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简心的脸上带着精致的妆容,小脸泛着玉石一样的光泽,涂着蓝色指甲的手指搂着宗伟宸的脖子,两个人在说话。

        “你说王冉现在是不是真的就嫁不出去了?眼看着就三十了?!彼婀值氖窃趺疵挥锌醇跞饺ハ嗲啄??

        她这是打算为宗伟宸守一辈子了?

        还挺长情的呢,换个角度是不是也能说明自己的眼光还是蛮不错的?

        宗伟宸虽然极力掩饰,但心中的想法也是百转千回。

        他跟简心的婚姻是美好的,到现在为止他想要的东西都得到了,简心漂亮大方家世好,可是结婚这些年了,激情已经被年月磨去了几分,偶尔午夜梦回也会想起来王冉,加上王冉一直没有结婚,就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是不是她还在等自己?

        跟简心离婚?

        不,他怎么会跟简心离婚呢,他是喜欢简心的,可是心里也是怜悯王冉的。

        简心看了宗伟宸一眼,看着他满脸的内疚,心中暗暗觉得不爽,她还不知道男人的那点花花肠子?

        两个人在外面解决了晚餐,简心进门就看着她妈在楼上看报纸,宗伟宸直接上楼了,他晚上还有点事情要做。

        简心坐在妈妈的身边:“妈怎么还没有睡?”

        “嗯,你跟伟宸出去吃饭了?”

        简心起身这就准备回房间了,她也挺累的,应了一声,她妈妈在后面问她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这结婚都几年了?

        生孩子?

        简心板着脸:“妈,伟宸都没着急呢?!?br />
        简心妈妈看着女儿已经上楼的背影,这个傻孩子啊,宗伟宸他敢说着急吗?就是宗伟宸他妈敢说这句话吗?

        可是不说,难道心里就不想?

        毕竟他都这个年纪了。

        简心回到卧室里,换了睡衣才准备去冲澡,就发现群里有人在说话,大概的意思就是要弄同学会,一个一个潜水的人突然都活动了起来,同学会其实就是炫富会,攀比会,晒老公晒工作晒男友,这些都没有可以出头的就晒儿子晒女儿。

        “简心在呢,我还以为你不在呢,怎么样啊,跟宗伟宸过的幸福吧?”

        简心把键盘拿了过来快速的打下来一行字:“那是,我们家宗伟宸对我有多好,你们都是知道的……”

        *

        典韦从外面开门进来,手里还拿着电话,看了丈夫夏侯令一眼,夏侯令似乎再以眼神询问是谁,典韦做了一个口型。

        你妈。

        夏侯令纳闷,他妈?什么事儿?

        典韦又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夏侯令端着水杯递给妻子,典韦接过来喝了一口,然后撇撇唇:“你妈这是真着急了,叫我给乔芸介绍对象,我上哪里去找差不多的男孩子啊?!?br />
        夏侯令明显就是有些吃惊,毕竟王冉那个年纪都还没结婚呢,乔芸这才毕业,就这么着急?

        “对了,跟你姐借钱她能借给我们吗?”

        夏侯令皱眉:“我亲姐?”

        夏侯兰?

        夏侯兰家是真有钱,有多少没人知道,而且夏侯兰除了面子钱别的她很少出,算是越有越抠的代表。

        “你要干什么?”

        典韦就说了,她接触的人里面也有非富即贵的,现在就是缺钱周转,不靠谱的事情她不给办,就真的是周转一下,答应到时候给她两万的利息,钱这个东西又不咬手,不要白不要。

        “你要多少???”

        典韦比了两个巴掌,那意思十万,夏侯令摇摇头,你要说一万,他姐那边还能勉强,十万就不要想了。

        “她肯定说没有?!?br />
        典韦推搡着夏侯令叫他去打电话,夏侯令也争不过她,没有办法还是给夏侯兰打了,果然夏侯兰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我家里哪里有那么多的钱???我跟你姐夫也就是叫的好听点,你要是借一万我还能有点办法?!?br />
        夏侯令又说了几句客气的话就挂断电话了,挑着看着自己老婆,那意思你看吧,我就说了不打,你一定要打。

        典韦进卫生间去卸妆,卸到一半探出来半个身体:“就你那个姐,他们俩一起贪污还没有钱,骗谁呢?上次我去她家里,我就看着一个人给姐夫送的水果篮下面全是人民币?!?br />
        这话她也就是在家里说说,出去肯定不会说的,觉得夏侯兰这人说不好,平时装的财大气粗的,跟她张口借钱那就没有。

        躺倒床上想想这事儿,典韦心里还是不愿意让它黄,毕竟两万块钱的利息呢,不行她就分借钱给自己的人一万利息。

        “你别说了啊,我们家也没有,我上哪里给你借去?!?br />
        “王冉她妈呢?”

        *

        “借钱?”王冉的妈妈看着典韦的脸,搞不明白她怎么会跟自己借钱?夏侯兰呢?