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简宁上班,护工陪着王冉去医院的,因为有时候也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他没有办法陪伴她去,简宁人是想回来,可是有病人,那边情况还比较特殊,给王妈妈打了电话。

        “好了,师傅就是这里了?!蓖趼杪枘米徘莞净?。

        司机接了过去,等王妈妈下车就开车走人了,王妈妈往小区里进,这小区其实并不太封闭的,门都是开着的,因为锁上了,业主就闹,谁愿意每天进出还带一个门卡,弄的警卫也很为难,年轻的好说话,年纪大的本身记性就不好,你总不能跟她们对着干,所以就在门口放了一块石头,这样门就关不上了。

        王妈妈上了楼,王冉这边衣服已经换号了,护工给出租车打电话,有预约的,简宁都安排好了,护工自己就能把王冉给抱下去。

        王妈妈下楼拎着东西,这边简宁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妈,对不起,我今天真是有事儿……”

        简宁的声音第一次出现了一丝的混乱,这个场面是他没有想到过的,因为他以为王冉每一次的复健自己都会全程陪着她,王妈妈呵呵的笑着,不就是单位有事儿,自己能理解。

        “没事儿没事儿,我们都下楼了,出租车也马上来了,你爸今天也是有事情,不然他就送王冉了?!?br />
        王妈妈跟简宁又说了两句,简宁那边有喊的人,王妈妈就把电话给挂断了,司机打开车门,护工到底就是一个女的,她能把王冉抱下楼,但是抱上车,姿势和手法就不行,王冉也是在忍,弄的她很疼,头还撞了一下,王妈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跑过去伸出手要拦,都想跟护工喊了,怎么就不看着点上面呢,自己就打个电话的功夫,好在王妈妈是忍住了。

        “王冉啊,是不是撞到了?”护工也是听见声音了。

        “没事儿没事儿……”

        两个人女人带着一个行动不方便的,这过程就不是太愉快了。

        在路上呢,王冉接到所里的电话。

        “王工啊,你看你休息了这么久,我们单位领导也没有说过什么,但是还有别的员工呢,大家都在睁着眼睛看着,这都一年了,就是在病假,这不合规矩啊……”

        之前所里就有人提过这件事情,这是副所强给压下去的,副所自己也有想法,人家就说王冉伤得很重,应该休息的,但是现在所长都在关心这件事情了。

        病是病,那每年有那么多的人生病,这并不是通融不通融的问题,人情是人情,规矩是规矩,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在单位不能讲什么情面,王冉现在也能坐起来了,难道来单位坐着上班也不行?

        “给她打电话,叫她回来上班,要是不回来,那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单位已经仁至义尽了……”

        你休息了一年,你治病的费用也是通过单位工会报销的,并且单位还给你发基本工资,还要怎么样?这些已经是很人道的做法了,下面有那么多双的眼睛在看着,不能因为她是谁的朋友,就对她特别照顾。

        王冉很是为难,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去上班,就说这个自理,自己都做不到,她站不起来,需要人扶着,上卫生间则怎么办?而且也不能长时间的坐着,因为腰也受不了。

        “王工你还是回来吧,所长都发话了……”

        王冉挂了电话,王妈妈有听见电话里说的,想想还是叫王冉别干了。

        “辞了吧,我养你?!?br />
        王冉苦笑,她不能不想太多,自己跟简宁组成一个家庭,不能就可着他累的,总是靠父母也不是办法,家里还有哥嫂呢,即便现在不说话,将来也一定会说话的,这个工作,王冉真的就不能辞。

        “王冉啊,你听妈的,钱是爸跟妈赚的……”

        王妈妈知道王冉心里的担心,自己就养王冉怎么了,徐秋华敢说什么?钱是她的嘛?

        王冉虚弱的笑笑。

        今天复健的效果并不是太好,加上脑子里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弄的心情颇有些沉重,王冉似乎懂了那句话,什么叫贫贱夫妻百事哀,这幸好是简宁还在赚钱呢,如果简宁不赚钱,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八成每天就剩下吵架了。

        简宁一个月算上奖金乱七八糟的全部都加在一起能有八千左右,这工资已经就算是高的,家庭开销,因为王冉生病了,乱七八糟的补一个月伙食费就要三千多,有时候三千都挡不住,加上他总买一些吃的给王冉,也经常带着她出去吃,护工一个月的工资是两千五,还有水电费各种费用,手机费,钱真是远远不够用,治病的时候用的都是过去的存款,他的也好王冉的也好,然后等着报销,自己还要用一部分的钱。

        就好比徐秋华看着王冉过的不错,其实就是外表不错,如果王冉没生病,这些钱两个人花绰绰有余,完全够花,但是现在她生病了,只拿基本工资的情况下,日子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过,这也是为什么王妈妈有时候搭钱,她就怕两个孩子的钱不够花,到时候在不吭声。

        简宁六点进的家门,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人在门口换鞋呢。

        “这是什么???”护工接过来袋子,往里面看了一眼。

        “红豆饼?!?br />
        王冉洗过澡自己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根本看不进去,自己不算账不知道,一算账,哪里还有什么钱了?现在的生活完全就是可着他一个人榨呢,王冉心里觉得很不舒服,有些火急火燎的,她不愿意总是花爸爸妈妈的钱。

        “以后别买那些了,挺贵的?!?br />
        人总要学着现实,没钱还买那么贵的东西吃。

        简宁拿着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有些发愣。

        “还好,能接受的价格?!?br />
        简宁坐下身拉着王冉的手,王冉就说自己想去上班,上班至少也会比现在赚的多,能贴补一下家用,剩下的情况自己解决,人都是这么出来的,逼逼就好了。

        “王冉啊,你不需要考虑这些的,我们俩现在的生活……”

        “我知道我知道……”王冉拉着简宁的手。

        她个性就是倔,无论简宁怎么说,就一定要回所里上班,简宁不想叫她去,但是她这么执着没办法,只能给王亮打电话,所里不能通融一下嘛?甚至不给开工资,把位置给她留着。

        王亮点头:“行,我问问?!?br />
        挂了电话,王亮闭着一只眼睛,这事儿不好办啊,就是自己出面也没用,毕竟规矩在那里放着呢,规矩就是规矩,没规矩不成方圆,你说一个所里有多少员工,照顾你王冉,那以后谁要是生病呢?以前生过病的那些呢?

        王亮知道不能问,自己还是打电话替简宁问了,毕竟特殊情况嘛,情况就摆在这里,也不能叫她去啊。

        所长的话说的很明白。

        “王亮啊,我这已经很是人道主义了,你说王冉这一年没上班,我没有催过吧,现在既然能坐起来了,我也是没办法,这么多双眼睛看着,除非她是打算不干了……”

        不然人必须回来,王冉本身是进编的,如果不干就意味着把自己的前途就全部都给葬送了。

        王亮开车停在路边,自己去了提款机取了两万,原来包里还剩八千多,这原本是打算存起来的。

        “我在你家楼下呢,下来一趟?!?br />
        简宁从楼上下来,王亮招手,简宁打开车门,看着王亮递过来的东西愣了一下。

        “这是什么?”

        “我给所长打过电话,现在也没办法,等过两天的我去跟外公说说,钱你先拿着,咱们哥俩不用算得那么清……”

        王冉这一病花钱就跟流水似的,得亏简宁这是有点底子,不然就真的要被逼上梁山了,简宁自然是不能要的,家里的钱足够的。

        “拿着吧……”

        那钱简宁还是没拿,他自认现在的情况是在自己能控制的范围之内,王亮拍拍自己的头,跟外公说这事儿吧,不好说,那老头子很顽固,做事情一是一,你叫他去帮王冉走后门,想想自己都头疼啊。

        简宁的母亲看着电话,这孩子可真是的,一个电话就都没有。

        回了娘家,跟自己母亲喝茶,简宁的外婆看过来。

        “没联系过你?”

        “没有,上个月打了一次电话,妈,你说简宁会不会后悔???”

        简宁母亲觉得儿子是一定会后悔的,他现在人在住院处,拿的工资相对来说比较少,王冉那个病需要花的钱,以简宁现在的工资来说,维持是有些勉强的。

        “孩子他爸还没心软?”

        说起来这个简宁母亲就一夜一夜的头痛,真的很头痛,为简宁都要操碎心了,可自己老公天生就是一个感情非常寡淡的人,他说不要这个儿子,她一点都不怀疑,他是真的就不打算要了。

        “没见过这么狠心的,之前对儿子千般万般的好,就因为不听话,我就那么劝他啊,说他跟王冉走不下去,他就是不听我的,现在好了,结婚了,自己过去吧,早晚会明白我说的话的,没有钱,你光有*情有什么用?吃不饱有*情能有用嘛?”

        简宁母亲依旧是不看好简宁跟王冉,你们既然结婚那就结吧,没人拦着,但是早晚有一天,简宁会回头的,她坚信这一点。

        外婆可不这样认为,人王冉家里条件不差吧?如果人家愿意搭钱呢?

        “妈,不信我们俩就打个赌,王冉家有钱那也是儿子的钱,会给女儿嘛?给了她有哥有嫂子难道就不闹?再说了你以为王冉她妈就没有心眼?……”

        王妈妈是能给王冉买的一定就全部都买齐了,家里尽量就不要他们花钱,这方面一个月就能省下来不少,菜啊水果啊,现在王妈妈就都给包了,成天过去看女儿,这徐秋华眼睛也不是瞎的,心里就失去平衡了。

        这跟老太太给王冉简宁出伙食费有什么分别?

        王妈妈觉得王冉是自己的女儿,这个钱自己给怎么了,别人没有说话的义务的,偏偏徐秋华就是一个小心眼,等丈夫下班回家了,换衣服的时候就又开始嘟囔了。

        “妈,这天天去王冉那边,什么都给买……”

        王超听着心里也不舒服,这叫什么事儿吧,原本是出嫁的女儿,现在可好了,等于又弄回来一张嘴,虽然不在家里吃,这跟在家里有分别嘛?

        徐秋华给王冉打电话,简宁接的。

        “嫂子……”

        “简宁下班了啊,王冉现在恢复的不错了吧?”

        简宁简单的说了两句,徐秋华点头,开头引出来不少关心,东问问西问问的,然后就回到主题了。

        “简宁啊你跟王冉以后就回来吃饭吧,不然妈成天过去给你们买菜买东西搭钱还不是一回事儿……”简宁的脸有些发红。

        徐秋华可不管那些,带着关心的口吻,说着嘲讽的话。

        “我知道王冉现在不上班,你们的钱也不够花,那就回来吧,回家里来吃,这样做饭也省力气了,你看着爸妈好像很有钱的样子,之前死的那一批鹿就扔进去二十多万,都打水漂了,当时王冉不是住院嘛……”

        那一阵子家里就真的特别倒霉,给王妈妈打击的,真是各种亏钱,但是他们两口子是不会跟徐秋华说这个话的,徐秋华自己心里有算计,差不多也能七七八八的知道这个数字,现在说出来就是打简宁的脸呢。

        你们俩都结婚了,身为一个男人你至少应该具备要养老婆的本事吧?结果你呢?现在吃喝都花丈母娘家的钱,你可真本事啊,不还是富二代嘛?或者说这就是你家的把戏,说什么断绝关系,就是为了让你来我家混吃混喝的吧。

        “你跟你爸妈也别那么犟,没本事光是犟有什么用……”

        简宁闭着眼睛,试着挤出来一个笑容:“嫂子,王冉喊我了……”

        徐秋华这边才挂了电话,自己看着电话冷笑,王冉喊你了?是你自己不愿意听下去了吧?没本事就别要骨气,要什么骨气???生活都要过不下去了,你看王超挣的是没那么多,可是王超有父母啊,你简宁现在还剩什么了?

        “谁的电话???”王冉看着简宁问着。

        “啊,是嫂子,问问你情况怎么样了?!?br />
        简宁搂着王冉,等着她睡着了,确定她睡着了,自己从床上离开了,一整夜就坐在客厅里,就那么坐着,以前自己还能有个书房,现在护工在住,他只能在客厅坐着,瞪着眼睛到天亮。

        一分钱憋到英雄汉,这话并不是假的。

        王冉就觉得简宁情绪有些不对。

        “你跟我说,我嫂子是不是在电话里说什么了?”王冉一想就想到了,徐秋华那张嘴自己是领教过的。

        特别最近妈,总是天天跑,每天还给买菜买东西的。

        “没?!?br />
        王冉抓着简宁的手:“简宁,你骗不了我的,你跟我说实话?!?br />
        “咱们以后别用妈的钱了?!?br />
        王妈妈买了东西拎过来的,王冉拿着钱包:“妈,你花了多少钱,我给你?!?br />
        王妈妈有点不愿意,你说这孩子,她怎么回事儿???自己好心好意的过来,进门连口水都没喝上呢,这就要跟自己算钱了?她是来卖货的嘛?

        王妈妈就觉得王冉这态度,很叫自己憋气。

        王冉是大幅度的减少家里的开销,在伙食方面她不能说要省钱,只能跟护工说,吃的太油腻了,护工不是傻子,过去自己买什么,王冉从来就没有管过,现在……

        也知道他们俩交了不少的钱,看病的费用都是先自己出,护工笑笑。

        “我也觉得是?!?br />
        王妈妈买一次给算一次钱,这给王妈妈气的,干脆就不去了,回去跟王爸爸好个抱怨。

        “我去给买点东西,进门就跟我俩算钱,我不要还不愿意,掉脸子给我看,你说我养的这个女儿啊,真是出息啊,现在还叫她妈看她的脸色,得,我也不去了,我就是贱的,上赶子送钱,人家还不要呢……”

        王爸爸没吭声。

        王冉试着去所里了,可是不到半天自己就回来了,真的坚持不下去,坐不住,长时间的坐在轮椅上,她觉得腰都不是自己的,不是特别明显的刺痛,但是真的抗不下去了。

        回到家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了,护工怎么敲门都敲不开。

        她不想麻烦任何人,所以自己也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甚至都带了尿片,但是……

        “王冉啊……”

        里面有砸东西的声音,护工害怕她出事儿,只能给简宁打电话,简宁人在单位,正在开会呢,手机一直闪,自己没办法,咬着牙起身出去接了,他不能管别人怎么看自己。

        “怎么了姐?”

        “王冉上午去所里了……”

        简宁就问护工,怎么能叫她去呢,护工根本就拦不住,她坚持要去,自己能怎么办?说人现在回来了,是被同事给送回来的,回来的时候脸色差的要死,现在人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

        简宁跟主任请假,说自己要回家一趟。

        “简宁啊,你这样可不行啊,你这工作还想不想要了?我给你开了多少次的后门了?”

        主任也火了,你有事情,难道别人就没有事情吗?你说说你,接到电话就要走人,哪里就有你这样的?要么你干脆就别干了算了。

        简宁还是回家了,主任把手里的东西摔在桌子上,简直就是一点纪律都没有。

        简宁拧着门锁,一手拧着,一只手在敲门;“王冉,你开门?!?br />
        王冉就看着棚顶,自己的未来在哪里???废了,废了……

        “你管我干什么???我就是坐着都坐不住,彻底废了,我废了……”

        简宁回头看了护工一眼:“姐,你下去转一圈吧……”

        王冉的信心在坚持了这么久,彻底被击垮了,所有的一切负担重力就全部都朝自己扑面而来,她却束手无策,她赚不到钱,自己什么都不做不了,不回所里,她能干什么?

        别的她根本就不会,人生未来就是一片黯淡,怎么办?

        发现自己把一切就想的太过于美好,想着她能很快的站起来,然后回到所里上班,只要拿着过去的工资,她跟简宁的日子还是一样的好过,但是现在才知道,生活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不是按照自己所预计的那样往前走,中间岔路了,怎么办?

        护工很快就下楼了,简宁找到备份钥匙打开门。

        她也没摔别的东西,都是不值钱的,简宁看着地上被她摔的东西,叹口气,这时候还知道捡便宜的摔呢。

        “你告诉我,怎么了?”

        王冉别开头:“你后悔了吧?后悔跟我结婚了吧?”

        完全是负面情绪,情绪不受自己的控制。

        简宁摸着她的头,王冉想躲开,可是地方就这么大,她能往哪里躲?自己又不能走路。

        “困难谁家没遇到过,照比着你不能起床的时候我觉得现在好太多,王冉啊你不能有太大的压力,我们现在还有钱过日子呢,那别人呢?一个月拿着四五千的工资人家也是在活,我们不是比他们情况好太多了?”

        “不一样啊……”

        到底哪里不一样王冉也说不上来,她不想叫嫂子这样来说简宁,不想花家里的钱,不想叫别人在自己的背后戳脊梁骨,王冉知道自己这就是病,她现在没本事赚到钱,还要什么面子?可是听不得嫂子那样说话。

        “王冉,你要是这样,我只能认为你觉得我赚的钱少,不够我们生活的,你不干了你还有丈夫,你这个丈夫虽然不是很出色,但是至少还能养得起一个家……”简宁的话语又轻又柔的。

        王冉抱着他的腰身,简宁弯着腰,王冉就双手圈着他的腰身,头靠在他的腰腹上。

        “怎么办???我觉得一点希望都看不见……”

        简宁摸着她的头。

        “没事儿的……”

        *

        “谁?”简禛的秘书愣了一下:“说是简宁?!?br />
        简禛的唇角轻轻一抿,到底还是来找自己了,他就知道。

        “坐?!奔蚨G指着一边的沙发叫简宁坐,自己从位置上起身坐过来:“找我什么事儿?”

        简宁平稳的说着,简禛心里微微的挑眉,为什么不去找你爸反倒是要来找我呢。

        “你也知道,他现在那么生气,如果我答应你的话,我也没好果子吃,就像是他说的,目前就只有离婚一条路可以走了,你娶这么样的一个人,简宁我劝你想好了,你带出去的老婆是个瘸子是个残废……”简禛的语速很快,他并没有说错不是嘛,王冉现在不是残废是什么?要她干什么?摆在床上看嘛?还是为了照顾人?你要是有这个*心,你可以捐钱去叫别人照顾人,何必自己弄一个残废摆在身边给自己找事情做呢,做好人也没有这样做的。

        说白了简宁脑子就是不够清楚,真是的,爸爸那么厉害,生出来的儿子却是这样的,真是叫自己刮目相看啊。

        是的,简禛看不起简宁。

        简宁从来就不肯正面的跟自己来一场较量,不放在一起比较比较,怎么知道谁更加的好?

        简禛并不是简宁父亲的儿子,坐在这个位置上,别人提起来他简禛,首先提起来的就是简宁的父亲,父母自己没的选,但是自己比简宁优秀,这是从小就能确定的事情。

        出生在一个家族里,被比较这是难免的事情,可简禛身上一直就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触。

        他想跟简宁堂堂正正的交一次手,叫所有人看看,即便简宁从商了,不行就是不行。

        简禛说得没错,简宁起身,简禛见他准备走。

        “你等一下吧,我问问能给你安排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不过简宁你要清楚一点,我不会因为你是谁的谁而高看你一眼,简单的道理,你没有任何的经验,在工资方面……”

        简宁的脾气就跟水一样的,简禛的话没有叫他心里起丝毫的波澜。

        简禛这边等简宁离开,就给简宁的父亲去了一通电话。

        简宁的母亲够了解自己的丈夫,简耀东这个人就是冷血没感情的,因为简宁是他的儿子,是他唯一的儿子,没的选,他必须要对简宁好,但是在自己给他选择的过程中,他选择了王冉,那他就去做王冉的丈夫,而不是他简耀东的儿子。

        在简宁选择的那一刻,他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

        哪怕以后简宁妥协了,哭着跪着来求自己,哪里凉快他就去哪里,哪怕他死了,死在自己的面前,他也不会为他掉一滴的眼泪,做男人你已经错过机会了,他已经给过机会了,他既然要当情圣,那就去做情圣吧。

        “我们家没有这个人,我……没有儿子?!奔蚰母盖姿揭簧弦幌碌亩?,毫不犹豫的就把电话给挂上了,这些丝毫不能影响他的心情,一样的办公,一样的忙碌。

        秘书都觉得自己的老板太过于狠心了,这是叫简宁回来的最好机会不是嘛?

        简禛那边给的消息很快,不但不能接收他,劝简宁还是好好的做他的医生吧。

        “你爸爸是什么样的脾气你自己也应该了解,我要是帮了你就是害了你,你最好也不要想去其他人的公司,不然就是害了他们……”

        简宁的母亲跟伟亮的妈妈一起出去吃饭,一路上就心不在焉的。

        “你今天这是怎么问了?”伟亮的妈妈笑笑的问,干嘛养小情人了。

        简宁的母亲勉强笑笑,她现在就是强颜欢笑,自己根本就笑不出来,太狠了。

        但是自己又不敢说话。

        “简禛说简宁去找他了,应该是生活遇到困难了,不然简宁的个性我很清楚,他从来不求人的,简耀东说,即便他就死在自己的面前,他也没这个儿子?!?br />
        伟亮的妈早就想到了,他冷酷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不过能对亲生儿子这样的真是少见,你到底是有多么的恨他???才会这样的来逼孩子?怕孩子不死嘛?

        简宁的母亲叫司机送自己回去,到家简宁的父亲人在家呢,说是在楼上休息呢。

        “家庭医生来了,先生病情犯了……”

        简宁的母亲赶紧就上楼了,好好的怎么就犯病了?她现在真怕丈夫就有个意外,人要是真没了,简宁回不来,这么大的家业都给谁?不是说她自私,就简宁一个孩子,不给简宁难道给简禛嘛?

        自己都能想明白的事情,为什么他就是想不明白呢?

        推门进去,医生起身,对着简宁的母亲笑笑。

        “简太太……”

        “没事儿吧?”

        “没事儿,简先生这都是老毛病了,最近可能有些劳累,还是要注意休息,钱是要赚,不过生命更可贵?!?br />
        在家庭医生来看,你简耀东手里有的钱,足够你下辈子下下辈子花了,你还这么拼命做什么呢?

        听着医生的话,简宁母亲笑笑。

        “是啊,说的很有道理?!?br />
        等医生出去之后,试着想劝丈夫,毕竟他现在生病,可能更加渴望见简宁一面呢?

        “我给简宁打个电话吧,孩子既然有心想回公司,给孩子一次机会……”

        简宁母亲捂着自己的脸,从床边站起身,被泼了一脸的水,狼狈的很,头发上还挂着一些枸杞之类的。

        “有你插嘴的地方嘛?”

        简宁的母亲试着笑,唇角抽了一下,实在笑不出来,捂着脸就跑出去了,跟他生活这么多年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什么时候把人看进去过眼里去?自己在他的眼睛里恐怕就连一条狗都不如吧,她还笑话简禛的前妻,难道自己不是那样的?

        亲儿子都恨不得他去死了,老婆能怎么样?自己死了,他在娶被。

        即便心里在抱怨,在出现在丈夫的面前,依旧带着笑容,躲得稍微有些远,害怕他在对着自己泼过来一点什么。

        “简宁的事儿要是被我知道你帮他,那你就出去跟他一起过吧?!?br />
        简宁的父亲翻了一个身,话说的很明白,你要是帮简宁,你就滚。

        简宁这个名字现在在简家来说那就是一个禁忌,也许别人的父母也会责怪儿子的选择,甚至会威逼利诱,但是过了这个劲儿,绝大部分的父母就是都会妥协的,会跟孩子妥协的,但是这种情况不合适于简宁的父亲。

        他是个原则性特别强的人,就如王冉的父亲,那样的人自己永远不会看得上,他的膝盖是不会对任何人弯曲的,你给别人下跪,只能说明你没本事,你活该,谁叫你是下跪的一方,如果以这个就能改变自己的想法,他就不是简耀东了。

        遇到一点事情就下跪吗?就去哀求吗?

        王冉父亲的举动,跟简宁的举动一样叫他方案,厌烦,既然选择了就应该走到底,无论多么辛苦,都不要投降,这样别人才会高看你一眼,但是你只是坚持了这么一会儿,你就投降了,敌人只会想把你打死的。

        因为你是个废物。

        *

        “对,把手给我……”

        王冉自己扶着东西勉强能站了,但是站太久,腿还是吃不消,别说站了,就是久坐,腿都是吃不消的,把手交给简宁,试着挪动步子,太难了,挪动一下好像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额头上的汗不停的往下滴。

        “就要好了……”

        王冉试着动。

        所里那边王冉还是去上班了,简宁试着想说服她,可王冉也说了,这是自己所选择的,如果他不同意,就证明他觉得自己是个残废,两个人因为这件事儿闹的并不是太愉快。

        早上上班简宁把人送到单位去,很多同事都在关心她,也有看热闹的,过来就好像看猴子一样的看看,这个叫王冉的现在什么样,人家觉得挺稀奇的这事儿,毕竟都说也许就要残废一辈子了。

        好不容易撑过去上午,上午还好,时间比较短,下午才是最考验人的。

        “王冉,我给你买回来吧……”林潇潇看着王冉,自己也觉得难过,何必这样逼自己呢?

        在林潇潇看来,王冉家条件肯定就是不差钱的,现在来单位就是一口气,你何必呢,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不用,我减肥?!蓖跞叫槿醯男π?。

        自己一秒钟就都不想坐着了,只想躺下去,觉得腰已经承受不住了,下一秒也许就会碎。

        “王冉,你脸色不是太好,是不是很难受???要不然请假吧……”

        第一天怎么都要坚持,坚持不了也要坚持,手放在后面,试着自己给自己按摩,缓解这一种不舒服,疼痛。

        “没事儿,就是有点困了,我想睡一觉……”

        方瑞珠没办法,既然说困了,那自己就走吧,董梅是压根就没说过什么,生病来单位干什么?逞强???

        那不舒服就是活该嘛,你自己自找的,别人同情你什么?

        再说过去的一年多,别人对你的同情也够多的了,不需要自己在同情了吧。

        “王冉……”

        “潇潇,拜托你出去吃饭吧,我想趴一会儿……”

        王冉趴在办公桌上,这样还能好受一些,林潇潇看的心里难受,你这是何必呢?

        “下午就叫她回去休息吧,虽然规矩不能改,但是也应该适当的变动变动,一个受伤的人,她坐得住嘛?”

        副所长看了一眼所长说着。

        “行,叫回去休息吧,半天就半天吧?!?br />
        林潇潇高高兴兴的从外面就杀回来了,得赶紧告诉她这个好消息,还没推开门呢,听见了一声哽咽的声音,自己回头到处看看,也没有人哭,哪里来的哽咽声儿?

        王冉你要坚持下去,别叫别人瞧不起,王冉你行的,不就是这么一会儿嘛,一晃就到晚上了,王冉……

        王冉不停的给自己鼓励,她觉得自己应该能撑过去,人就是得逼,逼一逼自己也许就撑过去了,但是……

        心脏酥麻麻的,并不是一种好受的感觉,她时时刻刻都觉得就是煎熬,这样的情况下,要怎么撑下去?她每坐一秒钟都会觉得有一百根针不停的刺向自己的后背,自己的腰,自己的双腿,也许下一秒她就会死在轮椅上。

        心里就全部都是黑色的。

        简宁劝不住她,自己就没走,一直在外面来的,自己也想了很长的时间,最后还是进来了。

        “请问辞职手续要怎么办?”

        简宁没有经过王冉的同意,就把她的工作给辞了,现在只需要她的签名就可以了,走到门口,林潇潇人在呢。

        “你怎么过来了?”

        简宁没有对林潇潇说话,自己推门就进去了,把人抱起来:“不干了?!?br />
        王冉实在有些撑不住了,简宁打横抱着她,这样她还能好受一些,王冉知道自己真的没有办法干了,她坚持不下去,坚持不下去了,自己的脸埋进他的怀里。

        “我是不是就特别没用???我告诉自己,坚持下去就好了,一个月怎么也能有四五千,这样你的压力就会减小,可是我坐不住,我坐不住,简宁我坐不住,我坐不住啊……”

        王冉的手拽着简宁的衬衫。

        “麻烦你帮我把她的轮椅搬下去?!?br />
        简宁抱着王冉在走廊里拉出来一条长长的影子,林潇潇自己本身没有受过伤,坐着对她来说,这就是工作的状态,一坐就是一天,王冉说的那些话,反复说的,在林潇潇的心里就起了波澜,她到底是多么的痛,才会这样的???

        到医院检查,医生的脸很严肃。

        “你这不是胡闹嘛,你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能坐那么长的时间,这样下去,只会对恢复有坏处没有好处的……”

        王冉吸吸鼻子,对着医生笑笑。

        “已经不干了,下次不会了?!?br />
        医生看了王冉一眼:“就是想干也不成,要等身体恢复好的……”

        在医生看来,工作没有命重要吧?既然没有,那就好好的休养身体。

        王妈妈坐在客厅里哭呢,好好的上什么班啊,自己都说了,自己养她。

        “你这孩子就是不听话,你现在能上班嘛?你领导的脑子里就都是稻草是不是?看不见你现在的情况嘛?”

        王妈妈就觉得当领导的就一点人性都没有,你看不见王冉现在坐着就都费劲儿嘛,还要叫她上班,她上什么班啊上班。

        “妈……”王冉人在卧室里,现在就起不来了,她这身体真的就脆弱的一塌糊涂。

        闹过了之后,自己也想明白了,上班是一定不行了,那就好好的别在给简宁填麻烦了,有多少钱那就过多少钱的日子,现在也只能向前看了,尽量不要给他增加负担。

        王妈妈不放心,不花她的钱,王冉自己也是有钱的啊,就把钱额外的给存在一个账户里,王冉这个医保如果不干了,中间还要折腾,转关系之类的,恐怕会有些麻烦的,报销的话,就说不定是什么时候了。

        “你自己的钱,你自己收着?!?br />
        这样总行了吧?没花自己的钱还不行嘛,王妈妈觉得有时候孩子太过于独立并不是一件好事儿,叫她很是难心,她现在心里就特别的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