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王凌要钱的频率很快,王冉跟王超他都是岔开要钱的,这样至少短时间里兄妹俩是都没发现,有时候加上王妈妈王爸爸,王爸爸这个性也是,自己根本不吭声,给完钱就算了,那以前王冉念书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孩子给多少零花钱他总是背后偷偷给,有时候自己早上起床的早去了女儿的房间在女儿的枕头下塞一些,王妈妈哪里知道。

        王冉昨天没睡好,做的梦是乱七八糟的,反正不太愉快,觉得浑身都累,就像是被石块给压住了一样,很早就闷醒了。

        王超是被徐秋华的呼声给吵醒的,自己照着徐秋华就推了一下,能不能有点女人的样子了?

        这结完婚之后她好像就放开了,你说在自己的面前又是打呼又是放屁的,就不能装着一点?找个没人的地方也行啊,能不能别这么直接?王超有些厌恶徐秋华的随性,自己下了地一看时间,现在起床也不晚了,穿衣服的时候想起来昨天王焱跟自己要的钱,跟徐秋华说话。

        “给我五百块钱,我兜里没有钱了?!?br />
        徐秋华翻了一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我钱包里有钱,你自己拿着,多拿一点,别委屈你自己,要是请同事吃饭,没有钱多叫人笑话?!?br />
        在这些方面徐秋华很支持王超的,她也就对自己跟家里的这些人抠点,徐秋华是典型的结了婚谁都扔一边,只有她老公儿子靠前,就是对她父母,她条件按道理来说已经不错了,公公婆婆什么钱就不叫她花,那她钱绝大部分都攒起来了,绝对不会背着王超搭娘家钱,有时候还得王超说她小气。

        “都几点了就知道睡?早饭你不做了???”

        徐秋华一股脑的从床上爬起来,耗了两把头发:“这才几点啊,我昨天就没有睡好,本来睡了,王凌回来的完,他一关上门我就不用睡了,折腾到后半夜才睡……”

        她也是有苦说不出好不好?家里人多,这个走动那个走动,很影响睡眠的。

        王超叹口气:“王凌前两天跟我要了三百交补课费……”

        本来就是嘟囔一句,徐秋华脑子立马就清楚了,她那天可是很清楚的看见王凌跟自己婆婆要钱的,她绝对就没有记错。

        “不对啊,前天他跟妈拿的钱……”

        王超拍着王凌卧室的门板,自己推门就进去。

        “你现在马上就给我出来?!?br />
        王凌觉得浑身有些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其实他都想到了大概就是穿帮了,要钱要的这么频繁,这又是一家人,怎么就能不穿帮呢?

        “王超啊,你干什么呢?”

        王妈妈踩着拖鞋看了王超一眼,这大清早的喊什么???

        王妈妈昨天也是没睡好,失眠,她本来上了年纪就这样,这一段还是更年期,晚上特别不好睡,心烦意乱的,上来那个劲儿浑身出汗,睡什么睡啊,每天都要挨到早上才能眯一会儿。

        用王奶奶的话说,你心烦意乱那就都是自己找的,人活着看开了,心情好一切才好,像是王奶奶能吃能睡,身体倍儿棒,该操心的操心不该操心的就别管,事情是你因为你操心了就会好转的吗?不是吧。

        “我要上学了,大哥……”

        王凌都想好了,自己走了就不回来了,现在外面躲几天,这样王超就不会生气了。

        王超恨的要死啊,你在我们家住,还骗钱?这要是秋华不说,自己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家里是没给他零花钱还是短了他吃喝了?

        “你哪里也别去,先把话说明白了……”

        王超就不依不饶的,事情不是小事情,王凌这么大的孩子,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他应该清楚的,王妈妈就瞪了王超一眼,你爷爷奶奶还睡觉呢,给吵起来,到时候又得闹腾。

        “你跟我要补课费还跟我妈要了是吧?”

        王妈妈一听,是啊,不是前天说班级让交补课费,最近这钱交的有点莫名其妙的,老是交钱,那可能就买的题纸什么的多被,这点王妈妈也理解,毕竟王冉也是经历过这样的过程,上了高三那钱花的就跟流水一样。

        王超怒极反笑:“去把王冉给我叫起来……”

        王冉人在卫生间呢,自己拉门从里面出来,嗓子有些难受,记得也没吃咸,你说嗓子就是发紧,怎么喝水都没有用。

        “怎么了?”

        “你给过王凌钱没有?就最近几天?”

        王冉是实话实说,这么一说,得,彻底都露馅了,王奶奶咬着牙,恨王凌不争气啊,你骗钱竟然都骗到家里来了?我跟你说了那么多就是白说是不是?这孩子就是一点骨气都不要。

        你爸爸没了,你妈跑了你才应该要强呢,要强给所有人看,怎么就怎么都扶不起来呢?

        王爷爷微微叹口气,自己是不愿意管这事儿了,自己不要强,别人在说许多又有什么用?他天生就是一个不争气的孩子。

        王妈妈讪讪的,她还能打王凌???那要是王超或者王冉自己能说,王凌在家里就属于客人一样存在,她不能管,自己也试过说王凌,你看根本就没有效果,到底不是自己的孩子,怎么管就都是错。

        王奶奶狠狠地指着王凌的手:“你现在还学会骗钱了?”

        王凌等着去上学顺便路过学校旁边的彩票店,那样就知道自己中奖没中奖。

        离他们学校不远处的另外一家彩票店就中过五百万,是三个人同时买的,这是王凌亲眼看见的,所以别人说福利彩票不过就是玩噱头,王凌却不这样认为,那是你们并没有运气,我亲眼看见过的,当时那几个人合伙给店主买了烟还有糖,店主还放鞭庆祝了呢,难道这些就都是假的?

        王凌觉得昨天那个梦就做的太好了,他就一定能赚到大钱的。

        “奶,你不用瞧不起我,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王凌拉着书包的带着,人转身就离开了,这给王奶奶气的,那是自己的孙子啊,要是路边的人自己也就不担心了,你说把他给扔了不管了?那他爸就没有了,自己能不管吗?留下来就按照现在这个状态,王奶奶觉得不行,这孩子自己就不信了。

        “从今天开始,老大你送我去他学校,白天晚上我接?!?br />
        王奶奶就不信了,自己还不能把王凌给掰过来,王爸爸跟王妈妈是肯定要劝的,王奶奶摆手。

        “你们谁管都不行,就得我亲自上手去管?!?br />
        王奶奶知道王爸爸跟王妈妈的顾忌,到底不是亲生的,管起来束手束脚的,不如自己这个亲奶奶上阵。

        *

        “妈,我把我爸的衣服先给洗了吧?!钡湮つ米乓路鸵ハ?,这上班还有端时间,夏侯令心疼自己老婆,这多少天她就没有好好睡一觉了,再说接下来就是王妈妈的班了洗什么洗,外婆也说了一声。

        “典韦啊,不用你,叫你大姐一会儿过来洗就行,她洗衣服快,你们俩赶紧吃口饭去上班……”

        典韦跟夏侯令换了衣服吃完饭下楼,典韦上了车,自己闭着眼睛,这到底就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老是叫自己跟丈夫过来,那芳芳怎么办?这孩子没人看着根本就不行,要是现在不抓起来,那以后成绩就彻底没救了,他们砸出去这么多的钱不就是指望女儿将来能上个差不多的学校嘛,这样将来毕业他们也好使力气。

        “我不是为了自己着想,芳芳怎么办?”

        夏侯令叹口气:“那就以后我自己来,你在家里陪孩子?!?br />
        也是,芳芳要是没人看着可真不行,这孩子玩心太重了。

        典韦没好气的看着夏侯令,还他自己来?他自己来有什么用?所以才说,养什么也别养儿子,这儿女养的,你看爸一拉了,他们就都跑了,夏侯兰也是这样的,一脸的不耐烦,要是陪着说话,他们就比谁都行。

        夏侯兰也是抱怨,自己根本休息不好,姜维自然不能陪着她过来的,姜维早上上班就是顺便路过接她去单位。

        “我真是抗不了了,这天天睡不好,我爸成天的喊啊,大半夜的,邻居天天来敲门,这是我们能决定的?我说什么他根本就不听,以前挺好个人,你说现在动不动就骂人,偏偏就骂人的音量特别大还特别清晰……”

        见鬼不见鬼,话都说不明白,就骂人一骂一个准。

        姜维看着夏侯兰这样:“不行就每家拿钱雇保姆吧?!?br />
        夏侯兰闭着眼睛,自己打算眯一会儿,不是还能有几分钟的路程嘛。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实在扛不住了,太累了你都不知道,闹的没完没了的,我真怕我爸没怎么样,把我们都给闹躺下了……”

        等你家里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你才会明白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以前同学当着夏侯兰就说过,在夏侯兰来看,不就是侍候人嘛,吃饱了就睡呗,现在知道了,睡什么睡啊,白天睡觉晚上起来折磨人。

        他要是喊你,你不起来,就一遍一遍的不停的喊你,喊你出现为止,不然全楼的人就都别想睡了。

        外公这边只要是王妈妈值班的时候,他就特别安静,王妈妈洗了被子自己抱下去晒,邻居看见她。

        “我说小真啊,你家可真够呛,你爸这什么时候能好???天天喊,弄的我们家都睡不好,我们老的也就算了,可孩子还念书呢,你说大半夜的抽冷子就给一嗓子,是个人都吓出来毛病了……”

        邻居抱怨的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你们家太烦人了,这样还不如就在医院待着呢。

        王妈妈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邻居也知道自己过分了,她就是抱怨抱怨,太扰民了。

        “你爸也就在你来的时候能安静一点,那两个,压根就没的看……”

        王妈妈笑笑也没吭声,这边回到房间里,给外公的床摇起来,叫他看看外面的风景,外公就心心念念的想看电视,外婆就给他看了,这样他能安静下来啊,可问题,他会把声音开到最大,屋子里根本就呆不了人,就这样他还觉得不够呢。

        王妈妈伸手去抢??仄?。

        “爸,这个不行,弄这么大动静,还有别人家呢,这样多影响别人休息啊?!?br />
        外婆跟着附和:“谁说不是呢,在楼里住就太影响人了,小真啊,你看看不行把你爸拉你家去……”

        王妈妈立马就给否决了,自己家里还有公公婆婆还有王凌,在多一个自己父亲,那真是能开会了,自己婆婆那个年纪,不是她诅咒老人,而是到了这个年纪,都要加小心的,就她爸这样,大半夜动不动就喊,真的给老太太吓出来一个万一,自己承担不起啊。

        晚上夏侯兰给夏侯令典韦打的电话,就他们夫妻过来,谁都撑不住了。

        “找人吧,我实在扛不住了,我这一天天到单位精神都不能集中,衣服也有味儿……”

        那你说家里就这个环境,再换空气不也是有味道的嘛,在拿干净的衣服也都染上那个味道了,夏侯兰实在扛不住了,夏侯令觉得这也是一个办法,要不然芳芳这关键的时候。

        “行?!?br />
        王妈妈也同意,既然还是要请人,你说当初何必把人给弄走了呢,现在去找人,哪里去找?

        外婆这还惦记着简宁呢,说是简宁同事的亲戚,说一声就行了。

        “小真啊她侍候你爸的时候挺好,那叫她过来,就专门侍候你爸,做饭洗衣服就都不用她,还是轮……”

        这样轮也比熬人强得多啊,王妈妈摇摇头,人家都找到侍候的人了,不可能扔下来你家的。

        “就隔壁床的,去那家了……”

        王妈妈没说的是,人家那人性好多了,对护工不错,钱给的虽然没有自己家多,可是人家老人自己会动,根本就没这么麻烦,家里的人又好相处。

        “那就多给她点钱,把她拉过来……”夏侯兰觉得王妈妈怎么就那么肉呢,你多给她两个钱不就完了,出来打工的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什么?

        “你那么本事,你去说?!?br />
        王妈妈就看不上夏侯兰这个劲儿,你觉得那么好办你去办被,也没有人缠住你的脚不让你动是不是?

        王妈妈早上应该回家了,可是没人来接班,这没办法啊,乔芸上班了,外婆说她自己一个人不行。

        “小真啊,你得待到晚上,我一个弄不了你爸……”

        之前都是夏侯兰或者夏侯令请假,现在旅游假就都用没了,大家也是束手无策。

        王妈妈觉得多待一会儿就多待一会儿被,外婆出去买菜了,这老太太很会在表面上下功夫,轮到自己儿女从来就不会去市场,一轮到王妈妈就大麦特买,邻居看见了,也是跟外婆抱怨外公这个事儿。

        “在医院待着多好啊?!?br />
        谁就都嫌烦,外婆心里想着,在医院待着就你给出钱是不是?你负责所有的消费是不是?不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是的话,你开什么口?

        “小真在家呢?”

        外婆拎着筐就去市场了,这边几个老邻居就说后外婆对王妈妈还真是不3gnovel.cn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错。

        “是啊,从小也没打骂过,你看小真来家里就买菜,对自己亲生女儿都没有这样呢……”

        “我是听说小真不愿意侍候她爸是吗……”

        这也是跟后外婆偶尔聊天的时候听说的,说是王妈妈找了借口,说人家家里还有公婆呢,作为邻居的角度来说,那你说你兄弟姐妹就都上班,只有你一个人有时间,自己爸爸还没有公婆重要了?

        “我也就是当着你说,所以才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这还是亲爸呢,对着她多好就都没用,平时就看不到小真家的两孩子经常过来……”

        “谁说不是,到底是后妈,对着好也没用,白眼狼都白费了,人家现在侍候公婆就行了……”

        两个人在这边埋汰王妈妈,她们就都是后楼的,有些事儿了解的不是很清楚,徐扬妈妈跟王妈妈关系不错,她们算是发小,徐扬妈妈就住在这栋楼里,她爸妈人没了之后她侍候的,房子就给她了。

        “说什么呢?张姨,李姨……”

        两个老太太就磕着瓜子说着这事儿,徐扬妈妈有些心疼王妈妈。

        “话不是那么说的,小真这熬了一个晚上,早上还不走,做女儿的还要怎么样?”

        “我看她啊,是觉得公婆比自己亲爸有用……”

        徐扬妈摇头:“小真婆婆公公年纪都大了,说句不好听的话,都是有今天没明天的,说好的轮,现在在他们家,难道就把老人给赶走?再说了我觉得董阿姨也不会在乎这些吧,怎么还背后说小真的坏话呢,我刚才还看着她拎着筐去给小真买东西吃了呢,这东西最后也不知道进谁的嘴了……”

        张李阿姨看了语言徐扬妈,觉得这人怎么说话的?

        那老董她们都相处多少年了,难道老董是什么样的人她们还不清楚?

        徐扬妈说自己要去医院,懒得听这些废话,人多了闲话难免就多了起来,你对着一个人解释,对着十个人解释,问题你有那么多的时间吗?还有一个就叫先入为主的,董阿姨在这片也生活多少年了,到底怎么回事儿,估计只有她自己心里最清楚。

        *

        简心母亲终于还是出动了。

        “最近脸色不错,在哪家美容院做的?我看着效果真就是好,哪天我也去试试?!?br />
        简宁的母亲昨天就没有睡好,到现在还头晕脑胀呢,偏偏就有人上门了,以往听着这些话自己也就那么算了,配合一笑大家不就是都挺开心的,但是今天她头疼,头疼的厉害,吃了药也没起效果,一直在卧室里躺着来的,如果不是简心妈妈上门,她现在根本就不会强撑着坐在这里。

        觉得她很瓜燥,去?你去得起吗?

        简宁母亲突然就对简心妈妈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厌烦的感觉,看着她就觉得不顺眼,有时候情绪就是个特别莫名其妙的东西,它主宰着你全部的思绪。

        “嗯,一会让给你找张名片?!?br />
        简心妈妈看着简宁母亲,这情绪就有些不对,自己现在说,就等于找没趣儿了,她也算是能猜出来简宁母亲的心思,估计是生病了或者哪里不舒服了,你说自己这个时机找的。

        “我过来也没别的事儿,我还有朋友呢,那我就先走了……”

        简宁母亲送都没有送,自己直接就回楼上了,躺在床上难受的要死,头就像是要炸了,佣人给她端水进来,是知道她有偏头疼的毛病。

        “太太要不要叫简宁回来一趟?”

        简宁母亲觉得自己现在就特别想哭,摆手:“不用,他上班呢,你先出去,我睡一觉就好了……”

        如果自己有儿子哪怕不济有个女儿,她生病了是不是会跑到自己的身前关心两句?哪里就像是简宁就都需要自己去关心的,简宁母亲的手横在脸上,她的手保养也很好,做的指甲上面的花纹就很漂亮,自己觉得心酸。

        就是莫名的今天情绪就是不高,就想哭,她怎么就会活到这个地步了呢?

        看着自己的肚子眼泪更加是控制不住了,怎么就生不出来一个孩子呢?

        躺了半天也睡不着,给母亲打过去一个电话,问问老人家的身体怎么样,简宁的外婆身体很好,中气十足,还在侍候她养的那些娇贵的兰花呢。

        “听你的声音怎么不太高兴呢?”

        摇摇头,每天就待在家里,不然就是购物,要不然就是关心关心自己的男人,长时间一种模式生活,保持几十年,这也不是一般人就能做到的,劝了女儿两句,有些事情就是你自己不往开了想,别人是没有办法的。

        别人劝也只能点到即止。

        简宁的外婆叫家里的佣人给王冉打电话,叫孩子晚上下班过来吃饭。

        简宁的外婆是个很风趣的人,老伴早就没了,家里的事情也都是儿子在管,把钱那些东西看得很淡,大部分的时间就都在谈兰花,她别有深意的说着,养人就跟养花是一样的。

        “那样的家庭,谁进去一开始都会手足无措的,孩子啊,你要是喜欢简宁呢,你就能克服,你看就像是这盆花……”老太太说起来兰花说的滔滔不绝的,兰花王冉没有养过,但是跟自己搞那些就有很多共同的特性。

        “看看我们家的菜,你喜欢不喜欢吃,你奶奶身体还挺好的?”

        王冉点点头,有些不明白对方怎么知道自己奶奶的,并没有见过面不是嘛。

        “听简宁的妈妈说的,这样的老太太我就喜欢,什么叫差距,不过就是有几个钱跟没钱的差别,有钱又不是万万能……”

        老太太很好相处,按照王冉对这家人的理解,看简宁母亲就能看出来了,她妈应该是个相当刻薄的人,结果并不是,简宁的舅舅话很少,舅妈稍稍有些高眼皮,对着王冉基本就没什么话。

        “你家那块要是动迁能得不少的钱吧?!本寺枞绱怂盗艘痪?。

        简宁的外婆摇摇头,叫王冉扶着自己出去,人活一辈子,眼睛里只能看见钱,这活的够贫穷的了,有型的财富你能看见,那隐形的财富呢?

        “你看看你喜欢哪种,送给你一盆拿回去养养,别人都说兰花娇气,其实兰花就像是孩子一样,它生病了就会娇气给你看……”

        王冉回到家,进门徐秋华问了一句。

        “没难为你吧?”

        王冉失笑,怎么就一定认为会难为自己呢?

        这边把手里的花放在地上,可惜的很,哪怕就是很精心的养了,花没两天就死了,奇怪死了,在人家家里的时候就长得那样的好,还开花呢,拿回来没两天直接就死了。

        “王超送我去学校?!?br />
        王奶奶现在真是就看住王凌了,上学放学就都跟着,交什么辅导费就全部直接交老师的手里,钱是绝对不会单独放到王凌的手里,王奶奶是是恨铁不成钢,自己觉得多说孩子孩子就会好起来,可是王凌就是不争气,你说你的,我听不听,那是我的自由,自己心里有主意。

        “王凌啊……”

        王奶奶推门进来给孙子送宵夜,就看着王凌藏东西呢,自己抢过来一看,一愣。

        双色球的报纸,他还研究呢?

        王奶奶的脸色灰沉沉的,都跟他说了多少次了,不要白日做梦,指着王凌的脸。

        “我跟你说过什么?要是那么好中,别人不都中了?你以为你的号就那么好,全国多少人在买凭什么你的就中?”

        王凌觉得机会就是人争取来的,他不争取哪里就会有机会,他是亲眼看见那些人中的,他们能中,自己也能中,就是看运气的事情,如果自己运气好的话,只要他坚持不断的买,一定就会中大奖的。王奶奶把王凌的书都给扔到外面了,王妈妈听见声音就想进来劝,王奶奶彻底发飙了。

        “谁也不许给我进来?!?br />
        王奶奶失望啊,没指望你能上多好的学校,但是大学总要念的吧?

        “你还想怎么样?你妈要是想要你,你现在就不会回到这里,你大伯大伯母没有人就活该养你的……”

        王凌脸上有些大热,那自己爸爸跟大伯是兄弟,自己爸爸没有了,大伯养自己有错吗?

        王奶奶看着眼前这个一脸不知道悔改的东西,就好像能看透王凌的心思,就好像能看明白王凌现在所想的一切,照着王凌的头就打了过去。

        “你爸没本事,可是你爸从来没有给我丢过人,你爸就是摊上你妈那么个女人,他这辈子命才不好的,你认为你妈好,你怎么就不跟你妈走?你还回来干什么?你能掉过头骗你伯伯家的钱,我今天干脆就打死你算了,你个没出息的东西……”

        王妈妈不敢进来,她是有点怕她婆婆的,徐秋华就更加不敢了,而且徐秋华觉得打一顿这都是轻的,这孩子就是偏了,就应该上皮带好好的抽,如果是自己的儿子,打死都不解气,你还想着买双色球呢?

        王爸爸推门进去了,劝了两句,无非就是孩子小,打他不是叫他心里更加介意嘛,本来就是因为父亲很早去世了,住在别人的家,可能孩子心里也是难受。

        王奶奶听了王爸爸的话,唇角翘着嘲讽的笑容,糊涂。

        “你自己的孩子,你会不会这么管?现在不打他,就是放任他继续下去,他这样的将来怎么办?大学要是念不上,那些念完大学的有多少人找不到工作的?他会什么?”

        就王凌这小体格子,就让他去工地,他都不行,不是王奶奶瞧不上自己孙子,压根就是一个怂蛋,狗屁都不成的。

        现在就指望他能念一个大学,自己活着的时候把他给供出来,这样将来他结婚自己也就算是对得起儿子了,她活这辈子没为儿子操心过,你说就摊上这么一个听不懂人话的玩意。

        王爸爸没说的一句话都将不出来了,可是王凌觉得委屈,他有自己的想法,自己也不像是奶奶所说的那样。

        “那就有那么多大学没毕业的,最后不也成功了,创公司的……”

        王奶奶就恨不得一口喷死眼前的玩意。

        “你就看见人家成功了,人家的智商你看见了吗?你有吗?人家有后台你有吗?你告诉我你就有什么?”

        王凌觉得自己的自尊心不断的在被奶奶给踩下去踩下去,他行不行这都要以后看的,怎么奶奶就这么瞧不上自己,胸膛来回的起伏瞪着眼睛。

        “那奶奶你的好孙子好孙女就上清华上北大了?我姐那么聪明的话,当初怎么就会被人抢了男朋友,自己的论文都看不住,她智商就高吗?”

        王奶奶指着孙子的脸,真是自己的好孙子啊,真是一个好孩子啊,你别的没学会,就学会拿别人的短处别人的倒霉来安慰你自己了,真是她的好孙子。

        王超本来还有心想劝,听见这话直接就歇菜了,什么叫白眼狼?

        眼前的不就是了,你就怎么对他好就都没用,他认为这是理所应当的,之前骗家里人钱,你说他们说过什么没?事情过了就算了,现在倒是好了。

        “你既然这么有骨气,现在就滚,别在我家里待着,你这么瞧不起我跟你姐,待在这里家里你还干什么?”

        徐秋华觉得心里一爽,早就应该叫他滚了,愿意滚哪里去就滚哪里去,他不是有妈嘛,就是死在外面跟他们家也没有瓜葛啊。

        王超的话够狠了吧?谁知道王凌还有话等着呢。

        “我现在就是借住,等我以后有本事的,我肯定搬出去……”

        王冉都气的说不出来话了,这孩子脑子是不是生病了?这话倒是把徐秋华给气笑出来了,你可真本事啊,你现在就讲笑话呢?

        不然她听着怎么就跟笑话似的?

        你说这一出闹的,你要是有骨气,就滚,不滚觉得这个家对你不公平,还不走,等着以后成功的,然后扬眉吐气给他们所有人看被?

        王奶奶冷笑一声,照着王凌的脸就打了过去,可是王凌不忿,自己捂着脸他脖子上的青筋根根就都爆了起来,他是不能打回去,可是对着王奶奶喊着。

        “你凭什么打我?你有什么资格打我?你偏心,你就觉得这个世界上你孙女最好,你给我姐多少东西?你给过我们吗?从小到大你给过我们什么,我姐就到这个程度她哪里聪明了?那么多人喜欢她,她不就考上了一所破大学……”

        王冉觉得自己头好疼。

        手撑着头:“王凌你别说了,奶奶年纪大了……”

        王凌不干,今天自己就豁出去了,不满的他就要喊出来,自己看着王冉:“姐,你有什么本事?不就是遇上一个有钱的男人,你们女人就都是这样,还不是乖乖的给钱跪了,我扔地上一堆钱,将来就有一群女的来跪我,我就不信了,你们都是贱人……”

        “妈……”

        呼啦啦的一片,王奶奶对准了王凌的脸连续的打,根本不留情,怎么就不打他呢?这个小畜生。

        徐秋华自己冷笑着,这下好玩了,你说养出来一头狼,等回头说不定就什么时候把家里一把火给烧了。

        王奶奶这边这火是肯定下不去了,王冉给三叔打电话,叫三叔过来接。

        三叔就说了,孩子自己领走,就不能叫他这样,在外面又干起来了,王凌就说三叔跟五叔拿了王奶奶的钱,你说给三叔气的,他脾气也不是太好,就给孩子揍了,三婶扯着自己都被打了好几下,王凌跑了,这回不知道能跑几天。

        “家里就没个安宁,闹吧闹吧,你看当初我说什么来的?养来养去养成仇,不但不感激你,心里还恨你们……”

        谁越是对他好,他越是恨谁。

        王超看着徐秋华。

        “百度搜索“小说领域”看最新|章节你说个没完了是不是?”

        王妈妈这还用睡吗?你说这孩子怎么就这样???你爸爸人没了,我们把你接过来,好吃好喝的供着你还错了?

        王爸爸躺在一边不吭声,也不知道心里想什么,王冉觉得烦,自己也睡不着,她本来就是个有些敏感的人,自己出去就在院子里站着,这个家就没人不盼着王凌好,希望他将来能有一个前程似锦,只有这样四叔才能安心,他自己活出来样子了才能不被别人笑话,你说他妈当时闹出来那事儿,多少人背后就嚼嘴的?

        这一夜,家里就没有一个人能闭上眼睛的。

        三叔对王凌可没轻下手,那三婶根本就管不了,三叔暴脾气上来了,拿着皮带就抽王凌,王凌想跑都跑不出去。

        “老三,你在把孩子给打出来问题了……”三婶在外面拍着门,老头老太太根本不管。

        三叔就一把火烧了起来,你这孩子没心没肺啊,你家都没了,你说谁愿意养你?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有今天你就应该惜福。

        “我问你,服没服?”

        王凌被打惨了,自己彻底举手投降了,三叔把手里的皮带扔在地上,那王凌的脸就都被他给抽肿了。

        “以后你就在我们家,我看看你怎么个不省心法,我告诉你王凌,人的路是自己走出来的,我没有你大伯那么好的脾气,供着你惯着你,你能学你就学,不能学他妈的给我滚蛋,你亲妈不是还活着?你要是觉得不满意,就去你亲妈家……”

        王凌抱着自己的胳膊,想起来那个早上自己被殴打的早上,他现在浑身就都疼,看着三叔不敢说一句,生怕下一秒皮带就抽下来了。

        三叔把门给打开了。

        “给他收拾屋子,我就不信了?!?br />
        三婶看着王凌这样,自己赶紧的把孩子给扶起来。

        “王凌啊,你别怪你三伯……”三婶对着王凌说了老多的话,无非就是劝孩子,现在最重要的是把心放到原位上,你的本职就是学习,何必操心那么多的事情呢,你想的多也不能改变现在这种定型了是不是。

        王凌哭的这个惨,喊的很是哀恸。

        如果他爸爸活着,当伯伯的能打他吗?

        三婶给王凌擦了药,三叔打也是往肉上打的,不至于打出来什么严重的,三婶进了屋子看着自己丈夫。

        “你说你这么打孩子,孩子将来能不记恨你?你自己亲儿子怎么打,我都不管,以后绝对就不能这样了……”

        王凌今天这么个哭法,你说明天村里儿不就得传出来风声?自己成什么人了?

        三叔微微皱着眉头:“你给他开皮,这个小子就是记不住,现在不管以后就管不了了,当初就不应该叫他去我大哥家,我大哥大嫂都心慈面软的,我告诉你,以后别给我惯着他,能学成什么样就是他的造化,就这个德行的,将来结婚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他出?!?br />
        三叔真就是发狠了,想当初他跟老五是说好的,王凌将来要结婚,不管房子是什么价格,这是侄子是吧,父亲也没了,看在老四的面子上,给孩子买套房子,至于孩子以后生活过成什么样,那就不是他们能操心的了。

        三婶低声:“哪里就那么好管的,心里存了怨恨了……”

        你这么打人家,谁能不恨?

        “我是他伯伯,打他怎么了?就这熊孩子不打能行吗?你看着我妈什么时候就被气成这样了?”三叔从兜里就掏出来那张双色球彩票扔在桌子上:“看看,说自己能中五百万,想钱想疯了吧……”王凌是觉得如果自己期期都买一个号,摇号的人迟早会注意到自己的,而且全国那么多的人,不见得就有人会跟自己买一样的吧?

        ------题外话------

        票子快到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