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28  世事的无常

    128  世事的无常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能选择的东西很多,其实也很少。

        *

        “简大夫……”病人对着简宁硬挤出来了一个笑容,一般而言进这个病房都是护士长,其他工作年头短的根本不进的,会影响到孩子的心情,病人是个十八岁的女孩儿特漂亮洋气美丽大方,以前是学跳舞的,整体气质就特别好,医生肯定就没有看过孩子那个过程,但是有看到过孩子妈妈带来的照片。

        病人是简宁接手的,真是一个超级可爱的小姑娘,能言善道的。

        女孩儿的妈妈看见简宁进门的那一刻自己身体就哆嗦了一下,当了母亲之后你才会明白,这个世界上房子好车子好票子好但都没有自己的孩子好,为了孩子是可以放弃一切的,什么都能不要。

        女孩儿得的是白血病,这病好治也不好治,说不好治有那么多能治好的,说好治又有那么多死亡的。

        骨髓移植就是个特别麻烦的等待过程,首先配型就要一定成功,这样才能确保接下来的阶段问题减少。

        简宁对着孩子笑了笑,脸上的笑容如春风飘过,那孩子一看,就笑了笑,自己眼泪就掉了下来,以为自己是活不成了,没想到……

        孩子的妈妈就不敢看简宁的眼睛,你知道人到了这一刻,她真是心灰意冷了,没有配型怎么办?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去死?父母做过配型但都不行没有合适的,夫妻俩都是知识分子也就这么一个孩子,这么优秀的孩子得了这样的病,家属心里难过就可想而知的。

        孩子的母亲只觉得置身于冰窖当中,医生如果说没有合适的呢?孩子还能等多久?眼睁睁的看着孩子去死?

        “好好休息,康复之后就能出院了,等你以后要是出名了,我去给你捧场?!奔蚰湎律砀伺⒆右桓鲇当?,她真的是很坚强。

        “妈……”孩子看着母亲,眼里就都是泪光,成串的泪水往下落,即使是生病却依旧那样的漂亮。

        简宁从病房出来,才走了没有两步,家属追了出来,紧紧拽着简宁的衣服袖子。

        她想说的话千言万语,但是能表达出来的就唯有谢谢两个字,她真的太感激医生了,因为没有医生自己也许就都放弃了,医生给了他们希望。

        “谢谢你简大夫……”

        简宁的唇角微微上扬,他觉得自己活得满足的就是这一刻,安慰了家属两句,女孩儿的爸爸下午就过来了,路过病房门口的时候还能听见里面的笑声,这是对生活有希望的笑。

        急诊今天就特别忙,别说休息了,就连屁股贴着椅子都成了奢侈,一口水喝不上。

        白天还算是平静,简宁被同学的事情给绊住脚了,同学母亲检查了半天,出来说是结果很好,不需要自己吓自己,同学也蛮抱歉的,可是检查出来没事儿大家也都能放心了。

        “真是麻烦你了?!蓖Щ雇Σ缓靡馑嫉?。

        简宁笑笑,那都打电话过来了,自己能怎么办,点点头,还没等送他们出去呢,那边病房里就一阵接着一阵的吵吵声。

        “那我就不送你们了,你带着阿姨先走吧?!?br />
        简宁转身就往病房那边去看,病房里站着一个女实习医生等于就被病人的家属围攻,真的就是围攻,这人简宁不是很熟悉,好像是才分配来的,可能也是因为才开始工作,自己跟病人家属就干起来了,女医生被气的一直哭,大声的解释着。

        “我不想听你他妈的说这些废话,好好的人怎么就死了?”家属激动的拽着医生的领子,简宁进去隔开家属的手,他毕竟都是老鸟了,自己试着了解情况,你们这样闹也于事无补的,并不是他是医生所以就帮医生说话,有时候医生也很为难,不好做的。

        特别是现在这种情况下,医生的处境简直就是站在一个不能被信任的位置上。

        女实习医生说着,是肾衰,心梗。

        她讲的很是清楚,但是在家属的眼里,你是一个实习医生对吧?为什么这样重的病人就只能留一个实习医生下来?为什么主治医生不能留下来?家属有家属的愤怒,实习医生也是火大,自己已经尽责了,病人的去世跟她一点关系没有,但是现在家属的态度就让她不能接受,她也委屈,她也愤怒,她的这些情绪要转嫁给谁?

        简宁试着帮忙调解,其实站在病人的角度这些都能理解的,护士也进来帮着一起劝。

        “你叫什么名字?我要投诉你……”

        家属的儿子突然照着实习医生的口袋就一把抓了过去,直接口袋都给扯掉了,就拿着医生的那个吊牌。

        “喝口水吧?!奔蚰乒ヒ桓霰?。

        女实习医生一脸的愤恨,她觉得这些人就真的没有素质,你们懂什么?你们懂病情吗?你们了解吗?难道主治医生就时时刻刻的围着病人转,不需要休息的?得了这病就知道接下来会这样的,主治医生留下来也是一样的结果,到底有什么好闹的?

        站在病人家属的角度觉得医生无情医生无能医生没有尽责,站在医生的角度觉得病人家属根本根本无法沟通,讲什么都等于白说,因为他们没有念过医科,狗屁都不懂。

        “工作时间长有经验就好了,这样跟家属硬碰硬是不行的?!?br />
        简宁笑笑的就离开了,谁都是从新人开始做起的,每个新人医生好像一开始都遇到过这样那样的问题,因为接触的少,看的少,没有工作经验,很容易就委屈,工作时间长了也就好了。

        下楼一直到停车场,自己上了车拿着手机,特别就想跟她说一声晚安,就说一声晚安就好。

        简宁的声音上挑,王冉一听就知道他应该是情绪愉快的。

        “有什么高兴的事儿吗?”

        简宁跟王冉分享了自己的那个病人,说她很漂亮,如果她在大一点,也许自己就要她不要王冉了,调侃着王冉。

        “可比你漂亮多了,你看多才多艺又会跳舞又会笑的,看见我还会叫我哥?!?br />
        王冉一张老脸烧得通红,她真叫不出来,她这个年纪叫简宁哥?开什么玩意,她又不是那些小孩儿。

        “你说的那么好,说的我都想认识了……”笑嘻嘻的就挂了电话。

        简宁的副班一大早就遇到问题了,病人就指着医生的鼻子再骂,急诊住院不是快嘛,这个病人就想住进急诊里来,这个病人是个肺动脉高压的一个病人,因为根本就没有更好的办法叫他治疗,只能通过口服一些药物,副班跟家属说的很是明白,这种情况住院根本就没有用的,急诊里的病床时刻都是紧张的,医生就根本不可能给他开,也试着跟家属说明白了。

        呼吸科不给你们开,住在急诊里医生也没有任何能帮助到你的,可是家属不干,觉得医生不负责任。

        “衣服都碎了?”简宁调侃了一句,副班也很无奈,但是当医生就是这样的,念医科的时候觉得自己的梦想很伟大,能救人于水火当中,可是真的当了医生之后却发现,这个跟自己所想的就完全不同,被家属耗着脖子,指着你鼻子破口大骂就是正常,没有这些你反倒不习惯了,其实站在各自的角度,大家就都各退一步就好了,退一步海阔天空嘛。

        副班就笑着:“我觉得人生最高的境界那就是,病人家属指着你的鼻子,破口大骂的时候你还能淡定的看病问诊,他们急你不能急,当医生的一旦急了,这就真的要捉急了?!?br />
        *

        “怎么样?”

        简宁很是关心那个孩子手术的进展,因为觉得会成功的,这方面的例子也并不是没有,护士有出来,因为有护士也是一直在跟这孩子,年纪小的护士看一次哭一次,那孩子就太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可爱了,看见谁都叫姐姐,很美好的一个少女,你就不忍心听见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说是骨髓已经移植成功了,随后就要进行观察,孩子的妈妈坐在地上就起不来了,吓的。

        等待答案的那一刻,你知道也许是生,也许是死,没有人会知道到底是那张牌会被翻开,翻牌权就在老天爷的手里,你并不知道老天爷到底是站在你的一侧还是命运的对立面,知道消息的那一刻觉得浑身都虚脱了,孩子的妈妈就一直哭。

        本来就是一件特别应该叫人觉得高兴的事情,可是随后的发展,叫简宁觉得这个世界上也许真的是上一秒你置身天堂,下一秒你就在人间炼狱。

        不是地狱而是炼狱,活着的希望根本就不给你。

        孩子在骨髓移植的舱内出现了感染,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她感染的部位非常的不好,实在纵膈内,正常人形成其他地方的脓肿是可以切开引流的,但是她在纵膈内面的话,里面都是大血管、心脏、气管都是重要的脏器全都在这里面,这样就没有地方敢给她做穿刺跟引流的。

        作为这个孩子的主治医生,这是简宁淡定了这些年之后的第一次反复浮躁,你要知道他必须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孩子被那个脓肿给憋死,老天爷就完完全全的跟他开了一个玩笑,明明已经移植成功了,不是没有成功,那么年轻的生命,他之前还高兴的跟王冉分享,就说那个孩子那样的美好。

        孩子的妈妈并没有像是一些家属那样大闹特闹,如果她闹了,简宁想自己心里的难受会好些的,但是对方依旧很感激他,看见他即便挤不出来笑容,苍白着脸庞还会跟简宁打招呼,孩子的妈妈是知道这不怪医生的。

        孩子要走的那天,妈妈就拽着孩子的手,哭的已经发不出来声音了,对着孩子在说。

        “妈妈给你准备好了,家里都重新装修了,就是为了让你能回来看一眼,女儿啊……”

        孩子的父亲紧紧的搂着妻子,护士都不愿意进去打扰病人,虽然见过太多的生死离别,可是这种,如花一般的年纪,却没有办法救回来留下的就只有惋惜,试问父母是以怎么样的心情把孩子给拉扯长大的,并不盼着她出息,并不盼着她能有多了不起,只是盼着她能健康,快乐幸福,这仅仅的一点却也不给她,就这样无情的拿走。

        “简大夫……15床……”护士还是没忍住,实在是年纪太轻了。

        手上微微的刺痛叫简宁惊醒了过来,知道有这么一天,真是无力,简宁伤心是因为明明已经成功了,但是却发生了这样的悲剧。

        孩子走了,留给父母的是无边无际的绝望跟痛心。

        孩子的妈妈拉着简宁的手,这个时候哭都哭不出来了,太长的时间她一直在哭,整个人情绪有些涣散,只是拉着,紧紧的拉着,她握着简宁的手,用自己的双手握着,她没有说出来的是,她很感激简大夫,真心的感激。

        在孩子弥留的时候就说有些遗憾,还没有谈过恋爱,如果未来的丈夫能像是简大夫那样多好,握着握着又哭了出来,只是干哭没有眼泪了,孩子的父亲搂着妻子的肩膀在无声的给她力量。

        “简大夫这段时间麻烦你了?!?br />
        医生跟着到处跑,带给他们希望,虽然最后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可没有人愿意发生的。

        简宁觉得嗓子有些酸涩,他宁愿家属来怪自己,也许这样自己还能好受一些。

        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的,并不会因为某个人离开而就发生改变,一切还在按照原来的路前进,我们依然要吃饭喝水谈恋爱结婚,然后等待生命老去,离开这个世界,谁也逃不掉。

        简宁坐在椅子上,孩子火化了以后,孩子的父母买了一束满天星,很大的一捧,父母一身的黑,夫妻互相搀扶,孩子的妈妈不能开口,只要开口就会哭,孩子的爸爸做了代表。

        “谢谢你大夫,辛苦你了?!?br />
        简宁说过,如果有病人对自己说一声辛苦了,他会觉得很幸福,哪怕自己忙了一夜哪怕一口水没有喝,哪怕屁股都没有贴到过椅子上,那还是会感觉幸福,但是这一刻,他能感受到的就只有哀伤。

        打开门将钥匙扔在鞋柜上,自己换了拖鞋,破例的没有把鞋子收起来,只是在黑暗当中进了卧室,自己衣服都没有脱就那样的躺了上去,明明有机会的,而且机会老天爷也给了,他经手的啊,十八岁的孩子……*半夜两点多,王冉是被电话给吵醒的,就一下,仅仅一下而已,自己还以为是做梦呢,迷迷糊糊的,自己撑撑头拿过来一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小兔子。

        坐起身打开台灯,回拨了回去。

        简宁的头很烫,他知道自己应该起来,应该去吃药,但是不想动,很难受。

        抓过来电话。

        “怎么了?怎么给我打电话了,有事儿?”

        王冉拽过来一边的睡衣,外面在下雨呢,有些凉,一只手搓搓胳膊,这个天啊,真是变化多端。

        王冉了解简宁,如果不是有事情他是不会半夜给自己来电话的。

        “没有,好像是碰到了,你睡吧……”

        王冉耳朵很尖:“你声音怪怪的,哪里难受吗?”

        简宁的手臂横在眼睛上,嘴巴无意识的动着。

        “没事儿,晚安,我要挂电话了?!?br />
        这个时候谁都不想见,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只想静静的自己一个人待着,他一个人待了三十年已经习惯了,习惯情绪有波动的时候找一个壳然后缩进去,就这样吧,明天睡醒了又是一个稳重的简宁。

        王冉坐起身,这下彻底睡不着了,觉得不对,自己起身把衣服穿好,头发随便就挽了一下,拿着钱包,出门的时候王妈妈听见声音了,打开门摸黑的看着门口。

        “王冉啊,你这大半夜的是要去哪里?”

        王冉吓了一跳,捂着胸口。

        “啊妈,简宁那边好像有点不对,我过去看一眼?!?br />
        王妈妈看看时间,大半夜的你一个女孩子出去,要是真遇上流氓了怎么办?到时候你哭都没有地儿去哭。

        “怎么了?”王妈妈皱着眉头“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就是听着声音很怪?!?br />
        王冉也说不上来,但感觉就是好像生病了,王妈妈一看这才两点,就外面不黑,那也不能叫孩子自己出去啊。

        “你等会儿,叫你哥送你?!?br />
        王冉就想说不用了,王妈妈这边推开儿子儿媳妇的房门,王爸爸没在家,跟王爷爷王奶奶去三叔家了,帮着干活去了,三叔要不是忙不开不会开这个口。

        王妈妈点亮灯,徐秋华翻个身就把自己的脸给埋了起来,这都没醒呢。

        王妈妈推推王超。

        “超啊,起来送送王冉……”

        王超也是没睡够,大半夜的这是干嘛啊,迷糊的应了一声:“找我爸送吧……”

        王妈妈打了儿子的手臂一下:“你爸昨天不是去你三叔家了……”

        “妈啊……”王超揪着被子坐起身,摸过来一边的眼镜戴上,无奈的看着王妈妈:“妈,这个天这么亮,走下去打车过去不就行了?!?br />
        王妈妈板着脸:“叫你送就送怎么就那么多废话,大晚上的真要是出一个好歹,你负责我负责?”

        王超磨磨唧唧的套上衣服,觉得自己妈真是的,那就别出去大半夜出去干什么?

        “你干什么去?”

        王超的声音很硬,毕竟没睡好嘛,板着脸,自己还光着脚呢。

        王妈妈说简宁好像有些不对,他自己住,在出个万一的,叫王超把王冉送过去。

        “走吧?!?br />
        王超语气很是不耐烦,王妈妈心里就叹气,就他这个性,真得改改,你说一个大男人的,你就不能清醒点?

        王超在车上看了王冉一眼,好像是有什么话要说,最后没说,给送到地方,人保安可能也是睡着了,王超按了喇叭才给开门,拿着纸要叫王超做登记。

        “我就不进去了,你去吧?!蓖醭宰磐跞降愕阃?。

        王冉下了车,物业是认识王冉的,拎着纸又走了回去,这一声给他吓的,这回彻底清醒了,打着哈气,眼看着快亮天了。

        王冉拿着钥匙,从包里翻出来,走廊很安静,这个时间也不会有人跟她似的,打开门自己进去脚就碰到了什么,打开玄关的灯,一看简宁的鞋子在地上呢。

        简宁有些发烧,王冉赶紧的去找开水,然后来回的倒,等温度凉下来一点自己拿着药片进了卧室。

        家里一点凉开水都没有,王冉只能这样做,拍拍简宁的脸,他整个人捂着被子,脸憋得通红,王冉拉开他身上的被子,自己这个门外汉就都知道发高烧的时候要保持室内温度就好,往下拽拽,拍拍他的脸。

        “简宁,起来把药吃了……”

        简宁无意识的坐起身,也不知道是听见没有,王冉给他,接过去一口气吃了把手给王冉看看自己又躺了下去,他刚才喘气王冉就感觉到了,呼吸都是烫的,自己伸出手摸着他的额头,这方面的知识她懂的就太少了,要不要给他拧条毛巾给敷一敷呢?

        起身出去进了卫生间就在犹豫,这是应该弄冷毛巾还是热毛巾或者是温的?

        今天下雨了,温度就有点低,王冉合计来合计去还是弄了一条温的,给他放在额头上,他的眉头皱得很深,王冉叹口气,自己伸出手指就点在他的眉间。

        “怎么就这么难过呢?”

        他偶尔会轻蹙眉头,但不会太深,这代表情绪没有受多少的影响,觉得有些诧异或者是觉得这事儿不靠谱,现在眉头拧成这样就知道了,心里应该不好受。

        王冉在客厅里坐着,打着哈气,实在有些困,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窝在沙发上就睡了,本来是合计想要早点起来给简宁做点什么吃的,生病的人就最需要营养了。

        等到王冉的电话,王妈妈也就放心了,王超也没睡呢。

        “怎么了?”

        “说是发高烧了,还是医生呢?!蓖趼杪栉弈蔚囊∫⊥?,王超听了信儿自己也就放心了,回去睡了,可王妈妈却睡不着了,老人就是这样麻烦,稍微一折腾就睡不着了,瞪着眼睛到天亮。

        王冉原本是准备五点起来给他做早餐,自己都想好了做一些什么,计划的很美,可惜计划跟现实就永远是相悖的。

        一睁眼睛六点了,自己从沙发上跳起来,别说做饭了她洗洗脸弄弄头发六点半就得从他家里走。

        自己起身进了卧室,摸摸简宁的额头,还是很烫,自己看着那药的说明,还要等几个小时,看着他的样子好像也没有要清醒的意思。

        王冉从楼上下来,走了下去人大超市这个时间肯定不能开门的,小超市要走的很远,自己也是着急,连跑带颠的,买了几袋果味奶还有几个面包。

        王冉生病的时候就喜欢吃这些,他到底喜欢什么,这个王冉就真不知道,提着袋子往回跑,带上门,自己赶紧去拿包,一看时间已经六点四十了,自己还觉得自己挺快呢,结果还是超时间了,现在出去就得打车。

        把面包果味奶都送到他的床头,自己拿着本子写着他是几点吃药的,撕下来放在他的床边,赶紧的拎着包带上门就走了。

        紧赶慢赶的上班还是差一点就迟到了,这个冷的天,你说她急的一身就都是汗。

        简宁动了动,自己睁开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屋子里,自己强撑着坐起身,看着旁边的东西笑笑。

        看了看时间,今天还得上班。

        换了衣服打车就去医院了,进了医院先把面包跟牛奶就都消灭掉了,他不吃东西是不行的。

        “简大夫今天来的有点晚?!?br />
        简宁笑笑。

        急诊一大早就开始忙,今天似乎就注定是一个忙碌的日子。

        “陶医生,病人呼吸心跳停止……”

        陶林玉是昨天值班的医生,她现在怀着八个月的身孕,说实话外界对医生的批评声音声浪很大,可是站在这道线里看的话,就比如陶林玉这样的医生,他们就是很普通的医生,但是他们做到了问心无愧。

        你怀孕五个月别人上班你同样要上班,医院规定七个月以后可以不倒班,也就是说你怀孕七个月的时候你可以不上夜班,当然你也可以请病假,但是请了病假对以后的前程会有很大影响的。

        陶林玉在做心脏复苏,一边看着心电图,心电图显示大面积心梗,三分钟病人缓和了过来。

        陶林玉这就准备交班了,她时时刻刻都想叫肚子里的孩子赶紧的滚出来。

        “陶大夫早?!奔蚰蛄艘簧泻?。

        “你这情况不对啊,发烧了吧?”

        陶林玉到底是眼睛毒,简宁无奈的点点头,陶林玉叹口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br />
        当妈的就都是这样的,怀孕的时候就恨不得里面的孩子赶紧出来,可是出来之后呢?

        一个护士正在到处找简宁:“简大夫,急救室22个病人满员?!?br />
        “流程表呢?”

        简宁进到内科,扫了一眼大概了解一下病房的状况,有拿着流程表走到分诊台旁边,护士在陈诉昨天至今早急救室病人的病情。

        “简大夫这是感冒了吧?”小护士问了一句。

        简宁没有抬头,目光停留在一个胸痛患者的病程记录上。

        “基础血压是多少?新的心电图在哪里?人呢?现在是坐着还是在躺着?”说话的时候人已经在走动当中了,后面跟着护士,详细的说着。

        每天做的就是这些相同却又好像不太相同的事情,停留在一个62岁女性肠梗阻患者的面前,可以说简宁是个比较招人喜欢的医生,大部分的病人都会很喜欢他,因为他看起来就是那样的温和,这个医生脾气好,会用一种关心的口吻问着你。

        “灌肠了吗?喝油了吗?是什么时候开始排便的,干的?”

        离开这里还得继续,眼睛就没有离开病例记录,病人是胃出血患者,面色发慌,神态疲惫。

        “胃出血量大,做胃镜放心,只要今天能做我们尽量加,现在电话约,给他转到留观去?!奔虻サ母沂糇鲎殴低?。

        就这样一直忙,一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才喘口气,王冉的电话打了三次,简宁都没有接,因为没时间。

        可以说因为简宁的不合作,叫主任伤心了,你过去就是活的太轻松自在了,我现在就让你好好的忙一忙,这样也省得你没有上进的心思。

        吃饭的时候掏出来手机,其实挺抱歉的。

        “你打电话了?”

        王冉知道他们当医生的会很忙,自己问他有没有吃药,简宁这才想起来,拍拍头。

        “早上的面包很好吃,在哪里买的?”

        王冉就说在新房那边往下走要走挺远的位置。

        韩大夫是个不太和谐的医生,虽然现在这个社会讲究和谐社会,这位大夫最为擅长的事情就是拖,自己的事情做不完就叫接班的医生来做,无形当中就等于给接班的医生带来了很多的工作,加大人家的工作量,但是韩医生有一点非常好,那就是他非常上进,每次院里的实验经费他总是申请课题,这次派出美国的名单里就有他。

        眼看着人就要离开了,接班的医生就抱怨,难道你就不能做完吗?一定要交给接下来的医生。

        同事之门其实要说斗,其实还真用不上这个词,可是说没有勾心斗角,这话也不尽然,只要你活着就到处会有竞争会有对手。

        韩大夫去美国,院方是定了下来,那还有去不上心里觉得不满意的。

        “你看看老韩做的事儿……”

        一个医生就跟主任抱怨,自己也是博士,自己也有能力的,甚至自己技术水平就在老韩之上,凭什么派老韩去?主任也只能和稀泥,派谁去都有意见,院方定了那就一定有院方的想法。

        那医生看见简宁,在走廊就打了一声招呼。

        “这次应该你去的,老韩……”

        简宁听过也只是笑笑而已,他并不想去美国,一点都不想。

        王冉下班的时候给他打电话,毕竟他感冒了,不能折腾他过来接自己,再说他今天也没开车。

        “那个女孩儿怎么样了?现在应该好了吧,就你说比我漂亮的那个……”

        王冉问的时候是带着一种愉悦的心情在问的,因为简宁有说过,配型成功问题就不太大了。

        “死了?!?br />
        王冉张张唇,自己还想问些什么,但是此刻又觉得问什么就都是错。

        “简宁……”

        “放心,我挺好的,不是才进医院工作的医生了,只是有点可惜,配型成功了,但是……”

        王冉挂了电话,自己情绪也是有些低落,才十八岁的年纪,花儿一般的,你说父母得多伤心啊。

        回到家吃饭的时候就说了,王奶奶就叹口气,一切都是命啊,所以趁着能活着的时候就赶紧吃好喝好玩好,省得对不起自己。

        *

        姜饶跟齐娜就是保持一种你追我逃的势头,齐娜一看见姜饶自己心里就发慌,这男人跟自己就不能干点别的,说好看电视剧的,你等着他看着看着就变了味道了,说好今天很累的,结果压在她身上的还一定就是这个男人,齐娜都要疯了。

        “妈,要不我出差吧?!?br />
        齐娜一提出来就被她妈给了一个白眼,你才结婚多久你就出差?这你爸去就行的事儿,你去干吗?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齐娜不会不会无缘无故的提出来的,难道跟姜饶吵架了?

        “你们俩吵架了?”

        齐娜拉长一张老脸,也是自己妈没别人,就实话实说了,她真是受不了了,姜饶整个就一精虫上脑,完全就不想别的事儿,齐娜她妈看着女儿愤恨的脸色,说的好像姜饶就应该去死一样,她抽了两下眼皮。

        这结婚了,你丈夫要是你跟你睡,这情况才不对吧?

        其实姜饶现在已经好很多了,跟才结婚的时候还是有些变化,不过到底是年轻嘛血气方刚的。

        “忍忍吧,忍忍就过去了,我也是这么过来的,齐娜啊,男人也就那么两年……”

        齐娜她妈就没好意思说,你等过几年,他就老实了,到时候就是你想,他都是有心无力的。

        齐娜嘟着大嘴自己拎着包就下班了,姜饶的电话打了进来,一看她就心里紧张,一紧张不要紧大姨妈来了,这给齐娜美的,齐娜美滋滋的就回家了。

        姜饶彻底歇了心思了,本来那之前也是因为才碰,你知道的一些人一开始感觉就很好的,玩了命也得上,那现在又开始工作了,自己一天也挺累的,姜饶就挺憋气的,这齐娜看见自己就跟看见了鬼似的。

        没结婚的时候她就跟粘豆包似的,每天缠着自己,现在怎么了?恨不得就距离自己远远的,什么意思???

        回到家,齐娜果然到家了,今天难得没有躲他。

        齐娜这手艺也不行,炒个鸡蛋你说抄的上面就都是糊的,姜饶放下筷子。

        “你就不能长心点?这是给人吃的吗?”

        齐娜觉得能吃就行被,不然就出去吃,凭什么我做啊,我也上班,我也挣钱,齐娜虽然虎,但是有些话不至于说出来,她挣的还比姜饶多呢。

        “对付吃吧,我也没学过做饭?!?br />
        姜饶就不吃,齐娜哄了他两句,他还是坚持不吃。

        “不吃拉倒爱吃不吃,谁管你了?!?br />
        拿着筷子自己吃,有什么不能吃的。

        “你说我一天也上班,我还擦地呢?!逼肽缺г?。

        姜饶冷哼着:“昨天和今天都是我擦的地板?!?br />
        齐娜不干了,自己瞪着大眼睛:“那前天和大前天不是我擦的?没有你这样的,怎么过河就要拆桥???你也太过分了吧?”

        两个人吵了半个小时就因为这点破事儿,最后干脆姜饶就定出来一条,每天谁打扫,谁做饭。

        两个人家务AA。

        晚上姜饶才动那么一下,齐娜笑笑:“我来姨妈了……”

        姜饶就恨不得戳瞎她的眼睛,他说什么了?他就翻个身,自己那脚举了半天就特别想把她给踹下去,离自己远点,看见她就觉得烦,齐娜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自己美滋滋的揪着被子。

        周末两个人回婆婆家吃饭,夏侯兰就问平时都怎么做饭的,一听说一人轮一天,夏侯兰就有点不愿意了。

        当妈的没有愿意看着儿子干活的,她也一样,这女的就应该做这些的。

        “齐娜啊,你下班比姜饶早,就顺手都做了,你要是不会你过来我教你……”

        齐娜一听,这婆婆就无形当中给自己找活儿干呢,她就不喜欢做家务,甜甜的看着婆婆:“妈,那我跟姜饶晚上回来吃行不行?”

        孩子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你,你说你能怎么办?

        夏侯兰吃了一个哑巴亏,觉得齐娜不傻,相反的还很聪明。

        齐娜在钱上不怎么较真,给了公公婆婆三千伙食费,夏侯兰也不差这点钱。

        “你拿回去,我自己儿子来我这里还用交钱?说出去那就真的不用听了?!?br />
        “妈,你拿着吧?!?br />
        姜饶已经起身穿鞋了,回头问齐娜:“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br />
        就好像谁欠他几百块似的,夏侯兰就憋气,以为姜饶是跟自己呢,你老婆自己愿意给的钱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我不是没要嘛,难怪人家说娶了媳妇儿就忘了妈,这话说的就没有错,你看儿子现在这状态不就是,太可气了,一生气这钱夏侯兰就没给。

        等齐娜姜饶走了,夏侯兰就跟姜维念叨这点事。

        “你自己看看你儿子,什么德行?我当妈的就差他那三千块钱了?”

        姜雯不阴不阳的来了一句:“齐娜家有钱,给你就拿着被,你跟我爸那点工资人家还不放在眼里呢,她家那么有钱给你就收着,不要就给我……”

        姜维懒得听这些,姜饶就不是那样的孩子,结婚了倒是显得有些稳重,姜维算是了解自己儿子的,姜饶是不愿意回家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当初自己给儿子跪下了,老是回来,姜饶自己也会想。

        姜维觉得儿子的心思就有些重,其实谁年轻的时候就没有犯过一点错呢,你自己爸妈,难道还能挖儿子的老底吗?

        起身就进卫生间了,好像要洗澡,这边姜雯看着钱就心动了,自己伸手去拿。

        “干什么呢?!毕暮罾汲鍪执蚪┑氖?。

        姜雯嘿嘿的笑着,还是把钱都拿了过来,直接就装钱包里了。

        “妈,我要是结婚的时候你也得按照我哥的规模给我弄?!?br />
        自己比哥小,她就很吃亏啊。

        夏侯兰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姜雯:“弄什么,你哥是个男的,你将来结婚是嫁到人家家里去?!?br />
        还能接几个钱,再说这次接的多是因为儿子结婚了,认识的就得都多花,女儿跟儿子可是两码事。

        姜雯一听就不愿意了,女儿儿子怎么了?怎么就有分别了?

        “你这个小丫头看见钱就想拿,你嫂子给的钱你也好意思?”

        “为什么不好意思?”

        齐娜家里是做生意的,自己是她小姑子,她愿意给自己愿意拿,姜雯说自己还有事儿呢,拎着包就要走,夏侯兰也是无奈。

        “我告诉你,不能乱花钱听见没?”

        姜雯不像是一般的孩子会败家,她就喜欢钱但是拿到钱自己就攒起来,从小时候的压岁钱攒到现在能有三四万了,看着存折里的钱增加她就觉得高兴。

        夏侯兰叹口气,都是冤家啊,你说养孩子干什么?

        姜饶到家就发飙了,完完全全就是姜维想的那种,他不愿意回家里吃,可是齐娜把话说出来了,他又不能当着父母给她吵。

        “回家就不能吃,回家做个饭就能累死你?”

        齐娜这人心有点粗,还笑呵呵的看着姜饶说呢:“有人做就行被,省得你就老挑我做的不好吃,妈做的饭总好吃了吧?”

        齐娜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我给老太太伙食费辛苦费我们俩也就一天晚上过去吃一口,公公婆婆自己也得做饭吧?

        姜饶这边就上纲上线的。

        “你到底哪里像是个女人?”

        齐娜火大了。

        你可以说她做饭不好吃,但不能说她不像是个女人。

        “你有病吧你,滚你大爷的?!?br />
        “你给我回来,你骂谁呢?”姜饶拽着齐娜的手,齐娜这回彻底就被姜饶给惹火了,你一个男的,没完没了的就纠缠这点事儿有劲没劲???转过脸对着姜饶喷:“我说你呢,我就说你呢,你跟一个女的似的跟我磨磨唧唧的,你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拉倒,我告诉你,我还不侍候你了,我凭什么要回来做饭?我带着笑脸做出来,你怎么说的?我在家里的时候我妈当我是宝……”

        姜饶被齐娜喷的有点无言,自己还勉强找着借口,觉得不能输,不然这个家里的地位自己就保不住了。

        “那我说你说错了?”

        齐娜红着眼睛,自己蹲在地上哭,姜饶一看她哭,自己傻眼了,说得好好的,怎么哭上了?你有什么话你就说被?

        “你神经病……”

        姜饶苦苦的勾了一下唇,自己拉起来她哄着她,自己心里也挺难过的,过去的事儿要是没有发生过那该多好?

        ------题外话------

        同志们每天有十票免费的年会票哈,表要忘记投到我的碗里·····封面上面能点,找不到的也可以中间横幅点进去,(*^__^*)嘻嘻……月票,年会票快到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