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奶奶,你吃这个……”王冉叫了一声。

        不管怎么说王凌爸爸没了,来到自己家不习惯也是有的,一个孩子当着面这样说,怎么都会下不来台,王冉挡了一下,王妈妈起身冲着王凌就走了过去:“行了行了,别哭了,你奶奶不是冲你,赶紧进屋子里去?!?br />
        你说王凌这孩子得多不懂事,你要是懂事的你对着你伯母说两句好听的话,可是他呢?

        一摔打自己进屋子里去了,这就开始了,吃饭也不吃。

        觉得自己面子被奶奶给下了,自己躺在床上,未来的路觉得迷茫,毕竟成绩不是很好,他也不想总靠着大伯伯母,不然就像是今天这样,王凌知道徐秋华就是故意的,故意给自己难堪。

        “……我怎么跟你说的?就你有嘴是不是?”王妈妈跟儿媳妇在厨房收拾碗筷,就训了徐秋华一句。

        徐秋华脸上堆着笑,心里可不那么想,平白无故家里多个人,有人问过她的意见嘛?敢情活你们都不干,饭你们也不做,这就等于给我增加负担,我照顾老头老太太这是我应该尽的义务,那王凌跟她有几毛钱的关系?

        王奶奶回到屋子里,跟王冉恨恨地说着,她也是觉得自己孙子不争气。

        你爸没了,你妈走了,你自己还不争气,你指望谁呢?

        不说你考上一个多了不起的大学,你至少来到别人家也得勤快一点吧?

        王奶奶观察王凌那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告诉他把内裤换下来自己洗了,难道你内裤还让你嫂子给你洗?这孩子就跟没长心似的,说了白说,脱下来就扔卫生间水盆里,衣服脏了就那么一扔,回到家就跟看不见人似的。

        以前都没这样,怎么现在过来住反倒是这样了?

        王冉给自己奶奶顺顺心口。

        “奶你也别生气,到底不是自己家,就是我,也得有个适应的时间?!?br />
        王妈妈在外面接起来电话,对着里面喊了一声:“王冉,小简电话……”

        王冉踩着拖鞋进了卧室里接的,简宁那边还没开吃呢,抽空就给她打了一个电话,也没有事情,就是想听听她的声音被。

        “还没吃呢?”王冉看了一眼时间。

        “嗯,本来想先走,觉得不好?!?br />
        两个人说了几句,王冉就挂了电话了,她晚上睡的晚,每天都得差不多十一点半多才会睡觉,十点左右觉得有点饿,忍了一会儿觉得还不行,起身踩着拖鞋进了厨房,你说王凌开着冰箱门,嘴巴里还叼着东西就抬头看了王冉一眼,这给王冉吓的。

        大半夜的这孩子无声无息的,是个人也会感觉到害怕啊。

        “王凌,你吓死我了……”王冉拍拍自己的心口。

        把厨房的灯打开,果然王凌的动作有些僵硬,王冉觉得自己得跟孩子谈谈,你看你以后要生活在这里,也不能永远都这么拘束吧?

        “王凌,你跟姐姐说,是不是在桌子上吃不饱???”

        王凌摇摇头,脸憋得通红。

        王冉想深说,怕孩子想的多,不说你说就这样下去,就自己嫂子那个个性早晚有一天还得闹腾。

        “吃饱了没?没吃饱姐给你煮包泡面吧,正好我也饿了……”

        王凌胡乱地说了一声自己吃饱了就回房间了,王冉看着他跑掉了自己心里也是觉得这样下去不妥,早晚都是事儿。

        早上起床,去拉卫生间的门,里面有人,王冉回了房间,王超他们就都起来了,你说王焱憋的够呛,要上卫生间,卫生间里有人啊。

        “谁在卫生间里呢?”王超看了一眼徐秋华。

        “谁???”徐秋华拍着卫生间的大门,你王凌要是在里面你就吭一句声,也不会要你的命是不是,偏偏这小子就是一声都没有,王焱这边别着小腿,脸上的表情纠结的厉害。

        “妈妈,我要尿裤子了……”

        徐秋华赶紧抱着儿子给抱出去上的,孩子能在外面上,大人不能啊,这就等吧,王冉每天起床时间都是差不多的,这个时间家里人是不会上卫生间的,孩子上班,肯定叫她先去,结果今天这谁都不用上了,王冉换了衣服,没去卫生间直接就上班了,王超也直接去上班了,徐秋华又开始嘟嘟囔囔的。

        “王凌啊,你是不是拉肚子了?”

        卫生间里的王凌已经开始拉水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弄成这样了,自己肚子绞着劲儿的疼,额头上都是大汗珠子。

        王凌也要去学校,这出来的时候小脸煞白,徐秋华就嘟囔。

        “你在里面倒是吭一声儿啊,怎么就跟哑巴似的?”

        徐秋华没有办法觉得满意,她就没有见过这么不懂事儿的孩子,你是聋了还是哑了?这个家就你一个人要上卫生间?你有没有替别人想过???

        王妈妈横了徐秋华一眼。

        “妈,你也差不多了,你看看他要是这样下去……”

        “行了……”

        王爸爸中午就找人在外面盖卫生间,其实这就挺简单的,不到一个小时一个标准的农村卫生间就产生了,王爸爸干完活从外面进来,换了衣服自己又不知道去哪里了,王妈妈觉得这回不就好了,两个卫生间这回够用了吧?

        晚上做饭,要是平时有什么也就吃什么了,现在家里多了一个客人,王妈妈也得细细的打算都要吃些什么,王凌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这孩子现在正在拼的时候,营养必须跟上。

        王妈妈带着徐秋华去商场,给王凌换的枕头,那商场搞活动,说是那种枕头对颈椎好,一个枕头就要八百多。

        “那开两个吧?!?br />
        徐秋华凉凉地说着:“妈,这有王超的吧?”

        王妈妈看了她一眼:“王超颈椎也不难受,给王冉跟王凌的,孩子念书念到挺晚的……”

        徐秋华一听那脸上的表情就表现得清清楚楚的,就是三个字,不愿意。

        “妈,你不觉得王凌这孩子有点缺心眼吗?”

        “就你尖,当你爸别这么说,小心你爸说你,他爸没有了,他就是一个孩子,你老跟他过不去干什么?”王妈妈也知道王凌做的就没有那么好,但是一个男孩子你指望他跟女孩儿似的心细,这就不现实,王超个性不就摆放在这里嘛。

        “我不是说别的,那裤衩子脱下来就扔水盆里了,我是嫂子啊,叫我一个嫂子给洗?”徐秋华意见大了,你可以不懂事,但是不懂事到了这个地步,你就是缺心眼,你都多大的孩子了?还叫嫂子给你洗裤衩子,你说有这样的说道没有?你敢情是一脱就完了,你就没有想过洗的人什么心情?她给她儿子洗,那是因为王焱还小,你说这么大的一个小伙子,自己还得追在后屁股给洗裤衩子?

        王妈妈一会儿听着徐秋华一句裤衩子,裤衩子的,听的自己头都大了。

        “我回去说说他?!?br />
        徐秋华觉得这是说的事儿吗?有心的孩子早就自己都做了,还用别人提醒?

        婆媳俩逛了半天的商场,王妈妈到了一楼男士专柜就走不动了,路过一家店,那橱窗里就摆着男模特身上穿的一身衣服,是西装,给王妈妈眼馋的,觉得要是将来王冉跟小简结婚穿就挺合适的,双腿就跟灌了铅似的,走不动。

        徐秋华都走出去多老远了,回头看着自己婆婆还在门边站着呢。

        里面的专柜小姐非??推木妥吡顺隼?,身上穿的小裙子特职业,一身深灰色的连衣裙微微对着王妈妈笑:“阿姨,要不要进来看看?!?br />
        王妈妈就真的进去了,她就看上那套衣服了,要不就先给买了?

        王妈妈现在每天脑子里合计的就是叫王冉跟简宁赶紧结婚算了,结婚之后在赶紧生个胖乎乎的孩子,别管是男是女,只要有就行,她给带,他们白天上班,孩子自己给带到大,一想心里美滋滋的,你说这才是生活嘛。

        “妈……”

        售货员的笑容不用看就知道,太热情了,徐秋华知道这个牌子,这里的东西死贵的,老太太怎么就想着来这里买东西了?给王超?

        给王超也不用这么贵的啊,买个报喜鸟就挺好的,挺上档次了。

        王妈妈就看着那男模身上的一身,越是看越是觉得赏心悦目。

        “姑娘,这套衣服多少钱???”

        售货员报了一个数字出来,衣服跟裤子都是单算的,里面的衬衫,脚上的鞋子全部都是单款,报出来一个惊人的数字,王妈妈一听,心肝一抽抽,这是卖黄金呢?

        售货员觉得王妈妈特别有眼光。

        “阿姨这西装面料就不同,穿在身上也不会觉得热……”

        徐秋华装着拉着婆婆的手:“妈赶紧回去吧,我们还有事儿要忙呢?!?br />
        王妈妈借坡下驴就跟着徐秋华出去了,不是她买不起,而是花这些钱买几件衣服,这有点太混账了,你说有的人连饭都吃不上呢,摇摇头,现在这钱毛的,明明看着挺多的,到手花两天就没有了。

        “妈,你也太胆子大了,那里你都敢进,他们家是奢侈品,你没看见在一楼,这一层就没有一家是便宜的?!毙烨锘财泊?,她买不起她也不喜欢买,都是衣服,怎么就那么贵,这些衣服都是镶黄金的啊,没有的话有几个人会买啊。

        简宁下班之前给王冉先去了一个电话,确定她几点会下班,王冉说自己在实验基地那边,大概会回来的早点。

        “那你过来找我吧,晚上我们两个在外面吃?!?br />
        王冉给家里去了一个电话,电话王妈妈接起来的,王妈妈的声音非常淡定,有话要交代:“吃饭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你们什么时候打算走下一步???这不是交往挺久了?”

        王冉干笑数声,真是没有想到,这老太太又开始逼婚了,说了两句自己就挂电话了,王冉心里有点烦,这好不容易不逼自己相亲了吧,现在又开始逼婚了,这才处了多久啊。

        王妈妈挂上电话,自己还嘟囔呢。

        “现在这些孩子做什么都墨迹,你说我们那时候认识了处一处就结婚了,到现在哪里不好了?”

        王冉三点半左右就下班了,坐车到医院门口墨迹一会儿时间,简宁背着包从里面出来,王冉挥挥手,两个人就径直奔着商场去了。

        王妈妈这生日马上就要到了,当女儿的总得给妈妈买点礼物,买什么王冉也是抓瞎,她知道她妈想要什么,但是没有办法给。

        “阿姨平时都喜欢什么?”

        简宁低着头问她,两个人身高上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毕竟简宁的海拔在这里放着呢,王冉说话的时候他都会微微低下头,她说话他就认真的去听。

        “喜欢的东西倒是挺多的,可是每年都送差不多的,心里觉得好像没有尽心意似的,以前每年都是送花要么就是给钱?!?br />
        她就是不知道应该送母亲一点什么,想着给她钱了,有什么她所喜欢的,自己拿着钱不就去买了,可是每年最后王妈妈都把钱给王冉存起来了,说自己什么都不需要。

        逛了半天,觉得都没有太出彩的礼物。

        在商场的楼上吃饭,王冉把头发整理整理,自己比比卫生间那边的方向,意思是要去洗手。

        “王冉……”简宁叫了她一声,王冉看过来,简宁笑眯眯的:“包给我拿着吧?!?br />
        王冉把自己的手顺带的就连手机都给简宁了,自己直接去卫生间了,没一会儿从一侧走回来,简宁把东西交还给她。

        “喜欢吃什么?”简宁没有把菜单交给王冉,而是自己看着她问了一句,王冉脸上茫然,她也不知道要吃什么好,好在菜单是双面的,她跟简宁就看着一份菜单,自己的手指在上面划着。

        “我们吃涮涮锅好了?!?br />
        简宁招来服务生。

        王冉低着头在吃,简宁偶然抬起脸看了她一眼就想笑,生活其实不就是这样的,有那么一个你愿意跟她坐在一起的人,不见得每天腻在一起,但是坐在一起的时候你会觉得温暖。

        吃完饭又去逛,商场里来来回回的也就是这些东西,也逛不出来花样,逛的王冉头晕眼花的,大好的时间就全部都扔在商场里面了,你说她亏不亏吧。

        在三楼的时候王冉就看中一款钱包,偶然路过,她看了一眼,随后就跟上简宁的脚步出去了,简宁要送王冉回去,王冉觉得没有必要的,你手还得折腾一圈,自己也不是不认识自己家。

        “我自己回去就行?!?br />
        路边有个人在卖气球,简宁叫她等自己一会儿,拿着钱包买了两个气球,王冉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挠挠自己的头发,她看着像是没长大的小孩子吗?

        “你觉得我跟它很合适?”

        简宁憋着笑:“是挺合适的?!彼底哦秩嗳嗨耐范?,你说动作就是那么顺畅,他伸手就去揉了。

        王冉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无语的看着他。

        王冉进了地铁站没有多久又返身出来了,她又折回到了商场里,自己按照记忆里去找那家柜台,结果找了半天,她天生有点不认识路,转了好几圈,好不容易终于给找到了。

        “这个现在在打折?!笔刍踉倍宰磐跞叫π?。

        王冉站在柜台边想了半天,叫售货员开票,自己提着袋子就回家了。

        王超也记得自己老妈的生日,别人的记不住,要是自己家也记不住,那就是不孝了。

        “妈,我跟王超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给你的,这里是两千块钱……”

        王冉听的咋舌,她大嫂这是怎么了?突然之间就舍得下血本了?

        王冉哪里知道徐秋华的心思,给了老太太钱,过后第二天老太太还得给她,就是做个面子,这个面子活她愿意做,反正怎么样都是自己的,王妈妈还能看不出来徐秋华心里那点小算盘,就合计今年这钱她还不给回去了。

        徐秋华若有所思的看看王冉:“小姑要给妈买点什么???简宁家这么有钱,不会给妈在五星级酒店弄一个宴会吧?”

        徐秋华说着说着自己就笑了出来,觉得这样也不错,她还没有去过五星级呢。

        王冉挑挑眉头,她不愿意听这样的话,王妈妈话还没有出来呢,王奶奶的话就先崩了出去。

        “倒是想去五星级酒店了,问题你有合适的衣服穿吗?养儿子是为了干什么用的?还指靠姑爷?”

        徐秋华一脸讪白白地表情,她一说话就是错,反正就是没有对的就是了。

        简宁家号称有钱,你说自己就从来没有见过他买什么了不起的东西,那些有钱的不都是一上门就各种珠宝吗?

        徐秋华觉得现实的生活跟电视剧里果然就是不同的,什么有钱人啊,抠的要死。

        “妈,我还没有想好要给你买什么呢……”王冉有些抱歉,事实上就是这样的。

        她倒是想买衣服,可是自己妈妈的品味跟自己不同,以前不是没买过,买了之后妈妈就穿那么一两次的然后就扔衣柜里了,被打入冷宫,这样等于浪费啊,买首饰她家一贯不戴那些的,王妈妈就真的是,身上一件首饰都没有,连个耳环都不戴,觉得那些都是累赘,全部都扔在柜子里面了。

        徐秋华看着王冉,做闺女的给妈妈买份生日礼物就这么困难?

        王奶奶看电视剧最近看上瘾了,到点就坐在客厅里等着,这电视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会儿插播一个广告,给王妈妈看的。

        王冉起身回到房间里,自己活动活动脖子坐下身,还得继续工作。

        简宁心里就挂着这事儿的,别的不说,就单说这是未来准丈母娘的生日,自己就怎么也得上点心,买衣服?那些未免有些俗套。

        给王亮去了一个电话,王亮正要从家里开溜,接到简宁的电话,捏着嗓子。

        “宝贝儿啊,我现在就过去……”

        王亮他妈在屋子里喊着:“你个小兔崽子,你给我回来,什么宝贝儿???”

        王亮打开车门坐进去,就跟简宁吐口水。

        “你是没看见我那个妈,简直了,找我有事儿???”

        难得的王亮是真的很有主意。

        “你要是信我的,就别买那些没用的,什么金子啊白金的都没用,衣服之类的你知道人家美女喜欢什么款的,说句不好听的话,也许人家就看不上你的眼光,送玉?!?br />
        王亮觉得这个是最合适的,人年纪大了,对那些真金白银的喜好就没有那么多了,玉不同啊,玉养人。

        简宁不是没想过,但是玉这个东西稍微好点的就上万,不是说他舍不得这个钱,他愿意买,人家不见得愿意收。

        “你也甭买那么贵的,什么一出手就弄个十几万的镯子,那是凯子,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准姑爷敢送我这么一个镯子,我就当着他的脑袋给砸过去,当我卖闺女是吧?!?br />
        这话就都被王亮给说完了。

        “后天的,你等伟亮回来的,伟亮对这些东西在行,他不是有个哥们在云南倒腾这些的,价格什么的不说至少品质方面不能骗你?!蓖趿晾渚驳乃底?,大家的钱都不是天上刮下来的,就是花也得有个明确的去处对不对。

        王亮给伟亮去了一个电话,果然伟亮忙呢,一听,脸上的肥肉都跟着乱颤。

        “行啊,我哥们买给丈母娘的礼物,就是让我掏这个钱都行,我联系一下,不过不知道有没有?!?br />
        伟亮可不敢把话给说死,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哪怕就是对着兄弟,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这是王冉第二次看见伟亮了,伟亮那光头太特别了,给王冉留下不少的印象。

        “我这哥们是倒腾这些的,我也跟他说了,你们大概是要多少价位的?”

        王冉看了一眼简宁,简宁的话比较少:“三四千左右吧?!?br />
        伟亮点点头,说了一声行,自己从车上下来带上车门,王冉他们几个都下了车,外面有些嘈杂。

        段伟亮能认识的人还能有卖便宜货的?那哥们一听伟亮说,瞧了他一眼:“你没跟我开玩笑吧?三四千来我这里买?你带他们去商场不就完了……”

        这不是废话,商场三四千的能跟你手里三四千的相比较?

        伟亮勾搭着哥们的肩膀。

        “不需要太好的,你就是给我太好的,我们也不要?!?br />
        那人撇撇唇自己打开柜台从里面拿出来六七个手镯放在玻璃上,拉过来灯。

        “这几个就都行,你们挑吧?!?br />
        王冉觉得挺有意思的,王亮笑嘻嘻的看着那哥们,不认识打过招呼不就熟悉了。

        “哥们,我们不懂行啊,你给挑个被,一会儿我请客?!?br />
        那人看了王亮一眼,自己捞起来放在最末尾的那个,所有的镯子里就那个镯子的棉絮看着多,如果他们单买,首先淘汰掉的就是这个,王亮多畅快的一个人。

        “成,我信你的目光,就这个吧……”

        王亮说着拿着自己夹着的包就要给钱了,王冉赶紧就拦了,她给她妈买礼物叫别人出钱,这算是什么事儿啊,就是朋友也没这样的。

        “不用,真的不用,王亮我来给这个钱……”

        王亮笑嘻嘻地:“我俩谁鞥谁啊,就当我送阿姨的礼物……”

        这边他们俩说话呢,那边简宁已经付完钱了,那人也挺个性的,压根就没有给什么包装,你别看着这镯子不太起眼,他是真不赚钱的。

        简宁把盒子递给王冉,王冉就要从包里掏钱给他,简宁按了她的手一下,那意思这里还有人呢,先请人吃饭再说,他也没有说出来话,你说王冉就懂。简宁把她的钱包又给按了回去,两个人走出去,伟亮跟那哥们一直在说话,饭桌上男人的话比较多,就听着伟亮跟王亮两个人对着侃,王冉现在是明白了,交这样的朋友绝对就不会冷场。

        “美女你别介意啊,我们平时就这样儿……”伟亮回过头还看了王冉一眼,抬抬自己手里的烟,他不知道王冉会不会讨厌这个味道。

        王冉是不喜欢烟味儿,但不至于给简宁的朋友摆脸色看,一直在笑。

        好不容易吃完饭,那三个人还要续摊,伟亮看了简宁一眼。

        “我们就不带着你去了,你也不喝酒,你的任务把美女给安全送回家就行了?!?br />
        王冉弯着腰身冲他们摆摆手,“小心点开?!?br />
        王亮扬了一下手就把车给开走了,简宁拦了一辆车,两个人也算是顺路,把王冉送回家在回他家就是了。

        “这钱……”王冉拿着钱包就要给他,拿钱包的时候想起来昨天在商场买的那个钱包,从里面拿出来,简宁接了过来,正好车子也到她家门口了:“那明天见?!?br />
        王冉要打钱包,简宁的语速很快。

        “你也送我礼物了,我也就是这点心思了?!?br />
        王冉站在路边自己弯着腰身看着里面:“昨天逛街看见的?!?br />
        简宁恍然大悟,中间就觉得她好像一直在看什么东西,一副自己赚死的表情,唇角翘了起来。

        “那我走了?!?br />
        王冉看着车一直到再也看不见,自己站直腰身,王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后面了。

        “小简回去了?”

        “妈……”王冉看着自己的妈妈叫了一声,吓死她了,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难道她妈不清楚吗?

        王妈妈被王冉这么一喊也吓了一跳。

        “你这个死孩子,突然叫什么,吓死你老娘我了……”

        母女俩前后进了门,晚上吃饭,王冉都在外面吃了,肯定就不能吃了,王妈妈给切了一盘的西瓜。

        “不吃饭,坐下来吃两片西瓜,西瓜你奶奶今天出去买的,可甜了?!?br />
        王奶奶点头:“这时候西瓜就是贵啊,前几年我记得还是两三块钱一大个,现在半个西瓜就八九块钱?!蓖跄棠趟潮汔洁炝艘簧?,她是抱怨归抱怨,该吃还是吃。

        王冉想起来自己包里的那个镯子,起身回房间找了出来。

        王妈妈就不喜欢这些东西,给她买的?

        “你也知道妈妈就不喜欢戴这些首饰之类的,干活一撞就碎了?!?br />
        以前王妈妈买过一个便宜的,那时候别人都说好,结果她跟风花五块钱买了一个,结果你说也没有一个算计,干活一磕手腕,就碎了,虽然那就是玻璃的,但是也挺心疼的。

        王奶奶接了过去。

        自己打开盒子看了一眼,王奶奶的眼睛毒,觉得这个东西买的好,雅。

        拽着王妈妈的手腕就直接给戴了上去,但是手腕有些发涩,推不进去。

        “王焱去给你奶奶拿块香皂,沾点水啊?!蓖醭傲艘簧?,王焱吧嗒吧嗒的就从位置上起身就跳了下去,好不容易戴进去了,王妈妈承认这是好东西,但是她不喜欢,天生对这些没兴趣。

        要摘,王超就说挺好看的。

        “王冉买的,你就戴着吧?!?br />
        王妈妈还是给摘了下来,看着自己婆婆挺喜欢的样子:“要不妈,给你吧,我不喜欢这个?!?br />
        王妈妈眯着眼睛,接过来:“真给我了?你过生日,孩子买给你的,我戴算是怎么回事儿???”

        王妈妈笑笑:“我要是喜欢也不能给你了,你戴着吧?!?br />
        王妈妈摇摇头自己起身准备洗碗,徐秋华哎呦叫了一声,王超看她。

        “我脚磕桌子角上了?!?br />
        徐秋华呲牙咧嘴的样子就特别不好看,王妈妈心想着,你哪里是磕到脚了,你是合计怎么就没有给你,我女儿给我买的生日礼物,奶奶拿得你拿不得,想要???等你儿子将来长大娶老婆的,跟你未来儿媳妇要。

        徐秋华的脚是真的磕了,那个劲儿还特别寸,这个疼啊,在一个王妈妈说的也是真有,她这人就是这毛病,不管东西好不好,只要能占便宜,她就上。

        王奶奶当天就戴上了,王妈妈过生日把简宁给叫家里了,王冉这礼物还是等于没送,给母亲包了一个红包。

        大清早的,王妈妈满脸红光的容光焕发,头型都变了,正好周末,大家都休息,王妈妈就是怕简宁这个班,提前两天就打电话了,简宁正好下夜班。

        徐秋华老早就出去买菜了,这婆婆一年到头就过这么一次生日啊,哪天都可以犯懒今天不行啊。

        王凌背着书包换鞋,王冉出来上卫生间,看着王凌:“王凌啊今天有课吗?”

        王凌站着身体,那脚就一直拧啊拧的,鞋带估计系的有点紧,穿不进去,就那么踩,终于穿进去了:“嗯,那姐我走了?!?br />
        王冉心里叹口气,前两天她妈问……

        “嗯,路上小心啊,你身上钱够不够花的?”

        王凌低着头不说话,王冉叫王凌等自己一下,回了房间拿出来钱包,不敢多给,毕竟高中生贪玩的也是有,给了王凌五十。

        “早点回来啊?!?br />
        王凌答应好好的,自己就走了。

        对王凌还真是说不得骂不得碰不得,王冉也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嘴,想要劝他把心思放开,把这里当成他自己家,又怕孩子多想。

        简宁是下班就过来了,顺道还买了不少的菜,王妈妈就让王冉把人领她房间去,毕竟才下夜班,得休息一下。

        “赶紧进去,这里没有你能帮忙的啊,你好好的休息就是送阿姨最大的一份礼物了,进去眯一会儿行不行?”王妈妈算着时间,这桌菜做好怎么也得三个小时以后,能睡三小时就让他先睡。

        简宁是想帮忙,王妈妈死活不让,王冉扯着他的手,她在前面牵着,简宁在后面跟着,唯一紧紧相连的就是两个人的手。

        “躺下睡觉?!?br />
        家里这么多人,厨房的人就更加不用说了,他根本就没有地方站。

        简宁把自己的外套放在床上,说自己其实也不困。

        “不困也眯会儿,一会儿好了我叫你?!?br />
        王冉把屋子里的窗帘拉上了,怕他睡不着,把门带上自己就出来了,中间简宁又出来一次,这次王妈妈撂脸子了。

        “小简啊,都这么长时间了,还跟阿姨客气是不是?”

        这简宁才回去,躺了一会儿结果竟然真的就睡着了,他一夜没睡,怎么可能不困呢,动动自己的身体,王冉在厨房帮忙,洗菜洗的差不多了,王妈妈叫她出去,徐秋华觉得人太多。

        “妈,你出去,叫王冉留下来帮忙,今天你过生日,哪里有让寿星干活的?!?br />
        王妈妈就闲不住,王奶奶在卧室里看电视呢,简宁这边可能睡觉了,一直就没出来,王奶奶就回卧室去看了,王妈妈推开门,欠了一个门缝,看进去,果然是睡着了,人就对着王妈妈这边,王妈妈能很清楚的看见简宁的脸,这孩子肯定是困了,眼睛下方有一圈青黑色,长期熬夜的结果,越是看越是喜欢,自己捻手捻脚的过来,尽量压低声音,把毛巾被给他往身上盖盖,悄然无声的带上门就从里面出来了。

        进了婆婆的房间,王奶奶正好关掉电视,演完了。

        “睡着了?”

        “嗯,睡的可踏实了,你说看着他睡在王冉的床上,我这心里啊,这两孩子总是不温不火的,你说要结婚得等到什么时候?到时候说不定我还有没有命在了?!蓖趼杪韪刑玖肆骄?。

        王焱小跑,一溜风的从外面跑进来,憨憨地跳到自己奶奶的怀里,手里抓着炸好的里脊肉,往王妈妈的嘴边去送。

        “你自己吃就好?!蓖趼杪栌檬值擦艘幌?,王焱自己往嘴里送,徐秋华在厨房里扯着嗓子喊着。

        “王焱,你要是在抓……”

        王焱这孩子一会儿一趟的,出溜出溜的,他妈看不见的位置,就上手去抓,这给徐秋华恨的,偏偏她现在手里忙着干活呢,没有办法动,就只能嘴上喊,王焱扑到王冉的怀里,伸手就要抱自己姑姑大腿,王冉拽着侄子的小手送到卫生间把小手给洗了。

        徐秋华的嗓门太大,把简宁给喊起来了。

        简宁坐起身,有些睡迷糊了,自己看看四周,好半天才想起来在王冉家呢。

        “你进去看看,看他睡醒了没有?!蓖趼杪杞型跞交胤考淙タ纯?。

        简宁坐在床上,脚上没有穿拖鞋,正在试着清醒呢,有点呆,王冉踩着拖鞋进来,简宁这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个劲儿呢,主要他昨天一夜没睡,现在不过是睡了一个多小时,要是彻底不睡的话,至少还能清醒清醒,现在是睡了之后,头就更加难受了。

        “呆头呆脑的……”王冉的手指推了他的头一下,自己在一边笑。

        简宁双手抹了一把脸,好半天才明白过来,自己被调戏了,微微有些惊讶,因为王冉这人很少会主动对他亲近,何况这种推他头的亲密动作,自己反过来想想,也是,两个人处了这么久,应该会亲近些,自己拖着她的手,眼睛弯成了月牙。

        “就那么好笑吗?”

        王冉皱眉,歪着头看着他,就像是调皮的小女生,脸上飘着狡黠的笑容眼里一汪水儿的。

        “人醒了没有???”

        王妈妈踩着拖鞋走了进来,突然出声打破了一室的暖意,空气里的分子都带着甜甜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