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大概可能所有人的心理就跟董梅都差不多,过去看着你家有钱,住在一个地方,就你家地最大,这地方早晚还要动迁的,你说王冉家到时候能拿多少?加上王爸爸是个好男人,从来不打老婆不骂老婆的,永远都那个劲儿,王超本身也出息,大学毕业后你看工作不错,小车开着,王冉几个叔叔都算是有本事,王冉自己工作AI情都相当圆满了,虽然你们家不得罪人,但是人心就是这样的。

        当你家很圆满,当别人家过的不是很圆满的时候,人家就会等不及想看你家的惨状,现在真的出现了,来临了,他们就打着关心的口号是无忌惮的议论着你家的事情,当着咸菜一样就就饭吃了。

        “我是肯定不愿意的,那要是娶个残废一辈子啊,不是一个月一年,哎,这下王冉妈又得睡不着了……”

        “谁说不是呢,你说这倒霉劲儿,车上坐了两个人,结果就王冉成这样了,能怪得了谁?”

        之前跟王妈妈干架的那位现在可神气了,她嘴本来就欠,这回抓到机会了,出去就嘚嘚嘚的个没完。

        “那你是不知道,这就是因果循环知道吧?早先王冉她妈不养她外公,现在就轮到孩子身上了,你不是不养吗,现在你孩子这样你是管还是不管?以前王冉是优秀,现在还剩下什么了?一个残废还是一个二十九岁的残废,想要嫁出去啊,就太难了,人家男方不至于现在就提分手,可结婚,你把人家当傻子?!?br />
        她觉得自己说的可过瘾了,也有人觉得这样说就太过分了,大家邻居一场,你说住一起都多少年了,人家出事儿了你就这样幸灾乐祸的啊,这样不好吧。

        “你可别说了,给自己积点德吧,孩子也不容易,发生这样的事儿……”

        徐秋华拎着菜手里牵着王焱呢,就听见那几个八婆在说王冉,过去她们说什么自己都忍了,但是现在王冉人还在医院呢,她们觉得这样过瘾是不是?

        徐秋华菜就扔了,跟人打一起去了,徐秋华打人挺有力气的,彪悍起来她就不是人,她要是想闹,那多少人都制服不了她,又是哭又是喊又是骂的,打完人不说,还跑到人家门口指着大门就开始骂,王焱都给扔一边去了,就掐着腰开始骂。

        “你个缺大德的,怎么你现在跳脚高兴是不是?你们家就好了?姑娘离婚勾搭了一个骗子回家里来说,我不稀得说你,你们家就有好事儿了?个不要脸的,我告诉你最好别去惹我们家……”

        对方的儿媳妇出来站在院子里,一盆水就泼了出来,没泼到徐秋华的身上,直接泼徐秋华的脚下了,觉得徐秋华说话难听,她小姑子找了一个骗子,本来这事儿就够让他们丢人的了,结果徐秋华还拿出来说。

        “得了,你赶紧回去吧……”

        “回去什么回去,问问你老婆都干什么做损的事情了?背后讲究人讲究不够是不是?过去王冉不处对象你也管,你怎么管的比她妈都宽?怎么着心里不忿是吧,有本事出来,你出来姑奶奶我也不惧你……”

        徐秋华就是一个没有节操的人,你跟她对骂,她能喷死你,她上来那个不要脸的劲儿,她就直接把脸皮往地上踩,套用现在的一句话就是,玩得了下限,你要是想看看她的下限,她不介意给你看的,而且保证你看完会吐血。

        对方说不过她,对方的儿子过去也跟着闹过,最后在医院被简宁给收拾了,这次是觉得自己妈真过分了,人王冉也没挖你家的祖坟,你老是说人家干什么?这回好了,叫人嫂子来家里骂了。

        “你倒是出去看看啊?!钡甭璧目醋哦?,觉得自己儿子没本事,这样的就应该冲出去把徐秋华给打一顿就算。

        当儿子的翻着白眼:“妈,老王家已经够惨了,你就别给人添堵了……”

        徐秋华骂骂咧咧的一路走一路骂。

        “我告诉你们这些个小鬼,别以为就有好戏看了,再让我听见一个试试,扒开你们的心肠看看,怎么就都是黑的?碎嘴子不说别人你们就能死是不是?一群老娘们成天的围在一起讲别人家的是非,你们家那点破事儿我是不稀得说,要不咱们就走着瞧……”

        王焱在原地玩呢,徐秋华拽过来儿子的手,带着儿子就霸气的回家里了。

        “王焱啊,你不许玩时间长了听见没?妈要做晚饭了,一会儿给你姑姑送去?!?br />
        王焱知道王冉住院了,但是他不知道是什么病,就以为是普通的病,而已没有人跟他说啊,乖巧的点点头,这几天奶奶都起不来了,放开手里的电脑,就推开奶奶房间的门进去了,爬上床。

        “奶奶,我们一会儿去看姑姑吧……”

        *

        “今天想吃点什么?”简宁看着王冉,自己拧了一条毛巾给她擦擦手,问她想不想上卫生间,王冉能在徐秋华的面前上出来,但是当着简宁就真的没办法,脸变得惨白惨白的。

        她现在就是这样的一种恶性循环,哪怕心情再差,也得笑颜迎人,单位来了很多人,一波一波的,你根本就不能把他们给撵走,每个人脸上都写着可惜的表情,王冉觉得累,很想自己就躲在一个房间里,叫别人找不到,听着别人略带安慰的话语,王冉很想捂住耳朵。

        “我嫂子回去做了,一会儿就能带过来,你今天忙不忙?”

        简宁唇角一弯:“还可以,不算是忙,就是有一个病人可有意思了,找了我好几天,每天就蹲在急诊等我,我本来就到处去,找我肯定找不到的,跟他妈妈就在外面蹲着,这是我回来之后撞上了……”

        简宁把放在地上的东西拿起来给王冉看看。

        “说是农村山上张的纯天然无公害的……”说罢自己唇角的酒窝翘翘。

        王冉噗嗤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我还以为你是做广告的?!?br />
        那东西叫什么名字简宁跟王冉都不知道,饶是王冉也算是农村长大的孩子,但是她真不认识,简宁洗干净了就一个一个的喂她。

        “好吃吗?”

        王冉觉得这几天吃的东西就太过于清淡了,嘴巴里没有味儿,难受的很,但是不敢提想吃点带味道的。

        简宁自己吃了一口,怎么说呢?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味道。

        外面的护士就在说简宁跟王冉。

        “这简医生恐怕不会分手的吧?”看样子不像是,每天都往病房跑,他们看着都心疼了,真的,这样的男人太少了,共富贵的*情多的是,同患难的就太少了,而且简医生现在工作这么忙,中午饭都不吃,就为了过去看自己女朋友一眼。

        护士长叹口气,她最佩服的就是简医生这个女朋友,一般女的要是遇上这样的情况,就是打击都能被打击死,王冉却没,生性真是乐观。

        “少说两句吧,总是议论别人的事情,跟你们也无关?!?br />
        这边传呼响,急诊那边来病人了,简宁起身:“冉啊,我得回去了,有事儿喊护士,别不好意思……”

        王冉对着他点点头。

        王焱喜欢病房,觉得这里比家里好,看着地方还大,还有沙发呢,自己就往沙发上蹦。

        “你老实一点……”徐秋华照着孩子的后背就拧了一下,这孩子就跟葫芦扭子似的,你说这一天给他淘气的,坐就不能好好的坐着不动。

        王焱觉得疼,喊了一声他的妈呀。

        王妈妈看着王冉胃口不是很好,王妈妈这两天哭的视力都有些下降,自己都有感觉的,在哭下去可能就真的能哭瞎眼睛。

        “是不是哪里疼???你要是疼,你就告诉妈……”

        王焱发现卫生间里的水就有热水,自己端着盆就接了半盆说是要给姑姑洗脚,这是在家里徐秋华教的,给王妈妈看的看的,觉得终于能有一件叫自己开心的事儿了,王焱还行,他姑姑没白对他好。

        王焱本来打算给王冉洗脚的,可是王冉的情况现在就不能动,王焱拿着小手绢,这是他在幼儿园用的,给王冉擦着脚。

        “姑姑,我能干吧,你得跟我老师说,叫她多给我一朵小红花……”

        王冉笑笑。

        “姑姑要是残疾了怎么办???”

        王冉就当成笑话一样的说了出来,王妈妈跟徐秋华立马就没声儿了,听不了这个,一听见就觉得心痛。

        王焱不是说不懂这些,懂也没往那边想,姑姑怎么问的,自己就怎么说被。

        “那我就买个轮椅,天天推着你出去晒太阳……”

        王妈妈真是又哭又笑的,王冉应了一声,自己有个好侄子,没指望王焱就真的那样对自己,但是听见这样的话,心里还是蛮高兴的,没白往他身上花钱。

        王妈妈出去洗碗了,徐秋华跟着去了,怕婆婆有点什么的,最近饭都没好好吃,这边副所人就来了,他没之前来,是因为知道所里同事知道了差不多就都得来,看着大家都去的差不多了,他才来。

        王焱看着进门的人,也没什么反应。

        副所看着王冉这样,自己心里就挺难受的,你说她要是跟她男朋友分手了,还会弄出来这样的事情吗?

        王冉看见是他,脸色就不是很好了。

        “你出去……”

        副所就跟没听见一样,看见王冉的床底下有盆,自己伸手就去拿了,拿起来轻声的安慰她。

        “你也别怕,王冉啊坚强一点慢慢就会好起来的,你现在上卫生间都是在床上吧?怎么病房里就一个孩子呢,别害羞……”

        王冉都要被他给气昏过去了,觉得这简直就是欺负人,追到医院里来欺负自己,副所的手就直接把被子给掀开了,王冉喊王焱:“王焱……”

        王焱听见姑姑的声音不对,就过去推搡副所,徐秋华跟王妈妈前后进门,徐秋华觉得这个男的是不是有病???拿着王冉大号的盆干什么?

        “你谁啊你……”

        “嫂子你叫他出去……”王冉抓过来一边床头的花瓶照着副所就砸了过去,自己的双手在床上垂着:“你现在觉得我不能动了就好欺负是不是?我家里人就在,你想干什么?谁叫你掀开我被子的,你想干什么?”王冉眼睛都气红了,这就是欺负上家门了,他还想干什么?

        这个天本来穿的就比较少,王冉天生也不是一个大方的人,自己都要气死了。

        王妈妈一听,立马就按铃了,护士进来一看。

        “这有流氓……”

        副所就解释自己什么都没想干,是王冉说要小便,自己才要帮她的,护士一听,什么玩意?人家一个姑娘家就是要小便能找你吗?看看王妈妈。

        “这是你家的亲戚?”

        “不是,我根本就不认识……”

        徐秋华跟王妈妈上去就挠副所的脸,护士也说了,病人那边身上下尿管呢,根本就不用人的,徐秋华也是知道的,之前没想起来,现在一听护士说,这完全就是谎话啊,这个老流氓,你看着他的样子人模狗样的,他想干什么?

        副所就解释自己是王冉的领导,这里面就有一些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你跟警察讲误会去吧……”

        王超这是下班就过来了,看着自己妈跟自己老婆跟别人推搡呢,话都没听完,直接轮拳头了,管你他妈的是哪门子的领导,你还掀被子,你想干什么?你欺负她不能动是不是?

        王超那就打红眼睛了,把人往死里打,这不算是猥亵算是什么?还追到医院来猥亵。

        护士就让王超赶紧住手,这是医院,成什么样子了,你说两遍病房里的家属听见声音就探出头来看,王超是下死手了,恨不得就把眼前的人给打死,徐秋华一看他上真招了,自己只能往副所的身上扑,真的要给打死了,这就完了。

        “你给我启开,徐秋华你想干什么你……”

        简宁来的很快,把王超给拉开了,照着副所的鼻子就给了一拳。

        “她现在都这样了,你还不放过她是不是?”

        王超跑到单位好个闹,就说副所去医院里骚扰王冉,他们家已经报警了,可终于不是没做成什么嘛,再说副所也解释了,他这个样子,家里还有本事,进去没有多久就被警察给放出来了,不仅放出来了,上面的人还下来了,握着副所的手。

        “你看这事儿闹的,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

        副所就笑:“没事儿,就是一个误会,是我们单位的一个孩子,平时我跟她走的比较近,家属误会了,没什么的,情绪激动我也能理解,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你看他把话就都给说了,他是能理解的,道理都跑到他这边来了。

        “你干什么去了?”王超对着徐秋华就发飙了,要是有一个人在病房里至于吗?

        徐秋华委屈啊,自己不是怕婆婆一个人去水房有问题吗?

        王妈妈一听,你说这叫什么人吧,欺负人都欺负到医院来了,要是自己跟秋华回来的晚点呢?

        *

        “东西放车上?!?br />
        简宁母亲带了很多的补品,去医院看望病人自然就是要带这些的,她不打算刺激王冉,但是有些话这个时候,她已经等了好几天了,现在是是时候说出来了。

        王爸爸今天也来医院了,就他一个人在病房里,简宁母亲来了,把东西放在一边,亲亲热热的拉着王冉的手。

        “王冉啊,好好休息,别想那么多?!崩釉拥乃档木投际欠匣?,王爸爸话少不代表王爸爸就是一个傻子,简宁母亲说自己还有事情就先离开了,她想,如果王冉的爸爸不够聪明的话,那就别怪自己在孩子面前把说都说了。

        王爸爸看着她出去,自己起身说送送她去。

        王爸爸一出来,简宁的母亲笑了笑,还算是一耳光聪明人,两个人从安全门出去的,那边比较安静。

        “医生说王冉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希望能站起来?!?br />
        这不是疑问,而是她先去了医生的办公室,已经得到了确切的答案,现在就打算开诚布公的说了。

        王爸爸不吭声,简宁的母亲笑着对王爸爸说着。

        “说这话你可能觉得我们家没有人性,但是孩子出了这样的事情,这结要是结了将来也成冤家了,王冉住院呢,这个钱我们就包了,这里是我跟简宁爸爸的一点心意……”

        简宁母亲从自己的包里掏出来一张支票。

        支票啊,王爸爸活这么大岁数就没见过这玩意,哪怕他将来有钱,就是一个存折,存折放哪里张什么样他也不知道,因为都是王妈妈收的,现在人家拿出来一张纸,说是对他们家的补偿。

        王爸爸没接。

        “简宁如果说不处了,我就尊重孩子的选择,我们家王冉不是能赖着别人的孩子……”

        王爸爸不要那个骨气,没用,两孩子本来感情就挺好的,出了这样的事情,王冉并没有提出来分手,证明她确实是喜欢简宁不是吗,自己当爸爸的不会无缘无故的去硬拆散孩子的。

        简宁母亲道:“这我们家同意王冉呢,首先王冉有个和美的家庭,人也是挺齐全的,但是现在你就看,她拖累简宁,以后两个人都会痛苦的,不如现在就断了,以后当成好朋友一样,送王冉出国治疗,国内现在这技术啊,不过关,不行,还是出国的好,想去美国还是哪里的,你们家就说,我们家帮着想办法,肯定让你们家如愿?!?br />
        “我们家都不需要……”

        简宁母亲看着医院人来人往的,有些话她也不好就在这里继续说,其实她知道这件事儿吧现在说有些伤王冉家人的心,但是快刀斩乱麻。

        “我想你也不希望我找王冉谈?!?br />
        这上午在医院就交手了一次,王爸爸话少啊,王妈妈来接班他人没走,什么也没说,倒是王冉现在有点敏感,好像是猜到了,就看着自己爸爸问,王爸爸安慰她,说人家就是过来看她的,别那么敏感,王冉就想着难道真是自己想多了?

        试问换个立场,她的儿子要跟一个未来可能残废一生的女人共度她是不是愿意?

        王冉闭着眼睛。

        徐秋华在家睡觉呢,都多少天没好好睡一觉了,她妈也跟她说好了,晚上去医院看看,这都是亲戚,你说王冉出事儿她就不出面不太好的,徐秋华也是这么觉得,这边睡觉呢,听见有人敲门,奇怪的很,那门就开着呢,再说邻居也没有敲门这习惯啊,直接就进屋儿了。

        王奶奶人在家呢,徐秋华看着简宁的母亲心里就有些忐忑,这是什么意思???

        “王冉的病情我问过了,这钱是我们家给王冉的补偿,她跟简宁就到这里吧……”

        简宁的母亲觉得支票也许你们家没有见过,一张纸摆在眼前你不稀罕是吧?这回给换成了全部都是钞票,就整整齐齐的叫司机摆在桌子上,她是带着箱子来王冉家铺地了,一桌子上就都是钱,徐秋华就是在活几辈子估计也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钱。

        她徐秋华是喜欢钱,是喜欢算计,是喜欢从别人的腰包里掏钱放到自己的腰包里,但是这个钱,她全给推了,拿起来就全部砸简宁母亲的脚前了,司机第一个反应就是过来护着简宁的母亲。,

        “怎么跑我们家来演电视剧了?铺钱来了?有钱了不起是吧?王冉是因为谁被弄成这样的?”徐秋华觉得太欺负人了,真的太欺负人了,自己站起身就指着简宁的母亲,早就看她不顺眼了,一个老女人还这么年轻,你是妖精吗?

        反常就是妖怪,你看那副状态,假惺惺的,怎么就娶了?娶你不如娶个猪。

        “有钱不是了不起,可是没钱却不行?!奔蚰哪盖滓彩芄涣?,原本自己还带着两份的歉意,现在直接就都没了。

        先是王冉的爸爸装不懂,现在又是她嫂子,扒着简宁就不肯松手了是不是?没完了是不是?

        王奶奶看见那一桌子的钱了,真是有钱啊。

        可是他们老王家不见得就是没家底的。

        “把你们家钱捡起来,怎么拎来的怎么拎走,简宁怎么打算的,叫他自己来,他说不处了,我当奶奶的二话没有,就是王冉不乐意分手,我也会叫她分手,谁叫她识人不清遇上一个混蛋了,但简宁要是说,不分,你当后妈的这举动好像有些过分?!?br />
        简宁的母亲一下子着急了,她说谁是后妈呢?

        心里也是差异,简宁跟王冉家说过自己家的事情吗?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王奶奶本来挺憋气,但是一合计不对,简宁不是那样的人,如果他真是要不处了,自己早就说了,何必叫他妈过来家里弄这么一出呢,心里的气就消了不少,幸好孩子的妈是没在家,不然还得更加恨简宁。

        简宁母亲的司机没有动,简宁母亲笑笑,自己也没有叫司机去捡那个钱,这个钱本来就是要送到这里来的。

        “需要我去找王冉谈谈吗?本来我不想难为孩子的,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孩子的心里一定很难过,我何必在给她痛上加痛呢……”

        王奶奶不乐意了。

        “你别威胁我,我老太太活到这一把年纪见过的事情不少,现在讲究的是心甘情愿,结婚没有家里给做主的,可能你有听说过,但是简宁我觉得不是那样的孩子,我年纪大了,脾气有点不好,人越老越像是小孩儿,行,这钱我收了,给王冉他们结婚用的,你请走人?!蓖跄棠绦πΦ乃?。

        徐秋华觉得自己应该上手的,结果王奶奶两句三句就直接搞定了。

        简宁母亲并不是一个会说粗话的人,面皮有些发紫,这一家人……

        自己回到家里,钱自然拎回来了,不然不成了给人家准备婚礼的钱,准备什么婚礼???这样还想着嫁女儿呢?

        给自己妈打电话,在电话里语气毫不掩饰对王冉一家人的厌恶。

        “所以才说是小市民呢,没见过钱,那奶奶的眼睛就都亮了,叫我留下钱给孩子们准备婚礼用的?妈你听听,有没有这么不要脸的人???还结什么婚啊……王冉都残废了,她是能跟简宁过正常的生活,还是能生孩子???”

        简宁的外婆觉得头有些疼,本来就是他们家不对,这事儿应该拿出来态度的,跟对方好好说,你不是施舍去了。

        外婆这边不是听见消息了嘛,夏侯兰就当成笑话讲给家里人听了,姜维一听,起身就去换衣服了,姜饶觉得自己妈太过分了,这个嘴脸太难看了,人家遇到这样的事情你怎么能笑得出来?

        齐娜也觉得自己婆婆挺不是东西的,不过就心里想想,她不至于那么缺心眼说出来。

        “你干嘛去?”

        “你说能干嘛去?这就真的断了以后不走了???你就是目光短浅?!?br />
        姜维推开夏侯兰的手,不管怎么说自己家欠人王冉家的,当初姜雯去闹,姜饶闹,这些事儿人家没跟你计较不是嘛,做人得厚道。

        姜饶跟齐娜下楼,姜饶就提出来去医院看看。

        “行,买点水果吧,我也觉得妈说的太过分了……”

        典韦知道以后,带着夏侯芳就去医院了,两拨来的医院,简宁正在病房里给王冉喂饭呢,她说自己有力气。

        “今天的蛋羹特别不错,我们同事陶林玉你认识吧……”简宁把碗放到她的手里,她不能坐起来,自己端着也看不见碗里的东西,试了几次还是不行,简宁又接了回来:“她婆婆家的鸡蛋,据说都是山上放养的,这个就是纯正的溜达鸡蛋了?!?br />
        蛋羹蒸的就特别嫩,味道很好,徐秋华是每天送饭,但是徐秋华心太粗了,她做饭有时候就特别硬,简宁在医院好说话,护士特意给留出来一个位置,每天自己给王冉做,要是自己忙了,就叫同事谁的帮忙看着一下,因为王冉住下来肯定就不是一天两天的,太客气了也没有必要,他不是神人就肯定照顾不到的地方。

        别人能想的问题,简宁自己也有想过,王冉现在就这情况了,他不是不可以脱身,自己不要脸点甩开手就得了,王冉也不是那种使劲儿往你身上贴的人,但是这个念头就从来没有出现在简宁的脑海里过,就像是王冉手术之后被推出来,她对简宁说,连累你了,她没有想过分手是一样的。

        他的手拿着汤匙小心的送到她的唇边:“里面加了一点肉跟辣椒油?!?br />
        简宁就发现王冉吃饭如果是味道重一点的话,她会相对吃的多一点,如果是味道轻,她几乎就是几口,他自己喜欢清淡的,但不代表所有的人就都是这样的,他的指尖有些发凉,跟她身上的温度形成了对比。

        “觉得辣吗?”

        医生的操守告诉他不应该这样任性的,但是身为这个女人的男人他觉得只放一点点没关系的,王冉真的好久没有吃过太重味道的,就那么一点点辣,进入到嘴巴里,觉得自己真是幸福至极了。

        典韦来了,水果都没有买,主要真是被震惊到了,别的话没说就让王冉好好养着,倒是夏侯芳哭了,还反过来叫王冉去安慰芳芳了。

        典韦心里也是一样的想法,这婚事恐怕得生变了吧?

        “舅妈坐?!奔蚰蝗欢宰诺湮ばα诵?,自己起身把王冉的头发整理整理,说自己得去忙了,当医生的没有办法,虽然不想走,但是也得对别的病人尽责。

        “我一会儿上来看你,晚上病人可能不太多了?!?br />
        简宁跟主任已经提出来了,他想调到住院处来,很简单的道理,这样就更加方便照顾王冉了,主任也知道王冉现在这个情况,但是真要是进住院处,对他未来是有影响的,而且他工资方面……

        “小简啊,来……”

        主任看见简宁从病房里走出来,自己喊了他一声,对着简宁招招手。

        简宁进了主任的办公室。

        “想好了?”

        简宁突然低低的说着:“我得像是一个男人一样的活着,天没塌她至少还活着不是嘛,有希望我们就努力?!?br />
        主任剩下想劝的话就都吞回去了,医院里同事就都知道发生的这事儿,大家也都理解,

        王冉现在躺在床上跟过去就不太一样了,脸有些圆了,眼角细细的鱼尾纹也出来了,女人到了这个年纪就特别的尴尬,所有最不好的一面就都被他给瞧见了,这并不是王冉想的,可是她也无力抗拒,这就是现实。

        医院是有病服,但是王妈妈觉得那衣服王冉穿着不舒服,这个天是热,但不能吹空调,她腿现在本来就不好,身上穿的是王妈妈给做的大背心,看起来就普通级了,大概最普通的女人也就是王冉现在这样了。

        夏侯芳自己跑到走廊上好个哭,她姐以前不是这样的。

        “妈,你说简宁哥能不能不要我王冉姐了?我看着我姐眼角就都有皱纹了……”

        典韦照着孩子的头打了一下:“说什么呢,当着别人别这么说,竟瞎说……”

        姜饶没进病房,齐娜是天生的乐观没有像是芳芳那样哭了,就是拉着王冉说一些杂七杂八的,还有各种笑话,本来齐娜这个性就有点二,给姜维都弄的有些哭笑不得。

        姜维掏出来一千块钱,齐娜这边赶紧跟着掏了一千块钱,王妈妈已经来了,叫姜维拿回去,姜维不肯,带着齐娜还有姜饶就走了。

        夏侯兰跟王妈妈的关系是夏侯兰,这是他们的,他们一点的心意。

        王爸爸拿着毛巾在卫生间投干净了,把王冉的头发弄到一边去,把发卡好好的带带,给她擦着脸,用了一条热的一条凉的,这话还是偶然间听见徐秋华说的,说是这样能保持年轻,王爸爸自然不会嫌弃自己女儿的,但是能做的,他愿意做。

        女儿的眸子依然清亮,这就是做爸爸值得骄傲的,生活没有把她给摧垮。

        *

        “你一会儿回家里来一趟……”简宁的父亲挂上电话。

        “老公你有话就跟孩子好好说?!奔蚰盖兹傲艘痪?,就生怕他会动手。

        简宁想自己跟家里也必须有个了断了,结婚不结婚这是他个人的事情,谁说了都不算,他并不是冲动。

        简宁的父亲叹口气,从沙发上起身,看了儿子的方向一眼:“过两天叫你妈给介绍一个合适的,今年之内就把婚结了吧,医院那边你就不要去了,随便你是要出国念书还是什么都好?!?br />
        他已经在妥协了。

        简宁没有动,从王冉进医院开始,简宁就特别喜欢吃苦一点的东西,觉得这样的东西才好吃,甜的则是会腻。

        “等她复检好一些,我们俩就结婚,如果家里不出席我也能理解,这是我个人的事情,我不需要征求父母的同意,我已经过了那个年纪,我喜欢这个女人不会因为她的腿能不能走而决定?!奔蚰挠锲??!袄瞎?br />
        简宁父亲随手抓起来一边的杯子,那里面还有水呢,照着简宁的脸笔直就砸了过去,那水还有些发烫呢,简宁母亲慌里慌张的赶紧叫佣人拿毛巾,跑过去给简宁擦脸,看着丈夫。

        “这里面是热水啊……”

        那是给他泡的茶。

        “你不够冷静是不是?现在呢?”

        “随便吧,你就是打死我,我也要结这个婚,我不是可怜她,我们俩能过好的,没有这个家的支持一样过的很好,相反的,我一直都觉得我不应该出生在这样的家庭里,这些年我觉得我不适应?!?br />
        “简宁你别说了……”简宁母亲压根就没有见过他这副样子,完全就跟他老子对上了。

        简宁父亲心头的怒火烧得嗤嗤直响,他真是出息了,敢跟自己顶着来了,没有这个家他算是什么?

        他就连个屁也算不上。

        “你别叫我同样的话说两次……”

        踩着拖鞋就上楼了,走到一半,回过身:“找人给我看着他,哪里就不许去,不许跟王冉见面?!奔蚰哪抗馑烈獾牧魈试诟盖椎牧成?。

        “这些年我不知道父亲快乐不快乐,我要的生活很简单,一个能沟通的老婆,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回家可以叫着让我抱的孩子,我愿意宠着她护着她,不因为她是男是女而疼惜她,每天带着她去公园,去海底世界去玩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不想错过她的成长……”他的声音低沉,嘴角的弧度慢慢向上在向上,你看,他要求的从来就都很简单,前面所要面对的路,自己想想都知道有多困难,可是困难都能克服的,有这么多的人,他*一个人不会因为对方发生了什么变故就变得不*了。

        “简单?她现在走都不能走,未来能不能恢复好你也不清楚,你要侍候她一辈子?她就连自己的大小便都不能自理……”当父亲的对着儿子喊了出来,这样还能简单得起来吗?完全就是在拖累你,是负担,有负担就应该甩掉的,不是把这种负担就承担在自己的肩上,这不是男人应该做的。

        “她不能去,我就抱着她去……”简宁说的一片云淡风轻。

        他固执的站在下面,很简单的道理,你可以困住我,可是你能困住几天?我自己有腿有脚的,我就喜欢这个女人,我坚持要跟她结婚。

        “老公……”

        “叫他走?!?br />
        简宁原本以为自己把话说清楚就已经好了,谁知道他父亲的动作来的更加的快速。

        简宁父亲看着手里的笔:“叫司机准备车,去医院?!?br />
        他并不是去探望病人的,而是去告诉那个病人,她现在已经不适合做这家的儿媳妇了,她可以提出来任何的要求,但是不能叫他儿子未来的路走得困难重重。

        病房里没有人,王冉在休息,王爸爸去超市买东西了,王妈妈在楼下洗王冉的睡衣,衣服得随时换,下雨空气就凉,就得穿长袖的。

        “王小姐……”

        秘书推推王冉,王冉睁开眼睛。

        简宁的父亲很是认真的看了王冉这张脸,没有任何的出奇,不漂亮,也不灵动,眼角下方甚至还能看见隐隐的细纹,这就是一个二十九岁女人的写照。

        简宁的父亲没有坐,只是站在王冉的床前依旧是那张脸,没有任何表情的脸。

        “叔叔你来了……”

        “当初我会同意你们在一起,是因为你还算是个健全的人,你至少能走能跳,年纪大一些也就大一些了,样子不够突出,生出来的孩子就一定不会好看,这些我可以忽略,因为他喜欢你?!?br />
        王冉觉得自己双手开始发凉。

        “学历没有那么好,家庭父母没有一项出色的,哥哥只会借着妹妹的关系往上爬,现在你就连这么一点优势都没有了,别做纠缠了,你跟他不合适,你想毁了他一辈子吗?论文的事情不管是谁对谁错,你至少叫别人怀疑了,说你偷的那就是你偷的?!?br />
        简宁父亲的话很是无情,在他这里看,不需要有什么道理,过去我可以帮你的,现在就成为捅到你心里的利剑,因为这个时候你不合适,所以这就都成了你的错。

        “不要让我做的太过分,给你父母留点面子,父母养育孩子一场不容易?!?br />
        简宁的父亲转身就要离开病房,王冉迭声的叫了一声。

        “叔叔……”

        简宁父亲根本就连一眼都懒得在施舍给王冉,他说过的,过去只是因为觉得她还可以,现在她一点都不行。

        秘书拽着王冉的手,略略看了王冉一眼,他就是干这样工作的。

        “王小姐不想闹的太难看就松手吧,就当你成全了简宁的*情,*情不是成全吗?你这个样子你能带给他什么?你只能带给他无边无际的麻烦,他将来站在身边的就应该是个健全漂亮学历高的女人,难道你不是这样认为的吗?”

        简宁的父亲从里面走出来,王爸爸人就在门外呢。

        “我能不能跟你谈谈?”

        简宁的父亲的唇角微微抿着,王爸爸好像在说什么,这个时间安全门附近就没有人经过……

        王妈妈回来了找人,王冉哭了,王妈妈就觉得不对,虽然孩子背着她,她爸人呢?

        自己推开安全门……

        王妈妈闭上眼,自己不愿意去想,一想就气的浑身发冷,王爸爸沉着脸:“跟孩子什么都别说?!?br />
        王妈妈却不甘心,怎么就能这样呢?

        怎么就能这样呢?

        简宁晚上过来,王妈妈就把人给堵外面了,拦着就死活不让进去。

        “你来干什么?猫哭耗子假慈悲是吧?赶紧走,以后别来了……”

        简宁一看王妈妈的脸色有点不对,自己就要伸手。

        “阿姨,你的脸色看着不好……”

        “当我求你了,我们家高攀不起你们家,你回去吧……”

        王妈妈就拦着不让人进来,王爸爸开口也不行,病房里王冉也不能吭声,妈妈都这样了,她怎么说话了?这是怎么了?

        “阿姨,你别这样……”

        简宁不会往心里去,谁怪他,他都能理解的。

        王妈妈坐在椅子上掉眼泪,自己伸出手擦擦,晚上王冉就睡了,王妈妈看着女儿的脸,自己怎么也睡不着,自己起身下去转转,王爸爸已经回家了,明天白天来替。

        王冉的腿自然就撇到一边去了,因为腿骨头没有接上,不受她自己的控制,她想板过来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腿剧痛,王冉不好叫护士,因为王妈妈人就回来了,王冉实在怕自己妈哭,不愿意看着她流眼泪,自己就闭着眼睛,告诉自己,等天亮就好了,等天亮吧。

        王妈妈坐下身看着熟睡的女儿。

        “王冉啊,跟简宁分了吧,他们家我们家实在高攀不起了,你爸都给人跪下了……”

        王冉的眼泪顺着脸颊就流了下去。

        ------题外话------

        今天留言没有全部回复,说实话有点影响心情,昨天开始就有了,简大妈这可不行啊,哪里能有一颗玻璃心呢,昨天有人给我投了好多的月票,拍拍胸,在这个环节竟然还能投给我,感谢,感谢你们做了我的后盾让我在彷徨的时候坚定了下去,一度都想今天的留言就算了吧,不想回复了,看着心挺不好受的,我确实受到了压力,读者能给作者压力,作者的压力只能自己背着,尽量的出去散散步,看看小狗狗,早上点开后台闭着一只眼睛,睁开首先三条留言映入眼帘,没责怪,心情好像就松了那么一下,lemoncase特别感谢这位,可能是感觉到我有压力了,感谢所有出声没出声的,愿意投票我感谢,不愿意投票其实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