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王焱把电话给姑姑?!?br />
        王焱把电话递了过去,外面徐秋华喊他,就蹭蹭跑了出去,王冉拿过来电话,是简宁发过来的。

        王妈妈这边准备做饭,探进来半个头:“你要是有时间就跟人小简说声感谢,你爸说在机场就是人家给你送医院去的,后来昨天晚上还守了你这么久……”王妈妈越是想越是觉得简宁好,现在这样的孩子少见了。

        你说毕竟还没有结婚,就光冲这个劲儿就得感谢。

        王冉站起身,王妈妈收回自己的视线,女孩子矜持是好,可是矜持过头了那就不妙了。

        王冉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简宁正准备吃饭,掏出来手机,看着打电话过来的人也是一愣,主要她好像就没有主动给他打过电话,不是他挑理什么的,而是事实就是这样的。

        王冉这边微微有些尴尬,但还是开口了。

        “昨天谢谢你了,现在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顿饭吧?!?br />
        简宁单只眼睛闭着,只觉得他们两个真的太客气了,好像客气过头了。

        “好啊?!?br />
        王冉换了衣服,王妈妈那边挑着眉头:“钱拿了没有???多带一点,请人家吃一回就吃点好吃的,别抠搜搜的?!?br />
        王冉叹口气,弯下身去穿鞋子,王妈妈又有话要说。

        “小简之前给你买那鞋不是挺好看的,我看就穿那个……”

        王冉说找起来麻烦,她都装起来,新鞋有点磨脚所以也没怎么穿,王妈妈立马就过来帮着女儿找上了,把鞋架给翻的乱七八糟的。

        “新鞋要经常穿才能不会磨脚啊,要不然它永远都是新的……”

        答对王冉出门了,王妈妈又开始一双一双鞋子的归拢,心里想着,王冉啊你要是你妈亲闺女,你今天就主动点,人小简表示的已经够清楚的了,王妈妈心里着急啊,这么不温不火的处下去,猴年能结婚???

        她现在就是着急,王冉跟简宁两人就好像是锅子里倒上油了奈何没有火,这样怎么等油开?晒一辈子油也不带开的。

        简宁还没有下班呢,王冉去医院找的他,简宁正好有个病人,这边要做切片,走不开。

        “对不起啊,我现在走不开,要不然这样,我把家里的钥匙给你,你先过去坐会儿,我下班在送你回家?!?br />
        简宁掏着自己的钥匙,在白纸上写了自己家的地址,那头有人喊。

        “行,我做吧,你赶紧去吧?!?br />
        简宁做了一个抱歉的动作自己就跑开了,王冉拿着手里的纸条,叹口气,直接上门了。

        从医院楼上下来,走了三分钟拦了一辆出租车,说了地址。

        很快就到了地方,简宁住的这个医院家属楼建了几年了,外面看不是很新,好在里面很干净,进进出出的都是医院的人,有的甚至就穿着白大褂就那么来回进去。

        王冉拿着卡刷开门就进去了,按照他所写的,简宁那纸上写的清清楚楚的,要找到很简单。

        他住在二楼,下面是车库,王冉打开门往楼上去。

        男人的家应该会是什么样的呢?

        王冉已经猜到了简宁家会很干净,因为他敢把钥匙给自己,就说明他对自己家有信心,但是进门的时候还是愣了一下,太干净了。

        屋子里的色调就是以灰白为主,显得有些冷清,门口放着一双拖鞋,一看就是简宁自己平时穿的,家里多余的摆设一样都没有,屋子很大很干净,她找了半天的拖鞋也没有找到,自己也不好穿他的,只能光着脚了。

        今天是过来感谢恩人的,转了一圈参观了一下,赶紧拿着包又出去了,出门的时候特别跟警卫打了一声招呼。

        简宁他们小区的这个警卫特别有意思,每天都有人值班,但是他们是不问进入的人的,你愿意进你就进,没人拦着。

        “打扰一下,我能不能问一下,这附近有没有市场???”

        那警卫给王冉指着,怕她听不懂特别说明要怎么上去怎么转弯,简直走十五分钟就能看到一个市场,里面什么都有卖的。

        王冉这也是第一次,平时虽然也有给父亲做过饭,但菜都是家里人给买好的,那市场很闷,很大,上面都是玻璃板透明的,阳光能洒进来的,王冉买东西等收手的时候一看,买多了。

        挺无语的。

        自己拎着大包小包的就回去,人到了楼下去掏钥匙。

        简宁的父亲才回来,叫司机把车子开过来,停在楼下,司机上去敲门了,可是没人在,正准备下来的时候王冉上去了。

        “请问……你找谁?”

        王冉问了一句。

        王冉拍着自己的头,怎么就那么寸呢?

        简宁的父亲的司机下了楼,敲了一下车玻璃,在老板的面前说了一些什么,简宁的父亲竟然下车了。

        “你先回去送行李,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来接我?!彼乃底?。

        司机按照吩咐就开车走了,王冉毕竟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她觉得尴尬,简宁的父亲站在门口,看了半天,那意思没有拖鞋给他穿吗?王冉赶紧的又开始翻,主要简宁这拖鞋都不知道给放哪里去了,根本就没有,找不到。

        “叔叔,你穿这个吧?!?br />
        王冉把简宁的拖鞋给拿了过去,她想他们是父子,这样穿应该关系不大吧。

        简宁的父亲拧着眉头,似乎对王冉有些不满意,怎么看起来毛毛躁躁的呢?

        之前儿子是有说,他也没有多大的兴趣,结婚是他自己的人生大事,他觉得好那就行,他是觉得门当户对的要好一些,但是他自己选择,今天见了王冉,说实在的话,简宁的父亲是有些失望的。

        不如想象中的是个美女,甚至就是一个一般姿色的女人,照比简宁的继母都差远了。

        穿衣打扮方面看着就那样吧,身上也没有过多的装饰,连个小耳钉都没有,看着倒是挺干净的,不突出也。

        简宁的父亲进了屋子里,他儿子的房子第一次来。

        说起来有些可笑,但确实就是第一次来。

        看了屋内一眼,王冉这边赶紧给简宁的父亲倒水。

        “叔叔,你喝水?!?br />
        简宁的父亲看着王冉的脚,王冉也知道自己这样不好,可是她找不到拖鞋啊,她觉得今天把一辈子的人都给丢光了。

        “你放着吧,你家里父母都是做什么的?”

        王冉陪着简宁的父亲说了一会儿的话,简宁父亲没有多问,问的都是王冉的自身情况,了解了一下,看了王冉一眼起身:“那你坐吧,我就先回去了?!?br />
        王冉要送他,简宁的父亲下去很快,王冉都没追上,她就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怎么就那么诡异呢?

        简宁回来都快七点钟了,王冉的饭菜做好了,他的钥匙给王冉了,自己就没有了。

        “来了来了……”

        王冉出来开门,着急跑出来,简宁一看她的脚,说拖鞋都在上面呢,难怪王冉找不到,他家的拖鞋估计是怕被偷,竟然举到上面去了,就按照王冉这个海拔,想拿下来都不现实,简宁打开上面的柜子,拿出来一双新的拖鞋放在地上。

        “我忘记这回事儿了?!绷成锨蹲帕礁鲂⌒〉木莆?。

        王冉手就有点欠,特别想戳一戳,没好意思。

        “你爸刚才来过了?!?br />
        王冉看得出来简宁跟他爸爸的关系似乎有些不是很好,那种感觉自己说不上来,因为她的成长岁月里,父亲是一个很关键的词语。

        王冉的手艺还算是不错,简宁很给面子的吃了两碗饭。

        “不用不用,我来刷就好,饭是你做的?!?br />
        王冉也没有客气。

        “你家好像很大?!?br />
        简宁点头,房子是他三年前贷款买的,现在还还贷款呢,一个月还三千左右还有二十年还完,他买了这个房子之后房价就跟飞起来一般一样,说到底还是占便宜了。

        简宁刷过碗出来,自己擦着手。

        “家里拖鞋好像有点少,可以陪我去一趟超市嘛?”

        王冉觉得这也没什么,是有点少,一个人家里怎么也得准备几双拖鞋啊,不然来人了,多尴尬。

        王冉跟简宁前后步行了十五分钟,沃尔玛超市。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去,简宁推着车,王冉单手扶着,就真的好像是老夫老妻那种感觉,她看东西有些挑,拖鞋容不容易坏,还有她就发现他家里没有烟灰缸,他也许是不抽烟,可是这个东西应该有的,扔点什么的。

        王冉不知道的是,简宁从来不会在家吃一些跟饭菜无关的东西,他的生活真的就是特别的单调,水果轻易都不吃。

        看着水果打特价,她自己很喜欢吃梨子的。

        叫阿姨打包了三个放在推车里。

        “这个时候容易上火,回到家里你可以切着想吃的时候吃一点?!?br />
        王冉转过头对着简宁认真的说着,简宁对着她笑笑。

        买过东西他提着大袋子送着她去地铁站,王冉拿着卡就要进去,简宁拉了她一把,从自己的兜里拿出来一个棒棒糖递过去。

        “送给你的?!?br />
        王冉有些啼笑皆非,她看起来像是孩子吗?

        不过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好吧,我就接受了?!?br />
        两个人对着笑笑,简宁看着她进去的,确定她下去了,自己才返身回去,一个人提着袋子走了很久,打开门把上面的柜子门打开,那里面转角还有好几双新的拖鞋呢,他家里怎么就会没有新拖鞋,毕竟有朋友偶尔也会来家里面。

        只是两个人吃过饭了,待在一个屋子里,简宁怕王冉觉得尴尬。

        王冉回到家,王妈妈就想打听打听,跟在王冉身后进了卧室,自己装作给她弄弄床单什么的。

        “你们俩去哪里吃的?”

        王冉换衣服呢,换上了睡衣,外面真是热啊,这天还是能不出门尽量就不出门。

        “哪里也没去,去他家我做的,我去医院的时候他有病人,钥匙就给我了……”

        王妈妈立马就来了兴趣,都登门了?

        “他家多大???住在哪里???”

        王冉老老实实的都说了,王妈妈一听,这挺好的,不管房子是贷款还是全款买的,有个窝就行,以后两个人结婚,两个人赚钱一起还被,要是全款那就更好了,这不是重要的。

        “能有多少平???”

        “妈……”王冉没忍住。

        王妈妈投降,她不问了,不问了还不行。

        女儿就是冤家啊,她问这些能是为了谁?

        跟王爸爸嘟囔了半天,自己又跑到婆婆的房间里,王奶奶看着王妈妈:“那人家没有房子你就不愿意了?”

        王妈妈瞪着眼睛,谁说的?

        她可没有那样说,她就是觉得小简哪里都好啊。

        王奶奶笑眯眯的:“年轻人的恋爱人家愿意怎么谈就怎么谈,你当老的就别跟着总是搀和?!?br />
        王妈妈不说话了。

        王冉工作的时候想起来简宁最后递给她的那根棒棒糖,自己从衣服的口袋里找了出来,自己撕开包装纸含在嘴里,眯着眼睛,有多少年都没有吃过这些东西了。

        *

        简宁的父亲是打车回来的,他按门铃,家里的佣人告诉简宁的母亲,简宁母亲踩着拖鞋从楼上跑下来的。

        “不是说叫司机一个小时之后去接你的?怎么就自己回来了?”

        简宁的父亲没有说话,自己抬脚就上楼了,简宁母亲跟着上去了,他解着自己的西装外套递给妻子。

        “我去简宁那里看见他女朋友了?!?br />
        简宁母亲愣了一下,自己接过手,拿着丈夫的西装外套,也是比较好奇,人什么样???

        “觉得还行?”

        简宁的父亲评价比较中肯,就是一般人,轮说那肯定配不上他儿子,但是谁叫他儿子愿意了。

        “一般人?”简宁母亲觉得这个评价似乎就不怎么高,丈夫是什么样的人她也清楚,一点水分都是不会掺杂的,别有深意的看过去一眼:“就真的不管了?”

        简宁的父亲沉默了几许。

        “就这样吧,也不需要他娶一个多了不起的老婆,我看着人还是挺稳当的,什么时间你过去她家里坐坐,都了解了解?!?br />
        这就是同意了。

        简宁母亲的心里跟吃了一只死苍蝇一样的恶心,明明家世不行,还是一个一般人,这样的女的找来干什么的?

        她不说简宁的老婆要多优秀,至少模样上不能差吧?这样将来生出来的孩子才能有好的基因。

        简宁的父亲已经进去冲洗了,简宁的母亲叹口气。

        简宁爸爸只要一回来,那家里就肯定的,今天简宁母亲就一直在溜号,别人说什么都没有听见,简心的妈妈叫了她一声。

        “嫂子……”

        简宁母亲回过神:“啊,你说什么了?”

        “简宁这还没有处对象吧,不然我给他介绍一个?”

        她这边亲戚当中倒是有个合适的,就是不知道人家能不能看上,现在提出来探探口风。

        简宁母亲笑的温柔:“已经处了?!?br />
        简宁处对象了,这是大事儿啊,大家就想打听女方是什么条件。

        早上王冉早早就起来去单位了,有报告还得写,这边所长还特意经过门口的时候跟王冉说了两句话。

        “这身体可不行啊,平时得多锻炼锻炼,出趟远门躺着回来的,你说这多吓人啊?!?br />
        王冉无奈地笑笑,所长身边的人就都跟着笑,主任正好也是走了过来,所长跟主任也说了几句。

        主任别有深意的看了王冉一眼,当初她怎么说的?没有那个金刚钻你就别揽那个瓷器活,出门就生病,你把这个机会让给董梅多好,你就非要坚持自己去,现在好了?

        林潇潇看见所长走了,自己敲敲王冉的桌子。

        “大名人帮我个忙被?”

        林潇潇就是没有放弃想吊王亮的意思,王冉不愿意管这事儿,别人的事儿自己总是插手做什么,可是这样的态度在林潇潇看来就是王冉故意的不想帮自己。

        “王冉不是这样吧,大家一个办公室的……”

        方瑞珠心里想着,林潇潇也真够了,人家欠你的?你喜欢王亮你就自己上,你干嘛老是拖着王冉?

        王冉不想闹的太僵,不软不硬的说了一句。

        “你也知道我最近有点忙?!?br />
        她接了一个活,给一个农业杂志写东西,本身不是她接的,是所长叫她接的。

        林潇潇笑呵呵的挽着王冉的手:“我们俩最好了,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那么狠心的?!?br />
        说曹操曹操就到,中午王亮就到了,林潇潇在走廊撞上的,王亮跟人才打算去吃饭。

        “王亮……”

        王亮回头,他现在看见林潇潇也有点头大,主要这女的有些粘人。

        “海,美女?!?br />
        这就是一句恭维的话,可是林潇潇就是当真,她本来就是美女,这么叫她也没有什么。

        “一起吃个午饭吧,王冉叫我约你的?!闭饩褪谴蜃磐跞降钠旌帕?。

        林潇潇不管王亮是对王冉真没意思还是假没意思,自己先借用王冉这个旗号两天,钓上来再说。

        王冉那些同事有些都不是在这边工作的,有些是在别的办公大楼,所以王冉处对象这事儿根本就没有传过来,男人不如女人,嘴巴就没有那么碎。王亮呵呵一笑:“是王工请我吃饭啊,还是你要请我吃饭?”

        林潇潇的脸上一红:“王冉请的,你爱去不去?!?br />
        王亮见她说的跟真的似乎,说自己跟那边的朋友说一声,先得推了那边。

        林潇潇给王冉打电话,王冉人在卫生间呢。

        “我现在不想出去吃饭,你自己去吧?!?br />
        “王冉求求你了,就来吧,好吧好吧?我在XXX饭店等你了?!彼低昃桶训缁案叶狭?。

        王冉这个郁闷,东西掉进卫生间里了,也弄不出来了,本来心情就不怎么好,林潇潇这边在打电话过去就打不通了,直接关机了。

        王冉到了指定的地方,里面林潇潇跟王亮已经哈拉开了,说的这个开心。

        “王冉你来晚了,赶紧坐?!?br />
        王冉坐下身,吃过饭林潇潇又约王亮晚上去唱K。

        “那可不行,我晚上有事儿?!蓖趿列γ忻械木芫?,他已经很给面子了,要是看不出来那自己眼睛就真的瞎了,王冉好像根本就不知道的样子。

        林潇潇偏偏跟没看出来一样,嘟着嘴巴。

        “这可不行啊,王冉是不是?王亮这就是不给你面子,王冉晚上也去……”

        王冉就讨厌林潇潇这点,不是全世界的人都围着你转的,她晚上有没有事情啊,你就给定了?

        脸子有些不好看,林潇潇也是看出来了,不过当没看见。

        “王冉都说去了,你还不去?你不给王冉面子,瞧不上王冉是吧?”

        王亮一看,这越说越没有边了,他算是服气了,这个女人真是有一套,踩着别人完全是不怕别人疼的,你看她一句一句的说着,完全有点心虚都没有。

        “王工跟我哥们是一家的,要约我吃饭,我哥们怎么没有说呢?他晚上说跟我一起吃饭的?”

        林潇潇脸上的笑容有些讪讪的,王亮也不陪她继续弄下去了,自己起身。

        “那行了两位大美女,我先走了,我还得回局里呢?!?br />
        王亮就先把单给结了,跟他吃饭就没有要女的买单的习惯。

        林潇潇现在也看明白了,王亮说王冉是他哥们的老婆那也就是说,他对王冉好是看在哥们的面子上,那王冉之前为什么不说?当自己是耍猴戏的?看着自己这样觉得有意思?

        “王冉,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呢,没有想到啊,看着我的笑话你也不吭一声……”

        王冉看了林潇潇一眼。

        “我没有请任何人吃饭你心里比我清楚,潇潇麻烦你下次说要去哪里的时候请征求一下我的意见,我晚上有事情……”

        “这不是没成吗,说一下怎么了?能掉块肉嘛?”

        林潇潇觉得王冉小气,说一下怎么了?怎么就那么多的废话?

        王冉拿着自己的包就离开了,有些人你就不能跟她多说,没用。

        林潇潇你看在饭店里跟王冉弄的有些僵硬,到了单位就不了,主动打招呼,上去搂着王冉的肩膀。

        “亲爱的,赶紧的,叫你去试验园那边一趟,我也得过去,我们赶紧走吧……”

        你说人都拿出来这个态度了,王冉把她的手给推开?

        有时候王冉很郁闷,林潇潇就是属于,我想捅你一刀的时候我就捅,捅完了我还跟你客客气气的,让你一点错都找不出来,所谓的脸面三刀说的差不多就是这种了。林潇潇知道王亮这边肯定是行不通了,整个人就跟没有那么回事儿似的。

        方瑞珠她在办公室偶尔说起来王亮,林潇潇就一副压根没看上眼的样子。

        “王亮?王亮哪里好了?不就是嘴贫一点嘛,会说的人一般都不见得有多好,我妈的同学给我介绍一个对象,开飞机的……”

        方瑞珠的眼睛都亮了,机长???

        机长可挣的多。

        林潇潇那得意的,下巴一抬,是啊,相亲的时候她妈就问过对方的薪水,一年好几十万呢,就是平时忙点,林潇潇拿着自己的包出来显摆。

        “这是他飞法国给我买的,你们不知道吧,这种东西原产地比这边便宜,在中国贵的要死,他们经常往外飞的……”

        这给方瑞珠眼馋的,好几十万啊,这种男人就是金龟婿了。

        王冉不气也不眼馋,淡淡的也从来不问,董梅是心里憋气,觉得林潇潇就是在显摆,不就是一个破开飞机的,有什么好得瑟的,可是回头想想自己家的男人,又觉得难过。

        她要是现在结婚,她也能找一个好的,就凭着自己的条件,那时候结婚就是着急了,早知道晚点结婚好了,把好机会都给错过去了。

        方瑞珠不,方瑞珠就喜欢听林潇潇说,今天打听买飞机票的时候能不能叫对方给打个折扣什么的。

        “当然可以了,人家是当机长的嘛,他们员工也是有福利待遇的……”说的就好像航空公司是他们家开的一样,你看林潇潇这样,现在谁都不放进眼里了。

        王亮家里是不错,但是怎么好他没有表现出来过,人开飞机的个子高,虽然不怎么帅但是也过得去,林潇潇觉得自己已经获得最终的胜利了,全办公室有谁的男朋友比自己的带出来还有面子?

        方瑞珠就想自己也没结婚啊,能不能叫林潇潇的男朋友帮自己介绍俩,不是机长就是空少也可以啊。

        林潇潇翻着白眼皮子,生怕别人看不见似的,她觉得方瑞珠就是傻逼。

        人家要你什么?

        你有什么值得人家要的?

        你无非就是工作好了那么一点,剩下你家里有什么指望的?

        “瑞珠不是我说你,我家那可是书香门第,人家是冲着我家来的,你找空少,你以为空少找女朋友都要找什么样的???人家在飞机上什么美女没见过啊,要找你这样的,你有点不现实了……”

        方瑞珠就属于没皮没脸那伙的,你看平时好好的一个人,这为了结婚,脸面都不要了。

        方瑞珠觉得大家都是一个办公室的,林潇潇这人无非就是喜欢踩别人一头,愿意踩就叫她踩被,自己怕什么啊,只要将来找到一个好老公她就算是值回票了。

        她又没有机会认识合适相当的人,单位基本都是结婚了,没结婚的要么就是比她小,她脸皮也没有厚到就是追着比自己小的人后面跑。

        林潇潇看看方瑞珠,她的话都说的这么明显了,她还听不懂?

        单位发购物卷,一个人两千,方瑞珠也是够下血本的了,自己领完直接就给了林潇潇了。

        “干什么?”林潇潇一副非常不爽的样子,怎么她就差这点钱了?

        “你拿着买点东西去?!?br />
        林潇潇冷笑着又甩给了方瑞珠:“你放心,我回去会问,不过成不成我就不敢打包票了,不值当你用这么多钱来收买我,我是差钱的人吗?”

        方瑞珠的脸色有些红,自己讪讪的下不来台,董梅正准备进去又闪了出来。

        “董梅,去哪里?”

        王冉看着董梅到了门口没进,自己问了一声,董梅对着王冉笑笑:“啊,我想起来主任找我,我得过去一趟?!?br />
        王冉进门,方瑞珠就奔着王冉过来了,林潇潇在一边不屑的翘着唇,我就稀罕你那两钱了?

        林潇潇回到家里,换了衣服,自己坐在沙发上,就跟自己妈说着方瑞珠那挫样儿。

        “自己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还找飞行员,怎么合计出来的,什么家庭自己也不看看,最搞笑的是,单位发了两千块钱的购物卷结果她扔给我了,怎么当我没有见过钱???”

        林潇潇她妈张的就很刻薄,说话就更加刻薄了。

        “这样的人你离着远点,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也不知道她妈是怎么教她的……”

        “就是啊,你没看见她那副搞笑的样子,要说我们办公室啊,可真有意思,一个嫁不出去的,整天装的跟什么似的,装清高被,结果背地里早就处对象了,德行,当别人会跟她抢似的,还当自己是明星,还玩什么地下情,就看不得她那个样子……”说的能是谁啊,王冉被,紧接着又说起来了董梅:“你是没看见我那个同事,那简直就是丈夫的提款机,就她那丈夫还不如不嫁呢,家务都是她做,工资也是她高,还贷款丈夫说什么就是什么,女人活得这样的累值当不值当……”

        林潇潇的妈妈抬抬眼睛;“这就是家庭教育的失败,女孩子就是要富着养,别为了一点钱就眼皮子浅的跟什么似的……”

        女人嫁得好不好啊,那就是看自己的,谁叫你眼皮子浅了。

        林潇潇这脾气也看得出来是遗传谁了,跟她妈简直一个模子扒出来的。

        林潇潇她妈指指楼上:“就她家教育出来那孩子?鼓动男朋友打自己老娘,现在要房子,听说还是给买了,男方给过了五万块钱,结果女的都买首饰了,一样家电都没有给买,现在又要钱呢……”

        林潇潇吃着提子,翻着白眼。

        “没钱被,这是嫁女儿还是卖女儿啊……”

        主任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房子好不容易借到钱给买了给装修完了,结果女方家狮子大开口要二十万彩金,主任差点没脑溢血就进医院了,你们家是卖孩子是吧?

        双方讨价还价的,主任这次也真是发飙了,她哪里有那么多的钱???

        就为了给你们结婚,我现在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呢,越是想越是恨王冉。

        你说王冉家条件那么好,你就霸占那个房子做什么???你拿着也没有用啊,这要是给了我们家,能提我解决多大的问题啊。

        这人恨的……这样也行。

        主任说给五万,未来儿媳妇张口就要八万,说是八万吉利,不给就不结婚了。

        后来不知道怎么劝的,好不容易女方同意了,按照规定女方应该给带回来家里的摆设的,比如电视冰箱其他的也没有什么了,都买完了,可是主任这个未来儿媳妇那就不是一般的茬子。

        人家五万块买了一个金手镯,买了项链耳环白金的黄金的还没够呢,钱都花光了,毛都没有给买,这前两天就过东西啊,女方拿不出来,人家女方就说了,现在结婚哪里就有给五万块钱的?

        这么穷嗖嗖的,你有本事你就别结婚。

        主任这就被气躺下了,她儿子这就求。

        蹲在地上拉着自己妈妈的手,这时候又开始墨迹人了。

        “妈,你也不能就这么看着我们黄了,都花这些钱了,你就别差这点了,再拿出来一点……”

        主任把额头上的毛巾就给扔开了,自己坐起身,指着儿子的脸。

        “来来来,你今天打死我吧……”

        儿子的脸有些铁黑,他就是传说中的那种不孝的儿子,可以为了老婆对老娘挥拳头的,从小这就都是被他妈给惯的,要什么给什么,念高中的时候一个月零花就两三千,不给?不给我就揍你,揍你没商量,偏偏主任怕她儿子啊。

        主任心里这口气要怎么下去?她当然火大了,买这个房子就是跟简心家借的钱,说是借的那将来是要还的,以后简心有点事情自己就得帮忙,现在这形势,在坑王冉这就不现实,王冉自己想插手都难,钱怎么还?

        就靠自己赚的这么一点的工资?

        儿子游手好闲的,儿媳妇也是没有工作,你说说她这个命啊,要是丈夫有本事也就算了,偏偏也是一个窝囊废,她这辈子命怎么就那么苦呢?

        这个儿媳妇本来就是打从心眼里的不愿意,跟个小妖精似的,能是什么好货?

        跟儿子在网吧认识的,你说这样的靠谱吗?

        可是她说什么都没用啊,上次就是因为那个狐狸精在中间挑,要不然儿子能对自己动手???

        主任现在一想自己就恨不得脑溢血一下子过去算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了?

        自己死了之后一毛钱都不留给他们,看他们怎么活,看这个小狐狸精跑还是不跑,她要是不跑,自己还小看她了。

        主任的儿子一看自己妈妈这样,也知道不能在逼自己妈妈了,毕竟还有两天就要结婚了。

        可是语气不痛快的很。

        “那过两天怎么办?你就看着我们俩这样?到时候丢的还不是妈你的人?!?br />
        主任坐在沙发上哭,她儿子立马就缠了上来。

        “老妈,我都错了,以后我结婚了我俩好好孝敬你,你就原谅她这次,她也不是故意的……”

        主任就想喷儿子一个满脸花,看着儿子的眼睛,那里面不满的情绪聚集的已经越来越多,主任真是怕死了儿子再闹啊,没钱就得借,这求爷爷告奶奶的又跟孩子的三姑借了三万块给送了过去,这回说好了,要是再买首饰不买正经东西,就别怪她脸子不好看了。

        人家女方也不是傻子,事情闹腾一次就够了,再来,她还想结婚呢。

        丫头的妈也是会告诉,这个丈母娘就是怕女儿跟女婿不打架那伙儿地。

        “他妈就合计我们家应该领情?领什么情告诉他门都没有,拿出来五万块钱给老婆买点首饰怎么了?别人给的还不只是五万呢,那谁谁谁家的闺女出嫁,人家那戒指就花了二十来万,我们要二十多万了?”

        女方的父亲还是一个比较有分寸的人,看着妻子这个德行,你说女儿出嫁,你就教她这些将来还能有好?

        偏偏他说话就是不算数啊。

        “你也差不多得了,明天就结婚了,你告诉女儿这些干什么?叫她跟婆婆干架???人家就已经行了,要我说你就知道点分寸……”

        自己孩子没有工作,成天就知道混吃等死的,吃人家老娘的,你还欺负人家,也差不多就得了。

        “你闭嘴吧,这里有你什么事儿?”

        当父亲的就不吭声了,当妈妈还在继续,气焰嚣张,谁叫你愿意了,谁叫你愿意娶我们家孩子了,那就是你活该。

        “不用对他们客气,我可告诉你,千万别给你婆婆做饭,你这要是沾手了,以后就脱不掉了,这个世界上婆婆就都想着难为儿媳妇,妈妈把你生出来就是为了叫你去你婆婆家当丫鬟的?”

        说着说着娘俩就都哭了。

        这边主任气的自己胃疼,可是没招啊,第二天就是婚礼了,她还得收来往呢。

        董梅跟主任的关系好,王冉跟主任关系不好,主任也通知了,那天笑眯眯的就把王冉给堵办公室了,人家当面下的邀请,你能不去?

        董梅就跟她们商量花多少,说花一千。

        林潇潇翻着白眼:“董梅,你要拍主任的马屁别把我们都给带上,你愿意花多少就花多少?!?br />
        林潇潇这个刻薄劲儿就又上来了,她觉得董梅就是二逼那伙儿的,你说你什么条件???你花一千?主任也就是嘴头上麻着你,为你做过什么?你自己花也就算了,还撺掇别人花,有病吧。

        方瑞珠也觉得花的有点多,她本来打算花二百的。

        王冉没管那些,现在一百块钱是肯定拿不出手,她写了两百,林潇潇方瑞珠就都跟着写了,主任这边招待客人,你说看见她们几个了,就特意跑了过来,拿着账本看了一眼,脸色有点不好。

        她儿子结婚,她们几个就花二百?

        “都来了,没写账的就在这里写账……”主任是话里有话。

        王冉看了主任一眼:“我们都写完了,潇潇走,去吃饭吧?!?br />
        林潇潇这时候难得跟王冉合作,她只干聪明的事情,那些蠢事儿留给蠢人做吧。

        董梅一看她们几个都过去了,自己还没有写账呢,还是写了一千,主任这脸子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