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外婆跟乔芸都是一脸赞同的表情,姜饶现在算是看明白了,合着一家子的脑残。

        不是他愿意这么说自己外公外婆,人家都说了,这是保密的不能说,就一个劲儿的问,就真的那么好奇吗?

        好奇就自己考去。

        “我姐都说了不能说……”

        “姜饶你闭嘴,你姐没那么说?!蓖馄趴戳送跞揭谎?,这就是把王冉把路上逼呢。

        王冉的神情就要一直那样不急不躁,稳稳当当,没生气也没激动。

        “王焱啊,姑姑问你,老师有没有告诉过你要说话算话?”

        那边王焱也不明白发生什么了,就往自己姑姑怀里钻,探出脑袋,大眼睛圆溜溜的看着眼前的人,走的其实真的是有点生,王焱都记不住眼前的人都是谁,王焱怯怯地说了一句,因为觉得屋子里都是陌生的人,孩子有些认生害怕。

        “老师说答应的事儿就不能反悔,不然就是小狗?!?br />
        外公外婆这回脸色的颜色可就好看了,乔芸一脸的凄凉无助,看着王冉:“我也不能跟姐抢什么,就是想知道知道,纯粹就是好奇,姐你也犯不上就拿这话来说外公外婆,本来就是我好奇……”

        王冉觉得真心精彩啊,她说什么了?

        怎么就扯到自己说外公外婆了?

        她这都没说什么呢,就被泼了一身的墨水,她还敢说?

        本来王冉跟乔芸没什么恩怨,乔芸个性好不好的跟她没有关系,毕竟不是养在她家里的,毕竟也不是她妹妹,但是今天她说的这个话好像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王冉的心情现在可没有那么好了,既然人不要脸,自己就别给人留情面了。

        “乔芸你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说外公外婆了?你告诉我,我什么时候说的?你问我的时候我跟你讲的清清楚楚,别人的工资你就这么觉得好奇吗?我已经说不能说,还要托着外公来问,怎么你是没成年的孩子?”

        王冉的脸子掉了下来,在外面工作这些年也是什么样的人都遇上过,她不见得就永远都是好脾气,要不然当初王亮也不会跟简宁说王冉有那样的评价。

        外公的嘴唇动了动,还没有出声呢,乔芸就不干了,眼圈恨得通红。

        “你刚才说的,我都听见了,大家都听见了,不是你说外公外婆是小狗的?”

        “你确定你读过书?你确定这话是从我的嘴巴里说出去的?乔芸以前我总觉得我一个当姐姐的跟妹妹较真儿有些犯不上,你说你也不抢我什么,你能抢走我什么?你就好奇,不能好奇的事儿你还好奇个没完?我得罪过你吗?要不然今天你这是什么意思?上次我来,敲门你不给开门……”

        “芸芸上次是睡着了……”外婆堪堪解释了一句。

        王冉现在态度强硬了起来,外婆反到是没有办法开口了,毕竟自己现在要是向着乔芸,这就做的太过于明显了。

        “睡没睡着只有她心里清楚,是,我们都体谅她没有父母了,可是乔芸啊,这个世界上不是只有你最惨的,是不是别人就都这样了?外公过寿,你自己先走了,外公外婆质问我你去哪里了,我是你的保姆吗?”

        乔芸说不过王冉,王冉说你能抢我什么的时候乔芸就想起来了那个相亲的人,是啊,她就是连那么一个男人都没有抢过,自己转身就跑回房间了,扑在床上就是一通哭,自己揪着心脏的位置,她都要难受死了。

        王冉这下说的爽快了,忍不住了。

        “外公外婆乔芸也都大学毕业了,不是什么年纪小,接受过正统的教育,有什么不满就开口跟我说,要是我得罪她了,我少来就是?!蓖跞侥闷鹄醋约旱陌?,拉着王焱的手,这就是要走,外公脸上却一点表示都没有,那意思走就走被,外婆赶紧就起身了,闹这么一出,要是王冉走了不就证明了是被乔芸给挤兑走的,陪着笑脸拉着王冉的手:“冉啊,不跟她生气啊,她小不懂事,都是我给惯的,就是好奇,不能说就不说被,没什么大不了的,赶紧的,你外公给你做的鱼……”

        王焱不知道大人们都在表达什么意思,但是有句话他听清了,自己喊出来特别大声,清晰。

        “我姑姑不喜欢吃鱼?!?br />
        外婆这回脸上的笑容再也绷不住了,一旁的姜饶就忍着笑,觉得看的真是痛快。

        等晚上自己回到家,就跟他妈从头到尾的说了,夏侯兰一听,姜饶自然什么都是向着王冉说的,到了夏侯兰的耳朵里那些没有必要牵扯出来的就都省略了。

        姜维就叹口气:“你们家的这个乔芸,看着吧,将来就是一个麻烦?!?br />
        这样的女人,谁看见谁烦,反正他是一点好感都没有,想当初乔芸爸妈没有的时候老太太那意思就是给他们送过来跟姜饶,姜雯一起养,幸好是没答应。

        “我就闹不明白,人家的工资就那么感兴趣?当时你们是没有看见她那个不讲理的样子,还问王冉姐说王冉姐骂外公外婆了,这瞎话叫她给说的,当我是聋子啊,还是当我是瞎子?”

        夏侯兰瞪了儿子一眼:“你以后少跟王冉搀和,买衣服叫谁不能陪着去,你非找她?!?br />
        这边给姜饶说了一通,她妈来电话了,外婆就在电话里抱怨:“我现在就是年纪大了,谁都能小瞧我一把,说给脸色看就给脸色看……”

        夏侯兰也发愁,今天要不是姜饶回来说了,她就一准一个电话打过去找王冉问了。

        “妈啊,人家的工资你们就追着问干什么???知道了能变成你们的?乔芸好奇你们就跟着好奇?都说有保密的合同了……”夏侯兰自己某些方面觉得特别能理解,她就讨厌别人跟侦探似的,什么都要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