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16  不在沉默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简宁的母亲并没有愣太久,有些不了解丈夫怎么就会突然提起来简心的妈妈,自己笑笑,温和的说着:“女人之间不就是说别人家的八卦跟一些是非?”

        这难道他不清楚吗?

        试问一个女人每天不上班什么都不做,能干的事情也就是这些。

        简宁父亲冷哼了一声。

        “你如果觉得待得闷就去美容院做做脸,或者出去打打球,别每天就一个无知的妇女似的,只会讲别人的八卦?!?br />
        简宁母亲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每一次当她准备对着简宁掏心掏肺的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前一秒接触过自己丈夫的人就只有简宁,后一秒他就对着自己开口训斥,简宁到底说了一些什么?

        她没有办法不去怀疑那个孩子,是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对王冉怎么样了所以就跟他爸说了一些什么?

        简宁母亲撑着头,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那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自己起身下楼倒了一杯牛奶,拿在手里却想事情想出神了,难道自己就真的那样的不能沟通?他觉得有问题的话可以跟自己说的,为什么要越过自己直接跟他爸爸说呢?还有都说了一些什么?

        简宁母亲这一夜又是没有睡好,头有些疼,早上勉强起身,丈夫吃早餐一句话都没有,换了衣服就准备去公司了,司机等在外面,车也擦好了。

        自己看着他上车,有心想解释一句,但车已经走远了,自己拢拢头发,给简宁去了一个电话。

        “现在忙吗?”

        简宁认真的说着,说自己并不是太忙。

        “简宁啊,我虽然不是你亲妈,可你到底是我从小给带大的,我没有孩子,你就等于是我的亲生儿子,你明白吗?”

        简宁蹙眉,怎么突突然的就说到这件事情的上面了?

        “妈,怎么了?”

        “你如果我觉得对王冉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单独的来对我讲,你爸昨天说我了……”

        这是简宁没有想到的,他并没有说母亲有什么不好,没有提一句不是吗?

        简宁母亲觉得自己很委屈,我把你养这么大,我自己连个孩子就都没有,我所有的心思都压在你的身上了,你说要结婚我这边给王冉又是定首饰又是订婚纱的,我不指望你来感激我,难道我做了这么多就换不回你的一点心吗?

        不是亲妈,那到底也是一起生活了这些年。

        简宁母亲擦擦自己的眼角,不是自己生的,不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一切就都是白操心,人家根本就不领情。

        简宁没有解释,也解释不清楚,等母亲发泄完了就把电话给挂了,简宁母亲跟简琳的妈妈约好了,出去一起吃午饭,她吃的很少,筷子基本就没有动。

        “我看你脸色不是很好啊,没有休息好?”

        简琳妈妈保养的也很好,但是论长相来说不如简宁母亲漂亮。

        “没有?!?br />
        “你别骗我了,这眼睛怎么好像有点红呢?谁给你委屈受了?”

        简宁家是怎么回事儿,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些年了也就她自己被蒙在鼓里吧,不叫你生那你就是生不出来,你能生孩子你有健全的子宫有什么用,那个男人就是不叫你生。

        简琳的母亲就觉得简家的人大部分都是冷酷无情的,没有血性的。

        “简宁……”

        简宁的母亲就说了,觉得失望才说的,自己虽然不像是人家就对孩子那么好,那也对着不差啊,怎么到了简宁的心里就不领情呢?

        “这不是简宁的问题,简宁是什么样的孩子你还不清楚,只能说是有人在简宁的身边撺掇的?!奔蛄漳盖滓桓毙闹敲鞯难?。

        “第五文学”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很简单的道理,简宁要娶的人不行,小门小户的连点规矩就不懂,你指望她能体贴你?这还没进门呢,先给婆婆下马威?

        “我看你就是对她太好了?!?br />
        换了自己试试看?

        简禛就是结婚十年,也得是他老婆看自己的脸色,我说你不好,你就在这个家生活不下去,事实证明她就是不合适,这个家就多她一个,现在简禛要准备再婚的对象她就很喜欢,她家不需要保姆,只要家庭好教养好那就行,这叫叫门当户对,有钱不是万能的,当演员的是钱多,可惜那点钱她还没看上,吃了十年的苦头那就是她自己自找的。

        *

        外公睡到半夜从床上不知道怎么摔下去的,然后人就有点不对了,外婆听见声音睁开眼睛。

        “老头子……”

        外婆喊了一声,乔芸穿着睡衣就跑了出来,乔芸有些慌张,这怎么办???

        “芸芸打120赶紧的……”外婆喊着。

        乔芸打了120蹲下身去拽外公的手,外公好像有些抽搐,不知道怎么搞的就成这样了,外婆搂着外公的脸哭了出来:“老头子啊,你要是没了,我可怎么办???你不能扔下我一个人先走了啊……”

        乔芸慌忙当中想起来外婆不是有简宁的电话嘛,外婆这个时候哪里还能想那么多,外公的命重要啊,乔芸就给简宁打了过去。

        “简宁怎么办???我外公摔在地上昏迷不醒了,怎么办???”乔芸对着手机就哭了出来,放声的哭。

        她就这么一个依靠,从小又是在外公身边长大的,要是外公真的没了,她也活不下去了。

        电话那边简宁吓了一跳,他说过的,他就这么两个长处,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乔芸。

        对简宁来说,心里有些不舒服,因为他跟乔芸不算是认识到了这种程度吧?能互相叫名字的程度。

        乔芸就喊着叫简宁来救他们,出于人道主义简宁建议她现在马上就打120送老人去医院,这是重要的。

        外婆跟乔芸上了车,外婆这才想起来钥匙没带钱没带,什么都没带。

        120是建议马上就去附近的医院,可是乔芸喊了出来:“去医大二院?!?br />
        外婆瞪着眼睛看着乔芸,乔芸依旧一脸的柔弱,脸蛋上就都是泪珠子,眼睛哭的跟兔子似的通红,有些不敢对视外婆的眼睛:“外婆我们什么就都没有带……”

        救护车还是把她们给送了过去。

        夏侯兰夏侯令这就全部往医院赶,王妈妈全家也都过来了,就连王爸爸都出现了,你平时不出现也就算了,现在老人都这样了,你要是还不出现,那就肯定会被人指指点点的。

        “到底是怎么弄的???”

        夏侯兰搂着自己妈,给外婆力量,这边外面坐了一排人,王冉还得麻烦简宁,这是没办法的事儿,他在这个医院啊,王冉都没有吭声,简宁就说了,他能帮的就肯定帮。

        “情况好像有些不好,颅内出血?!?br />
        严重倒是不那么严重,但是好了之后恐怕也会有后遗症,这人说话不能说利索了,将来行走有没有问题,这就都不好说的。

        外婆一听,只觉得眼前一黑,好好的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睡觉之前还好好的呢。

        “我这是造什么孽了???怎么不报应到我的身上啊,老头子啊……”外婆拍着腿就哭。

        典韦也没办法想躲也躲不开,按照外婆说的,现在这就开始了,一旦外公真的瘫痪,就不说未来只说现在住院,谁侍候?

        当老爹的进医院了,你儿女能眼看着不管?

        夏侯兰姜维上班,夏侯令典韦还是上班,乔芸上班全家人就都没有闲着的人,除了外婆就是王妈妈。

        外婆微微推开夏侯兰,夏侯兰还不愿意了,看着自己妈就来气,这个时候你亲生女儿在这里呢,你怎么总是对她比对我好???

        “真啊,可怎么办???你爸要是起不来你说……”

        外婆一脸的害怕,紧紧拽着王妈妈的手,抓的王妈妈手有些疼。

        “妈,你别担心,医生不是说了,也有能恢复好的……”

        “那你爸护理怎么办???”

        这就说到点子上了。

        “妈,我来吧……”

        外婆当着王妈妈就哭了出来,抓着王妈妈的手:“我就知道小真不会不管我们的,真啊,妈真是对不起啊,关键时候只能麻烦你,真啊,妈对不起你……”

        王妈妈拖着外婆,夏侯兰翻着白眼,没人能来照顾那就请护理工,再说了,这么多人呢,排班不就完了?

        姜维看了一眼王妈妈,自己出了一声。

        “妈,还是咱们轮班吧,这么多人呢,实在不行请个护理工也行……”

        夏侯兰就是这意思,干嘛用夏侯真啊,她算是哪门子的亲人?

        “是啊妈,姜维说的……”

        “你给我闭嘴……”外婆突然对着自己女儿就喊了出来,指着夏侯兰的鼻子:“你不孝顺啊,你爸现在这样你还请什么护理工?护理工能有自己家人亲吗?能有自己家人护理的好吗?你自己不孝顺别拉着小真,我们娘儿几个就都是欠小真的,你们给我听好了,以后你们大姐要是家里有什么事情,就都得给我办,谁要是欺负小真那就是欺负我,跟我过不去,要我的老命呢,背后说你们大姐一句不好听的话试试看,我撕烂你们的嘴……”

        夏侯兰有些愤愤不平,说的是什么狗屁话???

        谁欺负夏侯真了?还有她妈这是……

        夏侯兰脑子转了一下,不对啊,这老太太也没有疯。

        夏侯兰是觉得自己爸爸既然都这样了,当儿女的就应该照顾不管是出钱还是出力,至于王妈妈就让她一边呆着去,轮不到她,哪里就能显到她了。

        典韦看明白了,这出双簧戏唱的,你看老太太那个认真的劲儿。

        乔芸给外婆拍着胸口,外婆好像真的气的够呛,呼哧气喘的。

        典韦想说话,就欺负人被,你们也不能老是可着一个人欺负啊,你说这样是不是就有点缺德???她女儿未来还得参加高考呢,到时候真的有什么不好的怎么办?

        典韦现在就特怕这个轮回,毕竟她有孩子,自己不怕报应,孩子怕啊。

        “妈,我们……”

        “你闭嘴?!毕暮盍疃宰诺湮ぞ秃鹆艘簧?。

        典韦等老爷子从手术室出来,说是要先观察,自己随后就走了,回到家就没跟夏侯令说过一句话。

        “你这是干什么???大姐有时间就让她去嘛,全家就她一个闲人……”

        典韦冷嘲热讽的看着夏侯兰:“我说,你能不能给你女儿积点德???她以后是要参加高考的,你们就是欺负人换一个成不成?有事儿就大姐上,没事儿就我们?”

        “那妈都说了,你跟妈对着来?”夏侯令看着典韦。

        夏侯令觉得就应该这样,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叫老大去医院照顾怎么了?那难道就不是老大的爸爸?老大照顾就是应该的,应当应分的,别就平时嘴巴上挂着她是姓夏侯的,到真章这才能看出来。

        他们要上班,再说请看护的话,你知道现在好的看护多少钱?夏侯芳每个月补课的钱就叫夏侯令特别头疼了。

        典韦不乐意,推开夏侯令,自己就睡了。

        白天在单位,典韦娘家妈煮了一些咸鸭蛋就给女儿送来了,记得女儿喜欢吃,都是双簧的。

        “我看着你这不高兴啊,板着一张脸?!?br />
        典韦就对自己妈说了,什么玩意儿吧,你说哪里就有这样的人?

        “行了,你别管?!钡湮さ穆杩戳艘谎鄣湮?,这事儿说到底就是典韦那个婆婆没事找事儿,你当儿媳妇的难道真的能跟婆婆顶着来?除非你是打算要离婚,没有这个打算就别管了,你也没有伸手害,那就这样吧。

        典韦的妈声音平淡无奇,仿佛这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本来嘛,跟典韦就没有多大的关系,你就当不知道,没看见不就得了。

        *

        “你是不是傻啊你?姜饶要结婚,你得给孩子准备婚礼什么事情你不需要忙?姜维还上班呢,你开口干什么你?就显得着你了?”外婆一开口就很呛。

        夏侯兰知道她妈的意思,无非就是叫老大多辛苦一点,自己家又不是差这点钱,她宁愿雇人也不愿意叫老大老是出现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

        “妈,钱我出,你叫她回去吧,看着她我眼睛疼,她算是哪门子我们家的人?说给乔芸准备一点东西,你看看她那个样子……”

        外婆就拍着女儿的手,觉得这个女儿也是缺心眼。

        “小兰啊,你是不是傻???有免费的人你不用还要花钱,她愿意干就让她干被,你爸现在这个样子,别人能尽心尽力的照顾?你别以为护工就真的那么好,我告诉你,不是自己家人都白扯,就是自己家人,你爸醒了之后要是不能起床,大小便就都在床上,你能管?”

        夏侯兰可没有想到过这个问题,这就有点那个了。

        她是可以出钱,但是叫自己上手,她可不行。

        外婆这么一说,夏侯兰也就同意了,那用就用被,反正有免费的傻子,不用白不用。

        王冉有些不赞同,这还是请护工的好,因为自己妈妈也这个年纪了,王超当场就甩脸子了。

        “我说妈,你是不是有力气就没有地儿用???家里还有爷爷奶奶呢,你要是守在医院……”

        奔理想,能用谁?

        外婆能上手吗?就是上手自己妈一抢,人家不就直接推给你了?这是王超自己的亲妈啊,他不心疼自己亲妈,心疼谁?

        “行了,自己外公进医院了,你眼睁睁的看着不管?”

        按王超的说法,就这个护工钱自己家都不能给出,大家一起出,是他外公难道就不是别人的?自己不能看着,别人怎么就能看着?

        徐秋华这一看,合着婆婆你就看我没事儿做是吧?你就见不得我清闲是吧?

        “妈,家里王焱王凌爷爷奶奶这还有小姑王超,外加爸爸妈妈,我每天已经要疯了,妈……”徐秋华直接就跟王妈妈在医院蹦跶上了,她不干。

        叫她侍候老人去???

        要是王超的爷爷奶奶也就算了,那是没办法,就是真的到了那时候,那还有那么多儿子媳妇呢,怎么也轮不到自己身上,自己公婆瘫痪了那还有亲生女儿的,总不至于叫儿媳妇上手吧?

        反正徐秋华知道瘫痪的人又是床上吃床上拉的,想叫她伸把手门都没有。

        你给小孩子侍候屎尿跟大人那是不同的,死活她也不能干。

        简宁拧着眉头,拉着王冉:“劝阿姨请护工吧,这不是短期的事儿?!?br />
        王妈妈本来是要坚持自己来医院的,简宁跟王冉一商量,你也别在乎那点钱,干脆这个家就家里出,这样也算是为王妈妈省了力气不是,没有必要算计那么多。

        王妈妈就说怕护工照顾不好。

        “阿姨,我认识一个,我介绍给你吧,是我们护士长的一个亲戚,照顾病人照顾的就特别好的……”

        这下所有问题就都解决了。

        外婆叫王妈妈侍候外公,这是有目地的,王妈妈要是侍候那乔芸跟简宁见面不就是理所应当了?

        外婆坚决不同意,看了王妈妈一眼,自己本来想发火的,强压下去的。

        你爸养你到这么大,现在你爸落难了,人不行了,躺在病床上了,你当亲生女儿的就不能伸把手?你算是什么孩子?

        “真啊,你看我才夸完你,小兰他们这是上班没办法,但凡有一点办法我都不能看着你一个人糟,再说不是还有我跟你换班嘛,要是请人的话,对方是什么样的人这就都不知道呢,你爸现在这情况,不能说话,我是有听说有一些虐待老人的,到时候你爸……”

        “外婆这你就放一百个心,这个人是我们护士长家的亲戚,口碑很好的,人是从农村来的,很细心……”

        简宁直接就插嘴了,他完全就不给王妈妈反悔的机会,王妈妈原本一听外婆说,自己又心软了,是啊,那是自己亲爸啊。

        外婆把自己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看着简宁这样,自己不甘心啊,这是他们家的事情,“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简宁是姓简的,凭什么说话???

        外婆是没有在继续,可是看着神情很是不甘愿。

        徐秋华还不愿意呢,这钱他们家出,虽然不是从她手里出,那也是花钱啊,请护工一个月得两三千不?有那两三千给自己多好,凭什么给一个不认识的人???

        “外婆请护工的钱就应该大家出,我们家条件是最不好的,也不能就可着我们一家坑,外公难道就是我们家的外公吗?”

        外婆本来就愁没有地方可以发泄自己心里的不满呢,这下就算是找到途径了,恶狠狠瞪了徐秋华一眼。

        “你们都走吧,谁也不用,我自己照顾,我就不信了,还有我老婆子活着呢,我一个人能行,你们都走吧,别舍不得你们那点钱,我不稀得要……”

        王冉心里叹口气,这个嫂子就是完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

        都这个时候了,先把妈给劝住了,在医院熬着多消耗精力???

        不是王冉心狠,而是她爷爷奶奶这么大的年纪,老人家这都是说不好的,就像是外公前一秒好好的,后一秒不就躺下了,到时候自己妈不在家,爸爸经常下去干活,怎么办?

        真要是发生了怎么办?你不得不防啊,别人家都有条件,就唯独他们家才没有这个条件照顾呢。

        “行了嫂子你也别说了,外婆你别听我嫂子的话,这个钱我出?!?br />
        出钱就能解决的,那她就吃亏一点,总不至于永远叫她拿钱吧?

        王超一听看了王冉一眼,这简宁还在呢,你开什么口?你还没结婚呢,你钱就这么花呀?人简宁看见成什么了?

        王超是嘴上不说,但是不代表心里没有主意,这几乎就是王超的授意之下,徐秋华就闹,反正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王超也默许了。

        徐秋华先给姜维打的电话,本来嘛,找人也不直接找夏侯兰,那姜雯对自己家做的事情还没有过去呢,到现在她还记得就特别清楚呢。

        姜维态度很是爽快,说这个钱自己家出应该的,说就是他们家都出了都行。

        徐秋华是恨不得叫他们家都给出了,但是一合计之后婆婆的脸色就没敢,占便宜是占便宜,这个自己还是不占的为好。

        然后又给典韦打的电话,这就算是通关了。

        等外婆知道的时候也来不及了,夏侯兰嘴肯定饶不了王妈妈。

        “没有那个本事就别答应,答应了又反悔,你可真是当女儿的,自己家出钱怎么又合计不合适了,当初我就说了这个钱我出……”

        外婆的脸也是有点发黑,怎么就把自己儿女都给拉上了?

        这事儿是怎么叫外婆知道的,这还得感谢徐秋华,徐秋华亲自杀到银行去找乔芸了,教训了乔芸一个小时,告诉乔芸就应该孝顺她外公,现在她外公瘫痪了,她下班就应该去照顾,徐秋华嘴巴说的很快,乔芸都接不上一句话。

        “我说乔芸啊啊,外公外婆把你养到这么大也不图你别的,你说说外公现在住院,昨天晚上你怎么就能回家呢?”

        乔芸想解释,她今天要上班的啊,要是不睡觉的话,那今天怎么办?

        徐秋华可不管乔芸说什么,自己就直接又接着说:“我知道,小姑娘嘛谁不喜欢自由,可是乔芸啊这不对啊,大家都出钱了,怎么就没看见你表示?你爸妈是没有了,可是你还活着???平时外公外婆的钱你不都花了,到了这个时候就你开始装透明的?”

        徐秋华就是在意这个,老头老太太手里还有点钱呢,那你说王超可没有花着啊,所以想叫他们掏钱门都没有,乔芸就不同了,所有的钱就都花乔芸身上了,按照徐秋华说,这请护工的钱就应该乔芸出,乔芸一个人出了。

        乔芸的脸憋得通红,她讲不过徐秋华,最近因为跟张辽分手,自己在银行也不敢得瑟。

        “我一个月就这么一点工资……”

        “那你就不干了回家侍候外公去,这样大家的钱不就都省下了……”

        这给乔芸气的,说自己说不过,只能哭,徐秋华走的时候可是带着满脸的笑,你哭那是因为你可怜你外公了,你觉得你外公好可怜,当外孙女的哭两声不是应该的?

        乔芸要是不哭,徐秋华就该骂她了,徐秋华就是这样的人啊。

        乔芸回到家就跟外婆学了,外婆一听,差点没当场吐出来一口血。

        这就开始有护工侍候外公,外公说话有点不顺畅,据说过段时间还能再好一些的,外婆跟乔芸这就开始在医院护理外公了,但凡有点事儿就马上去找简宁。

        乔芸没有吃饭,外婆就带着乔芸过来简宁办公室了。

        简宁吃饭呢,看着有人推门进来,自己站起身。

        “行,那你就在你未来姐夫这里吃,病房里就都是消毒水的味儿……”外婆对着简宁解释着。

        乔芸低着头,自己时不时抬起头就看看简宁的表情,简宁的神情就铁定不是太开心的。

        “外婆,我有话要对你说……”

        外婆准备转身的时候简宁就喊住了外婆,外婆看着简宁,示意他说。

        “外婆我跟王冉就要结婚了,乔芸总是跟我走的这么近似乎也不是很好,我又不是负责外公那一科的,虽然说是亲戚,但还是应该拉开一些距离的,我是男人不怕,乔芸毕竟是个女孩子……”

        乔芸猛然抬起头,他这还是要拒绝自己吗?

        红着“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眼眶,他这是干什么???自己不过就是觉得病房里有消毒水的味儿,吃饭吃不进去要在这里吃一口而已。

        外婆把简宁的表情看在眼里,这简宁怎么就对乔芸不来电呢?

        “简宁啊,你看着都是你妹妹……”

        “要说有消毒水味儿我办公室里也都是,不然去楼梯吃吧,或者去外面吃?!奔蚰底抛约耗米徘永锩婺贸隼匆话倏榍莞擒?,可是乔芸不接,就跟木头似的,简宁把钱塞进她的手里。

        “这是姐夫请你的,去吧?!?br />
        外婆恨的牙就都咬下来了。

        这边简宁晚上当着王冉的面就直接开诚布公的就说了,在病房里,他也是正好过来,看见王冉在呢。

        王妈妈要过来,王冉到这里之后在跟妈妈一起回去。

        “下班了?”简宁对着王冉笑笑,王冉对着他点点头,自己额头上有点汗,他上班就没有办法去接她呀,自己白大褂的外衣兜里拿出来一包纸巾,要给王冉擦,王冉接了过来。

        “乔芸中午过来找我一起吃饭,说是嫌病房里有消毒水的味儿,这医院哪里就没有消毒水的味儿啊,我给了她一百块钱叫她出去吃……”

        简宁一句话等于对着平静的湖水面就扔了一块石头,外婆手里的毛巾没拿住就一下扔到外公的身上了,那水很烫,外公啊啊啊啊的喊着。

        王妈妈一听就上心了,医院哪里能没有消毒水味儿?

        乔芸这举动就很奇怪啊,你平时跟王冉都不是太亲,怎么就跟简宁那么亲呢?别说他们俩还没结婚,就是结婚了你也不能这样的啊,小姨子跟姐夫还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吧?这还不是亲的。

        王冉听明白了,想起来有一次乔芸跟自己喊的话,她说简宁应该是她的。

        王冉张着嘴,觉得这个世界真是疯狂了,如果乔芸是有那种念头的话,她也能算是一个人?

        病房里几个人几张脸几张表情。

        “你这么做是对的,我们俩还没结婚,你要是跟乔芸单独一起吃饭,我会误会的?!蓖跞奖ё偶蚰母觳捕宰磐馄判πΓ骸巴馄拍惚鸸治倚∑?,这样到底是不好的?!?br />
        外婆还能说什么?

        说起来也见鬼了,你说这个小简,就好像刀枪不入似的,怎么在他面前献殷勤就一点效果都没有,完全不起作用的。

        外婆觉得还得在简宁父母那边下心思,问题自己又遇不上。

        王妈妈脸上有点不高兴,是个人就知道这个时候应该避嫌的,你还特意找到办公室去了?

        “妈,这乔芸心里打什么算计呢?”王妈妈叫王冉跟简宁下去,自己就直接问出来了。

        要是乔芸心里没想法,她能干出来这样的事情?这就根本不可能的。

        外婆拉着老脸,自己想叫小真过来侍候她爸这事儿没成,没成就没成吧,她家出钱也行,最后被搅合成了大家出钱,这给乔芸创造一点机会吧,你说简宁立马就给捅破了。

        “能有什么算计?我送她下去的,这是姐夫跟小姨子,也是实在的亲戚……”

        王妈妈不能说外婆,王冉先回家的,她就没回去,自己就专门等乔芸呢,乔芸下班就过来了,一进门就看着王妈妈端着一张脸孔,外婆是出去王妈妈就跟着,好像怕外婆打电话通知乔芸一样。

        “芸芸啊,你下去买点水果……”

        外婆对着乔芸吩咐着,乔芸一愣,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叫自己下去买水果了,那桌子上不是还有嘛,可惜没等到她问出来,这边王妈妈就拉着乔芸的手往外走。

        “正好,我陪着你去?!?br />
        王妈妈对乔芸就没有那么多耐心了,你这么大的孩子,你就一点心都不长吗?

        “简宁是王冉的男朋友,乔芸啊,我记得你们不是很熟悉吧,对于一个不熟悉的人你就能提出来要去他的办公室吃饭吗?”

        王妈妈有些咄咄逼人,她不是傻子。

        乔芸节节败退,自己眼圈里含着眼泪,她就真的没有想怎么样,为什么要这样说她呢?

        “他是我未来姐夫,我就跟他一起吃个饭……”

        “你知道人小简是怎么跟我说的?”王妈妈上下打量着乔芸的脸:“人家会觉得你轻浮,一个女孩子就连一点稳当劲儿都没有,你就是喜欢这个医院的医生,你也不能缠着小简吧?叫外人看见了,到时候会说的多难听你知道?人家只会说王冉有个不要脸的妹妹想要勾引她姐夫……”

        “大姨……”乔芸就直接喊了出来。

        她有什么错?

        她不过就是要跟姐夫一起吃个饭,难道别人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吗?别人家为什么就不会这么刻薄的说话?乔芸带着一脸的受伤看着王妈妈,眼泪就掉了下来,哽咽的说着。

        “我爸妈都没有了,我知道大姨是觉得我占据了所有人的位置,那这也不是我愿意的,我已经很惨了,你们为什么就抓住我不放?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就把屎盆子往我的头上扣?大姨也觉得我好欺负是吗?”

        乔芸哭,这一经一过的人就都看着呢,你说这都成什么样了?

        乔芸对着王妈妈喊。

        “我没有想叫大姨帮我出首饰钱,那就都是外婆说的,大姨你要是担心这个,我就劝你不必担心了,我高攀不起你们家,我什么都不会要你的……”

        乔芸擦着眼泪,幽幽的看着王妈妈。

        “大姨也别那么担心受怕的,你们喜欢的人不见得我就喜欢,我就纯粹过去想避开消毒水的味儿,王冉姐的目光我不能欣赏,我不至于跟她去抢,就是抢,她能抢得过我吗?”

        王妈妈沉默了。

        她真是被乔芸给气的,这孩子是虎吧?

        说的什么狗屁话?

        又牵扯到她爸妈死的事情上面,谁盼着她爸妈死了?那就是死了,跟自己有一点关系没有?

        你说前阵子自己还觉得她挺靠谱的,跟自己又是道歉又是亲热的,你说这没有两天,这孩子心里还是对自己有怨恨是吧?

        “大姨我是真心想跟您好的,我爸妈死的时候您就没有说要把我接到你家里去……”

        这就是乔芸心里耿耿于怀的,因为王妈妈当初根本就提都没有提这个事情,她家条件那么好,养自己一个养不起吗?

        现在他们家不是养着别人的孩子,如果有王超跟王冉,她学习会那么差吗?

        成绩不差的话,会上那样的大学吗?

        这就都是因为大姨自私造成的,要不是因为她,自己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自己不再外婆外公身边得给他们减少多少的负担?

        王妈妈突然发现自己跟她讲就完全讲不过,她说的是人话吗?好像是外星球的话。

        你爸妈死了跟我有关系吗?我凭什么得抚养你???

        我跟你妈的关系又不是很好,她就是傻被,也得傻得有点分寸吧?

        “你心里这么想的?我真不知道你这孩子是怎么回事儿,我告诉你乔芸,我们家可没有养你的义务,一点都没有……”

        乔芸哽咽的说着:“我知道,我又不是你们家的谁……”

        “阿姨,回去吧,我送你回去,有些事儿不需要讲得那么清楚?!奔蚰纳舸雍竺娲隼?,乔芸张着嘴巴,好像很是吃惊,他怎么会从哪里出来一样,王妈妈也有点发傻。

        简宁觉得闹成这样就太难看了,可是有些话自己憋着不说,他很难受。

        “一个人的一生路就都是自己选的,在你抱怨别人的时候你就没有从自身想想问题吗?是你做了叫别人误会的事情,难道没有吗?”简宁的眼睛平静的看着乔芸,乔芸对上他的眼睛立马就转开了,对着王妈妈她就敢喊,可是对着简宁,要是他说出来前一次自己抱他的事情,大姨是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的,没有胜算。

        眼泪掉的更加的快,一脸被人欺负的样子。

        “你也不用哭,我觉得会哭的孩子不一定就会有奶喝,自己先摸摸良心然后在做人?!?br />
        王妈妈有些发傻,简宁这态度好像是有些过了,这些话自己说就好了,他何必出来做这个坏人呢。

        ------题外话------

        票票可以往这边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