身去安慰儿子。

        “你晚饭都吃什么了?”

        王亮妈妈人在厨房里做饭,王亮就在沙发里躺着,自己也知道自己态度不好,老娘过来看他,他就摆脸色给谁看?

        “起来吃饭?!?br />
        拍拍儿子的脸,眼圈还红呢,一看就是洗过,王亮被他妈给拽了起来,按着坐下身。

        “饭要按时吃,别总喝酒,酒那东西不是什么好东西,妈知道你心里烦,妈以后也不说了,以后也不来了,行了,跟妈笑一个?”

        王亮这是勉强挤出来的笑容,把他妈送走了,自己脸上的笑容就垮了,怎么看就怎么不顺心,一脚照着桌子就踹了过去,一桌子的碗摔了一地,摔了一个稀巴烂。

        扯着衣服又出去了,这日子叫他过的,晚上就在饭局里那么睡,自己肯定不会多喝,他还要上班呢,可情绪状态就是不对。

        于田田这边是慢慢好转了,在难过日子也得过,再说世界也没有塌陷,她就还得存活下去。

        话也慢慢多了起来,跟同学有时候出去吃吃饭,她们所谓的改善一个月去一次必胜客,寝室里除了方淼家里条件好,剩下都是不怎么好,几个姑娘凑在一起,于田田笑笑,可脸上的笑容怎么看着都有些别扭,也许还是需要一段时间来疗伤吧。

        起身去卫生间,王亮带着自己堂姐家的孩子,这死孩子就非得要自己带着他来,一进门就闹着要去卫生间,这不他爸带着他去了,自己跟堂姐并肩走着,王亮的堂姐是个美人儿,人也是比较唠叨,可能是结了婚的女的就恨不得身边的所有人都赶紧结婚生孩子。

        “你妈担心你,你别装不知道啊……”

        一下一下的出手打王亮,王亮就觉得自己也不是小孩子,这是干什么啊。

        “你能不能别动手动脚的?”

        堂姐一听,哎呦我还不能对你动手了?你个小毛孩,你小时候光屁股我都看见过,还给你换过尿布呢。

        于田田从里面出来就跟他们两撞上了,心里咯噔一下子,不去想都难过,更加不要提现在看见了,自己没吭声目光有些虚晃,从一边就回去了,坐下身,方淼她们也没看见,还在继续的说说笑笑。

        “你们吃吧,我先回去了,肚子有点不舒服?!?br />
        “怎么了?”

        方淼她们几个原本就是为了陪田田出来散心的,看着她说不舒服就全体都走人了,王亮告诉自己,他不是想回头,站在刚才于田田走过的地方,没有看见她。

        “王亮,你干什么呢?看见认识的人了?”堂姐突然叫了一句。

        王亮回过神,就这样吧,这样挺好的,以后谁也别招谁。

        “没有,钱包好像掉了,我找找……”

        出租车上于田田就抱着方淼的大腿哭,给方淼吓的,以为她肚子有多疼呢,这是吃中毒了还是怎么了?

        “师傅你开快点,我朋友难受……”

        几个人听着田田撕心裂肺的哭声心里也跟着难受,到底是怎么了?田田也不说就是放声一直在哭一直在哭,她憋屈,她难受,她要死了,她好难受,谁来帮帮她?

        “你哪里难受,你跟我说?”

        这在医院里闹腾了半天,给陶林玉还弄的莫名其妙的,这姑娘送进来就哭的不行了,还以为怎么了,结果一点事情就都没有,这是感情上受创伤了吧?

        陶林玉拿着纸巾递给于田田,于田田抽抽搭搭的。

        “对不起……我……”自己咽了一口气:“我就是有点难过……”

        陶林玉点点头,看出来了,太难过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不行了,你看给她那几个朋友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