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076  心里有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着急走什么?坐着在聊一会儿啊,怎么不聊了呢?”王妈妈冰冷着一张脸,本来心里就喷火,现在听见这个死三八在背后嚼舌根子就恨不得自己有铁扇公主的那个扇子,扇一下从此世界安乐无比了。

        几个女人都有些尴尬。

        “呵呵,我得回去做饭了……”

        “我孙子也快要回来了……”

        “你别走,今天把话讲讲清楚,你们要真是都那么好奇就过来问问我,没有听清楚的事情也能乱传?你哪只眼睛看见我们家王冉勾引别人了?”不说还好,一说就马上火气飚了上来,王冉也算是她们看着长大的,你说动不动就拿一个孩子来打牙有意思吗?

        谁家过日子能一点事情都没有的?到时候你被人家扔在锅里煎,你就那么好受吗?

        王妈妈这脾气也不是有多好,你说说王冉的那个人本来也是打算消停停的自己撤退了不就完了,大家闲着说说别人家的是非怎么了?这些年都是这么过来的,被她们说的没有一百家也差不离了,怎么就到了你家不行了?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那人一看王妈妈不依不饶的,自己也火大了起来。

        “怎么地?我说的,我说的是假话???昨天谁家被人找上门的?被人姑娘那么一通骂,你好意思出来呢,我说你家王冉怎么了?三十岁才处对象,是找不着啊还是身体有残缺???我现在是弄明白了,合着背地里勾引自己弟弟呢,这还能找什么对象???你们家就是坏心眼,这样的还敢叫女儿出去相亲,就祸害人家那个小医生吧,人家能看上你们家什么?就王冉那个臭德行的,还有你家王超那个死样儿……”

        “别打啊……”

        王妈妈跟对面的妇女两个人就抓一块儿去了,不过王妈妈这时候就好像是哪吒上身一样,简直谁敢打谁,臭三八你说我女儿还不够,你还说我儿子,我挖过你家祖坟是不是?

        这边有邻居跑到王妈妈家里。

        “秋华啊,秋华在家没啊……”

        徐秋华睡觉呢,被人突然叫醒,惊出来一身的汗,这是谁???

        唧唧歪歪的从床上掀开毛巾被:“谁???”

        “在家呢赶紧的,你婆婆跟人打起来了……”

        哎呦徐秋华跑出去一看,那都挠成什么样了,自己婆婆骑在人家的身上伸手,这是真动手了,徐秋华不怕给人打伤了,反正家里条件过得去,医药费什么的到时候给了就是了,她是怕她婆婆气出来毛病,这本来昨天晚上就被气的够呛,踩着拖鞋赶紧过去就上手拉。

        “妈妈妈,你这是怎么了?”

        王妈妈现在心里就一个念头,她不发泄出去她能憋疯了,这些个臭三八,就知道在人的背后说是非,别人家的事儿你们怎么就那么感兴趣呢?

        徐秋华往起来拖婆婆,那个人已经被王妈妈给打的够呛,徐秋华拖着王妈妈回家里。

        这事儿肯定就不会那么容易过去的,王妈妈把人给打了是真的,而且还打坏了,说是起不来了,徐秋华觉得邻里邻居的弄成这样就没有必要是吧?

        那以后还处不处了?

        “这事情呢,是这样的……”

        “你闭嘴吧,你婆婆把我妈打成这样就完了?我告诉你,没完,我妈现在要去医院,你们得出钱……”

        徐秋华本来想说理,奈何没人听,那行,脾气也上来了。

        “要钱???要钱没有,你有本事去告,告赢了我们就赔,没告赢就少说这些废话,你妈在背后讲究我小姑子,怎么地?你妈不就是觉得我家王冉没给你们家嘛……”徐秋华轻蔑的看了一眼,这就对了,王冉能给这样的人家吗?

        想当年这些邻居也不是没有提出来的,那王冉才大学毕业,工作又那么好,王妈妈能干吗?

        对于任何一个妈妈来说,女儿都是最好的,嫁给连个文凭都没有的农民?你就是弄死她,她也不能干啊。

        对方一被说,立马就急了,人家现在也娶老婆了,孩子都多大了,能叫徐秋华这么说吗?

        “我告诉你徐秋华你最好给我闭嘴,不然你别怪我,叫你婆婆出来给我妈道歉去……”

        徐秋华就挡在门口,想进去行啊,你有本事就从我身上踩过去,不然别合计,既然撕破脸啊就大家一起丢人好了。

        王爸爸也是别人通知的,自己从下面回来,邻居的儿子看见王爸爸态度也稍微扭转了一下。

        “王叔这事儿是我妈不对,她不应该说王冉,可是王婶干的这事儿你看看?我妈现在都下不了床,你说我能不来找吗?”

        他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刚才徐秋华一说话一股脑的火都冲上头了,他过来是想解决问题的是吧?大家邻居这些年,你说以后不走了都叫人看笑话,但是自己老娘没有道理白被打。

        王爸爸叫徐秋华跟着去医院,这意思就是要出钱了。

        “爸,这样的人凭什么给他们出钱???明明是那个老死太婆先说王冉的,你是不知道他们背后说王冉……”

        “行了?!?br />
        王爸爸难得发脾气。

        徐秋华乖溜溜的就陪着去医院了,不过她可有指明的医院,简宁在啊,认识就不能不麻烦。

        “走吧,那医院我们有认识的人?!?br />
        三姑其实就是腰扭了,没有特别严重的,开始头有点晕,说不出来话,后来就缓过来了,结果两家就闹起来了,三姑心里也是憋气啊,我这个年纪叫你按在地上就一通打,没这么便宜的事儿。

        到了医院,说是又头疼又是屁股疼的,三姑的儿子就提要求了。

        “我妈觉得疼,就得做检查,你去交钱,我们做全身检查?!?br />
        徐秋华一口血没差点没喷在三姑儿子的脸上,你说话可真轻巧,不就是打了你妈两下,你妈是金子做的???还能打坏???这明摆着就是讹人呢?

        简宁吃过饭才回来,进了大堂,就看着前面好像有人在吵架,一听声音,自己走过去。

        “嫂子……”

        徐秋华这就看见救命稻草了,跟简宁就都说了,三姑这回也精神了。

        好你个徐秋华,你说我坑你们家了是不是?

        “哎呦喂我的头这个疼啊,都要疼死了……”

        简宁上前,三姑不管简宁说了什么就只当没有听见:“小伙子啊,我告诉你,王冉就千万不能要……”

        这是王妈妈没有跟来,不然一准还得动手,这女婿她费了多少的力气才给促成的?结果你动不动的就要给拆开,不挠你一个满脸花那能解气吗?

        简宁觉得挺无语的,他看着这老太太的精神就特别好。

        遇上这样的纯属就是要讹人的,徐秋华也没有办法,只能乖乖的掏钱,所有的检查都做了一遍,完全就是没有问题,简宁陪着去的,到底是一个医院的,别的医生说话就挺直接的。

        “这根本就没有事情,就是腰扭了?!?br />
        三姑就不干啊,她要是不叫姓王大出血一次,自己心里不平衡啊,就闹着说脑袋都要炸了,徐秋华气的手都抖了,简宁看着三姑就跟一个小丑一样的耍泼,自己挺无奈。

        “那就报警吧,叫警察介入,嫂子这钱你也先别掏了,等警察最后确定这个钱是你应该出的?!?br />
        三姑的儿子早就想叫自己妈妈收手了,人家医院有人啊,一检查就什么都说出来了,这已经叫姓王的扔进去小两千了就差不多了,三姑一听恶狠狠的看着简宁,她觉得这个小伙子怎么就一点都不知道识趣儿呢?

        眸子里当场闪过一丝的凶光,对准简宁的脸,从床上坐起身,她现在也不疼了,也不炸了。

        “我就跟你交个实底,我跟王冉她妈为什么会打到一起去,昨天晚上……”三姑巴拉巴拉的说个没完没了的,要是一般男人也许会相信,当然大部分都是不会相信的,首先就三姑这种姿势,你说跟骗子有什么差别?

        明明你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你非说自己脑子疼,说一些事实而非的话。

        简宁也只是照着自己的感觉走的,他跟王冉怎么样还不需要别人来说,他倒是能理解王妈妈的做法,自己的女儿被人给埋汰成了这样,能不出手吗?

        “阿姨,我尊敬您,我希望有些话您不要乱说,不然我们可以告您的,您这是毁谤,您看见了王冉勾引别人了?”简宁笑笑。

        同一个医院工作的护士也是第一次看见简宁说话这么严肃。

        “对不起啊,医生我妈现在脑子有些糊涂?!?br />
        三姑的儿子带着他妈就回去了,徐秋华心里就合计,自己到底要不要跟简宁解释一下这个事情?转来转去,最后还是希望张辽来当自己的妹夫,所以就憋着一个字都没有提。

        “那小简我就回去了,妈还在家呢?!?br />
        简宁送徐秋华出的大门。

        王冉家跟三姑家这就肯定不能在走动了,几乎她们掐架的事情就传遍了,那王冉这件事儿就肯定包不住了,这给王妈妈气的,倒是三姑现在也不怕了,有本事你再把我弄进医院啊。

        王奶奶跟王爷爷回来了,带回来不少的水果,三叔亲自给送回来的,王爸爸平时就是这个样子,三叔也没有感觉出来不对,自己把人送到位置就回家了。

        王奶奶连吃两顿饭都没有看见王妈妈,就问徐秋华,徐秋华显得这个可怜。

        主要这钱是她掏出去的,她现在没有办法跟婆婆张嘴要回来啊,是,知道婆婆最后一定会还给她,你叫她花点钱她就可心疼了。

        肉疼的跟什么似的。

        “奶奶你是没看见啊……”

        王奶奶一听,女人嘛是非多,神情有些淡然。

        “行了以后就别说了,要是她们再敢欺负上门,我饶不了她们,别小家子气似的就盯着这点事儿不放了,怕他们说什么???”

        王奶奶觉得王妈妈这心眼小的,别人嫉妒你家孩子现在好,不行吗?

        有什么好生气的,叫他们嫉妒去,就是因为他们过的不好,才会说嘴到王冉的身上,不然说王冉干什么???都显摆自己的孩子去了。

        王奶奶进了王妈妈的卧室,坐在床边。

        “那样的人还值得你动手,你说这两千块钱花的,有这个钱自己都能买头猪,到过年杀了吃肉多好,白白给人家做嫁衣了?!?br />
        王妈妈也没有吭声。

        本来以为这就算是过去了,王奶奶大清早的跟王爷爷出去散步,老两口在大树那边撞背呢,王爸爸在树上给绑了一个靠垫,怕自己妈撞的腰疼。

        三姑觉得自己委屈啊,这好不容易能下床了,这就说开了。

        “那可不是,我亲耳听见的,徐秋华那个小事儿逼哪里都有她,我儿子能看上王冉?”

        王奶奶冷哼了一声。

        “谁没看上我家王冉???”

        王奶奶那名号就是响当当的,想当年站在村口骂人,你问问有几个敢出来送死的?这老太太嘴特别刁,但是她有一个优点,你惹不到她,她一定不会惹你,不会找你麻烦。

        三姑一听,觉得脑子一疼,这老太太怎么回来了?

        “我问你话呢,谁没看上我家王冉啊,今天你要是不说出来一个一二三四我就砸你家的玻璃去,你信不信?”

        三姑信,怎么会不信呢。

        王冉她奶冷哼着。

        “本来嘛你跟我儿媳妇打架我当婆婆的不应该说话,可是说到我孙女的头上,怎么王冉挖你家的祖坟了?还是抱着你儿子跳井了?你妹看上她?你看上谁了?你看上她了,她也得愿意,我们家王冉用得着你看上?你真当自己是一盘菜了,用我来说说你家里的事情?就你那儿子,就那个挫样儿娶我家大孙女?怎么没一口噎死你呢,你也敢说出口?!?br />
        三姑不敢惹王冉她奶,论辈分这还得叫声大姑呢,讪讪的笑着。

        “以后这话别说了啊,别把我大孙女跟谁都放在一起,听见没?”

        三姑灰溜溜的就回家了,到家趴在炕上好一通哭,她要是跟王冉她奶干起来,那就是自己错了,哪里有跟长辈干起来的,长辈错也不能还嘴啊,她怎么就那么倒霉遇上这老刁太太了呢?

        跟三姑一起的二婶心里笑了笑,遇上别人就哈拉了两句,就把这事儿给说出去了。

        “也是,人家王冉她也敢想,这老太太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她瞧着他儿子好,就谁家的姑娘都敢要?!?br />
        说句实话根本就不般配,三姑的儿子是卖鸡食料的也算是小老板一个,但是层次不同啊,奔理想他跟王冉能成吗?

        想当年那三姑觉得自己家有两个钱了,就直接去提了,那是王妈妈厚道,这事儿就从来没怎么说,不愿意就不愿意,没有必要埋汰人家孩子,她也是当妈的。

        “就是,这回叫王冉她妈一口给呛的,我看着都要喘不上气儿了,你说何必呢……”

        “王冉她奶她也敢得罪,那老刁婆子当年挨批斗的时候你是没看见,我也是听我公公说的,那叫一个厉害,能活下来那也是有两把刷子……”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心里暗暗称奇,你说三姑谁不好惹,你去惹那老太太。

        王奶奶觉得三姑跟她的战斗力就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小菜一碟,能被这样的人给气的躺在床上,自己这个儿媳妇也真是的,有话就能骂的她屁滚尿流的,还用动手?你说这钱花的亏不亏吧。

        *

        简宁偶尔给王冉发条短信,不过估计王冉都没有收到就一直没有回,他每天该上班就上班,该回家就回家,到点起床到点睡觉的,看的王亮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正常的人类了。

        现在的男女有几个睡这么早的?你出来玩啊,反正王工也没在国内,简宁是不进酒吧的人。

        谁的面子都不给。

        心里盘算着,想着王冉也快回来了。

        王冉这边进行的也不是那么顺利,到了那边就开始脱水,一直拉肚子,吃了药也不见好,就是各种反冲,他们一队人去支援,弄的回来的时候大家都面黄肌瘦的,男的还好,女的普遍就都不行,有两个技术员就调侃说女同志应该加强身体锻炼了,这里面拉的最为严重的就属王冉了,你说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寸,从踏上这块土地的第三天开始,就来了。

        王冉盖着毯子自己歪在一边在睡觉,就没有休息好过,那天的天气她适应不了,觉得过去完全就是遭罪。

        可能把自己想的太伟大了,她现在就特别觉得能过到非洲支援的人,都是怎么挨下去的?就一个月就差点要了她的命。

        简宁今天有班,跟同事串的,自己请了一下午的假,换了衣服。

        “简医生下班了?”小护士很是纳闷,这才几点???

        简宁笑笑:“嗯,有点事情要去办?!?br />
        自己快速的往电梯那边去,护士张姐笑笑:“简医生是去接女朋友了?!?br />
        小护士的心碎了一地,稀碎稀碎的,不是说没有女朋友吗?哪里冒出来的?

        王冉的飞机是下午四点落地,王妈妈早早就准备好了,王奶奶没让她去,主要这一段王妈妈每天都吃降压药,自己一出去就模糊,就这样还去哪里???

        “你得了吧,在家里待着吧,她又不是不认识路?!?br />
        王奶奶横了王妈妈一眼,就你心疼女儿???你女儿走后,我可是看着你好吃好喝的,最后这是被人给气的,要不然你比我都活分。

        王奶奶觉得王妈妈真是会病,你说早不病晚不病王冉回来了,她病了。

        简宁两点多左右到的机场,去查询台问过,说是飞机准时,机场都是接人的,他找了一个位置,外面很热,可是机场里有些阴凉,一会儿听见有人叫叫的声音,一号出口对面就是卖鲜花的,有不少人都买鲜花然后拿在手里,有的是等父母,有的是在等女朋友。

        简宁的视线就从那花上移过,完全就没有停留,你指望他拿着鲜花站在出口等王冉?

        天塌了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时间比较难捱,出来了一波又一波的人,好不容易到了三点半,简宁看了一眼手表,这回终于有点贴边了,自己起身活动活动。

        他个子本来就比较高,自己看着里面,四点多里面同时出来几个航班的人,简宁的眼睛就看着出来的人群里,因为出口是两侧,他站在中间,大部分的人都是在等行李,简宁见过王冉的同事的,所以记得他们的模样。

        王冉下飞机就不行了,主要是虚脱的厉害,走都走不动,空姐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坐飞机坐成这样了?

        王冉在飞机上就根本什么都没有吃,一直在喝糖盐水,领队都吓的够呛,这真是要出点什么事儿,他也犯不上,你说眼看着就到家门口了,别人都开始拿着行李下飞机,王冉不动,同事过去推了她一下。

        “王冉……”

        烧的跟火炉似的,就起不来,这边联系空姐,赶紧弄个担架还是什么的把她弄下去啊。

        王冉的同事一行人都觉得比较无奈,你说都回来了,还这样子。

        真是出门不利啊。

        这边有同事先出来了,简宁眼睛尖,那人也记得简宁,开始是看着面熟,走了过去,又走了回来。

        “你认识王工的是吧?”

        简宁点点头。

        同事赶紧就说了,说王工虚脱了,在里面等救护车呢。

        人家都是从出口走出来的,王冉是被抱出来的,出口的机场人员不让进,王冉的同事解释着,简宁到底还是进去了,跑过去蹲下身摸摸王冉的额头。

        “都什么症状?”

        王冉烧的根本谁是谁都认不出来,嘴唇发白,什么都感觉不到,简宁直接把人就给抱起来了。

        “不用等救护车了,我送她去医院就行?!?br />
        领队肯定就不能回家,有人出事儿他就得负责,自己跟着上了车,简宁拍拍王冉的脸。

        “王冉……”

        简医生抱着一个女的直接进了医院,虽然知道他现在好像有对象了,但是大家没看见啊,现在亲眼看见了。

        “我觉得就那样吧,人也没有看出来多好看,你看黑的……”

        一个小护士说着,不是她说简医生女朋友的坏话,就是一个一般人,也没看出来哪里漂亮,而且还黑的很。

        王冉这出去工作又去了那样的一个地方,什么人能不黑???

        这又是生病,面黄肌瘦的。

        简宁现在就等于下班了,也没有他的什么事情,给王冉家里打了电话,没敢通知王妈妈,幸好接电话的是王爸爸。

        王爸爸开车就来医院了,在门口遇上简宁的,简宁这都守了能有两个小时了,等王冉的温度退了下去,简宁才给她家里去电话,在门口遇上的。

        “叔叔?!?br />
        王爸爸跟简宁说了几句话,今天王爸爸的话还比较多点,也无非就是感谢简宁被,简宁笑笑。

        这边家里来电话,说是母亲的脚扭伤了,简宁跟王爸爸说了一声,自己就先离开了,他已经问过师兄了,王冉的情况没有多大的问题了,在打两瓶水就可以回家了。

        王冉上了车还迷迷糊糊的呢,王爸爸看着女儿的脸,自己找了半天你说也没有找出来一个手绢什么的,他一个大男人身上哪里就有这些东西啊,自己带上车门,跑到便利店买了一盒湿巾,上了车撕开袋子给王冉擦擦脸。

        “王冉啊……”

        还是迷迷糊糊的。

        车子开到家里,王爸爸就蹲在地上,到底是年纪大了也不如从前了,动作有些缓慢,试着用手把王冉弄到自己的后背上,从地上背起来女儿把车门关上就进家门了。

        “谁出去了吗?”徐秋华狐疑的看着大门,等看见王爸爸背着王冉回来了。

        “爸,王冉怎么了……”

        王妈妈跟王奶奶听见了就从屋子里都跑出来了,王奶奶这一看,这是怎么弄的???

        “王冉啊,王冉……”

        王妈妈喊的大家都头疼。

        好在就是说发烧了,有点脱水,王妈妈这边衣服都没有换,拿着钱包就要出去,徐秋华看着婆婆这样,才几天出门还说头晕呢。

        “妈,妈你要干什么去???”

        “给王冉买罐头去?!?br />
        王妈妈这人比较迷信,王冉从小身体就特别好,轻易不生病,但是一生病就特别严重,王妈妈每次就给她买桃罐头,因为桃子谐音逃儿过去。

        徐秋华就无语嘛,这个时候了还这样。

        “妈,我去就行?!?br />
        王妈妈还不干呢。

        “不用你,你不知道她喜欢吃哪种?!?br />
        罐头也是分很多种的,有的就不好吃,王妈妈买了这些年了对这些研究的透透的。

        风风火火的拿着钱包就出去了,你说她现在头也不晕了,哪里也不痛了。

        王冉这把全家给折腾的,到了晚上就开始吐,吐了好几次,她本来就没有吃多少东西,也吐不出来什么,王奶奶就抱着孙女,叫王妈妈用热毛巾投水,这边给王冉全身擦白酒,折腾好半天,这人才算是稳当的又睡了过去。

        王爸爸蹲在地上就收拾地板,那吐了不收拾屋子里就都是味道啊,王爸爸起身来回进出卫生间,把王冉的房间给擦得干干净净的,王奶奶摸着王冉的头。

        “你说你们当父母的,孩子出去就不管了,回来就叫她病成这样,平时都怎么照顾的???”

        王奶奶这就算是迁怒。

        王妈妈给王冉擦白酒呢,还是有点发烧,自己也不放心。

        “妈,要不然给小简打个电话吧……”

        王奶奶一眼横过去。

        “你可算是认识一个医生了,有点屁大的事情就找人家,人家不睡觉了?”

        王妈妈有些讪讪的,她不是担心孩子嘛。

        后半夜全家都睡了,王奶奶就不叫别人围着王冉啊,王冉醒了醒,这是饿醒的。

        “醒了???”王奶奶一感觉孙女动,就起身了。

        王冉浑身都是汗,一看自己身上盖着那么多的被子,无奈的想笑,但是喉咙也痛。

        “奶奶,都要把我给压死了……”醒了就撒娇。

        王奶奶赶紧的把被子给都拿下去,伸出手,手上的皮肤就跟橘皮一样的了,这就是大自然附赠的岁月的美丽痕迹,摸摸王冉的额头,是出了不少的汗:“听奶奶的话,毛巾被盖着,要不然一吹风又要感冒了,你现在也就好这么一会儿,饿不饿???”

        王冉点点头。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丫头,平时就是锻炼的少吧,你看出国一次还是免费的机会,什么也没买回来不说,还生病了,叫全家人跟着担心……”

        “奶奶,我好爱你哦……”

        王奶奶瞥了大孙女一眼:“我一点都不爱你,醒了就知道撒娇,奶奶给你煮粥了,别的你也不能吃?!?br />
        王冉实在没有什么胃口,但是自己又饿。

        王奶奶颠着小脚进了厨房,打开灯,王妈妈睡觉特别轻,听见声音就起来了。

        “妈,王冉醒了???”

        王妈妈找出来碗,王奶奶找了半天的糖,王妈妈给找了出来,王奶奶拿着汤匙往碗里放了几勺,王妈妈看的眼睛有些疼,你说孩子本来就没有吃多少的东西,你弄这么多糖,她要怎么吃???甜腻腻的谁愿意吃?

        王奶奶可不管。

        “妈,王冉才醒,她不喜欢吃太甜的……”王妈妈说这话的时候就完全忘记了,王冉一生病她就给买各种的糖水黄桃,一直吃到王冉的病彻底好了为止。

        “你养过几个孩子?王冉小时候生病我都是这么照顾的……”

        王奶奶还是特别固执,端着碗就进了房间里,王冉虚弱的笑笑,想要起来,王妈妈把女儿扶起来。

        “你可真是行啊,一回来差点没把我们都给吓死了……”

        人家回来都是好好的,自己女儿可好,直接躺着回来了,是觉得她的心脏够强大是不是?

        王奶奶一勺一勺的喂,王冉吃的辛苦,不是她不喜欢吃,而是喉咙痛,王妈妈就看着眼睛疼,也不敢说别的,心里就合计,你说婆婆这个时候怎么就在家里了。

        吃完粥王奶奶叫王冉赶紧躺下睡,可能是因为出了一身的汗,之前还觉得神清气爽的,现在就不行了,还是浑身发沉,不困,已经睡了那么久肯定就睡不着了,其实睡觉都是因为难受,睁不开眼睛不睡觉还能干什么。

        躺下去没有多久,又开始吐上了。

        “妈妈,你的手,你别用手去接啊……”王妈妈喊着。

        王爸爸这边穿着背心就从房间里杀出来了,王冉捂着自己的胸口一直在吐,吃的那点东西又全部都吐了出来,王奶奶现在可管不了了,这是怎么了???也退烧了,怎么就一直不见好呢?

        “赶紧的给小简打电话……”

        现在还哪里顾得上打扰不打扰的,这情况就是不对啊。

        简宁从梦里醒过来,天气太热,自己拿过来手机看了一眼,才三点多,离起床还有段时间,又躺了回去,闭上眼睛也就是十分钟,那边王妈妈的电话就进来了。

        简宁打车过去的,王妈妈拉着简宁的手,就一直哭。

        “这用不用送医院???吐了好几次了?!?br />
        简宁简单的问了几句都吃了一些什么,几点吐的,吐的间隔是多久之类的问题,他把衣服扔在一边,自己挽着袖子。

        “阿姨没事儿,不用送医院,暂时不要叫她吃东西了?!?br />
        简宁拍拍王冉的脸,自己的头的光线遮盖了王冉上方的空间。

        “王冉,能不能听见我说什么?”

        王冉有些不好意思:“麻烦你了,这个时间……”

        “就得胃部哪里有没有不舒服的感觉?”

        王冉摇摇头,刚才还觉得特别清醒,现在又开始迷糊了,简宁叫奶奶跟王妈妈都回去睡觉,自己看着就行,王妈妈就不放心,王爸爸更加不放心,他不放心自己女儿,那是他女儿啊,生病了叫一个外人守着,然后当爸爸的回去睡觉?这爸爸得心多大啊。

        王奶奶是扛不住,见着简宁这也是来了,自己就回去睡了,王妈妈跟王爸爸就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休息,简宁看着她觉得不舒服就用毛巾给她擦汗,这个天就没有办法,闷热的厉害。

        哪怕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还是闷热的叫人觉得不爽,空气里的分子好像就全部都贴到了王冉的毛细孔里,简宁一会儿给她喂点水喝。

        徐秋华你说这觉隐得多大?家里都进来一个外人了,她就愣是没有起来,或者说她是听见了,但是她就不想动。

        早上爬起来做早饭,毕竟昨天没起来婆婆没说什么,心里肯定不爽了,要是自己再不起来,婆婆就要发飙了。

        简宁出来上卫生间,给徐秋华吓了一跳,捂着心脏。

        “我的妈呀,你是怎么进来的?……”徐秋华有点捂得住上面捂不住下面,没合计家里有外人,穿了一个睡裙就跑出来了,蓬头垢面的,她合计把米扔进锅子里,然后在回去躺几分钟,自己捂着后面就往卧室里冲了进去,简宁无奈地摇摇头。

        简宁洗了一把脸,王妈妈也醒了,折腾的大家都是一夜没休息好,奶奶这时候压根就没有起来,不然每天这个时候都出去遛弯了。

        王妈妈脚上的拖鞋没有挂住,就甩飞了出去,自己弯下身,她也没有休息好啊,但是没有办法啊,家里还有外人呢,人小简跟着忙了半个晚上,不能叫人家空着肚子啊。

        王妈妈本来合计留简宁吃顿饭,然后叫他在家里休息一下,结果找了一圈,没有看见人。

        简宁在桌子上留了一张字条,说自己就回去了,王冉没有太大的问题了,好好休息两天就好了。

        徐秋华换了衣服出来,跟婆婆来了一个对头碰。

        “简宁走了???我的天啊,他什么时候来的?你说我穿个睡衣就出来了,看见他吓我一跳……”

        王妈妈没有精力跟徐秋华说废话,她现在要回房间去休息一下,被王冉折腾的够呛。

        “你把早饭做了,送王焱去幼儿园,不用带我们的饭,我得回去睡个觉?!?br />
        要就说自己喜欢简宁这孩子,太有分寸了,叫人心疼啊。

        这样的孩子真是自己家孩子上辈子烧了高香,这辈子才能遇上的,王妈妈心里淡淡的想着。

        你说打过去一个电话,人小简真是一句废话都没有,打车就过来了,守了好几个小时。

        王焱换了衣服,就看着自己姑姑的门,他都好久没有看见姑姑了,有点想姑姑了,就奔着门走过去了,推开门,王冉还在睡呢,王焱爬上床。

        “姑姑……”

        徐秋华一听见小祖宗的声音,立马就从客厅进来把王焱给拽了出去,带上门。

        “你奶奶要是听见了,又得说你,你姑姑生病了……”

        王焱这一天在幼儿园心思也都飞走了,就挂着家里的姑姑呢,得了一朵大红花,回到家吧嗒吧嗒的就奔着王冉的房间去了,王冉中午趁着精神头比较好,回了单位一趟,王爸爸给送过去的,开始王妈妈坚决不同意。

        王冉这也是好说歹说的,王妈妈这才松口了。

        王焱推门进来,王冉接住侄子。

        “哎呦我家王焱又重了……”她扔在床上的手机响了一下,王焱跳下姑姑的大腿给王冉拿了过来,王焱就喜欢玩别人的手机,可是他爸爸的轻易不叫自己碰,拿着他也会点,就点开了。

        “姑姑,这人问你病有没有好,他谁???”王焱歪着小脸看着王冉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