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妈,没有去简宁哥家里吗?”简心忍不住的问了出来,自己坐在沙发上搂着母亲的肩膀。

        宗伟宸是上楼了,这样的事情他是不跟着参与的,你要说他坏,那他肯定就不是好人,他是不愿意叫王冉嫁给简宁,心里觉得别扭觉得膈应,如果简宁不如自己的话那就另说了,但是亲自出面去指责说王冉勾引他?

        宗伟宸想了几天,不,他不会这么做的。

        他为什么要配合那个老太太演这场戏,他知道的一切就都是那个老太太亲口告诉他的,王冉怎么舍不得他,念着他,没错,是那个老太太亲口说出来的,王冉有没有,他宗伟宸是不知道的。

        简心的妈妈拍拍女儿的手:“看样子最近好像有些不高兴,我那天去一脸的不耐烦?!?br />
        简心嘟着嘴,大家都是亲戚,给谁脸子看呢?

        “你就直接说不就完了,本来也是为了他们家好,简宁哥就不能娶这样的女人,说真的,有那么多好的女人,简宁哥干嘛要王冉???也不漂亮一般人,随便找找就能找到比她好的?!?br />
        简心妈妈一提起来王冉的名字心里就觉得厌恶至极,可是自己没有开口的机会,当时没有多想,要是自己开口说多了,难保不会引起来人家的疑心,怎么弄的自己就要跟破坏人家感情一样?

        “心心啊,不然就算了吧,王冉嫁给谁跟我们又没有太大的关系?!奔蛐牡穆杪柘肜聪肴ゾ醯谜庋詈?,因为你就没有证据,到时候闹开了,简宁是相信他们还是相信王冉?

        一定是后者的。

        简心是不甘心,自己那一次在街上在同学的面前就已经丢了那么大的人,王冉要是成了自己堂嫂这不是开玩笑吗?那以后自己看见王冉也得低气几分,她做不到。

        这简直就成了简心心头的一块病,谁知道王冉结婚之后会不会乱说什么?真的说出来,她到时候是简宁哥的老婆是那个家的儿媳妇,自己呢?不过是一个八竿子打不到的亲戚,这对自己并没有利。

        外婆这边被外公给磨的,几次想要把王妈妈给兜进来但王妈妈就好像觉醒了一样,死活就是不肯上套,家里请保姆她还是要上手的,自己每天被外公给困得死死的,乔芸这边跟张辽黄了,接下来就一直空窗,这样可不行啊,要是时间过了,宗伟宸那边还能配合自己吗?

        可是怎么见到简宁的家人这就是个问题,外婆就想自己得怎么能见到简宁的家人呢?他们去的地方自己肯定去不起,而且她不可能去找简宁父亲的,男人有时候冷静下来就不好算计,女人就不同了,加上又是一个后妈。

        外婆和宗伟宸算是等价交换,宗伟宸是如果事情会成为一定,那么他不介意自己站出来踩两脚,但是事情不成,他就可以掉头跑的,谁也没有规定这个生意他就必须要做下来的。

        外婆觉得上火,晚上就睡不着,外公叫,保姆也被折腾的够呛,实在这老头现在就是折磨人了。

        外婆开着窗子放味儿,被风一吹,好像有些清醒。

        王妈妈的班,外婆提出来要请简宁家里人吃一顿饭,大家认识认识,毕竟以后就都是亲戚了,这若是说好像也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地方。

        “不用了,妈你也不用麻烦,简宁家里不会来人的?!?br />
        就简宁那个妈,你指望她来自己家吃顿饭?就现在她家这情况?家里躺着一个不能起床的老人,叫她进来,你觉得现实吗?

        外婆顿时如鲠在喉,一口气提不上来,自己咳了好几声,咳的要命,最近变天,身体有些不好,再也就是自己用脑过度,可怎么样就是找不到好借口,唯一想到的,王妈妈想都没想就给否决了。

        “真啊,话不是那么说的,你说得让人家看见咱们家的诚意……”

        王妈妈给外公盖上被子,她爸就白天睡的可好了,到了晚上就作人,不知道是不是生病的就都是这样的,王妈妈也觉得无奈,可是没有办法,简宁说这就是正常的现象。

        王妈妈是根本就不知道外婆心里的打算,王妈妈就觉得如果就是请也是自己家里请,根本就轮不到外婆这边来张罗,不合理不是嘛,再说一个简宁家跟他们家也见过面了,那个做派,她侍候不起,到时候给做什么?

        不是一个档次的,家里又出了很多的问题,王妈妈不想麻烦,日子能好好的过,平安的过就不错了,瞎讲究那些干什么啊。

        “根本就不用看什么诚意,人家根本也没瞧得上我家……”

        王妈妈继续干活,外婆不敢在插嘴了,要是自己插嘴多了难保王妈妈不会怀疑,心情这个郁闷啊。

        夏侯兰知道她妈生病了下班过来特意给送的药,外婆送夏侯兰下楼的时候母子俩就在车子旁嘟嘟囔囔的。

        “妈,你这怎么病的有点严重???”

        这一茬感冒是这样的,先从嗓子开始,嗓子难受然后慢慢一点一点的就感冒了,可她妈这都两天了一点没见好呢。

        外婆当着女儿就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就说了。

        “我就是担心乔芸啊,你说那么好的对象怎么就是王冉的?”

        夏侯兰一听,没合计她妈还在这里等着呢,人家都成了,你还能做什么???她的亲妈啊。

        瞪着眼睛:“我的亲妈呀,你别告诉我你还挂着简宁呢?”

        夏侯兰觉得你就是想算计人家也得先看看自己手边的货是不是?乔芸那个个性是个人家就都不要,瞅瞅那样能上得了什么大台面?成天不是哭就是抱怨,到时候嫁人也抱怨你爸妈死的早?你当着你婆婆面前说试试看,你爸妈死哪国跟人家就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夏侯兰觉得自己妈就是着魔了,这事儿根本就不能做。

        “妈你要是听我的,你就什么都别做,平时给老大一点亏吃吃就得了,这事儿可不是那么好做的……”这真要是闹开了,那王冉她妈敢拿刀杀上门的,这都不好说的。

        夏侯兰是想撕破脸叫王妈妈哪里来滚哪里去,家里也不缺她那点钱,可撕破脸也不是这么撕破的,到时候她怎么办???

        外婆红着脸看着女儿,被夏侯兰给说的。

        “那乔芸怎么办?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管她,你知道简宁是什么家庭?”

        外婆就说了,夏侯兰听见也是吓了一跳,当初就说简宁家庭好的,但也没好成这样子啊,夏侯兰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简宁是骗子吧?他身上哪里就能看出来像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儿子呢?不像,一点就都不像。

        外婆说的愤愤不平,这本来就是给乔芸介绍的,如果不是之前闹的那一出,简宁也不见得不能看上乔芸,她这是自己给自己找心里安慰呢。

        夏侯兰听不下去了。

        “打住,退一步说这就是真的,简宁那小子不是骗子,妈,你认为乔芸有什么?”

        没知识也得有常识吧,就那样的人家就那么好嫁吗?你是有学历还是有什么深层次的东西?你家还是跟人门当户对?要什么没什么,她妈就敢去想,夏侯兰算是开眼界了,不自力量也没有这种不自量力的办法的,简直就是能笑掉别人的打压,他们家姜雯能嫁给有钱人,乔芸都不行,你看看她那个熊样儿。

        夏侯兰是越来越看不上乔芸了,外公瘫痪了躺在床上,你就看乔芸吧,你外公把你给养大的,那夏侯兰她爸一拉了,乔芸跑的比夏侯兰还快呢,夏侯兰自己也是不喜欢她爸这样,但是看着乔芸这样就心里冒火,她是典型的,你不能挑我,就只有我能挑你。

        “芸芸怎么了?那么多什么都没有的姑娘没嫁进去啊……”

        夏侯兰就笑了:“妈,我就告诉你,别看电视剧,电视剧演的就都是假的,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从古至今我们国家流传上来的,所谓的门当户对那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这家的前任儿媳妇你知道吧?”

        夏侯兰也喜欢看一些明星的访谈,当初简禛老婆那事儿就真的闹的太大了,简禛的前妻还是夏侯兰的偶像呢,那个女人就真的太漂亮了,夏侯兰不讲理都觉得那家人都是冷血的,不是人,用常人的角度就不能理解,孩子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母亲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为什么就不能见孩子?这根本就是没有道理的。

        不说夏侯兰还不觉得什么呢,人家当明星的,乔芸光脚追也追不上的,人家拍个广告挣多少钱?那样的就都不被待见,你知道人家是什么学历?那样的都注定要离婚,你乔芸多一只眼睛还是多两只手???

        外婆越是听越是火大,女儿这到底是站在哪边儿的?

        “照着你那么说,那王冉有什么?”

        夏侯兰看了一眼时间,她就真的没时间在留下来跟她妈说这些废话了。

        “王冉有什么我不知道,王冉未来的生活妈你就看见了?我不说了得回去了,还没做饭呢,就乔芸这个性你跟我爸就最好给她找个条件不好的,能顺着她的,不然你就看着吧,要是遇上一个厉害的婆婆,到时候怎么死的就都不知道?!?br />
        乔芸那心眼就没长全过。

        外婆气的脑袋更加的迷糊了,不愿意看见夏侯兰,叫她赶紧走,只会夸别人好。

        夏侯兰开车回家,等信号灯的时候自己就觉得搞笑,她妈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乔芸是那块料吗?当初叫她去相亲你看看她那个死样子,这就是活该,给乔芸还不如给王冉呢。

        夏侯兰看王冉不顺眼,看乔芸就更加不顺眼。

        回到家做饭,姜饶带着齐娜回来吃饭,家里家具都买好了,婚纱照也拍好了,酒席也订了,就等着到号结婚了,齐娜自己上手抓菜,姜饶拿着筷子照着齐娜的手就敲了过去。

        “你干什么啊你?”齐娜有点不愿意了。

        姜饶就觉得齐娜有点缺心眼,就是定下来一定要结婚了,你怎么没心没肺的???这里是你自己家?你说上手就要抓着吃?齐娜的个性就是这样的,夏侯兰听见外面的声音关了火就出来了,她真是怕姜饶闹啊。

        姜饶但凡跟齐娜声音上扬一点,夏侯兰的心跳就会加快,她怕姜饶想不开又绕回去,惨白着一张脸看着儿子跟未来儿媳妇。

        姜饶没别的意思,他就是觉得齐娜有点不长心,自己也就属于跟她开玩笑了,齐娜本身也不是真生气,就是气姜饶拿筷子抽疼自己了,你说人家小两口一点事情都没有,夏侯兰惨白着一张脸,随时就要晕过去的样子。

        “阿姨,你怎么了?”齐娜觉得夏侯兰是不是有什么病???

        夏侯兰是有苦难言,自己跟齐娜能说什么?说她心里害怕?姜饶那闹起来那阵给她作的,现在想想她能活下来自己都觉得万幸了。

        “没事儿,准备吃饭吧?!?br />
        姜饶一看他妈的表情自己的心情瞬间就坏了,他就猜出来他妈心里在想什么呢,不就是合计他又要开始作了,齐娜撞撞姜饶的肩膀:“你妈怎么了?”

        齐娜也感觉出来了,姜饶的情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等吃完饭齐娜走人了,姜饶实在没忍住,他一直就是憋着一口气,过去是自己不懂事,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真是作的过分了,那时候没把他爸妈作死了,就算是爸妈命大了,但是他妈那现在能不能就别一副总是吓到的表情?

        他已经要结婚了,这还不够吗?

        姜饶觉得家里闷,自己就想出去转转,夏侯兰不让啊,她现在就犹如惊弓之鸟似的,拽着姜饶的手。

        “你跟妈说,你要去哪里?”

        姜饶当着他妈就哭了:“妈,你觉得我还是不懂事是不是?你觉得我还是没合计开是不是?”

        姜饶也不知道那个时候自己怎么就那样了,非王冉不行,现在冷静下来,也知道王冉准备结婚了,自己不是已经放开了,见面也没有话,彼此就当没有发生过不就好了。

        姜维才进家门,就看着夏侯兰拽着儿子的手,姜维的声音就飙高了。

        姜饶最后也没出去,自己摔门就回房间了,姜维看着夏侯兰。

        “孩子好好的,你总是想那些干什么?”

        夏侯兰苦笑,自己一脸的无奈,谁能理解她当母亲的心情?没有经历过谁能明白?经历过那样的局面,她能不怕吗?

        乔芸是不伸手管外公的,她不会干,也干不来,晚上王妈妈做好了饭,乔芸就上桌吃了,王妈妈也是憋气,自己就对着孩子发火了。

        “干活的时候我就没看见你,吃饭你倒是比谁出来的都快……”

        乔芸一听,手里的筷子就停住了,眼泪唰唰往下掉,她觉得王妈妈对自己就是故意的。

        如果这个孩子不是王妈妈的外甥女,她根本就不会说,女孩子这样你将来结婚,你就等着瞧吧,这还没有徐秋华勤快呢,你说你到时候嫁人是去人家当祖宗去了?

        典韦单位发了一些酸奶,就顺路给送了上来,她是不想送啊,夏侯芳闹着要送。

        “我大姑不是在上面嘛,我姐就可喜欢喝这个牌子的了?!?br />
        单位发的跟外面卖的不同,夏侯芳跟王冉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典韦没招啊,磨不过这个死丫头就开车过来了,领着女儿上楼,你说夏侯芳才多大?自己看见爷爷这样心里还觉得难过呢,好好的一个人就躺床上了。

        “爷,你有没有想吃的什么???”

        拿着扇子自己给她爷爷扇扇风还顺便给擦了擦脸:“大姑这是给我姐的,你可别抢啊……”夏侯芳笑嘻嘻的一句,跟王妈妈开玩笑呢。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着她:“你就看见你姐了,没看见你大姑是不是?”

        夏侯芳嘿嘿的站起身走到王妈妈的身边,自己抱着王妈妈的身体:“我心里有大姑啊,我知道你不喜欢喝……”

        王妈妈摇摇头,这孩子到底像是谁呢?

        谁玩笑都敢开。

        乔芸这边就不吃饭了,外婆买水果去了,回来进门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就一愣。

        “乔芸啊,你怎么没吃饭呢?”

        乔芸没吭声,王妈妈先出声儿了:“我说她了,从下班到家就一手指头不伸,但凡是个活她就不干,吃饭的时候上桌就比都谁都快?!狈挤祭戳嘶怪栏棠滩敛梁鼓?,你看乔芸恨不得躲得远远的。

        半响外婆开口。

        “乔芸上班也挺累的……”

        “谁不累???”夏侯芳手里抛着酸奶,凉凉的开口,典韦就冲着孩子挤眼睛,你说什么话???到时候在叫你奶奶恨你,夏侯芳就觉得不公平,自己是孙女啊,按道理来说,孙女是不是应该比外孙女亲?

        不好意思的紧,在这个家里自己就没有看出来过。

        也行,谁叫人家身世凄凉呢,自己赶不上,那现在外公生病了,有眼力见的是不是应该干点什么?她还以为乔芸没下班呢,原来是躲起来哭了。

        夏侯芳这脾气有些不讲理,其实要说她这脾气,她不像w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她妈,典韦在单位之所以跟谁处的都好,可见她处事是很原话的,夏侯令也不是太差,你说夏侯芳就偏偏父母谁都没像,像她奶奶了,抓住理就不放,她不管那是长辈不长辈的,我不痛快我就要说,乔芸今天这样难道就不应该说?

        “我也没有见过像是乔芸姐这样的富家小姐,合着是一手都不能伸……”

        外婆一愣,没想到夏侯芳就对着乔芸去了,她想开口说王妈妈都说不成。

        “芳芳说什么呢?”

        乔芸本来等着有人来安慰自己呢,结果安慰的没来,嘲讽的倒是来了,自己也没憋住,把王奶奶的火都发泄到夏侯芳的身上了。

        “我怎么就没伸啊,你看见了?你那只眼睛瞧见的?芳芳我得罪过你了,你怎么总是跟我过不去,我……”

        夏侯芳摆手:“别把你爸妈在抬出来了,我也不认识,我出生的时候他们就死了……”

        “芳芳……”这回典韦吭声了,你这不是讨打吗?你说谁都行,你怎么能说乔芸的爸妈呢。

        外婆一听本来自己身体也是没好利索呢,脑袋一抽一抽的疼,夏侯芳这就是欠教训啊,自己姑姑姑父死了,她还在这里幸灾乐祸的?

        一个耳光就抽了过去,夏侯芳好半天都没有反应回来,愣愣的看着自己奶奶,简直就是不敢相信。

        她现在已经念高中了,她妈还在这里呢。

        典韦心里气的都冒火了,这还当着自己就打孩子,你没听说过,有的一个耳光就能把孩子的眼睛给打斜了?还有一个耳光就能把孩子给打聋的。

        夏侯芳真是疯了,对着自己奶奶就嗷嗷的叫着,她什么时候被打过?

        她跟典韦还有夏侯令就都是敢反儿的,你说当初闹离家出走,最后还不是那两口子妥协了,这孩子脾气就特别轴,对着外婆这个蹦跶。

        “我说错什么了,奶奶你就打我???我哪里做错了叫奶奶你亲自出手打我?我活到这么大,我亲妈都没有打过我,凭什么???她不是好吃懒做?你们把她给养大了,她偿还什么了?还叫我爸给她买手机,我告诉你,我就是把钱扔水坑里也不行,给她买,我就去死……”

        夏侯芳对着外婆这通蹦跶,你看着孩子那样就能吃人了,外婆气的自己半死,想继续打吧,知道不能在打了,不然肯定就结仇了,自己就这么一个孙女,王妈妈赶紧就把芳芳给拉开了,芳芳还不让份儿呢。

        “凭什么打我,我爸妈都没有打过,因为乔芸打我,我不服,凭什么?”

        客厅里闹的不可开交的,里面外公就喊,你说保姆也不敢出来,夏侯芳眼圈里含着眼泪,她跟乔芸不同,乔芸哭哭也就算了,她这是一种手段,一种表现自己很委屈的手段,夏侯芳哭了,那恨你至少短时间就不能好起来的,她恨她爸那时候你看将近一个月就没搭理过夏侯令。

        夏侯令跟典韦不是不觉得孩子的脾气不好,可一个女孩子,你真的叫她发生点什么,得不偿失,谁敢打?

        真的离家出走了,你将来就后悔去吧。

        “芳芳啊别哭了……”王妈妈给夏侯芳擦着眼泪。

        夏侯芳恶狠狠的看着乔芸的方向:“行,这个家以后我不来了,我给姓乔的到地方反正也没有我来的地方,我滚,我走……”夏侯芳背着书包就走了,王妈妈叫典韦赶紧追,典韦这个时候哪里就能管外婆是怎么想的。

        夏侯芳跟她妈也来劲儿了,死活不上车,你说典韦不能开车就得跟着孩子后面跑。

        “芳芳……”

        “妈你就看着她打我……”夏侯芳对着母亲哭,夏侯芳在学校也算是中心人物,同学都跟她好,没有人孤立过她,在姥姥家就更加不用说,怎么就到奶奶家混成这样了?

        好不容易典韦这是把孩子给拉回家了,夏侯令进门,本来挺高兴,一个朋友去北京出差,给买的烤鸭带回来了。

        “芳芳呢?”

        典韦根本就没做饭,自己在卧室里长叹短叹的,给女儿买了一些零食。

        “怎么了?你又说她了?考试成绩不好?”

        就这个成绩叫夏侯令掉了多少的头发,愁的要死。

        “这回比那还严重了,被你妈给打了……”

        不管这个事情是因为什么,夏侯芳挨打是真的,夏侯令心里也不乐意,那孩子不是说打就打的,他当爸爸的你说就没敢动孩子,那次就是意外,除了那次他根本就没打过芳芳。

        典韦自己躺在床上,这糟心的日子啊。

        夏侯芳自己咬着鸡腿开始哭,使劲儿喊,门关着,夏侯令去敲门。

        “芳芳啊,你给爸爸开开门,爸爸跟你说说话……”

        夏侯令是觉得自己有面子,夏侯芳肯定就能给他开门,可是夏侯芳鸟都没有鸟,自己心里难受,就使劲儿喊,她不怕别人听见,这口气她发泄不出去。

        典韦这心就一抽一抽的,学习没把孩子给逼疯了,这奶奶能把孩子给逼疯。

        “我饭做好了,你起来对付吃口……”

        夏侯兰就把晚饭给做了,那不吃饭怎么行啊,夏侯芳现在也不哭了,典韦还吃什么啊,她得多大的心自己能吃进去饭???

        “我养孩子就是为了给老人打的……”

        典韦长叹气一声:“我没本事啊,没给你们家生出来儿子,这就是在这里等着我呢,我还吃什么饭啊……”

        夏侯令觉得这完全就是两码事,怎么就往一起说呢?

        夏侯芳一边哭一边咬鸡腿,可劲儿的咬,“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一边写着卷子,一边哭,一边觉得自己委屈,这也算是奇才了。

        夏侯令半夜去卫生间,看着孩子房间灯还亮着呢,你说这孩子脾气怎么就那么轴???

        打了就打了被,那是你奶奶,你还能怎么样???

        夏侯芳就睡了不到三个小时,早上迷糊糊的就趴桌子上睡着了,她今天还有考试呢,你说典韦敢说她吗?

        这大小姐你要是再说,就得跟你对着喊。

        自己从钱包里拿出来一百块钱。

        “芳芳啊,中午自己想吃什么就买点什么?!?br />
        夏侯令又给了三百:“你不是在商场看中一套裙子嘛,今天考完试自己就去买,行了大女儿啊……”

        夏侯芳吊着一张脸,不代表这事儿就这么算了,钱是收下了,自己换了鞋就上学去了,典韦说要送她,她说不用跟同学就约好了。

        “这次考试肯定要砸锅啊?!?br />
        夏侯令自己念叨了一句,你说扔女儿身上就多少钱了?这课给你补的,夏侯令觉得他们念大学的那时候也没这么下功夫啊,能努力成这样,将来不是清华也是北大的料啊。

        典韦没好气的拿着车钥匙,这时候还管考砸不考砸?你姑娘愿意去上学,就不错了。

        这就是很给面子了。

        夏侯芳进了考试自己状态就上来了,很快就交卷子了,交完就被自己班主任给截住了,就是你答完了是不是应该在检查检查,你这么着急交卷子干什么?

        自己去吃的自助餐,饿着肚子进去的,出来的时候扶着墙,真是化悲痛为力量了,别看她身材挺瘦的,能吃着呢。

        外婆这边本来就难受,一个晚上就更严重了,早上就没起来,说自己脑子迷糊。

        “小真啊,你给简宁打个电话……”

        王妈妈就不愿意麻烦简宁,生病你去医院看病不就得了?

        “妈,咱们打车过去吧,附近就有医院?!?br />
        外婆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王妈妈,这真是现原形了吧?说什么对自己好,你看看,她才一个感冒,这小真的原型就显露出来了。

        “外婆我陪你去医院吧?!?br />
        这家里又没有人了,你说王妈妈还是不能走,乔芸陪着外婆就去医大二院了,不过今天简宁没值班,外婆叫乔芸给简宁打电话,乔芸说自己不知道号码,外婆知道啊。

        “你打……”

        乔芸什么心情就都有,想着他要是接电话了,自己这个话要怎么说,应该用什么样的语调。

        简宁根本就没接,自己看了一眼就把手机给放回去了,翻着手里的书。

        外婆见打不通,跟乔芸进去,跟护士说他们是简宁家的亲戚,护士也认识外婆这张脸。

        “简医生今天休息啊?!?br />
        外婆一愣,求护士给简宁打个电话,护士觉得这一家人很怪,打电话你自己就打嘛,笑笑推脱说自己要给病人去打针呢。

        好不容易找到护士长了,“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护士长对这家人可有很深的印象啊,甚至都觉得简医生找这样的老婆,你看着吧,将来就不得安宁,那个做护工的是护士长的堂姐,年纪大又没有别的本事,去侍候就被外婆给挑的,人家肯定就会对堂妹说的啊,护士长先入为主,对这家人就有些不待见。

        “现在不是上班时间,这个我们也不好打?!?br />
        外婆是想找茬,可是她怎么找?

        人老了,家里明明在医院有人,看个病就没人管啊,自己嘟囔了一句,护士长就觉得搞笑,你看病就看病被,你把简医生找来难道看病就不花钱了?

        什么人吧。

        简宁看了一下午的书,顺路去接王冉,她也是才回来,洗了一把手在家里吃了一口饭。

        “今天累不累?”

        王冉抬起头对着他笑,撒娇。

        “还行不算是累,现在不就休息了?!?br />
        两个人去看的电影,中场的时候外婆的电话还是打了进来,王冉没接,因为设置震动了,看的是喜剧片笑的跟什么似的,自己一直笑的觉得嘴巴就都疼,也没注意,等从里面出来了,王冉才看见未接电话,好几通。

        外婆就说没别的事儿,叫他们有时间晚上过来家里吃饭,叫王冉带上简宁,又重提了想见简宁家人的意思。

        王冉跟王妈妈不同,这本身就是一个后的外婆,自己把该做的都做到了,也就算是尽心了,她见什么简宁的家里人???

        再说外公现在就躺在床上,屋子里都是味儿,你叫简宁过去干什么???

        王冉心里就是有一种莫名的想法,她觉得外婆是想做点什么,从她以前到现在的行为她只能有这种想法。

        “我觉得外婆是个很奇怪的人……”

        先是乔芸的态度,然后……王冉觉得不太可能吧?

        那人得缺德到了什么程度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再说自己也没证据,不好说的。

        “你外婆?”简宁看着她手里的电话笑笑,两个人拉着手出去,王冉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之前去买东西了。

        “嗯,我觉得好奇怪,她想见你家里人?!?br />
        简宁摇摇头:“我记得我跟你没走到一起之前,乔芸好像总是来医院看病,一开始我是不明白,现在倒是猜出来一点,乔芸可能是喜欢我?!?br />
        王冉听完心里咯噔一声,这就是明摆着的事实了。

        “上回去你外婆家,她从后面抱我,所以我就不愿意过去了?!?br />
        想说的话说完,简宁的任务完成,他是不愿意背后说别人,但是你们一直就做出格的事情,那就别怪他说出来。

        王冉看了看简宁的脸。

        “谁叫我们简大医生很有魅力了呢?!?br />
        简宁的母亲打电话,叫他们回去吃饭,说是简宁的外婆来家里了,问了一句王冉。

        两个人开车回去的,折腾半天,幸好看完电影没想起来吃饭,不然就糗大了。

        外婆看样子挺喜欢王冉的,问王冉那盆花养得怎么样了。

        “养死了……”王冉眨眨眼睛,她也没有想到,自己也尽力了,那就没有养活。

        外婆并不意外,一个外行这就是一定的结局,晚上吃饭家里还是那个气氛,简宁父亲的话就少的可怜,对着他们俩就有一点爱答不理的感觉,吃过饭就上楼了。

        简宁母亲心里也是为难,你说这弄的。

        “王冉吃瓜,这个挺甜的?!?br />
        难得还对王冉客气了一句,王冉就差没把西瓜皮都给吃了,真的,简宁他妈的态度王冉就一直摸不到,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摸到了,人家又变了,对着她又是风又是火有时候还是冰。

        简心跟她母亲过家里来做客,简宁外婆就看不上这样的亲戚,亲戚之间也分很多种,这种八竿子打不到的你还经常送上门的就没有必要对她们客气,简宁外婆不是不刻薄,只是分对谁,大部分她对谁都能差不多,年纪大了,修身养性了,不像是年轻的时候。

        “简心妈妈保养的不错?!蓖馄哦宰偶蛐牡穆杪栊π?,简心妈妈简直就是受宠若惊。

        外婆就要回去了,叫简宁跟王冉送她回去。

        “你们两个还坐在那里干什么呢?没有事情可做吗?不是客人的客人需要陪吗?”

        简宁母亲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她妈都多少年不给人难堪了,这是怎么了?

        之前也有见过简心母女,没这样啊。

        简宁的外婆活了一把年纪,谁好心谁假意自己还是能分得出来的,简心的丈夫是王冉的前男友是吧?

        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分析吗?

        男人选了富家千金结婚来拉升自己的位置,一旦前女友坐在自己的头上,他当然感觉就不会好了。

        王冉佩服,佩服的要死,自己也想这样说话,但是就是不敢。

        “你啊,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叫你没事儿的时候养养花,日子省得闲得慌,东家长西家短的,你跟那些愚昧的妇女就有什么区别?”外婆横了女儿一眼,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简宁妈动动嘴,怎么还说上自己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简心母亲僵硬在沙发上,这屁股还没坐热呢,现在要是走,好像显得她们尴尬,可是不走,那老太太说的话就是冲着她们来的吧?

        想说的话就全部都噎在喉咙里,这要是说出来不就坐实了人家说他们是愚蠢的妇女?

        简宁的外婆最讨厌的就是会八卦别人生活的人,最讨厌的也是那种动不动就用脸皮往别人身上蹭的人,王冉这样的她反倒是能喜欢上几分,年轻的时候肯定就不会待见这样的,年纪大了想事情跟年轻的时候就会差很远。

        拉着王冉的手出了大门,王冉给简宁的外婆拎包呢。

        “好孩子,哪天来家里,我在送你一盆,送你一盆好的……”

        吓的王冉赶紧摆手,别在好的了,这一般自己就都养不活,外婆看看王冉,心里摇头,傻孩子啊,难道我就不知道你养不活?我愿意给你就收着,我愿意给你,那就是我顺心了,别人求还求不到呢。

        ------题外话------

        有月票滴请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