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30  绝对性胜利

    130  绝对性胜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王妈妈道:“外婆陪着我妈过来的,过来找乔芸……”

        话还没说完呢,外婆的哭声就传出来了,乔芸还以为是吴国太爸妈忘记带什么了,自己随手就把门给推开了,结果一推开就糟糕了,是自己外婆,外婆上手就去打乔芸,这回是奔着脸去的。

        自己养了她这些年不图她回报自己什么,难道她非要气死自己她才甘心?

        乔芸拖着哭腔也喊着:“我不回去……”

        吴国太他妈就跟一个笑面虎一样,现在事情都这样,甭管以前处没处过的,那后来不是没成嘛,没成怕什么,这也就不存在什么别的不好说的。

        外婆拉着乔芸:“你王冉姐不要的吴国太……”

        乔芸觉得脑子有点发胀,王冉跟吴国太处过?

        那乔芸现在就迷住这一窍了,死活就不跟外婆回去,吴国太他妈还拦着,对着外婆笑:“大姨娘你这是干什么???你看把孩子给扯的,孩子在我家你就放心吧……”

        就是因为孩子在你家,我才觉得不放心的,外婆就恨不得一口喷死吴国太他妈,试想这能是什么好人?

        拐带人家孩子离家出走。

        这无论外婆怎么说,乔芸就是不肯走,吴国太他妈也表态了,那自己儿子跟乔芸谈恋爱呢,只要孩子愿意住,自己就让她住,这样乔芸心里就有底了,死活不跟外婆回去。

        “芸芸我在最后问你一次,你回去不回去?你要是跟我回去,你就还是我外孙女,你要是不跟我回去,你以后结婚但凡有点事情你也别来找我,到时候被人欺负你就是活该?!?br />
        外婆紧紧抓着乔芸的手。

        乔芸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吴国太他妈就对着乔芸笑:“好孩子你也别怕,想跟你外婆回去就回去,不想回去,就住在这里,叔叔跟阿姨绝对就不会有意见的,乔芸阿姨就问你一句,你想不想跟我们家国太结婚?”

        乔芸点头了。

        外婆呵斥:“结婚不结婚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的,你还点什么头,赶紧跟我走……”

        王妈妈就劝了一句,乔芸这孩子一看就有主意的很,你这么扯她回去了,将来她还得偷跑,一声不吭就从银行不干了,她跟谁商量过了?劝了自己妈一句:“妈,你也别太动气了……”

        外婆现在的脸孔发青,本来就是被外公给折腾的,自己这几天还生病,脸色能好看就怪了。

        “你给我闭嘴,敢情不是你的女儿,你就盼着她出丑是吧?这回你们家可都高兴了……”

        王妈妈觉得怎么就对着自己来了?

        你要是这么说,那行,我走不就完了。

        王妈妈转身就走了,外婆这边还拽着乔芸呢,扯着乔芸就要走了,乔芸本来就是没主意的人,就真的跟着要走,吴国太他妈急了,这老太婆回去在一劝,这就是睡了放现在好像也没什么,照样能嫁,这可不行啊,自己疾步追了上去,紧张的拉着乔芸。

        “还是等国太回来再说吧,你们俩这都要结婚了……”

        乔芸这回有主意了,是的,她要跟吴国太结婚,结婚一切就都好了。

        吴国太也是公务员,怎么就不好了?不就是家里条件相对差了一点嘛,他们俩就都有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在看着是王冉姐威风,以后都是说不准的事儿。

        也真心觉得外婆管得有点宽,自己愿意跟谁结婚就跟谁结婚被。

        外婆是压根就没想到乔芸这孩子心肠就这么硬,自己都来找了,她还不回头。

        愤怒的松开手。

        “行,不听我的话,我就等着看……”

        “外婆……”乔芸喊了一声,可惜外婆扬长而去了。

        外婆到医院就哭,一个病房里好几个人呢,你说大家都听着,外婆拍着胸口,拉着外公的手:“老头子啊,你怎么就生病了呢?你说扔下我一个人,我就恨不得先死了啊,我现在生病就没人管,你回家之后可怎么办???儿女又都上班,不上班的那个又不管你……”

        外公费劲儿的就试着开口。

        王妈妈才过来送饭,明天出院,这已经定好了。

        拿着饭盒,就觉得别人看自己的目光有点怪,隔壁床的大娘还特意跑过来跟王妈妈说了两句。

        “这老人就都不容易,把孩子给拉扯大了,是这时候麻烦了,那谁也不愿意的,生病是不能控制的,做儿女的啊得有孝心,不能光想着自己累不累,那以后你也有老的时候?!?br />
        王妈妈觉得这人挺莫名其妙的,突突然的跟自己说这些干什么?

        喂外公吃饭,就说一会儿吃完饭自己扶着他站起来在病房里走走。

        “小……真……”外公挤半天挤出来俩字,眼泪就掉下来了,给王妈妈看的心就这个酸,自己爸爸现在成这样了。

        “爸,你怎么了,你有话你就说?!?br />
        外公倒是说了,拽着王妈妈的手就不松开。

        “去去……去……家……你……”外公费劲儿的说着。

        外婆一听见外公的话,知道自己的话这算是奏效了,自己这个当后妈的提出来什么要求,孩子就觉得自己没有立场跟权力是吧,现在她自己爸说出来了,她看夏侯真怎么反应。

        “爸你说什么?”王妈妈根本就听不清,话说的太过于含糊了。

        “家,去你……家……”外公这回终于咬清楚了。

        去她家?

        王妈妈觉得自己从来就没有这样难为过,家里有公婆,儿子三口人外加一个女儿,要是把自己爸接回去,你说王冉王超这天天上班的,不是说她当女儿的推脱,就真的没有条件。

        王妈妈没吭声,外婆低敛着眼睛,她就看出来了,过去小真说那些就都是假的,你看现在这才是本来面目呢。

        隔壁床刚才跟王妈妈说话的那个老太太就数落上王妈妈了。

        “哪里就有你们这样当儿女的?就妈是后的,那爸还是亲的呢,爸爸现在这样就不能伸手管?”

        这老太太是把对儿女的不满就都发泄到了王妈妈的身上,她家也是一样的情况,所以外婆哭的时候她就觉得这家孩子挺不是东西的,整天一个两个的就都说自己忙,你们忙到就不顾人伦了?

        这就是犯法的,父母把你养大了,你就应该照顾父母的。

        外公可怜巴巴的就看着王妈妈的脸,手更加用力去握住王妈妈的,你说王妈妈真就是进退两难。

        “爸,我公公婆婆就都在我家呢……”

        隔壁那老太太就指着王妈妈的鼻子说:“现在就你们这样的,照顾公婆照顾的就跟自己亲爸妈似的,轮到自己爸妈就不管,就当睁眼瞎……”巴拉巴拉说了老半天,反正话是说的有些难听。

        王妈妈也没跟对方对着干,一来不认识,觉得没必要,二来就是个性使然,来医院是为了看自己爸,不是为了吵架的。

        你看着外公就开始对王妈妈甩脸子了,王妈妈扶着他要坐起身,就伸手过去推王妈妈,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老头子啊,你就别难为小真了,我这是后妈……”

        王妈妈就不愿意听这话,看了外婆一眼:“这根本就不是亲妈后妈的事儿,我爸生三个孩子,要说照顾最不到的人就是我了,我没说因为这个就抱怨,那我现在公婆就都在家里,儿子媳妇一家三口加上王冉,家里这么多人,我怎么照顾我爸?说好轮的,之前也请护工了,可是妈你总是挑,挑护工这里不好哪里不好,压着人家的工资不给,闹的警察都上门了……”

        王妈妈是心里气不过,怎么就都成自己的不是了?她不说出来不代表她没有理,她就是不想计较那些,人宽容的活着,心情才能好,可是外婆这就没完了。

        外婆老脸绷得紧紧的:“小真……”打断王妈妈的话,这让别人听见就成什么了。

        王妈妈叹口气。

        “我们家姐弟三,是他们俩都上班,那我家里我也不是闲着的,妈,过去我不说不代表我心里没数,你觉得我很傻是不是?”

        外婆动动嘴,一副不愿意深说的样子,可惜今天王妈妈心情也不是很好。

        她自认自己做的比夏侯兰夏侯令都多,白天他们俩来不了,自己就来医院又是送喝的又是侍候老人的,就单说她爸的那些衣服裤子都是谁给洗的?夏侯兰跟夏侯令都给自己留着,她不是不知道,觉得那就是自己爸爸了,跟他们吵也没用。

        “我这一天要侍候公婆,家里养鹿,跟着孩子的爸爸干活,不干活谁给我们钱?我们家两孩子就都是靠养鹿给养大的,我跟孩子的爸爸有没有工资,将来生个病之类的,哪里给报销???就是靠这份收入,儿媳妇还不上班……”

        外婆觉得王妈妈就是强词夺理,你家没钱?

        你家的钱就海了去了,你家那老太太怎么生活的?

        那王冉帮了她三叔多少忙,她三叔还能不给孩子钱?

        谁没有钱外婆都信,但是王妈妈说没钱,外婆就不信。

        外公张口就骂了,这回骂的是王妈妈,给王妈妈气的,自己付出还不落好,那行,她也不管了。

        “既然说到这个地步,那就应该我出的我出,我爸这生病以来,所有的费用就都是我先垫付的,那妈你给小兰还有小令打电话,晚上把钱给我送家里来……”

        “一样的儿女,妈你说他们现在手里没钱,我就垫了,每次交钱你也抓着我,我不是不知道这些……”

        王妈妈说完拿着自己的包拎着饭盒就走人了,留着外婆站在原地,自己想骂,可是觉得那样太丢人了,自己可不是没有教养的人。

        病房里的人就听的有些迷糊,这到底是谁对谁错???

        刚才数落王妈妈的那个老太太到还是站在外婆一边的,父母生病,儿女掏钱这有错吗?

        “你啊你就是对孩子太过于放纵了,孩子出钱给自己爸爸看病还动不动的就拿出来说说,别说是这点小钱了,就是几十万那都是应该拿的,她怎么就不想想,她的这条命是谁给的?从小到大把你拉拔大,现在的孩子一个一个的都没良心,对着丈夫孩子就什么都有,一轮到老人就恨不得叫你早点去死……”

        别人听见这话就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了,那当儿女的就应该死?

        那老太太还在继续的白话。

        “我们家楼下那小子对自己妈就别提多孝顺了,自己妈身体不好,那就从国外给买的药,那一粒药就值一千多,一天一粒,看看人家那儿子……”

        病房里有个儿媳妇在侍候婆婆的,听了这话,心里就觉得好笑,别人家的事儿你就知道的这么清楚,怎么羡慕???

        她是觉得这老太太光张嘴说了,就从来没看见过她家里的儿女来医院,你要是那么有办法的话,怎么你儿女一个不露面呢?

        正想着呢,那老太太的儿子来了,一脸的不愿意,进病房就开始埋怨。

        “我说你真是的,妈我这天天上班哪里有时间,你叫我来干嘛???”

        儿子胳膊下面夹了一个包,一脸不情愿,就连坐都没有坐,刚才说话特别硬气的那个老太太现在就不一样了,自己赶紧起身给儿子让座。

        “你爸这不是想你了……”

        外婆看不上这样的,自己心里觉得这就是做人的失败,儿子给教育成这样,有什么值得说别人的?

        其实外婆这样的人就最不是东西,人家帮的是你,你转过头还瞧不上人家了,但是面上不动声色,自己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给外公擦着脸,对外公越发的好,你女儿不是甩手就走了吗?

        “老头子啊,你可别怪小真,儿女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吧,行了我谁也不求了,我谁也说不动,我自己照顾你,我要是累死了还有你心疼我,我们这一辈子拉手走过来的,我不能看着你不不管……”

        “真……回来……”

        外公费劲的说着,那意思就是让外婆把王妈妈给叫回来。

        “你消消气……”外婆给外公顺着胸口,生怕他气到一样,自己都带了哭音了:“你可得保重啊,老头子,为了我你也得保重啊……”

        隔壁隔壁床的儿媳妇就觉得看得腻歪,心想着这老太太可真能装,事情自己看得明明白白的,不是你挑出来的?现在又跳出来当好人,这人还真是两面三刀的。

        外公额头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就一定要叫王妈妈回来,外婆被吓的不行,赶紧给王妈妈打电话。

        “小真啊,你赶紧回来吧,你爸这就气的不行了,他气儿都上不来了……”

        王妈妈心里不安又折了回去。

        外公这就闹着一定要去王妈妈家养着,外婆就拽着王妈妈的手,人在走廊上,哭的就不行了。

        “这个老死头子,我说什么就不行,一辈子脾气就这么僵,真啊,你看你爸这样……”外婆用眼睛看王妈妈。

        如果能同意,王妈妈是不会把自己父亲给推出去的,可是家里现在这个情况。

        自己侍候父亲,到时候夏侯兰夏侯令一个不能来,她能自己都干了?到那时候是叫自己婆婆帮着干还是叫徐秋华帮着干?或者是王冉?

        自己孩子也都有工作,王妈妈是绝对不会难为自己孩子的。

        想来想去,王妈妈没办法。

        “我回去跟王冉她爸商量商量的……”

        结果病房里外公就从病床上摔下去了,护士进门就有点不愿意了,护士就讨厌这老头子,成天的作,弄的别人半夜都睡不好,到了半夜就叫唤,明明没事儿,自己就非要给别人找点不痛快才行。

        那你说难受的人何其多,个个都这样了?

        这就等于给人家增加工作量,而且护士也说了,这样的在医院住着根本没用,说好的今天出院明天出院就是不出院。

        护士冷着脸,冷唰唰的看着外公的脸。

        “你要是这么闹,吃亏的也是你家里人,你以为弄的满地都是,就别人收拾?别人是挨累了,你家里也出钱了……”

        外公指着人护士的鼻子就开骂了,外婆跟王妈妈进门,你说说。

        王妈妈都要难为死了,自己回到家里,跟王爸爸试着说,王爸爸就是那个劲儿,从来什么事儿不吭声,你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现在有一个难关,那就是他爸妈都在家里住,这要是说出来,那王奶奶就敢骂王妈妈的。

        王妈妈也是打怵这个。

        晚上等着儿女都回来了,一家人吃饭,老太太老头都先吃完了,王妈妈在桌子上就说了。

        “我不干?!毙烨锘谝桓龇炊?,弄一个埋了吧汰的老头子在家里,弄的到处就都是味道的,还有婆婆干不完的活不就得自己干?这婆婆怎么就傻得冒烟呢,人家算计你,你就看不出来?

        王超也是板着脸,愿意拿钱出去就不错了,还接?

        “妈,他来我走?!?br />
        王超对这个外公本来就没有多大的好感,他小时候也是爷爷奶奶给带大的,感激的那是爷爷奶奶,再说王超觉得自己爷爷奶奶跟外公外婆的层次早就拉开了,就外婆那个死婆子,自己一眼就不想看。

        王冉觉得自己不说,妈就不能知道,低声的说着。

        “简宁不去外婆家,就是因为上次乔芸从后面抱住简宁了……”

        果然徐秋华就先炸了?!案霾灰车?,我就说呢,小简这脾气多好啊,怎么就不去外婆家,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个因缘呢,妈你听见了没有?这都是什么玩意?”

        王妈妈铁青着脸,别的事情她就都能将就,将就是福,但是现在牵扯到王冉的身上了,厉声问着王冉,王冉前后就说了,王冉就拽着王妈妈,不想叫她闹,都过去的事儿了,王超没动,徐秋华也没动。

        “撒开手?!?br />
        王妈妈电话打过去,对着电话那边就喊上了。

        “我这被人就当傻子一样的对待啊,我傻啊,我女儿的男朋友这乔芸还抱上了,她什么意思???还是这就是妈你的意思?你们到底想干什么?我不接,愿意去谁家就去谁家……”王妈妈在电话里好一通哭,不仅是哭的事儿,这事儿做的太不是人了,太不地道了,她打完电话自己还得去找去,就没有这样的。

        外婆咬着牙,这事儿怎么又被扯出来了?

        自己又不能说简宁撒谎,骂着乔芸:“那就是芸芸没想开,小真你别跟孩子一样计较,你是当大姨的……”

        “我当大姨我就得该死,我算是哪门子的大姨,这还是亲戚呢,我没看见就这样了,乔芸想干什么?是不是合计要是弄到床上去,就抢了她姐的?真是出息,真是我的好外甥女……”

        外婆就没搞明白,说外公的事情怎么突然就把乔芸的事儿给扯出来了。

        那王妈妈要是闹腾的话,谁也拦不住,王爸爸根本也不拦,他原本就是这样的个性,王妈妈衣服都穿好了。

        “妈,我跟着你过去?!?br />
        徐秋华跟王妈妈两个人就走了,王冉想追,被王超给喊住了。

        夏侯兰跟夏侯令这都是徐秋华给打的电话,说是就照顾外公的问题还得开个会,外婆也从医院回来了,她得做饭吃饭啊,这才进门没有多大的一会儿功夫,人就全到了。

        “外婆你今天得给我们一个说道?!?br />
        夏侯兰就叽歪了,你一个晚辈你跟谁说话呢?有你这样说话的吗?你也不怕天打雷劈,指着徐秋华的脸就骂开了,徐秋华也不让呛,自己心里早就憋着火呢,冲着外婆就去了,反正是后的。

        在徐秋华的认知里,我不管你好不好,你是后的就永远是后的,后的就没有好心的,自己全家都没有管她的义务,而且现在乔芸竟然敢要抢王冉的,怎么看见有钱了是不是?

        眼红了是不是?

        徐秋华指着外婆的鼻子就骂上了。

        “我不孝顺,我有什么好孝顺的她是我的谁,一个后娶的老婆是生出来我婆婆了还是生出来王超了?谁也没生出来我凭什么对她尊敬,说说她干的事儿那就是人事儿吗?乔芸抱我们家简宁是怎么个意思?”

        “也就是王冉脾气好,忍到现在才说,我还说呢,小简这人脾气这么好怎么就不来外婆家,外婆三番两次的要请简宁来,就没憋好屁,你心里怎么打算的?合计把简宁给划拉到乔芸的身边是不是?你个恶毒的老太太,还往我妈把外公接家里住,怎么外公剩下的儿女就都死绝了?没死绝的话怎么就不吭声,拿钱的时候你们就都是儿女,这时候来装三孙子了,我告诉你,我今天就不忍了,咱们就把钱好好算算,该谁家就谁家拿,欠债还钱,不行咱们就推开大门,叫邻居来评评理,上次叫警察来,话还没说完呢,外婆你觉得我婆婆就像是傻子是不是?你们不洗衣服就留给我婆婆洗,是我婆婆的爸爸就不是你们的爸爸?”

        “外婆不是跟外公感情好吗?这个时候怎么就不好了?亏得外婆有这个脸还敢开这个口,王冉算计你们什么了?缺大德的,还想对我们家王冉怎么样???乔芸也不撒泼尿照照镜子,她送上床小简能不能要?!?br />
        徐秋华这就指着鼻子骂了一通。

        夏侯兰知道自己妈心里的那点心思,夏侯令也是知道的,现在被人抓住了,那乔芸怎么就去抱人男朋友了?你说这孩子脑子是不是就是摆设???那人简宁回去能不对王冉说嘛,一说这肯定就是要闹的。

        现在外婆这边没有理啊,就说不上来话,夏侯兰也没吭声,夏侯令不愿意能说出来什么。

        王妈妈真是火了,就没有听见过这样的事情,哪里就有妹妹去抢姐姐男朋友的?简直不是人,是个人你就干不出来这样的事情,这不是人做的。

        怒骂着:“我对这个家还要怎么样?乔芸她爸妈死了就对了,要是活着看见她这样……”

        “小真……”外婆眼泪婆娑的,对着王妈妈就要跪,夏侯兰这下不干了,那自己妈都要被她们逼着跪下了,指着徐秋华的就开始反骂,徐秋华从来就不怕别人骂自己,她是天生的二皮脸,自己对着外婆就跪下去了。

        “你别跪我们,要是这样那我就跪着说话,这样我能说了吧?事情已经发生了不是你跪一下就能抹掉的……”

        徐秋华没有跪外婆,没有跪任何人,自己对着窗台跪着呢,说话就跟唱歌似的,一悠一悠的。

        外婆有点弄不清徐秋华要干什么,只见徐秋华这回起身就把大门咣当一声给推开了,脸上带着几分的嘲讽。

        “今儿我也不怕丢人……”

        王妈妈觉得这事儿说出去多难听啊,自己家闹是自己闹,闹出去对王冉也没好处,可是徐秋华不干,她跟来就是没合计往好里弄的,干脆这次就来个一干二净,从今以后大家见面就当陌生人。

        挑高着声音:“我就闹不明白了,这乔芸整天跟外婆在一起,那乔芸去抱我们家王冉男朋友,外婆就不知道?今天我婆婆回来还跟我们商量把外公接回家呢,现在直接我就告诉你们夏侯家的答案,门也没有,别合计……”

        徐秋华一激动,直接整个夏侯家就都给骂上了,她都忘记她婆婆也是姓夏侯的。

        “整天人五人六的,外公躺床上就这通算计我妈,看着我妈闲着了,外公好的时候我可没看见你们有这么想起来我妈过,现在干出来这样不要脸的事情,我呸,老的不要脸就带着小的不要脸,买病床我婆婆一个人拿的钱,今天就把钱给我算明白了,还有外公住院怎么其他儿女就都死了?老婆娶来是干什么用的?外公年轻的时候可是为了外婆卖血给外婆买衣服穿的,怎么临老临老,外婆就不爱外公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大难来时各自飞……”

        你说徐秋华这嗓门,谁能听不见,大膀子轮圆了这就开始了。

        旁边邻居听见了自己没好意思出来,站在门口听呢,现在夏天家家户户的都热,要么门口挂门纱要么挂门帘,还有的干脆都开着门,这都是老邻居老楼了就这样的习惯。

        楼上的楼下的倒是有人上来了,合计打架了呢,这通叫唤,结果一上来,都尴尬了。

        徐秋华把话说的明明白白的,一双眼睛就盯着外婆脸上的表情就要结冰了,这个钱她今天弄不回去,她就不回去了,她还不信了。

        外婆脸上的表情简直就是悲伤绝望到了极点。

        “你也别喊,行,一切就都是我的错,我把钱给你,你跟你妈先回去,我明天把钱送你家去……”

        外婆一副随时就要倒的模样。

        王妈妈看着外婆那样,心里也是恨,但还是想人给一份田地,毕竟真要是气死了可怎么办?

        徐秋华斩钉截铁的说着。

        “别等明天了,什么钱拿着卡出去提就能提出来,也没有花那么多,一个人一天能提两万,还有姨妈跟舅舅呢,加上外婆这就是六万,怎么都能马上给了……”

        “你逼死我吧……”外婆照着徐秋华就撞了过去。

        徐秋华也不闪。

        “我不知道我说了什么话就让外婆想死了,乔芸勾引自己未来姐夫这就是明摆着的而且不是一次两次的,在医院外婆是怎么跟我婆婆解释的?带着乔芸去简宁的办公室吃饭,说是怕有消毒水的味儿,我就纳闷了,整个医院哪里没有消毒水的味儿?王冉看对象的时候舅舅就说舅妈弄错了,到底是弄错了还是别有居心,这我们不清楚,只有你们家的人才心里明白,那些个害人的,我就不信你们晚上睡觉能睡着……”

        夏侯令一激灵,徐秋华肯定就没有证据的,自己也是随意那么一说,到了这个份儿彼此就撕破脸了,什么面子都不想留了,徐秋华抓住一点就瞎嚷嚷,不管是自己从哪里听来的,哪里就能想到,直接就说到人家的心里去了。

        “舅舅家里是有学生的人,就不怕芳芳将来考不上大学吗?还有姨妈你可是才娶儿媳妇的人就不怕你儿子媳妇儿过不好?乔芸我倒是不怕,乔芸那样的,我就不信她能嫁到什么好人家去……”

        “你……”

        外婆硬生生的就坐在了地上,觉得眼前发花。

        这外婆家庭有些复杂老邻居就都知道的,过去外婆当着她们也是说过小真这孩子,好像有点不管娘家,那就是后妈,大家也都能理解,人家孩子心里不平衡被,可是现在这一听徐秋华说,说乔芸去抢王冉男朋友,这事儿可就不好听了。

        正常人能干出来这样的事情?

        上楼回家的一个邻居,垂着眼就直接上去了,当没有听见,这毕竟是别人家的事情,自己管什么。

        “妈……”

        夏侯令把自己妈给扶进屋子里,王妈妈就想回去算了,该说的话都说了,以后不走了就行了,可是徐秋华不干,她跟来就是为了要钱的,自己家钱一毛钱就都不能便宜别人,自己还没钱花呢。

        她这斤斤计较的劲儿已经生根了,你从她身上占一毛钱的便宜,她就得都给你算回来。

        夏侯令看着徐秋华那副上串下跳的样子,就特别想出手打她,但是忍着了。

        “多少钱明天我给你算……”

        这大话就算是扔出去了,徐秋华脸皮厚,邻居都听见了我也不怕被人说逼死人,前提你得能死才算,依着她看,外婆对生可是有很多眷恋的,她怎么能愿意去死呢。

        “舅舅咱也别明天了……”

        这给夏侯令气的,不就是钱嘛,你看看你那副小市民的样子,夏侯令身上带着卡呢,夏侯兰也是说,钱都给她们,从今以后叫王妈妈别进这个大门。

        “妈,你下去,这些不好听的话,你就不用听……”

        徐秋华推着王妈妈往楼下去,这边江昊他姑就把王妈妈给拉自己家去了,进门王妈妈就开始掉眼泪,自己真的挺委屈的。

        徐秋华跟夏侯兰还有夏侯令算钱,住院的钱清清楚楚的,那都是有病例的。

        夏侯令一看,前后加上这次住院一共花了两万不到,不就是两万块钱?

        “拿着钱赶紧滚,从今以后咱们别走……”

        徐秋华就等着拿钱呢,别光说话,把钱给我,我才能走。

        夏侯令去银行提了两万,差不多也就是这个数,可徐秋华说了。

        “咱们要断就断的彻底一点,姨妈家姜饶结婚我家可是花了三份钱,我婆婆我小姑子还有我家,那之前的一起都算清楚了……”

        夏侯兰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人情来往你都随了,你现在还想往回要?

        怎么就那么不要脸呢?“你赶紧走,别逼着我对你动手?!毕暮盍钍钦娴娜滩蛔×?,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现在就想弄死徐秋华。

        徐秋华也不怕,自己来就是为了这点钱,反正以后不走了,到时候就回不来了,那就是自己吃亏,吃亏的事情谁都能做,徐秋华不做,就是为了那点钱打破脑袋,她都能干出来。

        忽然听徐秋华就说上了。

        “打吧?!弊约和蝗煌厣暇鸵蛔骸澳愦蛄宋?,我就报警,到时候叫大家都听听,外婆养出来的好外孙女啊,想抢咱们家王冉的男朋友是吧?这也行,我回去跟爷爷奶奶好好说说,打架的话,我们家绝对有人,叫别人好好的看看外婆是怎么对我妈怎么对王冉的,外婆你也别说你不知道,乔芸是你养大的,心肝宝贝一样的肉,你能不知道?恐怕内地里就是鼓动乔芸去抢吧,这可看见钱了,外婆你知道简宁家都瞧不上我们家王冉吗?都觉得王冉学历不行,这能结成这门亲那是因为简宁就喜欢王冉,你以为乔芸有什么?乔芸是什么三流大学毕业的?整个一个哭包,送到简宁家,别说我诅咒她,就三天,三天就能跳楼死了,还是摔的四仰八叉的那样死……”

        “你们可就看见简宁有钱了,一次有一次的,当我们家的人都是瞎子是不是?现在还要打我,以后不走了,钱不给我,那行吗?这钱我出门给要饭的也绝对不能给你们夏侯家……”

        徐秋华这话说的挺狠毒的,可以说徐秋华一点证据没有,自己也真没往那边去想,乔芸抱简宁那就是乔芸自己不要脸被,不至于是外婆撺掇乔芸的,徐秋华的理解,正常人干不出来这事儿吧,但是吵架就得有个吵架的章程,得拿出来自己的气派,首先打倒敌人再说,至于是不是诬赖的,反正是你家的人,我就这么说,有本事你去告她,她还不信了,什么法院受理这样的案件。

        徐秋华也知道自己婆婆担心什么,其实完全就没有必要,气死了跟自己也没关系,这就是乔芸大不孝顺,你看把老人给气的,那找也是找乔芸。

        你看这人的思维,得亏她是王妈妈的儿媳妇,不然一准能气死王妈妈。

        外婆的脸红得跟血一样,徐秋华桩桩件件都说到了她的心头上,那就是她撺掇的,再想起来简宁父亲那个所谓的秘书对自己说的话,外婆只觉得心头一堵。

        “我求求你了,你走吧求求你了……”

        彻底被徐秋华给弄崩溃了。

        夏侯令就上手去推,徐秋华就嚷嚷。

        “快来看啊,这舅舅出手打外甥媳妇儿了,说不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出来道理就动手……”

        夏侯令举起来拳头,徐秋华后悔了,觉得自己那么倒霉催的呢,早知道就早点撤了,可是瞪着眼睛就一副不怕的样子,夏侯兰拉着夏侯令的手,把自己包里的银行卡给了他。

        “你去提一万块钱出来,赶紧的,去啊……”

        邻居看的这场热闹,那外婆不对,徐秋华也不见得就对,你说这闹的,还有脸没脸了?就是做错了也不能这样的闹腾啊,大部分人觉得还是徐秋华说的严重了,可能乔芸真是怎么了,但跟外婆是没关系,至于说外婆算计夏侯真,这毕竟是个后妈,小真条件又好。

        夏侯令把钱就摔地上了。

        “现在滚?!?br />
        徐秋华哼哼着,你以为洒在地上我就不捡了?做梦去吧。

        弯着腰板子,自己一张一张的捡起来,一边捡一边说。

        “以为那点司马昭之心瞒得住,现在好了,养这么一个蠢货,拽自己的后脚,还想叫外公去我们家,外婆临走的时候我在劝你一句,要么给好处的时候就一起给,要么别一有事儿就我婆婆,我婆婆是你给养大的,那说到底全家孩子当中那都是上了大学的,只有我妈没有,你以前总是用这话堵我妈,我妈也没吭声,但是做儿媳妇的我就看不过去了,你家孩子念大学是你供的?那是我妈拿着工资都给他们花了,心里都有点数,别一个一个跟乔芸似的,德行?!?br />
        徐秋华捡完钱,自己屁股一扭,将门咣当一声就给摔上了,发脾气嘛,谁不会。

        江昊他姑也是怕了徐秋华了,你说就因为这么一点钱,你就这么闹,多丢人啊,这简直就是无赖嘛,你看看徐秋华刚才就往地上一坐,江昊他姑摇摇头,小真怎么弄进来这样的一个儿媳妇的?

        就是贴钱也不能要啊。

        这问题得问王超。

        据估计还是男人跟女人那点事儿,上了车才知道那个的情趣,一下子就忘记应该查查徐秋华到底是什么样个性的。

        王妈妈就在前面走,徐秋华后面跟着,自己闹完了现在觉得完了。

        这要是被王超知道了,自己好不了了。

        讪讪的赶上前,恰到好处的笑容,伸手就去挽王妈妈的胳膊,王妈妈一手就给推开了。

        “妈……我这是实在看不下去了,你也知道我个性就是直来直去的,今天我就是为了出一口气,我平时也不是这样的……”

        王妈妈没吭声,好半天之后突兀地说了一句。

        “你这样也叫念过书的?跟无赖有什么分别?”

        徐秋华讪讪的,心里想的却是,我要是不这样闹,能拿回来钱吗?钱拿回来才是真。

        王妈妈回家就躺床上了,起不来了,一般是被娘家的人给气的,一般是被徐秋华给气的,你看看她就跟一个跳梁小丑似的,又是跪又是坐的,王妈妈一想起来就觉得脑仁疼。

        王奶奶看着王妈妈的表情有些不对,自己推门进来。

        “这是怎么了?”

        王妈妈坐起身闭闭眼睛,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你说哪里就有这样的?“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王奶奶一听,这徐秋华啊就是没长脑子,钱也不是这么要的,把脸都给丢光了,怎么就那么笨呢?那钱本来就是你们的,弄的现在好像讹诈回来的一样。

        晚上王奶奶就把事情跟王超说了,王超这气的,不是故意挑拨他们夫妻打架,但是这样的出门能行吗?

        这要是将来跟别人呢?也这样?

        这已经过了。

        王超教训徐秋华,徐秋华一点不敢反抗,门一关,里面就有动手的声音,乒乓的。

        王妈妈是顾不上,自己实在没有起床的力气,觉得这一生活的,怎么就那么累呢?

        自己一心为了家里好,家里人就不停的以为她是傻子,她退让的已经够多的了。

        王奶奶跟王爷爷出门遛弯去了,就当没听见,王焱哭啊,哭着给王冉打电话:“姑姑,我爸要打死我妈了……”

        王冉跟简宁这饭都没吃完呢,就冲回来了,进了院子,王焱光着脚,小手擦着脸呢,对着姑姑就哭出来了。

        “我爸打我妈了……”

        王超对徐秋华轻易不会动手的,但是今天真是气到了,你可真本事啊,你去演戏了是不是?你有这样的小毛病我都忍了,那现在就上升到什么阶段了?

        徐秋华挨打也一声没吭,自己回来的路上就想到了,要是被王超知道肯定要收拾自己的,她当时也是脑子一激动,等闹完了自己冷静下来一想,就知道要完蛋了,果然。

        “哥哥……”王冉拍着门板,这是干什么???

        这边怎么砸门就不开门,王冉推开自己妈的房间门,她妈在家不可能不管啊,王妈妈胳膊横在脸上就那么躺着呢,王冉一看这情绪不对啊,到底是因为什么???

        自己又把母亲房间的门给带上了,这边去找钥匙。

        等打开门,王超还打呢,王冉过去拦了一下,自己被王超给踹了一脚。

        “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孩子看着呢……”

        王冉也火气大,你有话你就跟她好好说啊,动什么手啊,男的动手就最差劲了。

        王超指着徐秋华的鼻子:“你问问她,你好好问问她都干什么了……”

        ------题外话------

        月票年票我抓我抓抓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