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22  大白兔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林潇潇不是一个会随便乱说话的人,自己没有明确的证据,她现在说出来那就是挑拨离间,冲着王冉笑笑。

        “没,就是问问,看见她们俩上次一起说话了?!?br />
        这说话里面的学问就多了去了,董梅跟简心能有什么好说的?

        王冉是尽自己的本分,老老实实的工作平平凡凡的做人,进了办公室自己也没好意思就在办公室里面吃东西,其实这说要是在办公室吃也没什么,可是吃过东西不管是什么,就会有味儿留在办公室里,相处的人不说话还好,要是说话那事儿就多了去了,林潇潇本来又是一个刺头儿,王冉不想跟人干架。

        自己拎着东西就出去吃了,显微化验那边的人过来送报告看见她了,打个招呼。

        “王工,早上没吃饭?”

        王冉笑笑:“来一个?”

        对方说自己在家里吃过了,也是有事情要问王冉,王冉这早餐还没吃完呢,得这就开工了,在实验基地那边折腾一天,跟想要的结果有些不同,果子成熟了之后味道有些涩,这样的东西一旦上市不用想,一定就会被嫌弃的。

        “你觉得哪里出错了?”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这不好说,中间经过这么多的手续,谁就知道哪里出问题了,大家辛辛苦苦了都这么久,没人盼着不成的。

        王冉晚上就肯定不能回家了,所里有所里的难度,他们的工资高就高在研究上,现在出问题领导问那就是早晚的问题,好在这并不是一锤子的买卖,过去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男的比女的有优越的就是这点,人男的一撒手家里可以什么都不管,老婆在念叨,那人家养家了,给钱了,所里工作就是这样的,总体来说就没有比他们研究所更加好的单位了,离了这里也不会做别的啊,对于王冉这种没结婚的,现在来看矛盾点还不大。

        赵工是好心提醒了王冉一句。

        “你这是明年就结婚了吧?”

        王冉点头,自己还在看,到底是出了什么岔子?怎么是这个味道的呢?温度问题?土壤?还是嫁接的过程有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王工啊,女人跟男人不同,这女人要是结了婚心思就得多半放在家里,我们家的黄脸婆你看总跟我闹,说我不顾家,可我到底是个男的,还是一个拿着不多不少工资的男的,女的在能赚,到底还是顾家要紧?!?br />
        两个人也是闲聊。

        王冉自己也有想过,就明年一年,因为五月结婚的话,到十二月也就几个月的时间,自己试试,不行的话肯定重心就要移到家庭上的,她没有太大的野心。

        “我也想过,好在我这个男朋友吧,脾气比较好,有事儿我跟他都能商量,我觉得我也应该行……”王冉歪着头自己感慨了一句。

        结婚想想其实并不可怕,不就是两个人走到一起开始过日子了嘛,也许跟恋爱不同,但是又能有多少出入呢?

        王冉自认自己洗衣服能洗,做饭也能做,这好像问题就不大,就是怕将来自己生孩子照顾这方面做的不周全,因为她要上班,有时候不能回去,简宁总不能请假吧,麻烦母亲的话,那就有些过分了,偶尔一次还行,经常就说不过去了。

        她是有想过的,自己方方面面全部都想过了,待嫁就得有个待嫁的意思。

        赵工真是没想到,你看小姑娘平时话不多的,王冉这年纪在他的眼里那也就是小姑娘了,跟谁都不怎么亲,到底是自己小看人家了,年龄在这里放着呢,也是,做好准备都多少年了,自己摇摇头笑笑,他可真是先吃萝卜淡操心啊。

        简宁晚上原本是想过去接她的,结果打电话到办公室,说她在实验基地那边呢,晚上好像不能回家。

        王妈妈给简宁打的电话,叫他来家里吃饭。

        “小简啊,也没有做什么菜,你就对付吃,王冉今天晚上不回来了?!蓖趼杪枘米帕共送蚰潜咚?,她观察过,简宁好像对肉之类的喜欢程度不高。

        王焱一边夹着菜一边看着简宁:“叔叔……”

        王焱原本是不这么叫的,王妈妈硬给板成这样的,王焱管王冉叫姑姑,简宁现在不能叫姑父那只能叫叔叔了。

        “怎么了?”简宁好脾气的看着王焱,王焱吃东西弄的满手都是,简宁就拿着面巾纸给孩子擦手,自己也不觉得有什么,在简宁来看,他当医生的见过很多比这种还脏乱的,如果嫌弃的话,那就不能当医生了。

        徐秋华挑着眉头,推推王超的胳膊,那意思你看看,这还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呢,就这么有耐性。

        王焱跟简宁要??仄?,王妈妈一听脸就拉下来了,这孩子怎么就不知道客气呢?张嘴就要???

        “王焱……”王超先他妈一步就发飙了,觉得这孩子怎么回事儿???

        就是徐秋华也觉得儿子上不了台面,当着你这么多人,你张嘴要东西,你说我什么没买给你???

        王焱这是跟简宁混熟了,他跟他姑姑感情本来就好,他要的东西王冉就没不给买的,经常两人周末约会就带着王焱,王焱觉得简宁那就是跟姑姑一样的存在,自己要什么开口就成了。

        “大哥,你别说他,我答应给孩子买的?!?br />
        简宁给孩子顺顺后背,吃东西的时候不能说孩子,在噎到了呢。

        王超脸色还没缓下来,徐秋华对着王焱挤眼睛,那意思就不行要,可王焱不明白,吃完饭简宁领着就要出去了。

        “王焱啊,你跟奶奶在家玩行不行???”

        王焱鼓着小脸:“奶奶我买完东西回来在陪你?!?br />
        王妈妈是根本就不想叫王焱去,自己还想说话,简宁那边抱起来孩子对着王妈妈笑笑:“阿姨,我一会儿送他回来,没事儿,之前就是我答应的?!?br />
        抱着王焱在怀里,王焱踢着自己的腿,就跟简宁高密。

        “我姑姑可臭美了……”

        王焱是个小侦探,王冉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神,说他姑姑昨天下班的时候买了两双拖鞋。

        “七十块钱一双呢,我妈就说我姑姑会败家……”

        王焱学的惟妙惟肖的,简宁被孩子给逗乐了,对于徐秋华生活的态度简宁不理解,挣工资不就是为了花的嘛。

        领着孩子去商场,这时候还没关门呢,王焱出来要东西就只要三样,多了肯定不要,简宁领着他,怕他丢了,就给买那个??仄稻突艘磺Ф?,孩子不知道这个东西有多贵,他就是想要,姑姑之前也说给他买的。

        简宁停好车,后面放着几个袋子,自己打开车门,把王焱抱了下来。

        “叔叔看看王焱聪明不聪明啊,这个??仄祷硕嗌偾虻??”

        王焱歪着头看着简宁大眼睛转了转,刚才简叔叔说的,花了一百二,自己拍着头想起来了:“一百二?!?br />
        简宁摸摸孩子的头发:“王焱真聪明?!?br />
        送孩子进去,给孩子买了一套衣服买了一些吃的,剩下就是那个??仄盗?,王妈妈要把钱给简宁,简宁笑着摇头,说时间也不早了,自己得回去了。

        王超等简宁走,自己拿着王焱的??仄稻拖肟纯?,买东西就肯定有发票的,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王焱这孩子就手急,他就想玩,那王超不给他,就有点赖,扯了扯了就要哭了。

        “你可真给你妈张脸啊,你要什么我没买给你?还跟人家要?!?br />
        王焱呛声:“我姑姑说买给我的,简叔叔也说了,我聪明奖励我的……”

        这里面还有个源头,是王冉承诺的,说王焱要是在幼儿园小红花集满了十朵自己就给他买,王焱这孩子多动,中午从来就不乖乖配合老师,别人睡觉他就肯定被罚在卫生间里站着,这是为了这个??仄?,自己才每天勉强睡的,老师不管你睡不睡,但是你必须就躺在那个地方,不出声音就行。

        “多少钱???”

        王超摇头:“没有小票?!?br />
        “花多少钱给你买的?”

        依着徐秋华来看,其实五百以下就都没什么,那就都是便宜货,小孩儿的东西能有多贵啊。

        “一百二?!?br />
        王超这才没有往心里去,一百二那就算了,反正没花几个,因为别的超市也就有这种??仄?,谁能想到这玩意这么贵啊,他们当中又没有专门研究这个的。

        王妈妈靠着床,王爸爸看着她还不睡,自己抬起头。

        “屋子里热?我把窗户打开?”

        王妈妈说不用,自己还是没有打算睡的意思。

        “你说这王焱张口就要东西,这可不行啊,男孩子怎么能给养成这样呢?!?br />
        王爸爸觉得现在担心就多余,才多大啊,谁小时候不是看见好玩的就想要的。

        *

        张辽这前妻就是可这劲儿的想回来,张靖饶也表态了,除了他妈,谁嫁给他爸,他就弄死谁,这个奶奶还不给力,就知道成天惯着,张靖饶那在学校就是一个小霸王,出了事儿有自己奶奶撑着,反正他们家有钱怕啥?

        又一个同学被他给打了,这回打的严重了,这小子是下黑手了,两个人就是不对付,对方人家家里也是有钱,彼此看彼此不顺眼,你说不知道怎么就打起来了,这张靖饶就火了,对方也不让呛。

        “装什么?你当你自己家多有钱呢?有钱那将来也不是你的,我告诉你,你爸现在不结婚,不代表以后不结婚,你爸结婚了那后妈给你生个弟弟,你就看着去吧,有你什么事儿,成天装逼似的……”

        张靖饶回手拿着圆规对准人家孩子的眼睛就捅了过去,这是给捅个正着,那孩子捂着眼睛,躺在地上一声一声的嚎哭着,这动静就都变了,这事情就不是小事件了,不仅仅是孩子跟孩子打架之间的事情了。

        校长主任就全部都出动了,受伤的孩子送到医院,这边医生就说情况不好,恐怕是要瞎,下手太狠了,学校没办法只能通知家长,这人好好的孩子,还送到这种私立学校来图什么?

        家长也是拿孩子心肝宝贝儿肉似的,爸爸来的时候黑着脸,那妈就来了,指着校长跟主任的鼻子骂,然后一听说孩子可能瞎,立马就坐地上起不啦啦文|学更新最快llwx.net,全文|字手打来了。

        一个十岁的孩子瞎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一辈子就都毁了,他健康的一生,他生下来是健康的,那人家长能干嘛?

        孩子的妈妈对着张辽的母亲就来了,去推老太太这样还不够,她就恨不得吃了对方的肉喝了对方的血,推搡之中,张辽他妈也摔地上了,脚也崴了,问题这时候脚崴了重要还是人家儿子的眼睛重要?

        “我不管,我一定要把这个孩子送到监狱去,小小年纪就这么狠毒的心肠啊……”

        儿是娘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儿子千不好万不好那在母亲的眼睛也是无限好,被人给弄成这样能不激动吗?

        护士都出来劝了几次,可看着实在太伤感了,那妈妈哭的,脸上的妆都花了,试问这事儿放到谁身上能不着急生气?

        反倒是护士觉得护着孩子的那个老太太不对,到现在你连一个说法就不给,你家孩子给惯成这样这就是你做家长的错。

        张辽他妈哭的啊,自己六神无主,这怎么办???

        孩子怎么就会好好的去捅人孩子的眼睛了,这里面就肯定有误会,赶紧给儿子打电话。

        张辽人赶来了,自己现在想杀了张靖饶的心就都有了,你看就惯吧,给惯成这个样子了,张靖饶这回害怕了,躲他奶奶身后一声没敢吭,张辽觉得自己过去老是拿工作来说事儿,就养这么一个畜生,这早晚就会出乱子的,自己挣再多有什么用?你说就摊上这个败家的儿子了,不但不给你争气,整天的就知道惹祸。

        “你过来……”

        他得带着张靖饶给人家家长道歉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措施,这里做不好那就是美国做手术,孩子那么小,眼睛可不能瞎了啊,这真是作孽了。

        “奶奶,你救我,奶奶你救救我……”

        张靖饶就跟杀猪似的,张辽拽着他儿子,一个大闷耳光抽到张靖饶的脸上,张靖饶就不敢在叫了,自己伸手抓着他奶奶,张辽的妈就拦,那都这样了,你想辙把对方安抚住了,叫孩子别瞎了,这罪过是不是就小了?

        “你别拽他,孩子吓到了……”

        张辽现在看着自己妈就恨不得一个耳光抽故去,吓到他?他现在是对人家下死手啊,上次打人的事儿还没完呢,这又开始了?

        “张辽,妈有点头晕……”老太太也是被吓到了,可是张辽根本就不管,张靖饶抱着他奶奶的大腿,张辽照着儿子就是一脚,张辽他妈坐在地上抱着孩子,死活不叫儿子把孙子给带走,张辽就顺地拽着张靖饶。

        “张总……”

        “你看着我妈……”

        张辽给张靖饶拽到一边,自己把腰上的皮带卸下来,不管孩子哪里就抽了过去,孩子想跑,现在腿就软了,看出来了他爸就有杀他的心,这边张辽妈听着孩子的哭声儿都变动静了,自己想过去,秘书就拦着她。

        就秘书看,这孩子再不管那下次就直接杀人了。

        张辽是真一点没留情,这孩子被他给打的,都变样了,最后躺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你给我道歉去……”

        对方家长人要的不是道歉,这人送过来的是挺早的,可问题扎得太深了,医生也是无奈,从里面出来,孩子的妈叫了一声就昏过去了,然后就是对方家里洋洋洒洒的亲戚全部就都到了,张辽这边除了道歉也没有别的办法,那边亲戚就是不让,你在补偿你能补偿一个孩子美好的未来吗?

        那姑姑也是蹲在地上哭,好好一个孩子,这就废了。

        派出所跟着参与进来了,这张靖饶毕竟才十岁啊,公安机关进入开始调查处理,公安机关单位对受害人的伤情作出鉴定,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孩子的妈妈已经闹到报社去了,报纸这边也有刊登出来,张靖饶就是典型的富二代啊,一个十岁的富二代,狠心扎瞎同学的眼睛?社会舆论瞬间就起来了,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养的?

        不怪大家都觉得富二代就是一个类似于嘲讽的词语,看看多少闹出来事情的都是所谓的富二代,仇富的,愤青的还有正义之士夹杂着其他七七八八的,孩子眼睛瞎了,这是事实,年纪大的看不得这样的新闻,你说孩子一辈子将来就都被毁掉了。

        公安局现在有一点比较难做,就是张靖饶的这个同学伤残等级的坚定标准有些复杂。

        张辽这边就等于被曝光,你说他做人自认自己没干什么亏心的事儿,现在连带着公司他都不敢去,成天有媒体上门,没享受到儿子一天的孝敬,直接被儿子就差点给拉下马了。

        张辽跟律师交代着,律师点头,这赔偿还得看对方愿意不愿意接受,赔偿的部分有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受害人因伤残还需要增加的残疾赔偿金,残疾补助器具费、被抚养人的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

        拉拉杂杂的就是一个很大的工程,真的要赔,这说不定就赔出去多少了,可是前提也有说过,人家这孩子也是一个家里条件相当好的,不然能送到学费这么贵的学校嘛,人家钱是没有张辽多,但是要你这些钱有什么用?

        家长直接就把张辽跟学校都给告了,我给你们学校这些的钱,我就是为了叫我儿子体验跟别人不同的生活,结果呢?现在我儿子就瞎了,这所学校一瞬间就出名了。

        王超下班回家,徐秋华问王超:“你们老板那官司还没结束???”

        现在可真算是闹的沸沸扬扬的,这街头巷尾就都知道了,可恨的就是张靖饶他才十岁,而且他家里有本事,最后就一定能把孩子给保住,依着徐秋华来看,要是自己儿子遇到这样的事儿,她也不活了,一刀下去,同归于尽吧,谁跟谁讲道理???

        张辽这几天压根就没进公司,被这些人给烦的,公司倒是正常营业,不过名誉方面真的就受了很大的影响,王超就告诉徐秋华把王焱给管好了,少给王焱钱花。

        “看见没,那就是例子?!?br />
        怎么就养出来这种败家的儿子了?这得亏是自己的儿子,不然自己还真就连想死的心就都有了。

        王妈妈听了只意味深长的瞥了王超一眼。

        “这王冉要是跟他成了,我女儿这辈子就没完呢,这种孩子谁能教?”

        徐秋华有些讪讪的,那内里谁能知道谁家是什么情况???再说看不就是看本人嘛,那孩子也是张总的妈给惯的。

        张辽这边积极的想办法呢,看能不能就送对方的孩子去美国在看看,毕竟那边医疗条件要比这边强,人家孩子家长早就送过去了,肯定是要动第二次手术的,不过医生也是叫他们做好准备,即便就是能看见,也是微弱的,这将来跟正常人肯定就不能一样。

        对方拒绝和解,也不想要钱,就是想要张靖饶的命,可是没有这条法律啊。

        警察夹在中间,这家属就成天去张辽公司闹,他调解都调解的腻歪了。

        家属不是来喷东西,就是在门口大声的咒骂,你家孩子把人家孩子给害成这样还不许人家出出气?警察也是无奈。

        “这是公司,是办公的地方,你们这样不好……”

        家属可不听,我管他们什么公司的,上不上班的,你们老板家的孩子把我们家孩子给害成这样别合计就这么了了。

        张辽自己一脑门子的官司,简禛那边直接就来信儿了,不可能有合作的机会,想都不要想,首先名誉方面你就过不去,本来是谈得好好的,张辽公司也是有很大的把握,王超本来是想借着这事儿自己还能往上提提,毕竟就等于是他一手促成的,结果现在人家突然就翻脸了,王超拿着电话……

        “喂喂……”

        张辽他妈就在家里哭。

        “那你也不能不管孩子啊,他这次真是知道错了,你就饶了他吧,以后他肯定会学好的……”

        张辽现在就当自己没有这个儿子,真的能死多远就赶紧死多远,一眼都不想看了,完全就是一个祸胎啊,自己怎么就生出来这么一个玩意?

        “你什么就都别说了,妈,这事儿要是能解决要么他出国念书,要么滚他妈身边去,我每年支付抚养费,这孩子我肯定就不要了……”

        “你不能这样做啊,这是我们老张家的孩子啊……”

        “我还能生呢,我在生……”

        张辽对着自己妈就喊上了:“我过去怎么说的?我就叫你不要惯他,现在好了,你满意了?妈对方也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啊,人家孩子的眼睛瞎了,怎么瞎的就不是我儿子呢?”

        张辽对着自己妈又是喊又是叫的,彻底把他妈给吓住了,这根本就没等事情有没有结果,直接送老太太回去,你愿意住你就住,一个月我给你三千块钱,你不愿意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反正养老院一个月三千也够了。

        张辽他妈这回傻眼了,这亲妈就都不要了?

        张辽给前妻打电话了,他前妻就躲了,这孩子现在闹成这样,就跟臭狗屎似的,人家亲妈寻找第二春去了,迅速就决定了,不回去了。

        她现在回去,那吐沫星子得喷她一身,本身就是一个大美人想找下手还不容易,过去就是想回来,一直吊着别人,这回找了一个煤老板就结婚了,登记了,没有影子了。

        张辽本来是想把张靖饶扔给前妻的,这回可好,都找不到人,去前岳母家,岳母说她真不知道,就差发誓诅咒了。

        张辽前妻就跟自己妈说了一句话。

        “闹的这么大,你看着吧,他就肯定想把孩子推到我这边来……”话音儿才落,你说张辽就上门了,前岳母一看,自己女儿反正都结婚了,这孩子他们家肯定就是不要的。

        王超觉得遗憾,就因为这么一点事儿,再说也不是张辽自己……

        简禛有简禛的考虑,新闻铺天盖地的,不管真的假的,除了他们就不能碰,简家的形象一贯良好,不跟这些新闻贴边的,当然如果是大合作也不会因为这么一点事儿就轻易撤手的,说到底还是本身简禛心底就不舒服,他们怎么得到的机会,他们就心里比谁都清楚。

        外婆一看这新闻闹出来,叫乔芸上门去探望探望张辽他妈,乔芸吓的够呛,这孩子简直就是魔鬼啊,拿着圆规就把同学的眼睛捅瞎了?那要是捅瞎自己呢?

        “外婆我不去……”

        乔芸是死活不肯跟张辽复合的,开玩笑,自己要是死在张靖饶的手里,那以后什么日子就都别过了。

        外婆一想也是,你说张靖饶这孩子,生他出来还不如生一坨狗屎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

        外公在屋子里扯着嗓子喊,这一天还得叫外婆陪着聊天,不然就闹,家里请的护工也不怎么愿意干,这老头天天就作人,明摆着就是故意的,遇上这样的就是熬被,不是你熬死他就是他熬死你,看着外公这个身体,据估计他短时间还死不了。

        “你就哄个人你也哄不了?”外婆对着护工就发脾气了,谁一天天的没有点事情可干的?她老头看着她就跟看贼似的,醒了看不见她就闹,她这是等于在家里坐牢呢,哪里就不能去了。

        姜饶跟齐娜的婚礼早就定好了,这外公病不病的孩子该结婚还是得结婚,人齐娜家里条件好,定的酒店环境也好,外婆一大早的就换好衣服了,你说外公就不干了,不让她走。

        “你听话啊,今天姜饶结婚我得去啊……”

        那外公就是作,哭的跟什么似的,又是喊又是叫的,外婆就肯定不能去了,把钱给了乔芸,叫乔芸打车过去。

        “外公,今天是姜饶结婚……”乔芸才说了一句,这边就被外公给骂了,乔芸委委屈屈的自己就打车过去了。

        来了不少的人,夏侯兰忙的够呛,就单说夏侯兰自己接的钱就得有六七万,夏侯兰跟姜维在单位本来就是人缘好,加上这个位置,有都是就想捧臭脚的,人女方娘家人也多,定了三十桌就愣是没有坐下,又临时加桌,外婆没跟着来,典韦跟王妈妈坐一起了,乔芸就没过去,自己跟大姨没有话好说的。

        王冉挨着简宁两个人说话呢,这是姜饶的大日子,不能不来,而且今天还是周末,乔芸就抽回自己泛酸的目光,有什么好羡慕的,自己以后也会找到一个疼自己的人。

        她周边坐着的就都不是认识的人,夏侯兰跟姜维忙的,哪里就有时间来照顾乔芸的情绪?两个人就恨不得张八只手了,单位来太多的人了,忙着招呼这个忙着招呼那个的。

        齐娜叫王冉。

        “姐……”

        齐娜的内衣带子断了,本来也没什么说道的,可是她没带别的内衣啊,这样出不去,吊着膀子肯定就能看出来的自己急的够呛,跟别人说也不好意思,出来正好就看见王冉了,跟王冉说了两句,王冉看了齐娜的胸口一眼。

        “行,我就是怕你穿小?!?br />
        王冉在看看自己的胸,觉得好像没有人家的雄伟,齐娜在更衣间换衣服呢,夏侯芳跟王冉在外面坐着,夏侯芳吃了不少的东西了,夏侯芳觉得这个嫂子大方。

        “姐,正好……”

        齐娜有点不好意思,本来为了穿婚纱原本的胸罩里面是加了气垫的,这回一下子就缩水了,人结婚这一忙活可不就乱套了,王冉觉得还真是神奇啊,夏侯芳就上手了。

        “干什么呢?”齐娜捂着胸口有点不好意思。

        齐娜自己是独生女,她妈她爸跟那些亲戚走的都不是太好,过去她家没钱,没人搭理,现在有钱了,一群苍蝇往上围,所以齐娜宁愿跟王冉还有夏侯芳好。

        “姐,你帮我拿着被?!?br />
        齐娜就把自己的包给王冉了,王冉拎着包回到座位上,自己穿着没肩带的内衣也不习惯啊,那胸就觉得一直往下掉,你说不知道她倒霉还是怎么回事儿,越是看越是掉,自己看着就都有点不和谐了,在掉掉没了。

        自己一直别别扭扭的,趁着别人看不见就拽一拽,简宁挨着她,能不注意到她的动作嘛。

        齐娜的胸到底还是比王冉的大,王冉今天穿的衣服没有领,那说顺着那个视线下去,看着可就不美观了。

        “怎么了?”

        王冉抬头看着简宁。

        简宁在她耳边说了两句,说要出去转转,距离吃饭的时间还有一段,十一点开席,现在才不到十点,王冉也觉得人太多了,可是回家换衣服又不现实,太远了。

        “齐娜的包还在我这里呢……”

        那边夏侯兰看见齐娜没看见她手里有包,她刚才递给齐娜拿的,这是自己儿媳妇,接的钱就准备都给他们小两口了,只要他们两个能过好,夏侯兰什么都愿意给,这过去电视也演过,包呢?

        “包呢?”

        齐娜说给王冉拿着了,她进进出出的拎着一个包多不方便啊。

        这给夏侯兰气的,你这孩子是不是缺心眼???那里面可就都是钱啊,你放谁手里不好你给王冉?

        夏侯兰到处找王冉啊,这现场人太多了,她急的火上房,看着王冉跟简宁起身就要出去,自己跑过去。

        “那王冉包给我吧?!?br />
        这简直就是把包从王冉手里抢走的,王冉一愣,算了拿走就拿走吧,自己拿着也碍事儿呢。

        上了车就捂着胸口。

        “你内衣坏了?”

        王冉脸瞬间就成番茄了,到底多少人看出来了?

        “齐娜内衣坏了就跟我换了……”

        简宁开车去了附近的商场,王冉把齐娜的内衣换了下来放进袋子里,这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边出来自己要给钱,售货员说已经给过了。

        挽着他的胳膊下楼:“特明显?”

        简宁笑:“不一直看你,我估计就一点不明显?!?br />
        王冉白了他一眼,简宁呵呵的笑着,拥着她上车,自己打着车门,现在回去还是太早了。

        “想不想吃华夫饼?”

        “别了,马上就开席了……”

        果然才说完没有多久徐秋华就来电话了,徐秋华觉得自己很亏啊,上次闹成那样,夏侯兰要是有脸的话,就应该放话这次叫他们别花钱,结果狗屁也没有,花少了被人说,徐秋华就花了三百,我不管你们怎么想,以后生孩子我还得花呢,我赚不回来,我儿子考大学得猴年马月?徐秋华就撺掇王冉花三百,王冉觉得现在一个同学结婚也得二三百了,这还是亲戚呢,还是花了五百,王妈妈就更加不用说了肯定是大头。

        “王冉啊,你赶紧回来……”

        徐秋华是想着,他们这一家子花的钱,得吃回来啊,不仅要吃回来,而且她都做好打包的准备了,徐秋华自己带的朔料袋,凭什么不装???吃亏啊。

        “嫂子,我马上回去……”

        简宁上了车,自己撑撑头就一个劲儿的自己傻笑,王冉有些不明白,他笑什么呢?

        自己也没说笑话啊,看看自己的衣服好像没有太大的问题,肩带也换成透明了,哪里有问题?

        “我脸上有什么……”

        简宁算是知道她内衣的号码了,B是吗?

        “没事儿,想起来一件好玩的事儿……”

        王冉被他笑的有点发毛,停好车两个人在外面待了一会儿,里面实在太吵了,你又不能叫人家不说话,新娘又是哭又是激动的,里面声音乱糟糟的,简宁递给王冉一瓶水。

        “吃完饭回家待一会儿?”

        他说的是他们俩的新家,家就真的有点像是家的样子了,屋子里的东西一点一点都多了起来,每个灯的开关上都贴了贴纸,是王冉跟简宁从淘宝选,家里买的小地毯,加湿器,什么插销喷水壶之一类的东西该买的就全部都买了。

        “那就去呗……”王冉歪着头看着他,简宁伸出手盖住她的眼睛,王冉不干了,这是干什么呢?

        “看不见了?!?br />
        “看不见最好,兔子精?!?br />
        王冉张了半天的嘴,怎么觉得这话有点别的意思呢?

        “那我是兔子精你是什么精?”王冉笑嘻嘻的往他面前逼近,徐秋华那边着急,王冉说回来了,人呢?这马上就要开席了,自己还得给他们占位置,就出来找了,徐秋华是什么也没看见,自己拍着车门,简宁的车她还是认识的。

        “干什么呢,赶紧下车上去啊?!?br />
        王冉觉得幸好什么也没做,不然丢人丢大了。

        “你就可着贵的吃,便宜的别吃啊,一会儿散席的时候别跑,帮我装菜,要是别的桌没人装,我装……”

        徐秋华眼睛就都有些发红,她不光要吃,吃完了还要打包呢。

        王冉跟简宁的视线撞上,两个人都有一些无奈,徐秋华拉着王冉的手。

        “你看他干什么,他也不能丢了,简宁赶紧上来啊……”

        乔芸坐在位置上自己谁也不认识,一家人就都坐那边了,那边是主桌,乔芸觉得舅妈舅舅要是看见自己了,肯定就能叫自己过去。

        夏侯令一直忙来的,夏侯兰忙不过来就得找他,这今天加了好多桌,跟酒店的经理沟通,上菜就都得夏侯令去忙,典韦也是脚下不停歇,那没办法,谁叫这是大姐的儿子娶媳妇儿了,夏侯芳是跟乔芸有憋,直接就当看不见乔芸。

        “姐,赶紧过来坐,要开席了?!?br />
        芳芳吃自己的,这一桌就都是自家人,没的地儿没坐也不可能叫别人坐在这里的,芳芳自己吃的还蛮香的,早晨就没吃饭,饿的够呛,简宁这边进食的速度保持的很匀称,他一贯吃的就是偏清淡的,王冉的手在桌子底下放在他的大腿上,自己凑近他。

        “你得多吃啊,按照我嫂子的理论,这是怎么吃都吃不回来的,但是你不吃你就赔本?!?br />
        两只眼睛小狐狸似的对着简宁眨眨,简宁握住她的手。

        “你应该比我有战斗力?!?br />
        “王冉吃,鲍鱼,可劲儿吃……”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了徐秋华一眼,怎么就没吃过饭似的?这一桌还有外人吗?什么叫可劲儿吃???

        徐秋华给王焱夹了一盘子的菜,生怕她儿子吃不着,夏侯芳拿着筷子就看着嫂子,觉得嫂子真是彪悍,徐秋华不仅要照顾儿子丈夫,小姑子老婆婆老公公。

        “芳芳,赶紧吃啊……”

        扔桌子的烟徐“第五文学 ”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秋华收起来了,拿回家给王超抽,这幸亏这一桌就都是自家人了,不然她这做法……

        芳芳听着好像有朔料袋的声音,哪里来的?自己仔细看过去,找到根源。

        “嫂子,你拿它干什么呀?”

        千万别是自己所想的那种,太丢人了吧。

        ------题外话------

        明天十号,所以先提前预热一下,十号好像页面会出现一个投票滴,每人每天十票免费滴,可以投给一个作者也可以投给十个哈,甭管支持谁,到时候别忘记支持了····小碗摆在地上,月票砸过来吧···有人问要月票干嘛,这个怎么说呢,上榜肯定不能上了,那至少不能死的太难看是伐,就是这意思了···甭管几张,有了也是往脸上贴金是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