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夏侯兰在车上给王妈妈去的电话,她已经尽量压抑了,可是只要想起来姜饶跟王冉的事情立马火气又蹿了上来,就算是姜饶不靠谱,那王冉做姐姐的就任由弟弟这样子?

        姜饶不懂事她也不懂事???

        “小兰啊,怎么了?”王妈妈还觉得挺稀奇的,夏侯兰一贯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这是吹的什么风???

        夏侯兰看着前方,她现在要是在想,估计车子就能直接飞出来,不动如山:“我在去你家的路上,估计一会儿就到了?!彼低暌膊还芡趼杪柙趺聪氲?,立马挂断电话。

        王妈妈拿着电话,觉得这人很怪啊,来家里干什么???

        难道是爸爸身体不好了?

        “秋华啊,家里有没有水果了?”王妈妈一边对着外面喊一边已经起身了,自己踩着拖鞋出去,打开冰箱看了一眼,里面也没有什么吃的,这家里来客人,没有水果多难看啊。

        王冉不回来,王妈妈就根本想不起来买,可以说这个女儿在家里的地位超越一切人了。

        徐秋华才睡着没一会儿,自己抓着头发从床上起身,她就搞不懂婆婆,你有喊我的时间,自己就进去看了,还喊什么???

        不过徐秋华不敢对王妈妈说这些,因为王妈妈真是不惯她脾气,只要王妈妈一说,王超回来就收拾她。

        “还没买呢,王冉这是下午不上班了?”

        “不是王冉,你二姨要过来?!?br />
        徐秋华也觉得今天的风刮的方向好像有些奇怪,夏侯兰轻易都不来家里的,这是怎么了?

        徐秋华拿着钱包出去买水果顺便就把菜买了,路上遇上不少的邻居,还是打听王冉的事儿被。

        “秋华啊,听说你家王冉处对象了?”

        徐秋华看着那人,心里发笑,别人家的事情你怎么就那么关心???

        她今天午觉没有睡好,到现在还有起床气呢,所以脸子也不够好看,说的话有些不怀好意。

        “追我们家王冉的不是一个两个的,王超单位的老总就喜欢死了我们家王冉,不过她没干,有钱有什么用啊,我小姑子要的就是投缘?!?br />
        我气死你们,叫你们多嘴多舌的,一天打听八百遍,回家关心自己家孩子得了,老是问别人家孩子的事儿有意思吗?

        那人的脸色果然难看了许多,压根就没信徐秋华说的话,认为徐秋华吹牛逼。

        那大老板还能喜欢上王冉???王冉有什么???

        “是啊,那就选被,现在的女孩子想找有钱的都找不到,跟王冉好好说说,可别把因缘给错过去了,我们还没有去过五星级的酒店呢,要是真的嫁给大老板了,一定去五星级的酒店办吧?”

        徐秋华撇着嘴,那个形象至极。

        “五星级?大老板谁稀罕五星级啊,要结婚都直接包机去国外的,马尔代夫知道吗?我不说了,我去市场了……”

        跟你们这些土包子说,你们懂什么?

        徐秋华摇头晃脑的就直奔着市场去了。

        “你看她这个样子,要是王冉真的嫁给有钱人了,还不美死她,是她嫁人了???”

        徐秋华跟那些八婆分道扬镳之后,自己心里叹口气,你说王冉,你怎么就看不上张总呢?

        越想越头疼,要是真成了,将来真的说不定就去马尔代夫了,现在好了,彻底没机会了,要是王冉跟吴国太结婚了,还马尔代?在家里度蜜月吧,哪里都别去了,女人的生活有时候就是自己找的,有好的你不要,你非听你妈的话,那你就听被,到时候谁吃亏谁知道,等你结婚了发现跟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到时候离婚,你还找谁?想回头找张总???

        人家现在看着你是黄花大闺女才要你的,你以为呢?

        你要是连这么一个优点都没有了,找谁不是找?

        夏侯兰把车开上车,自己在车里想的好好的,进去之后就跟王妈妈大干一场,这事儿就是王冉不对。

        可是下车到屋子里的这段,夏侯兰心思却突然冷静了下来。

        “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单位不忙?”

        夏侯兰皱眉道:“忙,怎么不忙啊,可是在忙也没有这个事情重要?!?br />
        王妈妈还以为这是找自己真的有事情了被,连忙的说了一句:“怎么了?”

        “姜饶谈恋爱了?!毕暮罾伎戳送趼杪枰谎?,姜饶跟王冉这是大家都不知道,还是王冉家清楚呢?

        王妈妈纳闷,你儿子谈恋爱你应该高兴的啊,是谁总是说自己孩子年纪大了,跟和尚似的,怎么还一脸官司呢?

        “女孩儿家条件不好?”

        夏侯兰没有憋住,看着王妈妈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着:“好,怎么不好啊,好着呢养鹿的?!彼档挠行┬似鹂醋磐趼杪栉⑿Φ乃档?。

        王妈妈只觉得意外,养鹿的?

        这附近的?

        可是不对啊,这附近只有他们家才是养鹿的,别人家不干这个的,难道是想让王冉的爸爸出去打听打听?

        “那不是挺好的,现在养鹿的也挺赚钱的……”

        夏侯兰觉得要么王冉妈是聪明过分了,懂得演戏,自己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她还跟没事儿人似的,要么就是这人真的不知道,不过不管哪种,姜饶跟王冉绝对不行,没有这样的。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亲戚之间扯出来这事儿,将来还怎么结婚?

        “是王冉……”

        王妈妈觉得自己的耳朵可能出毛病了,王冉?跟她家孩子一个名字?

        听了心里就这个膈应,这叫什么事儿吧。

        “你儿子可真会找,跟他姐一个名字……”

        夏侯兰端正自己的身体:“姐,我儿子跟我说,他喜欢的是你们家的王冉?!?br />
        王妈妈立马从沙发上骨碌的站了起来,满脸的火气。

        “你说什么呢?!?br />
        王妈妈沉下来了脸,干什么?觉得她家孩子好欺负是不是?

        往王冉的身上扯什么?就是要扯,也得找个靠谱的理由,现在说什么呢?弄一盆脏水就想往王冉的头上倒???她还没死呢。

        夏侯兰回嘴:“是不是你问问王冉,你去好好问问你女儿,昨天姜维给姜饶好个打,结果你猜我儿子怎么说的?他说他就喜欢王冉,他要跟王冉结婚……”

        王妈妈看着夏侯兰,难怪这个时间她就杀家里来了,她可真行啊,亲姨妈张口就说这些话,也不怕烂了舌头,抓过来一边的电话,夏侯兰等着看结果,她就要看看王冉怎么给自己解释。

        王妈妈是一个特别护犊子的人,哪怕王冉错了,她可以打,别人不能打。

        她并不是打电话给王冉,而是打给姜饶的。

        “姜饶你给我过来我家里一趟,你妈现在在我家呢,她跟我说你要跟王冉结婚,你过来把话给我说清楚了,怎么回事儿……”

        王妈妈的话还没有说完,这边夏侯兰直接上手去抢了,抢过来电话直接挂上,看着王妈妈:“你什么意思?你找我儿子干什么?”

        王妈妈气的浑身发抖,自己坐在沙发上,又去拿电话,夏侯兰肯定不让啊,折腾她儿子干什么?

        还觉得现在不够乱?

        “你要是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不客气一个给我看看……”

        王妈妈起身照着夏侯兰就推了一把,夏侯兰没有想到王妈妈会突然出手,自己往后退了两步,一脸震惊,这是恼羞成怒吗?

        王妈妈抓过来电话,夏侯兰就过来抢,凭什么要为难她儿子?

        她现在就是要听听王冉怎么说。

        “妈……”徐秋华打开门进来,就听见屋子里兵兵乓乓的,自己进来一看,手里的菜就扔了,过去直接去劝架,怎么还打起来了?这是因为什么???

        “秋华,给你爸打电话……”

        夏侯兰一听这是要给自己姐夫打电话,她是误会了。

        徐秋华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王妈妈不说,夏侯兰就坐在一边,王妈妈气得直哭,这边王爸爸从大那头赶回来的,进门。

        “爸,我买东西回来就看见妈跟二姨打上了……”徐秋华突然觉得眼睛痛,她婆婆这真是更年期了?

        之前还叫自己去买水果,结果没过多久就上手了?

        王爸爸看着妻子的方向,拧着眉头。

        “秋华,你回娘家去,今天别回来了?!蓖趼杪枋乔砍抛?。

        出了这样的事儿,说出去对王冉没有好处,就是儿媳妇她都不信任,她女儿现在已经够倒霉的了。

        徐秋华张着嘴巴,这是干什么???还叫自己回娘家。

        “妈,你别生气了,有什么事儿就好好坐下来说……”徐秋华是想劝架的,毕竟你说闹起来影响都不好,多难看啊。

        王爸爸是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他知道一点,妻子不会无缘无故这样的,沉默半天终于开口了。

        “秋华,你回娘家去看看你爸妈,晚上叫王超也过去?!?br />
        徐秋华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公婆,怎么还要把她给赶出去,家里发生什么事儿了?她也是家庭的一员啊,不满,严重不满。

        心里是又气又好奇。

        不过不听话不行啊,东西都没装,拎着钱包就走了,本来合计偷听什么的,可惜房子的隔音太好,啥也听不见,自己无奈只能回娘家。

        徐秋华她妈还一愣呢。

        “你怎么回来了?”

        徐秋华就把事情先后都说了;“我公公是不是在外面养女人了?”

        徐秋华她妈照着自己女儿的头就给了一下,这话说到的太不靠谱了,天底下哪个男人都有可能会出轨,唯一不可能的就是王冉她爸,她爸太老实了,徐秋华妈妈当初愿意叫女儿嫁给他们家,就是因为觉得有什么样的父亲就有什么样的儿子,她放心的很。

        “不会是王超吧……”

        徐秋华一激灵。

        她妈没有好气的说着:“你不盼着家里出点事儿就不开心是吧?”

        徐秋华彻底收声了。

        王爸爸听了这事儿,至少有半个小时压根就是没话,给夏侯兰急的,你心里怎么想的,或者王冉是不是真的,你倒是痛快的给句话???你跟死了似的干什么???

        “姐夫,王冉有没有跟你说过?”

        问不出来什么,王爸爸的嘴巴就跟不会用一样,一声没有。

        王妈妈气的一直掉眼泪,觉得这事儿夏侯兰特别的可笑,你家的孩子有毛病你还往我家的孩子身上赖?

        王爸爸的做法很简单,晚上叫姜维过来吃顿饭,大家坐在一起谈,他亲自给姜维打的电话。

        夏侯兰有些坐不住,这姜维要是知道了,还不得说自己,早上离开之前就特别嘱咐自己两句了,起身看着王爸爸:“姐夫,就不用找他了,有事儿你跟我说?!?br />
        王爸爸可没有惯夏侯兰的脾气,你来我家里之前合计什么了?

        不明不白的就打上门了,现在还指望我给你脸?

        脸面这个东西就是互相的,你给了我,我才会给你,你没有给我,我给你留什么?

        夏侯兰有些讪讪的,以前觉得姐夫的脾气是最好不过的,现在看也不尽然。

        夏侯兰一定就不知道一个道理,越是老实人发脾气越是狠。

        王爸爸起身出去,给女儿打了一个电话。

        “你晚上几点回来?”

        王冉看了一眼时间,小朱让她晚上过她家里一趟。

        “爸,我要去同学家一趟,小朱儿子生病了,店里没人照看?!?br />
        王爸爸嗯了一声:“今天就别回来了,家里有点事儿?!?br />
        王冉心里咯噔一下子,怎么了?怎么还不叫她回去了?

        “别担心,就是你妈跟别人呛呛了两句,你要是回来,估计她还会找你的不开心?!?br />
        王冉挂了电话,自己心里叹口气,更年期的女人真的好可怕啊。

        王爸爸不让王冉回来有自己的打算,不管谈到几点,他不想让女儿搀和进来,他女儿他就敢拿出来这个保证,王冉没有错,错的一定就是姜饶。

        姜维下班直接就开车过来了,屋子里坐着三个人,每个人脸上都没有笑容。

        “姐夫……”

        夏侯兰心里还揣着一点的希望,结果等自己儿子也来了王冉家,心就凉了,他们这是打算摊开了是吧?

        自己拿着手机,王爸爸一看夏侯兰拿手机是在姜饶进门之后,开口说了一句:“你要是给王冉打电话,那就没有必要,我家的孩子我了解,或者你可以先问问姜饶然后在决定这个电话打不打,我女儿不能被人这么泼脏水?!?br />
        “妈,你干什么啊你,回家……”姜饶上去就伸手去拽夏侯兰,夏侯兰推姜饶,姜维没动,说实话他现在也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开始的,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或者说,谁先主动的,是他儿子还是王冉。

        王妈妈现在看姜饶就是各种不顺眼,王爸爸看着姜饶的方向。

        “姜饶啊,你把话说说清楚,你跟王冉怎么了?”

        姜饶知道这样的话自己不应该说,可是不说就没有机会了,他跟王冉最大的问题不就是亲戚嘛,可是他不想跟她当亲戚啊,这并不是自己所选择的,他生出来就已经注定是这样的关系了。

        姜饶说的很激动,说到后面自己也哭了,如果他们没有亲戚关系,如果他跟王冉是恋爱的关系,那么王爸爸一定会感动,会觉得这个男孩子哭疼了自己的心,但是现在他任何的感觉都没有。

        姜维现在彻底清楚了,跟人王冉就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自己儿子暗恋人家。

        “做父母的别的我不敢说,王冉从小我就教她什么叫礼义廉耻,这样的事情她不会做?!?br />
        王爸爸起身就出去了,夏侯兰姜维两口子还能说什么?

        送上门被人盖上锅盖这一通闷,他们都要熟了。

        最不省心的就是姜饶过去抱着王妈妈的大腿,说让王妈妈成全,成全?

        王妈妈看着姜饶的脸就恨不得一下子戳瞎他的眼睛,就是戳瞎他的眼睛自己都不够解恨的,现在看姜饶就是各种不顺眼,越是看越是恨,你爱?你爱你就拉着王冉下水???

        “她是你姐,王冉对你没有任何的意思,我家王冉现在处对象了……”

        王妈妈对着姜维跟夏侯兰两口子就指着姜饶骂,这下子把夏侯兰也给得罪的够呛,夏侯兰是没有占据到上风,不过被王妈妈这么指着自己儿子鼻子骂,心里能好受?

        王妈妈躺在床上就不动了,被气的。

        什么狗屁倒槽的事儿都能扔到她女儿的头上,她现在就是一个希望,希望王冉赶紧的跟吴国太结婚,只要他们结婚了,自己什么都不怕了。

        小朱的孩子进医院了,小孩子就是爱生病,两口子都不是本地人,所以亲戚特别的少,小朱急得直哭。

        “你放心去吧,没事儿,到点我就关门,然后钥匙给你送家里去?!?br />
        小朱把家里的门钥匙给了王冉,她自己手里还有一把,给王冉的是她老公的。

        “那我先走了……”小朱真的没有时间来客气,挂着孩子。

        王冉坐在一边,她会弄的也是有限,好在今天进来的人不是太多,有对小情侣要卡布奇诺,王冉看过小朱弄,但是自己能弄成什么样子真不知道,好在对方也没有多挑剔,想了一下,女孩子又说要别的饮料,王冉心里松口气。

        吴国太准备下班,同事正好顺路就送他一程,当然不是给送到家里,只是到公车站。

        “怎么,还没有信儿呢?要不然我给你介绍一个?”

        吴国太也没有太觉得惊讶,主要自己的外表条件就在这里放着呢,只是说:“不了,已经在谈了一个?!?br />
        同事听讶异的,看着可不像啊。

        “找老婆就一定要找一个差不多的,最好是条件跟自己不相上下的,当然自己家条件不好就要找一个条件好的,不然将来这日子可有的过了?!蓖抡馑档氖切睦锘?,就好比他,当初结婚两个人在大学就恋爱了,毕业理所应当的就在一起了,他家的条件不好,他老婆的条件也不好,结果到现在什么都需要自己来拼,不是不能拼,看着人家一出手几十万的买房子买车,他呢?

        现在每个月跟老婆勒紧裤腰带,房贷要还,车贷也要还,孩子都不敢生,作为过来人,他希望吴国太都拖到这个时候了,那就挑到底,索性就找一个条件稍微好些的。

        吴国太也不是那种有什么话都能跟同事讲的人,只是抿着唇笑。

        可以这么说全单位就找不出来比吴国太样貌再好的男青年,特别是他穿上衣服之后,就真的很有回头率,唯一不好的就是这个家庭。

        吴国太从同事的车上下来,看看自己的手机,想起来同事说的话,就给王冉去了一个电话。

        “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要熟悉总得接触吧?像是他们现在这样,什么时候能熟悉得起来???

        王冉开始没有听出来是谁,吴国太说的话就好像他们很熟悉一样,她这边又没转过来。

        “谁?”

        “王冉,我是吴国太?!?br />
        吴国太既然准备跟王冉结婚了,他就再也不会端着,真真正正的要在一起过,往后结婚也是想往好了过的,他认真了。

        “嗯,你好,这个恐怕不行,我替朋友看店呢?!?br />
        吴国太问了地址,自己直接就过去了,他上车车上还有好几个高中生一直回头看过来呢,吴国太穿的西装,里面穿了一件白衬衫,白衬衫扎在裤腰里,就是标准的白领打扮,撇出去他的家,你会觉得这个男人不过的,不过要是把他家里的条件加上,也许就要打折扣了。

        事实上,现在的人就是如此。

        吴国太从外面推门进来,王冉没想到他真的来了,两个人都尴尬,吴国太想的是挺好,可惜他话不多,王冉也不是话唠,两个人没有话说,又不能一直对看着。

        “你们单位忙不忙?”

        还是吴国太先开口的,是个男人就不能让场子冷下来,王冉说的不多,都是听吴国太说,吴国太说的都是自己单位的事儿可是他的单位王冉也不懂,听的有些迷糊,好不容易等时间晚了。

        “你先回去吧,我得等朋友回来?!?br />
        吴国太心想明天自己也得上班,他不能一直陪着王冉啊,一听她说她朋友还回来,就先离开了。

        简宁换了衣服,还是那一身,背着自己的包从办公室就出来了。

        “简医生下班了?”

        简宁的唇角牵出微笑:“嗯?!?br />
        “简医生怎么不在医院吃完在回去啊,回去也是一个人开火?!?br />
        简宁家里的事情大家知道的不多,只是好像听说他是一个人住,没有女朋友,不过到底是真的假的这个不好说,有些小护士也是觉得不靠谱,医院美人还是挺多的,如果简医生真的没有女朋友,都这个年纪了,难道还不打算恋爱?

        不会吧,要么就是家里藏了一个大美人,可是看着又不太像。

        简宁不太喜欢医院的伙食,上班没有办法,自己等着电梯下去,从电梯里下来走出大堂,外面就都是病人,有的在散步,有些是家属出去买饭往回来拎,医院的伙食你就不要指望了,也就是那样吧。

        自己等着公交车,没一会儿37路就来了,上车刷卡,他出来的还算是比较晚,已经错过高峰期了,车上没有几个人,简宁往上走走,他习惯坐在上面,把肩上的包取下来坐在上面,任由风吹着自己的头发。

        到站下车,还要走五分钟的路程,一步一步的走着。

        小区的保安有两个特别热情的,看见谁都会说话,小窗子拉开。

        “简医生回来了?”

        简宁笑笑,他住的这个地方差不多都是跟医院工作相关的。

        上了楼,在门口把鞋子脱下来,自己弯下腰把鞋子放起来,然后做饭,他不炒菜,只是炖,因为不会炒,把排骨扔进去,自己就开始打扫房间,简宁很喜欢收拾房间,可能是因为跟工作有点关系,他看不得脏。

        收拾好了房间,饭菜也都差不多了,自己却饱了,坐在位置上,叹口气,一口没有吃就回房间里了。

        简宁的母亲想了很久,也还是找不到合适的人,偏偏这几天简宁的父亲有些低气压,他空闲的时间多了起来,明明是挺美好的一天,上午不用出去,看了一会儿报纸,突然抬头就问简宁的母亲。

        “简宁还没有处女朋友呢?”

        简宁母亲脸上的笑容一僵,别人家是大姑娘不愿意处对象,可是她家里的这个可好,完全不着急啊。

        “他觉得没有太合适的……”

        “没有合适的,你就任由他自己说?他现在都多大了?”

        简宁母亲没有声音了,简宁父亲扔开手里的报纸,有些不满意的看了妻子一眼:“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可以对我说,简宁从小就跟你好?!?br />
        简宁母亲勉强笑了笑,笑的很牵强,明明说上午没有事情要在家里睡一觉的,结果因为这件事闹的不愉快,起身:“让司机过来,我准备出去了?!?br />
        简宁的母亲坐在沙发上,自己用拳头拍拍胸口,后妈真的很难做。

        自己起身上了楼,还得给丈夫准备衣服,自己服小。

        “我一直在看,可是我朋友里也没有太合适的,我在看看……”

        简宁的父亲这回没有在说话,很快司机就过来了,他换了衣服就离开了。

        王冉觉得自己跟吴国太就是欠缺了一点什么,她承认自己现在真的不会恋爱了,可这也不是最主要的原因。

        小朱家的孩子终于好起来了,当妈妈就是这样的,孩子一生病就马上六神无主,医生一宣布孩子没事儿就马上多云转晴。

        “要是我说,上次来咖啡店的那个人不就是挺好的?!?br />
        王冉调侃自己:“可是人家没看上我,我觉得自己也好奇怪,其实吴国太外表条件不差的,小朱,我要是嫁不出去,怎么办???”

        王冉觉得茫然,所有人都在催,她知道自己必须要结婚了,但是心里还不甘心,她想要恋爱然后在结婚,昨天吴国太来了,给王冉的感觉压根就不对。

        这不是她想要的。

        小朱知道王冉心里的感觉,可是人生哪里就有那么多的十全十美呢。

        “王冉啊,要是那个男人不错,你就试试看吧?!?br />
        她们是朋友她才说,现在这个年纪真的有些尴尬,不像是小姑娘想怎么着,在人堆里翻着挑,因为人家有大把的时间,人家拖得起,你拖不起,女人的年纪越来越大越被是成滞销品,不值钱的。

        夏侯芳心里就一直不好受,王冉姐现在恋爱了没???

        夏侯芳给王冉去的电话,她的个性就是这样的,心里藏不住事情,虽然答应妈妈不说了,但是她觉得自己要是不说,就太混蛋了,王冉姐那时候给她补课,晚上每天都走的特别晚,她不能没有良心啊。

        “姐,你恋爱没有???”

        王冉失笑,这孩子怎么回事儿???一开口就问这个。

        “没呢,怎么了?”

        夏侯芳的眼睛一亮,原本就想冲口而出,但是觉得自己要是说了,那怎么解释妈妈在中间说的话???那就把自己妈给扔坑里了,这不行,又闲聊了一会儿就挂断了电话,她得好好的想想。

        “谁???”小朱问了一句。

        “老妹?!蓖跞叫π?。

        夏侯芳就想知道跟王冉相亲的那个人是谁,自己想办法把这件事儿撮合了不就完了,到时候也没有她妈妈什么事情了。

        小孩子想事情有些简单,晚上就缠着典韦来问,问题典韦知道的信息其实挺少的,再说过了挺久的,自己早就忘记了。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芳芳,你别弄那些没有的,不然我跟你爸都成什么了?”

        夏侯芳嘿嘿的笑笑:“不能啊,我又不是傻子,你是我亲妈,我害你干嘛?!?br />
        嘴上是这么说,可是禀性难移,她认定的事情就是要去做,隔天背着书包就直接去了医院,可是医院这么大要怎么找?从哪里找起?

        夏侯芳觉得自己把事情想的太过于简单了,一个医院能有多少医生?难道自己一个一个的去见,问题人家肯见她吗?想要打听,可是站在大堂,自己就肝颤了,找谁问???

        连个认识的人都没有。

        乔芸身体觉得有些不舒服,外婆是听说这边的中医比较不错,就让乔芸来这里看看,乔芸进大堂的时候就看见夏侯芳了。

        “芳芳?”

        夏侯芳一看喊着自己名字的人,脸上的表情就跟死了妈似的,不过下一秒想想乔芸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眉毛立马弯弯,要是乔芸带自己进去,不就有办法了?

        “姐,你怎么来医院了?”

        乔芸说自己有点不舒服,夏侯芳心里冷笑,别是又小心眼发作了吧?

        乔芸挂号,护士问她是挂专家号还是普通号,乔芸就有些拿不定主意,夏侯芳有主意啊,能跟王冉相亲的人年龄一定不会太大,那就说明没什么成就,一定不会是什么专家。

        “挂普通的就行?!?br />
        夏侯芳直接替乔芸做了决定,乔芸也没有说别的。

        坐电梯上去,一前一后的从电梯里出来,夏侯芳到底是孩子,穿的衣服是可爱类型的,你看她全身五颜六色的,一看就是年轻有活力,瞪了一双橘色的运动鞋,还别说,猛一眼看过去还是挺有型的。

        找到办公室,推门进去,结果里面有人,夏侯芳退了出来,乔芸不解。

        “里面有人?!?br />
        乔芸跟夏侯芳等了半天,见里面的人也不出来,夏侯芳性子急,推门就直接带着乔芸进去了,原来都在里面等呢。

        难怪了。

        夏侯芳觉得长见识了,原本她是不知道的。

        简宁再给病人讲片子,夏侯芳的眼睛一亮,心里吹了一个口哨,美男哦。

        乔芸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了一些变动,没有女孩儿不喜欢帅哥的,哪怕这个帅哥就是萍水相逢,不认识的,养养眼球就总是好的。

        夏侯芳她们前面的人是一个女病人带着儿子来的,简宁就跟孩子约时间。

        “你家是这里的是吧?”

        男孩儿点点头,说就是住的有些远,简宁指着片子,给女病人说着话,他话里有话的看着那个儿子:“你下午过来取一下片子?!?br />
        那妈妈说了,她儿子住的比较远,来回折腾也折腾不起。

        “那这样吧,明天早上,早上过来取片子,然后我们再看看……”

        简宁的目光对上那个孩子的,那孩子穿了一身的西装,看着有些不合身,或者说有的人压根就不适合穿西装,他觉得自己的示意已经很明显了,偏偏那孩子装着他妈妈以前的片子装进去就离开了,他们离开,乔芸就坐了过来,这边有人推门,简宁转动椅子看过去。

        看着并不是那个男孩子。

        他以为那个男孩子会回来的,看来心有点粗。

        乔芸的脸红扑扑的,就跟中暑了似的,夏侯芳心里好个不屑,在帅哥面前就装柔弱,你装什么装?

        夏侯芳就觉得乔芸这样挺恶心的,千万可别让乔芸嫁一个帅哥,不然将来自己会郁闷死的。

        乔芸看着简宁撅撅嘴:“那医生,我最近的胃口也不是很好,怎么回事儿???”

        夏侯芳差点没吐出来,医生?她在心里学着乔芸的调调,就你这样的,谁都看不上你。

        这边后面又有病人进来,乔芸起身,其实她真是看上简宁了,觉得是当医生的,人又帅,嫁给这样的人,哪怕就是条件不好点,自己都愿意的,可惜她脸皮薄。

        夏侯芳心里还有别的念头,就让乔芸先回去。

        “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医生了?”夏侯芳笑的很贼。

        她就发现乔芸不靠谱真不是一点半点的,来一趟医院就对人家一见钟情了?你要是有本事,你就上啊,结果你还没有本事,闷骚在哪里给谁看呢?

        “你别瞎说?!?br />
        夏侯芳就瞧不起这样的人,你要是承认了,我还能高看你一眼,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假假咕咕的。夏侯芳自己掏的一块五的挂号钱,找到原来的位置,因为来过一次了,这回就轻车熟路了,推门进去,简宁一看她,还记得她呢,简宁觉得自己最大的两个优点就是,他对自己见过的人会记得非常牢,哪怕过几年也会记得,还有一个就是听声音。

        “小妹妹怎么又回来了?东西忘记带了?”

        夏侯芳说话可就没那么客气了,谁是你妹妹,我想当你情妹妹,你愿意不?

        这孩子满嘴跑火车,结果一个没控制住,就真的问了出来。

        “医生,要不我当你情妹妹吧?!?br />
        旁边的病人没忍住就笑了出来,现在的孩子可真有意思,夏侯芳一听见人家笑,自己的脸涨的跟猪肝似的。

        那病人很快就走了,办公室里就剩下简宁跟夏侯芳了。

        “我开玩笑的?!毕暮罘冀馐妥?,别把自己给当神经病看了就成。

        夏侯芳绕来绕去的,她不能直接说王冉的名字,可是她妈没说这个男的是什么科的???

        “医生我就是想问,你们医院有多少没结婚的男医生???参加过相亲的?”

        简宁挑着眉头,觉得这孩子,太有意思了吧?

        问这个要做什么?

        夏侯芳说的支支吾吾的,自己死劲咬着下唇,她要怎么说???

        要是谁认识王冉姐就好了,可惜她要是喊出来,以后王冉姐不用做人了,问了半天也问不明白,挺丧气的。

        简宁也没有多问,实在是这孩子太不走寻常路了,从进来就问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摇摇头。

        夏侯芳从里面出来,深深呼口气出来。

        “姐,我尽力了?!?br />
        挠挠自己的头发就奔着电梯去了,这边简宁要出去吃午饭,夏侯芳是最后一个病人,自己起身,夏侯芳先进电梯的,自己拿着电话打给王冉了,一直说对不起,弄的王冉莫名其妙的。

        “姐,你不会恨我吧?”

        “我为什么要恨你???”王冉的笑声从电话里传了出来,夏侯芳想,要是你知道了,你就会恨我了。

        简宁进了电梯,外面有人还往这里跑,简宁按着毽子,夏侯芳觉得电梯里的信号不是太好。

        “王冉啊王冉,谁跟我们家王冉姐相过亲啊……”低着头然后用头去撞电梯的门,简宁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