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96  曾经过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简宁母亲的手臂往旁边横了一下,感觉床上好像没有人,自己坐起身,果然床上就她一个,双腿下床扯过来一边的睡衣穿上,又果然被她给料到了,书房的灯依旧亮着,自己踩着拖鞋下了楼,还好家里的佣人睡的够警觉,她一下来,就马上有人出来了。

        “不用你,回去睡吧,我给他倒杯水?!?br />
        简宁母亲在自己的家里懒得对佣人保持什么所谓的脸面,冷冰冰的一张脸,佣人赶紧就回去睡觉了,进了厨房倒了一杯温水,自己抬手打开上面的一个柜子从里面那出来一个小袋子,这是简宁父亲早晚都要喝的,旗下集团研究出来增强身体抵抗力的一种带冲剂,用小汤匙搅动搅动,自己觉得浑身累,坐了下来。

        她曾经以为自己是嫁不进来的,毕竟那时候有些事情大家都是彼此清楚的,可是大跌眼镜的是,最后她依旧嫁了进来,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肚子,可惜肚子不争气,告诉自己别去想了,想她年轻的时候都生不出来,难道到现在就能生出来了?

        起身端着水杯上了楼,走到尽头书房的位置停住脚步,在门上敲了一下。

        “小说领域”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老公,我能进去吗?”

        简宁的父亲打开门,看着外面的妻子,简宁母亲把手里的杯子递给他:“自己要注意身体,毕竟不年轻了,有什么事情叫简禛他们做,好了我不嘟囔你了,我回去睡了?!?br />
        简宁父亲接过杯子,自己跟简宁母亲就一起回到卧室的,一口气喝掉然后放在一边就上床睡了,简宁母亲去关灯,自己看着他笑笑,这辈子有没有自己这么傻的女人,只要看着他就会觉得幸福的?

        他对自己好吗?

        恐怕不好吧,他就是对着亲儿子都这样呢,睡吧睡吧。

        *

        伟亮家里,伟亮的妈妈突然间就来兴趣翻找过去的老照片,下午从自己妈妈家就把一些老照片拿了回来,戴着老花镜一张一张的看着,那时候的自己多漂亮?还有王亮的妈妈,简宁的妈妈,她们几个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现在不行了,都残了。

        也就简宁的母亲保养的好,不过她的年纪本来就比她跟王亮的妈妈小了九岁。

        翻着翻着看到其中的一张照片,伟亮的妈妈不敢相信的拿了起来,她以为那时候所有的照片就都被烧了,照片上的女人是个大美人,黑白色的照片也挡不住那张美人脸。

        人家老话说,美人福薄,现在来看……

        “呦,妈这美女是谁???给我介绍介绍,要是我未来老婆有这模样,我立马就拉着她去结婚?!倍挝傲潦挚?,本来没打算合计回家,这不家里老太太念叨嘛,喝完酒就想起来了,就开车回来了,把车钥匙往桌子上一扔,自己拿着照片看。

        伟亮的母亲说起来朋友,眼睛立马就亮了起来。

        “妈妈的女同学,很漂亮吧?”

        伟亮点点头,那时候的美女绝对就是纯粹的,没有任何人工的色彩,美。

        “这位阿姨怎么没有看见跟你走动呢?”

        伟亮的母亲起身从儿子的手中将照片拿了过来:“她啊,人在国外,所以你没有看见过?!?br />
        段伟亮坐正身体,就在他妈从自己手中把照片抽走的一瞬间,他觉得有些不对,看着那人的脸怎么就好像有点熟悉感呢?

        好像在哪里见过,是谁?

        “好了,还不去睡觉,叫你爸逮到你还不得骂你,总是喝酒,喝成这样还敢开车……”越是到后面的话越是严厉,如果自己家老公醒着的话,就一定会说儿子的,真要是闹出来什么,那就了不得了。

        伟亮笑笑,起身。

        “那我睡了,妈你也早点睡?!弊吡嗣挥辛讲?,摸摸自己的脑袋瓜子,他怎么就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呢?到底是哪里?

        伟亮脑子迷糊糊的,觉得好像也是喝多了,就直接进去睡了。

        伟亮妈妈这一夜压根就没有睡着,就是因为那张照片,早上就去了王亮家。

        王亮家就他妈在家呢。

        “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早就来我家了?有事儿吗?”王亮妈妈,伟亮妈妈她们两个走的是低调路线,身上从来不会出现高端的牌子,即便穿也是那种别人都没有见过的定制,大部分来说,不如简宁妈妈漂亮看着有贵气,不过也是,丈夫的工作性质不同,自然穿的就是不同。

        伟亮妈妈看了一眼四周,见没什么人,从包里拿出来照片放在茶几上,往前推推。

        “认识吗?”

        王亮妈妈捂着嘴,看着伟亮妈妈:“你从哪里弄出来的?”

        伟亮妈妈叹气:“我昨天就一个晚上都没有睡,想我们过去,想她的命运,想简宁母亲……”

        “你赶紧收起来,我们家老王就从来不让我说这个,王亮他们几个交情好,要是通了气,到时候闹起来……”

        简宁的脾气看着是挺温和的,所有人都纳闷,他父亲是那样的脾气,怎么儿子就这样呢?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那是因为孩子根本就不像爸爸,长相也好,个性一切的一切。

        伟亮的妈妈撑着头,她觉得难过。

        “这二十九年她都是怎么过的?我一想百度搜索“第五文学”看最新章节起来……”

        “停,这些话你在我这里就说说好了……”王亮母亲脸上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

        一回想,仿佛又回到了曾经年轻的时候,回到曾经属于她们的青春年代,回到那个夏天……

        简宁最近有些忙,王冉轻易不去打扰他,知道他如果有时间会来电话的,倒是王妈妈有点担心,是不是相处方面出问题了?不然前一段那么好,天天见的,现在就不见了?

        自己拿着盆在外面择菜,掰着豆角,一整个从中间掰开两节然后扔到盆里去。

        “小简最近挺忙的?忙什么呢?”

        王冉才吃完饭自己在外面溜达溜达等着胃里的食物都下去,她就得回房间干活了,手里拎了一本书,也没有听清她妈说了什么,王妈妈拍拍自己的手,拍了王冉一下,王冉啊了一声。

        “不知道,可能是病人多吧,我也不太了解医生的工作?!?br />
        王妈妈没好气的翻着白眼,你能明白什么?

        简宁晚上“听潮阁”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来电话,说是要接她出去吃饭,王妈妈也没有拦,这都多少天了,才一起出去吃个饭,恨不得就把王冉给大包顺便在上面打个蝴蝶结当成礼物送给简宁了。

        简宁开着车,王冉看着这个方向自己也没有去过,好像有点偏。

        “去哪里?”她不是不心疼简宁,不过谁工作都是这样的,也不可能天天都清闲。

        简宁比比后面:“你要是饿了,先吃点零食,我们看完房子在回来?!?br />
        “房子?”

        “嗯,我爸还是给我们买了一套?!奔蚰醋磐跞降难劬?,王冉笑,那买了都买了,看自己干什么?难道她会说,打死她也不进去???只要他高兴那就好,正色说:“那你现在住的房子怎么办?”

        简宁也是比较头大,他喜欢简单的事情,不喜欢绕来绕去的,简单的说,他觉得人有一套房子那就够用了,没有必要弄出来一套以上的,没精力也没有闲情逸致。

        “过几天再说吧?!?br />
        现在也还没有想好。

        房子比王冉所能想象的要漂亮的多,可见这个装修的钱,王冉参观着室内,单说一层的面积,那肯定就没有简宁自己的房子面积大,不过这是两层,优点就在这里,特别那个书架,可以推开的书架,王冉做梦就是想要这样的一个书架,看见了还是觉得特别神奇,她梦想过,结婚之后就弄这样的一个书架,可惜的很,没有机会实现。

        “明天我还要值班,大概后天我能腾出来时间,你把你不用的书先搬进来……”

        王冉点点头,回过头看着简宁,眼睛里带着一闪一闪的火星,这个东西真的属于她的吗?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爱丽丝一样,好像跌进了梦里,一个奇幻的梦境里,对于认识简宁也是一样,他真的是自己的吗?

        因为不确定,所以她伸出手握住他的,简宁有些发愣,不明白说的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拉起来自己的手,不会眼里带着笑看着她,王冉把他的手抬到了嘴边,然后就咬了一口,看着他的脸,嘟着嘴。

        “一定就是梦,你都不疼?!?br />
        简宁推推她的头,当自己是少女吗?

        “很疼,但是为了我的男子汉形象,我不能喊出来?!?br />
        王冉心里丝丝的发甜。

        “明天我有时间,我帮你搬吧,你宿舍的钥匙给我,没有其他人吧?”

        简宁点点头,他住的地方就自己一个人,别人都买房子结婚了,就是没结婚的人家也有房子住。

        简宁突然低下头,在她的耳边低语:“我们的家?!?br />
        在外面随便吃了一口,王冉心疼他,最近可能是熬夜了,脸色不是很好,想让他早点回去休息,钥匙已经说好了,他明天上班的时候会放在花盆里。

        王冉背着包回到家里,今天周五,明天是周末,徐秋华带着孩子回来蹭饭了,她也不愿意做饭,这大热天的,王超说晚上不回家吃,那就她跟孩子,做完了明天又是剩下的。

        徐秋华就这点本事,别人都学不会,她闹完之后自己能拉下脸,你说谁跟她似的,黑不提白不提的现在就这样又出现在家里了。

        当着王妈妈笑呵呵的;“王焱啊,你不是说新学了两句英文,说给你奶奶听……”

        这就明摆着的是拿王焱当引子了,王冉进门,把包放在鞋架上,自己换着拖鞋,脚上穿的凉鞋是绑带的,脱下来有些费劲儿,跟徐秋华主动打了一声招呼。

        “小姑,我上次是大脑被驴踢了,你别跟我计较?!?br />
        你看,当面就能拉得下脸来道歉,这本事你别以为谁能都锻炼出来,一般二般的人肯定就不行。

        王冉也没有真的往心里去,当时就是因为嫂子闹腾,怕自己妈犯病才跟她呛了两声,唇角向上。

        “说什么呢,王焱来姑姑这里……”

        王焱虎头虎脑的跑了过来,跟姑姑吹牛,说自己这个星期在幼儿园得了多少奖励,王冉揉揉侄子的头,王妈妈在厨房里准备饭菜呢,徐秋华就进去帮忙了。

        “王冉,你晚上吃饭了没?”

        徐秋华探出来身体喊了一声。

        “吃过了?!?br />
        “姑姑今天下午就放假了吗?”王焱歪着头问王冉,王冉点点头。

        “是啊,姑姑今天下午就回家了,怎么了?”

        孩子就是羡慕嫉妒恨,觉得当一个大人真好,想要什么时候休息就什么时候休息,自己天天还得去幼儿园,他不想上学。

        “对了嫂子,明天我哥有时间没?”

        “怎么了?”徐秋华笑着望向王冉。

        “简宁要搬家,他最近挺忙的,我合计要是我哥有时间,就让我哥帮着搬点东西,没别的,就都是书……”

        徐秋华点头:“行啊,我回家问问,晚上给你来电话,你等我消息?!?br />
        王妈妈对徐秋华的态度就那样,不冷不热的,你说她都忘记了,她可忘记不了,徐秋华是怎么指责自己偏心的。

        王爸爸没上来,叫了几次还没有上来,王妈妈叫大家先吃饭,不用等他。

        语气有些叽歪,王冉知道这就是她妈心里这股气还没放下呢,嫂子端着笑脸上来了,也不好意思给嫂子难堪。

        “小简往哪里搬???搬回家?”王妈妈问了一句,不是从家里都搬到宿舍住了吗?

        王冉站在一边,自己手里拿了一个苹果。

        “他爸给买了一个新房,是要给我们做婚房的,把东西往那里面搬?!?br />
        王奶奶来兴趣了,买房了???有钱就是好,你说买房就跟买白菜似的,说买就买了。

        徐秋华一听,眼睛就发亮了,给买房了?那肯定就比简宁自己买的大吧?她就说王冉装什么啊,之前说给买,你看她那个样子,这个不要那个不要的。

        王冉不要能怎么办?告诉简宁自己不???然后把简宁推到中间受夹板气?

        奶奶就劝过她,长辈给买什么,你接受就成了,别用别的心思去想长辈,谁家的孩子都是亲生的,给东西就一个念头,希望你们好好的过,别有负担。

        王冉看着自己妈妈说了房子在哪里买的,王冉以为自己妈妈会发飙,结果是风平浪静的,王妈妈发什么飚?

        她现在一点脾气就没有,成天被婆婆说,被婆婆教育的,说她是小家子气,跟人争气就犯不上。

        “行,明天你哥要是没空,就让你爷爷跟你爸去给搬?!弊终辉驳幕按油跄棠痰淖炖锉牧顺隼?。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着婆婆。

        “叫未来老丈人跟未来爷爷给一个孩子搬家?”

        这不是开玩笑吗?

        王冉一想起来自己爷爷那小体格子去搬东西,撑着头,没忍住笑了出来。

        王妈妈似乎也想到那个场景了,微微抿着唇,几个女人就同时笑了出来。

        徐秋华跟着王妈妈进了厨房,她现在就是想搬回来,住在外面消费实在就太大了,这一个月出去三千多,问题她都没有见到什么,钱就哗哗的都出去了,你说三千多都攒起来,自己能买多少东西呢?

        “妈,你还生我气呢?我就是这样的人,缺心眼,你也别跟我一般计较,我错了……”徐秋华笑笑的看着婆婆,她脸皮厚,错了就承认被,有什么好难为情的。

        王妈妈心里冷笑,你哪里是知道错了,你是觉得花钱肉疼了,现在知道你跟着我一起过省了多少钱吧?

        别介,你还是继续肉疼肉疼在说吧。

        王妈妈也不愿意跟儿子分开住,不是心疼王超跟徐秋华,她是心疼王焱。

        你说就徐秋华这个猴儿脾气,动不动就拿孩子撒气,要是孩子在自己的身边,自己还能看住一点,不在自己的身上,他这个妈动不动就上手打,你说孩子还有好?

        在一个就一个星期,徐秋华接孩子晚了两次,老师给王妈妈打电话,王妈妈就帮徐秋华接了两次,下午一点睡觉她就能睡到五点才起来,这是什么人?你是属猪的?上辈子没有睡饱过?

        心里但凡有着孩子一点,你就不可能会这样。

        但是教训还是要给。

        王妈妈笑着说道:“别了,你们住满一年吧,不然房费都可惜了?!?br />
        徐秋华眼睛转了转:“妈,你要是同意,我们马上明天就搬回来,房子好解决,我在租给别人就行了?!?br />
        “谁要回来?谁有那个脸回来?当初走的时候也不是你们自愿走的,家里现在就正正好,多一个人就多?!蓖饷嫦炱鹄赐跄棠痰纳?。

        徐秋华噤声了,她真后悔了,你说当时脑子就那么一热。

        “奶奶,我错了……”

        你错了?

        全世界的人错了,你徐秋华也不带错的。

        王奶奶懒得搭理她,也就是她现在,换做自己年轻的时候她试试看。

        王奶奶回了房间,打开电扇自己吹着电扇呢,她年纪大了,空调就吹不了,不然胳膊腿就都疼,就是电风扇有时候吹完都难受,但是那个扇子又不解热,你说这个天啊,怎么就那么热?

        冬天盼着夏天,到了夏天盼冬天,人就是一个不懂得知足的。

        三叔跟三婶晚上过来接老爷子还有老太太一起过去家里住,轮到他们赡养老人了。

        王妈妈给公公婆婆收拾着衣服,过去不是没有拦过,就觉得自己是老大养老人就是天经地义的,可是王奶奶不干啊用王奶奶的原话说,那就许你孝敬不许别人孝敬,你这是独占市场啊,给王妈妈说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三婶拿着老太太的衣服,王奶奶别的不多,就衣服多,特别那种鲜艳颜色的,年轻的时候想穿也穿不上,你说你穿一个五红大绿的出去,能批斗死你,现在社会不一样了。

        “冉啊,跟简宁的婚期定了没有?”

        王冉说大概会在明年的五月,三婶点点头,要是现在结婚肯定就是有点急,也没这么干的。

        “你三叔还说呢,最好是明年结婚,多留一年,在家里多跟你妈妈撒撒娇?!?br />
        王奶奶特别潇洒的背着自己的小包,走的是一点留恋都没有,因为老四去世,她在王冉家多住了一个月,主要大家都是怕她身体不好。

        “别送了,过几个月就回来了?!?br />
        上了车,王爷爷也叫他们回去,王妈妈追着三婶,自己给三婶拿了两千块钱,合计老太太就喜欢穿,她不像是三婶那么会说,她能做的就是这些了。

        “嫂子,你这是打我脸是不是?你放心,妈衣服我肯定给买,钱你收回去?!?br />
        三婶这人就特别敞亮,进老王家这些年跟任何一个妯娌就没有红过脸,就算是那个不着调的四婶也算在内,她这人是软了赢了的都行。

        叫他们进去,自己上车两人就把老头老太太给接走了。

        本来应该轮到二婶了,但是二婶的娘家妈情况不好,说不定就什么时候走,这时候也不能把老太太给送走,二婶心里有苦是说不出来,娘家五个弟弟,最后娘家妈叫她一个女儿给养了,那因为分钱打的,什么叫兄弟?什么一奶同胞?通通都忘记了,只认得钱,哥哥弟弟都能狠得下心,她狠不下心,老娘那都是瘫痪了,你说她能不管吗?

        人家嫂子弟妹的怕什么,又不是人家的亲妈。

        有时候二婶就特别佩服婆婆这点,别管婆婆偏心谁,就说这几个儿子听话这个劲儿,那老太太一发飙,全部都怕,这点还是好的。

        二婶照顾不了,晚上特意过来看看老太太。

        “妈,接回来了?真是没办法,还得麻烦你们,你说我家里这个事儿……”二婶一说眼睛就红。

        她也不想说出来,你说别人一听,这都什么???简直就是笑话。

        三婶拉着自己嫂子的手:“二嫂你也别说这话,都是遇上困难了,那将来我要是有事情,张嘴叫二嫂你帮我,二嫂你能拒绝吗?”

        “老二来了?”

        二婶从外面进去,坐在一边跟婆婆说说话,王奶奶是知道二婶娘家的情况,就是这样,老人要是没做派,那你等你不行的,那这个家就彻底乱了,要说这小二媳妇儿命也不好,五个兄弟就她一个女儿,按道理应该吃香吧?什么都没摊上,妈好好的时候对着也不行,偏偏老了老了,得女儿的福气了,没这个女儿,那现在说不定早就没了。

        “我说这话你也别不愿意听,你妈现在这样撑着,不如早早走了享福?!?br />
        二婶点头,她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心里上接受有些困难,不管怎么说那都是生了自己养了自己的妈妈,就是她对自己不好,现在看着她这样,也宁愿自己侍候她,叫她能多活一天就多活一天。

        王奶奶讲这话不是有什么意思,二婶的亲妈炕上吃炕上拉,就那腿都烂,怎么给擦给按摩给翻身都没用,常年这么躺着能好吗?你说对老人来说活一辈子最后追求个什么?

        不就是寿终正寝而已嘛,你做儿女的当然是希望老妈活的越长久越好,可是你知道老人遭罪不遭罪?

        二婶坐了没一会儿就回家了,担心家里,男人干活到底不如女人,五婶跟五叔八点多到的,现在海带正是成熟的时候,每天得找人去割,干这活别人看着挺赚钱,可是你知道有多累?

        割一吨给九十,一个成年强壮的男人一天割九吨还是可以的,但是那也累,一天下来之后就恨不得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而且还挺危险的,架着船过去,还带就往船上放,然后运出去,好在五叔是承包的,他只给别人钱。

        来这里干活的有很多都是南方人,五叔就说南方人比北方人勤快,你叫北方人去试试看?干这活而且身上还容易受潮,风湿什么的那就是家常便饭。

        五叔拿出来五千块钱给放在炕上,三婶要推,王奶奶说话了。

        “给你就拿着,老五不差这点钱?!?br />
        五婶一句别的话都没有,她家是不差这点钱,她搭娘家妈也是一样的搭,这点五叔知道,王奶奶也知道,但是王奶奶就这点好,钱是你们两口子的,我做老人的,我不开口说这个话,你愿意孝敬我,那我就拿着。

        “嫂子你拿着吧,对了明天跟妈上街的时候给大嫂买件衣服,我大嫂这辈子啊……”五叔还挺可怜大嫂的。

        三婶就收了,其实谁家都不差这点钱,谁家要是拿都能拿出来,五叔给这个钱不是给三婶,是给自己老爹老妈的,这样自己老爹老妈吃的有骨气。

        五婶比三婶心眼多,但是人不坏,还特别聪明,拿出来一点小钱换一家平静,那是丈夫的妈妈,丈夫拿出来钱供养怎么了?钱的大头都在自己的手里,自己搭娘家,怎么搭的,所以不吭声,给的还爽快,王奶奶要是缺什么,那五婶立马就给买,绝对没有犹豫。

        家里突然安静下来了,晚上王妈妈跟王冉去接的王凌,王凌小脸糟的蜡黄蜡黄的,孩子最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

        还有一点啊,王妈妈就不好意思说,男孩子嘛,到了一定的年纪,可能会有点什么啊,她给王凌洗被子才发现的,那被子而且还被水洗过,洗的一道一道的,一猜王妈妈就猜到了。

        谁都年轻过,这没什么,但是要是过了,那对身体也不好。

        “王凌,大伯母今天跟你说,回家必须吃饭,听见没有?”

        王凌耷拉着头,王冉搂着自己小弟往家里走,叫王妈妈先回房间,对着王凌笑笑。

        “你自己吃,等吃完喊姐出来收拾碗筷?!?br />
        王凌还是不吭声,但是眼圈有点热,天天吃零食他也吃够了,肯德基自己看见就想吐了,闻都不想闻见,王凌心里其实一个别着一个劲儿,觉得大伯跟大伯母对自己不算是好,他也知道自己这样想有些过分,那心里就是不痛快,就说嫂子的事儿,徐秋华那次,王凌都想死了,他觉得徐秋华就是想逼死自己,他不是故意的,可是他说了,会有人信吗?

        因为肯定没人信,自己索性就不说了。

        就棉被的事情,王凌还以为王妈妈不知道,毕竟他洗过了,男孩子到了一定的年纪,心里有喜欢的女孩儿,就会有冲动,他们班就有一个姑娘特别漂亮,王凌就喜欢人家,但是从来没说,那天晚上做梦也不知道怎么就梦到了,等醒过来就这样了,当时映入王凌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那就是,完了。

        要是被大伯母看见了,她肯定就以为自己对嫂子怎么样了。

        王凌这孩子心细,过去的事儿,自己一直念着不放,自己不放就觉得别人也一定是这样的。

        坐下身,眼泪就掉下来了,有时候自己就想爸爸,但是爸爸现在没了,就剩这么一个妈了,他还能怎么样?

        他妈还总是来学??醋约?。

        王冉出来,看着王凌哭呢,也明白他心里受了很多的压力,其实父母的事情,没有必要牵扯到孩子的头上,他才这么大,何必叫他恨他妈呢,只要他高高兴兴的不就好了。

        “姐,我真没故意看嫂子,我没合计里面有人……”

        他每天念书,念的脑子都要炸了,当时根本就没听见,他觉得自己说了也不会有人信,水声那么大,应该会听见的。

        王冉点点头,伸出手搂着王凌的肩膀,其实奶奶不喜欢王凌就是因为王凌的这个劲儿,有点不像是男孩子,遇到一点事情就哭,可是人出生性格就定下来了,还摊上这样的事儿。

        “听姐的话,都过去了,他们不是因为你搬走的,家里出点事情,跟你没关系,知道吗王凌?”

        王凌用袖子擦擦鼻子,王冉对着他笑笑,叫他赶紧吃饭,王凌这就算是回来正常吃了,自己学习,有时候不会的就去问王冉,跟王冉关系不错,跟王妈妈还是话少,可能孩子心里还是有隔阂,跟王冉俩那到底是身上有血缘的,是姐弟嘛。

        王超昨天就听着徐秋华回来跟自己说了,他周末没有事情,给王冉去电话,还要家里人帮着搬什么啊,直接找搬家公司的不就完了。

        王冉翻着白眼,就那么一点书,还找搬家公司?

        “行了,不用你了,我明天自己搬?!?br />
        王超挂了电话,一大早就领着王焱来了,王爸爸换了劳动服不用猜,肯定就是要帮着去搬了,王妈妈得在家顺便带孙子,王冉到了简宁的宿舍,找出来钥匙,书都已经分门别类的装起来了,特别规矩,只要装上车在搬那边的楼上去就行。

        王超你说当儿子的,干活还没有他老子来的勤快呢,基本就都是王爸爸跟王冉搬的。

        王超就觉得你说这多累啊,都说找个人来干不就完了,差这几个钱???

        王爸爸把最后一个小箱子放到车上,开车,王爸爸到了地方又开始往楼上折腾,王冉怕自己爸爸累了。

        “爸,不用你,我来就行……”

        你说王冉这点小劲儿,她体重力气就都在这里放着呢,那王超就是不伸手,王爸爸也不说,徐秋华都跟着上手干了,把他们三个人给折腾的,人王超就跟做客来的似的,头上一滴汗都没有出。

        王冉有时候也挺佩服自己嫂子的,你说看上她哥什么了?

        什么什么都不能干,就跟一个大老爷似的,只会往那里一站,她幸亏是没找这样的一个男人。

        “这房子漂亮啊……”

        徐秋华一进门,自己站在门口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进去了,那么漂亮弄的跟样板间似的,地方看着大,颜色弄的好看,里面的家具都叫她眼睛发花。

        “王冉,这房子住进来,美了?!?br />
        王爸爸是没有给任何的意见,王超也出声夸这个房子了,确实装修的好,就拿出来二十万都不见得能有现在这结果,徐秋华又上楼去看的,哎呦简直了,也就是简宁这样富贵的人能住得了这样的房子吧。

        有钱到底就是有钱,不一样啊,看看人家,一声不吭房子就给准备好了。

        徐秋华在楼上看着楼下打趣王冉:“我家小姑也挺有心思的,用八十万换这么一套房子,太值得了……”

        徐秋华这人说话就是这样,完全不过脑子的,用她的猪脑子想,那就是王冉知道会这样,所以提前先投了八十万进去,你看就换了这样的一个房子,要不然王冉跟婆婆之前就说不用人家买房子。

        看起来还是生女儿好啊,随随便便的就能把钱给换回来。

        “东西都搬过来了,那就回家吧,王冉给整理整理?!?br />
        王爸爸说完就带头出去了,徐秋华一步三回头的,这房子要是自己这辈子有幸能住上,她就知足了,可惜自己没那命啊。

        王冉一听嫂子的话就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算了,随便她想去吧。

        王冉按照简宁装的,开始把书放进去,自己也折腾好半天,最后拧了一块抹布,就蹲在地上把地板都给擦干净了,才离开。

        给简宁去电话,说自己把房子收拾干净了。

        简宁说回头说,他带着病人在主任办公室呢。

        “那你忙,晚上给我电话?!?br />
        有个病人现在闹了起来,就要跟医院打官司,就是之前找简宁看过的那位,他心里就一直不舒服,觉得是医院给看差了,没有动手术之前他人好好的,动完手术之后各种状况才出现的,而且他也有去过别的医院询问,询问的结果就是,也许是误诊。

        这是要命的事情,能误诊吗?

        本来情绪就不好,闹的简宁这几天也很被动,他试着跟人讲理,人家就根本不听,医院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儿,那就让他去闹,最后孰是孰非的大家都有分晓,现在医患的关系就是这样的,彼此不信任,他们也没招。

        主任劝着那个病人,就试着解释,动手术一定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那现在恶化了跟医生并没有多大的关系,这片子你就是送到谁家看,都会告诉你,当时必须动手术的,不动手术,也许你早就没了。

        患者不能听这样的话啊,你们都是一丘之貉的,你肯定要帮着他的,你们是同事啊。

        现在这社会还有好医生嘛?

        就指责医院公开收红包,说动手术不提前给医生上红包,医生能给好好做手术吗?

        病人的情绪是越来越激动,主任也不爱听这话了,收红包怎么了?

        这是病人愿意给的,他们没有伸手要,给了之后又说这样的话,太少见了。

        那病人的老婆就坐在主任的办公室里哭。

        “你们如果是这个态度,那我也没有办法解决,我只能说走正常程序,我们等着就是了?!?br />
        那病人老婆就激动了起来,你说这闹的,拽着简宁的领子就不松,要简宁赔偿。

        简宁到点下班,自己起身到洗手盆旁边看着自己的双手一眼,洗过之后拿着毛巾擦擦,换了衣服就准备下班了,从医院走出来,去拿车,在那个停车场看见一只小狗,特别可怜的就望着他,简宁笑了。

        “迷路了?”

        那条小狗看着就特别的干净,双眼可怜汪汪的看着简宁,他想可能是谁家的丢了小狗,打开车门从里面找出来一根肠,这是买给王冉的,平时接她,怕她下班的时候肚子饿,会在车里给她准备一点吃的。

        那小狗一点都不陌生,就着简宁的手,一点一点就吃了,没有多久,简宁听见有个凄惨的女音,为什么说凄惨?那动静都要哭了,你说停车场里面冷飕飕的,她突然发出来这个声音。

        “五百万……”

        五百万?

        简宁摸摸小狗的头,原来你叫五百万啊,好名字。

        那女的一直喊,简宁招呼了一声,踩着高跟鞋就跑了过来,那眼影的颜色都花了,明摆着就是哭过了,应该是个喜欢狗的人,一般的人而言看见简宁这类型的,多少会有一些激动是不是,毕竟长得还是挺对得起人民的,可惜人家压根就没有看见简宁的脸,抱着自己的够哭的跟什么似的,脸上的睫毛膏眼影都花了,一道一道的,看着这个触目惊心啊。

        “谢谢你?!?br />
        哭完了,从包里拿出来五百块钱,这是作为要感激简宁捡到这条狗的代价。

        “不用,找到就好,带着它回家吧……”

        那女的用手背一擦脸,这张脸的颜色就更加精彩了,看的简宁心里长长叹口气,原本是什么模样根本就看不出来。

        “那谢谢你了,五百万跟叔叔说谢谢……”

        好吧,简宁打开车门坐上去带上门,心里想着,这个晚上自己成了一条狗狗的叔叔,给王冉打电话,王冉叫他别过来了。

        “都这么晚了,你回家好好休息休息,明天我去医院找你……”

        简宁就说自己今天有艳遇了,遇上了一个特别有钱的小姐,他说的并不是狗的主人,说的是那条叫做五百万的狗狗,它是个女性。

        王冉笑。

        “那个小姐漂亮吗?”

        “特别漂亮?!?br />
        ------题外话------

        菇凉们~有票滴请投过来,(*^__^*)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