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整个家里都蔓延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外婆听见儿子的话,只觉得心口堵得有些疼。

        “所以你老婆就把我给说出去了?”

        外婆觉得有口气上不来,怎么就那么巧?这样的人王冉是怎么认识的?

        夏侯令摇头:“典韦的科长找她问的,当时她都懵了,回来就跟我闹了……”

        外婆看着儿子脸上的抓痕叹口气,那事情现在已经这样了,不继续走下去还能怎么办?王冉的运气怎么就那么好呢?

        外婆的眼泪不要命的就往下掉,夏侯令本来是心疼他妈的,可是这心疼还没有表现出来,脸上就是一疼,怀里的手机嗡嗡作响,起身走到一旁接起来电话:“喂,芳芳……”

        “爸,我妈拎了行李说是要走,说要离婚,你到底怎么我妈了?”夏侯芳锐利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典韦不肯说清楚,夏侯芳拽又拽不住,她都哭了,她妈也还是要走,肯定中间就发生什么不能解决的大事儿了。

        夏侯令一听,马上就往外走,典韦那个性比较强,真要是叫她回娘家了,就光是她妈就能把他的一层皮给剥下去。

        “你去哪里???乔芸这要怎么办???你大姐要是回来闹,我……”外婆的唇角一直在发抖,王冉她妈就什么事儿都能忍,唯一不能忍的就是她那个女儿,这将来真的要找典韦对质,岂不是就把自己给兜出去了?

        夏侯令现在还哪里有心情想这些问题,典韦说要离婚那就一定不是闹假的。

        “妈,你别提乔芸了行不行?现在你可高兴了,典韦这回跟我离婚了,我净身出户领着芳芳回家里来……”

        外婆有些傻眼,这是什么意思???

        怎么又说上离婚了,孩子都那么大了,怎么可能离婚?

        典韦是没想离婚,说出来离婚也不过就是吓唬吓唬夏侯令,她跟夏侯令结婚这些年嘴上从来就没用婚姻开过一句玩笑,典韦知道什么事情能说,什么事情不能说,有些东西也许就是你无意之间的一句话,但是却会伤害到两个人的感情。

        这次提出来,首先她是对夏侯令全家的不满,这些年自己吃婆婆的亏也没少吃,芳芳在家里的地位还不如乔芸,你当老太太的可以喜欢乔芸,但是不把亲生孙女当成一回事儿那就别指望别人把乔芸当回事儿。

        “你这是……”典韦的母亲打开门,看着女儿手中提着行李,一愣。

        典韦把前后都说了出来,典韦妈妈沉默了半响,心念一转:“行,你就在家里住着,你们家的那个老太太啊,我看着就一直有些不着调,亲孙女不喜欢却喜欢一个外孙女,少见?!?br />
        典韦的嫂子正好也是在家,搂着小姑子的肩膀,轻声低语,就像是两姐妹在说话一样。

        “真离婚就不要了,嫂子说句话你也别当嫂子有别的意思,娘家是你的,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没人敢说话,再说爸妈还活着呢,你哥也在,不过典韦啊,女人这个年纪离婚吃亏的只有自己,夏侯令这人除了有点孝顺,别的方面都过得去,你这回先治治他看看效果再说?!?br />
        典韦点头,她心里就是这个意思。

        夏侯令登门了,丈母娘干脆就连门都没有给,来了一个闭门羹,他站在外面喊了两声。

        “妈,妈你在家没有?”

        邻居开门出来,这都是多少年的邻居了,认识夏侯令,还纳闷呢:“家里有人啊,我刚才才借的酱油回来……”

        夏侯令面上飘着几分尴尬。

        拍打了半天的门,就是没人给开,自己下了楼往楼上打电话,电话也没人接,只能给大舅哥去电话。

        典韦嫂子这边从家里出来就给丈夫去电话了,说这事儿不要插手管,夏侯令家做的事儿有点太缺德了,典韦回家可什么都说了,做什么不是重点,现在倒霉的人是典韦这才是一个重点。

        “抢了什么?”

        典韦的大哥在单位用胳膊跟脖子夹着电话,这边正办公呢,有份报表一会儿就要交上去,必须要弄出来。

        “你妹妹她婆婆看着人家相亲的对象条件很好,就动心了,叫你妹妹告诉王冉说男方不愿意,结果事情被拆穿了,人家男的女的都是认识的?!?br />
        “胡闹,这干的叫什么事情?她自己没脑子吗?人家叫她干她就干?”

        夏侯令的电话随后打来,正好就撞枪口上了。

        “你还接她干什么?害她害的还不够惨?阿姨可真是一个人物,这样的事情也想的出来,典韦这工作要是不受影响也就算了,要是真的干不下去了,那也行,日子是你们过的,将来有钱没钱,那是你老婆,你养着吧?!?br />
        “大哥,不是,这里面是有误会的……”夏侯令还想解释,这边典韦的大哥直接挂电话了,听你说那么多有什么用?

        夏侯芳看着自己爸爸独自一个人回来的,从沙发上起身。

        女孩子对家变有些敏感,只要想着是可能有那种事情,心里就恶心的要命。

        “我妈呢?”

        “芳芳你先下楼买点东西吃,你妈最近几天可能不回来了……”

        夏侯芳在家里这个闹,闹的夏侯令满脸的不耐,他女儿说的都是什么???什么小三???哪里有小三???

        “你妈是因为被她科长给训了,回来我说了两句话,把她给得罪了,现在回到你姥姥家寻找外援去了?!?br />
        夏侯芳才要开始大哭,眼睛一睁,真的就是这样?

        夏侯芳第三节课的时候典韦来的学校,把家里的钥匙给女儿送过来。

        “妈,你跟我爸真的不是因为第三者?”

        典韦照着女儿的头就打了一下,夏侯芳抱着自己的头,真是的,不是就不是嘛,干什么打她啊,都给打笨了,本来就不聪明。

        “芳芳你听妈妈的话,你爸要是叫你来劝妈妈回家,你不能来知道不?”

        “为什么???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夏侯芳也是来气了,每天回到家没有饭吃,她爸不会做饭,每天就买着吃,买的那些油很大,今天吃明天吃,吃的自己都要吐了,偏偏她妈这还不想着回来,不就是说了两句不好听的话嘛,至于就不回来了?

        “那你就别回来了,你们俩离婚吧,这样过下去也没意思?!?br />
        典韦瞪了女儿一眼。

        “你爸怎么跟你说的我不知道,芳芳你也懂事了,你奶奶干出来的事儿现在叫我接受这个结果,你王冉姐相亲的那个男的她认识……”

        夏侯芳一乐,认识???认识这可好。

        芳芳觉得心里真的很爽,别说她小人,看着奶奶吃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那么爽。

        两个人认识,这就等于打了奶奶一巴掌啊,那老妖婆,别说自己不敬老,实在自己敬不起来,那么喜欢乔芸,就让乔芸去敬老好了。

        夏侯芳心里对自己奶奶也是有很多意见的,不过因为她爸压着不说而已。

        外婆这边来来回回的走,外公才买菜回来就看着她这样,外公瞥了妻子一眼:“怎么了?”

        外婆看着外公:“说是王冉跟之前相亲的人是认识的,你说这个孩子,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这心里就是防备着我们,现在典韦在单位的处境也不是很好,说是要跟老孩子离婚……”

        外婆沉吟:“不会的,王冉没有那个心眼?!?br />
        “是啊,她是没有那个心眼,那事情现在出来了,也是是我用小人之心去算计一个孩子,是我虚荣,看见人家的条件好自己就想为乔芸争,是我不够好亏待了小真,是我对王冉也不好……”

        外公一听外婆说这些,头有些疼,谁说这些了?

        “你真多心了,我没有那意思,小真也没有怨恨过你,你说她能平安长大到现在,最应该感谢的就是你,没有你能有今天的她???我曾经就说过不要把念不念书的事情放在心里,她没有那个本事,就是叫她念,她也念不进去的,至于王冉那孩子没那么多的心眼,要是认识还能这么久……”

        外公还是替王冉说了一句话,王冉要是真的认识对方,当初典韦在中间说谎话,她早就找来了,孩子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证明中间也许有他们都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过,那两个人就是缘分被。

        外婆哭:“这些年你知道我有多委屈,我做后妈的不是亲妈,我嫁进来的时候小真已经懂事了,她记得我不是她的亲妈,生了几个孩子最后都考上大学了,可也不是我偏心啊,他们自己考的,我当初是不是当着你的面问小真,她要不要继续念?是她自己说的,她不念了……”

        现在说的是这个问题吗?

        动不动的就把王妈妈的过去翻腾出来说说,外公果然就被转移注意力了。

        “没人说你,你已经做的很好了,难道小真不知道,你看后街的那个后妈成天对孩子不是打就是骂,再说当初是小真自己说不念了,我亲耳听见的,怨不得你,她要是真的对你不礼貌了你就跟我说,我来跟她讲?!?br />
        外婆收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很是满意。

        “那现在这事儿……”

        “这是我的主意,我觉得王冉跟对方不合适,就让乔芸去了,怎么了?”

        外婆坐到外公的身边,替着外公舒舒心口,反过来劝外公:“算了吧,你是她亲外公要是这么说多伤孩子的心,本来王冉跟我走的也不亲,实话实说吧,她要是怪我,我接着就是了……”

        乔芸最近三天两天的跑医院,没病找病。

        自从在简宁哪里看过病了就起了心思,当着别人的面她也不好说什么,心里告诉自己,等没人的时候就一定要跟这个人告白,乔芸现在特别想结婚出去单过,出去过了,就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了。

        她排在前面,后面推门又进来几个,小小的办公室瞬间就满员了,乔芸自己往后退让了一下。

        “阿姨你着急就你先来吧,我时间多,我排后面?!?br />
        那人接过来乔芸的号码条,没什么感激,心里想着这人是有病吧,你来看病不着急给医生看,什么难以启齿的病???上下打量着乔芸,年纪看着不是太大,可别是什么脏病。

        乔芸哪里知道对方的心里在想什么,要是知道了,自己不气得半死才怪。

        乔芸在心里盘算着,自己要怎么开这个口?

        女孩子先开口是不是显得有些轻浮???又没有见过两次,要是他不愿意,自己不是丢人丢大了?

        乔芸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多来几次,叫医生多看见自己几次,是不是就首先混了一个面熟,然后等时机成熟了,自己再开口,觉得就应该这样做,前面的人都离开了,简宁转过身看了乔芸一眼。

        他是真的没有特别的感觉,每天进来这里的人多的时候很多,各种美女都不少见,要是他每天发花痴估计早就阵亡了,淡淡的问着:“哪里有问题?”

        乔芸说的支支吾吾的,自己的心态十分微妙,心跳都加快了,觉得这个医生会不会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

        乔芸是有这样的一种感觉的,对于简宁来说他一切的动作都是很正常的,平时什么样现在什么样,但是看进了乔芸的眼里,就觉得医生对她多有照顾,她说的驴唇不对马嘴的,听的简宁雾煞煞。

        这到底是哪里有毛病???

        非常诚心的建议乔芸去做一个全身检查,乔芸从里面带上门出来,自己靠在墙上,他是不是也有点喜欢自己???

        乔芸觉得自己的心都飘在半空了,看了看时间,就在外面等着,等着简宁下班。

        简宁接了王亮的电话,王亮说话也不说清楚,就是笑。

        “兄弟你最近的桃花运不错啊,本大师觉得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你有可能会出现心想事成,怎么样就冲着这个理由要不要来请我吃顿饭,我晚上的饭局还没有定呢?!?br />
        简宁换了衣服,拎着自己的包:“不去了,今天有点累?!?br />
        刚才看完的那个女病人把简宁给墨迹的,问她哪里不舒服说不出来,反正就是不舒服,然后眼睛放光的看着自己,简宁就特别想告诉她,她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她了,真的,那上面写的清清楚楚的,简宁非常厌恶这样的女人。

        你来医院是来看病的,发什么花痴???

        不过他的教养不允许自己发飙,遇上这样的人自己也挺无奈的。

        今天又下雨了,外面湿哒哒的,简宁撑着伞,他慢悠悠的走着,乔芸就跟神经病患者一样的跟踪简宁,她怕简宁看见她,自己心里其实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有些疯狂,但是这个人真的跟自己蛮合适的。

        要是他的个性很闷,心里愿意也不开口,岂不是他们就永远错过了?

        乔芸希望简宁可以回头看自己一眼,这样他们相逢是不是就比较有缘分了?

        简宁一路走就压根没有回过头,中间乔芸在地铁站里跟丢了,自己傻愣愣的站在原地,自己问自己,她到底是在干什么?

        乔芸捂着自己的脸,脸上微微有些泛红,她怎么能跟踪人家呢?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外婆看着她魂不守舍的,就问她怎么了。

        乔芸没说。

        自己打开电脑,写了一篇日记,日记里就写自己对那个医生的喜欢,想象着以后嫁给他的日子,晚上乔芸就躺在床上看小说,爱情小说。

        乔芸觉得里面每个桥段对自己来说都比较适用,也许就是这样的,简宁喜欢她,但是她走开了,所以他没有表示。

        她父母都过世了,自己住在外婆家,跟他组成一个家,哪怕就是条件不好,外婆也不会看着不管的。

        乔芸看的小说里有一段肉戏,她看的时候眼睛往一边溜,对这个就特别好奇,然后转来转去的闭上眼睛,想象着简宁脱掉自己的衣服,她躺在他的身下,这样那样……

        早上外婆摆饭看了乔芸一眼:“你最近身体是不是不好???怎么总去医院呢?”

        乔芸可不敢说自己就对里面的一个医生一见钟情,再说这事儿也有点不靠谱,就说肠胃方面有些不舒服,外婆点点头叮嘱她平时一定要按时吃饭。

        “芸芸啊,你是打算继续念书,还是要找工作?”

        外婆觉得乔芸总是在家里待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年轻人还是得接触接触社会,要是觉得给的工资不行,那就念研究生。

        外婆真是高看了乔芸的本事,乔芸就是属于不会念书的人,叫她考研?这个程度相当于叫她考公务员是一样的。

        乔芸摇头。

        “我今年要参加公务员考试?!?br />
        外婆笑笑:“行,我家芸芸一直就特别出息?!?br />
        外婆跟外公一唱一和的夸着乔芸,这边乔芸积极的复习,夏侯兰送自己母亲送鸡蛋,单位发的,他们家吃不了,姜饶这几天闹绝食,她跟这孩子没少生气。

        “怎么脸色看着这么不好呢?”外婆看着女儿的脸,关心的问着。

        脸色是真的不好,要是好了那才怪呢。

        姜饶这个死孩子,不吃饭不喝水,不上班不睡觉就每天那么闹,说是家里不同意他跟王冉一起,他就要饿死,夏侯兰就真的恨不得自己从来没有生过他啊,这个傻子,人家看上你了吗?

        姜维也是憋气,特别王爸爸人家都说了,王冉是不可能有这方面的想法的,这不等于打姜维的脸嘛,直接仍下话,就让他饿死,省得他活着给家里丢人,夏侯兰这些事情是不会跟娘家妈说的,多丢人的事儿啊,要是说开了,她儿子以后还怎么结婚?

        今天要是王冉看上了姜饶,你就等着夏侯兰闹吧,她只会嫌闹的不够打,不够让对方丢人的,偏偏姜饶就是她儿子,给捂得遛严,谁也别想知道。

        “嗯,单位最近有点忙?!?br />
        外婆叹口气说着说着就说到了王冉跟相亲的那个男的身上,外婆真是不解啊,能看上王冉什么?

        你说女的三十岁不结婚,心里肯定不够健康的。

        “我那么做也是为了对方好,认识怎么样,认识你就都了解吗?王冉她妈初中都没有毕业,她爸就更加不用说了,家里嫂子不着调是个爱占便宜的,哥哥又自大,找什么样的人家不好,找那样的人家,生出来的孩子将来都不聪明,我们家芸芸就不一样了,芸芸她爸妈都是大学毕业的……”

        外婆没有说全的是,乔芸她爸妈是都是大学毕业的,不过念的那都是什么大学???后期到了他们那里政策改了,他们就是享受到了,也不过就是上班拿着两个踢不倒的钱,王冉爸妈是不行,可是养出来的两个孩子都是大学生,特别王冉,那在老王家王冉代表什么?宠儿,不就是因为姓王的祖上就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王冉生出来所有的就都占到了。

        夏侯兰本来是想调侃两句的,不过一想起来自己那儿子,就什么心情都没有了。

        还说人呢,自己家这个都说不完,干的这个事儿。

        把自己的老脸都给丢光了。

        “妈,你可行了吧,那要是能成那就是缘分了?!?br />
        外婆认真的看着自己女儿,她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帮着外人说话了?

        “我看他们成不成,认识又怎么样,接触之后就知道了,王冉这孩子的脾气秉性也不好,男人谁不希望回到家抱着老婆说说软话,你看着王冉的样子能说出来什么?”

        夏侯兰心里叹气,那王冉会不会你能知道???

        万一人家就是外表认真,骨子里风骚呢?

        还能表现给你看?

        乔芸起身从房间里出来,踩着拖鞋准备去倒水,看着客厅的人叫了一声,跟蚊子声儿似的。

        “姨妈……”

        夏侯兰点点头,外婆是越看乔芸越是喜欢,叫乔芸别累到了,等乔芸回了房间,夏侯兰叹口气:“妈,别说我乌鸦嘴啊,现在的公务员可没有那么好考,单位的名额就那么几个,想要进去的千千万,没有关系,考第一能怎么样?就乔芸这成绩……”

        夏侯兰就没好意思说不靠谱。

        谁都知道乔芸的脑子随她爸妈了,太笨,高中的时候全班五十三个人乔芸考倒数,念的大学也是本城的科技大学,连个排名都没有,别人要是问她哪里毕业的,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为什么?

        那算是哪门子的大学,听都没听过,还考公务员?

        乔芸要是能考上公务员,夏侯兰觉得要是乔芸上了公务员,自己就从楼上跳下去。

        外婆看了夏侯兰一眼:“你又知道她考不上了,这都是说不准的事儿,再说就有万一呢,那王冉不也进研究所了……”

        夏侯兰现在真心不想讨论王冉的问题,要是王冉跟自己家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姜饶处这么一个女朋友自己只会高兴,高智商的女人,赚的钱多又有本事,听说这次得奖了,好几项呢,夏侯兰知道了之后就讪讪的,人王妈妈特意电话打过来的,夏侯兰知道大姐的意思,但是又不能反驳,各种证据就是自己儿子错了,她还能怎么样???

        “你可别糟践王冉了,拿乔芸跟王冉比?”

        高智商的跟低智商的怎么比?

        外婆的脸子有些发硬,不过也知道女儿说的事实,不然自己为乔芸谋划这些做什么?

        “王冉是聪明,聪明也没用,没嫁出去啊,你看着吧,看看最后她还是单身……”

        夏侯兰翻着白眼:“我的妈啊,你就别什么事儿都扯上王冉了,她要是跟人家有缘分就赶紧结婚一起吧,乔芸就别想那些有的没有的,她是学历还是什么能配得上?”

        夏侯兰彻底发飙了,她现在就听不得王冉这个名字,她要是快点结婚,自己家的那个小傻子还能快点安静下来,她难道真的会看着姜饶去死?

        “你……”

        “行了,回来也不得安静,我走了,家里一堆的事儿,整天乔芸乔芸的,她有本事谁都不用靠,自己就找到了?!?br />
        夏侯兰起身就走人了,她实在听不得自己妈再说那些废话。

        下了楼摔上车门,这心里也算是有了主意了,回到家姜饶在家呢,这不闹着不要活了,瞥了姜饶一眼,那嘴唇白的可怜,不用说这小子还有点犟劲儿说不喝水就不喝水,你小子真是有骨气,不过这年头有骨气不能当饭吃。

        “姜饶啊,你过来坐?!?br />
        打不听骂不听的,还得说服教育。

        “你喜欢王冉,可是王冉喜欢你吗?你闹赢家里了,你们就会成?你确定王冉会喜欢你?”

        说实话姜饶不确定,甚至一点肯定的感觉自己都找不到,但是他现在不闹,错过这个机会就真的没有机会了,低着头抿着唇一句话没有。

        夏侯兰悠悠的道:“我今天过你外婆家,你外婆这么跟我说的,王冉相亲遇上了一个男的,职业是医生个子高人又好看,家里还本事,那个男的本身又是一个个性特别好的人……”夏侯兰不认识简宁,关于简宁那些消息也就是随意的从外婆的嘴里知道的,她当然是添油加醋的说,她要让姜饶觉得自卑。

        “你觉得自己家条件好,怎么跟人比?你要是有兴趣,我就把对方的照片替你要过来,不然我帮你问问王冉……”

        “妈你……”姜饶的嗓子有些沙哑,站起身,只觉得头一阵晕,又坐了下去,两天没吃饭了,没有想象中那么好熬。

        夏侯兰看了儿子的举动,知道他这是怕自己跟王冉讲,叹口气。

        “你自己单独方面去喜欢人家,又不要让人家知道……”

        说到这里夏侯兰真的是打算叫王冉来家里,这样姜饶能彻底死心。

        夏侯兰是为了姜饶,但是她却没有站在王冉的立场去想,整件事情跟王冉有什么关系吗?王爸爸为什么那天都没有叫女儿回来?无非就是怕女儿卷进去。

        姜饶想了很久,没有吭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想跟王冉当面把话给说清楚。

        夏侯兰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傻儿子,她一定得叫王冉跟那个男医生成了。

        王冉看着手机的来电显示,接起来电话:“我是王冉?!?br />
        “嗯,王冉啊,是我,周末有没有时间???你小弟看对象看的有点不满意,他跟我又不说实话,你帮我问问行不行?”

        要是开口就说这件事儿,夏侯兰想,王冉一定不会来,王冉必须亲自出现在儿子的面前,才能叫儿子死心。

        王冉不明白姜饶看对象满意不满意跟自己有关系吗?

        “姨妈,我周末还有事情要办……”

        夏侯兰紧逼着王冉一字一句的问着:“姨妈就求你这么一点事情也不行?就真的忙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都没有?”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王冉也不能在拒绝,晚上夏侯兰就跟姜维把自己心里的想法都说了。

        姜维看着夏侯兰的眼睛,说的特别的认真:“你要跟王冉说当初传错消息了,怎么解释?把你妈兜出来?”

        这不是要结仇嘛,王冉她妈要是知道了,能不回来闹?到时候自己岳父那个态度,一家人还不得打一起去?

        夏侯兰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犹豫,王冉一天没有对象自己一天心就悬着。

        姜维又问:“王冉不是说处了一个对象……”

        “早就黄了,她没看上,你以为那丫头呢,眼界高的很,说什么没有相当的,其实就是想找个条件好的,这不就等着这个嘛,这也没什么,我成全她?!毙睦锕艘幌拢骸熬退档湮さ目瞥じ盍?,跟我妈有什么关系?!?br />
        姜维觉得很是意外,这典韦以后怎么做人???

        夏侯兰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儿子在这么下去就真的要死了。

        “打击打击他,我姐夫不是说王冉一点意思都没有嘛,那正好,要是她心里有别的意思叫我看出来,我就抓花她的脸……”

        姜维把视线挪回自己的书上。

        “你们家的人啊……太聪明了……”

        姜维自感惭愧,什么办法姓夏侯的人就没有想不出来的,当初人家相亲,你看给他们全家忙的,老少皆上阵就为了怕人家成,给乔芸准备,结果呢?人家立马不看了,最后又弄出来那个人跟王冉认识,走了一圈,把所有人都给得罪了,最后还成全人家了,不知道他们家的人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

        夏侯兰坐起身,靠不住,姜饶一天没稳当她就一天睡不着。

        “你说这小子,就跟我俩犟,说不吃就真不吃,今天你是没看见,站起来都站不住啊,我自己生的孩子……”说说就哭上了,那心里是真的疼,可是姜饶不争气,这一儿一女,伤透了夏侯兰的心。

        大的这个本来还挺好的,你看工作什么都不错,家庭条件也好啊,将来等结婚找个差不多的就行了,结果闹出来这汤事儿,小的那个大学都没考上,她的脸啊,彻底都丢没了。

        姜维拿了一个靠枕塞到夏侯兰的身后,他也知道自己老婆上火了,这几天在单位别人就问他,说夏侯兰跟他是不是吵架了,家里发生这样的事儿,跟别人也不能说,多丢人啊。

        “行了,别操心了,王冉过来把话说清楚他自己就死心了……”

        哩哩啦啦的下了几天的雨,今天天空终于放晴了,天气跟着回暖,前几天找出来的长袖衣服现在又变得多余了起来,王冉早上起床没有站稳,一下子就摔地上了,咚地一声。

        “王冉啊,你怎么了?”

        徐秋华在外面听见了,对着小姑子的房间喊了一声,王妈妈跟王爸爸才从外面回来,听见徐秋华喊王冉一愣。

        “怎么了?”

        “没事儿没事儿,没有站稳?!?br />
        王冉洗脸的时候被王妈妈给数落了一顿:“起床就慢点,那么着急干什么?都多大的孩子了,还能摔跤,你让我怎么说你?这要是结婚了,身边有个人是不是也能提醒一下?”

        王冉一听这话,怎么又要开始了,堆着笑容:“妈,我可爱的妈妈,你今天怎么看着又漂亮了呢?”

        王妈妈根本不上当,事实上昨天就没有睡好,拽了女儿的袖子一下:“王冉啊,你说妈没有对你有过什么要求,结婚难吗?”

        王冉就真的想点头了,怎么不难啊,特别难的一件事儿,可是她敢点头,她妈就敢剁了她。

        王妈妈自己说了半天,看着女儿就是不为所动,之前王冉的那点成绩还能叫她兴奋兴奋,兴奋完了又开始闹心了。

        “一个女孩子在有成绩能怎么样???结婚生孩子才是女人生命里的头等大事儿,你看我跟你嫂子,我们你这年纪,孩子都多大了?”

        王妈妈这又跟徐秋华站成一线了,徐秋华眯着眼睛,不嫁不要紧啊,现在有好的,一定要想清楚了,别为了嫁人而嫁人。

        “妈,你也别这么说,我要是跟王冉似的,弄不好我现在也混成一个女强人,那我还占谁便宜啊,自己一个月工资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仅我自己买,我还给王冉买?!?br />
        王妈妈没好气的看着徐秋华:“合着,你现在喜欢占便宜就是因为你自己没有工资???”

        徐秋华一脸的理所应当:“那是啊,维持一个家多不容易啊,王焱现在看着是小,那说长大就长大,生的时候觉得儿子好,可是将来上大学,结婚什么不要钱?我总不能厚脸皮的跟别人要我儿子结婚的东西吧,那天妈你不是说我了嘛?!?br />
        王妈妈无语,这事儿你还好意思拿出来说?你不觉得脸上发热嘛?

        徐秋华是什么感觉都没有,该说她就说,还是捡好听的说,好听的话又不花钱。

        王妈妈撇撇嘴,我要是相信你说的,我才是笨蛋。

        “吃饭吧?!?br />
        王亮特别风流倜傥的就杀所里来了,王亮跟简宁最大的不同,如果说简宁喜欢单一的颜色,偶尔在生活里能看见一个亮色那王亮就全身上下都是亮色,他喜欢五颜六色,喜欢把自己打扮的跟火鸡似的,高中的时候人送外号七彩鸡,为什么有这样的外号?

        超级喜欢穿花了呼哨的衣服。

        王亮今天来所里,之前是没打算来,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还是应该通知王冉一声的,穿了一条豹纹的长裤,黑色的大背心,头发前面弄成了一个蘑菇发型,王亮是觉得自己风度翩翩。

        “王工,跟你说句话?!?br />
        王亮打着招呼,这事儿不管怎么弄出来的也不能在追究下去了,毕竟出都出了,有些话自己说了,之后王冉怎么做那就是她的事情了。

        “我朋友当时跟你相亲他给中间人的原话是说他是愿意的,我不知道怎么最后传来传去传到你的耳朵里就变成了他不愿意?!?br />
        王冉不由自主地站住脚,转过头看着王亮,消遣自己会叫他觉得有意思?

        “我……”

        “王工我是这样觉得的,这个社会跟过去不同,过去女人沉默别人在背后会夸你是矜持,现在呢?幸福就摆在你的眼前,两个人都有好感,除非你不喜欢他,不过说真的,我真不知道他有哪里不好的,王工你要是觉得我的态度有些叫你不舒服,那么我道歉,说实话他当初相亲回来,跟我说你没看上他,我就觉得王工是个特别有个性女人,简宁我们俩一个小学一个初中一个高中的,他这人你要说是十全十美那没有,他个性有点发闷,当然这个发闷也有可能只是针对我而已……”

        王亮歪着头想想,觉得还得把自己说的话拓展一下,简宁的个性就是这样的,说实话你叫白开水变成七喜这也不现实。

        “简宁家在中间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这点我敢保证,我有去找介绍人的上司,据说介绍人是你的舅妈,但是从她上司给我的反应来说,他当时觉得非常不爽,所以记得特别清楚,因为在我朋友把自己的自身条件说出来之后,你拒绝掉了?!?br />
        王亮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下,至于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就得看你王冉得罪过谁了,是不是你舅妈就看不得你好。

        “你说我舅妈跟她上司的回复是说我不愿意?”

        王冉的话语说的有些缓慢,眉头拧着,她想不通典韦为什么要这样做,不合理的不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