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看什么呢?”陶林玉歇口气,就看着简宁玩电脑呢,他这人不像是这么喜欢这东西的人,弄什么呢?自己好气的探过来一眼。

        简宁呵呵的笑着:“想给王冉买个耳麦,听歌不是方便嘛,但是这方面自己了解的又不够清楚,搜搜看?!?br />
        陶林玉哦了一声,自己神秘的一笑,结婚到现在也有一段时间了吧,简宁这个性可真好,时时刻刻都挂着老婆啊。

        简宁本身对这些了解的不是很清楚,因为他自己不弄,给王亮发了一条短信,王亮是回了,简宁直接就下单子了,定的是Harman/Kardon。

        花多少钱他不在乎,在乎的就是生活品质。

        一晚上几乎没怎么休息,觉也没睡,大半夜的时候病人家属跟医生干起来了,其实有时候医患之间确实存在太多的问题,谁都不能理解谁,家属就觉得医生不够负责,医生觉得家属太难缠,现在还有些病人家属就偷偷的拿着手机录音,不是为了别的,就是为了要证据。

        早上准时下班,自己在位置上坐了一会儿,清醒一下,王冉的短信就发了进来。

        简宁拿起来手机看了看,唇角抑制不住的上扬,微微的翘着,忙碌一晚上之后收到她的短信心情就会特别的愉快。

        “小兔子吃早餐了没?”

        恨不得就长两个翅膀马上飞到她的身边去。

        开车回家,到家没有吃饭,确实很困,换了衣服就直接上床了,王冉现在在家里就用拐杖,坐在床上看看他。

        “先吃一口饭吧?”

        简宁拉着她的手,自己也不说话就那么睡了,护工探进头看着王冉,那意思简宁是不是不吃了。

        “先放外面吧,他睡不了多久的?!?br />
        结果一觉竟然睡到了下午,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浑身气爽,踩着拖鞋进了厨房,觉得家里的拖鞋有些变形,想要换新的,拿着毛巾擦着脸。

        “一会儿我们俩去商场买几条毛巾吧?!?br />
        王冉一听,去商场买毛巾???商场的毛巾卖的多贵啊。

        正常别的地方一条稍微好的毛巾二三十撑死,这还是好的,可是一进商场,五六十、七八十还有更好的,王冉不觉得这些有什么不同,毛巾不就是用的嘛,再说也不能用多久。

        “简宁啊,家里还有毛巾呢……”

        护工适时的说了一句,王妈妈给家里买过好多,说留着换着用的,用完了就可以当抹布擦地板嘛。

        不过王妈妈也是贪便宜,八块钱一条。

        有的是三四块的,这样的价格在简宁看来,用着似乎就不是很美好了。

        简宁没吭声,自己从厨房里出来吃饭,王冉也弄不过他,你看这人脾气好吧,什么都好,但是花钱的这个劲儿你就整不了他,他说买什么,你就是提前给买了,不对他的心,背着你就给扔了。

        “那去吧?!?br />
        两个人到一起生活,总是要磨合的。

        简宁抱着王冉下楼,她自己下不去,怕摔,开车载着她去了商场,他一买东西看的王冉就眼睛疼。

        “开个这个?!?br />
        给王冉买了一个梳子,就王冉眼睛看就是塑料的嘛,一个梳子七十块钱,这还是买的便宜的,简宁一拿东西王冉就眼睛跳,一双拖鞋两三百,她过去能消费得起,问题现在不是用钱嘛。

        简宁脸色都没有变过,刷完卡自己提着袋子推着她,王冉被抱上车,自己看着放在后面的袋子叹口气。

        等简宁上车,脸上的表情换了换。

        王妈妈过来看闺女,王爸爸在楼下刷车呢,你说这人奇怪不奇怪吧,自己女儿家,你说他就不上来,人就在下面,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干嘛,给王妈妈气的,王爸爸说是要洗车,王妈妈叫护工把水管给他扯下去,自己站在卫生间对着下面喊。

        “你就刷车别上来了?!弊约翰茸磐闲跞降姆考渥?,一边走一边嘟囔,你说人年纪越大性格越奇怪:“就没见过这样的,你说他怕什么???说着来看女儿的,他可好,过来洗车来了,家里是没有水给他洗车???”

        王冉就笑,她当女儿的还能不了解自己爸爸的个性嘛,就是那样的人。

        “妈,行了……”

        王妈妈又嘟囔了几句,看着脚上的拖鞋有点不一样,这是又换了?自己上次不是买了好几双嘛,这跟自己给买的也不一样啊。

        “这是我买的拖鞋嘛?”

        王冉苦笑:“不是,昨天我跟他去商场买的?!?br />
        “这简宁花钱真是不当刀啊,商场里卖的东西多贵啊,一个拖鞋,穿穿就换的,我给你们买的不是挺好的?”

        王妈妈觉得自己买的那拖鞋也不便宜啊,一双三四十呢,她都是捡好的买的,结果还被人给嫌弃了。

        王冉笑笑,没有说什么,她不能当着妈的面说简宁乱花钱,有的人个性就是这样的,这没办法的。

        外面有人敲门,王冉家的门开着呢,屋子里有人,下面也有男人,所以也不怕,是送快递的,就在门口站着呢。

        “签收一下?!?br />
        王妈妈踩着拖鞋站在门口签了字收了东西,问王冉拆不拆。

        “先不拆了,他买的也不知道是什么?!?br />
        王妈妈就给放一边了,她也不喜欢动别人的东西,看着女儿恢复的越来越好,自己只会越来越高兴,唯一叫她觉得稍微有那么一点担心的,那就是王焱这成绩啊。

        王妈妈就跟女儿说着。

        “你哥呢,是个撒手掌柜的什么都不管,你嫂子也辅导不了王焱,她说现在孩子的书她都看不明白了,你说她都看不明白我不是更加不明白了,孩子每天补习,结果这成绩……”

        王妈妈心里能不担忧嘛,你说现在这要是不念大学,将来就没个好前途,王焱这才开始上学啊,这就在后面打狼。

        王妈妈不能跟徐秋华嘟囔,怕徐秋华打孩子,觉得徐秋华不会教孩子,问题自己也不会教啊,你说她念过多少书,就是有那心也没有那本事啊,到了女儿家,没什么不能说的。

        王冉被自己妈给逗笑了。

        男孩子嘛,有时候聪明劲儿会晚一点,小学成绩不好上了初中也许就好了呢。

        王冉是赞成自主,叫孩子学那些,你说把孩子给压的,都要压垮了。

        这话王妈妈可不愿意听,现在不努力,人家的起跑线在哪里,提前就跑了,你王焱就是跑的快,那将来也不好追啊。

        “你啊?!蓖屏送跞降耐芬幌?,觉得女儿不上心。

        王爸爸这边刷完车喊王妈妈,问她走不走,王妈妈人在卧室探出头,你说这个老死头子他就真的是来刷车的?

        王冉架着拐杖,王妈妈伸手就去扶她,王冉走到窗子边,乐呵呵的看着下面。

        “爸,你上来坐一下?!?br />
        王爸爸进来也没有话跟女儿说,一声不吭就坐在沙发上,王妈妈看的就这个来火,你说你就一点不关心你女儿?

        自己开口。

        “王冉现在能用拐杖走路了……”

        王爸爸也没吭声,王妈妈这邪火这个严重啊,立马就翻了。

        “走走走,现在就回去,省得你摆着一副脸子给别人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别人的女儿呢?!?br />
        一边说一边推王爸爸,王冉不能走的太快,她就是想,自己也无力。

        “妈,我爸就这样,你别对他发火……”

        两个老的下楼,上车,王妈妈挥手叫王冉回去。

        王焱就觉得自己很累,四点半放学就开始各种补习,一直到八点才能回家,回家还要写作业,他觉得很辛苦,什么都要补习,这是为什么呢?

        写写作业就惦记那个IPAD,里面有游戏啊,他就喜欢玩,徐秋华可能是去邻居家坐着去了,王超还没下班,王焱偷蔫蔫的自己把IPAD藏在衣服里,自己就玩上了。

        王妈妈进来给孙子送点水果,自己也觉得他辛苦,可现在不辛苦,那以后就来不及了。

        王焱现在跟王冉王超那时候还不一样呢,现在是普遍都念大学啊,别人都念,你念不上,你就是落后了。

        看着孙子在那边玩赛车,王妈妈把盘子放在桌子上。

        “王焱啊……”

        王焱吓了一跳,问题这孩子还对你嬉皮笑脸的,嘿嘿的笑着,也不怕,知道自己奶奶不会打自己。

        王妈妈就觉得孙子现在有点像是滚刀肉,什么都不怕。

        自己就特别想狠狠打他两巴掌,但确实舍不得。

        “你作业写完了没???这都几点了?”

        王妈妈不怪王焱,那孩子现在小不定性,可徐秋华呢?孩子不定性你也不定性?你丈夫不回家,你就不回家?有这个时间宁愿去跟别人聊天?你知道孩子现在成绩不好,怎么不看着一点呢?

        王妈妈心里就来气,徐秋华也是够狠,在邻居家坐到了九点半,王焱这才开始写作业,王妈妈看着儿媳妇回来了,自己也是一声没吭,生闷气呢,你自己儿子你都不在乎,我在乎什么。

        “你怎么还没写完啊,是不是玩来的?”

        徐秋华上手就去拧孩子的大腿,王焱就叫唤。

        “我的妈啊,疼……”

        大小蛋子就长了一个玩的心,王焱还有拖延症,就喜欢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就是不愿意把作业给写完,王超今天加班,十点半回家,王焱这作业还没写完呢。

        “妈,这道题我不会……”

        “你问我,我也不会啊,你上课都听什么来的……”

        王超回来就睡了,说是累了,孩子也不能在把他给叫醒,你说这父母两个人。

        王妈妈去学校接孩子的时候跟别的家长聊天,就说有个老师补习的特别好,就带着王焱去听课了,王焱现在就反感补习,自己嘟着大嘴,他才开始上小学,现在就没有人身自由了,以后怎么活啊。

        现在这孩子跟过去还不一样,身上的压力确实大,家长呢,努力的挥舞着小鞭子就恨不得一鞭子抽下去孩子突飞猛进了,不能输在起点上啊。

        就单说王焱这学校,现在是暑假但是孩子没暑假,这个时候每天补课,你要是不补的话,开学之后老师直接从暑假讲完的地方开始上,你没补习你上哪里能听得懂?

        老师跟家长之间就好比医生跟患者之间是一样的。

        老师补习不说是为了什么,单从家长这方面来说,心里憎恨这种情况的发生,但是自己的力量那么微薄,他们能阻止什么?叫学校不要给孩子补习,你一旦闹了,将来谁会对你孩子好?

        你不补习就是等着孩子开学之后跟不上吧,不说这个,就给老师送礼,人家都送,你不送,老师就对孩子不好,老师就是这样现实的,你不能憋着这个劲儿说就不给送,除非你就想老师不关心你孩子。

        小孩儿这东西,老师说一句比家长说一百句就都有用,家长能怎么办?

        徐秋华就跟王冉抱怨,她也是买菜顺路就过来了。

        “你说王焱这成绩,我要是在不表现,这孩子不就完了,学校叫家长干活,我得冲着第一个去,学校说要废品,这不马上要开学了,易拉罐书本废纸就都得给准备好,别人交五斤十斤,咱们也不能落后是不是?”

        最叫徐秋华觉得生气的就是送礼。

        “这不他们班老师给补习嘛,大家都送礼啊,我知道的也晚,买也不能买的太差,我合计给买个包吧,花了我二百多啊,我自己都没用二百多的包……”

        徐秋华想别劲儿就不送了,可是不能拿孩子的前途开玩笑,现在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吧。

        王冉念书那时候真没有这么严重,而且一年到头就交两次学费,其他要的钱很少,不像是现在孩子,五花八门的什么费用都收。

        徐秋华也是抱怨抱怨,可惜就那两百块钱的包,人老师还没看上呢。

        王焱他们班有个叫徐巧巧的是班里的班长,学习好模样好,老师就特别喜欢那孩子,人家家里条件也好,徐巧巧她妈给老师买了一个名牌包,这东西在徐秋华来看,自己肯定买不起的,花七八千给老师买个名牌包?这不是要她的命嘛,她在意的是,徐巧巧的妈妈送这么贵的东西,那自己送的那点玩意你说老师能看上嘛?

        “这不就是助长不好的风气吗?老师教育下一代的,你说这叫什么老师?”

        徐秋华就在王冉家开上批判大会了,指责老师各种不对不好,然后掉过头自己还得去学校拍马屁。

        徐秋华对着人徐巧巧的妈就有点底气不足似的,她就这样,遇上比自己有钱的立马就气焰上先掉下来了。

        “你给她买那么贵的东西干什么啊……”徐秋华跟徐巧巧的妈妈也算是认识。

        这点钱对人徐巧巧家里来说根本就不算是钱。

        “我家也是有这个条件,花点钱叫老师对孩子好点,我们是女孩子,有点什么老师能注意到立马通知我,我觉得挺值得的,我跟老师也像是姐妹儿……”

        徐秋华就在后面磨牙,是,你们像是姐妹了,那我送东西怎么送???

        家长之间也是有攀比的,这送礼的价格就直线往上拉,你送的东西好点,贵重一点,补习的时候老师会特别关注那孩子的,也会多提问,只要多提问,你说孩子注意力不是就集中了嘛。

        徐秋华这是咬咬牙,问王超怎么办?

        “你就拿一千块钱给老师送过去不就完了,送什么礼啊,你知道她喜欢什么?”

        徐秋华送了,开始老师不收,说学校有规定,老师不能乱收家长礼物的,徐秋华这是推来推去,自己花着钱还得感激老师,没办法啊,老师最后收了,你说这事儿也邪门,老师对王焱稍稍关注一点,孩子的成绩就开始往上爬。

        徐秋华坐在客厅里跟王妈妈叹口气。

        “我这一千块钱也算是没白花,上个小学就这样,上初中高中,我们还念得起吗?”

        她现在就开始担心孩子的未来了,小学老师胃口就这么大,这马上还有教师节呢,教师节还得送,一想起来自己就头疼,还不能乱送,还不能便宜。

        王妈妈也是看不惯这种风气,老师就是教书育人的,怎么现在反倒是成了变相敛财的?

        “好老师也有,可惜我们没遇上啊……”徐秋华感慨了一句,好老师有没有,肯定那是有,你看有的节目就把老师给夸的,可惜他们不是没遇上嘛,遇上的就是这样的,王焱的班主任挺年轻的,也很漂亮,谁知道就是这样的人啊。*

        “对了,昨天接了一个包裹,我没有动,放柜子里了,你去看看吧?!蓖跞揭急杆醯氖焙虿畔肫鹄?,给忘记了,彻底忘记了。

        简宁起身踩着拖鞋下地去了客厅找了一圈就给找出来了,是耳麦。

        早上陪着她出去怕她无聊,听听音乐,是不是就会事半功倍,这才给她买的。

        “试试看,看看效果好不好?!?br />
        简宁带上门,自己坐在床上,他下了一首歌,是张惠妹的站在高岗上,觉得听着这歌做恢复,一定会有信心的。

        王冉觉得他还真是花花样倍出。

        自己试了一下,音感特别好,哪怕就是自己不了解这方面的也觉得很好。

        “花了多钱?音感好像很好啊……”

        简宁伸出手摸摸她的头把耳麦收起来,大晚上的听歌对耳朵不好,放在柜子上,回头告诉王冉:“我放这里了,便宜,才几十块钱?!?br />
        王冉就估摸着,现在耳麦这么便宜嘛,还是说她就真的不了解,所有的耳麦效果都差不多?

        没开工资呢,前天跟王冉去商场买了四双拖鞋外加一个梳子花了将近六百块钱然后又买了一个耳麦,就是刚才收起来的,一千五一个月还有油费拉拉杂杂的,这钱就真的花出去特别快,简宁不说,王冉不知道,他也不愿意叫她担心,挣钱不就是为了花的嘛。

        扶着她躺下,自己跟着关了台灯就上床睡觉了,搂着她的腰。

        “明天早上陪你去买几盆花,去不去?”

        王冉如果不打算去,简宁自己当然不会去。

        王冉笑笑,手把着他的大掌,个子高手也会大出来许多,把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心里,简宁另外的一只手自然而然的就摸到她的胸上去了,现在睡觉一般都是这么睡,养成习惯了。

        “手太大了……”

        简宁笑笑:“是嘛?!?br />
        两个人没一会儿就睡了,简宁先醒的,花市开的比较早,因为早上都是一些散户或者大户来批发,早上三点多就开始人多,他是三点醒的,自己掀开被子,打了一个哈气,看着王冉还在睡呢,头发一缕挡在眼前,自己伸手把她的头发给拨开,悄然无声的下地,尽量压低声音进了卫生间,回房间换了衬衫裤子才走到床边喊她,伸出手轻轻碰了一下。

        “去不去花市儿了?”

        王冉没睡醒,哭着脸看着他,耍赖:“不去了行不行?”

        眼睛都睁不开,起的太早了,现在生物钟被调整的就起不来,简宁的目光里带着宠溺,那不去就不去被,还能强迫她去啊,不去就准备在接着睡觉被,才动手要脱衬衫,王冉伸着手。

        “我去?!?br />
        简宁解扣子的手顿了一下,王冉继续张着手。

        “老公,我起不来了……”

        简宁慢吞的把她给扶起来,自己给她拿拐杖,王冉打着哈气。

        “起的太早了,有些眼花……”

        洗漱之后就感觉好多了,护工是听见声音就醒,问了一声,简宁说要带王冉去花市儿问护工去不去。

        “我就不去了?!?br />
        这才几点啊。

        护工打着哈气就回房间里了继续睡,简宁抱着王冉,没拿拐杖,因为去花市人多,叫她慢慢走,后面的人也不能等她慢慢走啊,把轮椅拿上车,王冉坐着副驾驶的位置。

        简宁随后上了车,单手搂着王冉的头,在她脑门落了一吻。

        “早安,老婆?!?br />
        王冉笑笑,笑颜逐开,手摸着这个男人的脸。

        简宁的皮肤看着很好,但是手感其实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好,男人嘛皮肤照比女人还是要差的,感受着手掌下面来自他皮肤的温度,结婚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这个世界上两个原本陌生的人恋*过后组成一个家庭,这个男人也许别人都能看见他的帅气,看见他的斯文有礼,但是却看不见他衣服下的身材,这是属于自己的,可以随便摸的。

        有时候摸着他的胳膊自己就会觉得高兴,至于为什么高兴呢,王冉说不清楚。

        开车到地方,抱着她下来,推着她进去,太多太多的花了,简直太美了,空气里还有隐隐属于花的花香,浓重的清淡的。

        不买就光是看看,自己都会觉得幸福,太幸福了。

        一整天从起床开始,心情就是亮色的,简宁给王冉买了三个小盆栽,都不是特别大。

        “现在就交到你手里了?!?br />
        王冉点点头,她挺有信心给养好的,觉得自己没有问题。

        在里面转了能有两个多小时,又顺路去的广场,王冉特有意思,一边自己走步一边哼着歌,不叫他跟着自己,叫他在边上坐着就行了。

        嘴里哼着跑调的歌曲,*情是个奇妙的东西,它可以把一个人变得不像是自己,哪怕唱着跑调的歌曲在他的面前依旧自我,不怕他会笑话,哪怕他就是开玩笑,她依然可以欣然接受,或许还会俏皮的反着调侃他一句。

        简宁接到医院的电话,现在叫他回去,这就没有办法了,只能送王冉回家,然后去医院。

        医生的工作就是这样的,忙碌却叫他觉得踏实。

        王冉回到家,中午还没吃饭呢,护工把饭给做好了,这边才吃两口,那边外送的就上门了。

        简宁给家里的两个女人定的鳗鱼饭跟天妇罗套餐。

        护工就看着桌子上的东西,你说这简宁,这不是浪费钱嘛,家里也不是没有饭,你说买这个干什么?一看也不便宜。

        王冉现在是给买了就吃被,说那些也没有用,她尽量不去计较钱,两个人生活就是要你退一步我进一步,我进一步他退一步,本来是好事儿在弄的大家都不高兴,没有必要。

        王冉一开始也是有点想不开,女人嘛担心的事情就太多了,后来就不同了,是因为知道简宁为了自己回去求他家,这并不是王冉愿意看见的,她跟简宁可以生活的很好。

        所以丈夫用了心思想叫妻子吃的高兴一点,自己就不要想这些东西花了多少钱,自己这个月是不是就不够花了,高兴的带着幸福的去吃掉。

        护工就觉得一开始吧,自己不算是了解简宁,你看打眼一接触,简宁就是一个脾气很好的好好先生,现在自己认真看了,也跟他们生活这么久了,看着他买东西,就知道这个人花钱不当刀,是真的不当刀。

        她年纪放在这里,自己家里又不是特别有钱,觉得有些钱是能攒下的,你看王冉她妈总是搭钱是为了什么???不就是怕他们俩不够花,简宁这大手大脚的习惯不是很好。

        在一个吧,就觉得王冉有点不懂事,你妈总是搭钱,你就这么花???你也不说说他,有钱就攒起来,你说你复健得用多少的钱?“大姐吃啊……”

        “我就不吃了,我吃不惯这些……”

        护工就是不吃,无论王冉怎么让,等简宁下午回来,用微波炉热热给简宁端出来了,弄的简宁还一愣,这怎么还有剩的?

        简宁看看护工也没说别的,那就吃了被,这东西过了这么久,味道就有些变的。

        王妈妈打电话过来问问,这小两口过的怎么样啊,护工就告状了。

        “这简宁啊,花钱是一点谱儿就都没有,中午动不动就给王冉订饭,你说家里做的不是挺好的,还有营养,价格也没那么贵,那外面做的东西调料放的都多,哪里会对身体好啊……”

        王妈妈不太愿意干涉女儿姑爷怎么过,只要钱够,那就随他们了。

        简宁现在工资多了一点,自己从王冉进医院到现在出院,他是真的一件衣服一双鞋都没有买过,还好过去买过许多,现在就是换着穿也不至于没衣服没鞋,给王冉买东西有些狠,衣服鞋子换季就给换,这样的男人有些女人很喜欢,觉得简直就是完美,有些女人觉得华而不实,你都穿在身上了,将来用钱,狗屁掏不出来,过生活又不是玩浪漫。

        王冉脱离简宁自己想去商场不现实,在一个叫护工推着她去,来来回回坐车,还折腾人,自己也是没办法,叫自己妈妈帮着他买吧,自己妈妈买的东西还怕他看不上。

        拿到了稿费,不是很多,但也算是有进账,还是挺开心的,用自己的专业能赚到钱,觉得很幸福。

        给小朱打的电话,小朱愿意跑这个腿,小朱去商场然后给王冉发照片。

        你说商场肯定就不让拍照,小朱是好说歹说的。

        “因为是给别人买,她不看我不知道就要哪款……”

        售货员是不让拍,好在店长挺好说话的,这东西你防是防不住的,小朱发过去照片,自己等着王冉的信儿。

        王冉给小朱打电话,确定了款式,小朱拿着王冉给自己的会员卡,这才想起来,好像说简宁过去总是在这家买衣服。

        “哦,如果您提早拿出来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的,这位先生好像很久没有过来店里了……”

        小朱模棱两可的说着:“嗯,他有点忙,所以现在没有时间?!?br />
        人家也不会问太多的。

        *

        再说乔芸这边,外婆就是这态度,你愿意结我就给你买这样的,不愿意结那就随你的便,乔芸这怀孕呢,还天天哭,实在屋子就弄的太难看了,卫生间的热水器还是那种很老式的烧水的,就一个水箱,按照乔芸的意思现在是不是就应该换一个?太阳能也行啊,又省电冬天还能用的,洗碗什么的就都有热水多好。

        可是乔芸这个性,有什么自己又不说,就埋在心里,外婆现在是一个劲儿的就要跟她过不去。

        这酒席得定吧,去星级酒店?

        谁出钱?

        姜饶结婚人是在四星酒店办的,除了家里条件好之外,夏侯兰跟姜维认识的人也是比较多,钱能收回来,不能办的太寒酸,在说齐娜娘家不也是给力嘛,这婚礼就一定得办的好,但是乔芸,她自己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亲人,接钱能接多少?就家里这些人,依着外婆的意思,他们这边就吃顿饭就得了,让吴国太家里自己办,这样她也管不着吴国太家里怎么弄。

        外婆拿着电话就给吴国太他妈打过去了,把自己的意思说出来,吴国太他妈也很爽快,我家办就我家办。

        吴国太家亲戚也不是太多,再不然就是邻居,你要叫吴国太他妈去星级酒店办,能把他妈心脏病给吓出来,就门口的那饭店,也挺不错的,打听了一圈,一桌差不多三百七,这就算是挺不错的规格了,自己回到家就开始算计,这钱能接回来不。

        问吴国太单位能请几个人,吴国太说差不多能坐两桌,他妈就叹口气,怎么同事才有两桌???

        她就不想,她平时都不叫吴国太去走同事的来往,现在自己家里有事儿了,她又觉得能来的人太少了,问乔芸压根就不用问,乔芸同学早就不走了,至于说同事,她这工作上的,走马观花似的,哪里有什么人。

        吴国太他妈带着乔芸去订的菜,一进饭店门口,乔芸就有点不愿意,觉得太小了,就两层,还是那种一看就特别普通的饭店,自己要举办婚礼吧,就在这里办?

        乔芸跟吴国太嘟囔,说那酒店是不是就太不好了,吴国太看着乔芸的脸,那没钱怎么办?你家有钱,可你家不出???

        吴国太看着外婆买的那点东西,自己就来气,可是他妈说了,钱是人家出的,给买就行,不挑那个,反正一起住,人家都不嫌弃,他一个免费住人家房子的嫌弃什么,吴国太憋着这口气。

        “那我家就这个条件,我也说不动我妈,但是你行啊,你回去好好跟外婆说……”吴国太也不愿意就在那饭店举行婚礼,单位的同事一来看,成什么了?再说同事过来家里,不就知道他家是卖盒饭的嘛,他可丢不起这个人。

        乔芸低着头认真的想着,她认真想了。

        回到家,把包扔在沙发上,外公人在楼下呢,乔芸就下楼去找外公了。

        “外公,你现在恢复的就特别好?!鼻擒啃πΦ目醋磐夤?。

        外公听着她的话还挺高兴的,毕竟说自己恢复的好嘛。

        扶着外公上楼,外婆买菜回来了,乔芸跟着外婆进了厨房。

        “你进来干什么,弄你一身的油烟子赶紧出去?!?br />
        外婆说了一句,乔芸嘿嘿的笑着:“酒店已经订了……”

        乔芸试图想从外婆的脸上看见什么表情,可惜什么都没有,外婆现在是彻底想明白了,自己是想叫乔芸去好的酒店办婚礼,但是钱呢?谁出钱?

        就吴国太家里这个抠劲儿,自己要是说出钱,说不定人家在背后怎么乐呢,外婆也是觉得为了乔芸好,既然你们要结婚,他家也是这条件,人家现在就是玩不要脸的,你也没招治人家,这肚子眼看着说大不就大嘛,还说什么啊,这就是债啊,上辈子欠的,这辈子来还了。

        外婆不吭声,乔芸也没招,自己回到房间又哭了一场,觉得就是没爸妈没人心疼被,你看王冉姐。

        典韦上次说过一次,说王妈妈不少搭王冉的,乔芸一听,这不还是只有亲妈能挂着你,外婆到底是远了一层,在说心疼你,只要让她觉得不痛快了,她就让你不痛快。

        晚上吴国太来家里吃饭,吴国太小伙确实材料,这过来家里邻居还能看不见啊,不得不承认,人小伙长得真是好。

        “这乔芸长得可没那么漂亮,你说这男朋友找的,真是材料……”

        第一眼看,除了看外貌身高你还能看出来什么?外婆是跟吴国太家里闹过,邻居也是看过,可外婆会说,她又不会每家去告诉,吴国太家里条件不好卖盒饭的。

        那就是误会被,你看吴国太外在条件这么好外婆还不乐意呢,大家都说外婆这眼界太高了,这样的都不行,你家乔芸还要找什么样的?乔芸也就是一个一般人,凭什么挑人家???

        乔芸就喜欢别人看吴国太的目光,她很享受这一刻,丈夫是她挑的,很出色,她不是很美丽,但是就能嫁给这样很帅气的男人,这是她有本事,别人想找,还找不到呢。

        乔芸觉得自己应该自豪的。

        你就看在桌子上吃饭,外婆人在厨房做饭,乔芸这是怀孕啊,不能多运动,也不能叫她来干活,吴国太就跟没事儿人似的,就当没看见,一手不伸,等菜上桌了,乔芸自己不吃就不停的给吴国太夹菜,一个没弄稳,菜就掉在吴国太的裤子上了,吴国太立马就黑脸了。

        “你怎么弄的啊……”

        这都是油的,不马上洗,能洗掉嘛。

        赶紧起身就进卫生间里了,乔芸不当回事儿,说就说一句被,是自己做的不对,可是外婆看在眼里,你说这还没结婚呢,说数落乔芸就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