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章节名:173熊孩子

        夏侯令吃完饭拍拍屁股人家就走了,拎着饺子给外婆送去了。

        “你媳妇儿包的?”外婆看得出来典韦有点不高兴了,也是,老是叫她送能高兴吗?那外甥女怀孕还就喜欢吃你包的,多送两次怎么了?

        外婆心里就有一种认定,儿媳妇就得听婆婆的,她说什么典韦就得怎么做,因为典韦是嫁到他们家来了。

        夏侯令笑:“没,去我姐家了?!?br />
        外婆说呢,怎么这个味道就像是小真包的,那以前小真跟她关系还是比较好的,徐秋华没闹之前,那真是,自己叫小真做什么小真就做什么,现在是跟着她那个不着调的儿媳妇学坏了。

        王妈妈以前往外公外婆家跑那是因为她每天可以有多余切分散出来的时间跟精力,那现在一连串的事儿,王冉住院家里的鹿接连的死赔钱外加跟自己娘家发生了一点小龌蹉,那份心也就淡了,她现在也是顾不过来了。

        典韦晚上回来了,一进门就挺抱歉的,说被人给拉住了,不叫自己走,她也没有办法。

        “饺子包了?”她去厨房看了一眼,材料都没了,这应该拿回去给老太太自己包了吧。

        夏侯令看报纸呢,自己抬起头看了典韦一眼:“没,叫我姐给包的?!?br />
        典韦也没多想,毕竟当初他跟徐秋华都闹成那样了,难道还能轻易去登王妈妈家的大门吗?以为说的这个姐就是夏侯兰,夏侯兰也不是不会包饺子。

        早上起来准备上班了,芳芳早早就去学校了,她得上自习,家里就剩他们两口子,夏侯令拿着电话给谁打电话呢。

        “姐,这个周末你没什么事儿吧?”

        夏侯令是典型的,他要是孝顺就得拉着别人一起,他可以动嘴,你叫他动手还不如杀了他。

        王妈妈有些纳闷,是没什么事儿啊,这是要干嘛吗?

        “爸妈现在就喜欢吃饺子,你看我跟典韦都这么忙,你反正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儿……”

        典韦一听这话怎么有点不对呢?如果是夏侯兰早就一声把夏侯令给骂一边去了,夏侯兰出钱行,你叫她出力也是一种高难度动作。

        典韦无声的问了一句,比着口型:“谁?王冉她妈?”

        王妈妈觉得包饺子不是没时间,可是她没空啊,你说王焱周末一定就是各种补课,徐秋华陪着王焱就是为了看住孩子,不叫孩子玩,家里还有两个大活人等着吃饭呢,家里现在也是有活。

        “好像不行……”

        夏侯令这脸上就有点不愿意了,你看看叫你干点活你就找话题推诿。

        “姐……”

        典韦抢下来丈夫手里的手机,自己跟王妈妈客客气气的说了一句,典韦心里就觉得丈夫很二,不仅是二还傻逼。

        她婆婆家现在还有谁?你看姜饶这孩子跟他们就亲吗?轻易都不会过来的,即便就见面了也显得不亲,那齐娜就更加是了,丈夫跟他们这些舅舅舅妈都不亲呢,别说人一个外人了,然后剩下谁了?

        姜雯?

        就姜雯那个性,典韦还真是不敢恭维,那丫头就长了一张天生冤哄哄的脸,好像谁都欠她的,跟这样的人亲近对芳芳一点好处就没有,那他们家就芳芳这么一个孩子,跟姥姥家的人走的是挺好的,奶奶家的人也不能断了,乔芸压根就不考虑,一看将来就发不了,穷了吧唧的,你跟她走什么?

        谁交朋友不是交两个能对自己有点好处的,或者有共同话题的?

        典韦是打从心眼里就没瞧得起乔芸过,她做妈妈的是这样的态度,自然会影响到芳芳。

        王冉家呢,不说徐秋华跟王超,那王超本来跟他外公外婆关系也不是很好,也指望不上,再说一个,典韦也是觉得徐秋华挺不是东西的,就是真的怎么算计你了,你说你就跟泼妇似的,没有你这样的,有失水准。

        剩下的就是王冉跟简宁了,这简宁是医生,谁要是生病住个院的,自己父母年纪都大了,难免身体就会慢慢不好起来,王冉呢这孩子自己是看着长大的,没什么心眼子,你跟她好,对她好,她就会对你好。

        典韦是愿意叫女儿跟王冉好好走的,你看姐姐妹妹的好好走,等他们以后老的都没有了,还能有串门的人不是嘛。

        “你干什么呀你?”典韦把手机扔在桌子上,看着夏侯令。

        “应该我问你干什么,我打电话,你抢什么?”

        “你觉得人家就应该给做是不是?”

        “怎么就不应该给做了?那不是她爸?”夏侯令避重就轻的只提外公。

        典韦用眼睛夹着丈夫,一摊上他家的这点破事儿,你看看他这样,脑子里就光剩大粪了,一点理智都没有了。

        “你爸待见人家吗?你看姐现在还去你们家吗?你自己怎么就感觉不出来呢?现在能说话就不错了,你昨天那饺子是王冉她妈给包的?”

        夏侯令觉得这有什么啊,就包一顿饺子能累死她还是怎么样?

        典韦跟丈夫也说不通,得,她懒得说了,自己拿着包就下楼了,两个人一个单位的自然要一起走,在车上还绊了两句,闹的不欢而散的。

        *

        典韦能想到的,外婆也能想到,以前是想叫乔芸跟王冉争,那没有办法,现在都各自结婚了,王冉条件又这么好,外婆就想让王冉跟乔芸的关系回去。

        她倒是跟夏侯兰说了,叫姜雯跟乔芸亲近一点,夏侯兰也是护犊子的人,就说姜雯跟乔芸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姜雯今年眼看着就要毕业了,到时候还得忙呢,哪里有时间搭理乔芸啊,外婆特意给姜雯打的电话。

        “雯雯啊,在学校挺好的?”

        姜雯跟这个外婆关系还算是可以,一般吧,外婆那时候心思都扑在乔芸的身上了,能对谁好,姜雯听了半天,外婆这话题终于说到正题上面了。

        “你没事儿就给你乔芸姐打打电话,一起出去逛逛街,她现在怀孕天天呆在家里也挺无聊的?!?br />
        姜雯还没起床呢,她都是下午才起来,一听外婆的话就觉得搞笑。

        自己学校也不是没同学,她跟乔芸一起逛什么街?再说她跟乔芸见面基本都不怎么说话的,有什么好打电话的?哼哈的答应了就把电话给挂了。

        外婆这也说不了姜雯,那姜雯的个性是她能随便想说就说的嘛,又给王冉打电话,王冉人上班呢。

        “外婆我这边手头有点事情?!彼低昃拖劝训缁肮叶狭?,王冉不是找借口推脱,她是真忙,手机揣进裤兜里自己就忙去了,外婆看着电话,自己就坐在沙发上挺苦恼。

        孩子们都小小的时候,都能听她的,现在就都不把她当回事儿了。

        外婆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孤单寂寞的感觉,以前习惯被人包围了,现在就没人围着她转了,以前王妈妈经常过来娘家,也会经常给买点东西,夏侯兰也是,但是现在夏侯兰儿子也结婚了啊,有时候周末儿子儿媳妇就回来吃饭,还哪里有时间能顾得上父母,再说夏侯兰自认自己对父母就挺大方的。

        外婆就想周末大家都来家里一起吃一顿,必须孙女外孙女都围着她转。

        人王妈妈肯定不答应,王超好不容易就周末能休息两天,你叫他去他也不能去,王冉现在忙,简宁就更加不要说了,她家里还有鹿,去干嘛去?

        外婆在电话就哭了,说过去有些事情自己做的不够好。

        王妈妈定了定神,不是因为那些事儿,而是真没有条件过去,王冉跟简宁周末都不回她这里来,她能好意思开口叫孩子好不容易休息的一天说去外婆家吃饭吗?人家差那一顿饭吗?

        “妈,王冉跟简宁我家轻易都不回来……”

        王妈妈没有撒谎,这都将近半个月了简宁就没来过家里一次,说是医院忙,有时间就在家里睡觉了,王妈妈也能理解,女儿这一段也是很忙,可这话外婆就不相信啊,在外婆看来,这就是王妈妈推脱,不想跟他们走呗。

        典韦就闹不明白,好不容易周末放假了,她想轻松轻松,结果婆婆起幺蛾子,非要一起吃一顿饭,谁做?

        还不是自己做,他们吃完了拍拍屁股就走人了,坐在化妆台前把化妆水往脸上拍拍,自己回答着:“我跟芳芳不去,你愿意去你就去?!?br />
        夏侯令有点急了,她不去,谁干活???

        “你怎么回事儿???妈打电话都说了,她年纪大了,有点怕孤单……”

        典韦就各种找借口。

        “要是爸妈单独住,我什么问题都没有,家里还有乔芸呢,那孩子就跟哑巴似的,看见人也不吭声,我去干嘛?吃什么吃???累的够呛,好不容易休息一天,我还想在家里睡觉呢?!?br />
        典韦是说死就不去。

        夏侯兰这边也是有困难,齐娜准备怀孕呢,她操心都操心不过来,哪里有时间去吃饭啊。

        “妈,我们就不过去了,人多挤在一起也坐不下……”

        夏侯兰现在就讨厌聚在一起热闹。

        外婆脸上的笑容一点一点的掉了下来,都忙,一个一个的都忙,比国家领导人都忙,忙吧。

        齐娜从卫生间出来,姜饶趴在床上玩游戏呢,抬起来头分神问了一句:“怎么样???”

        齐娜有些难为情,到底是怀还是没怀,自己也不会看啊。

        “不知道?!?br />
        姜饶差点没从床上摔下来,这说的叫什么话???你是傻子吗?不是傻子,你怀孕没怀孕你不清楚?

        “你怎么不知道?”

        “那上面说两道扛是怀孕了,可我看着一条像是没有?!?br />
        姜饶跟齐娜有点伤不起,什么叫像是没有?那是有还是没有?自己干脆光着脚就进卫生间了,东西没放在坐便上,看了齐娜一眼:“东西呢?”

        齐娜说自己给扔马桶里冲水冲掉了。

        “出去买?!?br />
        姜饶对齐娜大声的喊着,齐娜不干了,跟自己吼什么?她不是没怀过孕第一次用吗?等她用过以后,她就了解了,你不能就难为一个不了解这方面知识的人。

        姜饶跑到药房,任由人家怎么忽悠贵的好,他就买便宜的,买了几个。

        “进去尿?!?br />
        齐娜看过说明,说是早上起床后的第一次小便比较准,那之后可能就稀释了,就不准了,跟姜饶巴拉巴拉的说着,姜饶就对她服气了,那就等第二天被。

        那两道扛上面有一条是红色稍微弱一些,但还是有的,姜饶觉得这样就应该算了吧?

        “这上面原本不是没有红色的吗?”

        “那深一条浅一条也算?”齐娜是好奇宝宝,那出现了就应该是相同的颜色,为什么会是两个色儿?

        姜饶都要被齐娜给整风了,自己到到位,坐他旁边的是个大姐,孩子都十五六岁了,姜饶一个小伙子也不好意思张嘴问这样的事儿,自己百度呢,结果被大姐给抓着了。

        “老婆怀孕了?”

        姜饶挠挠头发:“不确定,我也不知道是怀孕还是没怀?!?br />
        那大姐都要无语了,买张测纸一试不就知道怀没怀,姜饶说买了,可是那颜色一深一浅的。

        “哎呦,姜饶啊,你可真是活宝啊……”

        齐娜怀孕了。

        两个人上个月取消掉了一切避孕措施,这个月就怀孕了,夏侯兰肯定是高兴的,不管是丫头小子自己就都喜欢。

        “齐娜想吃什么,妈给你做?”

        夏侯兰觉得这儿媳妇就真争气,你看着速度,齐娜就是好,什么都好。

        那真是越看越满意,你看夏侯兰对王妈妈是挑三拣四的,按照她这个性格应该跟儿媳妇处不好的,或者说她应该会难为儿媳妇,但是没有,那对齐娜那叫一个好,就恨不得给捧起来了。

        齐娜怀孕自己也没什么感觉,一点反应也没有,别人说怀了那就是怀了被,等在过几天去医院检查一下,就准备等着当爸妈被,哪里有那么多的高兴,现在还感受不到她或者他的存在啊。

        夏侯兰一高兴就得瑟,这肚子还没怎么样呢,你说就跑商场里一通消费,给孩子买的儿童床衣服玩具,反正也真是不差钱了,周六姜雯回家改善伙食,这就看着自己妈大包小包的提着回来。

        “你都买什么了?”姜雯好气的扒开袋子往里瞧了瞧,刚开始以为是自己妈买的衣服,夏侯兰挺好美的,自己身材又好,再说那样的单位穿的不行也是丢面子。

        等看清了,姜雯的脸子就掉了下来。

        姜雯也有自己的心眼,齐娜家里那么有钱,自己妈干什么给她买???再说肚子根本就没大呢,着急买这些干什么?

        姜雯开始念大学的时候觉得什么钱不钱的也不是很在乎,但是现在眼看着就要毕业了,她有点着急了,那现在房子是什么价格?她哥结婚装修就花了二十多万啊,那自己结婚呢?

        家里就两个孩子,现在这年代也不是什么男孩儿比女孩儿强。

        夏侯兰看出来女儿的不高兴了,心里也是觉得女儿有些小性,你嫂子娘家有钱那是人家的,她花的这些是她当奶奶应该花的,要不人齐娜她妈一问,你老婆婆有什么表示,齐娜一说没有,亲家笑话她不?

        “姜雯啊,你好好的念你的书,你工作妈也给你联系好了,到时候使点关系你也能进去,这样就多好?!?br />
        一个女孩子有固定的工作,公务员那找丈夫是很好找的。

        夏侯兰出口的意思就是叫女儿别担心那些有的没有的,姜雯今天回来就是打算跟父母说的,她想考驾照,这样毕业上班就能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开车。

        姜维觉得没什么,是应该学了,都这个年纪了,不小了。

        “那就学被?!?br />
        姜雯伸手:“我没钱,爸给钱?!?br />
        “行,一会儿给你?!?br />
        姜雯吃着饭就闲说话,跟夏侯兰就呛呛起来了,夏侯兰就是一句玩笑话。

        “将来我结婚要是丈夫条件不好,爸妈你们也得给我买房子……”

        夏侯兰第一是绝对不会把女儿嫁给一个就连房子都没有的男人,那样的男人就是脾气再好她都不要,乔芸就是例子,那就是给自己找难受呢,第二也是觉得现在说这个过早,姜雯也说没男朋友了,到时候有自己跟她爸把关给介绍,肯定就不会出现那么不靠谱儿的情况,再来就是打趣自己老闺女了。

        笑笑,用筷子扒拉扒拉米粒。

        “可别啊,你哥结婚我跟你爸一炮就掏出去好几十万,哪里有女孩子结婚女方给买房子的,你要是找个那样的,你就租房子去住,我肯定不给你拿钱?!?br />
        姜雯一听,就有点不高兴,说话就有些冲,母女俩个性都差不多,说着说着就呛起来了。

        “怎么就不能给我买?我哥是人,我就不是人了?给他装修花了二十多万就得给我装修也花二十万?!?br />
        夏侯兰就听着女儿这种理所应当的语气挺恨的,你哥是儿子,将来要养她跟姜维的,你当女儿的提什么要求?就是不给你买,怎么着,你就不干了?

        “你哥是你哥,你哥将来给我跟你爸养老……”

        “用不着他养,我也能养,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那你就把钱都给我吧……”

        夏侯兰从来就没想过用姜雯给他们养老,这孩子不如姜饶来的靠谱,姜饶你看那时候不听话是不听话,大部分都是听话的,自己怎么说就怎么办,这不自己叫齐娜赶紧的要孩子,这孩子就要上了,姜雯个性是有些自私自利的,当然这个孩子是她生的,她觉得这不算是缺点,自己当妈妈的也是能包容不是。

        “行了,都吃饭?!苯戳艘谎巯暮罾?,你跟一个孩子呛什么?

        结果姜雯就不干了,去给齐娜打电话去了,齐娜人在娘家呢。

        母女俩说悄悄话呢,齐娜就感觉怀孕了终于可以不那啥了,真好,她身体肯定是有毛病,到现在跟姜饶两人还是不和谐,问自己妈也等于白问,问医生也不行,毕竟医生也没去现场看,就是医生要去,她也不敢现场表演,那就自己装吧,有时候哼哈两声,差不多就得了,至于姜饶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齐娜也懒得管了。

        现在就找到一个借口,可以不那啥了,她高兴都来不及。

        这给齐娜她妈愁的,你说这孩子是不是就虎???你能怀孕一辈子不生???

        说着话呢,姜雯电话就打过来了,捂了嚎风的在电话里就喊。

        “你跟姜饶结婚我妈花了二十万装修,我结婚花二十万你们就有意见被?”

        牛马不相及,这是干什么???给齐娜吼的有点发懵,这边姜维脸子都变了,你跟你妈闹是闹,你嫂子也没惹你,你给她打电话干什么?齐娜还在发懵呢,这边姜雯电话就被挂断了,齐娜喃喃看着电话还说了两句。

        “什么情况?”

        齐娜她妈多聪明啊,这么一点事儿自己还能看不透啊,肯定就是姜雯提什么了,她爸妈没答应被,就把怨气撒哥哥嫂子身上了,她家没钱就算了,现在不差那点钱,劝着齐娜。

        “你那小姑子你离她远点,她将来结婚她妈愿意给什么就什么,你别多话,你自己家就都有?!?br />
        齐娜这孩子就这点好,她家就她一个孩子啊,什么东西不是理所应当都是她的,她从来没算计过婆婆家的东西,也没计较过。

        “我跟她争什么,愿意给那就给被?!?br />
        夏侯兰给姜雯打了,姜雯转身就跑了,还给夏侯兰气够呛,你说这叫什么熊孩子?

        “还没怎么样呢,就争上了?!?br />
        姜雯就觉得齐娜都是装出来的,在自己妈面前你看看她那样又是装乖又是装笨的“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钱有谁不喜欢的?

        *

        林芬跟丈夫在闹离婚,家都不回了,她丈夫也是整不了她,被她给数落成那样,自己还有脸不离吗?但是两个大人离婚就让孩子遭罪了,她丈夫也是合计了,这还是一个男孩子,自己就这情况的,将来能不找吗?一旦找了,后妈能对孩子好到哪里去?自己条件也是不行,不如就让孩子跟着他妈。

        林芬娘家指望不上,这孩子被送过来,她也没有地儿送啊,只能叫孩子在办公室里待着。

        今天是简宁值班,你就没见过这么淘气的孩子,简宁脾气就够好的吧,他也是挺喜欢小孩儿的。

        简宁人在外面给病人看病呢,这边护士就急匆匆的跑过来了,找林芬找不到啊,看见简宁了。

        “简大夫,林大夫的儿子好像疼的厉害……”

        简宁这边做完处理,回到办公室,那熊孩子就是故意的,就是想引起别人的注意,等简宁进门了,自己就从地上爬起来了,掐着腰。

        “哈哈,你被我给骗了吧?大傻子……”

        护士眼睛都要冒火了,没见过这样的熊孩子,心里有一千一万个想法,叫嚷着过去抽他。

        简宁忙了一个晚上,早上将近四点这才勉强准备喝口水,水之前自己就倒好的,倒完水就出去了回来端起来杯子,自己也是没有在意,就那么喝了,滚烫滚烫的热水。

        简宁赶紧把嘴里的水就给吐掉了,里面火烧火燎的涨涨的疼,谁把他杯子里的水就给换了?

        林芬领着儿子给自己也溜的够呛,她以前也不怎么带孩子的,都是丈夫在带,现在有些麻爪。

        那熊孩子就认准简宁了,看见什么都要,看见简宁桌子上摆的伸手就拿,林芬说那是人家的东西,熊孩子就开始哭,嗷嗷的在地上打滚,林芬用眼睛无助的看着简宁,那意思有些为难,正常的人不是应该就出来劝劝,说叫孩子拿着被,何必叫他哭呢。

        那钢笔是王冉买给简宁的,简宁自然不能送人,所以就没吭声。

        简宁喜欢孩子,但是这一刻厌恶极了,特别讨厌这样不懂事的孩子,他是教养好,自己没有说出口。

        早上准备下班,那熊孩子就非要跟着简宁走,全医院都知道简宁脾气好,老好人一个,你说就闹着非要上车去坐车,陶林玉现在看见林芬就掐,主任特别把两个人给分开了,简宁就倒霉啊,就遇上这熊孩子了。

        “那上车吧?!?br />
        合计给送到家就得了被,这孩子从上车就穿着鞋踩在座椅上又是蹦又是跳的,林芬就按着孩子那都按不住。

        “我要去公园,你现在送我去公园玩……”

        简宁脾气再好都憋不住了,把他们母子俩送到汽车站自己就停车站了。

        “那林姐我就不送你了,我着急回家呢?!?br />
        林芬脸上的表情讪讪的,孩子死活就不下车,拽着车椅背,就不停的哭,用魔音穿脑,林芬是连打带骂的。

        “人家都讨厌你了,你就看不出来嘛……”

        “我不我不,我要跟他去他家……”

        林芬这就开始上手,不是拧孩子的脸就是削孩子耳光,简宁也不会看着不管,自己下车,这是干什么啊,你要是想教育,你带回家里去教育,在外面呢,叫这么多人看着。

        结果你猜怎么着?

        林芬对着孩子说:“你要是不走,你就跟他走吧?!?br />
        那孩子就是不听话,就是不下来,林芬转身就真走了,把她儿子给简宁扔下了,简宁给林芬打电话,她又没有开机,他能就把孩子给扔在原地?开车就给带回家了,自己一直打电话,林芬就是没开机,林芬手机是没电了,她知道孩子丢不了,她本来昨天就一夜没睡,还指望今天好好休息呢。

        今天星期六,王冉在家呢,王冉一看他领回来一个孩子。

        “谁家的孩子???”

        简宁都懒得说了,没见过这样当妈的。

        这熊孩子到家就开始了,一会儿要吃这个一会儿要吃那个,一会儿又说要看这个节目,王冉看不到的地方就伸手拽东西,简宁在卧室里睡觉,王冉就上个卫生间的功夫,你说听着外面咣当一声。

        王冉提上裤子就冲出去了,简宁他爸从国外给她带回来的盘子给摔得稀碎稀碎的,这孩子也牛逼,你说放那么高的地方,他站着凳子就爬上去去拽了,挺无辜的眼神看看王冉,自己脸上也没什么悔意,从凳子上下来,又看看王冉,自己就进客厅里去了。

        王冉自认自己脾气也算是挺好的,第一次产生了很想揍人的想法。

        王冉给孩子穿着衣服,简宁不好意思,自己好意思,她没有义务给别人照顾孩子,那死孩子就死活不穿,好像知道就要送他走一样,还伸手打王冉。

        “我削死你……”

        王冉想要孩子的心因为这个熊孩子彻底就毁灭了,就这一秒恨死孩子这种生物了,她也是用力气了,强硬的逼着孩子把衣服给穿上了,扯着孩子就给扯出去了,孩子哭着闹着扒着楼梯扶手就不下去。

        “你哭吧,我看谁可怜你?!?br />
        不是她家的孩子,她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可怜眼前的死孩子。

        那孩子见自己哭了半天也没有人过来安慰自己,这是抽抽搭搭的就被王冉领着走了,王冉把孩子送到医院,说是林大夫家的孩子,扔给护士自己就转身走了,她能给送过来就不错了。

        林芬这人挺有意思的,你认为她是故意的还是不故意的?

        知道今天周六,王冉应该休息,简宁反正闲着也是没什么事儿,自己回家要是照顾孩子还怎么睡?简宁联系不上林芬,可医院有办法联系上,林芬被吵醒了,还有点不愿意,自己打车就过来接孩子了。

        “你自己的孩子,你不带走,这简医生的爱人给送回来的……”

        林芬嘴上没说,心里觉得简宁这人挺有意思的,平时看着这人还挺不错的。

        简宁睡醒了,一看那熊孩子哪里去了?

        王冉没好气的抱着胳膊:“我给扔了,下回别什么人都往家里带,他妈不要他,你就把他给扔在街上?!?br />
        “这话说的……”简宁呵呵笑着,就是孩子在不招人喜欢,也不能就给扔在街上啊,真要是丢了,你说怎么办?

        王冉是能狠下心,因为太烦那孩子了,亲妈都不在乎了,你一个陌生人怕什么?

        简宁早班,今天又是跟林芬一个班,林芬看着简宁有些皮笑肉不笑的。

        “你说我也没叫你把孩子给领走,你老婆还特意给送到医院里,我都回去找了,都没找到……”那意思是简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没人用他把孩子带走,结果还弄这么一出。

        简宁是个嘴不太欠的人,自己也没说话,那孩子林芬不带着还能怎么办?

        简宁桌面上的东西差不多就都锁起来了,省得在被孩子给拿走了,或者哭着闹的要。

        自己也尽量不去撩那孩子,中午饭都没有吃上一口,今天就这个忙啊,忙的团团转,林芬也顾不上自己儿子,她儿子是放医院里了,你说弄的别人工作量就增加了,谁没事儿就看着他玩?

        结果林芬一点多找孩子,孩子就没了,她跟护士发飙,护士也来脾气了。

        “那我也不是你家雇的保姆,我专门就为你看孩子的?”

        护士就顶了林芬一句,你这是无理取闹,你那熊孩子就跟小疯子似的,一开始大家都觉得是同事的孩子,对着挺好的,可就没见过那么讨厌的孩子,说话就嘴巴浪极的,什么话都敢说,年纪不大,可简直就是人见人烦。

        林芬这就到处找,简宁才从前面回来,这眼看着就两点了,饭都凉成那样了,还吃什么啊,重新订吧。

        林芬找不到孩子,自己也累的够呛,还被主任给损了几句,其实不算是损,你说林芬身上就总是出情况,不是要抢人家老公这就是弄一个熊孩子来医院捣乱,你上班时间找什么孩子?孩子能往医院带不?你这是上班还是来开茶园会了?

        对着简宁就有些叽歪。

        简宁在值班自己终于躲过林芬了,一看不是跟她一个班,自己顿时就松口气,你说给简宁都吓成什么样了?

        林芬想找人帮自己带孩子,她也没时间也没精力还找不到,这自己还得上班,你说她下班的时候人家不也下班了吗?值班第二天下班去找,找过了没有找过合适的啊,这明天又上班,孩子怎么办?

        急的满肚子里就都是火气。

        这人也是邪门,不知道怎么就合计到简宁丈母娘身上了,知道简宁丈母娘是住农村的,那些农村老太太不是没事儿干嘛。

        大半夜的,熊孩子死活闹着不睡觉,她给简宁打电话,王冉也是被电话声音给吵起来的,迷糊糊的有点叽歪,这个时间是谁???自己翻了一个身。

        简宁摸过来电话,自己打开台灯接起来。

        “简宁,你帮林姐个忙行不行?”

        林芬在电话里说的饿特别诚恳,实在就没有可拜托的人了,简宁觉得离谱,你可以把孩子给他爸爸啊。

        我又不是孩子的爸爸,你来找我干什么?

        林芬说自己跟丈夫现在决定都要离婚了,要是求他,就好像自己有要回头的意思似的。

        “我就想离婚,我肯定就不跟他过了……”

        王冉停不了简宁还一直跟里面的人墨迹墨迹的,自己抢过来电话,这样的人干脆就是得罪到底,以后她也不会烦你了,这个坏人我来做。

        “林姐,我是简宁的媳妇……”

        林芬有些抱歉的说着:“王冉啊,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了,你看林姐这就遇上点麻烦,能不能就拜托你妈帮我照顾孩子几天?我给钱……”

        王冉这下彻底清醒了。

        “林姐我给你面子叫你一声姐,你跟我们家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们凭什么要帮你带孩子?我妈就更加没有义务了,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出来的,现在几点?大半夜两点半,简宁跟你也就是一个同事关系,我们夫妻俩不欠你什么,反倒是那天你一生气就把孩子给扔了,简宁是心善,你家这孩子来到我们家,我就上个卫生间的功夫,他就拿着椅子把柜子都给我打开了,还摔了我一个水果盘……”

        王冉这不是告状,而是在发泄怨气,本来就没见过这样的孩子,王焱就小时候淘气都没这样过,特别听话,去谁家就老老实实的,还敢主动去翻人家的东西?这就从来都没有过的情况。

        林芬就觉得王冉是故意说重的,你不帮忙你就不帮忙被,你埋汰孩子干什么?你侮辱一个孩子,你就觉得你自己高贵了?

        小肚鸡肠的。

        “行,就当我是冒昧了?!彼低昃凸业缁傲?,王冉这边肠子气的都疼,这什么家长?

        果然是什么家长养什么熊孩子。

        “你能不能就有点脾气,这样的直接两句喷她回去……”

        简宁搂着王冉,这还能睡好吗?这都几点了。

        王冉就嘟囔了一句:“我要是生这么一个孩子出来,我宁愿就把他塞回去?!?br />
        陶林玉跟林芬本来就不对付,你以为林芬对卫城的骚扰这就算是完了?那你也太小看她所谓的真爱了,陶林玉这口气一直就是憋着,今天林芬带着熊孩子来医院,陶林玉中午没什么胃口,买了一块蛋糕吃,就想吃点甜的,你说那熊孩子就看见了,非伸手要。

        别的人陶林玉也就给了,毕竟是个孩子,但是她现在恨林芬都恨死了,哪里有心情去喜欢林芬的儿子?

        林芬这儿子伸手就去够,陶林玉瞪了那熊孩子一眼。

        “干什么呢?”

        这哭声就震天了,哭的别人脑仁都疼,一直哭个不停,林芬回来一看自己儿子哭成这样了,这就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两个人差点又掐起来,陶林玉觉得总打架也不是那么回事儿,自己没搭理林芬就走了。

        “林芬,你跟我谈谈?!敝魅蔚降谆故浅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