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你妈妈着急想让你结婚,其实你要是结婚了,爸爸会舍不得的?!蓖醢职挚醋排乃底?,养了她将近三十年,哪怕对方就是天底下最好的,自己都觉得亏,他的心肝宝贝啊。

        王冉呛了一口,看着自己的父亲。

        “爸,你就实话实说吧,现在说这个话就是为了安慰我是吧?”

        王爸爸只是笑不说话了,到了什么年纪就得做什么年纪该做的事儿,舍不得也得放手叫她结婚。

        在里面买了不少的东西,王冉拿出来钱包就要付账,王爸爸按住王冉的手,王冉俏皮的对父亲笑笑:“就真的要买给我?我都挣工资了?!?br />
        王爸爸只是笑不说话了,本身就是话特别少的人。

        这无关你挣钱不挣钱,哪怕王冉就是六十岁了,还是他女儿是吧,做父亲的能给孩子买点吃的用的,那是一种骄傲。

        王爸爸今天送鹿出去,身上现金就有好几万,正好给结账了,以前也没什么机会,正好来到这里了,超市里的连锁店都还没有下班呢,领着王冉就要给她买衣服。

        孩子长大了就不像是小时候了,小时候她还趴在自己的怀里,会求求爸爸给自己买衣服,长大了,自己挣钱了,就再也不张口了。

        “爸,我真有衣服穿?!?br />
        她每个月其实都有买衣服,她不是只知道攒钱的人,自己对自己挺好的。

        “买吧,听话?!?br />
        王爸爸进去就在门口一站,他不往里面去,因为觉得自己站在这样的地方有些不合适,跟自己格格不入似的,就是王妈妈买衣服从来都不带他一起,王爸爸就不是能进商场的人,你叫他干活,干上一天他一句话都没有,但是逛街什么的,不适合他。

        王冉选了两套连衣裙,王爸爸叫她进去换上。

        “爸,好看吗?”

        售货员就在一边说着,这衣服料子怎么好,样子怎么好看。

        “小姐身高高,皮肤也好,上班什么的穿就正好,夏天穿着还凉快,一看你就是白领,多合适啊?!?br />
        王冉看着父亲的方向,王爸爸笑笑:“都包起来吧?!?br />
        王冉想要进去把衣服换下来,王爸爸叫住女儿:“你把那个商标给她减下来,就这么穿着吧,挺好看的?!?br />
        姑娘嘛,就得打扮得美美的。

        那售货员看了一眼王冉跟王爸爸,笑着一边开票一边问:“你们是父女吧?女儿不太像爸爸哦?!?br />
        王爸爸笑笑也没有话说,王冉接过来袋子,王爸爸付钱,然后又带着女儿去别的地方转转,王冉说自己鞋子挺多的,王爸爸就非得逼着她进去。

        “买好看的衣服就得配好看的鞋子?!?br />
        她试着鞋,王爸爸给意见,买了两双高跟鞋,又给她买了一双运动鞋,那运动鞋是新上市的款,荧光绿,看着就特别的水嫩,不过价格也够给力的,一千七百多块,王冉工资是不少,可买东西没这么败家过,买东西有自己的选择方式,过季不过季的对她来说差别不大,运动鞋就是上班穿,之前买的两双耐克就是打折的时候买的,也很好看还很便宜,五百块钱两双。

        她也买过新品,不过七八百的价格自己就差不多了,一千七百多,心里觉得有些贵,除非特别喜欢,不然真不会买。

        “喜欢吗?”

        王爸爸就问女儿。

        王冉笑:“这要怎么回答啊,喜欢肯定喜欢,但是不合适?!?br />
        “没什么不合适的,我女儿喜欢就行,爸爸给你买双鞋,买双好的,女孩子要穿好一点的鞋子,这样将来的路就会好走一点……”

        当父亲的只盼着你的路好走一点,在好走一点。

        王冉拽了自己爸爸的手一下:“真不需要,我家里还有好几双新鞋呢?!?br />
        “穿双好鞋,别总买打折的东西?!?br />
        林林总总一共花出去七千多,本来是不会花那么多钱的,要离开的身后,王爸爸就拽着王冉去看项链,又给买了一根项链,说是女儿的脖子上太空了。

        父女两个回到家里,徐秋华从厨房探出头,看见王冉手里拎着的袋子,她认识那牌子啊。

        “王冉下午逛街去了?”

        有钱真是好啊,不像是她,买东西高价格的都是买给王超的,自己也不是不喜欢贵的东西,可是毕竟男人在外面上班要见人的,自己也不上班的,穿那么贵的干什么。

        王冉拎着袋子就回房间了,王妈妈听见徐秋华的声音出来,跟着王爸爸的后面两个人又进去了。

        王爸爸把手里的钱交给王妈妈。

        “跟王冉在外面遇上的?”

        “嗯?!?br />
        王妈妈点了钱,就发现有些不对,因为这个数目她都是知道的,你说王爸爸到底有多不爱说话,回来就说一声,你把钱给闺女花了,可他不,等王妈妈问他才说。

        “钱不对,少了七千多呢,我数错了?”

        “我给王冉买了点东西?!?br />
        王妈妈这就没有再问了,给孩子买点东西别说七千,就是都花了能怎么样啊,自己把钱收起来,明天得送银行。

        徐秋华看着王冉的房子,自己就踩着拖鞋推开门进去了。

        “买这么多东西啊,发奖金了?”

        徐秋华的屁股坐了下来,就特别羡慕人家上班的,能挣钱的,你说自己挣钱是不是腰板子也硬啊,有时候王超说她的时候,她也想自己明天就出去上班,可是没过两天就打消念头了,她是当儿媳妇的不是当女儿的,她上班然后叫婆婆做饭?

        那王超得天天收拾自己,你就看着吧。

        徐秋华一眼就看见一个盒子,那明显就是装首饰的,自己拿过来打开,稀罕半天,里面的项链确实好看。

        “花多少钱买的???不是24K的吧?”

        看着可不像呢。

        “三千多呢,有点贵?!?br />
        徐秋华把盒子放在床上,自己闻见菜的糊味儿赶紧起身就往厨房去冲,嘴里喊着完了完了,菜糊掉了。

        这边赶紧的把锅子从火上拿下来,心里就觉得王冉乱花钱,你买就买24K的,买18K的将来就是卖都不值钱,小丫头可算是挣几个钱了,总这么乱花钱,你看买了多少东西啊,又是衣服又是鞋的,自己一年到头才买几件衣服?

        心里不平衡了。

        觉得王冉也没有给自己带两件,不说给买件衣服,就是买鞋给带一双也成啊。

        把饭菜都摆好,王超进门,徐秋华跟着进了屋子里,就念叨。

        “王冉下午可能是去逛街了,买了不少的东西回来?!?br />
        王超也没有声儿,人家有钱就买人家的,你要买也不是没钱,有什么好说的。

        徐秋华出去对着门喊了一声:“爸、妈吃饭……”

        王超坐在位置上,第一个坐下来的,徐秋华领着王焱去洗手,这边王爸爸王妈妈前后出来,王冉最后,徐秋华给大家盛饭,王冉要过去,王妈妈就让女儿赶紧坐下来。

        主要厨房就这么大的地方,那位置站徐秋华一个人就够挤的了,王冉还过去干什么,再说盛个饭不至于累吧。

        “王冉啊,你坐下来吃饭,叫你嫂子盛?!?br />
        徐秋华这脸上的表情就精彩的很了,什么颜色都有,心里默念着,你看见没?

        这就是儿媳妇跟女儿的不同啊。

        坐下身看着王冉的方向:“王冉啊,我之前记得你买了两双耐克的鞋是不是?我那双坏了也没倒出来时间去买……”

        那话里话外的意思,你就给我一双被。

        王冉跟徐秋华的脚是一样大的,徐秋华没少穿王冉的鞋。

        王妈妈就觉得儿媳妇这点上不了台面,你说你是没有钱还是怎么着了?家里亏待你了?王超一个月的工资他们两个老的一毛钱都不要,他们一家三口就是他们两个老的再养,王焱就更加不用说了,一双鞋你也买不起?

        王超也是讨厌徐秋华这样,占便宜没够。

        “跟她要什么鞋,你自己不会上街去买,人家的东西你怎么看着就是好呢?!?br />
        徐秋华的脸一瞬间就憋得通红,觉得丈夫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王焱这边夹菜弄了一桌子都是,徐秋华一筷子就打了过去:“吃个饭你瞅瞅你的样子?!?br />
        王妈妈懒得开口,一有点事情就往孩子的身上扯。

        徐秋华这人不坏,但是王妈妈打从心眼里看不上她,当初王超恋爱的时候,王妈妈就说过,他们俩不合适,不是说她就厉害管着儿子什么了,王超大学毕业,徐秋华没文凭,他们家也不是说就一定要挑文凭,徐秋华第一次上门,王妈妈就做饭,徐秋华连屁股都没有动,就在客厅坐着来的,那时候产樱桃,买给王冉的,正好来客人了,你也不能叫客人干坐着啊,王妈妈就给洗了一盘,结果人家可没客气啊,一整盘都给你吃了,不是她就差这点东西和钱,这姑娘一看就是没有分寸。

        可是她说了,王超不听啊,说徐秋华会体贴人,体贴人这点真是有,儿媳妇对儿子真是千般万般的好,自己有好吃的都舍不得吃,留给王超,但是就这个个性……

        你说教育孩子哪里就有她这样的,你不高兴就把情绪往孩子的身上转移?

        “说他干什么,不愿意吃就回屋子里去?!?br />
        “嫂子,你过来一下被,我有话跟你说?!?br />
        王冉起身叫了徐秋华一声,徐秋华正好尴尬呢,借着王冉说自己起身就跟了进去,王冉把自己上个月买的运动鞋找出来,递给徐秋华一双。

        “这双我还没有穿过?!?br />
        “穿过也没事儿,我还能嫌弃你啊?!?br />
        徐秋华高高兴兴的就收了,你说她就是这种喜欢占便宜的人,只要自己不花钱,拿着别人的东西,就是没用,心里都觉得舒服。

        王冉为什么不愿意看着王超跟徐秋华吵架,大家都是女人,嫂子虽然说有点贪便宜,但是对她哥真是不错,在一个叫她心里不舒服,把孩子弄的唧唧歪歪的也犯不上。

        徐秋华这自尊就少的可怜,你说刚才还感觉尴尬呢,一双鞋立马就把她给收买了,回到桌子上,大萝卜脸不红不白的屁股一沉一坐,叫王冉多吃。

        “王冉啊,明天想吃什么,告诉嫂子,嫂子给你做?!?br />
        王妈妈心里叹口气,你看,秋华就是这样的人,没心没肺的。

        有点像是记吃不记打的感觉。

        王妈妈看了儿子儿媳妇方向一眼,轻轻的开口:“我今天去了吴国太家?!?br />
        这下不仅是王超、徐秋华就连王冉都吃不进去饭了。

        “妈,你……”王超要开口,王妈妈果断的挡住儿子的话:“这国太的家里条件我们也知道的,先谈谈看,最后要真是成了,王冉的这个房子,我来给买?!?br />
        这不是房子不房子的问题,而是,王超觉得自己妈现在就是魔怔了,都拖到这个时候了,还差一年半载的?找就找一个相对好的。

        徐秋华认真的听,嘴上没说,心里还是不愿意。

        买房子就得拿出去钱,这女儿结婚还得父母给钱买房子?人家女儿出嫁父母是给,可是给的不多吧?

        三四万就差不多了,给多了那不就是拿着自己丈夫跟儿子的钱做人情?

        可是这钱又不是自己赚的,她说出来话婆婆就得喷她,徐秋华有些坐不住。

        “妈,我都说了我不同意……”

        “你同意不同意不重要,你那个什么张总你不要合计了……”

        “妈,二婚怎么了?二婚也不是他愿意的,张总之前的那个老婆不着调,那也不能怪他啊……”

        张辽这事儿肯定不是他自己亲口说的,这是王超从别人的嘴里打听到的,张辽的秘书多少知道一些张辽的心意,觉得王超也不是外人,要是真成了,将来王超可就是老板的大舅子了,跟王超吃饭就都给说了。

        其实挺老套的故事。

        张辽做生意做的这么大,肯定就是到处跑,今儿这里一趟,明儿那里一趟的,前妻那是一个美人,可以说张辽的前妻比一些明星就都好看,素颜扔出去那谁看见了都得夸一句美女,可惜就是长得太漂亮了,没养住,他出国谈生意,结果提早回来了两天,那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没往家里面打电话,直接杀了回来,结果就给堵在家里了。

        一地的衣服,两个人光溜溜的在床上正在办事儿呢,要是那个人比张辽强,这口气他也就咽下去了,偏偏是一个模样不如他的,个子不如他的,依着张辽看,都想不出来自己老婆怎么看上对方的,一点猜不透,这人他也不陌生,熟悉的很啊,他的司机。

        抓奸在床啊,就是在美有什么用?

        张辽有些大男人主意,受不了自己老婆被别人睡过,婚前也就算了,你怎么样的,这没有办法追究,可是婚后偷人,这是不是就有点欺负人了?

        那男的当场吓的爷爷奶奶样,给张辽恶心的,把衣服通通就都给扔楼下去了,自己从外面把卧室里的门给反锁上了,拿着电话直接打给丈母娘老丈人。

        把全家人都给喊来了,怎么回事儿,大家都明明白白的看着,这日子怎么过?

        打开门里面的两个人裹着被单,张辽一句话没有,叫老丈人看看他养出来的好女儿,还需要说什么?

        直接谈离婚,不仅要离婚,而且我一毛钱都不会给你的,不然丢人你就闹,我还能闹不过你?

        孩子自己就留下了。

        张辽这前妻也不是爱上别人了,她就是寂寞,希望丈夫陪在自己身边,可是也心里也清楚,丈夫每天忙,只能退一步,仗着生了儿子一直就想回来,可惜张辽对她就挺绝情的,压根不给希望。

        前妻这一看没戏了,自己也再婚了,不过再婚之后过的不好,嫁的是一个教授,可惜也是离过婚的,跟前妻牵扯不断,她打也打不过,闹也闹不过,想要回来,张辽不要她,只能在儿子的身上下功夫,张辽在外面逢场作戏自己也管不了,至少不能叫他离婚了,这样自己还有一点的希望。

        王超就觉得那样的女人,不要她就对了,他家王冉别的不敢说,但是作风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我们家就不行,你别说话了啊,吃完饭回你房间去?!蓖醭愿改覆桓掖笮∩?,他也就是对着王冉跟徐秋华才那样,说又不能说,不说心里还憋气,干脆起身就进去了,饭也没有吃完,徐秋华用眼睛一直往王冉的方向瞄,态度有些冷淡。

        本来这事儿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你说哥哥嫂子为你着急,急的跟什么似的,所有前前后后都替你想遍了,结果你呢?你在这里装好人,吴国太你不是看不上吗?看不上还需要选择?

        你要是说出来愿意跟张辽处,你妈还能有别的意见?

        王妈妈看着女儿的方向笑吟吟的,这也是采取怀柔政策,怕王冉触底反弹:“王冉啊,先处处看,要是不合适妈肯定不逼你,你说都是陌生人熟悉起来也得有个过程是吧?”

        你别看王妈妈现在话说的好听,什么不合适不逼你,等将来处上几个月的,到时候翻脸就不是她了。

        王冉无奈地点点头,那就试试吧,也不能总也不结婚啊。

        徐秋华周末带着王焱去他姥姥家,回到家就开始不停的抱怨,屁股都还没坐热呢。

        “我就搞不懂我婆婆,脑子简直就是被驴给踢了,张总那条件,男人大点才会疼人啊,再说王冉的年纪,妈不是我当着你才说,三十岁的老姑娘了还能找什么样的?真以为自己是仙女呢,吴国太你就等着看吧,不是我嘴巴臭……”

        徐秋华的妈妈沉下脸,主要也是对女儿这张口无遮拦的嘴没辙。

        “知道自己嘴巴臭就别乱说话,什么香的臭的都往外蹦,说你没脑袋,你还总是有话等着说?!?br />
        徐秋华的母亲对吴国太家是有一定了解的,毕竟是邻居嘛,除了家庭条件不好之外,剩下好像就真的没什么,但是这事儿也不好看,毕竟邻居之间能相处到哪里去,人肯定是没坏心眼子,再说国太那孩子那模样,她觉得跟王冉挺合适的。

        就是王冉压力会大一点,男的漂亮,妻子家条件再好一点,将来一收拾,能不能管住,这就要看王冉的本事了。

        徐秋华一听她妈的话,心里一思索,不说心里也是发赌,干脆就全部都说了。

        “那是别人吗?张总是王超的顶头上司啊,这里面因为王冉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关系的,妈你知道男人在外面闯有多难吗?”徐秋华说白了就是可怜自己丈夫。

        王超这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至少得上三百五十天以上的班,什么休假的就特别少,周末都照常上班,她是王超他老婆,她自然就心疼自己家的男人。

        这王冉要是成了,王超将来能借多少的光儿?

        徐秋华母亲听的心里一紧,对着自己家这个缺心眼的说着:“这话当着你婆婆别说啊,我都听不进去,一个男人上班累点怎么了?怎么就你心疼的跟什么似的,那别人都怎么活的?还有王超怎么样你往王冉身上算什么?靠着裙带关系爬上去,你就那么高兴???”

        没好气的照着女儿的头一推,一点都不叫自己省心,成天就知道玩这些小心眼子。

        结婚之前自己就跟她说过,她那个婆婆有什么事儿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千万别私下算计人家什么,结果她呢?看着王冉挣点工资她就心里痒痒,老是占人便宜,不想想当妈妈的有几个愿意看见这样的事儿的?说她多少次了,就是不长心。

        徐秋华一看自己娘家妈都生气了,自己往母亲的身上靠,动动嘴唇:“你都一点不心疼我……”

        这边正好周末王冉休息,王妈妈主动给吴国太打了一个电话。

        “找哪位???”

        “国太妈妈吧,我是王冉妈妈……”

        吴国太妈妈赶紧应了一声:“王冉今天没上班???我刚才还跟孩子说呢,叫他去你们家认认门,这孩子跟姑娘似的还不好意思?!?br />
        既然动了这个心思,那就不能等人女方主动,男方得拿出来果决,哪里有叫女方先开口邀请上家门的,吴国太妈妈这样做就是替王冉贴面子呢,至少我们家现在是高看你一眼的。

        王妈妈当然也明白对方的心思,她能起这个头就不会挑那些。

        “哪里啊,这样的吧,你叫国太过来,我让王冉出去接……”

        女孩子的矜持还是要有的,出门接一下还是在王妈妈能接受的范围之内,去吴国太家里接什么的,这种她就是想都没有想过。

        吴国太妈妈挂了电话,转过身看了丈夫一眼:“你去趟超市买点豆粉什么的,也别挑太贵的,我们家条件就摆在这里?!?br />
        两家是觉得两个孩子合适,他们家条件就摆在这里,王冉家一开始就是知道的,在一个虽然心里想着既然要让他们两个结婚,就不能想其他的,可是王妈妈这上门是真的吧?吴国太妈妈这心里就有数了,你们家也是着急,我们家也是着急,但是女孩子本来就没有男孩子能挺,他们家吴国太再等三年五年也能等得起,王冉呢?

        再等三年,那时候就不用嫁了,谁要???

        找二婚的吧。

        有了这种心思,觉得应该做的做,不应该做的,就没有必要表现出现。

        吴国太他爸就是听命干活那伙的,老婆说叫他去买,他就穿衣服准备出去,张手跟吴国太妈妈要钱,吴国太妈妈掏出来五十块钱:“够了,你去吧?!?br />
        你说这两口子,当爸爸的接过来那钱也不觉得少。

        去了超市,看见那豆粉有打特价的,一百块钱一袋,这回就连五十块钱都剩下了,吴国太他爸一手拎了一袋,回到家吴国太他妈一检查,满意的点点头,对着卧室里喊了一声。

        吴国太是单间,父母睡在客厅里,吴国太睡卧室。

        “国太啊,你把衣服换换,去王冉家?!?br />
        吴国太他妈就怕儿子把不高兴都表现在脸上了,嘱咐着他,就跟嘱咐孩子一样:“你去了之后不要一声不吭,妈知道你心里不高兴,可是国太啊,家里现在这个条件……”

        吴国太点头,尽管一肚子的不高兴。

        就这么拎着两袋破豆粉去王冉家了,王妈妈带着徐秋华直接杀到了市场,王妈妈就直接奔着海鲜去了,徐秋华还真的吓了一跳,婆婆今天这是要大出血了?

        “妈,人家才第一次上门,弄的这么隆重,好像我们家王冉嫁不出去似的……”

        “你闭嘴,要不然客人上门给吃白菜豆腐?”

        王妈妈没稀得看儿媳妇,径直让老板称,这都是认识的,买菜多少年了,那老板笑笑,又抓了三四个给扔进去,那称高高的翘了起来。

        “三斤,给我一百吧?!?br />
        王妈妈爽快的付钱。

        王爸爸本来是打算叫女儿出去接,可是这王妈妈出去没有多久,王冉单位的车就过来接了,王爸爸知道肯定是有急事儿,要不然也不能找家里来。

        “叔叔,王工在没在家???”

        “王冉啊……”

        王冉换了衣服就跟着走了,走的挺着急的,王爸爸也没有时间去问啊,这边王妈妈领着徐秋华回来,一听说王冉回单位了,王妈妈的脸色立马就变了。

        “那你就跟死人似的,让她走?今天国太来家里,你不知道???”

        王爸爸你说嘴这个笨啊,你倒是说啊,她单位的车都过来接了,他就不吭声,王妈妈在厨房就恨不得把那些虾都给摔死,这叫什么孩子吧,你说,就挑今天给自己下脸子。

        徐秋华想笑,忍了半天,想给王超打电话,王冉够有主意的了,她还纳闷呢,就这么坐以待毙啊,结果人跑了。

        这招够绝的了。

        王妈妈从厨房杀出来,来到电话前面打王冉的手机,王冉这边早就关机了,领导不让开机啊。

        王妈妈咣当一声就把电话挂断了,这边叫王爸爸出去接的吴国太,你说王爸爸的话也少,吴国太的话也特别少。

        “叔叔,我是吴国太?!?br />
        王爸爸点点头,说了一句你来了就没有话了,他不是对吴国太一个人这样,跟家里人长年累月都是这种,结果吴国太就想多了,觉得王冉家不要太有意思,第一次就是这样,说的好好的,然后上门就变卦,第二次又是这样。

        自己来了,连个笑脸都没有。

        进了屋子里,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徐秋华好奇的看过去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真奇妙,自己吓了一跳。

        这年代还有人喝豆粉吗?

        是的,家庭条件这个没有办法挑,毕竟谁愿意自己就出生在贫穷的家里,但是你来人家串门,诚意要拿出来吧?

        这东西她记得自己在超市里看,要是没记错的话,很便宜的。

        第一次上门拿这个东西?

        想当年徐秋华还是一个女的呢,上门她妈早早就给准备的,两样东西,说是不能拿单,不好看。

        王妈妈一看那东西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子,不是说东西贵贱,主要没见过这么送的啊。

        说句不好听的,你看姜饶送的都是什么???

        虽然那是亲戚,可是平时也不怎么走啊,姜饶都知道串门要拿一点……王妈妈安慰自己,得,姜饶那也是家里别人送的,可能再送别人也不手软,自己挑这个干什么啊,再说不是早就知道他家庭条件不好嘛。

        “国太啊,坐坐坐,王冉出去了一趟,估计一会儿能回来,他们单位啊,没事儿找事儿,一点小事儿就把人叫回去,你说也不能因为……”王妈妈一看吴国太的脸就压不住的满意,小伙真是材料啊。

        不知道怎么地就想到了医院里的那个简医生,心里叹口气,得,别瞎想那些没用的,人家也没看上你闺女啊,停止。

        吴国太看着王妈妈的笑脸,心里算是好受了一点,王妈妈叫吴国太进王冉房间看看,主要怕孩子在外面坐着觉得尴尬。

        “这就是我们家王冉的房间,那有电脑,你要是喜欢玩,就玩一会儿,阿姨这就去做饭啊?!?br />
        吴国太在缺心眼也不至于第一次上门就玩电脑啊。

        “阿姨,你别忙了,我回去吃就行,你看王冉今天也没在家,要不然我过两天来……”

        王妈妈又往里面推他,吴国太阻挡不了王妈妈的热情,到底还是进房间看了一圈,房间很大,很干净,跟一些小女孩儿的房间有些不同,屋子里有几个书柜,那里面摆的书,其中有一个专门就是摆放王冉得奖的奖杯证书的,还有大大小小的毕业照。

        就看着那些毕业照你就能看出来她爸妈到底有多疼她,小学的,初中的,高中的大学的工作的,跟父母的合影比较多,毕业挽着王爸爸的胳膊照的最多。

        “小吴来吃苹果?!?br />
        王妈妈端着水果盘子往屋子里送,吴国太真心有些扛不住,这老太太太热情了,热情到了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怎么感觉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就好像饥饿了很久的野狼遇上了小野猫。

        王妈妈上下打量着吴国太,身材不错,穿衣服挺好看的。

        王冉这边开会,出了一点问题,主任叽叽喳喳的,不过在怎么叽喳她说了不算,这是王冉的专业,专业之内她说了算,只有她能解释,现在正在上报,附近的农园也在实验,突然这样杀了大家一个措手不及。

        上面的领导也很是火大,但是不能对他们生气,只能稍加安抚。

        “王冉啊,你再看看问题到底是出在哪里?!?br />
        王冉点点头,有王亮这句话放出来,领导现在看着她就是各种顺眼,你看小姑娘稳稳当当的,外面有关系自己却从来不说,跟王老那边说不定是什么关系呢。

        主任心里咯噔一下子,她看着所长那眼神就觉得自己的期望越来越无边了,不挂第一名能挂上一个名字也是好的,她儿子这天天闹的。

        本来挂着那房子,现在可好了,别说房子了,自己能不能混下去都难说了。

        叫下属越干越好,她的面子要往哪里放?过两年,王冉爬到自己的头上,主任越是想,心里越是害怕,今天的会议简心也有参加,那种心情很奇妙。

        她是知道王冉很聪明的,不过所长这样点出来叫王冉一个人,简心心里怪怪的,宗伟宸在所里混了几年,借着自己丈母娘跟老丈人的关系没少往上爬,但是个人能力实在不突出,爬也是有限的。

        散会的时候简心快走了两步,追上王冉的步伐,笑的挺真诚的。

        “王冉,祝贺你了?!?br />
        王冉听了简心的话,只觉得她有病,现在出问题她祝贺自己?

        简心似乎也想起来自己说这些话有些不贴切,她笑着解释:“这些对你来说就是小问题不是嘛,同学会你不参加嘛?伟宸接到了邀请,他说同学们都挺想你的?!?br />
        王冉看简心就肯定不会太顺眼了,发生过那样的事情,试问她得心多大才能跟简心有说有笑???

        情绪作怪,不好意思,就连面子工程都装不出来,随口扔了一句:“我忙?!?br />
        简心看着王冉离开的背影,自己无语的笑笑,觉得自己真是缺心眼,上赶子跟她说什么话???自找没趣啊。

        回头看见了主任,两个人说了几句,主任现在对王冉大大的不满,简心心里有些烦主任,也就她妈认为这样的人有什么用处,你弄不到房子那是你没本事,面子上依旧保持着笑容。

        *

        “哥们,干什么呢?”

        王亮今天又来所里了,没办法,老爷子有些事儿叫他来跑,王亮准备出去的时候外面下起来了瓢泼大雨挡住了自己的去路,本来借把伞也能走,但是现在这天,不用合计,车肯定不好打,他今天车又送去保养了。

        “你腿残废了?”简宁直截了当的反问。

        王亮嘿嘿的笑着:“这不是下雨嘛,你也顺路就过来接我一程吧,这边打车不好打,兄弟今天没开车?!?br />
        “不去,不顺路,你自己想办法吧?!奔蚰苯庸伊说缁?,自己想到王亮那小子一脸的苦闷,失笑。

        到点换了衣服准备下班,还别说今天的车真的就不好打,就是在医院门口,他等了足足十五分钟才等到一辆空车,上了车告诉司机地址,他去研究所那边真的是有些绕远了,地面上已经被雨水淋得湿漉漉的,街上的行人很少,不少等在路边打车的人都叫不到车,这个天,出租车的生意就是最好的。

        司机闲来无事问了两句,简宁说是去接朋友。

        所里有伞的就先走了,没伞的就只能留下了,没办法,哪里有那么多多余的伞,要么你就冲出去,不过按照现在这雨势,恐怕全身都会浇湿了,等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停雨。

        王冉看着这个天,开机之后就接到老妈的狂轰乱炸,周末加班的同事也不多,你说她能跟谁借???

        王亮嘻哈的跟同事侃着大山,主要他经常过来,大家都认识他,这人有些贫,不过这样的小伙人缘不错。

        他说话的功夫一转头就对上王冉的脸了,脸上的笑容就收了收,这算不算是冤家路窄?

        雨势没有减小,王亮就寻摸着王工上次跟自己说的话,实在不能怪他脑子不好使,王冉说的不清不楚的,他也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两个人往两边想,能想明白那就奇了怪了。

        王亮心里纠结着,自己是要上前说话,还是避开???

        摸摸鼻子,心里暗暗骂了一声,你说这事儿弄的自己这么尴尬干什么,又不是他相亲去的。

        这边王冉一看,根本就没有打算停的意思,自己把包举起来就那么冲出去了,外面的雨势真的很大,冲出去之后才知道,豆大的雨点浇在身上,真心的难受。

        简宁坐在后面给王亮打电话。

        “我在门口呢,外来的车进不去,你出来啊?!?br />
        王亮跟着王冉后面跑,给王冉气的,心里想着,这人还没完了是吧?他要干什么???

        雨太大,到处都是快跑的,可是跑的再快你也快不过雨势啊。

        简宁的眼神很好,他确定自己看着跑过去的人就是王冉,没有多想打开车门撑着伞就两步追了上去,其实那次之后自己心中不无期待的,能遇见这么多次,也算是缘分了,可惜他一直就没有等到,叫他主动出击跟一个姑娘说什么我喜欢你,这种事儿对于简宁来说就是有些疯狂,他偏偏就不是那样的人,个性没有太多的冲动,活到现在平平稳稳是他的特色。

        生活就像是一根平行的线,他的人生从来都是循规蹈矩,没有恣意轻狂过。

        拽住王冉的手,王冉被人从后面扯了一下,头发一甩,甩了他一脸的雨水,简宁的唇角舒展开,把手里的伞强塞进她的手里,邀请她上车,她一定不会上的,弄不好还会觉得尴尬。

        “外面很不好打车?!彼盗艘痪渥砭团芑亓顺道?,王亮跑过来,他是看见了,张着嘴好半天打开车门直接坐进去,车子就开走了。

        只剩下王冉站在那里,时间好像就停格在了他抓住她手的一瞬间,她的发丝飞扬,发梢上的雨水在半空轻轻一滑,一把伞,两个人,他的唇角浮着笑意,亲手把伞交给她转身离开。

        王亮上了车,自己甩甩两只手,这鬼天气,上午还艳阳高照。

        “认识的人怎么不叫她上车呢?”司机觉得很是纳闷,几个人坐也是这个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