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105  全能男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乔芸走了没两步,你说自己才来舅舅家吃饭,舅妈就加班?是躲自己躲出去了吧?

        乔芸觉得自己亲姨妈亲舅舅都在身边,自己身后是非常有人的,哪怕就是亲姨妈亲舅舅家没人,那还有候补的大姨呢。

        典韦是丝毫面子都没有给夏侯令,你能做你就自己做,不能做你就买着吃,反正我是绝对不给你做的。

        天天在娘家带着女儿,那待遇犹如女皇,自己妈都包了,家务活都不用干了,要怎么得瑟就怎么得瑟。

        “芳芳啊,赶紧来吃饭?!?br />
        芳芳的姥姥就喜欢这个外孙女,主要是自己给带大的,小时候竟放她身边了,那没有办法,谁叫夏侯芳命不好,自己投胎晚了,乔芸父母那时候已经过世了,外婆把乔芸接到身边,那乔芸真是千娇万贵的,碰一下你都也许能给碰出来事情,外婆不给典韦带孩子啊。

        “姥姥,你怎么就知道我今天就馋红烧肉了?”夏侯芳吐着舌头,坐下身就开吃,典韦摸摸女儿的头发,那谁家的孩子好也没有自己家的好。

        典韦她妈还是给夏侯芳说了,那离家出走能随便就做出来的嘛?你要是有个好歹的,你叫你妈妈怎么活?

        夏侯芳一听这个自己嘟着嘴:“你还是先问问我妈都做了什么吧,弄的我到现在看见王冉都心虚,本来端午节想去蹭饭的,我都没好意思,怕看见未来姐夫我不知道说什么?!?br />
        典韦妈想想,问夏侯芳:“那这件事情是你妈做主要这样做的?”

        夏侯芳一想,那肯定就是她奶的事儿,别说她不孝顺,她就觉得自己奶奶怎么就那样呢?就为了一个乔芸,乔芸有什么好的?假惺惺的要死,自己要是男人就是世界上没有女人了,也不要她,除了会哭会干什么?

        夏侯芳就在桌子上抱怨。

        “她每次一哭起来的时候我就想戳瞎她的眼睛,把她眼珠子给抠出来然后当玻璃球玩……”

        “芳芳……”典韦喊了一声,这什么孩子???这边吃饭呢,这就说上这么恶心的话了?

        夏侯芳对着典韦笑笑,耍贱,自己妈还是不能得罪的,毕竟零用钱取决于她妈的态度。

        夏侯芳这一天并没有等太久,端午的时候是说叫王冉请,可是王冉人没在啊,出差回来想起来这事儿了,他们去的那地方之前下过几次冰雹,你说这个天也有点不正常,果实大部分结出来的都特别少,好在接下来天气缓了回来,当果农就是这样,看着老天爷的赏赐吃饭。

        “芳芳,放学没呢?”

        王冉坐在车上,拿着自己的包翻东西,简宁拧拧眉头,自己把她的包撑开,王冉对着他笑笑,找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钱包,钱包呢?

        钱包……

        完了。

        肯定是丢了。

        “放了啊,今天放学的早,姐想请我吃饭???”夏侯芳厚脸皮地问着,自己问完就傻笑了出来。

        她也觉得自己脸皮挺厚的,可那是亲姐啊,不是干的,自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黑自己姐,那就是应该的。

        王冉闭闭眼睛,到底是在哪里丢的?

        “钱包丢了?”简宁比着口型看着王冉,王冉对着他点点头,丢钱包本来就不是一件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神情颇有些哀怨,简宁笑笑把自己的皮夹子拿出来放到她的手心里,那意思还有自己的呢。

        “姐现在跟简宁哥过去接你,想吃什么?”

        夏侯芳嗷一声就从床上起身了:“真请我吃饭呀?那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br />
        从床上跳下去自己美滋滋的扭着小腰,对着镜子:“你怎么就那么美丽呢?这是谁家的孩子,谁生的你啊,太美了,晃瞎我的狗眼了……”

        “说什么呢?这孩子一个人疯疯癫癫的……”典韦无奈的摇头,这什么孩子???

        就不能老实一会儿。

        夏侯芳翻了半天也觉得自己没有合适的衣服穿,见未来姐夫,这是正式见面啊,自己应该庄重,可惜了要是有什么晚礼服之类的就好了,问题她没有这些啊。

        “典韦女士,你应该为夏侯芳小姐准备一些晚礼服,这样她在重要的场合就不会抓瞎了?!?br />
        典韦没好气的拿着手里的靠垫照着女儿就砸了过去,夏侯芳接了一个正着,典韦她妈吊着的那口气终于喘了出来,哪里就有妈妈还跟女儿这么闹的,真是胡闹。

        夏侯芳张着大嘴晃着自己的舌头。

        “收回去,这像是什么样子,多难看,同学找你吃饭?”

        他们同学那活动那个多啊,今天这个有事儿明天那个有事儿的,其实说白了就是拿着父母的钱想方设法的糟践,糟践没了心里也就踏实了。

        “这次不是,我王冉姐,说是要请我吃饭,我走了?!?br />
        典韦嘲笑自己,你看看你做的事情?你女儿就跟王冉好,结果你还出手黑了王冉一把,这是王冉不知道,要是知道了心里说不定就怎么恨自己跟芳芳呢。

        王冉跟简宁才要开车过去,王亮来电话了,提要求,没别的意思,就是点名自己要蹭饭。

        “你要是不介意那你就来,请我妹妹吃饭?!?br />
        王亮笑,念高中的妹妹,穿短裙的妹妹?

        王冉翻着白眼:“她穿运动服,不穿短裙,别把你看的某些东西加诸在我家芳芳的头上?!?br />
        王亮就不明白了,自己看什么了?他不过就是当时脑子里闪过韩国的那些制服而已,他看什么了???

        反问王冉:“是你自己看了吧?!?br />
        王冉懒得跟他争辩,这边王亮打车过来,从出租车上跳下来,跑过来敲着车玻璃,等王冉降下车窗:“赶紧的,给我十块钱,没零钱,司机等着呢?!?br />
        这就是混熟了。

        王冉从简宁的钱包里找了一张二十块的放到王亮的手里,王亮跑了过去又跑了回来,一头是汗的上了车,带上车门。

        “这钱得加倍还啊?!?br />
        王冉打趣的说着。

        “行啊,没问题,你说话我照办小意思?!?br />
        几个人等了没有多久,夏侯芳就从楼上跑下来了,扎着两个辫子,真是青春逼人啊,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年纪小一样,蹦蹦哒哒的看着一边的车,觉得就是这个了,她姐说的是黑色的,跑过来,王冉推开车门。

        “这车看着不错啊?!?br />
        至少外形挺酷的,夏侯芳打开后车门,王亮跟她打了一声招呼:“海,小美女?!?br />
        这小美女不错啊,清爽型的。

        夏侯芳还一愣呢,这是谁???不是请自己吃饭嘛?不过她个性本就是比较活泼,自己打开车门上去碰一声关上车门。

        “走吧,出发?!?br />
        百度搜索“六夜言情”看最新章节比了一个前进的动作,夏侯芳就发现某人的视线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好像探测器一样,她挑着杏眼看着王亮,小姑娘一脸的恰北北:“看我干什么?没见过美女?”

        王亮觉得自己好像很久都没有看过这类型的了,太清纯了,清纯一看就是学生妹,叫他都有点怀念当年当学生的感觉了。

        “美女?我看看,我看看,这天怎么突然黑了……”王亮就降下车窗探出头,然后妆模作样的摇摇头:“原来是有人在吹牛啊,长成这样自己也好意思号称自己是美女?”

        夏侯芳用鼻子冷哼着:“觉得天黑,那是因为你眼睛上带着一个黑色的墨镜,叔叔?!?br />
        王亮看着王冉:“你妹妹叫我叔叔,那你是不是也得喊我一声叔叔???”

        “我说嗨你这个人,挺没劲儿的,那你的意思简宁哥也得叫你一声叔叔被?简宁哥的爸爸跟你是哥们?”

        夏侯芳本来就是一比喻,结果王亮一想,简宁他爸跟自己当哥们?饶了他吧,他上辈子得做错了多少事情才能受到这样的惩罚啊,饶了他吧。这么一想,有了几分尴尬,讪讪的笑着,不去搭夏侯芳的话。

        夏侯芳这姑娘是跟谁都能称兄道弟的,她说要吃披萨,就喜欢吃这个,才进门,门口坐着两个男生。

        “芳芳……”

        “好小子,你们怎么来这里吃饭,也没叫我一个?”夏侯芳直接就过去了,王亮坐下身把自己手里的手包扔在桌子上,王冉点东西呢,简宁看着他:“今天没有事儿?”

        “别提了,晦气,车子爆胎了?!?br />
        夏侯芳跟同学哈拉完了,自己回到位置上,双手撑着脸看着简宁,王冉就问她看什么。

        “看帅哥被,简宁哥要是在我们班上,能晃瞎那些花痴的眼睛,真是帅啊,完美的艺术品……”

        这孩子口没遮拦的,你说把简宁给弄的满脸红,她就捧着脸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你,好像故意似的,王亮上手把小白痴的魂儿勾回来,夏侯芳就不干了。

        “你搂我干什么???我可告诉你,你别看着我思想前卫,其实谁碰到我的身体我就会嫁给谁的,离我远一点听见没?”对着王亮这个凶啊,对着简宁又像是春天里的太阳,眯着眼睛:“简宁哥,我姐好吧?其实我姐优点可多了,我给你数啊,她会做家务,会挣钱头脑好……”

        王亮撑着眉心:“小八婆,你说完了没???”

        夏侯芳用眼刀子飞王亮:“我说怎么哪里就都有你的事儿呢?别跟我装熟悉啊?!弊范陨贤跞降氖酉撸骸敖?,换个座位,我挨着简宁哥坐,受不了跟一个叔叔辈的坐一起,都老的跟什么似的,还穿成这样就出来了,丢人?!?br />
        王亮被气的笑了出来,这孩子够毒舌的了她,这话她都能昧着良心说出来?

        “简宁哥我给你看看手掌算算命运被……”

        王亮没憋住,差一点没一口水都喷在了夏侯芳的脸上:“得,我算是服气了,丫头你是念书呢,还是研究这些玩意呢?”

        夏侯芳不管,自己妆模作样的拿起来简宁的手,真好啊,当医生的手,果然这次自己见识到了?!凹ㄍ瓯??!?br />
        王亮噗一声,吐血了,不不不,吐水了。

        如果他跟人家一样喷出去水那样至少还有一个美观程度是不是?他是本来合计听听这黄毛丫头有什么高见,结果还没开始呢,她就结束了,这就比男人那个的都快,这水本来喷出去的时候是挺有力量的,最后可能是跟自己的想法带着某种程度的联系,就变成了在中间水打弯,就小口的都吐在桌子上了。

        哎呦这顿饭吃的,就看着他们俩吵嘴玩,王亮也不觉得丢人,自己就跟夏侯芳吵。

        *

        “你想想是不是落在哪里了?”王妈妈就合计钱包还能丢呢?

        王冉想不起来了,肯定是在包里丢的,如果拉链是开的她还能一准知道是小偷光临,看起来这个小偷比较有礼貌,拿走她的钱包之后还把她的包拉链给拉上了,钱包丢了其实并不可怕,就是钱丢了,她也能安慰自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那丢都丢了,着急上火有什么用,可是不办卡费劲儿啊,她的医疗保险卡还有一些别的,房屋基金加一起一堆,你跑去吧。

        果然就是补办卡就是各种折腾,王妈妈要给王冉去办,王冉说还是自己去吧,怕她妈办不明白事情。四婶总是来看王凌,母子俩在肯德基坐着呢,四婶就告诉王凌。

        “你记着一点将来要是结婚了,跟你大伯要房子?!?br />
        王凌坐下来他妈就开始说这个话,王凌眉头一扬:“我自己还有亲妈呢,叫人家给我准备什么房子?”

        四婶这就给儿子说,她说的就都是歪理,姓王的差不多都有钱这个不假,但那个钱并不是王爷爷王奶奶给的,而是他们自己拼出来的,五叔家跟三叔家最为有钱,四婶就算计着:“我走的时候你奶奶什么都没有叫我带走,房子我留下了,那将来房子要动迁,那就都是你的钱儿子,你听妈的话,等真动迁了,钱放在妈妈的手里,妈也不会坑你?!?br />
        王凌不说话了,四婶这是听到风声了,说是那边有可能会动迁,要是知道会动迁她就在等等了,那房子你看不起眼,问题现在房价多贵???一天一个价,就跟飞似的,她要是晚点走,那钱就都是自己的。

        “你大伯家里养鹿有钱,你三叔养水果,你三叔家一颗樱桃树就出七百斤的樱桃,就他家里那些树,樱桃熟了就这么几天进账就得三四万……”

        这些是四婶早就知道的,老三家有钱,可是老三家原来也是农民啊,好好的就发成这样,不是老爷子老太太背后偷偷给了,你信吗?什么叫靠着自己愤怒啊,那她跟老四俩就没奋斗过?

        那还不是穷的这个可怜,虽然不至于要饭,那钱没有人家多啊。

        老五家就更不用说了,那一年说不定进账几百万呢。

        王凌听着有点不高兴,别人再有钱那也是别人的,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他就求自己能发挥好点,然后考个好大学离开这里他就算是人生圆满了,将来娶一个不错的老婆。

        四婶看出来自己儿子犯傻了,那是他大爷,他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那自己把他生下来,妈妈就肯定要比大爷亲啊。

        “王凌啊,你记着妈妈的话,没有人可以为你生为你死,这个世界上就是你老婆都做不到的,只有你妈我?!?br />
        四婶跟王凌吃完东西自己就回去了,她现在是给人做后妈,你还别说,对现任丈夫的孩子比对王凌都好,那是一定的,王凌她都没要,现在给那两个孩子又是做饭又是洗衣服的,要说四婶嫁的这个男人对她也算是不错了,孩子都改口叫妈了。

        “我听说你家那边好像是要动迁?你离开的时候房子是怎么说的?”

        得,这还有外人惦记上这房子了。

        四婶就说自己问王凌了,好像没信儿:“他是我儿子,肯定能听我的,你也放心,将来钱到了我手里,孩子们都叫我妈我不能亏待他们的,别的不说,房子我给出了……”

        二不二???

        你跟人登记才多久???人家才叫了你几声妈啊,你就把人房子给解决了,既然你这么豪爽,你怎么就没想着把你亲生儿子接到身边呢?

        王凌的袜子一脱拎着就往卫生间去,这还是没养成习惯,不想自己洗,扔到盆里自己就翻身回屋子里了,王冉打开门上卫生间,自己看着盆里的袜子,她就想给洗了,可是这已经都多少次了?

        她跟王凌婉转的也说过,这孩子是不是有点心太粗了?

        百度搜索“第五文学 ”看最新章节自己给洗不是不行,她是做姐姐的,可是以后呢?

        王冉在门上敲了一下,王凌抬起头,他最近压力大,视力一直降个不停而且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了,王凌看着王冉进来,自己就先开口了:“姐,我好像有点跟不上,光是靠学校的补课还是不行?!?br />
        王凌说的很是困难,他现在就需要在请老师来帮着他讲讲,要是靠自己学肯定不行的。

        王冉点点头:“行,我去找找看,王凌啊,姐跟你说过了,袜子自己随手就洗了,家里你看你大伯跟伯母一天还得干活……”

        王凌打了两个喷嚏,好像有点着凉,也没往心里去,就洗一双袜子,大伯母还能累死???

        “姐,你先出去吧,我还复习呢?!?br />
        王冉眉间紧蹙。

        周末徐秋华带着王焱回来蹭饭,王超跟老板出差了,徐秋华缠着王妈妈,死活就要搬回来,说房子就是空着她也要搬回来,一脸的讨好。

        “妈,我真错了,我真知道错了?!?br />
        王妈妈没好气,你说这人没皮没脸的,她都说不行了,每个周末就回来墨迹她,她说的话她听不懂???

        “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我说不行就不行……”

        “妈,王焱都营养不良了……”徐秋华一直白话着,你老太太不心疼我,总要心疼自己的儿子孙子吧?王妈妈果然就动摇了,王冉换了衣服出来,王妈妈一愣,不是说不出去了,徐秋华开口问了:“小姑,你这是要去哪里???”

        “王凌说有点跟不上,我想看看给他找个老师一对一补一段试试看?!?br />
        徐秋华脸色就变了,吸吸鼻子,有些瓮声瓮气的:“小姑,你给王焱花钱那是因为王焱是你亲侄子,你给王凌花钱算是怎么回事儿???现在一对一你知道要花多少钱?”

        王冉看着徐秋华:“他也是我弟弟啊?!?br />
        徐秋华不说话了,这要是王凌自己提出来的,那王凌可真有本事,自己妈都不管他,还敢提这个要求?

        徐秋华到底还是搬回来住了,王妈妈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看着王焱,毕竟孙子是自己的,你说就徐秋华这个劲儿,孩子早上也许就吃不到饭,晚上被接的晚。

        孩子之间虽然不比这个,但是你想人家都走了,你妈迟迟不来接你,孩子心理上也是会有些变化的,王焱就跟王妈妈说过,说自己班上的一个男孩子可可怜了,他爸妈都离婚了,幼儿园还给王妈妈打过来电话过,叫王妈妈去接王焱。

        徐秋华一搬回来又立马开始勤劳了,她至少能装三天,三天之后就回原样了,王奶奶知道就跟三婶说。

        “就你嫂子这样,不欺负她就怪了,秋华这是命好啊,摊上这么一个软柿子婆婆,想怎么捏就怎么捏?!?br />
        三婶呵呵笑:“妈,你可别这么说,到底是儿子,还是要在身边的,我看秋华也就贪点便宜,人不坏?!?br />
        “贪点便宜?老太太还活着呢,就算计上老太太的钱了,这叫贪点便宜?”

        三婶赶紧转移话题,说三叔就想买个机器,承包地铁这活儿,王奶奶一听,脸上少有的出现了犹豫不决。

        “这个赚钱是挺好,但是你也知道,跟政府做生意这个生意不好做?!?br />
        本来就是,你做果园你的东西卖出去至多也就一段时间钱就回来了,下次这个人要是不给你钱,你也可以不卖给他,除非你的生意不好,需要受他的钳制,但是修地铁就不同了,花出去的钱,到时候在要,就不那么好要了。

        王奶奶没当过官,没做过公务员,国家的这点事儿她不懂,但是她了解人心。

        “你们家现在这规模就不错了,你要是听我的,就好好合计合计,跟他们做生意并不是那么好做的?!?br />
        三叔三婶手里有点钱,你说儿子还没毕业呢,没娶老婆,就是娶老婆能用几个钱?钱没有地方用啊,还是别人给三叔出的主意,三婶倒是觉得干不干都行。

        “我是劝过他,但是我看着他的样子是想干?!?br />
        王奶奶少不得得叮嘱:“我们家上面可没有关系啊,一旦这个钱要不回来,你们想过嘛?”

        三婶觉得不可能吧,那你说政府修地铁还能拖欠他们这么一点钱?

        三婶跟三叔还是干了,甚至车每天拉着简易房子全城跑,到地方就把简易房卸下去然后让工人休息,王奶奶说什么了?

        不算是前期三叔跟三婶怎么把钱投进去的,就单说现在上面欠他们家的,一个巴掌,五百万。

        你要?

        你过去要,人家就跟你哭穷,没钱啊,你来一次,给你个十万二十万的,反正你指望全部都要回去,那不现实,你又不能停手不干,这给三婶气的,早知道就听老太太的话了,她当着老太太还不敢说,王奶奶一问,她就睁眼说瞎话,说不欠自己钱,都给了。

        她敢说欠嘛?

        老太太当初就说,你知道那个钱你能要回来?那时候三婶觉得这钱好像来的还是挺容易的,现在知道了,也懵了也没有办法了。

        王奶奶提前轮到王妈妈家了,老太太就跟王奶奶当成笑话的一样说。

        “我问,就跟我没有啊,她那个脸色难道看着就像是没有的?自己的碗有多大就吃多大的饭,非要往死里撑,那现在好了?”

        王奶奶可不一点不可怜三叔三婶,这钱不至于欠黄你的,肯定早晚都要给你,但是能拖多久这就不好说了,特别你要是遇上上面负责任换班,那就倒霉了,你就跑去吧。

        这边你不能停手,那边你还得继续砸钱,然后钱要不回来。

        “妈,不能的,我问王超了,王超说钱不可能打水漂的……”就是看回来的时间长短而已,只要能拖得起。

        这也是三叔和三婶还不至于发疯的原因,他们家还算是比较有钱,能抗住,水果这边真是一年不少出啊,那边拖着他也能拖起,就一次一次过去要被,就是麻烦了一点。

        “该,活大概,养自己的水果就完了?!?br />
        这就是贪心惹的货,所以叫你现在很麻烦,王妈妈听了笑了出来。

        “你别笑,也说你呢?!?br />
        王妈妈心里想着自己家可没有老三老五那么本事,王爸爸也就会养鹿,自己家养鹿进也就是那些,从来不多,因为进多了,就容易叫鹿生病,地方就那么大,该养多少是多少,而且王爸爸这个谱很有。

        晚上简宁来家里吃的饭,王奶奶亲自下厨做的,杂酱面。

        黄瓜丝、黄生米、肉丝豆瓣酱混合,王奶奶就负责做,剩下收拾残局的活那都是王妈妈跟徐秋华的,徐秋华心里就叹气,不是应该在三婶家住一段时间的嘛?怎么就提前回来了?

        二婶的妈好了没有一段时间,都没有发现几点没的,人就去了。

        这给二婶哭的,结果老人办丧事的时候兄妹几个还打起来了,弟妹说老太太给二婶留东西了,二婶真是哭都哭不出来,还在人没了她改尽的义务自己都尽了,从今以后自己就只当没有这些亲人。

        可是他们还不放过二婶,二婶条件比他们好那是事实。

        “我妈都留给你什么了,你认了不就完了?妈手指上头的戒指呢?”

        二婶娘家妈身上的耳环跟戒指就都是当初二婶出钱给买的,二婶是想着,老太太人都没了,这些东西她也不愿意给别人,自己也不想要,就打算到时候下葬直接扔里面,别人也不知道就这么地了,结果就因为这点东西就打起来了。

        人家两个弟妹那眼睛尖的,早就算计上了,这是属于儿子的。

        二婶的姐也急眼了,怎么又是你们儿子的,分家产的时候她当女儿的就一毛钱都没有分到,二婶看着眼前的一群人,打的这个火热,自己老娘人没了,你们不说哭一哭,把你们不管怎么样都给拉扯大了吧?

        难道就真的一点怀念的心情都没有?

        这事儿闹过去了,他们说不让放进去,二婶第一次发飙。

        “东西我买的,钱我花的,我说扔进去就扔进去,你们有本事就等妈埋完土的你们在给挖出来?!?br />
        这说的贼渗人的,谁能干那个事情?这都是有说道的,万一影响自己的将来怎么办?

        这又开始说账,兄弟开口说过去的人情来往都是老太太走,要求把所有的账写一起,然后儿子平分,这简直就是笑话啊,几个儿子儿媳妇抱成团,因为他们这边就没什么人,但是二婶家不同啊,能接两三万呢吧,都是冲着她来的。

        二叔在屋子里叹气,脾气也是老好,要不然早就打起来了。

        “二叔,怎么叹气呢?”

        “冉啊,工作忙不忙???”

        二叔看着王冉,叫王冉赶紧坐,王冉也听见外面打了,到了这一步就真挺可悲的,二婶在医院花钱抢救自己老娘的时候,这些人就不知道都躲到哪里去了,现在人没了,他们还算计上了。

        三婶看不过去。

        “差不多就得了,别给脸不要脸,东西那就是你的?这钱是我们妯娌花的,个不要脸的,你们也敢伸手?!?br />
        “亲家小婶儿这话你说的就不对了,怎么我们不能算???那过去钱就要都是老太太花出去的,今天是老太太死了,大家是冲着谁来的?”

        三婶真佩服,你这口才不当外交官白瞎了,你要是出去应战你肯定合适,不是你的都说成你的了。

        “我肯定是冲着我二嫂的面子来的,我不是冲大姨娘来的……”

        二婶哭的都哭不出来声儿了,她是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真真的伤心啊,除了她还有谁哭?大家都算计钱呢,好在二婶这是有两个厉害的妯娌,五婶跟三婶就联手了,个不要脸的这些人,还敢来上门闹?

        没钱穷的是不是?

        这打的骂的就成了一片,王冉劝着二婶别上火。

        “冉啊,你看见没,人走茶凉啊,谁会想念你啊,都恨不得盼着你早点死呢……”

        王冉拍拍二婶的手,因为闹的太难看了,根本就没有挺灵三天直接第二天早上就出殡了,二婶都哭晕了,那个女儿就连一滴眼泪都没有,人家的目的性很是明确,我能挣,我就挣一把,我挣不到我也不算是白来了是不是。

        二婶躺在炕上,自己有些上火了,王冉跟简宁进来,二婶赶紧就坐了起身。

        “小简来了啊?!鄙ぷ泳透坡嗨频?,她真不愿意起来,可是没办法,到底是王冉对象。

        “二婶,你头是不是有点发热???”

        简宁给二婶拿了一些药,两个人回去,在车上王妈妈就叹气,谁都有生老病死的一天。

        “阿姨,明天我跟你去爬山吧?!?br />
        王妈妈看着简宁,就她跟简宁两个人?

        王冉明天要上班,王爸爸是肯定出去不了的,家里有活啊,简宁跟王妈妈就约好了,早上王冉提早起来的,给自己妈跟奶奶灌了两瓶水,王奶奶是精神抖擞的。

        王冉把手里的水瓶交给简宁,低声交代着,毕竟奶奶都这个年纪了,完事还是要小心的。

        “晚上一起吃饭吧?!?br />
        王冉觉得他们爬山就爬一天,这个不太现实吧,哪里就有这么大的山啊。

        简宁开着车载着王妈妈跟王奶奶就奔着目的地去了,爬山用了一个多小时,从山上下来吃了一点饭,然后带着她们去鲁迅美术学院转了转。

        鲁迅美院那边修的还是比较漂亮的。

        “奶奶,你喜欢吃豆沙包嘛?”

        从里面溜达一圈出来,扶着老太太上车的时候,轻声问了一句,简宁的神色有些倦意,但目光沉静的很,王奶奶在他的脸上也找不到什么。

        “豆沙包?”

        简宁带着两个老太太去的民族村,那边有一家特别出名的做豆沙包的,用的就是最原始的那种锅,她家是不外送的,有个小媳妇儿就在外面烧火呢,王奶奶坐在椅子上就能看见外面,这地方可是不错,她没来过。

        王妈妈跟王奶奶吃的都比较香,晚上又加上王冉一行人去烤的肉吃。

        徐秋华饭菜都做好了,喊公公上来吃饭,王爸爸说自己还没干完活呢,叫她自己先吃,喊王焱吃,王焱说他要等他姑姑回来,估计能给他带好吃的,王超也不回来吃,整个家就自己吃饭。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徐秋华就听着钟表闹心的声音,他们到底是去哪里了?

        你说这都快九点了,怎么还没回来呢?

        王奶奶今天可真吃高兴了,一条龙服务啊,下车的时候扶扶自己头上的帽子,问着简宁:“就真那么好看?”

        简宁点着头,说真的特别合适奶奶的气质,王奶奶拎着小包就进去了,王妈妈叫简宁开车慢点。

        “今天是不是特别累???”王冉狗腿的双手按着他的肩膀,自己踮着脚按的颇为吃力,得用力才能叫他觉得舒缓嘛。

        简宁眯着眼睛。

        “有那么一点?!?br />
        “那小人给你按摩,你好好享受就行了……”

        王爸爸看着前面那两人,自己咳了一声,那两人立马就分开了。

        “进来坐啊?!?br />
        “叔叔那我就回去了,时间太晚了,王冉也得睡觉?!?br />
        王爸爸很纳闷,自己脸上写什么了?他们有话那就说嘛,干嘛自己一上来,他们就要散了?有话可以尽情说的。

        徐秋华一看,这都快十点了,人才回来,去哪里了?

        王奶奶回了自己的房间,王妈妈也回了自己的房间,两个人都得换衣服,今天溜达的也挺累,去了好多的地方,王妈妈给王焱带了两个豆沙包,不过有些凉了不好吃。

        “王焱睡了没?”

        王妈妈带上自己房间的门,看着徐秋华问着。

        徐秋华就有些抱怨,这孩子现在就一点都不听话,说不吃饭就不吃饭。

        “妈,王焱说要等你回来吃,这不你不回来他就不吃,我怎么说也不行,一直饿到现在?!?br />
        王妈妈看着这个时间,在把孩子叫起来在折腾,还是算了吧,看了王爸爸一眼。

        “你吃了没有呢?”

        “我没吃呢?!?br />
        王妈妈给王爸爸热饭,还别说简宁这孩子挺好的,她才知道自己吃过的东西就太少了,原来有那么多的东西都那么好吃,以前有好多自己听都没有听说过的,今天真是过足了嘴瘾了。

        王冉拍拍简宁的脸,自己收回手。

        “那我进去了,你路上慢点开,晚上好好休息?!?br />
        简宁点点头,看着她进去自己才离开,上了车发动车子就回家了,王冉打开门,简宁给王爸爸跟王焱徐秋华都准备了,有些不方便带回来的那就没有办法了,王焱本来睡觉呢,结果听见有人说话,自己就醒了。

        “我们吃的可比这个好吃多了,当时端出来热乎乎的……”

        王妈妈跟王奶奶一搭一唱的,徐秋华吃着一开始觉得味道是不错,那现在就觉得这胃口不见得有多好了,不就是豆沙包嘛?几块钱一个???撑死五块钱一个,至于吗?

        “那妈下次我也领你出去吃?!?br />
        王妈妈没好气的笑了出来:“领我出去一回就带着我去吃豆沙包???”

        徐秋华心想,你看,刚才说好吃的也是你,现在说不好吃的又是你。

        王妈妈躺在床上就跟王爸爸嘟囔:“王冉嫁人我是真不舍不得啊,不过嫁给简宁我真是觉得是我女儿高攀了……”

        王爸爸都已经睡了,王妈妈彻底精神了,回来的路上自己还困过,现在彻底清醒了,吃东西的时候简宁对奶奶就那个好啊,这不是能装出来的,一个人能对老人有这个爱心,心肠一定就是好的。

        简宁洗完澡都准备睡了,看见王冉发的短信。

        亲爱的,我要是没有遇见你,我要怎么办呢?弄不好我就要去当尼姑了,这么可爱的大兔子去当尼姑,你觉得是不是暴殄天物?小兔子晚安,好眠。

        他只是拿着手机静静的重复看了几次,眸子直直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