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35  事故发生时

    135  事故发生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没事儿还有爸呢?!蓖醢职挚戳艘谎弁跞剿底?,这以后肯定就不能叫女儿自己走了,不放心。

        王爸爸没跟别人说,王超的车坏了送去修了,这徐秋华虽然也想给王超换车,可是一想要从自己手里拿出去那么多的钱,她就肉疼,王超不提自己索性就当忘记了,那钱在银行里放着,跟买了车能一样嘛?

        拿着那么多的钱去买一辆车,徐秋华觉得这种行为就挺傻帽儿的。

        王超车坏了,坐地铁回来的,往上去的时候路过下面,王爸爸正好休息呢,就看见儿子了。

        “王超啊……”

        王超看了老爷子一眼,王爸爸跟王超说了,王超就属于冲动型的,但是这回也没太冲动,宗伟宸缠着王冉自己可以找宗伟宸甚至可以打他,但是现在这个人是王冉的上司,你没抓住人家,到时候叫人倒打一耙。

        你说怎么就这么多事儿呢?

        王超没跟徐秋华说,知道她嘴巴大,不过王超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王冉怎么搞的?

        你无缘无故的,要说你多漂亮的话,这事儿轮你身上,你哥就不带想别的,但是现在闹出来这样的事儿,还是你自己本身有问题,怎么一个两个的男人就都觉得你是美女?

        王冉张什么样王超知道啊,王超跟自己爸没说别的,自己回到家,等王冉回来,自己推门就进王冉房间了。

        “我有话跟你说,你把工作辞了?!?br />
        王超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她别上班了,省得总是出这样那样的事情,你都要结婚了,嫁给简宁,你说简宁也忙,你自己还上什么班?结婚就生孩子,要是生女儿还得生二胎呢。

        王超说话语气就不好,他从来就这样,跟王冉一说话就是吩咐的命令,觉得王冉是妹妹就应该听他的话。

        “你明天就给你所里说你不干了,别一天到晚在单位招蜂引蝶的,怎么别的男人就觉得你是美女?除了你眼睛里看不见别人了?”

        王超也知道王冉不是那样的,但是你要是没做什么叫别人误会的动作,人家会这样的对待你嘛?追根究底还是你自己本身有问题。

        王冉觉得有些迷茫,看着自己大哥。

        “哥,无论发生什么事儿你就一准先跑过来数落我,我是你亲妹妹,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嘛?你的意思是说我勾引谁了?”

        王超突然发飙,自己说了就算,她还敢反嘴:“你现在有理了是吧?有理就别叫爸每天接送你,爸多大的年纪了?家里的事情都忙不完早上早上送,晚上晚上接,你今年念初中还是念高中?”

        王超就会数落王冉,那王爸爸干活的时候,他可是一手指头都没有伸过的,现在因为王爸爸接送王冉发飙了。

        “那也是我爸,接送我,担心我怎么了?”王冉仰着脸看着王超。

        王超这手就是欠,伸手就要打,王冉已经被他打过一次了,那一次王爸爸都生气了,王妈妈好多天没跟儿子说话,这次他又没控制住,觉得这个死丫头片子,现在就觉得自己翅膀硬了不听话了是吧?你年纪再大你也是我妹妹,当哥哥的就有权力说妹妹,教训妹妹,没有妹妹犯嘴的机会。

        王冉本来就因为副所的事情嘴角有些破,王超这巴掌没打到脸上,打到耳朵头发上了,王冉就不干了。

        “你凭什么打我?左一次右一次的,你凭什么……”这叫喊了起来。

        “凭什么就凭我是你大哥,我说不叫你上了,你就得不上……”

        王冉觉得简直可笑,自己那时候不愿意去,是他非逼着自己去,不然就成天说话刺儿自己,现在他又决定叫自己辞职,一切就都是他说了算,他算是什么?他是自己爸爸吗?

        徐秋华一听见“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_字手打王冉喊就知道不好,立马就从外面推门进来了,一看王冉偏着脸,这王超肯定又给打了,自己心里就骂着王超,你打她干什么???你们家对女儿怎么样你不知道嘛?你有话就好好跟她说啊。

        伸手去拽王超。

        “我爸都没打我,你有什么资格?”

        王冉不说这话王超还不叽歪,她一说,王超又动手了,打徐秋华脸上了,徐秋华就护着,这边王妈妈推门进来,你说又看见女儿被打了,这接二连三的干什么?就是你当哥哥的,你也没有权力动手,王妈妈上手就去打王超的脸,王超就蹦跶。

        “妈,你打我干什么……”自己捂着脸,徐秋华也拦着。

        王冉眼泪掉下来,自己用手背一擦,本来想拿着东西走的,太生气了,就那么推开门出去换上鞋就走了。

        “你这个该死的,你总伸手打她,谁叫你打她的,我跟你爸都舍不得……”

        王妈妈打了王超好几巴掌,王超觉得自己没错,当哥哥的教训妹妹就是应该的,怎么就她脾气那么大?谁家不是大的管小的。

        “还看着,追啊……”

        “我不追,我打她就没有错……”王超翻身也回房间了。

        王妈妈就拍着大腿,自己养出来的好儿子啊,在家动不动就跟女儿动手。

        “你赶紧拿着王冉的钱包给她送过去……”

        就是去简宁哪里也得身上有钱啊,王妈妈回房间躺着去了,一会儿王爸爸进来她就得告诉自己丈夫,这太不像话了,打几次了?她当妈的还没舍得打呢。

        王冉哭的够呛,她今年都二十九了,今年一年之内就被大哥给打了两次,她从小到大父母都没伸手过,他凭什么???

        司机看着她的这个样子,心里合计这是跟丈夫吵架了?

        “去哪里???”

        王冉报了地址,自己手机也没有带,到了地方身上没有钱,司机脾气很好,告诉她进去拿就行。

        王冉有些尴尬,跟门卫借的钱,等出租车走远了,看着门卫勉强笑笑:“我一会儿过来给你送钱?!?br />
        门卫是认识王冉的,也知道简宁开什么车,这家根本就不缺钱,还能差得了自己那点,笑笑说没事儿,不着急,明天给也行。

        王冉上了楼,自己本来想去敲门的,可是觉得这样的事儿……自己蹲在走廊里就一直蹲在那里,眼泪止不住的流,越是想越是觉得大哥太过分了。

        王家-

        “爸……”

        徐秋华护着,王爸爸这回真的急了,没给徐秋华一点面子,抓着鸡毛掸子就照着王超抽了过去。

        “你启开?!?br />
        徐秋华就没看见过老公公这么生气过,简直就比家里那老妖婆都吓人,徐秋华害怕啊,但是也不能叫公公打王超啊,有自己护着,公公还能给自己一点面子,心一横。

        “爸,王超不是故意的……”

        不起开是吧?

        王爸爸就照着徐秋华身后抽过去,王超也一声不吭,他打王冉那就是王冉错了。

        “谁叫你打她的?打一次还不够是不是?她是我女儿,不是你的……”

        王爸爸下死手了,本来那孩子最近就肯定心里上火了,你说说出了事儿不跟家里说,还是单位的领导身上得有多少的压力?你妹妹就从来都没有找过你麻烦,你可好,动不动就动手,你觉得她还欺负是不是?

        你妹妹平时怎么对你们两口子的?钱花你们身上还少嘛?还觉得不够是吧?

        王妈妈没心情管,打死才好呢,打死自己都不心疼,他活该他。

        给简宁打电话:“好好劝劝王冉,她爸打王超了……”

        简宁一愣,因为王冉根本就没来啊,但是没动声色,安慰了王妈妈两句,说人在自己这里,叫王妈妈放心,也听出来了,好像是王超把王冉给打了,自己拿着钱包车钥匙,人没过来能去哪里了?

        说是什么东西都没拿。

        简宁带上门,自己等电梯的时候就听见楼梯间好像有声音,仔细听好像就是哭声了,简宁脚往后退了一步,自己突然就撑着头笑了出来。

        王冉啊,要是没有我,你可怎么办???

        自己推开楼梯间的大门,坐在上面的人显得有些慌乱,用手连忙擦着脸上的泪水。

        “为什么不进来?”简宁看着她,眼睛哭的就跟兔子一样,真可怜,哭成这样了,怎么没人来关心呢?

        自己走过去,觉得真是的,大哥怎么样也不应该动手的,打大兔子了,真是可怜啊,自己站到她的身前,王冉自己能哭,可是当着外人不愿意哭,擦擦眼泪,嗓子有些沙哑。

        “你怎么出来了?”

        “家里大兔子丢了,出来找找?!弊约鹤谝槐?,双手撑着楼梯台阶,看着上方根本就不看王冉的脸:“我跟你说过的,小时候我就渴望别人打我,那时候有想过,是不是犯错就挨打了,但是自己心里好像又有一些清高的劲儿,觉得犯错误就不是我的款儿……”很苦涩的事情现在竟然当成笑话一般讲了出来:“我跟你说的那个女孩儿,我眼睁睁看着她死的,不是救不了,明明已经成功了,却发生了那样的意外,我以为她父母会怪我,会揪着我的领子打我,这些年在医院什么样的家属我都见过,我想他们应该非常恨我的,可是那孩子下葬之后她父母买了一束满天星给我送过来……”

        简宁原本是不愿意说这件事儿的,但是现在却一鼓作气的都说了出来,以为倾诉会很难,但是其实很简单。

        “大哥打你了?”

        “没事儿?!奔依锏氖虑椴惶敢飧?,挨打也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情。

        王冉就是不喜欢说一些无关的事情。

        简宁微笑,故作潇洒;“那大兔子咱们回家吧?!?br />
        王冉摇摇头,自己就想在这里在坐一会儿,只要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冷静下来了,声音还是有些不对,发飘。

        “有没有钱?”

        简宁将自己的钱包塞到她的手里,谁就都有想一个人待着的时候,简宁也有,所以理解王冉。

        “不要走的太远了叫我担心?!?br />
        简宁站起身自己拍拍屁股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楼里每天清洁工都会打扫三次的,很干净,在地上爬,衣服都不会脏的,当然前提你的物业费决定了他们工作的态度。

        简宁打开门自己顿了一秒,还是把门给带上了。

        外面有些变天,感觉好像一瞬间就到了秋天一样,秋风瑟瑟的,树叶飘摇天空也阴沉着一张脸。

        王冉想吃蛋挞,特别想吃。

        从楼上下去就下雨了,没有办法,她又没有带伞,又转了回来,自己蹭蹭蹭上楼,简宁就站在窗子前,还有些纳闷呢,她怎么还没下去,人就又跑回来了。

        “陪我去吃蛋挞吧?!?br />
        两个人拿着一把伞,果然星御飘摇,他搂着她的肩膀,伞尽量就往她的方向偏,雨水打在地上溅起来然后落下,落下。

        简宁交了钱,王冉带着他来了一家自助餐店,里面的人很多,空气也很热,王冉拿着餐盘先端了二十个蛋挞回来,坐下身也不吭声,就吃东西,简宁叹口气,自己起身去给她找一些水果。

        王冉就想不明白,王超到底是怎么想的?打了自己一次不够还要来一次。

        家里气氛并不是太好,王妈妈压根就不跟徐秋华说话,王爸爸把王超给抽了,自己也不吭声了,徐秋华心疼王超,但是这个时候跟公婆干,那自己就是傻子。

        “妈,你就原谅他这一次吧,他真就不是故意的……”

        王妈妈侧躺着,眼泪淌了一脸,听着徐秋华的话把头一偏,徐秋华就恨王超,你说好好的你就非招惹王冉。

        见婆婆这边哭呢,自己也不能劝了,就踩着拖鞋回房间里了,带上门就说王超。

        “你要是说她怎么说都行,怎么能动手呢?爸妈本来就心疼王冉,这下好了,你说她跑哪里去了?什么东西都没带,要是没去找简宁呢?”

        真出事儿了,你当哥哥的到时候后悔不后悔?

        “我打她怎么了……”

        王超就喊了一声,徐秋华捂着王超的嘴,这就真的是祖宗啊,你是生怕气不死你妈是不是?

        王妈妈就听见儿子的吼声了,咣当一声甩上门推开徐秋华夫妻俩房间的门,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呢,一头就照着儿子的怀里就撞过去了。

        “你打我吧,来吧,你这个本事,你打死你妈吧……”

        王妈妈这眼泪掉的,徐秋华看着就难受,婆婆生气是生气,但是给气成这样就没有必要了,老人家你惹她哭犯不上不是。

        王超只觉得无奈,这是干什么???自己连连往后退。

        “妈,你这是干什么?”

        “干什么?你都打她两次了,还有下次是不是?来吧,你觉得打女人有意思是把?照着你妈的脸往这里打……”王妈妈伸手就去拉王超的手。

        这不下雨嘛,王奶奶被雨给浇回来了,你说进门就听见这吵吵嚷嚷的声音,这又怎么了?等进去一看,王妈妈就哭上了。

        王奶奶有些不待见的看着王妈妈,这是干什么???

        “你干什么呢?怕这个家太安静了是不是?”

        王妈妈就说了王超动手打王冉了,主要这都第二次了,就是在生气你也不能打她啊,而且王冉根本就什么都没干,你进屋就动手。

        “她工作怎么了?毕业的时候说不去,你就逼着逼着她去,每天说一些没用的,你就生怕你妹妹的日子过好了,她凭什么听你的?你叫她不干就不干了……”

        王超没有办法解释,自己说了,自己妈就肯定不用睡了。

        “那早晚就都要结婚,简宁缺王冉这点钱嘛……”

        王超大声的跟王妈妈争辩,自己有错吗?自己也是为了她好,她都这个年纪能遇上一个这样的就烧高香去吧,还作什么???你要是工作那么要紧,你就别结婚了,你跟你工作过去吧。

        王奶奶听着王超的话就动手了,啪一声巴掌就掴王超的脸上了,当时就把王超给打蒙了,他都这个年纪了,还被打,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奶奶。

        “奶奶你……”

        “怎么觉得诧异?你有自尊,王冉没有?我说过了你别总是用你的思想去想你妹妹,她工作怎么了?谁告诉你,她就得做一个家庭妇女的?”

        徐秋华眼圈都红了,那也不能动手啊,当着自己面就这么打自己丈夫,王超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王奶奶就看着王超:“小王超啊,别人都不是傻子,你那点心思谁不知道?你打王冉简宁能不知道嘛?你打的是人家老婆,就没有你动手的份儿,我告诉你,你以后在手欠一个试试,你看我能饶了你不……”

        王爷爷和稀泥,拽着王奶奶的手。

        徐秋华心里翻着白眼,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吧。雨滴落在地上变成了花瓣不过转瞬间就消失了,啪啪啪的打在地面上,有些地方已经成小溪流了,简宁搂着她的肩膀,雨伞不太大两个人不够用,简宁的半边身体已经都被雨水打湿了。

        回到家,她的心情好了一点。

        王冉跟王超现在就是不说话,看见王超也视而不见就当他是透明的,王妈妈绷着一张脸,看见徐秋华就挑刺儿。

        “妈,你看这个凉菜我拌的行吗?”

        王妈妈一看见徐秋华的脸就想起来王超去打王冉了,自己伸手就抢了过来。

        “不用你,你进去,不想看见你?!?br />
        徐秋华无奈:“妈,我都跟王冉道歉了,这事儿是王超做的不对……”

        徐秋华对着王冉的房间喊:“冉啊,出来吃饭了?!?br />
        王焱就发现桌子上气氛有些怪异,看看姑姑看看自己爸爸,然后问奶奶:“姑姑好像哭过了?!?br />
        王妈妈一听这话就一口饭也吃不下去了,王冉因为什么哭过???活到二十九了还被自己哥哥打,能不哭嘛?

        “吃饭?!蓖醢职挚粤艘簧?,王妈妈推椅子自己就进屋子里了,吃不下去,吃什么吃啊。

        “妈……”徐秋华喊了一声,这边王超就吃自己的,当没看见。

        王冉回到房间里,徐秋华就跟进来了,徐秋华今天中午出去去超市买的这些东西,放在王冉的床上。

        “冉啊,嫂子知道你心里难受,你哥确实不应该动手,我也说他了,可你哥是什么样的人你不了解嘛?他就是脾气不好,但是心肠不坏,兄妹一场你就原谅他,宽恕他行不行?你看妈也跟着上火……”

        王冉推开母亲的卧室的门,王妈妈坐起身,自己整理整理头发,当父母的不愿意叫儿女难心。

        “怎么了?”

        “妈,我好了……”

        王妈妈摆手:“你什么都不用说,王冉啊,今天就换你哥我也是一样的维护,我们家就没有动手的人,王超这孩子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这就是毛病,打女人的男人算是什么男人?”

        王冉低着头。

        早上醒的早,早饭也不想吃,拿着包就去单位了,结果明显是有人比她来的还早。

        “什么不是,要不是有什么关系,副所怎么就好像黏在她的身上了?”

        “也许是男的自作多情呢……”

        “你信吗?副所什么条件,王冉什么条件?王冉这都快三十了,是个老姑娘,你觉得不是她还是能是谁……”

        咣当一声,王冉就把门给推开了,她没撞上自己就不管了,但是现在撞上了,可真是精彩啊,她做梦都想不到,你董梅真是有意思,背后这样说人就特别愉快是吗?

        董梅等王冉把门推开,脸上的表情就精彩极了,方瑞珠嘴巴张得大大的,能吞进去一颗蛋,她这是什么时候来的?

        “王冉你来了啊,早?!?br />
        王冉冷眼看着董梅,董梅清清喉咙坐下身就准备工作了。

        “怎么不说了?”王冉出言嘲讽,你刚才不是说的挺欢的?现在怎么没词了?还是她只能背着人说不能当面?

        董梅心想既然事情都这样了,以后关系肯定就是不行了,索性自己也不惹她,她愿意怎么办就怎么办被,自己弄着手里的资料,好像很忙的样子。

        “董梅,我没有挖过你家的祖坟吧?你看见我勾引副所了?”

        “那难不成是他勾引你?王冉话说开了就没意思了,怎么回事儿我又没有在你们俩的床上我怎么知道?我就是替你那个男朋友觉得可怜,做人积点德吧,别以为别人就都是傻子?!倍匪祷翱忌畎铝似鹄?。

        王冉的包就摔董梅的桌子上去了。

        “哎呦,你这还想动手???我要是没说对,你激动什么?此地无银三百两啊……”

        “董梅差不多够了吧?你这样就太损了……”林潇潇来上班了,这样的事情自己本来就不想管的,但是之前自己跟方瑞珠闹别扭,起因是因为什么?

        董梅坐着不起身,她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需要后悔谨慎的,她一点就没错,抬着下巴看着王冉的脸。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br />
        林潇潇觉得在办公室干起来也有一些不好看,毕竟还有别人呢,拉着王冉。

        “你看她那个臭德行,不搭理她就行了……”

        “你说谁呢?”

        林潇潇瞪着眼睛,声音也加大了:“我就说你了,怎么着?你在背后干什么了你自己心里不清楚?董梅这样就挺没劲儿的,方瑞珠跟别人同居的事情谁说出去的?是我说的嘛?”

        “哈,你现在就把所有屎盆子都往我头上扣是不是?”

        “是不是扣你心里就比谁都清楚,我不想跟你一样当泼妇,人在昨天在看,咱们走着瞧,你也别美,你生活成这样你就是活该?!?br />
        董梅也恼火了,你算是什么个东西吧你,冷着声音:“你好,当初你还不是羡慕人家男朋友来的?把自己丈夫吹的天上有地下无的,不就是一个破机长,有什么了不起的?”

        林潇潇笑了,不屑的抬起来下巴。

        “你家还就真没有,我老公一年几十万,你家有嘛?我奉劝你,有本事跟人站在同一条线你在说话,不然就闭上嘴巴吧,太臭了,熏到人了?!?br />
        “你放屁……”

        林潇潇跟王冉去了天台,王冉笑出来了,是挺可笑的,你看同事关系不就是这样的?

        “你别往心里去……”

        “真没有,潇潇一开始吧我真是有点生气,别人说也就算了,今天我这是来的早,董梅每天对着我笑嘻嘻的背后就对着我捅冷刀子,也行算是给我上了宝贵的一课,我受教了,这样也好……”

        林潇潇拍拍王冉的肩膀。

        “哪里工作就都是这样的……”

        面对同事好气猜测的目光,王冉不解释也不生气,自己保持淡定,你们愿意说你们就说个够,早晚有不愿意说下去的那一天。

        其实有时候就是自己想不开,嘴张在你们的身上,那你们就说呗,她只当自己是聋子听不见不就完了。

        *

        “太太你的意思是……”秘书拿着电话对面走过来一个人,他比了一个手势,迎面过来的人立马就沿着来的轨迹走了回去。

        简宁的母亲睡不安稳,就这几天头痛欲裂,她其实知道根源,就是想的东西太多,但是如果孩子以后真知道了,心里对他爸得怎么怨恨???会不会想杀了他爸跟自己?

        想了很久,那人现在也就是这样了,随她去吧。

        “我的意思你很明白,这并不是为了谁,简宁我养到现在我不想叫他跟我翻脸,我养了他这些年也有感情,亲妈不见得就是妈,但是我希望她能善终,你帮我劝劝简先生,你也知道我劝不了他的,这事儿又不能叫简宁知道……”

        简宁母亲很是知道这其中的厉害,谁都不好使,哪怕就是简禛,简禛前一秒知道,后一秒丈夫就得跟自己离婚。

        跟简宁父亲的秘书说她心里也是有谱儿,这人跟她丈夫多少年了,嘴疯很紧,话知道怎么说,不会把自己给兜出去。

        秘书顿了顿:“可是简先生已经拿了主意了……”

        “有没有想过简宁知道之后会是什么表情?这辈子恐怕就都不能原谅他爸,老天叫那人生病这样就够了,能救那就帮一把,不能救那就是她的命数?!奔蚰哪盖撞灰啦蝗牡乃底?。

        秘书挂上电话,自己返身往回走,这话也得找个机会说,贸贸然说,恐怕简先生肯定就知道是夫人打过电话来。

        简宁的父亲走在前面,后面跟着秘书,司机把车门打开,他坐进去,秘书却没有马上上车。

        “嗯?”

        秘书动了动,勉强笑笑,等简宁的父亲用晚餐,他送着对方上车,带上车门,自己摆着最得体的微笑看着车子远去。

        “家里有事情?”

        秘书就想,行不行的就看这一次了,一切都是命里注定的,自己尽了心他也就算是尽力了。

        “简先生,那个女人……”

        疗养院那边来说,人很痛苦,就这样坚持下去,不就是活活等着人死嘛,这跟简先生的初衷是违背的,再说秘书的眼神变了变,到底是为你生过一个儿子的女人,虽然说现在颜色不好了,可当初到底有没有什么,别人不知道。

        秘书自己年轻是小伙儿的时候就跟了简宁的父亲当贴身秘书,简宁的父亲就这点跟别的大老板不同,他不用女秘书,身边秘书室的六个秘书一律全部都是男的,也从来不会跟自己的下属打成一片,给下属好脸色就更加没有,集团内部都知道简先生的老婆是个大美人,也难怪看不上别人,他从结婚到生孩子现在孩子长大,关于简宁父亲跟那个女人的事儿他一直都没闹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只是知道一直关在疗养院里,一开始人肯定就是好的,精神一切都是正常的,后来慢慢的,每年每年就成了现在这样子了。

        “谁找你说什么了?!奔蚰母盖椎乃底?。

        秘书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的弓着腰,脸上把表情诠释得很是到位。

        “倒不是因为有人找过我,而是疗养院那边说,她好像很难受,当初在二院的时候那主治医生就有说过,要等二期的检查报告,也许还有希望,医学上的事情其实都是说不准的,不然送去北京或者出国我觉得……”

        “你觉得的太多了?!?br />
        秘书闭上嘴巴不说话了,他已经尽力了,如果最后还没有达成夫人想要的,那就抱歉了。

        简宁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的父亲车才到,简宁的母亲就出来接了,告诉司机明天几点来接,转身跟着丈夫就进了里面。

        “简宁跟王冉过来了?!?br />
        事实上是她亲自给简宁打的电话,说是自己想王冉了,现在王冉的用处也就是这些了吧,能替她挡一挡,走在前面的人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径直进门上了楼,简宁母亲对着王冉边笑边说着。

        “你看家里就我一个人在,你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就过来看看我,早晚都是一家人……”

        王冉笑笑,心里狐疑的想着,这又是怎么了?

        吃饭的时候难得简宁父亲吭声了,手里的筷子顿了一下,简宁的母亲还以为他觉得今天的菜做得不好吃呢。

        “不合胃口?”

        “你知道我们公司有赞助那些无儿无女的人吧?!奔蚰盖准绦沧叛劬Τ?,简宁啊了一声,就想起来之前的那个人了,自己看着父亲:“知道,前几天……”

        简宁母亲脸上的汗差一点就直接滴下来了,活到现在就从来没有这么心惊肉跳过,好在简宁心细,觉得这样的话自己也不应该说。

        “前几天怎么了?”简宁父亲脸上的表情还是没有变,好像是在问一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

        “前几天同事说的,好像是有,检查报告出来,说还是有希望的……”

        简宁父亲就再也没有吭声了,吃完饭撂下筷子准备回楼上的时候看了一眼王冉:“平时多美美容,把自己弄得漂亮一点,还年轻多穿些漂亮的衣服,别一出门就是牛仔裤衬衫,穿裙子?!?br />
        他不喜欢女人穿那些牛仔裤之类的,你是个女人就得要穿裙子,得体的裙子。

        王冉张着嘴,这是不是管得就有些款了?

        “老公王冉都知道了……”

        叫佣人端一些水果,今天可能是她真的有点提心吊胆的,对王冉就格外的温柔。

        “你叔叔这个人有些霸道,他说不让你穿的你就别穿,平时在家里穿,来这里记得穿裙子?!彼低昱呐耐跞降氖郑骸耙灿Ω枚嗳トッ廊菰毫?,你看这小脸有些发黄……”

        简宁母亲觉得王冉的脸色就不是很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好看,漂亮的女人首先就要有白皙透亮的肌肤,这样穿什么衣服就都好看,所以美白才会成为女人终身追求的课题。

        “我知道了阿姨……”

        王冉在楼下坐了好一会儿,简宁母亲看着儿子的脸,心里叹口气。

        “简宁啊,那些没儿没女的看着也挺可怜的,我跟你爸爸也只能出钱了,你是医生,这方面你才是专业的……”

        简宁觉得母亲的话说的有点怪。

        简宁母亲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第二天接到秘书的电话,秘书也是背着别人打过来的。

        “简先生现在让我送那位去医院?!?br />
        简宁母亲提着的心终于落地了,这样不管怎么说,将来简宁不至于恨到她的身上,给自己母亲打了一个电话,第一次当着母亲把王冉给夸了:“是个挺不错的孩子,过去可能是我有成见,我说的话就乖乖的听,我一直都觉得这孩子过去的棱角就太过于鲜明了,现在好了……”

        简宁的外婆也没搞懂女儿这对王冉的态度怎么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

        周末是王亮提议出去玩儿的,王冉在家里本来身体是有些发热,不想去,简宁电话都打进来了,听着他的声音其实他是想去的,王冉一想,好像身体还能配合,在房间里换衣服,王妈妈推门就进来了,王冉捂着自己的胸,吓了一跳。

        “你现在出去能行吗?头迷糊不迷糊?”

        王妈妈不想叫女儿去,身体都不舒服去干嘛,王冉对着自己妈笑笑,说没事儿的,王妈妈拿着药片递给王冉,手里还有一杯水,她昨天就没怎么睡,王爸爸翻来翻去的,王冉一生病王爸爸就准时准点的叫孩子起床吃药,那可精神了,王妈妈本来就有点神经衰弱,王爸爸那么一动,她只要醒了,这一夜就得睁眼睛到天亮。

        “你看着吧,你要是结婚了,你爸得找个地方好好的哭一通?!蓖趼杪璧髻┳抛约旱恼煞?。

        娶儿媳妇不一样,娶儿媳妇是往家里娶,嫁女儿这个孩子可是被人给带走了,那种感觉肯定就是不同的。

        王冉笑笑。

        简宁来接的,王冉上了车,带上车门,自己对着还站在外面的妈妈摆摆手,那意思叫妈妈回去吧,王妈妈没回去就看着车离开的,自己还嘟囔了一句。

        “就是不听话,生病了肯定也不能说……”

        王妈妈回到屋子里对着厨房的徐秋华喊了一声:“一会儿别喊我吃饭了,我有点累,昨天也没睡好……”

        徐秋华探出头:“妈,要不然你先吃一口?”

        王妈妈摆手自己就回房间了,被子已经叠起来了,今天一直阴天也不知道会不会下雨,王妈妈听见有哗啦哗啦的声音,自己走到窗子旁,探出头去看,果然是下雨了。

        这个天还出去玩,能玩什么???

        自己躺在床上,觉得有点凉,扯过来一边的被子,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心思就有些浮躁,睡不着,很是闹心,王妈妈试着闭眼睛还是不行,自己就闭着眼睛躺着。

        王超出来吃饭,看了一眼自己妈关着的房间门。

        “我妈不吃?”

        “妈说昨天没有睡好,你先吃吧?!?br />
        “我爸呢?”

        徐秋华扭头说肯定马上就上来了,这外面都下雨了,难道还能在下面干活嘛,果然没有说多久,王爸爸就进门了,被雨滴打的身上有些潮湿,王焱吧嗒吧嗒的拎着毛巾递给王爸爸。

        “爷爷……”

        王爸爸接过孙子手里的毛巾自己擦了一下脖子,进了厨房一看,王妈妈没出来。

        “她不吃了?”

        “妈说昨天没有睡好?!?br />
        王爸爸没吭声了,自己拿着筷子就吃上饭了。

        今天的天气有些不好,可都跟王亮约好了,只能往前开,王冉跟简宁一路上还说着话呢,王冉调侃他,说他妈终于看见自己身上的亮点了,事故是怎么发生的谁都没有搞明白,要准备进隧道的时候就听见好像有什么强烈撞击的声音,王冉第一个反应就是捂耳朵,因为可能是距离太近,她的耳膜觉得很痛,然后前面的大货车就歪了下来,根本就没有思考的时间,整辆大货车就照着简宁的车前面砸了过来,然后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简宁想去护着王冉的时候只感觉车子咣当一声。

        是前面的司机超时间驾驶,跟对面开过来的车撞上了,大货车司机清醒过来想抢救结果车子失去平衡了照着简宁的车就砸了下来,那货车上面就都是货,分量足以砸死一个人的,挡风玻璃都碎了,两辆车摩擦的时候可能是货柜车的力道太大,那辆车就被撞翻了。

        王冉的脸色霎时变得煞白,只觉得天旋地转的。

        飞出去的那辆车还冒着烟,这隧道就算是堵死了,有人赶紧报警,这事故很严重啊,这个倒霉,你说大周末的遇上这种事儿。

        飞出去的车子里面是一对年轻的小夫妻,当场就死亡了,大货车的司机却没有任何的事情,前面后面一共多少辆车子追尾,后面车上的司机也是出于人道的精神,赶紧就跑下来了,这车前面好像被砸的有些厉害,人没事儿吧?

        拍拍车窗:“喂,哥们还能听见我说话吗?”

        后面好多司机都下车了,还有围观的,有不敢上手的,毕竟这事儿不好说,警察也没来呢,后面的这个司机就真的是很热心,他觉得谁出门在外都会遇上事情,伸出自己的手,这样下次自己轮到了,也同样会有别人对着自己伸出手的。拍打着车门,伸手就去拉车门,但是里面锁上了。

        王冉脸上有点血,觉得脑子更加疼了,简宁这边是听见人敲车玻璃就醒醒了,甩了甩头,自己第一个反应就是过来看王冉。

        “哪里疼?”

        王冉迷糊糊的哪里疼自己也说不好,简宁打开车门,后面的司机一看,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好像人没有什么事儿,这样就好,自己也喘了一口气,扣开车门看着王冉。

        “你没事儿吧?”

        好像砸下来的位置距离她的腿有点近,应该就没事儿。

        王冉用手横在自己的脸上,摇摇头。

        警察还没有来呢,这个位置有些偏,简宁下车走到王冉的这边,他是当医生的当然能看出来王冉的情况有点不对。

        “冉啊你哪里不舒服你告诉我?!?br />
        简宁拉着王冉的手,就不让她用胳膊碰脸,王冉觉得自己好想吐,说要下车。

        “我要下车……”说着要下车挪动屁股,双腿还没沾地呢,起身结果直接就摔地上了,这还是因为有简宁扶着她,因为简宁事先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吓了一跳。

        后面的司机一看,这不对劲儿啊,这腿明显就是没有力气的,是被振到了,还是砸到了???看着好像没出血啊。

        “兄弟,赶紧送医院吧,看着好像不对……”

        说完自己立马就打120了。

        这是王冉自己的身体,她就比谁都明白现在发生了什么,一点力气就都没有,感觉不到,感觉不出来,眼神灰暗,哑着嗓子看着简宁,拽着他的手:“我的腿怎么了?好像使不上力气,站不住……”

        ------题外话------

        转折点来了,表说我是后妈哈,摊手,其实俺多纯良一直不愿意写到这地方,不过貌似很多人都着急结婚,好吧,有它才有结婚,没工作的时候睡觉打雷都不带醒的,一稍微忙,神经就衰弱,昨天听见有狗叫,叫得很可怜的声音,出去找了半天,结果那狗妈妈听见声音就恶狠狠的瞪着我们,不过好在出去找了之后它就不叫了,哎···有票扔过来哈,不投票滴不素好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