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34  骚扰间不断

    134  骚扰间不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吴国太觉得无语,自己不是在气头上嘛?她怎么就那么自私呢,如果是她妈妈,她会眼睁睁的看着?

        吃的时候吴国太可是跟着一起吃的,乔芸买他也没有反对,追根究底,如果钱够用了,这场战争就根本不会发生。

        乔芸在外面蹲了两个小时,自己的那点骨气就所剩无几了,回外婆家这想都不想,既然选择出来了,就没打算回去,现在回去就是叫人笑话自己,不是自己坚持错了嘛。

        吴国太打了几十通的电话,最后乔芸投降了。

        “我也不知道这边是哪里,我也没来过这边啊,怎么办?”

        吴国太叫乔芸打车回来,自己就在家门口等着,家的地址总是知道的吧?

        吴国太他爸买的一整只鸡跟土豆放在一起炖了,看着吴国太他妈叹口气:“你就别不甘心了,吃什么难道我掐着你的脖子不叫你吃了?你自己节省惯了,那她一个孩子,她不喜欢吃的还能喜欢什么?”

        吴国太他妈反口。

        “这也太能花钱了吧?自己的工资加上国太的一个月四千多干什么不好?要是交给我,我能保证他们吃得饱饱的有鱼有肉这四千还能全部都攒下,你以为将来生孩子不用钱?养孩子不用钱?我们两个老的就工作都没有,将来要是生病了呢?钱都给他们了,我们怎么办?”

        退一步说,吴国太他妈现在就是不想要乔芸了,想叫乔芸回家,你愿意跟谁处就跟谁处,他家是接收不了了。

        乔芸打车回来,扭着脸不去看吴国太,这场战争目前是以她胜利了收尾,进了家门,吴国太的爸爸对着乔芸笑笑。

        “乔芸啊赶紧的吃饭,叔叔给你炖的小鸡?!?br />
        乔芸在外婆家的时候吃的可都是小灶,那就是夏侯芳他们都比不上的,对吃的特别讲究,饭菜好她就吃,饭菜不好就吃零食,偏偏吴国太他妈就看不惯这样的。

        乔芸坐在桌子上,自己闷声不吭的就吃上了,吴国太坐在一边。

        “下次少说那些没用的啊?!蔽夤盅盗宋夤痪?。

        两个人进了屋子里,床上一睡,感情好像又回来了,但是乔芸这回长心了,心里觉得不舒坦,至于为什么不舒坦自己也说不好,反正觉得好像选择有些错了。

        周末不上班自己就坐在床上,吴国太去单位踢球去了,他爸妈都出去了,乔芸就想自己放弃张辽是不是错了?

        你说两个人一起生活图什么?没钱的日子就太难受了,只有你经历过,你才能明白,钱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带着魔力会叫你臣服于它,有它不见得就万事都想通,没它却万万不能。

        乔芸躺在床上,看着米粒大的房间,自己被爱情冲昏脑子了,现在冷静下来,房子什么时候给她买?

        乔芸想自己跟吴国太出去住,哪怕就是房间小地方远自己也愿意,不想跟他爸妈一起住,贼不方便的,晚上上卫生间还得套上衣服,有时候从床上起来,身上根本就什么都没穿。

        吴国太踢了三个小时的球,他们单位有一个今年新进来的员工,人不算是好看,吴国太觉得照比自己差远了,但是那个对象张的,就特别漂亮,特别娇气,有点像是谁呢?早起香港的那个张敏,就是张敏年轻时候的模样,特别俏。

        要说吴国太就喜欢这样的女孩儿,心里很是不平衡,自己找乔芸这样的,一开始睡觉得挺好的,那身边划拉不到人,你说主动就送上门了,他是处男啊,经历一个女的,肯定就会觉得这个女的万分好,那现在天天睡,女人不就是那么回事儿了,不至于就说瞧不上乔芸了,但是照比人家的对象一看,不满意的程度就慢慢高涨了起来。

        吴国太他们这个新同事长相是不行,身高还没有到一米七勉强一米六八,但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是人家有一个特点,家里三套房子,父母都有本事,对象看多少了,也是挑女生,他的要求就很简单,女的好看一点,瘦溜一点的。

        结束,对方的女朋友跑过来把手机递给自己男朋友,吴国太看着人家心里挺羡慕的,自己给乔芸去了一个电话。

        “我马上就回去了?!?br />
        乔芸也挺高兴的,回来总比不回来的好,吴国太到家,自己冲澡呢,乔芸就在门边蹲着,已经习惯了,现在看见他身体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应,晚上关灯的时候自己还会伸出手去摸着玩呢,觉得挺稀奇的。

        “你们家到底什么时候给你买房子???现在不买,以后价格不是涨的就更加厉害了?”

        乔芸是这样想的,不管贷款多少年,他们俩能挣,那就贷被,你越是拖房价越是涨得厉害。

        吴国太不是不想买,可是上次跟自己父母去过,就是高新区的高新区那还将近小一万一平呢,那地方距离自己上班的位置老远了,他要是住在哪里,每天至少就扔路上将近两个小时,七点四十上班,他每天五点多就得出门,晚上呢?可不方便了,稍微靠近一点的地方,填海的楼,结果比那地儿还贵,倒是想买了,用什么买???

        吴国太冲干净自己套上背心从里面出来,自己进了屋子,乔芸跟了进来。

        “芸芸啊,我跟你说个事儿,这房子恐怕是不能买了……”吴国太觉得还是要实话实说,肯定就不能给买了,很简单的道理,条件不允许。

        乔芸一听只觉得眼前发花,当初外婆就说来的,他们家肯定就不能给买房,那个条件还买房呢,乔芸不信啊,吴国太可是公务员啊,怎么会买不起房子呢?乔芸眼前发花。

        “我家现在就这个条件,我们俩结婚的时候只能把这个房子装修装修,但是也不能大装,你也看见了我爸妈是做什么,每天都要弄那些菜,装的再好也保持不住……”

        乔芸坐在床上闷声不吭,吴国太搂着她:“我知道委屈你了,以后我努力工作,早晚给你买大房子行不行?现在总比租房子来的好吧?”

        吴国太还觉得挺满足的,不用交房租这不是挺好的。

        乔芸不甘心,可是不甘心能怎么样?

        谁叫她自己就挑了这么一个人,说分手,自己心里舍不得,说不分的话,就连个房子都没有?

        乔芸一贯是没有主意的,一想那就这么拖着吧,以后再说被,反正她现在年纪还小。

        *

        外婆家的邻居给王妈妈打的电话,说是要过来家里转转,王妈妈住在哪里,对方是知道的,这都是老邻居了,以前还来过这边喝王妈妈的乔迁酒呢。

        邻居也是觉得,做女儿你就不能这样,你爸现在病成这样你就是撒手彻底不管了?你要是这样的话,你其他兄弟姐妹是可以去法院告你的,这就不尽义务,父母把你生下来你就有责任照顾他们,不管父母怎么样做错了哈,你做孩子的不能跟父母一般计较吧?

        “陈姨你怎么来了?”

        这个叫陈姨的跟王妈妈家真是有渊源了,以前住小房就是前院后院,后来上楼又是一个楼的。

        “小真啊,陈姨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是别看你后妈得看着你爸的面对不对?那是你自己的亲爸啊?!?br />
        这位是居委会的,那一天现场自己是没赶上,这是后来听别人说的,外公外婆一家的事儿吧,她就算是比较清楚了,那小真没结婚的时候,她妈可没有虐待过她啊,对她多好啊。

        谁家都有儿女是不是,总结就是当父母的付出多少,儿女就是不领情。

        王妈妈都不愿意想那天的事儿,叹口气。

        “陈姨你就什么都别说了,那个家我肯定不会管了,这些年我也伤心了……”

        “小真你说这话陈姨就不愿意听了,你妈怎么对你的?是,可能叫你出医药费了,但是她能坑你不?”

        以前的话王妈妈觉得不可能,人心也没那么坏,现在就有些叫不准了,因为涉及到王冉的身上去了,乔芸抱简宁这算是什么玩意?王妈妈一想这事儿,就一肚子的火气,自己本来不想当着外人说出来的,你说多丢人。

        “既然陈姨你过来劝我,事情呢,你知道不知道我先说,我们家王冉啊叫我操碎了心,她今年二十九了,你也知道,就因为她没有对象这个事儿我是成天跟着着急上火的,我就恨不得强按着她的头压着她马上去结婚,这好不容易处上一个,两个人还都挺满意,我当着你,陈姨我就不说瞎话,这孩子家挺好的,对我们家王冉也挺挑剔的,本来两孩子也不是很容易,我对我娘家怎么样?这些年要钱我给钱,要力我出力,是,我花的钱可能没有别人多,我爸住院说是叫我先把钱交了,我就把钱给垫进去了,说买护理床,我一声都没有吭,那是给我自己爸爸买的,三千块我掏了,说找护工我没出钱嘛?找来了人这个不行那个不行的,弄的就再也找不到了,闹的警察都来了,这些我都忍了……”

        王妈妈的眼神变得很是无奈。

        “乔芸去抱我们家王冉的男朋友这事儿你听了吧……”

        “这就是误会,谁传出来的,瞎说呢……”陈姨觉得这事儿根本就不可能,听着外婆说的那意思,根本就是误会了,没有的事儿,就是徐秋华借着这个来闹的。

        王妈妈的眼神立马就变了,变得很是狠戾。

        “狼还知道护着孩子呢,我家王冉从来就不撒谎,我女儿亲口说的,她男朋友当时就那么跟她说的,所以我妈怎么叫他去,他就没有再去过我妈家,人家孩子给我们家留面子一直没说,这是乔芸自己做出来好几次不要脸的事儿,要不要我给你学学……”

        陈姨肯定是要听的,话不能听一面是吧,你小真说抱了就真抱了?“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乔芸现在去外地了,没影子了,你怎么说就怎么是,就算是乔芸真的抱王冉的男朋友了,那姐姐的男朋友她能不能就存心上去抱?可能就是不小心碰到了被,你看乔芸那样儿,动不动就哭的,她敢抱谁啊她。

        “在医院说是嫌医院有消毒水的味儿,我妈陪着乔芸就去简宁办公室了,这是要干什么?这是人简宁不愿意了,就当着我说了,陈姨谁要是想告我那就去告去,我夏侯真这一辈子清清白白的做人,我就不信了,谁能把我抓进去?那要是别人觉得我错了,那行,都说出来大家听听……”

        王妈妈是火气上来了,她凭什么跟别人解释???你算是哪根葱?你是居委会的你就了不起???事情搞清楚没有你就上门了?看着对方一副兴风作浪的样子,王妈妈这口闷气就吐不出来。

        陈姨一听这话脸子立马就掉了下来,我来是为了劝和你们家的,结果你现在冲着我来了?

        “小真你要是这么说话,你可真不懂事,我过来是为了干什么来了……”

        “我是没看出来你干什么来了,别人家的事儿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你算是什么东西?我家的事儿用得着你来管?”王奶奶进屋儿了。

        王妈妈一看自己婆婆回来了,赶紧的起身,合计就让陈姨就赶紧走得了,自己婆婆说话,那话里就都夹着刀子的,毕竟老邻居了,以后不走是不走,不能弄的太难看了。

        陈姨站起身,现在算是领会到外婆所说的小真婆婆不讲理的一面了。

        “老姐姐,你看我来……”

        “你可别管我叫姐,咱们俩站一块谁像是谁姐?再说我爹妈可没有给我生出来多一个姐?!蓖跄棠陶饩褪潜甲懦臣芾吹?,说话不停的刺对方,两个人站在一起,对方就肯定比她年轻啊。

        陈姨看着王奶奶。

        “你要是这么说话,那咱们就讲道理……”

        “什么你都别讲,这里是我家,我不欢迎你,赶紧哪里来的回哪里去,你怎么做工作我不管,我家不是你们那地方的,在一个谁想告就让她去告去,我们家没做亏心事儿就不怕,总比那些个不要脸的,装着一副好面孔背后算计人来的好,怎么不说不走了,现在又后悔了?你回去给我告诉她,我们老王家看不上的就是她那样的,算计别人钱她也得算计得去,钱我们家有,扔在大街上给流浪狗买点狗粮也不给她?!?br />
        “老姐姐你这话说的就有些过分了,谁家没有老人?那你们将来瘫痪……”

        “打住,你给我打住?!蓖跄棠瘫攘艘桓鲈萃5氖质?,自己淡淡的抬着眼皮:“且不说你这是在诅咒我,我就是生病了,我有儿子,我去了一个儿子还有四个,四个儿子轮……”王奶奶这话说的多霸气。

        她说轮就肯定轮,不会有人反对的。

        陈姨妈一听,反口讥讽:“别到时候你儿子又不听你的话,怎么只能儿子养妈,女儿呢?”

        王奶奶看了陈姨一眼,颇有些不屑:“我养儿子就是为了防老,我给儿子钱了,儿子理所应当的来养我,小真结婚他们家给买的东西,我都不忍心看,结婚这些年她那个后妈亲爸给买过什么?没什么吧,好像都是花钱的事儿就叫上她,现在亲生儿子不养……”

        陈姨就觉得对方是在跟自己绕圈子,人家儿子什么时候说不养了?

        这不是上班忙嘛。

        “那小令上班……”

        “那不上班的就该死了?怎么那老太太就死了?”

        这话把陈姨给噎的,差点没噎死了。

        “那年纪也大了……”

        “有我大没?”

        不要试图跟王奶奶讲理,因为她会把你给带进坑里,你怎么说就不对,陈姨也没招,调解不好,自己回去,就喘着粗气。

        “我就算是服了小真这个婆婆,这嘴,这过去一看成分就是不低的,话都被她说了,我就睁眼看着……”

        外婆给陈姨倒了一杯水送过去。

        “我就说你别为我家这事儿忙了,何必呢,现在这样就行了,哎,我这个命啊,要人就说后妈难当,把孩子给拉扯大了,稍微有些不顺心的,你也看见了,那徐秋华就差点没把我给气死了,她婆婆要是没告诉她那么做,她敢嘛?”

        外婆摆手。

        “得了,就当没有这个孩子吧?!?br />
        “这可不行,赡养父母就是儿女应该尽的义务,别说是她自己个儿的亲爸了,就是你将来要是躺床上她也得出钱出力,不然就法院告她去……”

        王奶奶冷眼瞧了王妈妈一眼:“你这个脾气就跟面团儿似的,谁看见谁欺负你,都被别人爬脖子上去了,你还没有反应,你啊你啊……”

        王妈妈起身就准备饭去了,晚上王奶奶说不在家里吃,今天动气了,要出去吃。

        徐秋华就觉得这老妖婆可会弄幺蛾子了,动不动就下饭馆,你有多少钱啊你?

        还张口就来。

        王奶奶说了,去那个春饼铺,去吃春饼去。

        王冉人在路上呢,说自己先过去订位置,等他们到了也就差不多了,那家的人特别多,排队也不好排。

        徐秋华就说了一句:“奶奶,哪里位置可不好订了,下次咱们提前订在去被?!?br />
        她完全是好意,谁知道王奶奶看着徐秋华就笑笑:“秋华啊,你奶奶我也就能活这么几年,想吃就得马上吃到嘴里,老人家比较馋知道吧,等你老了,你就知道了?!?br />
        徐秋华回了房间里换衣服,想着王奶奶说的话,自己冷冷笑着。

        “哈……”

        你不就是觉得别人挣钱很容易就一定要糟践别人的钱嘛,自己懂。

        徐秋华拉着一张老脸,上次自己被王超打是因为什么?不就是这老太太背后挑唆的,自己现在还记着呢。

        王冉跟简宁到的时候真的前面还有好多人,都在排队,这家是老字号,新搬的大店但就是人多。

        “人可真多?!奔蚰堑谝淮卫?,觉得真壮观这个场面,不就是春饼嘛,哪里不能吃。

        王冉她奶吃这家的春饼都吃几十年了,字号是老字号,她奶奶也是老人了,老板就都跟他们家特别熟悉,跟王冉打了招呼,说是要是下人开个后门叫他们先上,他们家每次一来就是拉着一家子的人,人多,站在前台的不是服务员是他们家的老板娘。

        “老太太身体还挺好的?”

        王冉点头:“嗯,说是今天就想过来吃了,这不我就来排位置了……”

        老板娘看了一眼电脑:“还得等会儿,今天人多,提前预定一下就好了……”

        谁说不是呢,那老太太就晚上才想起来要过来吃的。

        王妈妈给老二老三还有老五家都打电话,三叔这边又去催款,结果又给了十万就把他给打发回来了,虽然说政府就不至于把钱欠黄了,可是这钱放个十几年的,那时候钱还是钱嘛?别提三叔上多大的火了。

        今年果园进的钱不少,要说这附近不仅仅是三叔一家种水果,但是味道就总那么差一点,三叔家的水果就没有不好吃的,别人家也知道王冉是做什么的,那是人家的侄女,能不上心嘛。

        “拿五万给嫂子吧?!?br />
        三婶没有说不同意,别说五万了,就是给十万也是应该的,王冉帮他们家多少忙呢,没少叫孩子难心,本来就有工作来总来家里指导。

        王爸爸跟王超前后两辆车,到了三叔他们都在里面了,菜都点了,但是上菜要慢,因为人实在太多,至少还要等半个小时。

        三婶把钱推给王妈妈,王妈妈就不要,那是人家的钱,你说王冉就干这个的,能要这个钱不,徐秋华看着眼热,干什么不要啊,三叔家一年到头挣多少钱知道不?就比自己公公婆婆养鹿都赚钱,徐秋华之前提过意见,说家里也种水果多好,可公婆不干。

        “既然给你了,你就拿着,今天这顿饭你请客?!蓖跄棠棠霉慈舾那苯泳屯频搅送趼杪璧氖直?。

        这钱,说实话王妈妈肯定是喜欢的,王冉这些年帮着三小叔子没少忙,那孩子去年几乎就都住在她三叔家,没人不爱钱是吧,特别是在老三家赚钱的情况下,这钱真不算是很多,王妈妈就特别佩服王奶奶这点,钱直接给你推到手边,她说了就算,你手下,这顿饭你请客,请客能花几百?八九百撑死。

        王奶奶这个婆婆在中间就是这样做的,应该给的你别不给,应该拿的你也别不好意思,该拿就拿,亲兄弟明算账。

        这钱给王冉,王冉是肯定不能要的。

        徐秋华开始动筷子自己眼神就没离开王超跟王焱的脸上,管完大的管小的,这时候话也不多了,一直给丈夫夹菜,就生怕王超吃不到,王超显然也习惯自己老婆这样侍候了。

        王爸爸是闷声不吭就吃自己的,吃的很慢,他的话就太少了。

        “我哥这个性真是有点……”三叔是快人快语他就受不了老大这样,半天一句话蹦不出来,就好像拿着一个锥子你照着他捅进去,捅了多少下了就是看不见他流血,肉的很,木的很,扛不住,跟这样的人在一起自己能憋疯。

        三婶就笑嘻嘻的:“要说大哥这样个性我反倒还觉得好呢,我们家这个,每天嘴就不停歇,想叫他歇会儿也不听啊……”

        大家笑笑的吃成一团,简宁给王冉夹了一条黄瓜,你看满桌子的菜,简宁动筷子很有意思,他饮食几乎是偏清淡的,一般人这样吃就会觉得不刺激,试问嘴里是不是会觉得没味儿啊,但是他不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减肥呢,忌口。

        五婶就打趣简宁:“这是不是当医生的就都你这样的?吃的这么清淡?我看小简就光吃黄瓜了,是觉得菜辣嘛?”毕竟简宁这算是客人,就是结了婚那也是客人啊,女婿是客嘛。

        简宁笑笑:“习惯了这样吃,念书的时候有一个相处比较好的同学,他是搞营养学的,每餐都跟着他吃……”

        五婶觉得男人还弄什么营养?

        倒是看见过电视上现在这种讲座很多,可跟自己的胃过不去,年纪轻轻活的太老道了。

        五婶看着简宁也说不好这孩子,你说他三十岁吧?看着可不像,那状态就跟七八十岁的老人一样。

        慢悠悠的。

        吃完饭各回各家,简宁给奶奶拍了一些照片,老人家到了这个年纪,不说能活多少年,以后这些就都是念想,这相机别人也不会弄,简宁到家也跟进去了,自己进了王冉的房间就给王奶奶用电脑看,王奶奶站在一边。

        “这张好……”

        王奶奶指着里面的一张,王妈妈也好奇,看着那相机就挺高级的,要叫王妈妈弄,她干脆像都不照,你说还得拿着多费劲儿啊,王冉跟王超这照片就都是王爸爸给照的,他们俩小时候王爸爸就买过一个傻瓜相机,总是领着两孩子去公园。

        王奶奶的手拍在简宁的后背上。

        “咱们家小简怎么看就都好,什么都会?!?br />
        简宁眼里就都是笑容:“奶奶,现在都会?!?br />
        王奶奶就不承认,什么叫都会,自己就不会,那王冉也不会啊。

        王冉叫简宁开车小心一点,看着他上了车。

        “单位的事儿别想那么多,我下班就去接你?!彼底呕吧斐鍪置跞降耐贩?。

        这事儿可大可小,王冉没跟家里说,但是简宁跟王爸爸说了,王爸爸吃饭的时候去卫生间,简宁跟着就出去了。

        王爸爸拧着眉头,简宁就是想,自己不能接的时候叫王爸爸去接一下,虽然距离家里远点,但总比出事儿要强,一个女人遇上这样的事儿心里肯定会觉得害怕的。

        王爸爸这嘴多紧,你说他就一声没跟家里吭,都没跟王妈妈说,自己知道就行了。

        早上王冉起来,王焱早早就醒了,坐在沙发上玩游戏呢,王冉踩着拖鞋去卫生间,这才看见自己侄子。

        “王焱你几点醒的?”

        孩子的自控力你就别合计了,睡的比谁都晚,但是醒的就比谁都早,心心念念就都在那平板上,王冉现在就后悔给他买了,真耽误事儿。

        王焱喜欢玩赛车,王爸爸早早就下去了,他是睡不了懒觉的,到点就醒,王妈妈出去买油条了,拎着回来,也看见王焱玩呢。

        “要不要你眼睛了?秋华……”对着儿媳妇的房间喊了一声。

        徐秋华就觉得累,套上衣服无精打采的从里面打开门出来然后又带上了门,挠挠自己的头发伸伸懒腰。

        “妈……”转眼看见王焱就骂上了:“你这个小兔崽子,妈妈怎么说的?”

        什么时候跑他手里去的?明明不是被自己放在自己的房间里了,徐秋华就追着王焱跑,这回王冉可没护着王焱,刷牙呢,从卫生间探出头:“你真得好好管管了,我觉得我起的就够早了,我起来就看见他一直玩呢……”

        这给徐秋华气的,你才多大啊,你就沉迷游戏你。

        “不吃了?今天这个豆浆不错,在喝一碗?”王妈妈拿着自己旁边的锅就要给王冉盛。

        “不喝了,还上班呢,喝一肚子水?!?br />
        王妈妈想想也是,自己就把勺子给放下了,徐秋华最不愿意吃的就是油条跟豆浆,偏偏婆家一家人就都喜欢吃,连带着她儿子都吃了三根。

        王冉回房间换了衣服,王爸爸也跟着起身了,王妈妈就纳闷,他吃完了?今天吃这么少?

        “你去哪里???回房间休息?”

        王爸爸已经换好衣服先出来了,王妈妈也没顾上吃饭,觉得这人很奇怪,穿好衣服这是要去哪里?

        王冉拿着自己的包出来,她爸就在门口等着呢。

        “赶紧的吧,你爸说要送你?!?br />
        王冉狐疑,好好的送自己干什么???

        自己穿上鞋,她爸擦车呢,看见她出来,打开车门就上车了,王爸爸开的属于小货车,因为家里用肯定就不能买轿车,有钱了对这些东西也不是很在乎,有个车开就不错了。

        “爸,今天这是怎么了?”王冉看着自己爸爸。

        到了她单位,王爸爸看着女儿要下车,自己叫住王冉,拿出来钱包从里面掏出来几百块钱都给了王冉,王冉觉得她爸今天真的很怪,这到底是怎么了?

        “在单位不比在家,领导什么的你也别对着干,下班爸来接你?!?br />
        王冉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发热,她知道自己爸肯定就知道了,她爸并不是一个特别会表达的人,往往你总容易忽略他的存在。

        “我有钱……”

        “拿着吧?!?br />
        王冉念书的时候偶尔也会跟王妈妈吵架,那时候王妈妈可没有更年期综合症,有一段时间不知道怎么搞的,母女俩总掐架,说一句话就会叫对方不高兴起来,王爸爸不能说老婆,也没说女儿,王冉有时候睡觉醒了,自己爸要下去干活,就会偷偷的往她手里塞钱。

        可是那时候她才念初中啊,她念大学了之后爸爸好像就没在往她的手里塞过钱了,也许是觉得她已经长大了。

        王冉进了里面,今天的事情比较多,所里没待多久就出去了,所里的那些流言还是有,王冉就直接忽略,人林潇潇压根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该淘宝就淘宝,反正现在也不抓了。

        方瑞珠那肚子大了点,董梅是抱着看戏的姿态,你王冉倒霉,我是巴不得的看,但是我也不会主动踩你一脚,废话到时候你没事儿,我不就得罪你了。

        王冉给林潇潇打电话,说是桌面上有一份什么东西,自己忘记拿了,一会儿有车回来过来取。

        “找到了,行,挂了吧?!?br />
        林潇潇把东西放到自己的桌子上,没一会儿就有人过来取了,王冉把高级农艺师的名额推了,这回林潇潇捡便宜了,不过能不能考上这就得看林潇潇本人了,林潇潇知道自己没那本事,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她什么就都没写过,没发表过,首先这一关自己就输了,她跟董梅最大的不同,她虽然也笑话人,但是很清楚自己的分量,她也嫉妒王冉啊,谁叫王冉男朋友那么好了,可自己结婚就不管那些了,你有你的好日子,那我日子过的也不算是差,我成天注意你干什么。

        这名额落到她头上,她就跟王冉打招呼了,自己是一定上不去的,不管怎么样,姐妹之间,话得说开了,省得彼此猜忌。

        董梅是觉得即便那个名额不给自己,给了林潇潇也行啊,谁叫王冉跟副所不清不楚的。

        王冉人在大基地呢,谁能想到副所也跟着来了,说是过来看看,按道理来说他这个身份,那人家就是过来,你不能说什么的,因为有别人王冉就咬着牙,自己看见那个人就觉得膈应。

        吃饭的时候副所还跟王冉开玩笑。

        “要说我们所,我看优秀的女的就非王冉莫属了……”

        同一个所也有人过来,关于他俩的传闻这都是听说过的,过去也是觉得跟王冉接触挺多的,看样子不像是那么回事儿,但是现在副所一开口,这就有点味道不对了,这等于就公开在表扬王冉啊,王工脸上还是一脸的隐忍,难道是有什么把柄被人抓住了?

        可人无缘无故的夸你,这跟抓把柄没有什么关系吧?就是关系很暧昧。

        王冉起身,她一站起来,你说桌子上这么多人呢。

        王冉不太会交际,她不是那种很能跟别人沟通,也不是那种表达能力很强的人,这样的气氛下她没有办法吃饭,她觉得自己跟这个人坐在一个桌就都是考验自己。

        “我吃饱了?!?br />
        菜还没上齐呢,她就吃饱了?

        大家怎么想的就都有,副所跟着出去。

        “王冉……”

        “你到底想怎么样???我有男朋友的,我马上就要结婚了,我不管你怎么想的,我不可能喜欢你,我不可能喜欢一个比我大这么多的男人,你身上也并没有魅力会叫我沉迷?!?br />
        王冉开口就跟喷枪似的,唰唰都说出去了。

        副所宠溺的笑笑,那眼光里就包含着一种类似于宠爱的成分,可他的眼神叫王冉浑身起鸡皮疙瘩,自己是跟他献媚了?还是勾引他了?他现在这副鬼样子是干什么?你面对一个你心里觉得膈应的人,他还带着一种宠溺的目光看着你,这是什么感觉?

        “你有病……”

        副所伸手拉住王冉,王冉甩手:“你想干什么?”

        副所觉得王冉的个性跟表现出来的有些不同,她本人看着并没有这样的泼辣。

        他愿意宠着这个比自己年纪小的,虽然知道她喜欢的可能不是自己这种,他年纪大了自己也清楚,但是在一起之后她才能明白,有个年纪大的男人照顾你,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他可以提供给王冉一切能帮助到她的事情。

        “高级农艺师我会想办法……”

        王冉看着眼前的人,自己力气也没有他大,才要喊,副所就松手了,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我愿意帮你,这是我的事情?!?br />
        王冉拍着自己的胸口,她真的要气死了,真的要气死了……

        不停的拍,自己到底做什么了?就招惹到他了?

        有同事上卫生间,路过的时候看见副所扯王冉的手了,这王冉有男朋友大家都是知道的,因为之前去非洲,她男朋友还来送机接机了,是个特别好的人,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有胆儿大的就当着副所调侃了一句。

        “副所不是看上王工了吧,王工这年纪有些不合适了……”

        其实什么潜规则的就哪里都有,像是副所这样事业有成的男人,丈人家有本事,自然不能跟自己老婆离婚的,但是外面就养个情儿也不是少见的事情,多少就是有家庭的女人跟领导还有一腿呢,不过挑王工,这是不是就有点太不挑嘴了?

        一个三十岁的老姑娘,嚼起来也磨牙啊。

        这些个男的,背着女同事背后就说这些无边无际的话。

        副所表情有些冷淡,瞧了那人一眼,大家都看出来了,这就是对人不满了,因为说了王冉年纪大,这奇怪了,是挺有手腕的,这就护上了,你说到底是有什么还是没什么?

        两个男同事上卫生间,并排,其他人都出去了估计都在车上呢,两个人瞎聊。

        “我看副所的意思就是来真的了……”

        “谁知道了呢,现在的丫头你也别小看,之前不是听说王工要上高级农艺师,这回没上,八成是因为外面传的太厉害了,不过这样下去,上就是早晚的问题,有人护航,还怕上不去?”

        “我就不明白了,王工就是一个普通人,你看就一点颜色也没有……”

        三十岁的应该算是老姑娘了吧?跟这种女人玩,还不如找个二十多的呢,男人有几个不喜欢年纪轻的?

        “你可别这么说,我听说可就有喜欢年纪大的,还有的人搞的女的就跟丑八怪似的,那就愿意,感情这个事儿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老的更加泻火,可能人家就看上王工这副老处女的样子了被,说不定背后怎么回事儿呢,八成都滚到一起去了……”

        “哈哈……”

        要是没发生什么关系,副所就这么护着王冉?这明显就不太现实,不是他们把人想的太坏,而是现在这个社会本来就是这样的,笑贫不笑娼,你有本事陪着领导睡,别人知道了只能赞叹你有门路,不然想送上门陪睡还找不到关键呢。

        下午工作的时候两个人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跟王冉正常说话,王冉又不知道人家在背后说自己什么了,她没有顺风耳也没有千里眼,同事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吧,当你的面前表现得这样好那样好的,背后就是别的一套了,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什么最不缺,纷扰嘛,纠葛。

        王爸爸晚上过来接的女儿,副所这边打着车门看着王冉:“我送你一程?”

        王冉被憋的,自己有口气就无论如何都发泄不出来,那么多双眼睛看着,自己对着他吼,就好像自己怎么着了是的。

        “王冉啊……”

        王冉转过头顺着声音看过去,是王爸爸。

        王爸爸从家里开到这里来,真的很浪费时间,但是对于一个做父亲的来说,哪怕就是十个小时,他不觉得累不觉得苦,因为这个孩子跟他是有血缘的,是他的女儿,是他从小呵护到的孩子。

        王冉看见自己爸就特想哭。

        副所看见王冉的爸爸呵呵的上前笑着打招呼。

        “王冉的爸爸吧?我是她领导……”

        王爸爸这人就是不善于沟通不善于交流,简宁的话说的非常清楚,就是有一个副所长缠着王冉,王爸爸的态度有些难测。

        “冉啊你先上车?!?br />
        自己女儿没有太出色的地方,王爸爸是这样认为的,因为她是自己生的,所以就认为她千好万好她身上哪里就都好,别人家的孩子再好也比不上自己家的,这是一种身为父亲的自豪感。

        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看上王冉的。

        “你不要缠着我女儿了,不然我会去你们所里闹的?!?br />
        王爸爸冷冰冰的看了副所一眼,自己转身就上车了,那么大年纪了,自己应该给自己留点脸面,你要是年纪再大一点,你就都能当她爸爸了,你怎么可以有这样的龌蹉心思呢?

        副所抿紧着唇,看着王爸爸开车把王冉给带走了。

        ------题外话------

        关于副所,我想说职场潜规则就存在太多了,不巧听我朋友说看了一本小说给我讲了半天,大概的男主就是现在副所的位置,我觉得自己三观还算是挺正的,加上看过有人受过这些个肠肥肚满的男人窥视,所以在这里他一定就是炮灰,情节上的一个小高潮要来了,表激动,不是结婚····摊手··今天换个金箱子拉票,票票进来吧··说起来现在的社会,我朋友之前做美容的那家,老板娘就是别人的小三,自己儿子也不过才上小学一年级,对方男的孙子就都有了,她有挺多有钱的朋友一半都是小三一半跟的就都是老头子,她嘴里念叨的最羡慕的一个叫小二嫂,女的有家有丈夫,丈夫也不管,最最讽刺的是,那老头子的儿子跟她都是认识的,经常在外面吃饭,我觉得挺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