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醒了……”王冉应了一声。

        王妈妈也没往里面进,就站在门口:“醒了就起来吧,马上就要吃饭了,吃完在睡啊,小简?!倍宰爬锩婕蚰チ艘簧?,简宁起身奔着卫生间就去了,自己洗了一把脸。

        徐秋华做饭弄的满身都是汗,你说今天婆婆过生日这给她忙的,又是炸又是煎的,弄出来一大桌子的饭菜,自己到没有什么胃口了,心里怨气自然就大,就儿媳妇再不值钱被,那女儿还没出嫁呢,怎么就不能让王冉上把手呢?

        徐秋华老毛病又犯了,只要干活一多,自己心里就叽歪。

        “秋华赶紧的,今天辛苦你了,你说我要做,这孩子说妈今天是你生日,不能叫你动手?!蓖趼杪栊睦锘故歉屑ざ备镜?,那别人家也有婆婆过生日就自己做饭的。

        王妈妈这么一说,倒是把徐秋华的话给憋回去了,她现在冷言冷语的,招人讨厌的就是自己。

        王冉拿着毛巾递给简宁,叫他擦擦脸,徐秋华眼睛尖就看见了。

        这是不一样啊,你看人家就打打下手,男朋友来了家里就一直在睡觉,合着看看人家女儿未来姑爷的,在看看自己。

        “我不吃了,叫油烟这么一呛还哪里有胃口了?!毙烨锘ò装椎乜戳似牌乓谎?,王妈妈能不知道她的毛病,就没搭话,王奶奶更是个中老辣能搭理徐秋华那就怪了,王超也没吭声,徐秋华撅得撅得就回房间里了,没一会儿自己又出来了,觉得自己辛苦一天,凭什么就你们吃,我瞧着啊。

        “你还别说,我真就饿了?!?br />
        王妈妈挑挑眉头。

        “简宁啊,坐?!?br />
        一家人坐在一起,王爸爸闷声不吭的提了一瓶白酒上桌了,王超以为他爸这是要喝两杯呗,自己就伸手过去要拿,难得老爷子有这个兴致,自己做儿子的得奉陪啊。

        简宁坐下身,王冉去挂毛巾了,随后就跟着坐了下来,王妈妈高兴,她怎么不高兴啊,最为挂心的一件事儿现在也解决了,就剩结婚了,她心里舒爽着呢。

        “你别动,简宁啊来?!?br />
        王爸爸这人喝酒的次数很少,几乎不怎么碰酒,烟偶尔抽,回家是一定不碰烟的,酒就沾的更少,本来以为他这是要跟爷爷还有王超一起喝,没有想到是冲着简宁来的。

        王爸爸心里就想试试这小子,酒品如人品,要是酒品不行,他就得好好想想了,看看他喝多了之后会是什么样的德行。

        王爸爸一开口,全家都没声儿了,王奶奶觉得自己儿子做的对,年轻人喝点酒试探试探也没什么,有些喝完酒就不知道自己是谁的,那样的也不是没有,虽然说简宁不至于,但是人不可貌相啊,是不是,拉出来溜溜。

        王超多少也明白自己爸爸的意思了,叫简宁拿杯子,自己接过来父亲手中的酒瓶。

        “爸,我来?!?br />
        简宁看着这架势,其实心里明白,就是想灌他,喝酒不见得不会,但是他轻易不喝,当医生的喜欢喝酒可不是一个什么样的好事儿,这方面他节制的厉害。

        王冉这么大了,有什么看不明白的,自己留了一个心眼。

        “喝啤酒吧?!?br />
        今天王爸爸就愣是没有给闺女面子,没吭声,王超对着简宁笑:“这个面子都不给大哥?”

        简宁起身把杯子递了过去,王超叫他坐。

        “都一家人,客气什么?!?br />
        王超看着简宁把杯子,叫徐秋华去换大杯。

        “一个男人喝酒用这种小杯子成什么样子,今天借着我妈过生日,大哥跟你好好喝喝……”

        徐秋华起身去拿酒杯,王妈妈象征意思的拦了拦,毕竟人家会不会喝啊,你在给喝躺下了,到时候怎么办???王爸爸不吭声,王奶奶王爷爷跟没有看见的,人家王爷爷哧溜一杯就进去了,咂咂嘴说这酒还不错,老头儿人能喝,简宁这就等于被架在这个位置上了,就是不会喝,今天也得给这个面子。

        “一边去,哪里就有你说话的地方了?!蓖醭宰磐跞骄褪且痪?。

        王妈妈横了王超一眼,你这不把你妹妹当人看都惯了是吧?还在外人面前呢,叫人小简看着成什么了?

        你家人对王冉都这个态度,以后是不是也叫他这么对王冉???

        简宁接了杯子,啤酒试过喝一瓶,白酒的话接触过两次,不过都是意思意思,这次是动真格的了,自己端起来杯子,起身看着王妈妈。

        “阿姨今天过生日,别的话我也不会说,祝阿姨永远年轻,我先干了?!?br />
        那杯子就是正常的烧酒杯,看着不大可是对于不太会喝的人来说还是有点大,简宁咬着牙仰着脖子就都灌下去了,闭着眼睛喝下去的时候还没觉得有什么,等下去之后,顺着肠胃瞬间就烧了起来,火辣辣的热,小脸腾就烧红了。

        “王冉啊,给小简去拿优格乳,你看把孩子给灌的……”

        就那么一眼,王奶奶就看出来了,不会喝。

        会喝的不这样。

        简宁坐下身,王超就拉着他左一杯又一杯的,王超平时也不怎么动白酒啊,心里想着,为了这个丫头片子自己真是豁出去了,他一喝酒就吃不进去东西,现在就是凭着这股劲儿在扛呢,把简宁撂倒,看看他什么德行,自己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简宁也是喝了酒别的吃不下去,筷子几乎就没怎么动,徐秋华就在一边劝王超少喝点,白酒这东西对身体不好啊,能少喝还是少喝的为妙。

        “王冉你去切两块西瓜,你哥喝这么猛,一会儿该胃疼了?!毙烨锘笆裁炊济挥?,王超天生就是不能听她的话。

        王冉起身打开冰箱找西瓜切好然后端上桌,用了四个盘子,三个男人面前三个,剩下一份放在中间留给女人们吃,女人们都吃菜呢,现在哪里有肚子吃西瓜,王奶奶吐着鱼刺,你看徐秋华懒是懒,但是做鱼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王爸爸给简宁倒酒,简宁换手要给王爸爸倒,王爸爸拦住他的手。

        “我就这么一个女儿,你也看见了,我不求她大富大贵,就希望她能找个好人,这孩子啊我给惯坏了,家务什么的恐怕是做不好……”王爸爸一杯接着一杯的喝,自己越是喝越是话多。

        王冉眼圈有点热,觉得她爸这是干什么啊,弄的她特别想哭。

        王妈妈她们到底是吃饭一会儿就吃饱了,开始收拾桌子,女人们都下去了,就剩下三个男人在桌子上。

        王爸爸说的都是自己女儿的好跟不好,他得提前给简宁打个预防针,毕竟将来真要是结婚了,王冉有什么做不好的,别冲她急,什么事情都得一点一点来。

        他跟王妈妈结婚的时候,王妈妈虽说什么都会,那也有做不全面的,夫妻过日子,过的就是一个心和,两个人往一起拧劲儿,冲着一个方向用力,你疼着我点,我关心你点,有话就好好说,不能吵架。

        一瓶白酒没有多久就见底了,徐秋华这边才说自己被呛的够呛,看着王超死活不吃菜啊,只能赶紧进厨房现给炒的花生米,特意摆在王超的面前,怕他伤胃,结果王超一转手就给他爸摆面前去了。

        王妈妈中间过来一趟,叫徐秋华带着王焱出去玩会儿,你说爷们在这里说话,你跟着搀和什么?

        “妈,你看看王超,这一瓶都喝没了,这是白酒啊,晚上他肯定得难受……”

        “行了,当谁不知道你挂着你老公似的,带孩子出去,三个人喝的,也不是王超一个人都灌下去了……”

        王妈妈把西瓜往简宁的方向推推,简宁的小脸原本第一杯下去的时候红润润的,现在是越喝越白,那脸色惨白惨白的。

        “小简啊,吃点西瓜,压压?!?br />
        王爸爸这边叫王超在开一瓶,王妈妈这回都劝上了,喝一瓶差不多就得了,要是耍酒疯早就耍上了。

        “你回去看电视去?!蓖醢职纸型趼杪杞?。

        王爸爸闷头喝,王超接上。

        “外人是看着我这个妹妹年纪大,什么都不好,王冉我当哥哥的说,你找我妹妹,是你高攀?!蓖醭械愫茹铝?,话就多,没完没了的,那意思简宁跟王冉处,就是简宁高攀,说着自己妹妹有多好,那就是给耽误了,因为工作,简宁也不恼,笑呵呵的别人敬自己就喝。

        王奶奶冲着外面看了一眼。

        “这喝到什么时候是头儿???别在把人给喝躺下了?!蓖趼杪枋怯械愕P?,好好的孩子过来给自己过生日,别到时候叫人家躺着回去啊。

        王奶奶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镯子。

        “我看到未必,你看王超那眼睛是越来越浑浊了,你在看看这小简的眼睛,越喝越清醒,喝第一杯的时候觉得他不会喝,现在一看,恐怕是藏拙了,他们爷俩想把人家给喝趴下,最后趴下的恐怕是谁还不一定呢?!?br />
        王妈妈回头去看,真是老太太说的那样?

        简宁有些抱歉的起身,说是要去卫生间,王妈妈看着他不对劲儿,去卫生间怎么就往外走呢?

        “简宁啊,屋子里就有卫生间啊?!?br />
        “那,阿姨我出去透透风?!彼低甏┥闲统鋈チ?,王妈妈到底还是不放心叫王冉跟着出去看看,王冉套上鞋跟出去,就听见有人在吐的声音。

        简宁你看着他是越喝越清醒,这是真的,但是他不会喝也是真的。

        什么都没有吃,就开始喝,自己手扶着墙。

        王冉回去拿了一瓶矿泉水出来,替他拍拍后背:“有事儿没有???你跟我爸说你不会喝就得了?!?br />
        简宁接过来,自己用手拦了她两下,那意思叫她躲开点,毕竟才吐,味道也不好闻。

        “你先进去?!?br />
        王冉拧着眉头,这人怎么不听劝呢。

        “简宁……”

        “你先进去,乖,这里有味道,我马上进去,不喝了?!奔蚰毓范宰潘π?,眼睛觉得有点睁不开,本来就没有休息好。

        从外面回来,他答应好好的不再喝了,结果又陪着王爸爸喝了三杯,这才算是完,王超那吐的,趴在卫生间就起不来了,徐秋华这就蹲地上了。

        “你干什么你?”王超喝多了就冒懵,自己是知道眼前的是他老婆。

        “你上来,我背你回去?!?br />
        “你脑袋有泡吧?!蓖醭貌桓孀拥木腿恿艘痪?。

        徐秋华真是着急啊,扶着王超往回走,你说王超也从来没这么牺牲过,走到半截,孩子的玩具把他一绊,整个人照着王焱的火车玩具就砸了下去,你说只听咕咚一声。

        “王焱告诉你多少次了,玩具别给我往客厅里扔,你听不懂我说话是不是?”

        王超躺在地上就起不来了,王爸爸跟王爷爷还在厨房喝呢,王爷爷跟他们不一样,小口小口抿着,自己一边吃菜一边抿酒,偶尔还能蹭两块西瓜吃,自己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样子,吃的好像很爽。

        徐秋华这是好不容易把王超给弄了回去,把王超的袜子给脱掉,王超翻了一个身。

        王冉叫简宁先在自己床上睡吧,人现在肯定回不去了。

        家里彻底安静下来了,王爸爸撂下酒杯,自己就出去看鹿去了,又一句话都没有了,好像刚才多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叫小简起来喝点酸梅汁?”王妈妈端着碗,王冉看着简宁一直睡,连醒的意思都没有,摇摇头。

        “你爸跟你哥本来是想试人小简的,结果这可好?!?br />
        简宁睡的有些不安稳,眉头一直皱皱的,喝烧心了,睡的都不安稳。

        一觉睡到下午三点多,这才悠悠转醒,觉得身体哪里都疼。

        “喝点酸梅汁,我妈做的,胃疼不疼?”

        简宁有些茫然的看着王冉,王冉就发现了,这人喝多了好像反应就特别慢。

        他坚持要回家,王妈妈就说实在不行就在家里睡被,到时候王冉睡别的地方被。

        简宁不,坚持要回家,王妈妈叫王冉送他回去,他说自己打车就行。

        “阿姨,本来给你过生日的,我这喝多了,对不起了?!?br />
        王妈妈挥挥手,哪里有喝多的事儿,这要是说起来还是自己家丈夫跟儿子弄出来的呢。

        简宁这么就回去了,车子开到半截,简宁的母亲来电话,叫他回家里一趟。

        “你爸好像是胃病犯了,我说叫他去医院,他也不去,你回来看看吧?!?br />
        简宁沉了一下:“行,妈你别担心,我马上就到?!?br />
        自己给父亲的私人医生去的电话,简宁父亲的私人医生跟简宁也是认识的,在电话里听说且笑且叹:“你爸啊,我说多少次了,就是不肯听我的,劳碌命?!?br />
        车子到地方,给了钱,带上车门。

        脑子有些昏涨涨的不听话,简宁母亲远远就闻见他嘴里的酒味儿了,皱着眉头,简宁看出来母亲的不快了,微微笑了笑,解释了一句:“跟朋友喝了一点酒?!?br />
        简宁他爸从楼上下来,看着自己儿子,拧着眉头,他这张脸真是数十年没有变过,永远就是一副表情,永远那么拘谨严肃。

        “你叫他回来干什么?”

        简宁母亲叹道:“我说话你又不听,我人笨又蠢,这明明是身体难受,怎么就能不看医生呢?哪怕不愿意去医院,叫老白来家里给你瞧瞧……”

        简宁看了一眼父亲。

        他说自己想喝粥,简宁母亲马上就踩着拖鞋飞一样的下去给煮粥了。

        “简宁陪着你爸好好说说话,今天晚上就别走了?!?br />
        “去她家了?”简宁父亲冷冰冰的问了一句,自己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简宁怔了,这也能看出来?

        “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在哪里办?结婚之后住在哪里?你那个房子我看着有点小,别的我不管,我给你买套房子?!奔蚰盖椎牧忱美铣?,好像眼前站着的人并不是他的儿子而是他的下属一样,就这个态度。

        简宁想了一下,到底还是说了。

        “我跟她都是普通人,我们俩都有单位也有工资,生活水平也不至于就那么差,房子的话那么大正好,不然收拾起来也是麻烦,爸我喜欢她就是喜欢这个人,她喜欢我也不是冲着我家里来的,结婚现在还没说到,将来就是结婚别人怎么结我们就怎么结?!?br />
        简宁就等着他爸大发雷霆。

        姓简的家里但凡有点事情就没有往简单了办的,简宁心里清楚,但是他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跟堂哥他们一样,他们是大老板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小医生,拿着那点工资,勤勤恳恳的,他喜欢这份职业,将来娶个老婆,好好的过日子,要求不高。

        所想的一切都没有发生,简宁的父亲看了儿子两眼。

        “你出去吧?!?br />
        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也没说。

        白医生来了家里,看着简宁从楼上下来,试探的问了一句:“情绪怎么样???”喝酒了?

        这小子可不像是会喝酒的人啊,这是跟谁喝的?

        “挺好的,老毛病了?!?br />
        那人他也说不好,疼不疼的你根本就看不出来的,小时候他记得他爸爸胃出血那就跟没事儿人似的,脸平时是什么颜色那时候依旧是什么颜色,给简宁的印象,他爸就是一个钢铁人,没有病不会痛,天生就是那样的人。

        简宁母亲那颗心多通透啊,说是跟朋友喝酒,谁不知道他出去压根不沾酒的?

        开始没转过来,后来进了厨房给丈夫煮粥,这么一冷静一想,顿时就什么都明白了,去王冉家了。

        那些人家就会这些,灌醉了人就能看出来这孩子是属于什么样的人?

        低层次就是低层次,难道他们家会骗人?

        “简宁啊,来,妈有两句话问你……”

        他爸爸已经发话了,自己必须得上心啊,不过上心之前得问问他是个什么意见。

        “你跟王冉有打算结婚?”

        简宁进来听见母亲问这话,点点头,母亲挑高眉头:“那行,哪天约她爸妈见个面吧?!?br />
        *

        姜饶这边差点就活不成了,谁说什么孩子就是不听,夏侯兰实在撑不住了,她儿子啊,好好的儿子,现在只要叫她儿子活着就让她干什么都行,给王冉打电话。

        “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王冉你救救姜饶行不行?”

        王冉开始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你等夏侯兰说清楚了,王冉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这是什么跟什么???

        她跟姜饶根本就没怎么接触过,在一个她觉得有些膈应。

        王冉很讨厌别人来逼自己做一些自己不愿意的事情,当初是她妈逼婚,自己妈也就算了,那是亲妈她没有办法反抗,姨妈呢?

        “姨妈,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我跟姜饶根本就没有怎么相处过,那时候他来家里……”

        王冉觉得有些话得说清,她不能无缘无故身上被泼一盆脏水啊。

        夏侯兰现在不管那些,她只要她儿子好好的活着,声音里带着一丝的哭音:“王冉你要姨妈去你单位跪着求你是不是?”

        王冉收了电话,觉得自己现在就是被人威胁呢。

        于情于理自己得过去看一下,有些话她得对姜饶说,怎么可能呢?

        到现在她都觉得是不是搞错了?

        姜饶跟她是亲戚啊。

        王冉买了两样水果去的医院,夏侯兰那眼睛哭的,肿的厉害,看见王冉来了,跟看见救星似的死死抓着王冉的手,王冉现在就是她儿子的救命稻草。

        “王冉,就当姨妈求你了,你好好的跟他说,叫他不要想那么多?!?br />
        夏侯兰哪里还有曾经风光的样子?天下间的父母都是一个样儿,为了儿女操碎了心,哪怕她坏哪怕她有心计她有手腕,单位直接请假了,顾不上了,她请假姜维不能请啊,不然人同事背后就得猜,是不是她家里出事儿了。

        请假那天,姜饶闹腾的厉害,总是拔胃管说是烧心,夏侯兰都恨不得跳楼死了,自己死了就不用管这些事儿了,可还得带着笑去单位,她丢不起这个人,对着同事就得真心地笑出来,谁知道她下车之前在车上哭了那么久。

        她上辈子就是欠了这个孩子的,这辈子自己来偿还了。

        “姨妈,我尽力吧……”

        姜饶开始是闹着要死,到后期就真的是吃不进去了,每天插胃管你知道他有多难受?因为好久没有出去过,每天闷在医院里,他觉得整个世界就是灰色的,脾气变得暴躁不堪,看着他妈一直哭哭哭的,自己心里就别提多烦了。

        谁能来体谅体谅他?他很痛苦。

        王冉推开病房的门,姜饶睁眼睛就要骂,他很难受,烧心。

        看着来人是王冉,拖长了声音:“姐……”

        王冉很是尴尬,自己能说什么???

        胃管又掉了,按铃护士过来了,护士被姜饶弄的也是头大,明明你好好的吃饭多喝水就能出院,你没病还站着医院的床,神经病啊,应该去看的是神经科。

        “你经常用水给他溜溜,这样就不烧了?!?br />
        胃管这东西奔理想就会烧胃的,王冉看着姜饶这真是瘦的就不像是样子了,不该说也得说。

        “姜饶啊,姐不知道哪里做的叫你误会了,你看我们是姐弟,可能你现在想偏了,人活着一辈子总要遇到点事情的,过去就好了,这事儿也没别人知道?!蓖跞较肓讼?,还得是劝为主。

        他都这样了,自己在生气说他能有什么用???

        姜饶的心思王冉也能猜出来,也许他都过了那个劲儿了,怕别人说被。

        姜饶这人也怪,王冉来了,他不是不难受,他还是一样的难受一样的烧心,但是他能忍,哪怕自己都要难受死了,依旧能躺在床上偶尔跟王冉说两句话,看的夏侯兰这个无奈。

        王冉能劝的都劝了,起身要走,夏侯兰就拦了一下。

        “王冉啊,你要是可怜姨妈你就在医院陪他一夜行不行?”

        夏侯兰心里想着,王冉要是走了,姜饶就还得闹,到时候自己找谁去???好不容易他安静了,自己就是拖也得把王冉拖下来,把儿子弄好了才是真的。

        王冉叹气:“姨妈,我明天还得上班……”

        “你请假?!?br />
        王冉皱眉。

        “你干什么你?!苯孟掳喙匆嫦暮罾?,撤了夏侯兰一把,对王冉笑笑,要是依着他,王冉都不能找,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

        夏侯兰就哭了出来,王冉可不去看,因为自己心软,一看姨妈这样就更加容易心软,但是她留下来算是怎么回事儿???

        姜维叫王冉先走,夏侯兰跟姜维两个人就吵了起来。

        “你叫她留下有什么用?”

        姜维觉得夏侯兰这脑子出泡了,难道你能同意?不同意的话,你把人留下来干什么?那大姐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打上门?上次你女儿是怎么去闹腾人家家里的?

        “怎么没用,你没看见你儿子王冉来了之后就没闹腾,等姜饶能出院了,我不也就不用担心了?”

        姜维看着自己老婆,到姜饶出院得多久?王冉不上班了就天天陪着姜饶玩?

        夫妻俩达不成统一意见。

        姜饶闹的厉害,夏侯兰就给王冉打电话,有时候王冉去实验基地了,这边大面积的在进行试验,你说她根本就走不开,夏侯兰打她手机,她不接就往王冉单位打。

        每次都是办公室里的同事接的。

        方瑞珠过来给别人送资料,正好就看见王冉了,喊了一声。

        “你姨妈都打了好几十通电话来了,说是找你有事情,叫你有时间就给回一个?!?br />
        王冉皱眉,她都说了最近这段时间自己很忙。

        姜饶闹的就不是一点半点的,夏侯兰吃不消,直接上王冉单位去堵人了,你说大中午的,她跟车回来的,马上就要走,就被夏侯兰给堵住了。

        夏侯兰堵住王冉,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紧接着就给王冉跪下了,这是王冉眼睛尖,不然就真的叫她跪下了,那么多人都看着呢,自己成什么了?

        王冉觉得无奈,她难道必须要帮人家带孩子吗?

        王冉对着夏侯兰的眼睛,双眼明亮,语气里也没有犹豫。

        “姨妈,我能做的我都已经做到了,我有自己的工作我有自己的生活,我还有男朋友,你叫我每天去医院陪着姜饶,这根本就不现实?!?br />
        夏侯兰觉得这孩子怎么就会这么狠心呢?

        姜饶不会缠你一辈子的,就这么一段时间而已,他们都是亲戚啊。

        “王冉啊,你就当心疼姨妈,你忍心看着姜饶去送死吗?他就听你的话,你就去陪陪他……”

        王冉正色。

        “姨妈,对不起,我做不到,我自己男朋友我都没有时间去陪……”

        “你这个孩子怎么就能这样啊……”夏侯兰出手捶打着王冉,她的力量不大,毕竟她为了姜饶拖的自己都要垮了。

        “姨妈这是在我单位,请你尊重我一点?!?br />
        夏侯兰看着王冉就这幅样子,说什么她都不肯去医院啊,自己又没有办法闹,闹出来是自己丢人啊,只能回娘家去嚎。

        外婆一听,脑仁都要被女儿给哭炸了。

        “小王冉就是这么说的?”

        外婆火气也上来了,姜饶现在人就躺在医院里,多少是因为她王冉闹出来的这事儿吧?她就不管?这孩子心怎么就这么狠呢?

        夏侯兰去求自己爸爸,她现在真是活不了了,这孩子就不给自己活路啊。

        “爸,我求你了,姜饶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我现在每天就都想着,我要是死了就好了,爸……”

        夏侯兰哭的有些气短,自己躺在沙发上,外婆看了一眼外公:“我知道这事儿跟惘然没有关系,但是你说姜饶都这样了,她哪怕就是看在当姐姐的份儿上是不是应该过去医院陪两天?就当是做好事儿了……我的这个命啊,什么都不说了,小真要是知道了一准埋怨我,那是我亲外孙子啊,我怎么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啊……”

        那是外婆的亲外孙子难道不是外公的?

        外公这就开始闹心了,打车直接去王冉家了。

        开门见山,直接说明来意。

        “姜饶都这样了,叫王冉去医院陪他两天,叫王冉在单位请几天假?!蓖夤档木透虿怂频哪敲醇虻?。

        王妈妈差点没被自己给呛死,你说请假就能请假吗?

        这不是你说了算的事情,你要是家里真出事儿了,或许领导会给你几天假期。

        外公这是根本就不知道王冉单位有多严格,是,有的时候事情不多,但是请假就特别的难,他们请假要填请假表的,因为什么请假,请假多久然后交给上级,就是提前一个小时离开所里都是有记录的,哪里就有那么多的假好请了?

        上次王冉都病成那样了,还不是该做完的都必须做完。

        “爸,你别说了,王冉不能去?!?br />
        王妈妈直接就给后路堵死了,她不管姜饶怎么闹,这事儿姜雯来自己家里闹,闹的左右邻居就都知道,她还没有找姜雯说道说道呢。

        “上次大半夜的,姜雯跑我们家好个骂,她骂王冉是什么?你是没有听见那个话,爸,要不是看在她是孩子,我那天我就能出手扇她,我生女儿不是叫她这么来骂的,现在想起来叫我们家王冉去了?不好使,王冉跟姜饶有什么?”

        外公一沉吟:“我知道姜雯做的这事儿有点过分了,她一个孩子,你当大姨的别跟她一般见识,到底是孩子,姜饶你也是看着长大的,他现在就听王冉的话,你说王冉这当姐姐的……”

        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呢,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不就完了?

        外公觉得这个女儿跟外孙女还有外孙子跟自己都不亲,不亲的原因很简单,不就是因为他找了后老伴,可是说句摸良心的话,外婆对他们怎么样?

        现在就求到你们家一点事儿了,就这个推啊。

        那平时家里儿女发点什么,外婆就给自己大女儿还有外孙女打电话,怎么就对不起她们了?

        “爸你别说了,肯定就不行……”

        “怎么不行,我倒是要问问王冉,看在她外婆的面子上,怎么就不行?”

        王奶奶才遛弯回来,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袋子里装的冰果,人老了就好这口,喜欢吃点甜的,偏偏牙口还不好,你说还怕凉。

        “妈,你回来了……”

        “外婆?亲家我说句话你别生气啊,王冉她姥娘不是早八百年就死透了,怎么现在还活着喘气儿呢?”

        外公的脸色有些不悦。

        板着脸:“那后的就是不是外婆了?”

        “后的当然也是?!?br />
        外公不愿意跟一个老娘们计较这些事情。

        “这些年你妈对你们怎么样?我知道你心里埋怨我,觉得我对他们几个好,对你不好,可是小真啊,你比他们大那么多,你说当时我们家也没有这个条件,你自己也是知道那时候饭都吃不饱,你摸良心问问自己,你后妈饿着过你没?”

        王妈妈不吭声了,说句良心话,她后妈对她不错。

        那时候粮食就是紧,吃不饱也没叫她一个人饿着,有东西大家吃,那时候是压根谁都吃不饱,在吃的上面,后妈绝对一碗水端平了,夏侯令那时候小,也馋,就跟她抢吃的,那外婆抓着夏侯令就给打了,一码归一码,王妈妈记得,所以对外婆多少还是有些感激的。

        不然也不会那么客气。

        虽然不像是亲生的母女,也比一般陌生的人亲。

        “王冉生下来她外婆怎么给带大的?……”

        王乃那不愿意听这话了:“我们家王冉啊,还真就没有叫你那个后老婆子给带过,从下生就是在我身边,八岁之前就没有吃到过她外婆给买的一块雪糕,都十五岁了过年才收到二十块钱的红包,我没有记错吧?”

        王奶奶觉得就没见过那么抠的老婆子。

        他们家当成心肝宝贝似的孩子,别说二十了,从小到大,就收过她外婆两次红包,一次二十的,一次五十的。

        王奶奶一说,自己就想起来了。

        第一次拿那二十块钱红包,王冉还哭了。

        当时自己领着王冉回家,外婆的原话是这样说的,谁给磕头,就给谁钱,好像是开玩笑一样的讲了出来。

        你也知道夏侯芳的个性,这孩子一贯的活泼,自己跪在地上就给自己奶奶磕了三头,外婆说到就做到了给了一百,姜雯跟乔芸在床上就不干了,姜雯觉得凭什么???就看着夏侯芳不顺眼,觉得她一点脸都不要,就为了一百块钱就给磕头?

        那时候夏侯芳小根本就不懂这些,觉得给钱就是好的,再说自己亲奶奶磕个头怎么了?

        乔芸不想磕头,但是一看夏侯芳拿到钱了,自己就不乐意,就气哭了,后来外婆就一人给一百,给到最后到了王冉这里就没钱了,还剩两张十块的,拉着王冉的手,说她是姐姐,叫她拿着。

        本来王冉也不至于就挑理说给她二十了,姜雯那张嘴不饶人,说王冉真是好打算跟着她们混钱,这王冉正好从外婆家走了就回她奶奶家了,到家就哭了,她奶一问,给老太太气的半死。

        “冉啊,来奶奶这里,奶奶给……”

        那一年王奶奶就给孙女孙子分戒指来的,原本是打算等他们大一大在分的,一看大孙女受委屈了,就立马分了,你那二十块钱你以为老好花了?

        外公愿意疼他那个老婆子,怎么疼,王奶奶没意见,但是少在王冉身上占便宜,孩子你们什么时候给带过?

        ------题外话------

        饿,我又顶着草帽出来了,预约六月份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