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172女人的心不好猜

        王冉最近脾气有点暴躁,工作开始慢慢的上手,自己忙了起来,是之前她大多数的精力都花在家庭上了,因为她准备要孩子,但是现在要不成,简宁的工作一直就很忙,她自己的工作也积压了起来,现在就变成了大家同样都在工作,但是她还要回家做饭。

        累了一天,自己在基地转一天累的半死,从基地回家哪怕单位有车送,这也得前后将近两小时花在路上,以前五点保准到家,现在到家就七点,冬天的天又黑的早,七点到家做完饭忙活忙活就将近九点了,觉得休息时间不够。

        做姑娘的时候,因为家里有父母有嫂子,饭几乎都不用她来做,之前结婚的时候因为她的腿发生了那样的问题,别人尽量都在帮忙,好了之后单位工作又不忙,但是现在呢,就全部的问题都堆积到一块。

        你叫简宁做饭,烫一碗青菜或者煮份清汤他就可以吃得饱饱的,但是王冉口重,她吃不了那样的饭菜,吃不饱就觉得更加的累,这就演变成了,自己无论他在家不在家,晚饭就固定是她做。

        做饭他要是能吃的多也行,偏偏简宁最近工作也是积压了一身,天天值班就没有休息的时候,人比过去怎么说呢?

        以前王冉生病,简宁是没有办法,苦谁就苦自己,没时间就挤出来时间陪着她每天早上去广场去这里去那里,但是现在王冉好了,他不可能永远都那样生活的,给家里的时间就变得很少,自己睡觉的时间加多,大部分回家就都是在休息,这就是一个过渡。

        你体会过他的好,完美现在直接进化成了这种,难免心里就会有些微的一些波澜。

        简宁吃东西一般就是选择清淡,最近累所以连带着胃口也不好,无论你怎么做,他就吃的不多,体重跟着一直下降。

        王冉是自己顶着压力顶着累回家给他做,人家吃两口扔筷子就回去休息了,两人这周末回娘家,王妈妈就看着简宁。

        “这是在家里没吃好???怎么瘦成这样了?王冉犯懒了是不是?”

        王冉是王妈妈的女儿,当丈母娘的不说女儿难道会去说女婿嘛?王妈妈自己就随口一句,谁知道就这么一句惹马蜂窝了。

        在娘家王冉是没怎么样,回到家,简宁洗完澡就要睡觉,他明天白班,身体运转好像还没有运转回来,身体才贴到床上,王冉的腿轻轻碰了他的大腿一下,这就是有一定的暗示了。

        他们俩这都将近两个星期没夫妻生活了,并不是她想,要生孩子总得有点身体的配合吧?不然她一个光努力有什么用?

        简宁拍拍她的手,他想换到自己休息的时候,至少这样会提高质量。

        “有点累……”

        体谅了你一个多星期你还累?就你一个人累嘛?

        王冉生气自己又不说,掀开被子自己抱着枕头就去书房睡了,简宁有些发懵,自己说什么了?他好像什么都没说啊,坐起身挠挠头,他真的是什么都没说啊,就非得今天???

        那就今天被,他也不是不行,他就是有点累。

        踩着拖鞋走出卧房,要推书房的门,结果从里面锁上了,简宁耗了一把头发自己好耐性的敲了一下门:“王冉,开门?!?br />
        有什么话你可以对我说,没有必要冷战,你说一定要今天,我不会不配合的,你看你生这个气就没用,我不就合计等过两天的过了这个劲儿不是质量更高嘛,他的出发点还是好的。

        王冉拉过被子蒙过头。

        “王冉……”

        王冉就不吭声,看样子她还是遗传到她爸的个性了,任由你怎么说我就是当没听见。

        简宁是不了解,把王爸爸的个性可比王冉肉的多,王妈妈有时候恨的,自己哭的跟什么似的,结果人家跟没事儿人一样,好像压根就弄不懂你在生什么气,就是知道你生什么气,反正我就是一句话都没有,我保持沉默,你哭破了天,我也这样淡定。

        早上王冉起床做饭,六点半就得出家门,早上五点爬起来给他做面条。

        他一直瘦,当老婆的不会看不见,觉得营养方面得加强,你看着就是一碗很清汤的水煮面条,她炖汤就得炖好几个小时,一边睡一边炖汤,你说她这个觉能睡好吗?

        以前不忙的时候周末可以炖出来然后放进冰箱里冻上,想要的时候在拿出来煮面条,但是现在周末都很少休息,那就现在忙,她没的选,把昨天买好的面条给扔进去,煮好了,自己简单的梳洗完毕换了衣服就准备去单位了。

        “冉啊……”简宁拽了她一把手,王冉那小眼神,特锐利,给简宁瞪的有点害怕。

        “我现在就不想跟你说话?!?br />
        自己拿着包转身就上班去了,简宁苦笑,那面条他也没怎么吃,没胃口,现在就是不想吃东西,他也不知道王冉早早就起来炖汤了,他现在一看见床就睡的死沉死沉的,这样精心炖的一碗汤就这样浪费了。

        你说王冉自己早上都没有吃饭,气都气饱了还挂着他呢,自己也觉得自己生气都生的邪门,最近怎么有点易爆易怒的?难道自己也更年期了?双手拍拍脸,下班回到家将近八点,单位的司机说好了,明天六点过来接她。

        “那行,慢点开啊?!蓖跞礁净愕阃?,司机摆摆手,里面还有三个人没送到呢,住的近的还好,住的远的在高新区那头还得一个多小时,司机家是市内的,所以说干什么都不容易,他还得跑两小时自己才能下班。

        上楼梯自己从包里拿出来钥匙打开门进家门,在门口换了拖鞋,把包放在一边,自己累的真心就不愿意做饭,家里有什么就吃点什么,没有就当减肥了,她承认自己不勤快。

        进厨房准备找吃的,结果就看见桌子上的那碗面条了,全部的委屈跟愤怒都交织在了一起,把理智都给烧没了。

        她大清早爬起来给他做这么一碗面条,人家就连吃都没吃?

        简宁下班回来的也是晚了,替同事值了三小时的班,谁家能没有点事儿,都是能理解的是吧。

        自己看着家里亮着灯呢,外面天黑路滑的,空气里夹杂着一阵一阵的冷风吹的人身上凉飕飕的,但是家里的那一盏小小的瞪,瞬间又把人的心给温暖上了,快步往楼上走,自己拿着钥匙开门。

        “你早上吃的什么?”王冉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吃了一个面包,怎么了?”简宁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王冉点点头,那碗面条她没有吃,自己端着进了卫生间冲水就给冲掉了,自己把碗扔到洗手盆里,把坐便的盖子拿下来自己坐在上面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对他怎么好就没用,你看人家宁愿吃面包,既然你愿意吃面包,你就吃个够吧。

        怎么冷战起来的,他压根就不知道,甚至原因简宁依旧归纳为昨天晚上发生不太愉快的那件事情,这本来是能叫双方都觉得愉悦的事情,现在弄成这样,他也觉得很遗憾。

        简宁的态度是拿出来了,自己老早就洗完澡等着她,王冉洗完澡自己换了衣服定好闹钟,明天要起早,从卫生间出来直接就去书房了,简宁一看,自己跟了过去。

        书房的床不太大,简宁抱着枕头就上去了,咱们因为什么吵架就解决被,你看多简单的事儿。

        王冉感觉他上了床之后,自己坐起身看了他一眼。

        “你要在这里睡?”

        简宁点点头,她不是要在这里睡吗?那自己不在这里睡还能去哪里睡?

        王冉抱着枕头就要起身,他要是在这里,那自己就走,简宁到底是感觉出来不对了,自己扯着王冉的手:“冉啊,咱们有什么话摊开说行吗?别生气了,昨天我错了……”

        王冉就觉得他是在小瞧人,他的意思是说,自己想,因为他没给,所以她就闹别扭是这样吗?

        是这样的吗?

        连吵架的问题在哪里,他都不知道,算了,没有心情想要在继续跟他说话。

        王冉这态度就这样了,简宁觉得无力,自己都说了,昨天是他态度有问题,想着女人哄哄就好,自己跟着她又去了卧室,结果王冉火大了,自己拿着东西就要往外走,夫妻怎么闹在家里,在这道门里,简宁都行,一看王冉要出去,自己一把拽住她的手。

        “你去哪里?”

        “我现在不想看见你可以吗?”

        简宁觉得没话说,是不是结婚之后所有夫妻的日子就都是这样的呢?他觉得不是问题的问题,在她的眼里这就是很大的问题,这么晚了她还能去哪里,明天不是还要去基地那边嘛。

        “我去医院睡?!?br />
        简宁换好衣服自己就下楼了,打开车门上了车,车里面冷飕飕的,他坐了能有十分钟,自己觉得特别无力,谁能告诉他,他到底哪里错了?简宁就是觉得迷惘,他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啊。

        开车到医院,人家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吵架了,不然你都下班了,怎么又回来睡觉了?不过还好没人问。

        王冉自己在家,听见他关门下楼的声音,拿着简宁的枕头照着地上就砸了过去。

        其实关于男女吵架,有个专家给出的结论就是最为准确的,你就不能惯着她,不能心虚必须霸气必须态度强硬,男的就按住女的,死死的搂住了,自己在道歉,随便她捶两下,抱怨两句也就过去了,最好的做法并不是她说叫你滚,你就真的滚了。

        在医院简宁就休息不好,因为这职业,睡着了都担心随时随地都会有病人送进来,哪怕今天没有他什么事情。

        王冉这边早上醒了,自己把小毛巾扔到冰箱里,没一会儿拿出来敷在眼睛的下方,明显就是哭过了,司机过来接她的时候还说呢,怎么看着就没睡好呢,眼睛有点肿。

        “最近你们可真是辛苦了?!?br />
        王冉笑笑,对着同事又不能发飙,得拿出来自己最好的状态,好在这一段大家都很忙,所以也不会有人认为她家庭是出问题了。

        徐秋华回娘家给王冉弄了一个偏方,她觉得王冉迟迟不怀孕这就是有点问题,小两口不愿意说被,面子薄,肯定是谁有点什么毛病,不过她猜是王冉有毛病,不然按照自己婆婆的个性,没有道理到现在还不催,她早就火上房了,这么淡定的原因就是自己女儿身体出身体了,所以她不能催。

        自己当嫂子的,也得搞好跟小姑子的关系,在一个徐秋华也是真关心王冉,她这结婚都这么久了,肚子一点动静都没,你说她都错过了最佳怀孕的阶段。

        “妈,这是偏方,你叫王冉试试,反正也不是什么药之类的……”

        徐秋华知道哪些乱七八糟的不能吃,这就是食疗,听说别人有用好使的,这不自己才敢说的。

        王妈妈觉得这玩意有点不靠谱,但是徐秋华说的对啊,又不是药,就是平时吃的东西,这也吃不坏,那就试试被。

        兴致冲冲的给女儿打电话。

        “你嫂子弄了一个偏方,你以后每天晚上回家里妈给你做……”

        王冉心里的这把火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对着自己妈妈就铺天盖地的飞奔了过去,她都要难受死了,委屈死了,吃什么偏方???她是不能怀啊,还是她身体有缺陷???

        一个没注意,语气也没有控制好,声音就有些大。

        “妈,我求你了,你别给我压力行吗?我自己就挺难过的了,你就生怕我会忘记这件事情一样,一直不断的在我的心口上撒盐,吃什么偏方啊……”反正说了一大通说王妈妈的话,王妈妈这一听,自己动动嘴就特别想骂她,自己为她操心还错了?

        自己是为了谁???

        行,她做错了,她就是多事儿,她就是没事儿找事儿。

        “妈……”王冉后知后觉的感觉出来自己语气不好,可那一把火烧了上来她也控制不住,母女俩弄的有点不欢而散。

        王妈妈擦着眼泪,人年纪大了,就是容易掉泪疙瘩,自己为了她掏心掏肺的,她就是这么回报自己的?

        说自己无聊是不是?

        徐秋华这一看,就赶紧劝。

        “妈,王冉不是那意思……”

        “她不是那意思是什么意思啊,她生病的时候我为了她就差点没上火上死了,结果现在跟我说,要我别管,行,我不管了,我是为了谁啊……”王妈妈还觉得委屈呢。

        这是嫁出去了,翅膀就硬了。

        徐秋华理解王冉的心情,你想想,从结婚就没信儿,结果一直有人催,那身体在有点毛病,不就是越听越上火嘛。

        王妈妈回了屋子里躺着,等王爸爸回来吃饭,自己就嘟囔,说以后不管王冉了。

        “*谁操心谁操心,我懒得管她?!?br />
        王爸爸不吭声就喝自己的汤吃自己的饭,等王妈妈回了房间里,徐秋华对着老公公就说了,把整件事情都说了,徐秋华还是站在王冉这边的,王爸爸觉得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被,你就非插手管那么多,孩子都大了,也不是小孩儿了。

        晚上王超回来,徐秋华就跟丈夫说。

        “好像在电话就生气了,给妈说哭了……”

        王超这脾气就上来了,立马给王冉打电话,叫王冉回家跟王妈妈道歉。

        “你现在是结婚了就放肆了是吧?你赶紧给我回来,别说你嫁了,妈生了你,你还敢把妈给弄哭了?你有理???”

        王超觉得这是王冉不懂事,老人家不就关心那些,你就当没听见不就完了,你气她干什么?妈这一段身体本来就不好。

        王冉人还在基地没回来呢,接到自己大哥的电话,一听又是什么都没有问,上来就劈头盖脸的骂她,她是小孩儿嘛?

        “你人在哪里呢?”

        王超这就要过去教训王冉了,徐秋华扯着王超的胳膊,强硬的抢过来电话。

        “小姑啊,你哥有病,别搭理他啊……”说完赶紧就把电话给挂了,看着王超的脸:“你这是干什么???王冉都结婚了,你还想打她???我早知道我就不跟你说了,弄的好像我在中间搅合似的,要是小姑知道是我说的,心里恨不恨我?”

        徐秋华有时候看王超做事情的方法也很是无奈,老是容易激动。

        家里还有王爸爸震着呢,王超不敢就真的杀到王冉单位去揍她,那样王爸爸肯定翻脸。

        简宁今天休息,大清早自己就起床下楼去买的早餐,买回来,自己态度也特别诚恳,叫她起床,王冉睁睁眼睛把闹钟从旁边拿了过来看了一眼,自己起身就要下床,简宁把早餐干脆就端了过来。

        “不生气了啊,你这样生气,我也摸不到头绪,到今天我都不知道你因为什么气成这样了……”

        王冉的脸色有些发僵,简宁做了一个抱歉的动作。

        王冉就跟他在床上掰扯掰扯这件事儿,自己为什么生气的,说出来问问他,自己应该生气不?

        原来关键在于那碗面条,还有平时她有点累又让她做饭了是吧?

        这都不是问题,只要你能说出来,真不算是什么问题的,咱们摊开了说,好好解决就是了。

        “我错了……”简宁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王冉瞥了他一眼:“你说我炖了好几个小时的汤被你这样对待,我应该生气嘛?”

        “应该,太应该了,这样冉啊你看我们俩工作现在就都有点忙,天天做也太费时间了,我们条件还算是不错,你不用管我,就管好你自己,周末你休息了在做,你看这样行吗?”

        简宁是真的想要解决问题,他自己吃的方面很容易解决,不行就在医院吃,以前也都是那么过的。

        “医院做的到底是没家里好……”

        她不就差这个嘛,合计他得吃点好的,要不然经常熬夜的人。

        “别,我吃了那些年了,也挺好的是吧……”

        王冉抿抿嘴,脸上也有点要见太阳的意思了,简宁搂着王冉的肩膀,知道她喜欢吃拌饭,你说大早上的自己去找拌饭多不容易不?

        “以后你心里有话要对我说,或者你有脾气你就发,别噎着藏着行吗?”

        王冉别开头,简宁叹口气,吵架真是一个力气活啊。

        雨过天晴,王冉趁着中午吃口饭的功夫给王妈妈打电话,王妈妈是早就过了那个劲儿了,不过还得酸女儿两句。

        “你给讨人厌的打什么电话,我多无聊啊,闲的没事儿就好像盯着你生活一样,叫你有压力……”

        王冉一阵汗颜,怎么还带记仇的?

        “妈,我错了,我那天心情不好……”巴拉巴拉说着自己跟简宁冷战了,王妈妈一听心里心疼女儿,可是你说谁家的女人不这样???那就都得做饭啊,除非你遇上的是厨子或者本身就喜*做饭的男人,不然这饭锅就得背一辈子的,又听王冉说要买着吃,王妈妈这是坚决反对的。

        “外面买的再好营养也没有家里的饭菜好,你看饭店做的菜味道是好,可里面填了多少东西???你跟简宁又都是需要高营养的,这样不行你们俩就回来吃……”

        这是更加麻烦的办法,王冉自然不会这么干的。

        母女是没有隔夜仇的,前一秒恨的要死,哭的哗啦啦的,后一秒又好的跟一个人似的。

        王冉虽然没有说这次冷战跟上次她晚上给了信号有关,但是简宁觉得自己得调整调整,是有点问题了,本来就是件挺美好的事情嘛。

        晚上关了灯,你说气氛什么都挺好的,他人还没从她身上下去呢,王冉来了这么一句。

        “你把枕头给我……”

        简宁抓着自己的枕头递给她,就不用想了,干什么自己还不清楚嘛?这就跟着魔了似的,然后她还得挺五分钟呢,简宁前一次就给她科普过,觉得这样不科学,要是精子跟卵子遇到就是遇到了,哪里还需要你这样的???可是说了也白说,看来当医生有些时候他也是太过于较真了,想着到时候她在跟自己说别的,还是忍住没说。

        他洗完了,这人还在床上躺着呢,简宁看着她都觉得累得慌。

        “行了,去洗吧……”

        王冉夹着腿,自己走了一步就回头问他:“你说这次几率高不?”

        简宁都想求了,赶紧让她怀孕吧,这么下去自己都得疯了。

        他是觉得很荒唐,他一个医生,学医的,王冉现在这状态自己就治不了,怎么跟她说就没用,那该怀的时候就有了被,着急有什么用啊,再说现在都忙,在缓缓不是更好嘛。

        隐隐有一种蛋疼的感觉,自动忽略结束之后她做的动作,这还是挺美好的。

        *

        乔芸这肚子是跟吹气似的大,吴国太脾气也大,自己回家了就再也没回来,这都眼看着要一个星期了,他走的第一天乔芸就有些撑不住了,两个人一起生活久了,就分不开了,半夜动动身边都没有腿可以叫自己碰触到,乔芸就有点心慌。

        可外婆就赌这口气,这都眼看着快七天了,乔芸憋不住了,背着外婆就给吴国太打电话了。

        “今天回来嘛?”

        语气很是低气,这就是一开始做下的病根,她在吴国太面前就没硬气过,吴国太不太想跟她讲话,自己妈脚上的烫伤现在还能看出来呢,那几天是怎么挺过去的?一直吃止疼片,敢情是没烫在她的脚上。

        “不回去,回去干什么?什么离婚你跟我说……”

        “你这是干什么???当时不就是吵架……”

        这无关吵架什么事儿,你不是就觉得我没本事嘛,那你找有本事的去,谁拦着你了?你以前交的对象都有本事,那你就去找啊,赶紧的去。

        乔芸是好话说尽了,人吴国太就是不回来,这个月开完工资直接都给自己妈了,以前还做的挺隐蔽的,毕竟还有外婆那一道关卡呢,现在吴国太就是这态度,你愿意过就过,不过咱们就离,我钱就给我妈管了,你能怎么样吧。

        乔芸跑到婆婆家给婆婆亲自道歉去了,吴国太他妈就趁机提要求。

        “本来你们小两口之间的事儿,妈不应该管,可芸芸啊,不是吵架就什么话都能说,你过去交了几个有钱的男朋友这事儿拿出来说你觉得有往脸上贴金的功效嘛?恰恰相反的,在我们当家长的眼里,只会觉得你历史太丰富了,你私生活有问题,你明白吗?”

        吴国太他妈板着脸。

        “我这个婆婆对你们怎么样?你说要房子,别管怎么样,国太这房子还是买了,将来要是卖,也能卖不少钱,有什么是我没给你们的?我们家是没有钱,但是能给的我都给了,你说见红了,我这一锅的油就全部都浇在我的脚上了……”

        “妈,对不起,我那天确实有点害怕……”

        吴国太他妈摆手:“妈,也是想让你们俩过好,你说现在你俩跟着老人过,那钱是不是就乱花了?妈帮你们攒着,以后用钱你可以跟我要,这不是挺好的……”

        乔芸现在人低气啊,也没办法,那就是自己婆婆说什么是什么了。

        吴国太回到家,对着外婆还能算是有个笑脸,外婆以为这小子是被自己给制住了,那就差不多得了。

        “她一个孕妇,你别什么都跟她斤斤计较的……”

        吴国太也不吭声。

        吴国太的工资都给他妈了,外加还房贷,你说还剩什么钱?零花钱他妈每个月就给二百,够干嘛的?乔芸自己不挣钱,想买点什么就得跟外婆伸手要。

        好在这夏侯兰跟夏侯令是给他们妈钱,夏侯兰是就怕自己妈吃亏,背着也是老偷偷给,外婆怎么花她也不太心疼,但是干不正经的事儿,她一般会翻脸,给乔芸花,知道了也会生气的。

        乔芸手里没钱,外婆不是不知道。

        “他工资给你了?”

        乔芸觉得自己是有苦难言,那自己送上门了,婆婆那么说了,她能怎么办?就只能点头被,不然真离婚???现在这社会,女的多不值钱啊,带着一个孩子就更加不值钱了,离婚肯定不能走的,再说也没有到那个地步。

        只能心虚的骗外婆,说孩子要出生还得用不少的钱的,自己就攒起来了,外婆一听,也是,他们两个手里紧吧紧的也没什么钱,自己拿出来两千块钱给乔芸。

        “别委屈你自己?!?br />
        乔芸也是一个选手,你外婆现在活着,她能给你钱,你花的是心安理得的,一旦你外婆没了,老公又没本事赚钱,婆家抠的要死,你说她就不合计合计将来要怎么办。

        她是好老婆的代表,自己转身就给了吴国太一千五,男人在外面用钱,你说到时候干点什么,人家都有钱,你掏不出来那就多丢人,她对吴国太这是真*,宁愿自己花少点。

        外婆是没钱了就跟儿子女儿张手,她以前心疼儿子女儿,但是知道他们都不差钱,那单位就都有油水,现在乔芸没这个条件,穷啊,没办法,那就只能搜刮儿女的钱来贴外孙女。

        夏侯兰接到自己妈的电话,外婆跟夏侯兰说借钱。

        “妈,我不是才给你拿一千块钱嘛?花这么快?”

        外婆就说外公这一直吃药也没断过,家里什么不需要钱啊。

        “你跟我爸怎么花都行……”

        夏侯兰下班的时候去提款机取了五千直接就拍到自己妈面前了,她是真的不差钱,姜饶人家小两口就结婚这么久,手里有十多万的存款了,到底有个有底气的娘家就是不错。

        夏侯兰因为这个对齐娜也很好,谁叫人娘家给力了。

        外婆一听,又是叹气:“乔芸结婚就是没选好,要怪就怪王冉,她跟吴国太结婚不就完了……”

        那现在这日子就不是乔芸过的了,外婆越是想越是气,要不是王冉乔芸怎么会认识吴国太,外婆就压根忘记了,那是乔芸在银行勾搭的吴国太跟王冉有一毛钱的关系嘛?果然是看你顺眼,没边的事情都能推到你身上去,王冉是躺着也中枪。

        夏侯兰越是夸齐娜,外婆就越憋气,那娘家再好,你就愿意叫儿媳妇跟娘家亲???

        “你怎么有点缺心眼呢,儿子是你的,叫他跟老丈母娘亲,以后就被勾搭走了……”

        可夏侯兰心大,这丈母娘也没说要害死儿子,又是搭钱又是搭时间的,成天换着样的给孩子们做饭吃,自己还操心什么?外婆是心眼小,算计的是,将来齐娜要是生孩子了,她跟娘家亲,孩子就会跟外婆家亲。

        “操心的太多了……”

        “齐娜还没怀孕呢……”

        外婆问了一句,结婚久了不要孩子,一般长辈开口问的就是这句话,表示对你生活的关心。

        “现在准备要呢,今年应该能要上?!?br />
        外婆笑笑,笑的别有深意,笑的夏侯兰就有点纳闷,她妈这是干什么???

        “妈,你笑什么呢?”

        外婆嘴上没说,心里想的却是,这王冉结婚也挺久了吧,现在不是走的挺好的嘛,那怎么还没要孩子呢?你看乔芸这肚子大的,王冉别不是不能生吧?

        外婆就觉得肯定是,不然一点动静就都没有?

        这就是一种心态,你看我们乔芸过的不够好,可架不住有我搭啊,那日子也是不错的,你王冉是条件很好,你看两人都赚的多,可架不住没孩子啊,这都多大年纪了?越大就越容易生不出来。

        夏侯芳这补课就一直没有断过,花钱也真是不少,把家里都要给掏空了,幸好夏侯令跟典韦是能赚,还有老本,这才能撑下去,典韦真心觉得,现在养一个孩子,自己都觉得要死了,在养一个,自己能疯,绝对的能疯。

        “妈,你干什么去?”夏侯芳在屋子里听见她妈穿鞋的动静就探出头问了一句。

        “你好好做你的卷子,一会儿回来我检查啊,给你奶送饺子……”

        夏侯芳有些叽歪,典韦不愿意让孩子搀和这些事情,毕竟她只是一个小孩子,有时候心眼太小也不见得就有多好。

        “送给我奶,要是她跟我爷都吃了,我也不说什么了,家里还有两个讨债鬼,凭什么我妈给他们包饺子吃?”

        夏侯芳心疼典韦,就恨乔芸,你是没张手还是没张脚???我妈送的你好意思吃不?

        按照芳芳的意思,就给送三十个,爷爷奶奶一人十五个就搞定了,那典韦能那么送嘛,外甥女明知道怀孕,还不给带。

        乔芸就喜欢吃典韦包的饺子,典韦提前打的电话,她晚饭就没吃,就等着呢,吴国太下班她就告诉吴国太先别吃饭,等饺子。

        典韦把饺子送过来,自己蒸了两锅拎着上楼,外婆接过去,乔芸从头到尾,你说你吃人家的饺子,你应不应该说句感谢的话?可这人就一声没有,这夫妻俩个性就特别像,吴国太眼里也没有人,看见谁了,就恨不得躲着,能不开口就绝对不开口,人在卧室里玩游戏,典韦不是来了嘛,坚决不出屋子,乔芸就典韦进门叫了一声舅妈,然后端着盘子就进去吃了。

        吴国太一个男的,正是能吃的时候,自己就干掉两盘子,乔芸这怀孕,胃口也是大了,也挺能吃的。

        典韦没有坐多大一会儿,自己起身就走了,下楼的时候觉得特别无语,她是保姆?她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你看婆婆在她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

        外婆不是会做人嘛,拉着典韦的手:“你说还包饺子多辛苦,还给我们送,典韦啊,妈心里特别感激你啊……”前一句典韦听着好像是那么回事儿,后一句就有一点不对了:“这芸芸吧就喜欢吃饺子,你爸现在身体也不是太好,我也没时间包……”

        什么叫没时间包,外婆不太喜欢干活,以前外公好好的时候这些都是外公做的,包那么多人吃的饺子能有躺在床上休息一会儿来的舒服???

        典韦在心里骂着婆婆,就你能养出来这样的外孙女,你什么德行,她就什么德行。

        自己一扭头就回家了,夏侯令是个孝顺的儿子啊,老是操心外婆外公吃不好,就一直让典韦周末就给包饺子送过去,典韦就闹不明白男人了,你愿意孝顺,你自己去包啊,你动动嘴就算是孝顺了?

        那是我对你妈孝顺还是你对着你妈孝顺?

        “包羊肉洋葱馅的吧,我妈*吃……”夏侯令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轻飘飘的就说了出来,夏侯芳在屋子里,自己就特别想抽自己爸的脸,你愿意做,你自己去做嘛。

        “我没空?!钡湮ひ路丫缓昧?,夏侯令看着有点懵,这是要去哪里???

        “亲戚家孩子结婚,我去吃喜酒……”

        典韦出去了,夏侯令给老婆打电话问典韦什么时候能吃好,你说这边他就买好材料了,就等着典韦回来包呢,芳芳也是坏,本身跟奶奶家感情不好,就给她妈发短信,告诉自己妈,别回来那么早。

        眼看着都一点多了,夏侯令给典韦打电话,典韦没接,他有点着急了,自己把材料都整理整理,收拾收拾用袋子都装好就拿着车钥匙出去了,临走的时候还告诉芳芳在家里学习。

        夏侯芳以为自己爸就这样给奶奶拎去了被,觉得自己的计谋成功了。

        夏侯令可能拎着半成品去他妈家嘛?直接开车去王妈妈家了,这就是成惯例了,之前是不走,那现在消气了,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再说闹的是徐秋华,不是王妈妈。

        这人很奇怪,有用得着你的地方,你就是他大姐了,不然你就是狗屁。

        夏侯令来的时候徐秋华没在家,周末王焱也补课啊,自己陪着孩子去补课了,王妈妈自己在家呢。

        “姐,你在家呢?”

        王妈妈听见喊声,那你说人都提着东西上门了,她总不能给赶走吧?

        不就是包几个饺子嘛,那就包被。

        “王冉怎么还没要孩子呢?这都高龄产妇了……”夏侯令随意的问了一句。

        王妈妈笑笑:“嗯,他们不着急,我倒是着急,我着急没用啊……”

        “你得说她,你看乔芸这孩子在几个月就生了……”

        王妈妈但笑不语,她跟王爸爸就都是忠厚老实的人,王爸爸干完活从下面上来,那小舅子来家里了,不管怎么说,你也得给准备一顿好吃的饭菜啊,夏侯令吃完饭一抹嘴,王妈妈把饺子就都给他装上了。

        “姐你留点吧,给王焱吃?!?br />
        王妈妈留什么留???一共就两锅的材料,一锅才几个饺子???

        “不用,我家里冰箱里都是,拿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