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见过伟亮?”王亮拿着筷子还在吃,这也没什么,娇兰这份工作,要说见过好像也实属正常。

        徐娇兰对伟亮的态度却立马冷淡了下来,如果说刚刚还很有礼貌,那现在就彻底是冰脸了,就连王冉心思这么粗的都有看出来徐娇兰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下去。

        “我没见过你?!绷攘燃父鲎?,王亮好像也感觉出来女朋友有点不太高兴,自己搂搂她肩膀,伟亮摸摸鼻子,可能是自己记错了,但他就是觉得这张脸很熟悉。

        吃完饭散伙,各回各家,伟亮还有节目呢,自己就先开车离开了,王亮目送简宁跟王冉上车。

        “现在就回家?”

        简宁的脸上表情淡淡的:“没,要先去一趟商场?!?br />
        王亮点头,目送他们俩离开,自己过去哄徐娇兰,徐娇兰好像真的是有点不爽了,小脾气杠杠的,自己推了王亮一把。

        “你朋友什么意思???”

        王亮觉得她这火发的有些莫名其妙,伟亮不就说好像见过她嘛,至于生气嘛,可能就是在哪里见过被,你说这城市也不算是大吧,有过几面之缘也没什么啊,那自己跟王工呢,之前不是更有缘。

        徐娇兰是心虚加恼怒,她现在只想跟过去划清界限,她现在眼看着就能手碰触到幸福的边缘,她不想让任何人来毁坏自己的幸福,但是伟亮的那句话说的她心惊肉跳的,或者是曾经跟自己有过什么的人?徐娇兰不记得伟亮,觉得肯定就是陌生的,但是那人对自己的视线是探究的,他到底认识不认识自己?

        如果认识的话,他跟王亮又是朋友……

        想到这些,她就控制不住的暴怒,过去是没的选择,但是她现在已经脱离过去了,她已经改了,这不就行了。

        想把脾气压下去,想去哄哄他,但是心里就是过不去那个坎,王亮从后面搂着她的腰身,徐娇兰就是那种走在街上回头率都会特别高的女人,会穿衣服漂亮个子高挑。

        “别气了……”

        *

        “要买什么?”王冉听见他跟王亮说要去商场,家里不缺什么啊。

        简宁是注意到了,王妈妈没有洗面奶,也是偶然,早上起来看见王妈妈就用家里的那块香皂洗脸呢,那块香皂好像都放很久了,简宁现在是用来洗毛巾的,跟王妈妈说,王妈妈都不在乎这些的,毕竟年纪摆在这里,美不美的也实在没什么必要,简宁这是看见眼里了。

        让王冉在车上等,他进去买,买完就回家。

        简宁没打算给王妈妈买洗面奶,买了她也不会用,还会觉得浪费钱,现在手工皂不是都卖挺好的,他心里对这些也是没有数,自己以前没怎么买过,琳琅满目的,商场里就都是,进门看见的第一家,是个不大的专柜,简宁停驻在前面。

        “看手工皂吗?”

        买了一块珊瑚海皂和一块蓝冰流莹,都是100克多少钱,两块皂花了两百块,包装的那个袋子特别漂亮,售货员小姐看着简宁似乎也没什么话,自己把手工做包好,然后送给他一个打沫忘,两块适用的玫瑰皂。

        “用好了欢迎下次再次光临?!苯拥莞蚰?,简宁拿着就沿着进来的路线在走回去,打开车门把东西递给王冉,王冉看了一眼。

        “英佐依?这是什么牌子?”

        王冉对手工皂的认知度也就仅限于那种商场路过有挎着小篮子的免费赠送的,自己不经常用,总觉得那东西没有洗面奶好吧。

        “你把包装给拆开,刚才我也没来得及说,人家都给包上了?!?br />
        简宁叫王冉拆包装是因为那上面有贴价格,这价格要是被王妈妈看见了,她一准得说简宁浪费。

        对王妈妈这消费观念来说,两百块钱买两块肥皂?她不管什么手工皂不手工皂的,对于她来说,舒肤佳才几块钱一块?那就挺好的,这就是奢侈,这就是浪费。

        王冉把包装拆下来,自己也是吓了一跳,这价格够贵的了。

        “一块皂说是能用三个月,那还不贵?!?br />
        要是这么算的话,那就肯定不贵了,王冉把两块皂要放进去,又有些犹豫,这袋子一看就是好袋子,包装拆了袋子好看也没用啊,简宁说到家门口买点吃的,弄个塑料袋随便一装。

        王冉实在没忍住,合着他们俩就合伙在想着怎么懵她妈呢。

        车开到小区门口,简宁进去随便买了两袋饼干跟小超市要了一个透明的白色塑料袋。

        “说多钱???”这口供得先蹿好了。

        “五块?!?br />
        兄弟,你可真敢说啊。

        王冉是佩服死了,合着以前就这么糊弄自己来的吧?你看看他的样子多镇定,就一点慌张都没有,说谎话说的就跟真的似的,纹丝不动啊。

        抱着王冉上楼,要是叫她自己上不是不行,但是第一浪费时间,第二怕她摔,王冉拿着塑料袋,清清喉咙。

        “妈,简宁说卫生间的那块香皂就过期了,你用这个吧,我俩去超市买的?!?br />
        简宁把那个打沫网教王妈妈怎么用,王妈妈用了一下,这玩意出的泡沫也太多了,挺好用的。

        “这东西不错?!?br />
        王冉心里合计,是不错,你女婿就怕你觉得贵,给你缩了多少倍的价格呢。

        简宁跟王冉回卧室了,两个人看书呢,王妈妈跟王爸爸下楼溜达去了,王冉枕着简宁的胳膊,简宁就跟没知觉似的。

        “我不枕了吧,麻没麻?”

        “没有,没感觉,你枕吧?!?br />
        王妈妈把窗户都检查了一遍,自己就踩着拖鞋回房间睡了,已经快十一点了,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一大早两点多就睁眼睛,死活就睡不着了,瞪着吧,快四点多才有点模糊的劲儿,四点半又醒了,王爸爸也是睡不着,夫妻俩都醒的早,过去能下去看看鹿,现在能做什么啊。

        王妈妈蹑手蹑脚的,早上起床就这脸都不敢洗,怕吵醒孩子,简宁耳朵太好使了,稍微有点动静就醒,这是王妈妈观察出来的,王爸爸穿着衣服,她拿着钱包,两个人带上房门就去市场了。

        王妈妈负责买,王爸爸就负责拎。

        买完菜又溜达了一会儿,回到家就快五点半了,正好做饭,蒸鸡蛋羹就是顺便,因为也要做饭嘛,炒了一个荷兰豆,烩了一个茄子,早餐这就挺丰富的。

        除了米饭还有玉米跟地瓜,简宁喜欢吃粗粮。

        “简宁啊,醒了没呢?到点了,赶紧起来吧……”

        王妈妈这动静就跟做贼似的,好像她自己也是带着犹豫,想喊他起来,又想叫他多睡一会儿。

        简宁睁开眼,今天真的没听见王妈妈王爸爸出去的动静,王妈妈刚住进来的那几天,他是真的听见一点动静就醒,现在好多了,可能也是适应了,王冉迷糊糊的也睁眼睛了。

        “早?!鼻浊姿拇?,自己坐起身清醒两秒钟。

        “简宁啊……”

        “妈,我醒了……”简宁对着房门外喊了一声,自己穿上拖鞋推开室内的窗户,果然外面的空气凉爽的多,一下子就吹了进来,自己转回身扶着王冉坐起身。

        洗漱完毕王冉已经人在桌子边了,今天要去医院复健,王妈妈给简宁拿碟子,因为也不确定他要吃什么。

        “你今天就别过来了,我跟你爸陪着她去?!?br />
        简宁坐下身,吃完早饭还能休息半个小时就得去医院了,从柜子里拿出来衣服,大部分就都是衬衫,简宁穿衣服不像是王亮,他的衣服大部分都很像,就像是兄弟姐妹一样,换了衬衫,自己对着镜子要扣扣子。

        王冉伸手,他就转过身叫她给扣,你不能拒绝太太对你的示好。

        “我今天要是不忙就过去,要是忙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br />
        王冉点头:“忙不忙都别过来了,我爸妈都跟着呢,丢不了?!?br />
        早上上班在门口会亲亲她的脸颊,简宁是作惯了,原本这样的举动就是为了给王冉打气加油,叫她能有力量面对新的一天,现在则是已经成为习惯,成为每天出门必做的事情。

        “简宁啊,慢点开车听见没……”王妈妈从厨房探出头对着简宁喊着。

        这王冉不就是车祸嘛,慢点开车总会有好处的,王妈妈就怕在听见这方面的事儿,所以每天都是一样的重复。

        简宁安全抵达医院,十点多正是最为忙碌的时候,手机一直再响,自己也没有时间接,等喘口气一看对方打了好多通电话,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要是打错了不至于一直打一直打的,打回去,给对方都弄的郁闷了。

        是交警打来的,说是简宁把别人的车给刮了。

        “我把别人的车给刮了?”简宁重复了一次,他是真的没有印象,一点感觉也没有啊。

        那交警都被他气的笑了出来,这人真是有意思,把人家车刮了都不知道?人家是看见他的车牌子了,简宁有些歉意,是自己的错,自己就赔,真是没注意到。

        刮的还是一辆宝马,赔了对方一千五,保险这块给报销的是一千八。

        晚上回到家,就说这事儿,王妈妈一听,这还能赚钱呢?

        “那保险公司不是赔了?”

        王妈妈觉得奇怪啊,保险这块儿人家怎么可能赔钱呢?

        王妈妈跟王爸爸嫌屋子里热,两人要下楼去遛弯,家里就剩他们俩了,简宁枕在王冉的大腿根上,王冉给他掏耳朵呢,一下一下痒痒的,也不知道掏出来什么了,她说叫他翻身,他就配合的翻身,侧过身,大手摸着她的大腿。

        “疼不疼?”

        “没什么感觉?!?br />
        简宁嘟囔了一句,自己闭着眼睛继续享受她的服务,王冉一下一下的,因为不是自己的耳朵就不敢使力气,掏完自己对着他的耳朵吹吹,简宁的手往下,王冉就拽他的手,躺着就躺着被,一点不老实。

        “摸摸?!?br />
        王冉嘲笑他,真是的,这是简大医生能说出来的话?你又不是小朋友,你摸什么摸。

        “不给摸,摸什么呀?!贝虻羲氖?,真是的,房门开着,一会儿她爸妈上来,一看成什么了?

        简宁踩着拖鞋下地,自己把房门就给带上了,王冉就特佩服这人这点,这样也行,你不摸能死吗?

        简宁点头:“能死?!?br />
        摸就摸被,那也没办法,他的手不动还好,他还总是动,弄的她身体痒痒的,简宁趴在她身体的一侧,头埋在她的胸前,正在进行不正当的活动,那边王爸爸跟王妈妈回来了,三叔说叫他们过去吃饭,王妈妈说都吃完了,那三叔也让过去,王妈妈合计也没什么事儿,去就去吧,两人回来拿车。

        王冉推开他的死人头,自己脸上有些发红,没有办法活了,简宁一本正经的听见外面的动静打开门。

        “妈,要去哪里?”

        王爸爸吭声了,说是去三叔家,可能会回来晚点,叫他们早点睡,拿了车钥匙就跟王妈妈又走了,简宁得得瑟瑟的走回来,靠在卧室的门板上,依靠在那上面,对着王冉眨眼睛。

        “没人了?!?br />
        王冉实在受不住。

        “拜托你赶紧变正常吧?!闭庑蜗缶驼娴牟缓鲜仕?。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人格分裂呢。

        拉上窗帘,进行人体研究,这时候别的也不是不能做,但是为了她身体着想,着急也不差这几天了,想熟悉熟悉彼此而已。

        *

        乔芸这钱花的快,眼看着就要到日子结婚了,婚车最后也订了,到底是什么车乔芸没看出来,除了头车之外就都是出租车?

        乔芸自然不干的,她就结这么一次婚,叫别人看着都成什么了?

        看着吴国太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这里面多少也是有因为怀孕的原因,她自己觉得自己辛辛苦苦顶着这么一个肚子,自己的辛苦他看不见???他们家怎么就想着怎么省钱怎么弄呢?就不能在乎在乎自己的感受吗?

        “照结婚照我拿的钱,买东西都是我自己垫的,现在难道就连婚车也得我自己搭钱?”乔芸就试着跟吴国太讲理。

        吴国太要是知道乔芸花了好几万,一准跟她蹦跶,那些钱留着干什么不好,你就瞎花。

        吴国太不想有一个隆重的婚礼啊,可条件摆在这里能有什么办法,你总得务实一点吧?

        乔芸说半天说的嘴巴都有点干,但是吴国太就是不动。

        “我妈这车都订好了,你要是不坐我也没办法?!?br />
        乔芸这就回房间开始哭,她觉得自己这人生就是完全不成比例的,托的人看的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男孩儿,你说他们家应该对自己好点吧?应不应该把自己给捧起来?可怎么看着就对自己一点都不在乎呢?

        吴国太他妈毕竟不是乔芸的亲妈,加上又听见乔芸那么说吴国太的爸爸,不管笨不笨那都是长辈,有你当儿媳妇这样说话的?

        吴国太他妈这心里就膈应上乔芸了,这背后指不定怎么说他家的。

        你乔芸要是真牛逼,你别嫁啊,你死乞白赖的要嫁又搭人又搭钱的,你不就是嫁不出去了嘛,这是你活该,没有人逼着你的。

        “什么车不是坐???”

        “那就一辆头车跟四辆出租车,你妈不嫌难看我还嫌难看呢?!?br />
        “你老舅家不是有辆车,来单回去是双,一共才几个人???”吴国太觉得乔芸现在就是磨牙,从准备开始结婚,她就不停的提要求,今天这个不合理了,明天那个不合她心意了,合她心意也成,把钱拿出来啊,你说这是过日子还是过给别人看呢?

        夏侯令给开车这没什么问题,那头车外婆看着都觉得丢人,还不如姜维的车呢。

        给姜维打了电话,毕竟是外甥女出嫁,姜维说没事儿,不就是做头车,自己那天也休息,外婆又给夏侯令典韦打电话,夏侯令在单位借了四辆车,夏侯兰给借了四辆,可这样也还是少啊,回去得是双,外婆就想起来简宁了,简宁那车好看啊。

        “小真啊,乔芸这马上就结婚了,车不够,你跟简宁说说看,看那天他能不能抽出来时间过来跑一趟?”

        “简宁???他时间可能不行,妈这样吧,我叫王超去……”

        外婆一听,王超来也行,可是王超的车不好啊。

        “这样,你叫王超开着简宁的车……”

        王妈妈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后来才明白,这是为了给乔芸挣面子,那借就借吧,跟王超简宁都说好了,王冉身体不好就不能过去了,就是能过去,王妈妈也没准备叫女儿去,到处都是人,再说跟吴国太还处过几天,叫人看见不好,自己也不会出现。

        外婆就让王妈妈送,王妈妈立马就拒绝了。

        “这吴国太跟我们家也算是认识,我就不过去了,省得好说不好听的?!?br />
        “这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你当大姨的……”

        “妈,我就不去了……”

        王妈妈这钱还得花,不花叫别人笑话啊,你说都给来信儿了,乔芸这边从结婚开始之前就一直不顺,结婚那天就开始下雨,大半夜的那雷给你打的,在天上就劈开花了,王冉睡觉这么踏实的人都给劈醒了,外面咣当咣当的,自己有点怕。

        主要没经历过这样的雷声啊,简宁动了动,搂着她,亲亲她的脑门。

        “吓醒了?”

        “嗯,声音太大了?!?br />
        “没事儿,有我呢,睡吧?!弊约河昧程?,手没意识的就摸着,王冉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有些迷糊糊的,可能是真的是因为自己动了才醒,但是很困,也是,自己就任由他了,简宁把头埋进她的胸口蹭了蹭,手拍着她的后背,自己还在睡。

        王妈妈也是被雷声给劈醒了,这明天还怎么结婚???这雷声……

        王妈妈翻个身,这日子是怎么挑的???

        乔芸三点要去影楼化妆,结果三点的时候外面还下着倾盆的大雨,就拿着伞都挡不住,自己急的够呛,这怎么办???

        她也不能说今天不结婚了。

        “我给你打着伞,赶紧去……”

        外婆跟典韦一人一把伞,上了车不就好了,雨势太大了,弄的衣服都有点湿,在影楼画完妆,今天结婚的人也算是不少,就都说这日子不好,有的新娘子就摆脸色看,挑的这叫什么啊,怎么结婚???打电话也是气儿不顺,一个对着电话,就喊上了。

        乔芸那表情也是很不愉快,一辈子就这么一天,还遇上这样的天?

        好不容易到四点多,雨势有些收住,乔芸这头纱是配着发型来的,坐进车里,典韦也是觉得大好的日子,自己就别说丧气话了。

        “行了行了,别气了,这都天晴了,雨后天晴,说明以后日子会越来越好过的?!?br />
        回到家外婆准备吃的呢,得摆好了,一会儿就有来录像的了,乔芸换婚纱,每个女人这一天都会特别漂亮的,乔芸就坐在床上,在看自己的身边,眼窝就有些湿润。别人结婚,家里围着新娘子的女孩子就一群,自己呢?

        夏侯芳说是功课紧,人没来,姜雯人也没来,王冉这是腿不行更加不能来,齐娜跟姜饶在外面吃东西呢,你说就没人围着自己,连一个陪自己聊天的人都没有,更加别说什么姐妹了,她同事都处的不久现在她也不干了,大学的同学早就不走了,自己就是孤家寡人一个。

        齐娜跟姜饶出来的早,两人正在床上梦周公呢,夏侯兰电话就打进来了,毕竟是乔芸结婚,别人不来也就算了,你们来在不来,那到时候外婆的脸色她就都能想到。

        “妈……”齐娜迷糊糊的喊了一声,姜饶听见动静,自己抱着她的腰身,齐娜觉得热,想推开他,姜饶抱的更紧。

        “还没醒呢?今天乔芸结婚,我昨天晚上不就提醒你了……”

        齐娜这才马上醒了,姜饶就讨厌,死活不叫她起床,撩她,齐娜本来对这事儿就没有太大的兴趣儿,你说怎么推就是推不掉,姜饶拉着她的手往下摸,那意思告诉她,你看,早上正常男人应该有的反应,你得帮着解决掉吧。

        虽然不像是新婚那时候恨不得就时时刻刻都趴她身上,但是姜饶还是很喜欢这种运动,齐娜没招,自己怎么都是忍,那就咬着牙忍吧,说忍有些过分,她是没感觉有什么快乐,但是也没什么难受,稍微就是时间那么一长有点不舒服而已。

        两人穿好衣服过来,都快六点多了,夏侯兰冷着一张脸,五点多给他们打电话的,明明十分钟就能到,现在这都六点多了才过来?

        夏侯兰觉得就是这两人不长心,她哪里知道都是她儿子的错啊。

        外婆买了很多好看的点心,这是给人家接亲的准备的,怎么着也得弄的好看一点啊,昨天晚上外婆外公带着乔芸就来典韦家住了,没办法,吴国太要把乔芸迎回外婆的房子里,难道还在外婆的房子里出嫁?

        齐娜就看着那点心自己很有胃口,摸着肚皮觉得有些饿,吃起来就没完了,你看着那一小盘很快就都被她给消灭光了,一口接一口的,姜饶看着齐娜在一边伸舌头,好像是呛到了,自己倒了一杯水,你说这个败家的,你偷吃不能慢点吃???有谁跟你抢吗?

        自己递过去杯子。

        “赶紧喝了……”

        姜饶就喜欢对着齐娜黑脸,但是每次黑脸说出来的话听着像是在训斥她,可里面都带着浓浓的关心。

        齐娜吐着小舌头,伸出手接过来:“谢谢老公,我就知道我老公对我最好了……”

        典型的二皮脸,你怎么说我都不生气,自己还特会安慰自己,姜饶就是想发飙都找不到借口,齐娜拿着一块点心往姜饶的嘴里送,夫妻嘛,就是有好吃的一起吃的伴侣。

        姜饶也是饿,他早上也没吃饭呢啊。

        外婆就看着那边吃的不亦乐乎的两个人,自己也是憋气,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说叫你来是为了干什么的?跟没事儿人似的,就知道吃。

        “你一会儿离远点,你是嫂子也犯不上你给拎鞋?!苯闹龈榔肽?,就是不愿意叫齐娜靠的近了,姜饶不太喜欢乔芸。

        齐娜点点头。

        外婆叫齐娜进去陪乔芸,乔芸跟乔芸又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乔芸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齐娜结婚也哭了,但那是因为有些舍不得父母,乔芸这明摆着就不是舍不得的事儿啊。

        吴国太家来接亲,几个亲戚就说乔芸家不错,你看女方还给准备房子的,就是这房子装修的不怎么好,除了那屋子里能看,外面就不能看了,这不就是失策嘛。

        “好好装修装修就好了,房子都给出了还差这一点钱啊……”

        也有人背地里抱怨吴国太他妈就是太抠了,准备的那糕点,人外婆特意买的好的,就是为了录像好看,吴国太他妈不管这些的,买了一些老式蛋糕几个盘子一摆,然后就是苹果香蕉乱七八糟的,谁饿谁吃,吃饱才是硬道理,什么吃好那没用。

        接亲的人过来,复杂的形式也没有,就敲门喊一声外公外婆,人放进来给抱下去,这边缺个穿鞋的,之前外婆定的是夏侯芳,那芳芳这孩子早上背着书包就偷摸摸的走了,典韦也会找借口,说孩子现在功课紧,你也没招啊。

        “穿鞋的人呢?”

        吴国太看着乔芸问,不至于穿鞋的人也没有吧?这他们昨天没说好吗?

        乔芸无辜的看着吴国太,那芳芳走了,她以为外婆会定人,外婆就到处找齐娜,齐娜早就被姜饶给领下去看热闹去了,姜饶就是别着这个劲儿,我老婆是乔芸的嫂子,没有道理给乔芸穿鞋的。

        你说最后这鞋还是外婆给套上的,有的人没见过啊,新娘子的鞋还是长辈给穿?

        到了酒店那边,吴国太家亲戚跟邻居也就是那么几桌,外婆家的亲戚,一共不到七桌,吴国太是没有告诉同事自己结婚,觉得在这里办也是丢人,乔芸原本还雄心万丈的,合计结婚能收回来多少钱,现在这么一看,就这么几个人,收什么钱???

        拉着一张驴脸,这敬酒谁都能看出来,新娘子好像就有点不高兴。

        婚礼请的录像跟主持人,你就看这主持人唠唠叨叨的,什么感谢外婆如何把乔芸给养大的,被人看的腻味,吴国太家里也听的腻歪,这是干什么???表彰大会吗?

        外婆满眼就都是泪水,真是说到她心里去了,确实把一个孩子给拉拔大就容易吗?自己也是回想着那些不容易,一激动就哭了,眼泪哗哗的淌,夏侯兰也是有点感慨,但还不至于哭,她是感慨,这婚礼办的这个寒酸啊。

        压根就没人。

        姜饶结婚的时候那桌就不停的在加,给她忙的,你说都没有时间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一波一波的人,那接的钱就不要说了,你看吴国太家这办的……

        夏侯兰觉得自己已经说不出来什么了。

        主持人浪费了一个多小时,他又是说又是唱的,深情并茂,不知道别人是不是会给他这样的帽子扣,乔芸只觉得眼前的人是傻逼。

        纯属傻逼一个。

        她要的婚礼是新郎牵着自己的手,然后有个台子,从舅舅或者是姨夫的手里把自己给接过去,然后全部的人都带着一种羡慕的目光看着她,但是现在呢?狗屁都没有一样。

        感动什么?主持人的水准就都是这样的,哈拉个没完没了的,你就不能捡重点说?

        乔芸觉得自己买这个婚纱都对不起自己,她花了三千多,就觉得这个婚纱很漂亮,结果这个该死的酒店,给了她一场难忘的婚礼。

        便宜的酒店自然席面你就不能要求了,没什么青菜就全部都是肉,什么梅菜扣肉,什么肘子这都是之前准备好的,现做的话包席的人那么多,现做不过来的,提前做好了到时候一加热端上桌这就好了,冷菜很多,竟然席面上还有拼的香肠,吴国太家邻居是吃惯这样的席面了,谁家结婚不都是这样的,夏侯兰一看那菜,自己就一点食欲都没有了,不是说她有多高贵,而是这菜席面太寒酸了。

        自己也是有女儿的人,将来她女儿要是结婚这席面,她能把对方父母的头发都给抓掉,不是欺负人是什么啊。

        姜维也没怎么动筷子,姜维对吃挺在乎的,每天中午就都是跟同事出去吃,反正能报销,就他每天中午吃的就都比这个席面好看多了,心里也是纳闷,自己丈母娘事先知道吗?

        外婆脸都气黑了,她事先就哪里知道会是这样的席面,这是什么???

        不说你家弄的就跟姜饶的席面差不多,你也得说得过去吧?

        这一桌是三百还是三百五???

        齐娜是不管那套,自己吃的很香,冷盘不吃,直接吃现抄的菜,一边吃一边还跟姜饶说悄悄话。

        “这肉段做的可没有我们家楼下那家做的好吃……”

        姜饶抿着唇笑,自己拿着筷子给她夹菜,放小盘里放,齐娜是真饿了,吃的也比较多,姜饶就看着她,早上吃那些糕点都给吃哪里去了?

        “你肚子也不怕撑爆了……”

        “你在故意说我胖是不是?”

        王超是压根就没进来吃,自己也不差这么一顿饭,他本来都不想来的,自己随了礼就走人了,关系不好就没有必要强装。

        这边下桌,就有开始装菜的,都装回家自己家,谁在的那桌就装,最后不装的吴国太家里收走,吴国太他爸还就喜欢烂菜,觉得这样的菜有味道,更加好吃。

        乔芸就看着乱七八糟的席面,自己怀孕本来就恶心,加上早上气儿就不顺,现在一切一切,自己委屈的一直掉眼泪,吴国太他妈也没给乔芸好脸子,除了哭你还会干点别的吗?

        今天你结婚,就坐在哪里哭丧,你是哭自己呢,还是哭他们家呢?

        “乔芸啊,你要是没事儿就赶紧把身上的婚纱换下来,准备要回家了……”

        吴国太他妈拎着一个大桶,里面就都是剩下的菜,回家热热吃,剩下的就冻起来,等没菜的时候在拿出来吃被,这也不脏的。

        乔芸回到家,就跟吴国太掐起来了。

        “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嫁了……”

        吴国太也是气不顺,主要就是因为乔芸,从准备结婚开始她就是这德行的,今天就更加过了,自己还没说她呢,她耷拉着脸给谁看呢?

        吴国太觉得自己越来越讨厌乔芸,他妈那天回来就跟他说了,他爸摔了之后乔芸是怎么偷偷跟外婆说话的,吴国太是没表现出来,可进心里了,母亲的话就一直回荡在耳边。

        “谁逼你嫁了?”吴国太反问乔芸,有人捏着她的喉咙叫她嫁吗?

        乔芸以为他至少得过来劝劝自己吧?结果现在就这态度,这房子是自己外婆的,装修钱还是外婆出的,他干什么呀?

        还想好了吗?

        泪眼摩挲看着吴国太:“今天这吃的是什么饭???”

        没等乔芸抱怨完,吴国太就冷笑上了。

        “所以你就耷拉着一张驴脸,我家都欠你的是不是?乔芸你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了,结婚之前你就知道我家是这样的,你要是不打算结婚现在也来得及,我们俩马上就去离了……”

        谁怕谁?

        离婚我照样能找到没结过婚的小姑娘,你呢?

        你大着肚子,我就不信,你敢跟我离婚,我就吃死你怎么了?

        乔芸果然就不吭声了,觉得自己要是闹的太厉害,在伤了感情也犯不上,乔芸就是不懂,要么你压根就别闹,你都忍了,这话你都喊出来不差最后那么两句的,人你也伤了,自己还憋气,不知道你求的是什么。

        结了婚情况就不同了,婆婆就可以摆款儿了,反正你就是这个家的人了,你愿意待你就待,不愿意待你就拉倒,没人拦着你。

        吴国太正常上班,两人也没出去溜达溜达,没那条件也没那时间,吴国太他爸妈接着卖盒饭,每天忙的要死,哪里能顾得上乔芸,没结婚之前对乔芸好,那就是怕婚礼生变故,现在他们老吴家就不变了,你怀着孩子呢,你要是敢提离婚,他们家不怕,那就离,到时候你自己带着孩子,她就不信,乔芸还能找到什么好样的,不光现在吃死你,将来也准备吃死她一辈子。

        结婚之后十天,你说吴国太他妈就没来过一个电话,没说关心关心乔芸怎么样了,孩子怎么样了,乔芸这开始去医院检查了,每次去就外婆陪着,吴国太不陪着去,生孩子也要准备一些手续的,乔芸现在没事儿就合计去准备,周末叫吴国太陪着自己去,结果他说没时间,忙着玩游戏呢,哪里有时间管这些,外婆乐意不乐意,那两人都结婚了,她总不能盼着乔芸离婚吧,自己对吴国太也是有些纵容,你对着他好了,他才能对着乔芸好啊。

        外婆的这个心里跟王妈妈如出一辙,想着我对你好,你就能对我们家的孩子好。

        外婆在吃的上面对吴国太就挺用心的,吴国太喜欢吃肉,外婆就顿顿让她见肉,不用他做任何的事情,可这孩子就是不长心,外婆有时候郁闷就跑去女儿家嘟囔嘟囔,确实没选好人。

        “这当初就不应该叫他们俩成,我就应该坚持到底?!?br />
        说到底还不是乔芸作,是她自己非愿意的,最后外婆想让他们分手,结果她怀孕了,这就没办法了,拆不散了。

        “连懒带馋的,回到家就一根手指头都不带动的,你说乔芸这怀孕呢,就没看见他有知觉觉得老婆怀孕了,我得做点什么,那妈就更家别说了,跟没事儿人似的,电话都没一个,这都是什么玩意啊……”

        夏侯兰心里想着,这是乔芸的选择,她自己选了就得自己受着,现在女孩子找婆家都说先看看婆家条件,这不是势力,而是现在社会就是这样的,贫贱夫妻百事哀啊,过日子要是在没钱,那你就去看吧。

        乔芸这就是要走不寻常路线,觉得自己很伟大,拯救人吴国太家里去了,你贪图别人点什么,就得付出点什么,那吴国太不是好看嘛。

        乔芸不愿意吃饭,就想吃全家桶,叫吴国太打电话,吴国太就说自己没时间,等人送上门了,吃他可就有时间了,吴国太是典型的有事儿你别找我,有好吃的我就跟着吃,我也没什么话。

        ------题外话------

        年会复选已经出来了,不过这个要花钱的,一票100币子,愿意投的投,不强求哈,投票的位置还是在封面上原来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