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71  愚蠢综合体

    171  愚蠢综合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王冉回来了……”邻居看见王冉问了一句,人家跟你说话,也不能马上就离开,简单的寒暄了几句:“怎么还没要孩子呢?”邻居伸出手拍拍王冉的头,这孩子不容易啊,这都能好了,福气挺深的,王妈妈对外没有讲过是王冉要不来孩子,邻居就都以为是人家小两口不想要被,作为老人来讲,你这个年纪就已经是高龄产妇了:“你听阿姨的话,早点要对身体好?!?br />
        王冉笑笑的点点头,自己回了家,王妈妈在洗衣服呢,地上摆个大盆,王妈妈现在是年纪大了力气也不如从前的,王焱在小一点的时候,就羽绒服她都是自己手洗的,觉得洗衣服洗不干净,现在人年纪大了,一天干点活就累,也是变懒了。

        “妈,怎么不用洗衣机呢?”王冉是觉得其实手洗跟洗衣机没有太大的分别。

        “我嫂子呢?”探身往房间里面看了一眼,徐秋华没在家。

        王妈妈抬起头看看女儿:“回娘家了?!?br />
        王冉要上手,王妈妈就起身了,自己女儿嘛,她也有力气,自己坐到沙发上去,有点心律不齐,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

        “妈,你没事儿吧?”王冉看着王妈妈的脸色有些不好。

        “没事儿,可能干活累着了?!?br />
        王冉把衣服都洗了,然后抱着大盆去卫生间在换水投衣服,冬天的水有些刺手的凉,双手没一会儿就通红了,哪怕屋子里的温度不算低,王妈妈躺在沙发上就那么睡了,王冉把衣服都拧干然后晾在暖气上,自己回头就看见自己妈睡着了,进屋子里找了一个小被子折回来盖在母亲的身上。

        今天是周末,她在家待着也没有什么事儿,简宁又值班所以就回家来了,拿着衣服拎着包就回家了,家里要是有人自己妈也睡不好。

        王冉顺着路往下走,拐了道去看了王爸爸,王爸爸人在鹿圈里面干活呢,这个天气撒冷撒冷的,王爸爸带着白线手套手里拿着铁锹好像在铲里面的冰,前两天下雪。

        “爸……”王冉站在边上对着父亲笑笑。

        对于一个孩子来说,一个家庭的形成对他们来说就真的很重要,王冉成长的过程里,父母所给与她的就是满满的爱,心里对父母有的是感激,是喜欢是爱,她爱她爸胜过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男人,包括简宁,爸爸是第一,简宁才是男人里的第二。

        “回来了,怎么没上去呢,赶紧上去外面冷?!?br />
        王爸爸从里面慢慢走了过来,父女俩隔着一道围栏说话,王爸爸的脸有些发红,一看就是在外面的时间长了。

        “爸,你跟我妈就是不干了,也够花了,这么冷的天还出来干活,我看妈身体也不是很好……”王冉就不想叫父母在干了,有钱够花就行了被,钱多就多花点,钱少就少花点。

        王爸爸只是笑。

        回到家里,想起来父母有些无奈,知道自己说也是没用的,她爸是一声不吭,可不叫他干活,他就彻底懵了,她爸这辈子就只会侍候鹿,不做家里的活儿,也不做饭什么都不管,就一心一意的养鹿,那已经成了他的乐趣,王冉小时候也是觉得自己爸爸话太少了,人家爸爸带着女儿去公园的话,从头能说到尾,她跟她爸出去,她爸就闭紧着嘴巴要么是给她拍照,要么是给她买零食,话没什么,但是对着鹿话就多了。

        自己闲的也是无聊,把家里的卫生弄弄。

        简宁中午吃午饭给王冉去了一个电话。

        “还在妈家呢?”

        “已经回来了?!蓖跞矫桓蚰低趼杪枭硖宀皇娣?,嫁给这个人之后才明白,你找他那就是给他增加麻烦,自己能解决的范围之内,她就全部都解决了。

        说了没一会儿,有人喊简宁,电话就挂断了。

        简宁跟陶林玉中午一起吃饭,陶林玉不是跟林芬有一天打起来了嘛,外界谁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陶林玉嘴巴也不欠自然不能说,林芬呢,她又不傻,难道会告诉别人,我想勾引陶林玉的老公,在医院这就成了一种怪异的现象,林芬看见陶林玉会主动打招呼,每次陶林玉的脸色都有点不好。

        简宁还有他师弟外加陶林玉三个人一起说话呢,林芬正好就过来了。

        “我能坐这里吧?!?br />
        陶林玉扔开手里的筷子,看了林芬一眼,不要脸的自己见多了,这样的就没遇上过,卫城那电话轻易都不能换,因为里面有太多客户的号码,有些你通知不到,这将来就等于是断了,所以他是想换电话但是又有点舍不得,林芬到现在还没完呢,一直就不断的骚扰陶林玉。

        “有人请你坐吗?”

        陶林玉的态度很是跋扈,对这样的女人就是不能给她脸。

        林芬脸上的表情一僵,自己笑了一声端着盘子就去别的地儿吃了,简宁师弟这人还挺八卦的,陶林玉这人在医院也没见过就跟谁起冲突了,应该是有原因的吧。

        “陶姐,你们俩怎么了?”

        陶林玉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多吃饭少问废话?!?br />
        有时候陶林玉就特别想当着别人的面狠狠数落林芬一顿,叫别人都知道知道她是个什么东西,可自己的教养在,在一个卫城有时候也是来医院,说开了以后没有必要,那都成什么了。

        回去值班,下午三点的时候,林芬堵住陶林玉。

        “我们俩谈谈?!?br />
        陶林玉就特别想知道她能谈出来什么,也应该谈谈了,她现在这种行为对自己跟卫城已经造成骚扰了。

        林芬开门见山。

        “你跟卫城离婚吧?!?br />
        陶林玉觉得一阵的天雷滚滚,说的是什么狗屁话?什么叫她跟卫城离婚吧?

        “你有资格跟我说这句话?”

        林芬自认自己已经深入分析过陶林玉跟卫城的婚姻,没有人会一直相爱的,她喜欢卫城,为了卫城自己也什么都能干,这些恰恰就是陶林玉做不到的,林芬已经准备跟自己丈夫谈判离婚了,她就要跟卫城一起过。

        “有没有资格的,他都不爱你了,你还有必要赖皮赖脸的缠着他吗?”

        这没有办法谈,眼前的人,神经根本就不正常,陶林玉觉得跟她说话,自己浑身就都很疼。

        “卫城爱不爱我,这不需要你来说,林芬你现在已经对我们造成困扰了……”

        陶林玉深深觉得无力,到处有人走来走去的,说话也不好说透彻了,她以为林芬会这样放弃那就错了,林芬回家就跟丈夫提出来要离婚了。

        林芬丈夫都傻眼了,过好好的离什么婚?

        “我不同意?!?br />
        “你愿意同意不同意,我现在就是不想跟你过了,看见你就觉得烦,你的一切一切都让我觉得厌恶,孩子给你,我不跟你争,房子存款都给你,我就要离婚?!绷址业恼煞蚓屯蝗幌肫鹄粗疤樟钟窭醇依镎腋约旱亩曰?,看着林芬的脸。

        “你爱上别人的丈夫了?”

        林芬在这个家里扮演的是一种强势者,她说了就是对的,她说了就算,她说的就是错的也是对的,对丈夫骂的很是难听,甚至夫妻生活都被她拿出来讲了。

        “不行就赶紧离,你连最基本的都不能给我,你还拖着我干什么?你还能算是一个男人不?”

        林芬的丈夫深觉得受到了侮辱,自己不想这个时候跟她吵,人家对她也根本就不可能有那个意思,她比人家大了十多岁,这事儿奔理合计就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

        “你哪里去?”

        丈夫想躲出去,她就胡搅蛮缠的,非逼着丈夫离婚,两人吵着吵着就抓一起去了,即便这样也阻拦不住林芬想要离婚的心。

        卫城上班呢,有人说他老婆过来找他了,同事带着一脸的笑,笑的怪怪的。

        “卫城,你老婆来找你了……”

        卫城出去结果一看,哪里是陶林玉,是林芬。

        “老公……”

        这里面就是办公室,林芬这么一喊,卫城成什么了?难怪同事就是那种笑容,陶林玉他很多同事都认识的,林芬现在这么一弄,卫城的脸耷拉着看着林芬。

        “大姐我拜托你,给你脸你就接着行吗?你叫谁呢?”

        林芬可真有本事,马上就要将卫城给逼疯了,卫城要不是顾及这里是公司自己就出手了,里面的同事本来以为是卫城搞外遇,陶林玉虽然不是美女,可也没这么老啊,他的胃口原来是这么的重,结果一看卫城的表情有些不对,两个同事就出去了,把卫城给架开了。

        就连同事都没有见过卫城这样的态度,骂的太难听了,这女的是有点欠骂,那也骂的太狠了。

        “卫城算了……”

        卫城下班就去派出所报警了,他被这个女人给骚扰的已经要疯了,发给他的短信,每天打给他的电话外加今天她来自己单位找自己。

        “她已经对我的生活造成了骚扰,我有老婆,我跟她一点的暧昧就都没有……”

        民警问的话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点什么别的?毕竟所谓的一个巴掌拍不响,卫城要不是给人家点什么提示,人家就能这样?给陶林玉打电话,陶林玉也过来了,知道林芬去卫城单位了,这回彻底没憋住。

        从派出所出来自己扬手打车就去医院了,卫城从里面出来一看老婆人呢?给她打电话也不接。

        这是继林芬陶林玉打架之后发生的第二次,陶林玉已经下班了,林芬替别人值班呢,陶林玉推开门进了办公室,里面只有别的医生没有病人,她这回就没打算替林芬留面子。

        背着的包照着林芬的脸就砸了过去。

        “你还能要点脸吗?”

        林芬起身呛声:“我哪里不要脸了?”

        那医生一看这是干什么???有多大的仇恨???这在叫主任看到,谁都跑不了夹在中间就劝。

        “你跑卫城的公司你干什么去?当着他同事的面你就喊他老公,你怎么就没脸没皮到了这个程度呢?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林芬你别做的太过了,那是我丈夫,不是你的……”

        夹在中间劝的医生就傻眼了,这是什么情况?

        林芬喊陶林玉老公叫老公?

        林芬就是觉得自己喜欢卫城,卫城现在就是没下定决心要离婚呢,只要他们两个过,肯定比他跟陶林玉过的强,自己什么都能顺从他,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叫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就叫了,我不仅叫了,我还要跟他结婚……”

        简宁还没下班呢,那边护士长跑过来找人,在路上看见他了,才换了衣服要下班。

        “简大夫赶紧的……”

        简宁进去的时候主任也来了,主任的脸也黑了,这像是什么样子?在医院外面有那么多的病人就打成这样,陶林玉这回是一点的面子都没给林芬留,全部都给扒了出来,

        手指头指着林芬的位置:“你们问问她想干什么……”

        卫城用脚趾头合计就知道陶林玉肯定回单位了,自己开车到医院,找过来果然陶林玉指着林芬骂呢,林芬一看见卫城又叫了一声老公。

        陶林玉听见这一声就跟疯了似的上去挠林芬的脸,卫城抱着陶林玉,冷眼看着林芬。

        “我见过不要脸的,但是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你跟我老婆是同事,结果竟然这样骚扰我们夫妻,我已经报警了?!?br />
        林芬一脸的受伤,主任叫人赶紧都出去,这都成什么了?唱大戏的?

        把门带上,就问卫城,这也不能怪主任,你说林芬好好的就能这样?是不是卫城给了一些什么暗示,或者说话就不小心了,这才被林芬给黑上的。

        主任也是一个男人,深深明白一个道理,论样貌年轻的话林芬肯定就不是陶林玉的对手,但是婚姻这个东西吧,保持长的时间之后,就会出现淡化期,有些男的很帅就喜欢丑女呢。

        “卫城啊……”

        医院里八卦满天飞,关于卫城到底有没有勾引林芬,因为林芬在这医院也这么久了,从来就没闹过这样的事情,这回突然这样,难免就有人猜测是卫城背着陶林玉本来想跟林芬发生点什么,结果林芬认真了。

        闹的现在陶林玉知道了,所以卫城就撇清林芬了,不光是医院的人有人这么合计,就连陶林玉她妈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自己姑爷是什么样的人她是清楚,可是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说为什么就偏偏看上卫城了?

        跟陶林玉她姐背着陶林玉,母女俩也就是说说。

        “能不能卫城起别的心思了?”

        陶林玉她姐摇头,卫城这人吧不像是会是搞外遇的人。

        丈母娘都这么合计呢,更加不用说别人了,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有人就非要猜测你说的话的真实性,陶林玉又不能看见谁都解释,不少医生护士就在背后说,八成陶林玉被涮了被,那就是卫城主动的。

        简宁到家都快八点了,王冉这饭已经给他热过一次了,都凉了。

        “医院忙?”

        简宁说同事有点事儿,自己帮忙来的,就回来晚了,别的没多说,吃完饭两个人就睡了,王冉本来是想有点什么的,看着他的脸凹进去一块就躺下了,不做什么的话,不是更加没孩子了?

        简宁睡的很熟,王冉摸摸丈夫的脸,最近是不是挺累的?心里叹口气,想着过两天在说吧。

        反正也没有到排卵期呢,在等等也行。

        早上她起床,简宁就压根没动,过去真是家里稍微有点动静,简宁比谁都醒的早,现在就不行了,身体就完全是负荷的状态。

        王冉把早饭都准备好了,踩着拖鞋进屋子里喊了他一声。

        “简宁,起来吃饭了……”

        简宁睡的还是挺沉的,王冉又轻声喊了一声,人还是没动,反正他今天值班,愿意睡那就睡吧,把饭菜扣好自己拿着包就去公车站了,今天等车的人比较少,或者说在她到达之前已经离开了一辆车,37路晃晃荡荡的开了过来,王冉上车竟然还有座呢。

        简宁睡到十二点才醒,自己坐起身用手撑撑头,这一觉睡的就太好了,但还是有累的感觉,掀开被子踩着拖鞋进了卫生间,饭也没有吃,回去又接着睡了,晚上上班随便吃了一口又去医院了。

        王冉脑子里就合计,他得吃点什么才能叫身体好呢?

        自己上网百度了半天,也不知道能给他弄点什么提提精神,这么下去早晚就要生病的。

        王冉自己睡眠也不是太好,翻来覆去的在床上,小朱给王冉来电话,小朱知道王冉现在着急要孩子,就说自己那时候什么时候有的孩子,说给王冉听听被,就让她多个参考。

        简宁这一个月就掉了五六斤,吃的饭挺多的就是体重一直掉,王冉也上火,觉得是不是自己做的饭菜有问题了。

        同事跟他调了一个班,简宁他们体检,自己也是抽空过去,各项指标都还不错。

        回到家里,停好车自己拎着钥匙上楼,王冉是听见他上楼的声音了,把门推开。

        叫他吃饭,真是能吃,吃了一碗半的米饭,菜也没少吃,吃完饭有些坐不住了就回房间去睡觉了,王冉拽了丈夫一把:“坐一会儿吧,才吃完东西就睡觉……”

        简宁听王冉的,自己靠着床头靠着靠着就那么睡了,王冉没办法把人给顺下去。

        “简宁没过来???”

        王冉摇头:“他最近医院好像挺忙的,妈我带着你去别的医院检查吧?!?br />
        王妈妈觉得这也没什么,也不是就非得去女婿工作的地方,跟王冉打车去的医院,王妈妈跟医生说自己心率好像有些不齐,经常就心慌。

        医生给开了一点药,王冉没在医院买药,等着回去抽空给简宁看看,自己再去药房买就好了,领着王妈妈回去。

        “我看着你也最近怎么也瘦了???”

        王冉笑笑:“我减肥呢?!?br />
        “这样就挺好的减什么肥,一点就都不肥?!蓖趼杪柽脒脒哆兜乃底?,女孩子动不动就减肥,你这都准备要孩子了,一想到要孩子,话题又来了:“妈问你,还没有动静呢?”

        王冉摇头。

        “要不然在换一家医院看看?”

        王妈妈也就是说说,难道还真的叫她去所有医院去查是不是能怀孕啊,逼女儿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可心里就是放心不下,怎么就没孩子呢?这都好这么久了。

        扯扯王冉的手,压低声音:“小简……哪方面是不是差一点???”

        王妈妈思来想去,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女儿也不能开口说简宁不好,那两人都健康却没孩子,那就是这个原因了被,王妈妈那声音就跟做贼似的,王冉没听清,等王妈妈在说了一次,王冉觉得自己妈真是的。

        “不是?!?br />
        “王冉啊3gnovel.cn看最快更新,你可别瞒着妈,真要是那样你就承认这也没什么,有问题咱们就想办法解决不是……”

        也不能总这么拖着,拖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妈……”王冉真是无语了,跟那个有什么关系啊,谁说简宁不行了。

        四面八方全部就都是对她关心的,夏侯芳这么大的小屁孩儿打电话都问这事儿。

        “姐,你百度搜索本书名+小说领域看最快更新还没怀孕???”

        芳芳说这话就是无心的,但是听到王冉的耳朵里,那现在就是这样,所有人都追着她在问,为什么还没要孩子呢,叫她压力觉得很大。

        乔芸之前就有过见红,今天上卫生间结果又见红了,外婆跟外公出去吃酒席去了,乔芸自己其实能走,但是她就珍惜自己,怕这一动在把孩子给弄掉了,赶紧拿着电话就打给她婆婆。

        “妈,我流血了……”

        这说的不清不楚的,吴国太他妈一听,这个月份流血了?加上乔芸那叫声,你说着急,自己回厨房去关火,眼看着就中午了,这不是做菜呢嘛,她跟着着急,菜也炸糊了,一锅的油,她关火就想去找乔芸,结果太心慌了,一整锅的油照着脚面子就浇了下来。

        吴国太他爸听见老婆的叫声,自己一进厨房,看的是心惊胆战的,这得去医院啊。

        可吴国太他妈就想省钱,去医院就得要钱,挺挺就过去了。

        “不用,你给我找点云南白药就行?!?br />
        不得不说吴国太他妈就真的很能挺,那是一锅滚烫的油啊,她还能咬着牙说出来话,后背上就都是冷汗,疼的牙齿咯吱咯吱的响,说是要过去看乔芸。

        “你都这样了,你还过去干什么啊……”

        吴国太他爸就想把老婆子弄医院去,奈何这老婆子就犟,死活不去,没办法只能给吴国太打电话,他妈都这样了还能去哪里啊。

        “你赶紧回去看看乔芸去,说是流血了,你妈一着急脚被油浇了……”

        吴国太在单位请假,自己直奔回家,结果乔芸发现好像就出了一点点,然后就没了,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大惊小怪了,决定在等一会儿在看看的,要是在流血在去医院。

        吴国太打开门进来。

        “芸芸……”

        乔芸躺在床上吃东西呢,说好像不流血了。

        “好多了,应该是没事儿了,你还特意请假回来的???”乔芸觉得甜蜜,吴国太不是不关心她,就是不太会表达,你看肯定就是他妈给他去的电话,这不马上就回来了,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吴国太看着乔芸不停的吃东西,就恨不得一个耳光抽过去,你没事儿你大呼小叫的干什么?

        乔芸说想吃橘子,吴国太就下楼去买了,回了自己家一趟,他妈躺在床上都不能动了,一身的都是汗,他爸今天也没有出去卖,老婆子都这样了,他还出去干什么啊。

        “我妈呢……”

        “躺着呢,疼的就不行了,我说去医院,这就犟,死活不肯去,不就是花两个钱,能要她命不?”

        吴国太一进去看他妈的脚,那就在外面放着呢,不敢挪动啊,上面都是云南白药,疼的牙齿就一直响,你说吴国太能怪谁?

        不怪乔芸还能怪谁?

        简直就是一个扫把星。

        “乔芸没事儿吧,送医院了没?”

        她大孙子还在乔芸肚子里呢,吴国太他妈就怕乔芸有个万一,赶紧的问。

        吴国太一看自己妈这样还问乔芸呢,在想一想乔芸那样儿,躺在床上就知道吃,也不知道她怎么就那么金贵,从怀孕就没上过班,她真当自己是谁家的大小姐了是吧?

        她不用挣钱,天上就会掉下来钱是吧?

        他妈每天辛辛苦苦的,为了什么?

        这是憋着一口气,劝自己妈去医院,吴国太他妈就坚持不去。

        “这点小伤算是什么,妈以前也烫过,挺两天就好了,医院都能宰死人,进去一趟没一千出不来,你们这马上又要有孩子了,乔芸就是一个干吃饭的,是事儿不管,指望她那孩子能养大嘛……”

        吴国太劝不动,自己回家,想起来自己妈说的话,东西也没给乔芸买就那么回去了,乔芸等着吃橘子呢。

        外婆惯着乔芸啊,乔芸说吃什么,外婆就立马给做。

        “橘子呢?”

        乔芸看着吴国太空手回来的,吴国太本来心里就是有点气,你看她现在这样子,在看看自己妈那样子,她没事儿喊自己妈干什么?就是有事儿自己不会打车去医院嘛?

        “我的橘子呢?”乔芸还问。

        “没买?!?br />
        “怎么没买啊,我想吃橘子,你儿子想吃了……”乔芸怀了一个儿子自己心里就特别高兴,觉得这下子自己就成了老吴家的功臣,她本身还喜欢儿子,所以自己也一直很得意。

        “谁儿子想吃也没用,你没事儿你给我妈打电话干什么?我妈现在躺下了,你高兴了?”

        吴国太对着乔芸就发飙了,乔芸觉得这人挺不讲道理的,那跟自己有什么关系?是他妈笨手笨脚的,干一点活都干不明白,现在这样还能怨得上自己?自己真要是出血了,死了她人还没来呢。

        两个人就吵吵起来了,外婆跟外公回来,外公走路还是那样,没好利索,说话也是画圈。

        “国太啊,芸芸干什么呢?”外婆隔着门喊了一声,那意思自己都回来了,他们还吵什么?

        吴国太现在是住在人家的屋檐下,自己不得不低头,就收声不想吵了,他得回家看他妈去,结果乔芸一听见外婆的声音,那个劲儿就上来了。

        她是纯属的大脑缺氧,人在盛怒之下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但是她现在就是在毁自己。

        “我跟别人处的时候人家家里什么没有?我嫁给谁不好,嫁进去就有房子有车的,你家有什么?你爸妈就是个卖盒饭的,连个婚房都买不起,一开始还骗我,肯定给买,就你们俩那两个不要脸的会骗人……”

        “乔芸……”

        吴国太死死掐着乔芸的脖子,外婆一听不对劲,自己立马推门就进去了,吴国太眼睛都红了,恶狠狠的掐着乔芸的脖子,乔芸有些呼吸不上来,没合计他能动手。

        好啊,自己还怀着孩子呢,他就敢动手。

        外婆上去扒吴国太的手,照着吴国太的后背给了两下:“就是她说错什么,你也不能这样的掐她啊,掐死她了,她还怀孕呢……”

        吴国太一看这一家就都这德行,你不是之前处的几个都有钱嘛,那行。

        “不能过就别过了,你愿意跟谁过跟谁过,我没那么大本事……”

        外婆一听,这要是没结婚怎么都好说,结婚了还闹离婚就不行了,自己数落吴国太。

        “她一个口没遮拦的,你跟她一般计较干什么?国太啊,知道你是你妈的儿子你心疼你妈,可芸芸这不是怀孕,怀孕的女的就都这样,吃不到自己想吃的就暴怒,可不行说这样的话啊,夫妻之间不能动不动就拿离婚说事儿,既然不想过,当初结婚干什么?”

        外婆本来出口是想骂吴国太的,你吃我们家里的,住我们家里的,你现在还有脸吼芸芸?

        可是不知道怎么出口就变成了轻声细语,也是勉强自己憋着火气,都一家人不愿意把话说的难听了,怎么他就不懂得这个道理呢?就他一个人有道理嘛?

        吴国太不想跟这个老太太吵,你看看她的嘴脸,动不动就是一副你住在我家的样子,乔芸今天敢这么说,就是她外婆告诉的。

        吴国太摔门就走了,吴国太他妈本来对乔芸还没什么意见,吴国太回家就说了,乔芸根本没事儿,自己躺在床上吃东西。

        吴国太他妈最烦乔芸什么?那就是乔芸总是吃零食,一吃就没完,吃了就不正经吃饭了,你说嘴怎么就那么馋?你一个大人了,花那些没有必要的钱干什么?你怎么就不合计合计给你未来的孩子攒着一点呢?

        外加吴国太这是生气,说乔芸说的也是不好听。

        乔芸一怀孕,什么腰型就都没了,肥的跟猪似的,整天就知道吃,不停的吃,吴国太以前还觉得乔芸稍微能看,现在就是越看见她越觉得烦,肿着一张脸,就跟一头猪似的,你看看那腿粗的,那胳膊肥的,还长斑,自己一点形象也不注意,吴国太一看见她肚子,自己就喘不上来气,他跟他妈就真的是完全不同,他一点都没有要当爸爸的兴奋,只觉得这个孩子把自己所有的生活都即将给打乱了。

        “你在家里住着,她不过来求你,你就不回去?!?br />
        吴国太他妈本来就是因为这伤疼的够呛,在一想,这不是乔芸没事儿给自己打电话,她能一着急就把油都弄脚上了?

        外婆一开始也硬气,你愿意滚你就滚,谁还在乎了,乔芸也是这想法。

        典韦星期三跟夏侯令回家的,夏侯令给他妈送点吃的,典韦一看乔芸,这都胖的不行了,怎么胖成这样了?

        乔芸原本能有九十多斤的体重,现在就直接上一百三四十了,人看着就特别臃肿,外婆觉得怀孕的人多吃不是对孩子好嘛。

        “芸芸啊,你可不能这么吃啊,这将来生完孩子减肥可就难了……”

        典韦觉得正?;吃信质强隙ㄕ5?,这孩子后期发育你体重还得涨呢,现在就这样了,以后怎么办???再说不是你所有吃的就都被孩子吸收到了,你得有个度啊。

        乔芸自己现在也不照镜子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在乎也没用,毕竟怀孕期间,她是为了孩子好,生完在减被,她本来体重就不是很重的,应该能回去一点。

        外婆也是觉得这样的,那小敏那时候怀着乔芸也是胖了好多,不是生完就瘦回去了嘛。

        “现在正是能吃的时候……”

        典韦这一看,得自己也别多说了,外婆就告诉乔芸不用怕,就是真离婚了,家里还养不起她跟孩子啊,典韦一听挺倒胃口的,虽然自己生的也是闺女,但是你不能这样有恃无恐的灌输乔芸这些啊,你是想叫她离婚还是怎么样?

        不是她看不起乔芸,乔芸没吴国太就不能活。

        大致的情形外婆也说了,人典韦一个舅妈,自己听过就在心里笑笑被,真是够蠢的了,自己就没见过这么缺心眼的孩子,你跟你现任丈夫说你曾经处过的对象多有钱多有钱?

        外婆一丁点都没觉得乔芸有什么错,自己还说呢。

        “当初就不应该叫他们结婚,你看现在就事事不顺,那丁冬现在结婚了没???”

        典韦一听,就人没结婚,乔芸这孩子都有了,她回头人家能要她嘛?人家丁冬几代就这么一个男孩儿,当初夏侯令介绍给乔芸,那真是为了外甥女好,可乔芸不要啊。

        “快结婚了?!钡湮に盗艘痪?。

        “女方什么条件???”

        典韦都不好意思刺激外婆,人家跟乔芸黄了,遇上一个更好的,人家条件就摆哪里呢,找什么样的不好找啊,之前愿意看乔芸那是因为跟夏侯令是一个单位的,觉得知根知底的,要不然人家能看得上乔芸?

        现在男的挑女的也挑的厉害。

        他们俩一黄,就有人出手了,把自己女儿介绍给丁冬了,单位编制内的,爸爸是当警察的,人家也是独生女,模样还长得挺好的,丁冬那是天天去接,看着关系可好了。

        典韦闭嘴没说,省得外婆在说别的,外婆也不是就想让乔芸回去找丁冬,那乔芸这孩子都怀这么大了,她也不缺心眼,就是感慨两句,想知道知道丁冬找了一个什么样的。

        你说头结婚之前,自己就说吴国太不好,光有模样家里没钱,可乔芸就不听,现在好了,一想就一肚子的后悔,那现在后悔也没用了,你说当初她就是拼命拦着都应该拦住了,这样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了,再后悔也没用了。

        典韦跟夏侯令回家,上了车就说了。

        “以后芳芳要是这样不听话,我就干脆叫她愿意滚哪里去就滚哪里去,结婚了还那么任性,她有什么???住在外婆家,连个房子都没有,还有本事刺儿人家?是生怕人家不恨她啊……”

        这些当着老太太的面不能说,不然老太太就会说她这个当舅妈的落井下石了,事实上就是这样的,夫妻两个人过日子那难心的多了去了,你开口就讽刺,男人有时候就最小心眼,他不说不代表他记不住。

        夏侯令嘴上是没说,心里也觉得这孩子,你说自己姐姐的一点灵劲儿就没学到呢?就光剩下笨和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