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未来有个人在等待。

        *

        吴国太的母亲跟他父亲上门了,也是给王妈妈弄了一个措手不及,王冉说不干啊,这王爸爸跟老三又都说不行,王妈妈可以不给王爸爸的面子,但是三叔的话还是听的。

        三叔了解王妈妈的心思,可着劲儿的夸着王冉那在三叔的心里,王冉就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姑娘,你不能因为孩子的年纪就催促孩子结婚,这样以后孩子不幸福了,是不是你当妈妈的就能给解决?还有王冉结婚这不是她自己的事情,真要是闹的不快,爷爷奶奶都找上门,最后倒霉的一定是王妈妈。

        王妈妈的脑袋不迷糊,只是左右夹攻就造成了她现在害怕女儿嫁不出去,女孩子在本事还是要出嫁的。

        自己女儿多少也是了解,嘴上是说吴国太的做法没什么,那王冉不干,王爸爸的态度又是那么明显,她没有办法啊,那放下就放下吧,最近女儿还得奖了,高兴的事儿一来,王妈妈也就把那茬给忘记了,没想到人家找上门了。

        吴国太他妈就这么上门的,什么都没有买,出门的时候吴国太他爸就觉得去别人家空手好像不太好。

        可是吴国太他妈振振有词:“要是不愿意买山珍海味都没用,要是愿意一毛钱不花媳妇儿也是我们家的?!?br />
        以前觉得王冉是好,可是听见王冉得了一套房子,这回就真好了,吴国太他妈喜欢,彻彻底底的喜欢上了。

        “你们……”王妈妈没有料到这两个人会来自己家,毕竟王冉说她跟吴国太把话都讲清楚了,王妈妈发了一小会儿的呆立马请他们进去:“快请进请进,真是稀客啊?!?br />
        吴国太他妈坐下身就说儿子回来都讲了。

        “王冉妈妈咱们都是过来人,我是真喜欢你们家王冉,你说我儿子要是没什么好的条件我也就不说了,这两个人站出去就完全是金童玉女,哪里还去找这么合适的,王冉说的那些话我也能理解,毕竟是个性的问题,可是国太回来是这么跟我说的,要是不说那些话他也找不到别的讲,两个人要开始总要说话的吧……”

        其实吴国太他妈是觉得王冉变态了。

        你见过谁家谈恋爱一句亲密的话不能说的?不说将来什么错都是我的,难道开口就说将来我就跟你干架,你说这些我都不听???这孩子脑子有点问题,转不明白。

        男人的话你听听就得了,结果你还较真儿,觉得人家过于主动了,不主动怎么结婚?纯盖棉被盖一辈子,这样孩子永远都生不出来,上火。

        王妈妈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来:“其实我也是特别喜欢国太这孩子,要不然我不能上门,当初秋华上门都被我好个说,可是恋爱也得是两个孩子谈,国太这孩子有点太主动了,吓到王冉了,这孩子从小就一身的臭毛病,我也不是替自己孩子讲话,她要是真的是那么外向的孩子,现在她自己的儿子女儿都几岁大了,耽误主要就是自己不会处朋友……”

        王妈妈听不得别人说自己家孩子一句不好,所以先开口,这事儿吧,王冉有错,但没错的那么离谱。

        吴国太他妈一愣,这看着王妈妈的意思就是不让处了?

        也是,王冉这不得奖了,有资本了,再挑挑。

        “王冉妈妈我今天说这个话,没别的意思,你看我们两家这也算是有缘分,孩子成不成的,先放在一边,就单说王冉这个年纪,三十岁了不小了,你知道外面都怎么说三十岁的老姑娘吗?”

        你要说之前王妈妈还能保持脸上的笑容,现在瞬间就掉了下来,她最讨厌别人跟自己说,外面有谁又说什么了,一天天的,你说那些三八的嘴怎么就闭不上呢?难道她们的家里就一点的事情都没有被人说的?管好自己不就行了。

        “你要是这样说,我可不同意啊,我们家王冉年纪是大,可是三十岁细看看还算是年轻的,你看现在不是有独身主义的那些,还有四十岁都不结婚的呢?!?br />
        吴国太他妈一股子的热气瞬间就从周身喷了出来,她真想把王冉妈给烫成秃毛鸡。

        说什么废话呢?

        你女儿这辈子是打算不结婚了?四十岁不结婚的是有,还有八十岁不结婚的呢,问题人家抱着独身主义,那样的就是想找还找不到呢,谁要?你试试看,叫王冉在等两年,找的就是要么死老婆的,要么就是二婚的,根本找不到一婚的男人,一婚的男人要她?

        她美???

        但是这话不能说出口,不然两家不就成仇人了。

        “王冉妈妈,你看我们今天来是抱着真诚的态度来的,都是为了自己家的孩子是吧,你好好考虑考虑……”

        王妈妈这人就不能听人说软话,人家态度一软,她立马就跟着软,又开始想这件事情了,要不再让他们处处看?

        她自己也拿不定主意,吴国太他妈出了门,自己照着胸口锤了好几下,主要觉得王冉她妈说话噎人,不就是他们家孩子现在牛逼了嘛。

        吴国太爸爸看着自己老婆这样子,有些为难:“要不然就算了吧,这样的也不算是门当户对,将来要是看不上我们家孩子,人家女儿是挺本事的……”

        “算了?”吴国太他妈叫了出来:“算了我还来干什么?我跟三孙子似的登人家的门,老脸都不要了,求人家给我儿子一个机会,你就看着吧,早晚王冉得回来求国太,这丫头不是我说,要么她在单位有事儿,要么就是私生活不检点,我看我也得托人打听打听看看去……”

        吴国太他妈这是听别人说的,他们家楼上有个邻居,就说儿子单位有个女的,拖到三十三都没结婚,跟顶头上司就有点暧昧,那个上司就肯定结婚的,人家也不是挑拨,就是无意当中说出来的。

        “快要结婚了,不让丈夫去见她同事,弄的神神秘秘的,这结婚据说也不邀请同事,现在这些女孩子啊?!?br />
        “那是少数吧?!?br />
        “少数?”那阿姨挑高眉毛,说的一脸的认真:“你想想看,一个女孩子过了三十连个固定的男朋友都没有,这话说出来你信?她为什么不交男朋友???就是她本人不想交,家里总得逼着吧,现在这些不干不净的事儿就多了去了,能带给自己一些利益,小三说的不就都是她们……”

        得,这一棍子把全部没结婚的都给打了。

        你没结婚你没男朋友,你就是跟上司暧昧,你就是小三,也不知道这个论调是从哪里得来的。

        吴国太他妈之前也没有往这里想,现在一听王妈妈说话的口气,这就有可能是王冉的上司现在对她照顾了,以前可能是家里反对,所以王妈妈才急着叫王冉结婚被,现在给了好处自然就不着急了,不然她今天可是一点都没有看出来王妈妈着急,这跟之前完全是两码事啊。

        王妈妈现在之所以不急,那是因为王冉的成绩拿回来了,这个暂时还能堵住她一个月的口,你等着过完这个月的看看,还是以前的样子。

        “王冉……”主任叫了王冉一声,王冉停住脚步回头往主任的办公室走,主任笑眯眯的就说董梅这件事儿,那意思叫王冉把名额让出来,她跟董梅也是一个办公室的,要是两个人因为这个闹的不快乐似乎也没有必要。

        “你看你已经拿奖了,所里也奖励你一套房子,董梅吧也是老人了,总得给老人一点机会吧?”主任挑高眉头看着王冉,就等着她的回答,这是主任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办法,我就不信我弄不死你,你藏拙是吧?

        那行,好好的藏着。

        主任一条一条的跟王冉分析,如果这个名额不让给董梅,将来王冉可能会遇到的麻烦之类的。

        想让她让位是吧?王冉爽快的就答应了。

        “行啊,主任?!?br />
        主任一听,眼睛就更加笑眯眯笑眯眯的了,这样就对了,小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你再优秀你现在还在我的手里,你就得听我的,以后的小鞋你就等着穿吧。

        主任这几天被自己儿子闹的,昨天晚上她儿子干脆就动手了,给她打了。

        是的,一般的孩子再闹,不敢对父母动手,可是主任家养出来的这个孩子那就是一个畜生,犯浑的时候别说打你了,就恨不得弄死你,主任到现在腰还疼呢,这个怨恨就推到王冉的身上了。

        “那行,你回去之后叫董梅来我办公室一趟……”

        “主任我得去趟所长办公室?!蓖跞降囊馑妓荒芟然匕旃?,叫董梅过来,只得主任自己打电话了。

        “找所长?”主任不解。

        “嗯,当初所长跟我说,过一段那段时间让我把时间腾出来,我现在不能去了,我得跟所长说一声……”

        主任的脸色变了,抬起头看着王冉:“你这是用所长来压我?”

        “你想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br />
        “王冉我就实话跟你说,你得了这个奖,难道里面的功劳就都是你的,你觉得离开你,我们这里就转不动了是吧?别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太高,你一个办公室多少对你有不满的,你不知道吗?你这样不合群,连个机会都不愿意让,什么都自己攥着……”

        王冉不想争,但是现在谈论的问题已经上升到了人格品质的程度上。

        “我想我从来没有表现过所里就我一个本事的人,这样的话我更加没有说过,还有主任这些年我自认自己兢兢业业的,多一句的废话我也没有,上面怎么安排我怎么做,过去我怎么做的现在依旧怎么做,怎么过去主任觉得我合群,现在却觉得我不合群了呢?”

        谁的嘴巴都不是摆设的,要是说道理,她心里还有很多不满呢,过去打压她没少打压,她技不如人,自己没有吭声的余地,那是她没有做出来,今天如果不是主任咄咄相逼,王冉也不会这样讲话的。

        主任放大嗓门:“你现在的意思就是说我办事不公平了?”

        “王冉你给我站住……”

        既然都闹成这样了,王冉索性就坏到底,直接返身回了办公室,当着几个的面,把话讲清楚。

        “董梅这个名额不是我不让,而是你也知道,所长这边我不好交代的……”

        董梅的脸唰地就红了,觉得自己有些下不来台,张张嘴:“我没有别的意思啊……”

        “主任你们在背后告我的黑状……”

        主任这边跑过来就听见王冉的话,自己差点没昏迷过去,她幼稚不幼稚???讲这些话干什么?

        有病是吧?

        办公室里的几个人都愣住了,王冉的脾气是在和气不过的了,就找不到脾气比她更加好的人,怎么就突然发飙了?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就说了出来?林潇潇唇角扯着笑容,她觉得这回好笑了。

        主任是想邀功,结果自己没邀上,弄了一个鸡飞蛋打,然后就找茬出气被,这点东西她要是看不出来,她也白混了这些年。

        主任觉得自己从来没像是今天这样尴尬,还得把事情转回来,不然真的传到所长的耳朵里,自己成什么了?

        她就是倒霉,儿子闹完了,王冉也跟着闹,喝口凉水都塞牙,怎么就那么倒霉呢?

        主任对着办公室里的几个人解释着:“王冉可能是误会我的意思了,行了你们工作吧,王冉啊,我知道你心里有气,有气你就跟我好好的弹,没必要打扰同事工作是不是?”

        好话坏话都被她一个人说尽了。

        等主任讪白白的离开了,董梅也跑出去了,觉得自己有点跌面子,觉得王冉是有点故意的,毕竟这样的话,她怎么就当着大家的面给说出来了?

        自己以后要是真的跟王冉拉开距离了,别人是不是就认为自己嫉妒王冉?

        过去真是没看出来,这么有心机,得,自己认输了,没玩过她,被她给算计了。

        “董梅这是怎么了?主任办事不靠谱,她跑什么???”方瑞珠嘟囔了一句,今天这都是怎么了?

        还想劝王冉呢,这是主任弄出来的事儿,跟董梅可没有多大的关系。

        林潇潇的声音瞬间变得阴森无比。

        “董梅怎么了?羞愧了被,你以为主任怎么就想起来用她做把柄了,有人屁颠颠的跑到主任的办公室……”剩下的话林潇潇就不打算说了,正常的办公室没有勾心斗角,这不能算是一个健康的办公室。

        女人的心眼本来就都是小的,平时在有个摩擦之类的,心里恨不死你。

        你王冉拿了奖,得了钱,还霸占出国的名额,自然有人看你不爽。

        林潇潇这人不着调是不着调,但是对于嫉妒这事儿她不屑做,王冉有什么叫自己好嫉妒的?

        林潇潇的家里也算是中端家庭,一家子的教师,真正的书香门第,自己把自己看的很是了不得,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没结婚,最后把目标放在王亮的身上了。

        方瑞珠觉得不可能,董梅……

        可是她没有开口,这件事儿并不是自己的事情,说那么多,叫王冉心里在对自己生恨也犯不上。

        方瑞珠嫉妒是嫉妒,可是几秒钟那种情绪就散了,那要是嫉妒,可嫉妒个没完了,所里有多少人得奖呢,你有本事你就拿,所长不是说了,有真本事,别说房子,你要别墅都行,天天开跑车,只要你有这个底气,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你也别生气了,今天不是把那老太太给煮了,我跟你讲,我们主任养的这个孩子可是一个白眼狼,昨天才被她儿子给打了一顿……”

        林潇潇的小道消息就特别的多,而且还准确。

        不巧的很,她家跟主任儿子女朋友的家是一栋楼的,这事儿那女孩子昨天回家就嚷嚷的满楼的人都知道,谁家都在说,将来要是摊上这种儿媳妇,可要倒大霉了,你说撺掇自己男朋友去打未来准婆婆,不过林潇潇喜欢。

        你不靠谱,我就揍你,谁叫你当初答应的了。

        王冉没有气,她知道董梅跟主任之间的事儿,别人讲了好几天了她也没往心里去,本来就打算这样过去就算了,结果有人不肯啊。

        “王冉,我这算是帮了你一把,你帮我约约王亮被?”林潇潇借机就提出来自己的要求。

        王冉头疼,她自己这辈子就没有追过男人,现在帮别人去追?

        而且她似乎没有叫林潇潇帮自己说话吧?

        林潇潇看着王冉一点要动的意思都没有,自己嘟囔了一句:“你这样就没劲儿了,个性一点不好,难怪嫁不出去?!?br />
        这人你要说她有坏心眼,那真是没有,就是嘴巴有点不太好。

        而且林潇潇嘴巴不太好的并不是冲着所有人,她得捡软柿子捏。

        “王工……”王亮喊的这叫一个欢畅无比,使劲儿摆着自己的手,就生怕王冉看不见他似的。

        王冉看了一眼过去,王亮颠颠的就跑了过去,型男今天穿的一身的艳色,用一种动物来比喻王亮的话,大概就是孔雀了,他真的是会对着别人开屏来展现自己的美的。

        深灰色的一身西装,里面套了一件白色的大背心,背心衣摆没有塞进去就那么不和谐的放在外面,一双红色的耐克运动鞋,装可爱,鼓着包子脸,摆着手还得有个姿势。

        王冉真怕那车要是一动,摔死他,尽管这种想法挺不美好的,他们不算是熟悉吧?

        “听说你得奖了,得请客吧?”

        王亮这回就是打算彻底问出口了,先黑王冉一顿饭再说,然后好好跟她说说看简宁的好处,一直说到她同意跟简宁交往才算。

        王冉笑:“我没有钱?!?br />
        王亮就要上手去搂王冉,他跟多少女性都是没有性别的姐妹,结果王冉躲了,王亮还不愿意了,别的女人巴不得自己就占她们便宜呢,躲什么躲啊。

        “我有钱啊,你要是差钱我请客,走吧……”

        王冉心里抵抗着王亮的热情,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我还有事情……”

        王亮是老手,他说要约谁,还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从他手里跑掉的,你有事儿做是吧?OK没问题啊,我陪着你去解决。

        王冉就让他陪,你愿意跟着你就跟着,王亮彻底被王冉给掰直了,玩个性自己玩不过他。

        “我请你吃饭也没有别的目地,我就是想问问,我那朋友之前跟你相亲的那个,他回来跟我说,你没看上他,他哪里让你觉得他不好呢?你要是说出来我回去好调教调教他,不然将来别的女人在看不上他……”王亮说着反话,一边说一边看着王冉,话里话外就是指责王冉眼睛瞎了,有你挑的吗?

        就是挑,你挑个一般的自己也没有话说,简宁那后面追的他的女人嗷嗷的,简宁看上谁了?

        不过王亮懂简宁的个性,那种闷到死的个性有时候真的很想一拳打过去,几锥子扎下去都听不到一点的动静,他伤不起啊。

        王亮就跟着王冉进了试验园,王冉听见王亮的话,本来周身还有些凉爽之意的,现在彻底都消失了。

        真是没看出来,他的人品有问题。

        他们相亲不成的原因,还需要自己明说嘛?是谁先给的答复,说他觉得自己年纪大的。

        王冉的心高气傲叫她几次面对王亮都没有把这个话说出口,因为觉得丢人,现在王亮再一次逼问,王冉憋不住了。

        “我不知道你朋友是怎么跟你说的,中间人回来告诉我家,对方觉得我的年纪大,亮少,你放过我吧,我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掉在坑里都看不出来特别的女人,你也不需要替你朋友出气,也许他是害怕别人再给他介绍女朋友?!?br />
        王亮傻愣愣的站在原地,王冉的这一声亮少叫他浑身都不舒坦,没人这么叫过啊,怎么叫败家子似的。

        少什么少啊,少你妹。

        看着王冉眼角有一闪而过的泪光,一个女人也总不会拿这件事儿来开玩笑吧?那简宁那边……

        不不不,简宁的个性自己太了解,他不会是因为讨厌这些就说假话的,这辈子他可能都没有说过谎话,这样的人你能用这样的理由解释得通吗?

        “王工我觉得里面有误会,我朋友当时是非常愿意的,你也看见过他这个人,他不说假话的,没有必要骗我,我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事情最后就成了这个样子,你是听谁说,他不愿意的?”

        王冉不愿意多说,自己就去忙工作了,王亮问不出来别的,自己这边开着车就飙车回去了,在路上合计给简宁打电话,但是这事儿简宁好像也不知道,中间人?

        传错话了?

        王亮觉得答案可能倾向出问题在简宁母亲的身上,毕竟王冉这样的条件放到简宁家就真的什么都不是。

        可是简宁的母亲要是拒绝的话,应该会先跟简宁说的,简宁不知道……

        没忍住还是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宁宁,小宁宁你做什么呢?”

        简宁就是被王亮这么叫都一点没恼:“嗯有病人,怎么了?”

        “你妈在家没有?”

        王亮直接开着车就奔着简宁家里去了,简宁母亲认识王亮,这孩子从小就喜欢往他们家跑,说实话对于简宁跟王亮的个性,简宁母亲更加倾向于喜欢王亮的个性,这孩子嘴特别贫。

        “美女是我啊,开门?!?br />
        王亮进门就开始搞笑,给简宁他母亲逗的,亲自来给开的门,拍着王亮的肩膀。

        “都多久没有来看阿姨了?都去哪里疯了?还以为你交女朋友了呢?!?br />
        给王亮整理整理衣服,这就真的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好像是她的第二个儿子,对简宁她心里有心结,对王亮一点没有,毕竟是别人家的孩子,喜欢起来没有负担。

        “你爷爷最近身体好吗?”

        王亮把自己的身体抛进沙发里,躺在上面:“干休所去了,他们不是有条件嘛,国家给的,对了美女,我有件事儿想要问你……”

        王亮坐正身体,简宁母亲一般的人要说这个话,早就翻脸了,就是不翻脸,私下心里也是会有活动的,但是王亮从小说话就这个调调,他要是有一天说话不这样了,她才会觉得奇怪。

        “特意过来就是为了问我事情的???说吧,我听听看?!?br />
        “之前听说您托人给简宁介绍了一个对象,这样的,我妈也想托人这不,要不你就把那个人给我算了……”

        简宁母亲乐呵呵的看着王亮,家里的佣人断果汁过来,王亮也没有客气。

        “那人有点不靠谱,介绍的人不说条件一般,一个三十岁的老姑娘还瞧不上我们家简宁,我当时想的就是啊,我一定要瞧瞧这姑娘,长得多天仙儿啊,后来觉得也没有那个必要,小家子气的,何必跟那样的人家赌气,跌了份儿?!?br />
        王亮眼睛一转,呦呵,阿姨这里没有问题,那就是中间人的问题,这中间人是个什么意思?

        王亮笑眯眯笑眯眯的看着简宁的母亲:“阿姨要是靠谱我就不要了,你也知道我妈,我每天回家她就对着我念经,害得我都想出家当和尚了,真是头痛……”

        简宁母亲从王亮进门就一直在笑,这孩子说话有点夸张,但是不会惹人厌。

        “行啊,你妈也认识这个人,要不我跟你妈说一声?”

        “不用不用,您一说就露了,不靠谱的事情怎么能让我妈知道呢,她知道了就得觉得这个人非??科撞判?,那行,阿姨我先走了……”

        “不坐坐了呢?”

        “美女,你主要太有气质了,你说你这样的美女,当初怎么就嫁给叔叔了呢?我要是叔叔,我每天躺在被子里我一定感谢上天一万遍啊一万遍,找个美女当老婆,回头看一眼都会笑醒的……”

        “你小子就贫吧?!?br />
        王亮拿着那个电话号码,自己照着上面就弹了一下,缓缓的说着:“来吧,叫你亮哥哥把整件事情搞清楚?!?br />
        科长接到王亮的电话,愣了好一会儿,一听说是王老的孙子,态度立马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能怪他啊,现在人活着靠的就是各种关系,没有关系活不起啊。

        “我就是特别想知道一件事儿,之前听阿姨说,简宁的相亲对象是通过你给介绍的?”

        王亮一双大脚举在办公桌上,不巧这里不是他的办公室,他毕业的时候他爸倒是想把他弄到办公室坐着去,可是王亮有很多的借口,别如他有办公室眩晕症之类的。

        都是瞎找借口被,其实真正的原因就是,他觉得自己太帅了,已经帅到地球都呆不下了,人正要是在坐办公室,到时候那小姑娘哭的跟什么似的,请求自己跟她们交往,你说他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王亮就是这么对他老子说的,他爸当时就送给他一个字。

        “滚?!?br />
        然后他就滚了,滚远了,滚到他老子看不见的地方自己混个公务员当当,工作挺清闲的,自己也是有本事的,一直混到现在。

        “嗯,女方那边说没看上男方……”

        这件事儿科长记得特别清楚呢,主要简宁的条件太好了,想要忘记都难,他要是有女儿,早就叫自己女儿上了,还能留给别人?

        王亮跟科长说着,说自己正好有事儿要过去那边一趟,他一天是到处窜,哪里都有业务,哪里都有熟人。

        科长没什么不欢迎的。

        见了面,王亮就说了。

        “我这朋友吧,跟相亲的人就正好是认识的,你说就那么巧?!?br />
        科长一愣,认识的?

        “两个人一说吧,好像没人说不愿意,就因为这事儿闹的很僵,我那朋友个性很闷,明明喜欢人家,结果一听说女方拒绝他了,也没敢主动,我就是问问啊,谁告诉您的,女方不愿意的?”

        科长没有隐瞒,典韦怎么跟他说的,他就怎么跟王亮说的。

        王亮垂着眼,这事儿还不定怎么回事儿呢。

        科长等王亮走了,心里也有点介意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拿起来电话:“典韦你来我办公室?!?br />
        办点事这叫她给办的,这点破事儿。

        典韦笑嘻嘻的在门上敲了几下就推门进来了:“科长,找我???”

        “我问你,上次我叫你给那个男的介绍对象,你说女方不愿意,是这么说的是吧?”他确定自己耳朵没聋听见的就是这么样的回复。

        典韦一愣,坐都坐不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还拿出来问自己,难道……

        站起身:“是啊,科长怎么了?”

        “今天有人来问我,说是相亲那俩本来就认识,人家通话了,就说男的女的都愿意,你是怎么传达的?那女方是你什么人???”

        科长心里不爽,今天王亮的那双眼睛里面就带着各种揶揄,当着典韦的面就爆发出来了,神情很是不爽,她到底是怎么办的事情?

        “是我外甥女……”典韦心里一抖,完了。

        这回完了,她就说不能管,这回好了,等着王冉知道了,自己这个当舅妈的脸皮就彻底都没了。

        典韦心里慌张,面上又不能表现出来,毕竟科长是多贼的人,要是她表现出来,自己这后面就完了。

        科长一听是典韦的外甥女,这也不可能是骗人的,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就给出来两个答案?

        “你外甥女是亲口说的不愿意吗?”

        典韦低垂着头也不说话了,科长一直对典韦印象挺好的,觉得这个女下属够聪明,算了吧,本来就是她家里的事情,她也不能是故意的,可能中间就出什么问题了,你说怎么就让自己遇上这事儿了呢?

        “行了,你出去吧,回去问问,到底是谁那么不靠谱?!?br />
        典韦从科长办公室出来,心神不定的,做什么事情都出错,心里一直提着心,这怎么办???

        都是婆婆给害的,你家孩子没有那个运气,你偏偏就要争,这回好了,好戏开始了,自己弄不好你就看着吧。

        夏侯芳补课还没有回来,典韦就坐在沙发上,饭也没有做,还做什么饭啊,她明天在哪里都不知道呢。

        夏侯令下班开门进来,开始以为家里没人呢,看着典韦跟鬼似的坐在沙发中,问着:“你怎么不开灯???”

        典韦的火气蹭一下子就窜起来,开灯?

        她现在想死的心都有,就为了他家里那么几个破人,她努力了多久???

        直面劈头就骂了过去。

        “你妈贪心,你也跟着玩孝顺,叫我跟人说王冉不愿意,这回好了……”

        夏侯令一听这话,脸上有点不愿意,都过去的事儿了,还拿出来说干什么???有意思吗?

        他是完全没有听懂典韦的话,典韦今天本来就被科长喷一通,自己心里也是有些发堵,王冉的事儿自己说过多少次了,不能那么干,可是他就听他妈的话,现在出事儿了,谁管自己???

        “王冉跟相亲的人就是认识的,这回好了,人家都见面说了……”

        夏侯令这回傻了。

        “怎么可能认识?”认识的话还需要托中间人介绍?王冉这是故意的?可是又觉得哪里不对,不对的,王冉之前也不知道他妈就会耍这个心眼:“你也别着急,到底是怎么说的?”

        典韦是连哭带骂的对着夏侯令发飙,不影响到她的工作什么问题都没有,影响到她的工作,她就跟夏侯令玩命。

        “我努力了这么久,眼看着这次就要有机会了,我不知道讨好人的事情不好做?我每天厚着脸皮给科长送礼,陪着科长老婆说话,我图什么?为的还不是我这个家?现在你觉得痛快了,你妈要恶心人,你就陪着她来恶心人,我这份工作要是打了,我跟你没完我告诉你,我就去找大姐,说这事儿从头到尾就都是你妈策划的?!?br />
        夏侯令起身,试着安慰典韦,你说出事儿了就想解决的办法被,你恼了有什么用?

        忽然又有了小心眼:“不是王冉这丫头自己看上人家的条件就追去了吧?”

        典韦诧异的看着自己丈夫,他到底是怎么爬上来的???

        当初搞对象的时候没觉得夏侯令这么缺心眼的,中间那么久没有消息,要是王冉真的是倒追过去的,早就闹上门了,依着大姐对她女儿关心的程度,都得挠花自己的脸,沉下脸:“得了,你们家就做缺德的事情,然后后果叫我吃,芳芳之前就说,做太多坏事儿早晚要遭报应的,现在好了,你也跑不了,得,我们以后都下岗了,我看你用什么养孩子?!?br />
        夏侯令有些为难,至于吗?

        王冉能有多大的本事把自己跟典韦给拉下马啊。

        典韦心里也乱糟糟的,这回好了,本来跟王冉家关系就有些复杂,这要是大姐知道了,还不得打婆婆家去?

        夏侯令觉得不会吧?

        王冉他们也不知道是自己妈搞出来的这个事情???

        “说不同意也是你说的……”

        典韦这火瞬间就燃烧了起来,大火,合着你把我扔进去这就算是完了?

        你妈比我重要是不是?

        典韦在家庭里扮演的角色本来就是一个厉害的,夏侯令现在这么说,什么教养什么文明通通都拿去喂狗,直接照着夏侯令的脸就挠了过去,她是挠人自己还哭。

        夏侯芳开门进来,就感觉家里气氛有些不对,家里没做饭?

        “芳芳,你出去买点吃的,你妈今天心情不太好……”

        夏侯芳看着自己爸爸的脸,这是怎么了?

        “爸,你的脸怎了了?”

        典韦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给夏侯令的脸都挠花了,他明天还不知道怎么去单位呢。

        “小孩子家家的管那么多,愿意买什么就买什么啊,我去你奶奶家一趟……”

        夏侯芳看着她爸进去,自己站在门口叫了一声:“妈,你怎么了?你跟我爸打架了?”

        没有听见声音,夏侯芳耸耸肩,正要出去买东西,她妈提着行李箱就从卧室里出来了,给芳芳吓的。

        “妈,你别吓我,什么事情???”

        孩子都是敏感的,哪怕夏侯芳现在年纪不小了,第一个脑子里跑进去的念头就是,她爸出轨了。

        典韦觉得这日子没的过了,行,你妈好,你就跟你妈过去吧,你还要老婆干什么,她不侍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