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23  来到我面前

    123  来到我面前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装菜的呀?!毙烨锘痪醯米约河惺裁春媚盐?,大家就都是奔生活的人,虽然说现在日子好了,可是她生的是儿子,将来要娶老婆,什么钱不都得给准备好了。

        夏侯芳拿着筷子虚弱的笑了两声,王超这些事儿是不管徐秋华的,她愿意拿那她就拿被,反正也不是别人家婚宴是吧。

        芳芳看看简宁,发现未来姐夫表情变都没变,相比之下自己就不淡定的多,回过神儿来,继续吃。

        齐娜哭了好几场,主要就是那司仪,夏侯芳咬着筷子:“真有那么好哭的嘛?又没有离开,她爸妈不都是在边上……”哎呦新娘子的妈哭的,夏侯芳就搞不明白,恋爱了结婚了,这是一件高兴的事儿,怎么就哭上了?

        至于嘛?

        小孩儿不能理解那种感觉,再说夏侯芳现在才多大啊,没心没肺的年纪,巴不得自己离父母远点呢。

        王冉觉得齐娜在哭脸上的妆就真的花了,这边好不容易放过新人了,齐娜提着裙摆,走过来叫王冉陪着自己进去换衣服。

        “王冉啊,快去吧?!蓖趼杪杷盗艘簧?。

        王妈妈也是奇怪,这齐娜家里条件不错,来的亲戚也挺多的,怎么身边就没跟个丫蛋呢?就是亲戚没有,同学呢?这新娘子自己走来走去的也不方便啊。

        这是夏侯兰的失误,就把这茬给忘记了,人齐娜早就说了,她家亲戚走的不好,平时都没什么接触。

        王冉帮她拽着婚纱的裙摆,进了更衣室,这就要换旗袍,就是酒店里冷气很强也架不住人多啊,跟火烤似的,这会儿好不容易温度降了下来,齐娜那脖子上都是金星,为了配合化妆,自己觉得不舒服,脖子上有汗,一擦就一把金星。

        “我遭老罪了,弄的我难受死了,姐,我洗个脸吧……”

        齐娜平时就很少化妆,素面朝天的,王冉赶紧拉住她,这要是洗了,谁给画?自己要是会化妆还行,问题她也不会化妆。

        “齐娜我可不不会化妆,你一会儿出去还要拍照片呢,赶紧换衣服吧?!?br />
        齐娜就嘟囔,以前没结婚自己就盼着结婚,盼着这秒一刻刻的,现在终于等到了,自己觉得太难过了,有一秒钟都想不结婚了,跟爸爸妈妈回家。

        齐娜是早上画完妆直接回家了,没要影楼的跟踪服务,这妆画了王冉也没招,对付给弄弄,多少就是那个意思了,好在底子还在,不至于手忙脚乱的。

        姜饶过来敲门,王冉出去开门,姜饶一愣。

        心里还真是五味翻到,怎么说呢,毕竟他是喜欢过王冉的,这种感觉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的,你看一个人看了好多年,莫名的就喜欢上了,还不能喜欢,还不能说,自己是闹也闹过了,疼也疼过了,挨打也挨打过了,最后一切尘埃落定,他现在也结婚了。

        “姐……”

        王冉点点头,王冉看见姜饶也是觉得尴尬,自己就先侧身出去了,齐娜叫姜饶帮着自己把后面的拉锁拉上,姜饶没好气的看着她。

        “你是个女的不?叫我给你拉?”

        姜饶跟齐娜可真是什么都没发生过,齐娜这孩子缺心眼,但不至于主动,姜饶自己也没主动过,这就留到今天了。

        “我不找你我找谁???王冉姐出去了,你要是不进来……”

        两个人就掐上了,好在姜饶自己还是有分寸的,给她拉上,从里面出去招待客人去,王妈妈吃着菜,她心里有别的考量,王冉结婚酒席还是要办的吧,齐娜家的这个席面就挺好看的,不过也不便宜,王妈妈考虑的是主要有简宁家在哪里放着,自己家就不能办的太过于寒碜了,可往大了办,这来往就接不回来了。

        并不是王妈妈算计,谁家的钱也不都是白开的是不是?

        要是弄到五星级酒店,除了自己家亲戚之外,别人走来往也就随一百块钱,那是干赔。

        “你吃这菜觉得怎么样?”王妈妈问了王爸爸一句。

        王爸爸闷声不响就吃自己的,点点头,觉得席面弄的真是不错,应该有的就都有了,看着也挺上档次的。

        齐娜家跟夏侯兰家敢这么办,人家有人家的考虑,主要就是为了夏侯兰跟姜维,他们俩单位就来了多少人了,过去多少年一直随人情也没办过什么,这好不容易儿子结婚,自然能通知的就全部都通知了,你看临时加了那么多桌就知道了,而且来夏侯兰这里就没有花一百的,花一百根本就拿不出来手。

        关系稍微好点的就得三百,姜维坐在这个位置,好好的拍马屁的出手就得五百一千的,那花一千的人海了去了,毕竟姜维现在还在正主位置上呢。

        烟酒糖有些都不够了,都是夏侯令出去特意买的,你说给夏侯令忙的,衣服都透了,那别人靠不上他能有什么办法。

        夏侯兰看着儿子被灌酒,那就是姜饶单位的,这边好不容易儿子结婚了,好像担心少了一半,但是还是不放心啊,自己就过去了,告诉他们多吃菜少喝酒。

        “你大姨家就一群都是死人,只会坐在哪里吃,屁股都不带动一下的,怎么不吃死他们呢?!?br />
        夏侯兰抱怨王妈妈一家,从来了一屁股坐下就没起来过,你看看给他们忙的,自己家里人,你倒是先帮着忙活忙活啊。

        姜饶只当没听见,今天自己结婚,心里头高兴,也应该高兴的。

        “齐娜,齐娜……”夏侯兰拽着儿媳妇的手,这边就告诉她,别让姜饶可劲儿喝。

        简宁很快就撂筷子了,他吃的有点少,王冉吃的也差不多了。

        “不多吃一点?”他的凳子就挨着她的,自己偏过脸问她,王冉摇摇头,已经吃好了,吃不下去了。

        王妈妈王爸爸这边也跟着停了,好多人就开始散席了,就喝酒的还在进行呢,王妈妈一看人这个多,夏侯兰也顾不过来,那他们就先走吧,徐秋华就开始了,自己拿着朔料袋就开始装,装的夏侯芳眼睛疼。

        “芳芳,去大姑家待着?”

        王妈妈看着夏侯芳说了一句,夏侯芳说行,不过她得找典韦去说一声,自己颠颠的就去找典韦了,夏侯兰是忙活到现在一口饭还没吃上呢,根本就没机会,姜饶的同学跟同事闹的厉害,新人到现在还没离开那桌呢。

        “妈妈……妈……”夏侯芳喊了两声,典韦看着女儿,“我要去我大姑家了,晚上我自己回去?!?br />
        典韦也顾不上,叫女儿赶紧去吧,这里乱糟糟的。

        乔芸等了半天自己也没等到有人跟自己说句话,夏侯兰是一闲下来就马上有人跟她说话,恭喜她娶儿媳妇了,客气客气两句就半天,到处都找她,你看给她忙的,比新娘子就都忙。

        齐娜跟姜饶好不容易坐下来吃饭,那边录像的还在等着呢,最后的团圆饭,夏侯兰这也是才被人给松开,你说有好多人都好多年没见了,儿子结婚就肯定要通知她同学的,夏侯兰同学当初就属她嫁得好,见面就肯定要聊的。

        自己从外面进来坐下身,一身的喜气。

        “那现在开始录了……”

        新娘新郎一家人坐在一起,夏侯兰拉着齐娜的手,她是真的很喜欢齐娜啊,姜饶这边也是一“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身的臭汗,吃完饭开始装剩饭剩菜总不至于扔了,好的留着,不好的就不要了,现场烟酒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就开始收拾,你收拾完了人家酒店的人才开始上,而且这个时间也是有限制的,赶紧的吃完就跟逃难似的。

        “你们先回家,没吃饱就回家吃啊……”

        肯定是吃不饱,坐下身眼看着时间就到了,就是那些喝酒的耽误事儿,半天喝不完,夏侯兰叫典韦给他们小两口特意新点的菜,几个盒子叫他们俩拎回去吃。

        齐娜拿着,按照齐娜的意思,自己是不是应该留下来帮着忙活忙活,有她这句话,就是她不留下,夏侯兰都高兴。

        “好孩子,不用你,赶紧回去休息吧?!?br />
        留着新娘子能干什么啊,把齐娜跟姜饶打发了,他们俩是回完门会出去玩两天,也没提前订,姜饶说去哪里都一样,齐娜也是说,到时候再说呗,万一就在家附近转转呢。

        齐娜上了车,自己看着脚上的鞋子,跟就太高了,脚都要疼死了,把高跟鞋扔到一边,自己揉着脚丫子。

        “回家吧?!?br />
        开车到家,这是齐娜家的房子,老早就买了不过一直没过来住,三室两厅地方特别大,那时候就合计万一齐娜以后结婚要是找个条件不好的,这个就给她当婚房,夏侯兰家条件肯定不会不好,不过要姜饶贷款,你说每个月苦哈哈的还银行图什么,这不是有现成的房子嘛,老丈母娘老丈人就都是本分人,就这么一个女儿,不给齐娜给谁,夏侯兰出的装修钱。

        你别看夏侯兰平时咋咋呼呼的,她手里是真有钱,砸进去二十多万的装修费,房子是你们家的,但是我们家也不图这个,主要是你们家有多余的,不然给儿子买房子他们家买得起。

        姜饶跟夏侯兰在单位多少年了,手里这点钱没有,那就白混这么多年了。

        东西都可好的买,给齐娜买的首饰另算,这老婆婆也算是给力了。

        齐娜把钥匙扔在一边,两个人开始搬东西,从酒店拿回来的乱七八糟的,礼服鞋子还有一些其他的,房间很大,装修的也漂亮,齐娜不肯进门,想着怎么也得表示表示是吧?

        “你怎么不进来???”姜饶看了她一眼,觉得这个缺心眼的,到了自己家矫情什么???

        齐娜伸出来手:“你抱着我进去呗?!?br />
        这样也算是结婚了是吧?

        姜饶就不喜欢干这样傻帽儿的事儿,冷着脸:“你自己进来,不愿意进来就拉倒?!?br />
        本来结婚第一天应该很高兴,心里满满的幸福,就因为这句话,齐娜心里就有点不高兴了,我也没指望你当着别人对我怎么样,就让你抱我进家门就这么难吗?

        她强人所难了吗?

        “居家过日子的,别学人家那些?!苯木醯闷肽日饩褪堑缡泳缈赐甑暮笠胖?,电视剧里那些人家就是演员,演员要演的就是给你们观众看的,不浪漫还演个屁啊,问题你平民百姓的跟人家比???浪漫能放饭吃吗?

        过日子是就勤勤恳恳的就完了。

        齐娜嘟着大嘴明摆着就是不高兴了,自己往姜饶的后背上跳,姜饶抓着她的手。

        在酒店根本就没好好吃,那就跟撵人似的,小夫妻坐在桌子边,这回能安安稳稳的吃了,姜饶就穿着大背心,他吃完自己抬脚就走了,问题齐娜以前在家过的也是这种生活啊,桌子就一堆,齐娜躺在沙发上,觉得自己现在才活过来,她妈那边给来电话,问她吃过了没,要是没吃就给送。

        “妈,你怎么忘性这么大,我婆婆不是从酒店又订了一份叫我们拿回来吃了?”

        齐娜她妈还真是忙迷糊了,想想还真是,你说夏侯兰办事情啊,完美。

        姜饶自己是不收拾桌子,可看着桌子乱啊,那上面就什么都有,满桌的狼藉,叫齐娜去收拾了,齐娜两点多就被叫起来了,你说她哪里有心情收拾桌子。

        “你去嘛,你去嘛,好老公……”

        齐娜嗲嗲的喊了一声,姜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怎么就觉得那么肉麻呢?就齐娜喊这声好老公,姜饶就特别想告诉齐娜,别这么叫,不好听,话都到嘴边了自己又给咽回去了,觉得毕竟第一天。

        到底是新婚夫妻,姜饶以前也没有碰过女人,第一次沾,自己没控制住,很快就交代了,齐娜只觉得这跟自己想象的就完全不同啊,不过到底是年轻,姜饶恢复的很快,姜饶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说男人喜欢女人,这是有原因的。

        自己就撩她,齐娜睡的不够,自己拽着被子就蹬他。

        “你行了吧?这都第二次了……”她有点不愿意,自己什么都没感觉到,爽?

        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不好意思的紧,没体会到,疼?可能她异于常人,也没觉得到疼,不舒服就是有了,齐娜就觉得两个人在那边磨来磨去的实在没意思的很,还不如睡觉呢,而且姜饶掐的她的乳有点疼。

        “你别掐……”话还没说完呢,姜d5wx.com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饶直接含了上去,齐娜觉得真怪,自己拽着他的头发,硬把他给拽起来的,姜饶不干了,好不容易找到一点事情做,她干什么???

        “你干嘛呀你?你弄疼我了……”

        姜饶是觉得浑身兴奋,血都冲到眼睛里了,即便自己没有过经历,可是摸索摸索自己就找到了,第一次的时候找了半天就是找不到门路,研究半天才靠着先天性的积极给瞎撞了进去。

        反正这一晚上过的,姜饶喝了点酒,自己也是第一次,还没美过呢,只觉得女人的身体就真的很奇妙,早知道就早八百年交女朋友了,哪里知道这些啊。

        齐娜就觉得他很烦,自己下面现在开始疼了,火辣辣的。

        三天回门,齐娜就跟自己妈抱怨,这姑娘真是没心眼子,抱怨自己不应该结婚,她现在走路就都是怪怪的,姜饶原本是不怎么愿意搭理她的,都是她粘着姜饶,现在就反过来了,齐娜恨不得躲姜饶远远的,天天晚上压着她,她难受啊。

        母女俩说话也没有外人,她妈也没好意思问,就是看她走路姿势有点怪,这是摔了?

        “别提了,我大腿都磨破皮了,妈,我好像是性冷感……”

        齐娜她妈伸出手照着她的头就打了过去,瞎说什么呢?你才结婚你就知道自己冷感???哪里有这样诅咒自己的?

        “大腿怎么破了,我看看?!?br />
        她妈也没往那上面合计,主要齐娜这走路,是个人有眼睛就能看出来,这个天气晚上就热啊,她家铺了凉席,那个席子有些硬,你说姜饶就天天收拾她,她跪在那凉席上面,她能好吗?

        自己不愿意,他就各种跟你说小话,求着你,就为了这,基本所有小话都说到了,齐娜也不想干架,才结婚嘛就顺着他被,拦都拦不住啊,大腿内侧,膝盖附近就都破皮了。

        “都他弄的?”

        她妈一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了,按道理没有老丈母娘管这些的,那喜欢你还不行吗?你说年轻人才结婚,这证明他以前没乱搞过,换个方向想想,好像这身体没毛病还应该高兴呢是吧?

        齐娜就嘟囔:“我现在看见他我就恨不得躲他远远的,还出去旅游呢,他自己去吧,我不去了,我要是知道结婚这样,我一准我不结……”

        新婚生活对齐娜来说,真的有点痛苦多过愉悦,如果不那个的话,她还是觉得生活很美好的,一旦那个,生活就糟糕了,齐娜她妈也不是那么开放的人,自己不能劝。

        齐娜妈叫姜饶多吃,越看这女婿越喜欢,觉得女儿说的可能也是有些严重了,第一次嘛自己理解,哪里就有那么夸张了。

        “姜饶多吃啊?!?br />
        姜饶脸红扑扑的,这几天过的,自己就觉得幸福,日子好像就应该这样的,吃了两碗自己吃的可香了,吃完饭就要洗碗,给齐娜妈乐的,拦住姜饶。

        “这活不用你干,你去坐着吧,看看电视?!?br />
        齐娜在家根本就没干过什么活,这自己结婚了,好像也懂事一点了,起身帮着她妈收拾碗筷,姜饶就跟木头似的站在一边看着她,站的是气定神闲的,齐娜就心里憋气,你老是跟着我干什么啊你?

        这孩子不光是心粗,个性有点像是男孩子。

        晚上回家,这才进门,姜饶就开始脱衣服,齐娜的脸就都绿了。

        “你干嘛啊你?”

        姜饶觉得两个人在床上交流交流好像没有太大的问题,她是他老婆,自己碰自己老婆还不行。

        齐娜是把姜饶的面子彻底给扫了。

        姜饶坐在床上,垂着脸:“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齐娜讪讪的看着他:“磨的疼算不算?”

        她真的不行,别说什么快乐不快乐的,他就磨个没完没了的,磨的她就要发疯了,齐娜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脖子,她也知道这样不对,是不是有点情况不妙???

        用眼神偷偷去打量姜饶。

        “你生气了?”

        姜饶就笑,自己生气什么???有什么值得生气的?

        那就睡觉呢,可是一旦开荤了,这就不是说你想收能收住的,睡到半夜就抓心脑干的看着睡在一边的老婆,肚皮在外面露着呢,隐约能看见半个弧状,这毕竟结婚才三天,体力好着呢,自己把齐娜的衣服推高,拽拽她的睡裤,齐娜迷糊糊的你说醒了就开始哭,这回真的就发飙了。

        她到现在还觉得疼呢,他是个人吗?

        大半夜的,这不叫夫妻生活,自己根本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呢,他就进来了,姜饶箭在弦上,合计反正怎么样自己先舒服了再说。

        这就开始冷战了,就源于所谓的夫妻生活,齐娜就认为姜饶是变态,姜饶觉得自己老婆上纲上线的,放屁我跟你结婚,我不睡你,我娶你干嘛?

        谁也不搭理谁,这边回婆婆家,这也没出去旅游,夏侯兰肯定就要问的。

        “不想出去,在家里待着吧,还往哪里去啊,现在在家里跟姜饶就都不说话?!?br />
        夏侯兰把那边酒席接的钱拿了出来,自己给存在一张卡里面了。

        “我跟你爸合计了,这钱给你们,之前也是这样说的,你看着想买点什么就买,一共是九万三?!?br />
        光是夏侯兰单方面就接了九万三,你就可想她单位到底来了多少人,齐娜就不想要,自己也不缺钱花,姜雯有点不愿意了,那姜饶结婚人都来了,到时候自己结婚还能来这些人吗?

        “妈,那你就拿着被,我嫂子也不缺钱花,是不是嫂子?”姜雯看着齐娜说了一声。

        “妈,我要是有需要我在跟你要……”

        姜饶伸出手,夏侯兰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姜饶自己收了,不收白不收,自己工资就那么一点,难道什么事儿都靠岳父岳母?他不是倒插门的,到时候叫这个女人在看不起,姜饶心里就堵着一口气,你说哪里就有这样的?结婚还不让碰,半夜碰你那是喜欢你,结果你呢?哭的跟见鬼了似的。

        这男的吧,有时候兴奋点在哪里不好说,就好比姜饶,你说齐娜那么一闹,又是踢又是打又是哭的,弄的跟那什么似的,他就更加停不下来了。

        “我哥这到底是结婚了,知道心疼老婆了?!苯┎灰醪谎舻娜恿艘痪?。

        夏侯兰瞪姜雯,怎么就你话那么多?这钱本来也是要给他们的。

        “拿着就好,本来就是你们的?!?br />
        齐娜朋友少,自己也找不到别人说,夏侯芳她怕把芳芳给拐带坏了,王冉姐不是处男朋友了,自己跟王冉说总没错吧?

        依着齐娜看,像是这种婚前没有那啥的估计也就只剩下她跟姜饶了。

        打电话说自己晚上过去接王冉下班,王冉一愣,特意过来接她下班,这是有话要说吧?

        心里也是打鼓,不会知道了什么吧?

        跟她所想的就完全不同,齐娜开车过来,等着王冉上车,就一副便秘状,想说又觉得难为情,是不是就自己不对劲儿???不敢说,怕王冉就笑话她,可是不说不行啊,这不正常,他们俩已经第二天不说话了。

        等红灯的时候齐娜就突然出声了,你说她吭哧一句,王冉一点心里准备就没有,本来就有点心虚,觉得那事儿是不是闹开了?所以齐娜这边看着自己犹犹豫豫的,这边齐娜开口,声音也大,也足。

        “姐,我问你……”

        “啊……”

        王冉心脏都加速了,觉得这样的频率自己得死她手里。

        “姐……”齐娜的声音又软了下来,自己觉得难开口,可怜巴巴的看着王冉:“你跟姐夫那个的时候,难受不?”

        接吻吗?

        难受什么?

        王冉脸也有点红,这事儿她没有开放过跟别人讨论的地步啊,齐娜这是怎么了?怎么结婚做派就开放起来了。

        “我觉得难受,我是不是跟别的女的不一样???他没完没了的缠着我,我觉得疼,我妈告诉我装着高兴一点,叫两声,怎么叫???”

        王冉的脸彻底烧透了,傻子才听不明白的,王冉心里翻着白眼,我也就年纪比你大,其实这些问题你问我,就等于白问,不如换个人去问问。

        “姐,你叫吗?”

        王冉现在终于明白了,这结了婚的果然就是不同,在齐娜在开口之前自己出声打断她:“齐娜,我还没结婚呢……”

        这回齐娜也听明白了,觉得自己干了一件齐傻无比的事情,她怎么就那么缺心眼那么傻帽儿呢?这回好了,才地雷上了,人家根本就……

        “要不姐你陪我去医院看看吧,我好像真的不正?!?br />
        齐娜都要哭出来了,姜饶的愤怒自己也能理解,齐娜这几天天天白天就上网找,好像自己这样的女的还挺多的,有的说一年之内就没体验过什么叫快乐,看的齐娜头顶一排乌鸦飞过,有的给她们上课,说要她们投入,这种事情怎么投入?她都尽量投入了,除了觉得磨的厉害,别的感觉就没有。

        王冉想拒绝,可是齐娜这虎妞儿就真的把王冉给拉医院去了,去的还是简宁所在的医院,王冉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见不了人了,她一个未婚的来医院看这个科。

        清清喉咙。

        “齐娜,咱们换个医院吧……”

        齐娜觉得这里挺好的,姐夫不是还在这里工作嘛,人家也不能忽悠她们,扯着王冉的手就下车了。

        医生说的话很是好懂,那意思不见得就不正常,你才结婚四天,多磨合磨合就好了。

        “医生,我觉得我还是不正?!逼肽劝桶偷谋г?,那医生一直推眼镜,看出来跟在后面的那个女的不好意思,那脸在烧下去就快要变成番茄酱了。

        齐娜的身体真是有点毛病的,就像是她说的,她是遗传问题,她妈就是性冷感,她妈没合计有那么严重,再说忍忍不就过去了,男人也就两三年好时候,等住一起的时间长了,都不稀得瞧你的,到时候就省事儿了。

        那她这一辈子就是这样过的啊。

        谁能想到这个虎女儿就杀到医院去了,医生更是搞笑,告诉齐娜其实可以换个位置试试,下次叫她换上面去。

        “不要了吧,我觉得他那玩意和我那玩意,我觉得挺恶心的……”

        王冉彻底听不下去了,自己打开门就出去了,医生也是一脸的无奈,你都结婚了,你还觉得恶心?

        不至于吧,习惯了就好,大家也都是女的,她是医生齐娜是病人,告诉齐娜可以怎么对男人好点,齐娜一听,自己想想,差点没吐出来,觉得这医生真是太开放了。

        简宁是下楼去吃饭,在电梯里,这边有病人出去,他瞧着那边站着的就像是王冉,这边有人进来,简宁对着前面的人笑笑自己就挤出去了。

        “冉???”

        不是王冉是谁?

        王冉在那边拍脸呢,觉得齐娜这个虎妞儿把自己给害死了。

        “陪别人来的?”简宁看着她的样子就知道了。

        “嗯,齐娜在里面呢?!?br />
        齐娜出来看见简宁自己的脸也是一红,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觉得尴尬的要死,自己就借机赶紧跑了,没义气的把王冉给留下了,他今天要走的晚点,能送她,叫她在办公室等着,这个时间根本就没病人,他人在下面病房呢。

        王冉承认自己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白痴,但是看也仅止于那时候上的生理课,真枪实弹的她没经历过,没齐娜那么开放,就上次差点擦枪走火,也只是他的手占了一点便宜,天知道她真是什么都没看见的。

        简宁没问齐娜拽着王冉来医院看什么,回来当着王冉的面就把衣服给换了,白大褂里面有穿衣服,脱掉挂起来。

        “一会儿去吃饭,想吃什么?”

        王冉就突然想调戏调戏他,难得一个男美人在自己的面前换衣服,摸着下巴,装作遗憾的说着:“真是可惜了,本来以为能看见什么的,结果就什么都没有?!?br />
        “那你想看什么?现在看也不迟?!彼纳舻统炼岫?。

        王冉想,自己一定就要自插双目,她就是自找的,没事儿找事儿。

        “我什么都没说,我们去吃拌饭吧……”

        简宁笑,他倒是希望她有那个胆子继续调戏下去,可惜人家这就收尾了,拥着她的腰,两个人就走出去了。

        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长,感情越好,就越容易走火,王冉上了车,自己把包放在后面,去吃的烧烤顺便吃的拌饭,简宁知道王冉喜欢吃这些,如果他本人的话,他不太喜欢烧烤过的东西,毕竟对身体不好,他就觉得自己很乏味,什么人要是跟他一起生活就肯定受不了的,得感谢王冉的包容。

        要了一个包房,王冉就嘟囔,在外面也是一样的吃,这里的包房是算钱的,还要收服务费。

        等服务员上齐了,两个人就开始吃了,你看简宁吃东西一直猛喝茶,吃的肉很少,反倒是就都王冉在吃,她胃口很好,这边的羊排还有肥牛肥羊味道很嗲。

        “我跟同事来过一次,就说这里的味道嗲,果然,吃第二次还是这样?!?br />
        简宁拧着眉头:“嗲?”

        “棒,好吃,我们简大夫也很嗲……”

        简宁觉得这个嗲倒像是骂人的话,看着她嘻嘻哈哈的说着,自己摇摇头,王冉戴着手套,自己掰着羊排,眼睛都亮了,味道确实好。

        “你怎么不吃?”

        自己掰给他的,就根本没动,王冉问了一句。

        “看着你吃就行了?!?br />
        王冉戴着手套撕下来一块肉自己送到他的唇边:“啊……”

        简宁还特别的回头看了一眼,这就是他为什么要进包厢的原因,张开嘴,就着她的手吃了一口,推开。

        “你吃吧?!?br />
        简宁是觉得有羊的味道,他的嗅觉是很敏感的,对这些吃的他真的没有太多的欲望,吃饭就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已。

        王冉也不勉强他,肥牛吧烤得嫩嫩的,或者稍微有些糊就都很好吃,可是两种简宁都不太喜欢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要王冉逼着吃,送到嘴边,偶尔会给你一点面子。

        “这个石锅拌饭做的味道也很嗲,试试?”

        两个人叫的一份,怕吃不了,王冉吃羊排呢,叫简宁先吃,他拿着汤匙自己顺着一边吃,王冉看着他就拌都没拌,自己抢了过来拌好又送了回去。

        “这样吃才好吃?!?br />
        简宁的眉头已经打结了,在他家里这样的东西是绝对不能端上桌面的,饭就是饭,菜就是菜,好人家吃饭不这样吃,如果叫他爸看见,那做饭的人就得收拾行李卷了,因为在这样的范围之下长大的,所以接受起来也是有些勉强,拿着汤匙自己就下不去手了。

        “觉得脏?”王冉看出来他的犹豫了,你看简宁吃东西就很有特点,他稍微有点不愿意,吃的就更加少了,而且他吃东西特别干净,不管是骨头还是盘子,一定就是桌面上最最干净的,如果不是从小养成的习惯是不会这样的。

        “不是,只是有点难接受,我们家从来不这样吃?!?br />
        简宁笑笑的解释着。

        王冉有点后悔,早知道就不拌了那样他还能多吃两口,你看就自己在吃了。

        “下次去你喜欢的地方,我请你吃……”

        简宁脸上的酒窝嵌在固定的角落盛开,眉睫一色的黑润,唇角淡淡的翘着,睫毛很长。

        王冉叹口气。

        “怎么不吃了?先喝茶……”

        给她倒了一杯茶,怕她吃的油腻,王冉不喜欢喝茶,而且这个程度自己真不认为有什么油腻的,接过来像模像样的喝了一口。

        “你睫毛好长,你看看我的……”自己把脸送过去,就因为被他刺激的,所以回家试着用剪子剪过,结果不长了,自己这个郁闷,幸好没人发现她干这种不着调的事儿。

        简宁的眼角微微飞扬,眼仁儿清澈得就像是马尔代夫里的水。

        “回家之后用维生素E涂在上面慢慢就长了……”

        王冉本来是为了娱乐他,你看都是自己吃,他一直在看着,结果他突然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王冉一愣,他是真的知道???那他是这样弄长的吗?简宁就好像知道她心里所想的,自己摇摇头。

        “天生的?!?br />
        哎呦!

        王冉觉得真是你随着深入了解这个人,你才能看见他更多不会经常出现的一面,放到他们才开始认识的时候,简宁就绝对不可能这样,现在也是跟自己熟悉了,话说回来,其实自己不也是的,因为相处熟悉了,对着他也敢调戏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你像是你爸爸还是妈妈?”

        王冉一边吃着肉一边看着用自己的眼睛看着他,你说这个世界上就有那么一个女的,用那样明亮的眼神看着你,整个世界都亮了起来。

        “应该不像爸爸,我爸爸并不是美男子?!?br />
        王冉点头,心想也是,他爸爸不属于好看的男人,至多也就算是怎么说呢?

        不好形容,因为简宁的爸爸除了严肃之外,好像长相你说难看吧,又不是太难看,说不难看吧,又说不上是好看。

        “我能问问你亲妈妈吗?”

        这些简宁就从来没说过。

        简宁道:“不太清楚,没见过,据说人在英国,生下我就把我扔给我爸了,她……”简宁的眼神向外,自己微微歪着脸,脸上有一团的孩子气,说恨吧?其实说不上,每个人都有自己所喜欢的,那不被喜欢,那就是命,有生之年就想这样了,他不会去见妈妈的,毕竟是现在的母亲把他抚养长大的,如果去见了亲生妈妈,那现在的母亲心里就会难过的。

        “我妈在嫁给我爸之前我就已经在这个家里了……”

        王冉张张嘴,自己有些抱歉,她就好像问到不应该问的问题了。

        “有机会的很想见见她,看看她是什么样的女人?!蓖跞交故窍爰蚰咨盖椎?,把这样的儿子扔开,是她的损失,简宁很好的。

        简宁笑:“快吃吧?!?br />
        吃不了的自然是要打包,看了一场电影,其实电影糟糕透了,一点都没有宣传那样的好看,不过来看的也不是电影,是那种气氛,拉着她的手送她回家。

        “我看你家里有很多你跟你爸爸的合照,喜欢你爸爸?”

        王冉说起来自己爸爸眼睛就特别亮,能说的很多,说上三天三夜都说不完的。

        “念大学的时候你不知道,我上了火车就只能看见我妈,我爸一准就消失了……”

        “躲起来了吧?”

        简宁说的一针见血,王冉点头,“是啊,火车站不是有柱子嘛,我上车跟他们摆手,我妈就追着站在下面对着我喊,告诉我到学校给她打电话,我爸就一准站在柱子后难过呢,有时候也会哭,其实我觉得挺对不起他的,叫他操心我那么多,我自己却没有什么好回报他的……”

        王冉拉着简宁的手,自己慢慢的说着,因为那段经历就真的很难过,上了火车明知道他心里难受,自己又不能过去安慰,眼泪哗哗的淌,这边又怕母亲难过,要装着高兴,说话都说不出来,心里也会挂念父母在家会不会吃好睡好,有病去不去医院,她觉得自己挺啰嗦的,明明是个孩子,却管的要很多,自己工作之后,父母在这方面对她的照顾就更加没有办法表达了,她妈除了因为搞对象的事儿逼过她,其他就没有,更加不要说父亲。

        “小时候他就觉得我很聪明,跟一般的孩子不一样,也总是夸我,觉得王冉就是天下最最聪明的孩子……”

        王冉说着说着就有些难过,自己一点一点的长大了,父母却一点一点的老了。

        王冉转移话题不想在这上面逗留太久,那样自己会当着他哭出来的。

        “你爸妈没有送你上过学吗?”

        简宁认真的想,好像从上幼儿园开始,没有。

        幼儿园是家里的保姆接送,到了上小学,父亲不允许任何人送他,那时候疯狂就想找个人来打自己一顿。

        “打你一顿?”王冉觉得怎么会有人有这种要求呢?

        “是啊,觉得那样就是被爱了,王亮小时候总是被他妈打,拿着拖鞋追在后面……”简宁说起来就想笑,王亮那真是,上高中他妈还追着他打呢,因为他跟女生的关系就太好了,老师总是告状。

        “真是没看出来,不过可以想象,这人贫的很……”

        “你上大学呢?”

        “找了一个最远的地方,就想看看外面的环境,结果毕业又回来了?!?br />
        王冉拉拉他的手,自己仅仅的拉着他,到了门口,自己就要进去了,对着他笑笑。

        “简大侠,那我就进去了,今天多谢你请我吃饭了,味道不错?!?br />
        说着自己还咂咂嘴,好像味道真的不错的样子,简宁站在距离她一步远的地方,站在路灯下,自己笑着看着她走进去,看着她关上门,自己转过身拍了一下头,往下去,车子就停在下面了,没想开上来,两个人能一起走的路程也就这么短。

        其实他更加希望这段路能长一点的,这样他们好继续走下去,永远的走下去。

        ------题外话------

        年会作者的投票在封面上,一天十票可以投给一个作者也可以投给不同的,免费滴,顺便拿着碗等月票,习惯了每天早上起来爬字,现在就一个文貌似起来早了也没啥好干滴,我们家傻子呢喜欢晚上玩,我是不能晚睡但是可以早起,早上无聊到每天四五点起来斗地主,今天五点多想拉着傻子出去喝豆腐脑,弄的唧唧歪歪的,XX你赶紧滚,别让我看见你,KAO你昨天晚上还说爱我来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